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山路遥

  参赛作者:新寒酒

  参赛主角:《凤楼蔷笙》女主天韵、男主顾蔷笙

  参赛作品名:《苍山路遥》

  参赛作品正文:

  天韵回到祭司院的那天下了一场大雪,飞雪如群蝶自云层间落下,纷纷扬扬地覆盖了整座苍山,恍若能隔开世俗红尘。

  泠崖站在朦胧的天幕下,定定地注视着前方的少女——素白长裙外披了狐裘大氅,青丝如墨,额间绘着精致的火焰纹路,纤细手腕上的银铃随着走动发出清脆响声。

  泠崖动了动唇,却终究未开口。

  她如今是他的小师妹,还是当朝大祭司?

  泠崖不知道。

  天韵第二次下苍山是因为一场举国皆知的葬礼。去往楚都前,她跪在殿前良久,泠崖在高座上冷冷地俯视着她为别人而屈膝。

  长久的对峙后,还是泠崖先开了口:“顾蔷笙?”

  天韵一怔,垂下头,嗫嚅着应了一声。

  “之前上山跪在祭司院门口求见你的,也是他?”

  “是他。”

  “你去山下半年,是和他在一起?”

  “是。”

  “你把他的名字交给了上天?”

  “嗯。”

  每应一声,天韵的脸色就苍白一分,到最后,泠崖近乎陈述事实般地质问她时,她的声音低得几乎不可闻。

  又过了良久,泠崖别开眼,一字一句道:“去吧。”

  他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大殿里,沙哑得吓人,天韵抬头愣愣地看着他许久,仿佛未曾和他相识。

  直到天际渐明,天韵终于站起身,踉跄着出了殿门。

  泠崖凄然一笑,依稀想起很多年前,那个七八岁的小姑娘一声声地唤他“师兄师兄”。

  可是,回不去了。

  天韵第三次下苍山时,泠崖站在最高的一级石阶上,遥遥注视着少女的背影消失在飞雪中。

  后来,暗中跟着天韵下山的小祭司来报,说她到楚都看了状元游街,又到了青州,在漫天梨花下坐了很久。

  回来后的天韵更加安静,泠崖时常看见她捧着一本古籍坐在廊下久久未动。

  元德六年,天韵下令自苍山脚下修了一条青石阶直通祭司院,不论风雨寒暑,皆有祭司协助行人上山。

  可泠崖知道,她不过是在等一人上山,等侍女再来通报顾蔷笙求见她的消息。

  很久之后,天韵终究等到了。

  “如果他用哪怕一个字来挽留你,你就和他走吧。”泠崖注视着少女神采奕奕的双眸,立在高座旁缓缓开口道,“离开祭司院,天高地远,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为什么当年不是师兄做大祭司呢?”天韵声音极轻,咬字却很清晰。

  泠崖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拂袖离开。

  少女带着微弱的哭腔与顾蔷笙辞行时,泠崖靠在门后双眼微闭,想起那年老祭司还在,她还没离开过祭司院。

  那年,刚被定为下任大祭司的小姑娘仰起脸,细声细气地询问道:“为什么师兄比我厉害那么多,却不做大祭司呢?”

  这是他的小师妹毕生都不会知道的答案。

  因为,师兄心有牵挂。他能为天下百姓生,却只能为她一念存,为她一人死。

  编辑点评:天韵和蔷笙的故事感动了许多读者,也感动了小编们。后来,顾蔷笙娶了妻生了子,官途通达,婚姻美满,天韵却始终活在过去的回忆中。这篇文从师兄的角度给了天韵一份纯真而炽热的爱情,但是,感情有时如同小孩,淘气迷路,然而本性是纯良的。大家可以尽情想象,某天她欠他的,一定会以他不自知的方式,静静偿还。

  【花絮小剧场】

  小编:你为什么会想写师兄这个角色?

  新寒酒:因为,我觉得顾蔷笙婚姻美满和顺了,而天韵好可怜,也想有个人去爱她。

  小编:原文中,你更被天韵还是蔷笙的感情感动?

  新寒酒:当然是天韵。我觉得,既然已经各自天涯,她就值得更好的感情,所以我才会写师兄这么爱她。

  小编:那为什么又不让师兄说出来呢?

  新寒酒:因为我觉得他们的故事其实没完!沈夜是不是布了好大一个局?顾蔷笙的妻子、儿子是不是障眼法?等沈夜当了皇帝,顾蔷笙可以恢复男儿身当官的时候,他能不能重新和天韵在一起?

  小编:……你脑洞真的好大啊!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期待八月上市的《夜郎自大》,看他们最终的结局吧!

赞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