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梦

  作者有话说:

  打完《仙剑奇侠传6》之后,我特别想写这样一对恋人。他们像《仙剑奇侠传6》里的越今朝和越祈,一路走下来,平平淡淡,没有争吵,没有第三者,甚至没经历什么磨难,却依然给人刻骨铭心的感动。于是,就有了我这个故事。只是,我写完后才发现,整个故事除了男女主的姓名,其他的已经和我最初的设想完全不一样了。不过,这没关系,即便是故事里的人,也该有自己的思想、自己的选择。就这样,挺好。

  一

  陆言再次光顾祈愿居时,老板娘正忙着招选奉茶侍女。

  不大的院子里挤满应选者,然而,一杯杯色泽温润的香茶被端至老板娘眼前,她皆是稍抿一口,便皱眉摇头。

  无数人碰了钉子,垂头丧气地走了,只有一个红衣褴褛的小姑娘,不服输地一次次将茶倒掉,一次次重泡。

  陆言没有上前,只是静静地等着。

  老板娘瞧见门外有人,撇下面前站了一排的姑娘们,过去打了一声招呼:“陆公子今次前来,所为何事?”

  陆言抬起头:“没什么,我只是想让您帮我实现一桩心愿。”

  老板娘挑了挑眉,道:“你当知道,我是开门做生意的。我予客人心愿,客人予我酬劳。只是,这酬劳非金非银,而是你的余生寿数。换言之,你心愿达成的瞬间,便是你生命消亡的时刻。所以,你若想在我这里求得仙道佛缘,皆是不可能,哪怕我有能力给你,你也无福消受。”

  陆言摇摇头:“你知道我所求的不是这些。”

  老板娘瞧了一眼陆言火红色的眸子,终于盈盈笑了:“你既已有觉悟,那么便说说吧,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愿,值得你一个灵族付出千万年的寿数。”

  陆言没有说话,他抬起头,六月的骄阳如火似烧,许多手捧香茶、弯腰颔首的姑娘,一个个都支撑不住,摔了茶盏,恶狠狠地盯着这厢一边打着蒲扇一边悠闲聊天的老板娘。唯独那个红衣褴褛的小姑娘,依然硬撑着,似不得到这份工作不罢休。

  她汗如雨下,目光却无比执着。

  陆言看着她,觉着那倔强的模样像极了当年的越之之。有风撩起他额前碎发,一些隔了很久的往事如走马灯般一一浮现。

  二

  陆言第二次见到越之之,是在一个万物复苏的春天。

  彼年,越之之十五岁,陆言十九岁,距离他们初次邂逅已经相隔了十年,而越之之早已忘了她的小哥哥。

  那天,陆言和管家一起到劳力集市给自家药铺挑选抓药伙计。

  劳力集市在一条幽深、阴暗的巷子里,陆言不喜欢这种地方,便买了三个肉包子,一边吃一边等管家出来。

  可直到三个大肉包下肚,还不见管家的影子,陆言有些担心,便硬着头皮往巷子里走去。

  他刚踏进巷子一步,贫穷、肮脏、黑暗,那些人间最丑陋的东西便展现在面前。他努力克制自己不去回忆过去,可往事如一只巨手,拉扯住他,往旋涡深处拽去。

  就在他即将沦陷的时候,一声哀求将他拉回了现实:“求求您,我真的什么都能做,您就选我吧。”

  陆言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面黄肌瘦的小姑娘正扒着管家的胳膊,苦苦哀求。

  瞬间,他全身的血液仿佛凝滞,他僵在当场,望着小姑娘。四周沉寂,静得能令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一下一下,那般强烈,那般痛楚,那般欢喜。

  她竟然还活着!

