烈火之境

  • 下載PDF繁體中文雜誌
  •   苏燃伏在地上,后背传来一阵被火灼伤的钝痛–方才一根燃烧的木梁坠落,未能避开。

      一双火红的绣鞋停在他眼前,再往上是一身绯色衣裙,女子的面目却同远处的火光交织在一处,看不清了。

      苏燃从梦中惊醒,叹了口气,又来了。

      年幼时,他日日做这样一个怪梦–梦里有熊熊烈火与灼灼衣裙。

      他曾向母亲诉说这梦境,母亲听完,眼角竟落下一串泪来。

      他至今仍不知晓母亲为何落泪,正如他不知晓,为何这梦去了又来。

      月色朦胧的夏夜,父亲将他带到一间典当行中。

      铺中有人就着烛火翻一卷书,那人容貌衣着都隐在夜色里,只有一双手,在烛火之下,绽出如白玉般的莹润光泽。

      那人取走了他怀中的一面小巧铜镜,铜镜是苏燃从府中杂物堆里翻找出来的,背后雕着一只口吐烈火,展翅欲飞的怪鸟,他觉得有趣,一直贴身带着。

      夜风送来一句意味不明的喟叹:“这不是你该沾染的东西。”

      自那以后,苏燃再也没有进入奇诡的梦境。

      榻侧的美姬被他惊醒,连声问他怎么了。他推开纠缠而上的美人,趿拉着鞋,失了魂似的,夺门而出。

      夜色下的亳州城幽静无人,梆子声声和着苏燃凌乱的足音在巷道里反复回响。

      幼年往事一并浮上心头,他只觉得头痛欲裂。

      在一间已经倾颓的典当行前,他停下脚步,推门而入,屋内扬起迷蒙的细尘。飞尘之后,一位红衣美人手持铜镜,描眉簪花。

      见他来了,她柔柔一笑:“我等了你好久。”

      一时间,天旋地转,苏燃回过神来时,已身处梦中的火场,一根横梁坠落,苏燃惨呼一声,伏在地上,在黑暗涌上眼帘之前,他看到一双火红的绣鞋停在自己面前。

      有人轻叹一声:“苏家把你的命在我这儿典当了。”

      一早,昨夜苏家三公子在自家府上自焚的消息就传遍了大街小巷。好在苏三公子一向备受冷落,独居在一处别院,这才没有祸及苏家祖宅。

      两个年轻人一边吃早茶,一边低声谈论这件事,这苏家每隔二十年就有人葬身烈火,实在是奇怪……说不准是有精怪作祟。

      这话可不能乱说,苏家可是名门望族。

      旁边桌上的红衣姑娘闻言嗤笑一声,是啊,名门望族,苏家一向官运亨通,在亳州城屹立不倒。

      而这苏家的平安昌盛背后是她与苏氏满门斩不断的牵连。

      她本是神兽毕方,数十年前,她无意间踏入一片荷塘,荷叶田田,花叶掩映,她伸手扬起水花,引得阵阵鹤鸣。她在荷塘间嬉戏许久,被苏家先祖捕获。

      她不食谷物,只食烈火。城内无火可食,她几乎丧命。苏家先祖为留住她,竟将自家院子烧了大半。

      自此,她与苏家达成了交易,她护苏家昌盛平安,而苏家每隔二十年,就有人葬身大火。

      拾得那面铜镜的人,会陷入灼热的梦境,最终在梦境的驱使下了结自身。

      姑娘手持铜镜,在城内穿行,一挥手,铜镜化作一道流光,没入苏府。

      她在等待,下一个有缘人。

      团子点评:大家看到的是做了些小修改的版本,因为有些地方存在bug。作者用梦境与生死,一人牺牲与家族昌盛,写出了一个很有新意的毕方故事。浮现在我们眼前的,不只是苏燃当下的一场大火,还有苏家的私心以及苏燃前后的牺牲者。上有可想,下有可念,故事不仅完整,还有着让人探究的欲望。

      文/往事只为尘烟

    赞 (23)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