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叶拂我衣

  • 下載PDF繁體中文雜誌
  •   作者有话说:

      我写这篇故事的时候,很喜欢男主叫宋徽“徽姐姐”,好像年少时的莽撞恋慕都深藏在这一声里。他心底喜欢的是那个人,最后却选择了对自己好的人。即使他们能逃脱一切,如果脾性不相投,可能最后也还是熬不过。最后,我希望大家能喜欢这个故事。

      他小时候同她弟弟争,长大了同她夫君争,只是盼着,盼着她能亲口道他一句好。

      一

      嘉定十一年,大陈先帝崩殂。先帝病重时,朝政混乱,闻讯而来的岐王陈权携军入帝都控制朝政,斩杀了怀有异心的兄长襄王。

      数年来经受关外苦寒历练的岐王陈权,此刻已是皇室中最后的嫡系血脉。

      相随陈权多年的部下皆知他用法严苛,刻薄寡情,偏偏对夫人用情极专,每每战事起末,必要书信一封寄予夫人,让她勿为挂念。

      此时,军队一入帝都,陈权便将夫人接过来,仪仗盛大俨然如皇后般隆重风光。他亲自迎接,面上是难得的温和笑意。

      沿道百姓偷偷抬眼瞧去,只见那夫人果真是容色无双,面如暖玉、睫毛轻颤,令春光失色,她眸间的笑意在她看到陈权后倏然生动了些,恩爱更胜寻常人家。

      果真是天下最有福气的女子–陈国嫡系公主宋幼颐,自幼相伴陈权左右,在边地寒来暑往随陈权出生入死,明明是最娇贵的姑娘,却从无怨言。

      正是因为如此,她落下了寒疾的病根,一延再延,沉珂难愈。百姓却想,日后经陈权悉心照料,这病不日便可大好了。

      宋幼颐在陈权耳旁细语几句:“阿权既已入主帝都,称帝是众望所归,为何迟迟不登基呢?”

      陈权收敛神情沉默不语,他道:“你随我来。”

      肃穆的大殿再无往日明珠缀饰,宫门半开,仿佛暗淡了几分,飘舞的白幔还未除下,一片死寂中,那姑娘跪在大殿中央,一身孝服身形单薄。

      她仿佛察觉到了背后的脚步声,转首,素净的容颜上眼眸无神地望着来人。这是大陈先帝的皇后宋徽,昔年与宋幼颐同为宋国王室嫡系女儿。

      宋幼颐惊呼一声“长姐”,忙上前将她扶起,看到她腹部微微隆起,知道这里面是先帝的孩子。

      陈权淡淡道:“你瞧见了,皇后娘娘怀有皇兄之子,论起来,倒是该由这个孩子继承帝位。”

      “胎儿尚在腹中,你怎知是男是女?”宋幼颐低声询问,话语一转,“况且孩子幼小,不管是百姓还是朝臣,大多是支持你登基的。”

      “可是我不能这样。”陈权颔首望着别处阴影,嘴角微翘,“我若登基,她和腹中的孩子必然为人所忌惮,欲除之而后快,那时她将处在何等凶险的境况?”

      宋幼颐气得一股郁结之气涌上心头,咳嗽数下后语气转柔,眼眸含泪望着他:“阿权啊阿权,你可以再等,可我患了这样的麻烦病,不知等不等得到了。”

      陈权良久不语,宋幼颐心下了然。虽然陈权自娶她后事事没有拂过她的心意,可是他生性执拗,更何况这次是关乎那个人的事。

      数刻后,陈权第一次罔顾宋幼颐。他面色淡漠如旧,语气好像毫不关心:“娘娘可安心在宫中养胎,若生下皇兄的嫡长子,自然即日便进行登基大典。”

      果然是这样!殿外春光正好,宋幼颐却只觉得血液都凉透了,耳畔仿佛又响起数年前年少的陈权顽劣地倒挂在屋檐下,垂着大半个身子,嘻嘻笑着朝长姐宋徽喊那一声:“徽姐姐!”