  他惊喜极了,却笑不出,只能大步上前,对管家说一句:“就她吧。”

  管家犹豫着,她是个女孩,如今十五岁却面黄肌瘦,不及十岁孩童,别说爬上爬下、抓药干活,有没有病还是未知。

  她连忙上蹿下跳几下,解释道:“别看我长得瘦小,身子骨可壮了。”

  陆言低头看她,小姑娘一尘不染的倔强清眸,便犹如春天里的第一缕春光,穿越严冬,暖暖地照进他心里。

  陆言最终坚持把她带回了药铺。

  如管家所料,她根本胜任不了抓药的工作。她不认识药材也就罢了,竟然大字不识,无奈之下,管家只好将她调到后院,她便成了陆言的贴身丫鬟。

  她被带到陆言面前,被问起名字时,颤声道:“越之之。”

  陆言见她有些怕,朝她伸出一只手去,却被她躲开了。

  他转过身,望向镜中的自己,心想,再好看的眉眼放在一张不会笑的脸上,总归令人避而远之。

  笑容,是生灵传达善意最浅显、明了的方式,陆言不会笑,但他相信一定有其他方式能够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善意。

  他开始自己洗漱、自己穿衣、自己叠被,这对他来说不是难事,他不是生来就过着少爷的生活,这些事情他早在十年前就已经学会了。

  他包揽了她的一切工作,她却不开心。起初他不明白,后来,他看见她躲在屋子里一边数着铜钱一边掉眼泪,才明白了一切。

  他告诉她“就算你不干活,我也照付工钱”时,她哽咽着问他,是不是真的。

  他点点头,将一串铜钱郑重地放在她手心,于是,她第一次咧开嘴,笑着向他眨眨眼。

  她坦然接受了他的好意后,他以为她终于能轻松轻松,修养修养身子,却没想到,第二天她就接来了新活。

  越之之来陆家的时间不长,看起来又十分缺钱,下人们便纷纷廉价将她收服了。

  有时候,别人不过给她一个铜板,她就愿意帮人家洗一天的衣服,久而久之,挑水、洗衣、烧柴……几乎整个陆家的活,都被她一个人干了。

  不仅如此,她还把每天节省下来的时间用来认字。她希望赶紧把药名认全,这样就可以回到药铺,赚更多的钱。

  陆言远远站着,每天望着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丫鬟寝屋,又坐在窗前挑灯夜读满眼血丝的她,就心疼不已。

  为此,他找了一个机会准备了鸡鸭鱼肉一大桌好菜,然后把她叫进了房间。

  比起几个月前,她变了许多,她穿得更干净、整洁了,身子却瘦了一圈,唯有一双倔强的眼眸,一如初见。

  他招呼她坐下,给她盛了一碗饭,又夹了一些肉。

  她误以为陆言要赶她走,这才叫她来吃一顿“散伙饭”,吓得一下子跪在地上大哭起来:“我再也不白要你的工钱了,你别赶我走!”

  陆言连忙摇头,说:“我只是想告诉你,钱财乃身外之物,你不必看得那样重。”

  越之之使劲摆手,道:“不行,我得赶紧攒够路费去到祈愿居,听说那里可以实现人们的任何心愿。”

  出乎意料的回答让陆言忍不住好奇、探寻起来。

  越之之敛了神色,目光坚定道:“我要找回师父。”

  三

  越之之把有关师父的事情告诉了陆言。

  她说,如果没有师父,她十年前就死了。

  她从五岁起就跟着师父。他带她走过很多地方,涉过许多河流,踏过许多小桥。她牵着他的手,从一个稚嫩孩童长成一个乖巧姑娘。

  他常给她讲故事,教她唱歌谣,在她开心的时候陪伴着她,在她难过的时候安慰着她,不知不觉中,她对他的感情早已超过师徒情谊。

  她以为,他们会这样一直相伴相随,直到自己再也走不动路,满面皱纹老死在他怀里。可半年前,她一觉醒来,却发现师父不见了。

  不久前,她听说巽国有个叫祈愿居的所在,那儿可以实现人们任何心愿。她想去,可是路费太贵了,这才想着多赚点钱。

  夕阳透过窗户斜射进来,陆言安静地听着她的故事。

  他问她:“你可知你师父是哪里人?”

