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华夫人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作者有话说:

  我很喜欢文中女主那种看似娇媚跋扈,实际上内心柔软的女子。在写的过程中,我慢慢地觉得,男主那种果决利落的性格也很有爱。也许,文中男女主身份悬殊,但我觉得,男主远比男二更配女主,所以,即便阴错阳差下男主没能兑现承诺,但我想,女主最后已经爱上他了。

  后来,她在日复一日的蹉跎中模糊了时间。她不知道她还有多长的岁月要等待,她有时会想,或许,孤独老死才是她的命。

  一

  尸首被抛入井中时发出一道很沉闷的响声,血无声无息地在水中晕开,只消片刻便让不足丈宽的井面成了一片暗红。他瞥了一眼水井,扶正头上的漆纱冠,而后迈着碎步快速离去。

  这里是皇宫的北苑,有着繁华、奢丽之外的荒芜,残破宫墙的角落里,春夏秋疯长的野草此时被积雪埋葬,生命的逝去和轮回在这里不会有太多人在意。

  他脚步轻且快地踩过皑皑白雪,如这深宫里每一个低贱的宦官那样微微佝偻着,似乎永远也抬不起的头颅象征着骨子里的卑微。

  蓦然间,他顿住了脚步,依旧垂首,只是抬眸觑了一眼面前的楼阁。

  楼高足有数丈,三层,朱漆斑驳,金粉零落,门窗上精致的雕花已让时光层层磨蚀不见原貌,一方牌匾歪斜悬挂,依稀能辨出匾上的隶书:绮楼。

  它真像是一个年老色衰的妇人。他忍不住在心里打了这样一个比方,淡淡笑意在眸中一闪而过,转瞬间又被小心收敛好。

  门不曾被锁好,他伸手一推便是“吱呀”一声,似女子婉转哀怨的悲啼。

  他拾级而上,登临绮楼第二层,凭借细微的声响判断出了哪间屋子里有人,随后不轻不重地在门扉上叩了三下,屋内有女子的嗓音响起:“苏乔?”

  两个字,足以魅人心神,尽管这只是漫不经心的一个问句。女子的声音并不清脆,如陈年老酒。

  “是奴。”

  “进来。”

  他推开门,垂首小步快走而入。

  他首先看见的是一头委地青丝,长约五尺,在金阳下末端微微泛黄;之后是暗红华服,形制繁复、纹饰精巧,只是已有些旧了,衣缘处有了磨损,袖口缀着的珍珠稀稀疏疏。

  她玉手执一把缺齿的象牙篦,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着长发,无尽地慵懒而有风情。她映入他眼中的只是一个背影,然而,一个背影就已媚得令人心悸。

  她是殷华,先帝一朝倾国无双的殷华夫人。

  女子慢慢回首,夕阳晕染在她的轮廓,模糊了她的容颜。

  他看了她一眼,继而飞快地敛眸。方才那一眼,他被夕阳刺痛了眸子,而讶异之情也险些刺破他面上的平静。

  那一瞬间,他以为他会见到一位妖娆绝代的佳人,然而,殷华夫人只是一个面容素净的女子,寡淡的眉、干枯的唇、一双似是蒙了尘垢的眸,肌肤苍白,尽显病态。

  曾经在御前舞《夜游春》,使三千粉黛尽失色的殷华夫人也会老,她没了脂粉翠黛,以未亡人的身份在日复一日的寂寞中逐渐黯然失色。

  “你去了好久。”她看着他,“这半月无人送炭的缘故,问清楚了吗?”

  他为难地开口道:“是……皇后扣下了。”

  “嗬,我就知道是那个贱人!”她冷笑了一下,象牙篦被她重重拍在案上,“皇后是打算用这样的法子冻死哀家?聪明哪!”

  “主子息怒。”他忙道。

  绮楼太过偏僻,殷华身边的侍者唯有一个宦官苏乔,昔年受盛宠的女子似已被人遗忘,这半月竟连寒冬不可缺的炭都无人送来,若长此以往,只怕一代宠妃会凄凉冻死在这儿。

  她合上铜镜后一摔,绕开苏乔大步外走:“我要去中宫!”

