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客红菱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作者有话说:

  《飞·魔幻》的各位,好久不见了。从年初到现在我一直很忙,各种杂事,加上新书《下辈子3》赶着定稿,一直拖到现在才有时间跟大家见面。我一直想写伊川家剑客的故事,但一直没抽出时间。红菱其实是番外型剑客,那真正的伊川家剑客应该是什么样的呢?以后慢慢再讲吧。你们放暑假了,而我还在辛苦地工作……

  黄昏,暮色苍茫。

  从秀远楼向外看出去,已经能看到墨色的山和灰色的天融为一体。

  宁远立在窗边出神,连红菱走到了身后都不曾察觉。

  “王爷,小心着凉。”

  宁远转过身,就见红菱正将大氅披在他那冰冷的铠甲之上。

  宁远仔细地看着红菱,她还是初见时的模样。宁远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红菱时的情景,篝火在她脸上映出参差不齐的阴影,但还是能辨出凌乱的发丝下那双灵动魅人的眼。

  “成王败寇。”宁远握住了红菱的手,“若我败了……”

  “王爷不要说这样不吉利的话。”红菱抽回手抱住了眼前的人,面颊枕着那有些冰冷的铠甲,低声道,“红菱会等着王爷,王爷一定要平安回来。”

  宁远紧了紧搂着红菱的手臂,只听见外头传来匆匆的脚步声。

  “王爷,江原已在外候命。”跪在地上的内官低着头,仿佛怕冲撞了眼前这位尊贵的皇子,在听到宁远应声的时候,把头压得更低了。

  “在这里等我。”宁远最后握了握红菱的手,然后推开大门走了出去。

  秀远楼是宁远十七岁封王时,皇上特地为他修建的。它虽说不是多么奢华富贵的庭院,但地处城郊山野,是即使城门失火也无法殃及池鱼的好地界,可见皇上对宁远是多么的宠爱。

  然而,他即便拥有这样用心的疼爱,也逃不过这一场夺帝之战。

  太医都说皇上是撑不过天亮了,今夜便是扭转乾坤之日。只要皇上一驾崩,燕王便会毒杀太子,软禁太后,大军围城。后宫被掌控,前朝便是燕王一人的天下。

  到时,只怕手握禁军的宁王也没有回天之力了。

  “说什么得伊川者得天下……”红菱望着那远去的身影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转过身去的时候,窗外只剩下浓重的暮色,天山一色,辨不清轮廓。

  “你跟着去。”红菱望着跪在地上的人。

  “娘娘放心,”跪在地上的内官尖着嗓子道,“天亮时分,奴才一定提着宁王的脑袋前来拜见娘娘。”

  “不用提着宁远的人头来见我。”红菱的声音冷冷的,那奴才有些惶恐地抬头看了看眼前的人,不知道是烛火还是晚霞,映得那一身红衣越发鲜艳。

  “我要的是江原的人头。”

  **********

  红菱刚被宁远带回府中的时候,便认出了江原。

  虽说红菱已经长大了不少,但江原也一眼认出了她,只是,那时候江原并不曾向宁王说些什么。

  直到数日后,他又在后花园里远远见到红菱,宁王对他说了一句:“江原,你可知道,原来红菱也是从南国来……”

  江原这才悠悠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她曾是我的小师妹。”宁王愣了一愣,江原的眼里却波澜不惊,他稳稳地把话说了下去,“她也曾是伊川雪见的徒儿,也曾是一名……”

  –伊川家的剑客。

  南国有伊川世家,伊川家的剑客和剑一样被誉为绝世珍宝。然而,真正能从伊川世家走出去的剑客并没有几个,大多数的人在进入伊川家没几年后就会销声匿迹。

  而红菱就是这其中之一。

  江原从那以后就没有再见过红菱,他也不曾想过还会再见到红菱,更不曾想到会是在这样一种情景下见到她。

  “这么说,她也是一名剑客?”宁王有些吃惊,不禁转过脸去看向正在远处同女眷嬉闹的红菱,她比来时活泼了许多,笑起来的时候眼波流转,风姿绰约。

  “不。”江原微微眯了眯眼,“她曾是一名剑客。”