  她茫然摇头。相处十年,她对师父知之甚少,甚至不知他的名字。不过,她知道,她的师父是个灵族人。

  陆言恍然大悟。当年她伤得那样重,寻常人又怎么救得了她?他叹了一口气,心里一阵失落。早知会这般难受,当初他再害怕也不会逃走。他多么希望和她相伴十年的人是自己。

  可惜,世上没有回头路。

  陆言知晓了越之之的执念。他知道,总有一天,她会离他而去,他阻止不了,只能在她还在的每一天里,默默看着她。

  日子一天天过去,越之之的钱越来越多,就在她即将攒够路费可以离开陆家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她在洗衣服的时候,不小心摔碎了陆家家主的玉佩。据说,那玉佩是乾国第一玉雕师的遗作,天下无第二枚,是无价之宝。

  越之之吓坏了,她被拖进柴房杖责三十的时候,死死捂着腰间的钱袋,咬着牙,一声也不出。

  陆言从药铺回来,得知消息时,越之之已被打得浑身是伤。他心疼她的同时,却也有一丝雀跃,他想,那枚玉佩那么贵,她怕是一辈子都要留在陆家偿还了。

  他一边想着,一边朝柴房走去,却不期然身子一痛,再一回神,那熟悉的明眸便映入眼帘。

  越之之死死抱着怀里的包袱,一张小脸煞白如纸。

  她跪在地上,一下一下朝他磕头,她求他放过她,她要去祈愿居,她要去找师父。

  陆言愣在那儿,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她,眼里流着泪,哭得毫无声息,绝望如死。他俯下身,感到一股钻心剜骨的痛。

  不知过了多久,他朝她伸出一只手,幽幽道:“我陪你去祈愿居。”

  那晚,他带她回到自己房间,给她讲了一个故事。

  她坐在昏黄的灯光下,犹如数月前的他安静地听她讲自己的故事一样,也安静地听着。

  他说,他的母亲是灵族人。

  十几年前,他的母亲曾和一名灵族少年相爱。那时,他们一起隐居于人间闹市,每天过着柴米油盐的生活,无忧无虑。直到有一天,母亲遇见了年轻风流的陆家家主,后者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她。

  后来,陆家家主用计杀了她深爱的少年,又逼迫她和自己成亲。

  一年后,她有了身孕,却再也受不了这个牢笼。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她逃了出去。

  再半年后,她生下一对男孩,一个是陆言,一个是他的弟弟陆梦。

  之后几年,母亲开始带着他们四处乞讨,吃尽了苦头。那时,陆言做梦都想要一个完整的家。

  上天似听到他的祷告。一日清晨,一身绫罗绸缎的陆家家主便出现在他面前,抱起他,宠溺道:“走,跟爹回家。”

  后来,陆梦失踪,他成了陆家最得宠的少爷;而他的母亲,被陆家家主带回来后,被打断了双腿,锁进了陆家最奢华的院落。

  陆家家主的残忍因此得名,但只有陆言知道,父亲多么爱母亲。

  他见过父亲几日不吃不喝,照顾得风寒的母亲;他还见过父亲因为母亲一句想吃瓜,便不惜寒冬腊月跑到极南之地,天价运回新鲜的瓜。

  他想,这就是爱吧,只是他太小了,还不懂。

  四

  第二天清晨,陆言带越之之来到父亲面前。

  他说他愿意和越之之一起前往祈愿居,等她实现心愿,就把她带回来,到时候再清算摔坏玉佩的账。

  陆家主看了他一眼,问:“你爱她吗?”

  他垂了头,淡淡一笑。

  陆家主目光一凛,望了一眼陆言母亲的小院,说:“那么,就用尽一切办法,留住她吧。”

  陆言蓦然一怔,抬起头将目光投向焦急不安地等在外面的越之之。这样就是爱一个人吗?他不确定。

  拜别了陆家家主,备好了马车,两人便出发了。陆言听人说过,祈愿居在巽国都城。此去千里,两人白天赶路,夜晚找客栈休息。

  一天傍晚,两人进了一座小城,随意找了一家客栈休息。陆言的房间和越之之的房间仅有一墙之隔。

  那晚,他睡得极不安稳,总感觉到有人在黑暗中看着他,可举目四望,除了模糊的桌椅轮廓,什么都没发现。

  第二天,他被一声凄厉的哭声惊醒,来不及穿衣,披了外衫就冲进越之之的房间。

  此时,越之之正抱着膝盖蜷缩在床上,指着窗户对面的酒楼,道:“我做了个梦,梦见对面的酒楼起了大火,好多人困在里面出不来,那其中,好像有师父。”