      他总是这样,不会连一条活路都不留给他的徽姐姐。

      【二】

      陈权入帝都后只字不提登基一事,只是暂任监朝的摄政王,时常记起年少时人微言轻、在宋国为质子时吃的苦头。

      天定十二年岁末,尚不满十三岁的陈权被送至宋国边境,刚输了一仗的父王鬓发苍白,陈权雀跃着正要扑入父亲的怀抱中时,却被他交给了宋国的使臣。

      父王膝下有十六子,偏偏舍弃了陈权一人。从此,他开始了漫长的在宋国为质的日子。

      开春之时,宋王庭的四皇子宋昭把玩着御赐的宝弓,故意射穿了陈权的袖袍,那块布料堪堪飘落下来。陈权恼怒至极,一张脸涨得通红。

      两个少年立刻打了个赌–倘若那箭射不准陈权,宋昭便得乖乖将弓双手奉上;若是射准了,陈权必受重伤。

      宋昭生得粗犷,正有一身蛮力,他挽弓搭箭,箭嗖地一下乘风射向陈权面门。方才一箭陈权已估准了宋昭的力道,他眯了眼就要伸手顺着箭的势头,以精准、轻巧的力道将那箭稳稳握在掌中。

      这一下本是十拿九稳的,不想一道清丽的声音响起:“阿弟在此处胡闹什么?”

      他一惊,手上力道减弱,整个瘦小的身躯就被箭劲带出去,脚一滑便落到了碧绿的湖水中。

      他湿淋淋地从水里出来的时候,瞧见一顶青蓬轿辇,碧色轻纱微扬,恰巧遮住了辇中姑娘的面容。但听她声音稚软,却字字透着教导、训诫之意:“父王将此弓赐予你时说的是克己恭谨、省身慎行,望你戒去焦躁的心性。今日你因一时意气与人定下赌约,将弓输去了,岂不是连父王的督导也辜负了?”

      宋昭红着脸嗫嚅了半晌,而后道:“那我……我不将弓给他便是了。”

      轿中人的言辞却陡然严厉起来:“既然输了,便要依照赌约将弓奉上,怎可做此等出尔反尔可耻之事?”

      和风吹将过来,撩起轻纱一角,陈权望见了轿中姑娘的面容–春光在她脸上仿佛骤然明媚起来,宛如上品羊脂膏玉的容色,花枝暗影斜移在她左颊,春日与秋夜就这样恰到好处地融在她周身。

      那是十六岁的宋徽,王庭中礼仪举止最为规范的姑娘。

      方才她说那番话时,一眼也没有朝水中的陈权望去,她只是为了训诫弟弟宋昭,全然没有对陈权的相护之意。

      陈权明明置身于春寒未消的池水中,却觉得胸膛一片炽热。

      陈权那日赢了弓,却不料宫宴之时,帝王命宋昭射箭献艺,宋昭怎么也拿不出那柄良弓。他闷闷地撇着嘴,禁不住母后再三询问,终是将赌约一事吐露出来。

      闻言,帝王震怒,命几名侍卫冲进了陈权的寝殿,将他捆绑出来。陈权心底隐隐有惧意,面上却半点不显出来。

      那柄弓乃宋国君主昔年挥戈战场时极为珍视的良弓,是亲赐给最心爱的儿子宋昭的,众人皆不知帝王一怒下会如何处置这个陈国质子。

      宋徽原是漠然地望着熙熙攘攘的席间,瞥见了那被按伏在地上的少年。

      她原是不记得的,可是听人提及弓的事,便恍然大悟他就是以手接了宋昭一箭的人。这一刻知道那少年有性命之忧,她突然离席缓步上前,众人诧异地望着这个素日以端庄著称的王女抬起手腕,薄削的手掌带着凌厉的风挥向陈权的脸颊。

      清脆的一声响后,火烧感与疼痛感蔓延至耳根,陈权僵直地站着,屈辱、不甘、悲愤、委屈一齐涌上心头–这个姑娘,仗着她高贵的出身,在众目睽睽之下打了他的脸!

      陈权终究年少,眼眶一红却强忍着泪意。宋徽一反平日常态,低声斥道:“还不快滚!”