  “主子–”

  “往日里我也不是没和女人吵过,论起撒泼闹事的本领,皇后那丫头只怕还嫩了些!”

  “可……可太后说过,若无大事,不可轻易离开绮楼。”

  她步子猛地顿住,双唇紧紧抿起,怒意在她眸中翻涌:“太后……”她指甲在掌心几乎掐出血来,“无非是一个想让我死的老女人,我为什么要怕她?”

  门被她重重推开,苏乔错愕片刻后忙跟了上去。

  二

  皇后是太后的侄女,今年才十九岁,年轻无畏。殷华气势汹汹地前去中宫找她问责,她倨傲地高坐于凤座,刻意用凤冠锦袍累起的雍容来表达对殷华的轻蔑。她淡淡道:“太妃这样蛮闯中宫,太过失礼。”

  殷华不怒不惧,扬眉冷笑道:“皇后面见长辈,不恭敬以待,也是失礼。”

  皇后面色沉郁,站起身:“太妃不请自来,所为何事?”

  殷华大步上前,与之对视:“董熏,我为什来这儿你自己清楚。想让我死,你大可以皇后的身份赐一壶鸩酒,拐弯抹角地使绊子算什么本事?”

  心中的算计这么被戳破,皇后面子上挂不住:“太妃莫要胡言……”

  “我不喜欢太多的弯弯道道,有什么话不妨今日一次说出口。怎么,不敢吗?”

  “你……”

  “什么事?”温润中隐含愠怒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回首,但见来者着五爪龙袍,气度威严。

  “陛下。”皇后忙福身行礼,而殷华冷冷地站于一旁。

  “怎么回事?”皇帝又问了一遍,他不过二十六岁,容色如玉。

  皇帝一出现,皇后的神情便软了下来:“臣妾与太妃似有误会……”

  殷华一声冷笑打断了她。

  苏乔代殷华开口:“绮楼近来的炭常被克扣,冬夜寒冷难耐,故来找皇后问问。”

  皇后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皇帝淡淡瞥了她一眼,目光便是无形的利刃。他也不向皇后问什么,直接对殷华揖身,道:“太妃受委屈了,以后,朕会命身边的亲信宦官负责绮楼物资的供给,必不会使小人有机会怠慢太妃。”

  殷华没有看皇帝,径自扭头离去。皇帝出现在这里后,她似乎刻意忽略了这位九五之尊。

  而皇帝始终凝视着她,注视着她消失的背影,直到皇后拽住了他的衣袖,半是娇嗔半是恼地唤他:“陛下–”

  皇帝回眸,目光一片冰凉。他将皇后攥住他衣袖的手指一根根掰开,道:“都做几年的皇后了,还这样不知规矩!”

  怒意使皇后面容扭曲:“臣妾哪里不知规矩了?陛下少有来探望臣妾的时候,今日好容易踏足中宫,竟对臣妾出言训斥!”

  “你虽是皇后,可在先帝遗妃面前也是晚辈。我朝重孝道,你作为皇后,更该以身作则。”皇帝将衣袖扯出,面无表情地离开,再未看皇后一眼。

  皇后张口想要说什么,却没能发声。她在皇帝走后劈手砸了手边所有的摆设,冷笑道:“晚辈?笑话!”

  三

  “皇后对主子敌意颇深。”回绮楼的路上,苏乔有意无意地感慨一声。

  如果还在先帝一朝,殷华夫人在宫中树敌多倒还是正常事,可如今她是太妃,按理来说已远离六宫是非,皇后却仍视她为眼中钉,让人不解。

  她一路上走得颇急,积雪在她脚下嘎吱嘎吱地响,闻言,她轻哼了一声:“因为我模样比她好咯!”

  这个答案让人啼笑皆非,而后他细细一想,却又不失道理。殷华虽担了长辈的名头,可实际上甚至比皇帝还要小些。她虽不再是艳绝后宫的妖妃,可多年来以色侍人造就的魅已融入她的一颦一笑中,她仍倾国倾城。

  有这样一个女人在宫中,皇后怎能不时刻小心提防?