  陆言安慰她说,不要害怕,那只是个梦。

  可是,就在这时,对面酒楼突然响起一声尖叫,紧接着,浓烟散出,火舌伸向天际,无情的大火瞬间燃烧起来。

  见此情形,越之之不顾一切朝大火冲去。

  他拦下她,将她抱在怀里,任她撕咬。他告诉她,这只是巧合,若因此丢了性命,她就再也见不到师父了。

  她瘫软在他怀里,哭得梨花带雨。

  她没有告诉他,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在梦中预测到要发生的事情了。她不敢说,因为,未卜先知,哪怕在灵族中亦是超乎常理之事。

  那场大火中,共有七十人丧生,其中,七人的尸体损伤严重,但越之之确定那其中没有她的师父。

  经此一遭,越之之变得焦虑不安,身体也虚弱起来。陆言不敢耽误,催促车夫快马加鞭,终于在七日后抵达巽国。

  找到祈愿居那刻,越之之兴奋极了,一扫多日阴霾,神采焕发。她想,她终于能见到师父了。

  然而,与老板娘交谈过后,她再次白了脸。

  因为,按照祈愿居的规矩,她要找到师父,须以余生寿数为代价。可是,她寻找师父的目的是为了和他在一起,陪他几十年,最后老死在他怀里。这不是她想要的。

  于是,那单生意,老板娘最终没有做成。

  陆言见越之之心情低落,加之她身体尚虚弱,便擅自做主,在城外村子里租了一间小院,让她静心修养。她本想拒绝,却被陆言强硬的态度压了回去。

  半月间,陆言想尽了办法哄她开心。

  白天,他带她到花红柳绿的湖岸折柳条、放风筝、划小船;夜晚,他带她到灯火通明的夜市听大戏、砸罐子、吃地摊。

  她不傻,当然能感觉出陆言对她的丝丝情意。

  他不会笑,可他说的每句话都在努力让她发笑。有时,她会想,如果没有师父,或许她早就被感动了。

  可惜,没有如果。

  春天快结束的时候,越之之开始频繁地做预知梦,身子也跟着虚弱起来。这件事很快就被陆言发现了。

  他莫名问起她师父的相貌。

  她仔细想想,发现师父的容貌竟和陆言有几分像,不一样的是,她的师父会笑,笑得那样灿烂,可陆言不会。

  陆言若有所思一会儿,而后说:“你好好养病,我要离开几天。”

  越之之有种不好的预感,拉住他的衣袖,道:“以余生寿数换一个心愿,不值!如果有一天我病死了,你千万别去换。你有那么长的时间,一定能遇见一个真心待你的姑娘。”

  那是她第一次绕开师父同他说那么多话,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微微一怔,而后才说:“好。”

  五

  陆言离开七天后,带回了一株药草。

  他告诉越之之,她之所以身体虚弱,是因为做了预知梦。这梦枕草,分三次吃下,之后就可以不再做梦。

  起初,她是拒绝的。就在不久前,邻村发生矿洞塌陷,其中,数十人因为她的预知梦死里逃生。她是个善良的姑娘,她想救更多人。

  可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她的身体会越来越糟糕,总有一天会危及性命,那时,她就真的见不到师父了。

  权衡之下,她接受了陆言的药草。

  然而,当陆言把梦枕草拿到她眼前时,她有些惊讶。

  她发现,这梦枕草和师父某本图志中的一株植物长得一模一样。师父说过,这种药草十分珍贵,如今这世上已经很难寻得了。

  她问他从何处得来如此珍贵的药草,他说没什么,不过一桩交易罢了。闻言,她吃了一惊,几乎从床上跳起来。

  他摇摇头,说:“放心吧,我没有去祈愿居。”

  说到这儿,他便没有往下说。

  其实,这世间,不论你想得到什么东西,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而他,便是利用这七天去了一趟天阙山,以自己珍贵的东西为代价和山神做了一个交易,换来了这株梦枕草。

  越之之问他是不是有事情瞒着自己时,陆言没有回答,只淡淡道:“我去煎药。”

  半个时辰后,陆言端着煎好的药进来。药很苦,他很细心地放了几颗冰糖,然后,盯着她把药喝完。

  之后,他接过空碗,出其不意地说了一句话:“之之,你若不嫌弃,我也可以牵着你的手一生一世,等你老了,我便抱着你,你就睡在我怀里。”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努力翘着嘴角,想对她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却终究没有成功。

  越之之微微一愣。

  她怎么会嫌弃他呢?他只是不会笑而已。他生得那样好看,还会说那么美的情话,哪个姑娘不喜欢呢?可惜,她先遇到了师父,于是,她对陆言纵有千言万语,也只剩一句:对不起。

  陆言垂下了头。

  她不爱他,也许这是最好的结果吧。他一遍遍告诉自己:没关系,不要在意,不是已经打算好了吗,不求回报,只求能静静地陪在她身边。可是,为什么,他的心还是那么痛?