  红菱五岁的时候被伊川雪见领回伊川世家,她生性活泼,聪明可人,伊川雪见对这个小徒儿很是另眼相看。

  伊川家的剑客通悉两术:谋术和剑术,而红菱无论是在剑术还是在谋略上,都表现出超人一等的才华。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红菱会是伊川家难得一见的女剑客时,伊川雪见却毫不留情地将她逐出了师门。

  江原一直都记得那天的情景。

  红菱一身红衣跪在门外,大雪纷飞中,她就像盛开的红莲。直到雪一层一层地落在她身上,快要将她埋成一个雪人,内堂一直沉默不语的伊川雪见才对江原说了一句:“你去送她。”

  江原看了看门外,然后低着头恭顺地退出了房间。

  听见门响,红菱抬起头,却在看到江原的一刹那,大串大串的眼泪滚落了下来。江原单膝跪地,将手中的斗篷披在她身上,正要起身时,却被红菱抓住了手。

  “师哥……”红菱看着他,一时竟让江原说不出话来。

  “是不是连你都觉得我错了?”红菱不再哭了,那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是锐利的光。

  江原一直不太敢直视红菱的眼睛,但那时候他看了她很久,像是舍不得,又像是被摄住了心魄。

  “是不是连你都觉得我不配当一名剑客?”红菱看着他,但她没有等江原的回答,就这样转过身消失在了茫茫的大雪之中,那之后,江原再也没有见过红菱。

  他以为他再也不会见到红菱了,却不曾想到,多年后他们在这里重逢了。

  他记得刚进王府那一刻红菱看着自己的眼神,那仿佛是在说:师哥,过了这么多年,我们还是又见面了。

  真是,躲也躲不开。

  *******

  红菱第一次对江原示好是他们都还不谙世事的时候。

  那时候,伊川家的学徒中最年长的是十五岁的容师兄,剩下的就是江原这班七八岁的孩子。他们每天练剑、写字、背书,连一刻玩闹的时间都没有。

  然而,他们毕竟都是孩子,顽皮的心总是有的,便趁着课间休息的时候一个个爬上树去摘果子、掏鸟窝。江原虽然也才七岁,但总是表现得像个大人似的。

  其他孩子爬树的时候,他就待在树下和容师兄站在一起,他背书的时候也总是老老实实的,头也不晃,就连练剑也总是一板一眼、按部就班。

  红菱却是这班孩子里最顽皮的,她每次爬树都是第一个,爬得又总是最高,然后便站在树顶攀着树枝朝江原喊:“原师哥,接着我!”她说完,也不等江原反应过来,便已经松开手落了下来。

  若不是江原反应快,红菱恐怕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断胳膊断腿了。每次放下红菱,江原总是要拂一拂袖子,而后说一句:“下次不要这样顽皮了。”

  但红菱从未真的听话过。从七岁到十三岁,他接住红菱一千三百六十三次,每一次他都牢牢记在心里。

  伊川家原有七把传世名剑,最初的七名剑客出师后,必须要等到其中有人亡故,宗主派人将剑寻回,才能有新的剑客诞生。

  红菱和江原都在等着“寻剑”的消息,然而七年过去了,被寻回的剑只有两把,也就是说,能新出师的剑客只有两人。于是,容师兄带着其中一把剑离开了。

  那一天,所有人都去了院中送行,只有江原一个人待在书房里翻书,红菱去看他,他也不抬头。

  “你怎么不去送送容师兄?”红菱趴到桌边看他。

  “那你怎么不跟容师兄一起走?”江原翻过一页书纸,将目光转到另一边。

  其实,除了江原,大家心里都清楚,红菱那一年是可以带着剑和容师兄一起离开伊川世家的。但她没有走,而她为什么没有走,江原心里也清楚。

  但他还是问了,红菱也说了:“我想跟你一起走。”