  他听到了细微的脚步声,睁开眼。

  此时已经很晚了,殷华必定已经睡了。

  他从床上坐起,无声无息地上楼,果然看到了一抹不属于这里的黑影。他尾随着那人上到了第三楼,殷华就住在这儿。

  他可以猜到这人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却没有即刻上前。正在他犹豫之时,那人猛地扑上去抱起了睡梦中的殷华,而后一脚踹开窗将她抛了出去–

  在身子腾空的那瞬间,殷华惊醒,在生死攸关之际,她本能地抓住了窗棂,艰难地吊在了三层高楼上。

  绮楼从前是囚禁犯罪宫嫔的地方,常有受不了幽禁之苦的女子从三楼窗口纵身跃下,虽不至于粉身碎骨,但落地后距死也不远了,要么死于失血过多,要么–在这样冷的雪夜,被冻死也是有可能的。

  殷华的命,取决于她的纤纤十指。

  那人狞笑着去掰她的手指,为了欣赏她的恐惧,所以动作很慢,于是,她反倒攥住了他的手腕,死也不松。

  这人急了,或许,先前他是为了掩人耳目地杀人,所以用抛杀试图伪造出她自尽的假象,可此时他顾不了许多,凶性大发,拔出靴中的刀,对着殷华的手腕就砍过去。

  刀不甚锋利,却足以伤到骨头。

  然而,殷华在剧痛之下仍不松手,血滑落,滴在她的眼旁,她大口大口地喘气,眼看着刺客的第二刀又砍了过来–

  她不怕吗?藏身暗处的他忍不住想,她执着地想要活下去,是因为不甘心顺从地死去吗?

  刀停住,持刀的刺客忽然晃了几晃,短刀擦着殷华的身子险险坠落,几乎同时,有一只手伸来捉住了殷华的胳膊,刺客颓然倒地。

  “苏乔!”

  “奴睡时听见了古怪的声响,便上来察看。”他将殷华拽上来,满脸劫后余生的庆幸,“还好奴赶上了。”

  殷华一张脸煞白,显然惊魂未定。

  他找来伤药为她止血:“方才主子为什么不高声呼救?虽然附近没有人烟,但奴可以上来救主子。”

  她摇摇头,道:“我下意识便不想唤你。那人显然会武,我不敢让你冒险。”

  他错愕,瞥了一眼地上昏死过去的刺客,轻笑道:“奴命贱,为主而死义不容辞,何况这人也好对付,我用瓶子敲一下他就昏了。”

  她皱眉道:“什么命贱命贵!我的命是命,你的命也是命,咱们都是一样的人。你陪了我这么些年,我早当你是我弟弟了。”

  他为她包扎的手颤了颤,这样的话,他从不曾听人说过。

  她垂下眼,神色略有几分黯然:“我眼下能活一日是一日。太后想杀我,皇后也想杀我,若哪日我死了,苏乔,你就替我活下去。若你因受牵连也死了–”她抿抿唇,而后继续道,“我下地狱再偿还你。”

  “主子别胡说。”他道。

  “我也希望我这只是胡说。我当然不想死,她们要我死,我就偏要活下来,偏要!”她笑着道,语气却恶狠狠的,他没有见过谁可以一面笑一面咬牙切齿地说话。

  “主子自先帝驾崩后便隐居不出,她们为什么还不放过主子?”他心中有疑惑,便借着这一声感慨来试探。

  “不知道!”她没好气地答道,“先帝才驾崩时,太后就急着送我鸩酒……”结局自然是她没死,但她是怎样活下来的,她却不说了。

  之后,两人各自静默。苏乔为她包好了伤口,寻了一根绳子将刺客绑好,以防他醒来再伤人。

  殷华默默地看着他做这一切,忽然道:“先帝在时,是太后一手扶持我成为夫人,我一直对太后忠心耿耿,可你知道她为何在先帝一死就容不下我吗?”

  无非是鸟尽弓藏,他在心里如是回答,嘴上说的却是:“无论如何,奴总在主子身侧。”

  她没做什么表示,只是又问:“你猜这个人是太后派来的,还是皇后派来的?”