      陈权以袖掩面跌跌撞撞地跑出大殿,帝王却心知宋徽是拼着受责的风险放了他。

      【三】

      陈权后来得知宋徽一向鲜少出寝宫,目下无尘、脾性古怪,少有人与她亲近。那日在殿中她当众打他,他心灰意冷了一段日子,想着是不是自己哪里得罪了她。他从前被父兄说是个执拗得如一头犟牛的人,此刻却怎么也没法恨宋徽。

      他想,他若是得罪了宋徽,便该早日赔罪化解才是。

      那日,天光微弱,晨雾弥漫,陈权闲适地枕臂横卧在宋徽寝殿的屋檐上,怀里拥着一只大黄猫。他捉了猫便在屋檐上候了整整一夜,总是闭不上眼。

      他最先等来的却是一个娇憨、秀美的小姑娘,她黑溜溜的眸子一眨不眨地望着陈权,那是宋徽的胞妹,年幼的宋幼颐。

      陈权面露笑意,以指竖在唇间,示意她不要出声。

      宫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陈权突然倒挂在了屋檐上。他脚勾得稳当,将那大黄猫捧到宋徽面前,是少年拙劣的讨人喜欢的方式。

      他面色通红,不知如何唤她,于是也依着宋昭的叫法响亮而憨厚地唤道:“徽姐姐!”

      他眉眼弯弯的,说:“姐姐先前打我时,袖底当风,恰巧让我瞧见了那绣好的黄猫。我想,宫人是断不会绣这些的,那定是姐姐亲自绣上去的,姐姐恐怕喜欢黄猫。”

      宋幼颐眼眸一亮,这个奇怪的小哥哥在屋檐上苦等一夜竟只是给长姐送猫儿,且不论姐姐喜不喜欢,她是很高兴的。

      宋徽回过神来,面上顿时一片潮红,只是这红晕异常,两颊竟然起了疹子。一旁的侍女斥责道:“王女不能碰猫儿的!她素来对这些毛物过敏!”

      宋徽匆忙掩面,疹子起得严重,这下,临近的花朝节定是不能去了。她垂眸,声音里带着捉摸不透情绪:“当日父王怒气盛重,你轻则受杖打数十下,重则性命难保,我当日只想解了你的围,平息父王的怒气。你可是还记恨那日我当众打了你?”

      “我没有。”陈权愣神道。他颤抖着嘴唇几欲辩解,他只是怕徽姐姐生气,想讨她欢喜而已。

      他难受得紧,耳畔仿佛是宋徽的那声叹息,心底因为自己的粗笨将自己怪了千遍万遍。

      【四】

      宋徽因出疹子错过了花朝节,阖宫品阶为上的女眷都伴驾出宫随行,余她独自养在寝宫中。

      那时正值陈国襄王来访。他是陈权的兄长,好色,在宋国居住时日一久,对宋徽起了觊觎之心。那一夜,他趁醉于凤泉偏殿拉住了宋徽袖袍,两人拉扯间不慎碰落蜡烛。

      火势迅速蔓延至中庭,宋徽被围困在滚滚浓烟中动弹不得。宫人急欲施水,在火围外踌躇不得进,却听一声马嘶,但见一人翻身下马,满目通红。

      陈权本已出宫,此刻该在十里之外的浔山上,却不知如何这样快便赶回了宫中。

      陈权冲进去,遍寻未果,最终在那枯井旁找到昏厥的宋徽。她双眸微睁,虚弱道:“你这么硬闯进来,不顾性命了吗?”

      “我不是不知好歹的。徽姐姐那日救我,阿权总要报答这个恩情。”他抱起她,脚下生风,臂弯安实。

      “我从前养过黄猫,也很喜欢黄猫,只是后来得了敏症,就将它送走了。”她无端端说起这话,一只玉手却不知何时伸至他背后,为他挡去火舌噬卷。

      陈权感到背后一阵清凉,脊背一紧,笑道:“今日之事徽姐姐不用记着,我天生命硬,遭万人嫌弃,不怕火也不怕水。”

      后来,陈权一入京便以权谋私立斩了襄王,不过是报了今日他对徽姐姐的轻薄之仇。

      陈权救她那夜,浑身多处被灼伤,尔后一直在偏房养伤,不多走动,伤势最严重的时候,一日都昏沉沉的,可是宋徽一次也没有来探望过他。他想,那夜她伸手为他遮挡,恐怕都是他的错觉。徽姐姐果然还是这样心狠冷漠的。