  江原看着她许久都不曾说话,然后他放下书,起身离开了书房。

  他一直走到院中的梨花树下,心还在扑通扑通地跳着。他知道红菱是为他留了下来。而到了她希望他和她一起走的时候,他却没有为了她而走。

  他们之间总是有许多的阴错阳差,错得天差地远。

  ********

  “你可曾见过她的手?”宁王捏着棋子在手中把玩。

  棋盘上的局面胶着,江原却依然是一脸的淡然自若。这大约就是他的性子,只怕火烧到了眉毛他也依然是这样不急不缓。

  “不曾。”江原信手从棋盒里拿了一枚黑子落下。

  宁王“啧”了一声,拧着眉头说:“听说,她曾在燕王府上侍奉,却被燕王妃拔了指甲赶了出来。”

  “哦?”江原落子,仿佛宁王说的这些与他并没有干系。

  “她好歹是你的师妹,你听到她被人拔了指甲,倒也无动于衷。”

  “燕王暴虐,王妃善妒乃人尽皆知的事,莫说侍女被拔了指甲,就是被剁手也不算什么稀罕事。”

  “你倒是冷漠。”宁王淡淡地笑了笑,起身叹了一句,“不下了,是本王输了。”

  “王爷又忘了,”江原抬头看着走到床边望风景的宁王,“下棋和打战都是不到最后一刻便不能论输赢的。”

  “是吗?”宁王望着远山低声道,“只是这一仗,我并不想打。”

  江原垂下眼睫,静静地望着棋局,许久后才喃喃说了一句:“天命而已。”

  天命而已。

  红菱离开伊川家的时候十三岁。

  她本是孤女,离了伊川家便不能再用剑,一路颠沛流离、风餐露宿,最后到了富贵人家为婢。几经周折后,燕王相中了她,将她带到府中做贴身侍婢。

  只是,燕王妃善妒,她不过是被燕王摸了手,便被拔了指甲。丢她出府时,燕王妃说过一句:“若不是看在伊川宗主的薄面上,你这双手也该留下才对!”

  红菱离了燕王府后便又被卖到了集市上贩售,宁王便是在那里相中了她。红菱问起那时他为什么要带她回来,宁王想了许久才说:“那时我看你的眼睛,与江原倒是有七八分相似。”

  红菱愣了愣,宁王淡淡地笑道:“只是,他的眼神总是冷的,而你的眼神是热的。他若是冰,你便是火。”

  红菱垂下眼眸,宁王握了握她的手,道:“我知道你们离了伊川家的人都不能再使剑,不能自称剑客,那么,从今往后你便不再是剑客了,安安心心留在我身边,做我的人就好。”

  红菱看着他,男人眉目清雅,他握着她的手是暖的,江原的手却总是冰冷的。

  宁远说得对,若她是火,江原便是冰。她是焐不热江原的,哪怕她将他烧化了,江原还是江原,红菱也还是红菱,就像她被逐出伊川世家时那样。

  即使她再怎么哀求,江原也不会随她同去。即使她说“我会等你,多久我都等”,江原最后也还是没有跟她走。他出来是为了送她走,到最后他都没有说一句挽留的话,甚至,不曾安慰她。

  红菱一直想,自己为什么会喜欢江原,他分明是那样冷漠的一个人。但,每次在她松手往下跳的时候,他都会稳稳接住她,不论周围有多少人,接住她的永远都只有他一个人。

  她是信赖他、依恋他的,但他最后背弃了她。

  离开伊川世家的那天红菱就想过,她再也不会依恋这个人了,哪怕再有机会重逢,她也不会再多看他一眼,正如当初他那样对待她。

  但她最终还是没能做到。在再次见到江原的一刹那,她就听见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乱跳,就像每一次她在树上望着他那样,希望一伸手就能跳进他怀里,哪怕是在悬崖峭壁。