  他突然想起和父亲的对话。

  “你爱她吗?”

  “那么,就用尽一切办法,留住她吧。”

  他想,他有一点理解父亲的做法了。

  六

  越之之的师父是在三天后出现的。

  彼时,越之之已经服食两次梦枕草,一夜无梦。第二天,她精神不错,和陆言一起到河边放风筝。

  风筝是陆言亲手做的,很漂亮。暮春的天空很蓝,阳光很暖,而她笑得很开。

  他想,那大概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天,以至于后来回想起来,心里还是会和吃了蜜一样甜。

  可惜,这美好太过短暂。

  傍晚时分,他们回到家,发现院门外站了一名笑容灿烂的男子。

  越之之诧异片刻,旋即如一只小鸟般飞过去,搂住他的脖子,朗声道:“师父!”

  陆言没有觉得惊讶,只是默默站在原地,望着欣喜若狂的姑娘,莫名伤感。他们的重逢明明在他预料之中,可那,银铃般的笑声还是刺痛了他的心。

  他深深吸了一口,而后缓步上前,淡淡道:“弟弟,好久不见。”

  越之之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她的师父竟然就是陆言失踪十年的弟弟,陆梦。

  那晚,越之之特意为师父设下了接风宴。

  酒至半酣,陆言说:“之之,只要明天再服食最后一次梦枕草,你就可以彻底摆脱梦的束缚,余生的每一天都可以一觉睡到大天亮了。”

  越之之笑着说:“嗯。”

  只是,这第三次的药尚未入锅,村子里就发生了一件大事。

  第二天,越之之被一阵喧闹声吵醒。

  她披衣起床,和陆言找遍了整个小院,却怎么也不见师父的踪影。

  两人走出家门,看见村头围了许多人,仔细询问才知,昨晚,一名癔症病人闯入村子,不仅杀害了数名村民,还刺伤了一名外乡人。

  越之之闻言身子一颤,缓缓移动视线–那古树下浑身血淋淋的男子,不是她的师父,又是谁?

  大夫说,师父虽未伤及要害,却不知何故,脉象微弱,凶多吉少。

  她悔青了肠子。她知道师父有酒后散步的习惯,早知如此,她就不该张罗什么接风宴。

  陆言安慰她道:“这是他的劫数,不怪你。”

  她想起什么,抓住他的胳膊,道:“对了!灵族之心可医百病、救百伤,对灵族人同样有效吧!”

  陆言目光温柔,道:“可是,如果我把心给了你师父,我就活不成了呀。”

  越之之沉默下去,房间内陷入一片死寂。时间一点点流逝,她抬起头,落泪道:“阿言,我不想要师父死。”

  他微微一怔。那是她第一次唤他阿言,宛如仙乐绕梁,那般动听,那般诱人,他险些就答应了,却最终狠心转身。

  越之之拉住他,扬声道:“如果不是你给我吃梦枕草,我也不会失去做预知梦的能力,那样我或许就能预知到这场劫难,师父也不会性命垂危!”

  什么?她说这话什么意思?她是在怪他,还是在逼他?

  陆言有些难过。

  越之之意识到自己说了过分的话,蹲在地上,抱膝而泣:“对不起,我只是太害怕了,太害怕了……”

  她怎么能不怕呢?从小到大,她喜因师父,悲因师父,她不知道,如果师父死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儿,她如魔怔了一般,拔下头上的发簪,刺向毫无防备的陆言。

  鲜血飞溅的瞬间,她终于回过神,捂着嘴一步步后退。天哪,她做了什么?她竟然能为了师父妄图杀害一个无辜的人!