  “奴不知。”他俯身将麻绳系紧。

  她撇嘴道:“这人必然是皇后派来的。”

  “为什么?”

  “第一,他太笨。太后比皇后聪明,手下的人也不该如此蠢。”

  他不动了,因为脖颈处感到了一丝冰凉–一支尖利的簪子抵住了他的咽喉。

  “第二,太后派来的人就是你。”

  他笑笑道:“你怎么发现的?”

  “你几乎没有破绽,可是,苏乔没你这么会包扎伤口。”她说,“苏乔做了我身边多年的管事,这活,他不会。”

  他看了一眼握住簪子的那只手,问:“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呢?”

  “因为我有问题要问你。”簪子逼近几分,她声音有些发颤,“真正的苏乔在哪儿?”

  “不过是一个宦官,值得你亲口一问?”

  “我说了,那是如我弟弟一般的人!他陪了我那么……那么多年……”她话语中有几分哽咽。既然太后的刺客能顶替苏乔出现在这儿,那说明真正的苏乔已经不在了,她该猜到的。

  “既愚蠢又奇怪的女人。”他轻轻说。

  在她反应过来之前,他轻易夺去了她作为武器的发簪,而后跃上窗,最后回望一眼后便纵身跳下–

  她跌跌撞撞地冲到窗口去望,可窗外了无人影,唯有雀鸟鸣啼,雪落无声。

  一切就如同梦一样。

  四

  天未破晓,四更时分,宁寿宫中的太后已然晨起梳妆。天底下最尊贵的女人,人前无时无刻都须雍容华贵。

  描金绣凤的广袖华服换上,珠翠堆满发髻,粉黛精心描画在苍老的面容上,勾勒出迟暮的华贵。

  忽然有叩窗声响起,不多不少,正好三下。

  太后悠悠道:“进来。”

  窗开,有人翻窗而入。

  太后看着镜中的人,笑了笑,道:“都多大的人了,还是这么不懂规矩。”

  来者叹了一口气,竟跪了下去:“连琤失利,请太后责罚。”

  她回首看了他一眼:“将脸洗洗吧。”

  侍女捧来了盛着热水的铜盆与巾帕,他接过,经水洗之后再抬起脸时,是一张俊秀年轻的面容。宦官苏乔被水洗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利落明朗的少年。

  “你的易容术举世无双,却也有露破绽的时候。”

  他舔了舔唇,道:“那女人太精明。”

  “在深宫中摸爬滚打多年的女人,没有不精明的。”

  “太后,我不明白。”他仰起头,看着那尊贵无比的女人,“太后想要谁的命,直接杀了不就好了,为何非要让我伪装成宦官去找机会让她死于意外?”

  “连琤,你自己想想。”太后笑容温和。

  他思忖片刻,道:“因为–她好歹是太妃,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是啊,因为她是先帝的女人。”太后缓缓颔首。

  然而,还有一个理由,她不愿,也不能说出口。很多年前,曾有一个少年跪在她面前恳求,少年说:母后,放过她……

  “连琤,来日方长。”她站起,一步步走近他,捧起他的脸,指尖蔻丹鲜红如血,“你是哀家最器重的暗卫,是哀家最锋利的一把刀,哀家信你能找到机会,杀了她!”

  五

  冬去春来之际,有流言随新芽一同滋生,随柳絮一同飘遍宫闱。

  那流言说的是,绮楼的太妃与当今天子有私情。起初还只是有人说曾见天子夜访绮楼,到最后越传越不堪,一发不可收。

  宁寿宫内的太后听到这样的言论是在一个清晨。侍女摘来了带薄露的芍药供她赏玩,等宦官将流言的内容一字不落地说完后,那朵芍药在她掌心被掐成了碎片。

  “去请皇后。”她说。

  皇后踏进大殿的同时,太后将身边的侍女都屏退了。她看了一眼自己年轻的侄女,在开口之前首先便是一个耳光甩了过去。

  “是你?”

  皇后生生受了一巴掌,也不隐瞒:“是臣妾。”

  “将绮楼那位与皇帝的旧事捅出,伤的是皇帝的名誉!”