  但,现在握着她手的人不再是江原,搂着她的也不再是江原了。

  她看着自己的手指甲,没有人会想到那竟然是她自己一片片拔出来的,十指鲜血淋漓的模样连王妃看了都吓得捂住了眼睛,只有她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那是她向燕王表忠心的方式,也是她让自己下定决心的方式。

  她将手指紧紧攥在手心里,金甲套硌得她手心都疼。她慢慢地缩进身边男人的怀中,这一生她能依靠的也只有这样的怀抱了,她爱着的那个江原早已不复存在了。

  ***********

  数月前。

  入夜,燕王府,书房内。

  “你知道江原?”听到红菱的话时,燕王挑了挑眉毛,“宁王府第一谋士江原?”

  “是,我知道。”红菱安静地说着。烛火下这个男人刀刻一般的脸上杀气腾腾,红菱却没有回避男人的目光,即使他曾率领千军万马,她也不怕。

  燕王拧着眉头望着面前这小小侍女,问:“你怎么会知道?”

  “我叫红菱。”烛火下的红衣仿佛燃烧的烈焰,她说,“我也曾是伊川家的剑客。”

  皇上膝下有九子,除去太子昏庸、幼子无能,剩下的七个皇子无一不对王位虎视眈眈。燕王统帅三军,是七个皇子里最被众人看好的,一旦皇上驾崩,能逼宫上位的就是燕王了。

  然而,江原偏偏站到了宁王的身边,这一直让燕王耿耿于怀。

  “有句话不知道王爷听说过没有。”数日后的午后,红菱站在燕王身边侍奉着茶水。

  午后的荷花池里莲花开得正好,正如那一年伊川世家后荷塘里的莲花一般,只是,如今在她身边的不再是江原了。

  “什么?”燕王转过脸去看着红菱。

  “得伊川者得天下。”红菱转过脸去迎上了男人的目光,“七位皇子中只有宁王一个人得到了江原,而王爷即便统帅三军,却依然什么都没有……”

  燕王拧着眉头盯着面前的人,“得伊川者得天下”这句话他当然不是第一次听说。南国三王之乱多年未平,伊川雪见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助南王得位,从此,“得伊川者得天下”便像是魔咒一样被传开了。

  然而,这么多年了,没有人知道该如何得到这些人。他们总是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能于乱军之中独善其身,能于成王之后全身而退。

  比如江原。

  燕王拧着眉头看向眼前的人:“你的意思是,你愿助我得江山?”

  “只要将红菱安置到宁王身边,王爷自可坐享其成,安得天下。”红菱望着那双迷惘的眼睛安静地笑了笑,那句话像蛇一样钻进了燕王的耳朵里,魇住了他的心神。

  “王爷不要忘了,红菱也曾是伊川家的剑客。”

  **********

  “当年父皇在远郊修建秀远楼,就是希望我能远离夺帝之争。”宁王站到了窗边,从王府看出去,京城依然是高楼林立,仿佛困兽之笼。

  “皇上为王爷修建秀远楼,是希望王爷能有一个栖身之处。”江原缓步走了上来,“但若是连天下都失去了,王爷又何来安身之处?”

  宁王转身看着江原,江原并未回避他的眼神:“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燕王要毒杀太子,即便皇后和太后也无回天之力。即便王爷真的不想,这场仗也已是势在必行了……”

  宁王垂下眼眸,良久不语。

  江原微微低下头,从袖中取出一个白色信封放在桌上,然后躬身向后退了几步才离开书房。

  窗外已是茫茫夜色,江原立在院中,身影被月光拉得很长。月影缓动,交叠的人影渐渐晃了出来,江原却依然没有动,只听见身后的人说:“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连看都懒得看我一眼。”

  江原不作声,却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口扑通一声响,仿佛什么东西落进了水池里。红菱一身焰色细纱,在清冷的月光下有种诡异的妖冶之美。

  师父说得对,这个人即使只是看着都让人觉得心神不宁。

  “师哥,好久不见。”红菱淡淡笑了笑,多年不见了,那嘴角勾起的弧度却依然如故,仿佛岁月不曾在她身上流过。

  “好久不见。”江原低声应道,“师妹别来无恙。”

  红菱脸上表情微动,仿佛被什么触了一下,但转瞬又如常般笑了笑,说:“我已经被师父赶出师门了,师兄还认我这个师妹?”