  陆言回过头,捂着肩头的伤口,静静凝视着她。对她,他好像只有这一种姿态–凝视,凝视,再凝视。

  可即便如此,她的眼里也只有别人。她从来不知道,他为她付出过多少;她从来不知道,他有多么爱她。

  念及此,他犹如吞下一枚刀片,那么心痛,那么心酸。

  他又回想起父亲的话–“如果你爱一个人,就要用尽一切办法留住她。”

  这一次,他终于彻底理解了父亲。

  于是,他扬起右手,一掌劈在她的后颈,喃喃道:“之之,我爱你,比这世上的任何一人都爱你。”

  七

  越之之睁开眼,发现自己被人绑在了一张靠椅上。

  房间四闭,砂锅里煎着梦枕草,整个屋子里弥漫着一股草药的苦涩味道。

  陆言坐在一旁静静瞧着她,她被对方眼中的痴狂吓到了。她拼命挣扎,却动弹不得。

  陆言又看了她一会儿,这才起身去处理那早已滚烫的汤药。他耐着性子一遍遍过滤,直到药汁中再找不到一粒渣滓,才端至她面前。

  越之之别过头去。

  他料到她不会再接受这汤药,他知她再不想失去这做预知梦的能力,他知她已不再信任他。

  可是,他要怎么跟她解释呢?他该怎么告诉她,早在十年前他们就见过面?他又该怎么告诉她,她如今异于常人的能力是来自于他的一滴眼泪呢?

  他没法解释,那么,只有狠心一把了。他端起药碗,强行往她口中灌去。她被呛得一阵咳嗽,他却不给她丝毫喘息的余地。

  他看见她喉间滚动,听到汤药入腹的声音时,心底涌起一丝愉悦。

  然而,就在这时,房门被人一脚踹开,越之之的师父惊慌地冲进来,大叫一声:“之之!”

  他望着此刻前襟湿透、面相狼狈的徒儿时,红着眼恶狠狠地盯着陆言,一字一句道:“你当真还同十年前一样狠心!”

  越之之听不懂他们的话,更不知为何本该重伤不醒的师父此刻会站在这里,她只看见陆言沉默着拔出锋利的匕首,一刀刺入师父的心口。

  那么准,那么深,那么用力。

  “不要!”她惊叫着,连人带椅子摔在地上。

  但是,她毫不在意,她只望着师父胸口渐微渐弱的起伏,怕得要命。不知过了多久,她听见师父微弱的声音:“之之,我爱你。”

  那一瞬间,她泪眼模糊,一脸痴笑。

  师父说,他爱她呢!刹那间,师父灿烂的笑容如走马灯般一张张浮现在她的眼前,她开心极了。

  可是,当她再度抬眼,师父死灰般的面容映入眼帘时,她所有的欢喜片刻间便化为极致的恨,深入眉眼。

  她仰起头,狠狠地盯着陆言,说:“我恨你!”

  陆言没有说话,只是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八

  尘埃落定,一切仿佛又回到了最初。

  越之之回了陆家,开始更加拼命地挣钱。

  下人们只当她想赶紧还清因摔碎玉佩而欠下的巨债,却没有人知道,她挣这么多钱,只是希望有朝一日能请得起这世间最好的杀手,手刃仇人。

  陆言回来的第二天,母亲便病了。又过了两个月,母亲就去世了。

  他记得,那天是个难得的晴天,阳光从云层里钻出来,带走小院多年来的潮气。他一身白衣走进母亲的独门别院时,父亲就那么抱着母亲,不声不响。

  他突然觉着父亲很可怜。

  父亲却笑了:“我有什么可怜的?我爱了她那么多年,付出了那么多,你看,直到死,她都是死在我怀里的,这世上还有比我更幸福的人吗?”