      暮春时节,他伤口被牵动,浑身疼痛难耐,他却紧闭双眼,怎么也醒不过来。他昏迷之际,听到窗外有玉质钗环轻轻敲击青壁的声音,一下下和着柔缓的韵律,仿佛是支不知名的曲子,清脆入耳,令人只觉畅快。

      约莫过了半日,陈权浑身燥热渐渐消退。他眼睛睁开一线,望见大白的天光下,一个着鹅黄色襦裙的姑娘坐在窗台上,手里拿着一根玉簪,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

      他以为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姑娘,急忙攥住她的袖袍,轻声笑道:“我方才做了噩梦,梦见那夜我们没能从火里逃出来。你知不知道那时我在想什么?我想着,纵使我此刻死了,好歹是和我心上的姑娘死在一起,总不至一人孤零零的,好不寥落。”

      陈权抬首,眼底渐渐清明,他瞧见宋幼颐停下手中的动作,抿起红唇朝他柔柔一笑。

      不是徽姐姐。陈权心底的欢喜之情消减了大半,心意懒怠至极。

      后来,他一直再难见到宋徽,倒是宋幼颐常常至他的偏殿。

      那是个很不一样的姑娘。宋幼颐平易近人好说话,讨人喜欢,陈权偶尔状似无意地向她问及宋徽近日状况。

      直到那一日,宋幼颐来得晚,她兴高采烈地向他道:“徽姐姐即日便要出嫁了!”

      宋徽将嫁之人是陈国的大皇子陈寅,他生得俊美儒雅。那是陈权的兄长,此次他们来不是为了接陈权回家,而是娶走他仰慕的姑娘。

      陈权顿时觉得五脏六腑都纠结在一处,手指颤抖,连茶盏也握不稳,却笑道:“不是那襄王便好。”

      【五】

      陈权只是个被囚于敌国的质子,自由尚不可得,遑论喜欢一个人。

      在宋徽临嫁前的一夜,他头一回那样胆大放肆地拉住了她的手。宋徽皱眉抽出手,陈权眼眸熠熠生辉,背后霞光波云壮阔。他道:“知道徽姐姐即日远嫁,权弟除了这条性命之外一无所有。”

      他面有赧颜:“这份贺礼暂且欠下,日后姐姐再提及,阿权无不应许。”

      “权弟,”宋徽忍不住出声,“我已向父王和你兄长提及,在我出嫁之时将你也一并带回陈国,你日后便是自由之身了。”

      他微微愣神,这明明是多年来他希冀的事,此刻心愿得以达成,却有苦涩的泪水滑落。他咬牙笑着答应了。

      宋徽的马队行进时是十一月份,路经宋国边境一座险峻的雪峰时,马队暂作休憩,陈权随大皇子登峰捕猎。

      数年来,这是陈权第一次见到兄长陈寅,他身姿俊逸,红披风猎猎作响,极为精神。

      陈权行马在先,倏然马身一矮,他摔将下来,滚落在地–原是马腿上吃了一箭。

      陈寅举弓缓缓对准陈权的胸口,他眸色冷厉,周身的贵气迫人,睥睨着陈权:“你同宋徽是什么干系?”

      陈权抬首迎上他的目光,愣了片刻后轻笑道:“徽姐姐吗?她是我的徽姐姐。”

      陈寅此刻怒气已经堆积在心头,宋徽跪伏在大殿上向他求情的模样浮现在眼前–长裙委地、眉眼清冷,看起来傲气难驯的姑娘,却执着地为了那个卑贱的庶弟求情。陈寅一向懂得隐忍自己的情绪,面上假意温言答应了宋徽的请求,心底却杀机早起。

      陈寅自小房中侍妾娇美多情,他懂得宋徽言及陈权时眼底柔柔的不知名的情绪,再加上襄王添油加醋的述说,便断定陈权和宋徽之间有私情。

      “徽姐姐?那是什么有趣的称呼吗?阿权,你若是从小长在我近旁,”陈寅面无表情地拉满了弓,箭嗖地射出,他继续道,“就会知道,我是一个容不得一丝瑕疵的人。”