  江原低了低头,没有应答,却抬脚从红菱身边走了过去:“若是你没有帮着燕王助纣为虐的话,或许我是应该认的。”

  红菱的身子微微一震,她转身看向江原,道:“你知道?”

  “知道。”江原背着身道。

  “几时知道的?”

  “一开始便知道。”江原转身看向红菱道,“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你一点都没有变。”

  红菱只是直勾勾地看着江原不作声。

  “得不到的就要毁掉。”江原轻叹一声,转身继续向前走着,“这么多年,你善妒、骄傲、毒辣,竟然一点都没有变。你要毁了我,何必连累这许多无辜的人?”

  “我在你眼中果然如此不堪!”红菱清冷的声音笑了笑,“只是,你错了,我要毁掉的不是你,是伊川世家。”

  江原脚步顿了一下,却没有停下来,随后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江原,你可知为何天下人皆说,得伊川者得天下?”第一次被问到这句话时,江原只有六岁,懵懂地摇着头看着师父,他甚至不太懂这句话的意思。

  “这是诅咒。”师父立在竹楼外的桥头上,江风吹过,衣袂飘扬。

  江原望着这个男人,那时候他尚且不懂这些话的意思,但现在他终于懂了。

  –这并不是天赋,这是诅咒。

  在天下人看来是无上荣耀的事,对整个伊川世家来说却是无法挣脱的诅咒。

  “成为伊川家的剑客,你便是王者的傀儡,心怀天下,唯独容不下自己。”伊川雪见将剑架上的剑取了下来,“从今以后,你便要为这诅咒终身困束,无欢无爱,无穷无尽。”

  江原直直地盯着师父,许久之后,他伸手接过了那把剑。

  从今以后,他便要为这诅咒终身困束,无欢无爱,无穷无尽。

  江原看着手中剑。

  这把剑原是应当属于红菱的,原本她应当是伊川家的剑客,如今她却说,她要毁了伊川世家。

  烛火下,刀刃上的光影忽隐忽现,棉布轻轻擦过锋利的刃,带出丝丝寒气。

  江原第一次握剑时只有六岁,那是一把长剑,或者说是一把长刀。

  师父说过,剑与刀并没有什么分别,就像人与人没有分别一样,只是看你怎么用。

  王者用人,剑客用剑。

  但那时候的江原还很瘦弱,甚至连剑都提不起来。其他的孩子都在笑话他,只有红菱在一旁看着他,眼睛瞪得大大的,满是期待地看着他。

  那是第一次,江原知道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对他有期待。

  那些晚上,他总是一个人待在剑房里,一次又一次提起那把铸铁长剑。那时他只有六岁,体弱多病,除了书之外,他拿不起更重的东西。但最终他还是举起了那把剑,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

  唯有红菱是在对他笑的。也不知道为什么,那笑容就这么印刻到他心里去了,这么多年了都不曾淡去。

  自那之后,红菱就总是追着他玩,即便他总是一个人闷在书房里念书,红菱也形影不离地跟着他。

  “我就是看不惯那些人。”红菱挥着树枝练剑法,“我就是看不得他们那样瞧不起你。”

  七岁时,红菱同他说:“江原,你带我去市集好不好?”