  陆言眼前浮现出越之之熟悉的眉眼。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告诉越之之,十年前,他们就见过了。

  她所谓“预知未来”的能力是他给的。那时,他的眼泪落入了她口中,于是,她拥有了和他一样的灵力。只是,这种灵力并不是用来预知未来的。

  传说,每一种灵族都有一种特殊的灵力。他是梦灵,他的特殊灵力是能通过语言把梦到的事情变成现实。

  梦灵一族常常以双生子的形式孕育于母体中,强大的一方会在母体中吸收足够的养分,来到这个世界;而弱小的一方,便会死于腹中。

  但是,陆言和陆梦这对兄弟,是特例。

  他们都来到了这个世上。陆言是强大的一方,与其他梦灵无甚差别,拥有言梦成真的能力;而陆梦是弱小的一个,无法独立生存,必须依靠吞食负面情绪为生。

  陆梦没有陆言言梦成真的能力,却有另外一种特殊的灵力,他能够控制陆言的梦境和语言。所以,他常常控制陆言去做一些噩梦,如矿难、火灾;然后,他控制陆言把这些梦境用语言表达出来,将它们变成现实;最后,他会在灾难发生时,将人们的绝望化为食粮吃掉。

  陆言并不觉得自己比陆梦好过多少,尤其是在随母亲乞讨的日子里,他常常说一些不吉利却又每每成真的话,惹人讨厌。

  有一次,一个小姑娘递给他一个包子。

  他抬起头,望着这个只有五岁却面黄肌瘦小姑娘,迅速收回了手。

  他冷笑,这种伎俩早对他不管用了。

  上一次,有个小男孩也是这样,笑着递给他一个馒头,却又在他伸手去接的时候哇哇大哭,之后就传来施舍者的谩骂声和其他乞丐的大笑声。

  不知从何时起,欺负他成了整条巷子里的人唯一的乐事。

  所以,这一次他学聪明了。他盯着不过五岁的小姑娘,冷冷道:“我昨晚梦到你和巷子里的这些人都死了呢……”

  那是他第一次这么痛快地说出一个噩梦。

  然后,大地抖动,房屋坍塌。

  他看见小姑娘惊恐的表情,以及整个镇子的无措,无数人推搡、跌倒,踩踏。直到一切恢复平静,他才再度走到小姑娘面前,低头瞧她。

  小姑娘躺在地上,浑身是血,却在看见他的瞬间眼睛一亮,用力从身下抽出手,拼命举起,说:“小哥哥,这个包子是肉馅的,很好吃的。”

  他眨眨眼,大颗大颗的眼泪落入她口中。

  小姑娘抿了抿唇,说:“是苦的呢。”

  那一瞬间,他突然就害怕极了,拔腿逃离了那条鲜血遍布的小巷。

  三天后,他去了天阙山,以自己珍贵的东西为代价与山神交换了一株梦枕草吃下去。

  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做过噩梦,也再也没见过陆梦。

  他一直以为当年的小姑娘早就死了,直到不久前在巷子里邂逅越之之,认出那双眼睛,他才知道,那个小姑娘竟然活了下来,而且,救下她的师父就是本该饥饿而亡的陆梦。

  于是,他看破了陆梦的计划。

  陆梦之所以救下越之之,是因为他知道她拥有了陆言的灵力,他可以通过她继续吸食人类的负面情绪。

  可在这个过程中,陆梦发现越之之人类之躯不足以承受陆言的灵力,唯一的方法便是再吞下陆言的灵心。

  于是,陆梦一路设计,甚至假装被癔症病人刺成重伤,为的是骗取陆言的灵心。

  这些,就是真相。

  她那么善良,那么喜欢她的师父,他怎么敢告诉她?

  他所能做的,不过是帮越之之脱离陆梦的束缚;他甚至还狠下心,帮她最爱慕的师父在没有饥饿痛苦的情形下离开人世。

  他理解父亲,却不认同。

  他说:“那般强势的占有才不是爱。爱一个人是将她看在眼里,放在心里。哪怕她爱着别人,你也能静静地祝福着她,没有怨恨,没有忌妒。”

  九

  陆言再次光顾祈愿居时,老板娘正忙着招选奉茶侍女。

  此时,距离越之之对他说出那句“我恨你”已有十年,而距离越之之嫁给白清水,也已五年有余。

  白清水是七年前成为陆家挑夫的。

  他很能干,和越之之也十分谈得来,两人一起跪在陆家家主面前请求结为夫妻时,陆言就站在屏风后面。

  他们成亲后,陆言给了白清水一大笔钱,让二人离开陆家,去外面做个小生意,以后好好过日子。

  后来,两人在城中开了一家包子铺,生意还不错。陆言托人买过,肉馅的,很香,很好吃。

  再后来,越之之为白清明生了一个女儿,有着灵巧的小嘴,十分讨人喜欢。

  一年又一年,他一直在暗中看着她。他不会笑,总是一副平静的面容。他以为,只要她过得幸福,他就能淡然至极了。

  直到二十年后的今天,他还是忍不住踏进了祈愿居。

  他说:“我想用余生寿数换一个笑容。”