  “可若不及时扼杀,伤的就不只是名誉!”皇后毫不示弱,她定定地看着太后,道,“姑母,昔年陛下对那女人的迷恋你我都看得清楚,那人就是妖姬祸水,留着是个隐患。若她活着,谁知陛下会不会有一日……”

  “你将流言放出,就是为了逼哀家尽早杀了她?”

  “是。”

  “你怎知哀家就不想杀她?”太后声音陡然变得凌厉,“昔年她是哀家一手栽培的棋子,有多少隐私、秘密都在她手上握着,皇帝这些年又始终对她念念不忘,哀家怎会不想杀了她?”

  “那她为什么还活着?”

  太后目光阴冷:“是啊,哀家也想知道她为什么还活着!”

  六

  她仍穿着那件被洗旧了的暗红的华服,红衣和她披散着的长发一起衬得她面容苍白,苍白如此夜的月光。

  也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坛酒,她坐在庭院的井沿上,仰头豪迈地灌醉自己,口中含混不清地哼着往昔时兴的小调。

  忽然,她朝树影阴暗处举了举酒坛,道:“我说,你一连六夜都往我这儿跑,累吗?要不要喝口酒?”

  有人影从树中跃下,落地轻盈。那是个黑衣少年,半边脸覆着铁制面具,他道:“你还真不是一般的敏锐。”

  “从前我是教坊司的舞女,我的师父告诉我,舞者最重要的不是轻盈,不是柔韧,而是耳聪目明。”她有些得意,又饮了一口酒,而后继续道,“你知道吗?从前,我能在七个分别相距几尺远的桩子上翩跹起舞,他们都赞我跃起时轻灵如燕。”

  他没说话,殷华夫人一舞倾城的名头他是听说过的。

  “你一连来了六日都没杀我,今夜是终于下定决心要动手了吗?”她问。

  他点点头。

  “那你来吧,反正苏乔也死了,我一个人在这儿怪无聊的。”她从井沿上跳了下来,在月光下踮着脚转了个圈,她没有穿鞋,行动间灵巧如十二三岁的女孩,“不过我有个请求,我想最后跳一支舞。听说过《夜游春》吗?”

  他听说过,那是殷华夫人跳得最美的一支舞,她当年便是凭《夜游春》惊艳了先帝,由舞女一跃而成为妃嫔。

  “会唱曲吗?”她问。

  他依旧不语。

  “算了,料想你也不会。”她也不要伴奏,直接旋到月华最浓的地方便开始了。

  这支舞甫一开场便明快激烈,他只看得红裙飞扬,恍惚间似是眼前有嫣红的牡丹迎风怒放。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好人哪……”他依稀听到她开口,在振袖展臂时,她叹息,在翩然飞旋时,她轻声说,“很多年前我就在想,我的报应什么时候会来。”她说这些,似乎只是自语自言,并不在意有谁能听到,“你知道吗?我手里有很多条人命,宠冠后宫哪里是什么容易的事?我杀了很多人,有时是为了当年的皇后,有时是为了自己,不知到了地府,我要受怎样的酷刑。”

  她舞步渐缓,动作渐柔,此时,这支舞舞到了一半。仿佛时光凝滞,月华将她一点点地冻住,舞中似是藏着一种别样的哀伤,令人想要流泪。

  不,这不是《夜游春》。他明白了。

  《夜游春》说的是春夜百花齐绽,而她将《夜游春》倒过来舞,先是花绽,花绽之后……即是凋零。

  她在用这支舞,向人世做最后的告别。

  收尾时,她最后一个动作是翩然旋落倒伏在地,红裙铺展如一瓣落英。

  他不知何时站到了她的身后。

  “我姓朱,本名嫣。”她开口道,“杀人前记住我的姓名吧,殷华只是我的封号。”

  “先帝很喜欢你?”

  “他爱我的皮相。”她坐起,背对着他,不紧不慢地打理长发。

  “那陛下呢?”

  她愣了一下,良久后答道:“在被太后选中献给先帝之前,我与他,本是恋人。”

  “原来流言是真的。”

  “半真半假吧。我与他是有旧情,可是我们断了很多年了。”

  “如果我带你离开皇宫,你会舍不得他吗?”