  那时候的他们都还没有围墙根高,但一个叠一个的也是爬了出去。走了十几里的山路去了市集,最后红菱说,她只想看看什么是糖葫芦。

  “因为容师兄一直说他娘小时候给他买糖葫芦,我就想看看那是什么东西。”回程的路上红菱低声说,“我没有娘,我生下来我娘就死了,我是被人捡去养大的。”

  江原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握住了她的手。

  第二次去市集回来的时候,江原掉了队,别的孩子都急匆匆地爬墙头回去等点卯,只有红菱一个人蹲在墙根下等着江原。江原跑回来的时候气喘吁吁的,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

  红菱呆呆地看着他,他却一个字都没多说,拉着她的手翻过了墙头,然后把糖葫芦塞在她手里,转身进了自己屋。

  红菱十岁的时候,江原在花灯节上给红菱买了一盏莲花灯;十一岁的时候,红菱说“原师兄接着我”,然后松开手从梨花树上跳了下来;十二岁的时候,红菱说:“我不走,我要留下来等你一起走。”

  红菱十三岁的时候,南国王室前来伊川世家拜访,小公主站在梨花树上喊:“快接住我!”是江原伸手接住了那小公主,红菱看在眼里,不知道为什么眼睛很疼。

  公主对江原说:“我父王送了我一只兔子,我送给你好不好?”

  江原垂着头,礼数周到地说道:“谢公主好意,江原无功不受禄。”

  那公主拉着江原的手说:“没事,你刚才接住了我,就是救了我。再说,就算你没有接住我,我也不生气,因为我喜欢你。”

  江原怔了一怔,匆忙抽回手道:“草民不敢!”

  那天晚上公主的兔子就不见了,一屋子的人惊慌失措地找兔子,最后是江原找到并还给了公主。小公主抱着兔子哭了一晚上,第二天便离开了伊川世家。

  也是第二天,红菱也离开了伊川世家。

  红菱说:“不是我做的,我什么都没有做。”

  但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听她说话,只有师父冷冷地看着她说:“走吧,不要回来。”

  于是,红菱再也没有回来。

  江原看着烛火下闪动的光影,仿佛集市上红菱的笑容,她一点点地弯起眼睛,扬起嘴角,喊他:“江原。”又说,“你愿不愿意跟我一同走?”

  那时候他是说愿意的,但最后,他没有同她一起走。

  他离开伊川世家是在红菱走后的第三年。师父送他到门口,叮嘱他说:“从今以后,你是伊川家的剑客。”

  他在门口跪拜叩头,他记住了,今生今世他都是伊川家的剑客。

  *********

  皇上驾崩,太子猝死,燕王大军直逼禁宫。

  宁王对红菱说:“你在秀远楼等我,哪里都不要去。”

  红菱看着窗外渐渐亮起的红光,不知道为什么眼角却微微湿润,就像那天她在门口的雪地里跪了那么久都没有哭,却在看到江原出来的一刹那落下了眼泪一样。

  她知道他是不会跟自己一起走的,就像现在她知道,他不会选她。

  即便她说:“我要毁了伊川世家。”他也一步都没有停。

  红菱追上去拽住他,她终究还是舍不得,拉着他一遍又一遍地说:“你跟我一起走吧!家国天下关你什么事?伊川世家又关你什么事?我说过我等你,多久我都等你,我们一起走……”

  而江原终究还是抽回了手。

  红菱捏了捏指尖的甲套:“我等了你那么多年,你却连看都不愿意多看我一眼吗?”

  “那只兔子……”江原忽然低声道,“是你杀死的吧。”

  红菱微微愣了愣,江原却已经转过身来望向她,道:“你杀了公主的兔子,掏心挖肺,然后扔在了后山的竹林里。你以为不会有人发现,但我都看见了。”

  红菱脚下一软,往后退了一步。

  “你说我不愿多看你一眼,但那时候我可是一刻都不曾离开地看着你。”江原的声音微微沙哑,“我喜欢过你,也曾真心真意想要同你一起走……”