  于是,老板娘信手一挥,再睁开眼,他们已是在越之之家后院门口。

  老板娘指指里面,说:“去吧,她就在里面。”

  芙蓉花开的六月,香满庭院,越之之穿一身轻纱,正陪女儿在树下乘凉。

  他痴痴望着她,一步步上前,仿佛每一步都耗尽了他一生的爱。

  他唤她:“之之。”

  五岁的女儿听闻动静,率先回头,如兔子般跑到他跟前,仰头瞧了一会儿,而后说:“哥哥,你长得真好看。”

  陆言怔了怔,而后矮下身子,突然抱住眼前的小姑娘,失声痛哭。

  他终于明白,当他深爱的姑娘爱上别人时,他根本不可能做到淡然、不怨恨、不忌妒。不过,还好,他马上就要死了。

  “请问……”越之之走上前,却在和他四目相接的瞬间茫然无措,这般熟悉的面容,她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她斟酌半天,问了一句:“这位公子是遇到了难事吗?”

  陆言摇摇头,流着泪看她:“没有,我只是想买几个包子。”

  她松了一口气,指指前屋忙着招呼客人的丈夫,笑着说:“买包子的话,走前门吧。”

  陆言没有说话,只望着她,微微笑了。

  她呆了呆。她已经很久没见过这般美好的笑容了,不比师父的灿烂,却更温柔、更沉寂,令人愉悦,令人心安。

  不知为何,那一瞬间,她恍然大悟,她对师父的感情其实不是爱情,而是一种超乎寻常的依恋。

  她似乎还为这般荒谬的想法伤害过一个人呢。她该去找他道歉的。可是,他是谁呢?她想不起来了。

  她当然想不起来。

  这一生,除了祈愿居,陆言还和天阙山神做过两次交易。

  那是个善于玩弄人心的山神。

  第一次,是在他九岁那年,他向天阙山神求了一株梦枕草,代价是这一生他都不会再笑;第二次,是在他十九岁那年,他又向天阙山神求了一株梦枕草,代价是她会渐渐忘记他。

  老板娘问他:“感觉值吗?”

  是呀,值吗?他的生命那么长,他明明可以等她的,不是吗?

  其实,他曾不止一次下决心,这一生安安静静地看着她,等下辈子,她没了师父,没了白清水,他再去找到她,和她重新遇见。

  只是,他害怕了。他怕错过了今生,就再也遇不见她了。

  他这一生,所有的交易、所有的记忆,似乎都同她有关。他不知道,若有一天她真的不在了,他该怎么活下去。

  何况……

  夕阳西下,他最后一次抬眼,望向那个他爱了一辈子的姑娘,喃喃道:“之之,我答应你的事情,我做到了。”

  十

  五十年后。

  彼时,越之之已经老得走不动路。

  阳光明媚的午后,她躺在藤椅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想起从来不做梦的她,昨夜似乎做了个好梦。

  其实,她也分不清,那到底是梦,还是真实的记忆,只是朦朦胧胧看见了这样的一些画面–

  脏乱不堪的小巷里,一个脏兮兮的小姑娘,一边递出去一个包子,一边笑嘻嘻道:“小哥哥,我给你个大肉包,你笑一笑给我看吧。”

  之后,画面陡转。

  那是在一片狼藉的巷子口,她自己躺在血污中,艰难地开口道:“小哥哥,你长得那么好看,笑起来一定更好看。下辈子如果我们还能遇见,你就笑一笑给我看,好不好?”

  ……

  天光云影,树叶婆娑。

  一旁听故事的小外孙好奇地凑过脑袋,问:“咦?一开始不是个小姑娘吗?怎么后来又变成外婆您了呢?”

  越之之愣了半晌,而后笑着摸摸小外孙的头,说:“看来那真是梦呢。”

  文/岳初阳

赞 (4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