  “什么?”她愕然回首。

  “你先回答我问题。”他说着,带着几分少年特有的固执。

  她慢慢将头转回去,许久后苍凉一笑:“我不知道。”

  “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该忘了,不是吗?”

  她缄默片刻,而后道:“你说得对–”她顿了一下,又道,“可是,你怎么带我离开呢?真傻啊!”

  然而,待她回头,身后已没了他的身影。

  “这可是天底下最坚固的囚笼啊!”她幽幽叹息,饮尽了残酒。

  七

  “我以为,你会为哀家带来她的人头。”

  “我不能杀她。”连琤跪下。

  “为何?”太后压抑着怒意开口道。

  “为了陛下。”

  “皇帝?”

  连琤一口气将话说完:“眼下流言四起,若朱太妃在此时没了,无论是意外还是刺杀,在旁观者眼中都是帝王家欲盖弥彰。若朱太妃死,他们只会更加肯定太妃与陛下之间不清白。”

  “那你认为,应当如何?”太后一步步走近,灯烛拉长了她的影子。

  “以替先帝祈福之名将太妃送去皇庙,日子久了,人们自然也就淡忘了。”

  太后缄默,忽然笑了一声:“很好的主意啊!连琤–”她猛地抓住他的头发,迫使他看着她的眼睛,“你喜欢她?”

  在历经五十余年人世风雨的太后面前,所有的欺瞒都无用,他抿紧了唇,保持缄默。

  “殷华可真是一个了不得的女人!”太后柔声感慨,“先帝视她如宝,我儿眷恋于她,如今她竟还让哀家的刀,动了心!”

  一场无声的对峙,太后瞪着连琤,而连琤目光没有闪躲。

  “不过,哀家会考虑你的话。”她终是松开了手。

  四月,春暮,太妃朱氏出宫的一切都被低调地打点完毕。

  殷华静默着看着宫女在绮楼内进进出出替她收拾行装,车马已备好,明日她便要走了,去皇寺,离开皇宫后,就是新的天地了。

  这算是逃出生天了吗?

  她想起那夜少年刺客向她说的话,他说他会带她走,现在她竟真的要离开皇宫了,那他呢?

  这几夜,她总觉得似乎有人来找她,可当她要寻觅时,却往往怅然无所得。

  “陛下想见太妃。”宦官在她身后冷不丁地开口,她回头,认出是他皇帝身边的亲信。

  “我不想见他!”她冷冷道。

  “杏园,最后道别。”宦官补充道。

  八

  入夜后,他来到绮楼,这里却是空无一人。

  不,有人,不止一个。

  袖中藏着的剑滑入手中,他道:“出来吧。”

  数十人凭空出现,皆是他熟悉的面容。

  他们都是太后的暗卫,是与他一同受训、一同长大的兄弟姊妹。

  “太后料得没错,连琤你果然来了。”最年长的女子开口道。

  “因为我了解太后,她想杀的人,她不会轻易放过。”

  “其实太后很照顾你了。”女子说,“为了怕你伤心,她甚至愿意假装妥协。毕竟,你是最利的刀,她很看重你。你早猜到太后会杀她,所以,这些日子你每夜都要来绮楼护在她身边。可惜,没用了,她注定会死。”

  “她在哪儿?”

  “我不能说。”

  “连袂!”他看着女子,眼神中渐渐染上了几分乞求,“长姊……”

  连袂神情有一丝触动,她叹息道:“她在杏园,陛下要杀她。”

  “陛下?”

  “一个女人,如果陛下得不到,那么他宁愿她死在自己怀里,也不能让她离开。这便是帝王的心思。”

  他将剑抽出鞘。

  “来不及了。”连袂后退一步,数十人的包围有条不紊地形成,“你要和我们动手吗?”

  “我们都是孤儿,太后如同我们的母亲,你们如同我的手足–”他举起剑,剑锋指向杏园所在的方向,“所以,请原谅。”

  九

  “共饮一杯可乎?”羽觞盛美酒,被递到她面前。

  她将酒杯推开,直视男子的眼眸:“陛下,我要走了。”

  “记得吗?我们在这里初遇。”皇帝轻声说。

  “陛下提这些,早就没意义了。”她神情漠然。

  “可你还是来了。”

  “这是最后的道别。”她说,“我们缘尽于很多年前,直到现在才有一场正式的道别。”

  “果真要走?”