  –但,那都是以前了。

  夜晚的风从他们之间吹过,仿佛一把把锋利的匕首从红菱身上划过。

  红菱握紧了垂落的手,指尖的甲套不知道是何时脱落的,手上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

  卯时三刻,红光映天。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红菱转过身就看到内官躬身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个沉重的木盒放到了她面前。

  红菱没有立刻打开,她仿佛能看到有血从木盒的缝隙中流出来,染红了包裹木盒的棉布,染红了她的绣鞋,也染红了这单薄的楼板。

  “他……死了吗?”红菱的声音微微发抖,却在听到回答的那一刹那,心猛地一沉。

  跪在地上的人道:“死了。”

  他抬起头来,窗外的光映在他脸上,依然是她熟悉的清隽模样,依然是让她留恋的那般眼神,依然是她舍不得的人。

  “你猜,里面是谁的人头?”江原站了起来,“是燕王的,还是宁王的?”

  红菱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人,竟然到了现在,她都有些舍不得将目光移开。

  “你说得对,你曾是伊川世家的剑客,你深谙谋略和窥探人心之术。你让宁王对你深信不疑,你为燕王出谋划策、传递消息,你以为你已经大局在握。”

  江原渐渐走到她身旁,望着窗外烧红的半边天:“但你忘了,你终究不再是伊川家的剑客了。”

  “那又怎样……”红菱转过脸来,声音却像是卡在了嗓子里。她就这么怔怔地望着面前的人,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她低下头,插在腰间的匕首下有鲜红的血流了出来,那仿佛不是她自己的血,她也感觉不到疼痛。她只是伸手抓住了江原的手,他出手太快,无声无息,俨然已经不再是那个连剑都拿不起来的小男孩了。

  “我太了解你了,红菱。”江原的声音依然波澜不惊,他伸手托住了红菱坠落的身体,“从宁王在市集上看到你的那一刹那,我就知道你想做什么。是我让宁王带你回来的,因为,只有把你留在身边,我才能看着你……”

  身体里的力气一点点被抽走,连疼痛感都快要消失了,但她还是伸手抱住了面前的人。

  “师哥……”

  “我知道你让内官暗传消息,也知道你在宁王身边布下了人。是我让宁王把你留在秀远楼的,我……”江原闭了闭眼睛,松开了握着匕首的手,“终究不希望你死得太难看。”

  还没等他收回手,红菱已经伸手抓住了他的手:“师哥,你终于还是肯抱我了。”

  江原低了低头,红菱塞在他手里的甲套上沾着血,却还是能清晰地看见上面的莲花图案。

  “是你告诉宁王我喜欢莲花的是吗?”红菱低低笑了一声,靠着江原轻轻松了一口气,“我就知道你终究是喜欢我的……”

  外头忽然雷声大躁,江原抬起头,只见红黑交织的旌旗连绵如山。他知道那是宁王的军旗,他也知道天亮的那一刹那江山终将易主,正如师父说的那样。

  一切都跟师父说的一模一样。

  七年前的那个大雪天,他们在茶室里,师父对他说:“若是有一天你再遇到红菱,你一定要亲手杀了她。”

  “师父!”闻言,江原整个人一震,手里的茶杯打翻在了席子上。

  “她是很聪明,但她善妒、骄傲、毒辣。”师父闭了闭眼睛,“一个人的心或许会变,但本性不会。今天是一只兔子,将来可能就是千千万万的人……”

  师父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记得,每一句。

  –不要忘了,你是伊川家的剑客,身为剑客,除了家国,只有天下,你心里不能有自己,也不能有红菱。

  江原闭上了眼睛,许久后,他终于伸手搂紧了怀里的人,正如七岁那一年他张开手接住了从树上坠落的她一样。

  她在大雪中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师哥,我等你。”

  终究还是她等他,即使她明知最后不是他死,便是她亡。

  那一刻,有温热的水滴从江原的脸颊上滚落了下来,天光刺破云层,照亮了连绵不绝的旌旗。

  江山不改,天下未亡。

  文/子夜初

赞 (5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