  她笑道:“我能不走吗?”

  “朕是皇帝,朕可以……”

  “陛下不能罔顾人伦。”她截断他的话,神态有一丝凄然,“在当年我被太后带走时,陛下在哪儿?”

  他神情略黯然:“如若现在……”

  “来不及了。”

  他垂下眼眸,将酒杯举到她面前,道:“既然如此,以酒道别吧。”

  他的手有些颤,然而她并未察觉。

  就在她接过羽觞欲饮之时,一颗石子呼啸而来将酒杯打翻,接着,她看见了刀光,如雪一般惨白,如星光一般明亮,破开夜色,向这里袭来。

  “有刺客!”四面八方的侍卫惊呼,扑上去与那人厮杀。

  皇帝没有动,她于是也不动,远远地看着,只能看清那人似乎浑身是血。她并不认识那人,心中却莫名涌起了一种奇怪的忧虑。

  其实她无须担忧,那刺客虽似是受了伤,武功却不弱,在她晃神之时,他已扑了过来。

  她意识到了刺客是会杀人的,本能地感觉到了害怕,于是攥紧了皇帝的衣袖,而奇怪的是,皇帝没有丝毫闪避的意思,直直地盯着刺客的剑。

  皇帝看得出刺客是冲他来的,可对于死亡,他竟隐隐有些期待。他想,无论殷华是离去还是死去,他都会心痛如绞,那么如果他死了,她会不会为他难过?

  利剑没入胸口,然而并未贯穿心脏,最后关头,竟是女子以纤纤十指死死抓住了剑刃,试图阻住剑势。

  “阿嫣……”他难以置信地扭头。

  同时感到惊讶的还有那个刺客,他看着殷华,而殷华并不能懂他的眼神为何那般复杂。

  而在这一愣的时间里,先前被重伤的连袂等人终于赶到。一枚飞箭被甩出,在夜空中划过一道凄然的弧,命中他的心脏。

  他和皇帝一起缓缓倒了下去。

  双手鲜血淋淋的殷华跌坐在地,方才……方才她为什么要救皇帝?

  或许,只是因为她想起三年前先帝驾崩后太后逼她喝鸩酒时,是才登基的皇帝挡在了她面前。她想,她终究是欠了皇帝一条命,不将这条命还上,她没有办法心安理得地出宫。

  她感觉到有灼灼的目光盯着她,她偏头,看清了刺客年轻的脸庞。

  好熟悉的眉眼。她想着,竟忘了恐惧,向刺客伸出了手。

  如果她在绮楼的某个夜晚曾摘下那个看她起舞的少年的面具,她就会发现,那承诺带她走的少年有着和眼前刺客一样的面容。

  在她沾血的手指触上他的眉梢时,他双唇微动,似乎要说什么,却什么也没出口,安静地合上了眼。

  终

  重伤的皇帝终归还是没能活下去,倾太医院之力,亦无力回天。

  在死前,他从昏迷中醒了一次,为的是求太后放过殷华,直到太后含泪应下,他才放心闭眼,然后再也没醒来。

  之后,殷华夫人彻底被忘在了皇宫北苑那一座小小的绮楼,再没有人想让她死,也再没有人去见她。

  她也不离开绮楼,任时光侵蚀容颜、斑驳鬓发,只是依旧每日守在窗前,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后来,她在日复一日的蹉跎中模糊了时间。她不知道她还有多长的岁月要等待,她有时会想,或许,孤独老死才是她的命。

  偶尔她会做一些混乱的梦,梦里一会儿是少年说要带她走,一会儿是倒在血泊中的陌生人。这样的梦做多了,她神志逐渐混乱,慢慢地混淆了梦与现实,开始疑心过往的岁月都是梦一场。她忘了自己是谁,只是一睁眼醒来,就发现自己很老了。

  文/璇央

赞 (105)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30.24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