      鲜血漫过犹自震颤的箭,陈权捂住胸口怔怔地跌退几步,扬起的大雪中他一脚踏空,摔下了青眠崖。

      他想起了徽姐姐,那是比异物刺入胸膛还要疼的感觉,是揪心揪肺的疼。

      后来,陈寅向众人昭告陈权打猎时不慎摔下了青眠崖,无人质疑,无人在意,除了宋徽。陈寅瞧见她的面容倏然从震惊变为大恸,又强压下转为深邃可怕的平静,没有一滴泪水流下,让人捉摸不定。可是陈寅知道,那个姑娘在那瞬间已经死了一次。

      陈权摔下青眠崖后侥幸未死,他费力睁开眼醒来后,发现自己是在一个姑娘单薄的背上。那是宋幼颐,她转首柔柔冲他笑。不知是怎样的不可思议,她默默咬紧牙关,一路颠簸地将他背下峰,万千艰辛险阻将这个姑娘折磨得憔悴不堪。

      陈权伤势太重,宋幼颐生平第一回忤逆父亲传唤了阖宫所有的太医。在他最难熬、最凶险的时刻,她坐在他床边守到天明,硬生生将他从阎王手中夺了回来。

      她并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样拼命地去救他,只是每每看到他对姐姐密密麻麻的心意,而姐姐铁石心肠,她便情不自禁地想,倘若陈权对她那样好,她是怎么也没办法抗拒的。

      宋幼颐的情动,却是源于陈权对另一个姑娘的喜欢。

      后来,在宋幼颐向父亲的苦苦恳求下,陈权得以在军中历练。即使所有人都知晓宋幼颐的心意,他也仿佛只是专注于军中事务一般不闻不问。

      直至那一日,宋军在北地边境与陈寅的军队交锋,陈寅诧异于他未死,下手极为狠厉。那一仗,陈权在马背上神情恍惚,被陈寅一枪挑下马,正中心口,宋军溃败。

      陈权浑身烧得滚烫,睁开眼后看到的第一个人仍是宋幼颐。他突然握住她的手笑起来:“幼颐愿不愿意嫁与我?”

      宋幼颐惊愕之下心生欢喜,只为夙愿得偿。陈权依旧嘴角带笑,心底却渐渐冷了下来。他誓要将陈寅人头摘下,心中除了仇恨,再无其他。

      次年春,宋国嫡系公主下嫁与陈权,拥有这样与大皇子陈寅无异的外戚势力,陈权即日便被先帝亲自下诏迎接回京,封号、封地、尊荣竟直追陈寅。

      【六】

      “可惜陈寅是个短命鬼,留下孤儿寡母活受罪。”陈权手持酒樽慢慢地笑道。

      后来,陈寅虽登上帝位,但没过几年便因为痨病死了,宋幼颐心下猜测此事多半与陈权扯不开关系,却从未直言问过他。

      宋徽一日日显怀,孕症明显,帝都却起了谣言,说她腹中并非陈寅之子。受此诋毁,宋徽险些怒得动了胎气。

      上元节的宫宴上,席间多有对陈权专政而感到愤懑的老臣,酒酣耳热之时愤慨言起陈寅死前那几个月的种种异状,细枝末节无不指向远在北地,势力却暗遍帝都的陈权。

      急促的马蹄声挟劲风而来,有人竟公然骑马上殿。众人惊怒之下看去,却是宋幼颐。她生平最恨人言及自己夫君的不好,傲慢地抬了下巴道:“诸位有这许多不满,我夫君进京时为何不提?我夫君监摄朝政时为何不提?偏偏在人后搬弄是非,老东西是糊涂了罢!”

      “也罢也罢,先帝已去,陈权做的事也死无对证。可是,近日帝都有谣言说娘娘腹中之子来历不正,非先帝亲生,如此严重的诽谤之词,难道不是你宋幼颐私底下叫人放出的话吗?”

      众人听得此言俱是一惊,宋徽浑身一震,面色霎时间变得惨白,难以置信地看着宋幼颐。宋幼颐眉一挑便要强行辩解,却见宋徽扶住小腹缓缓起身,气得胸口一起一伏。她眸中满是失望,冷声道:“把她和她骑的那匹畜生拖出去,无我诏不得踏入宫中”

      宋幼颐委屈至极,当夜寒疾复发,病势加重。陈权道她是在宴席上受了气,便命随行护卫军候在宫门口。此等悖逆之举让众人惴惴不安,众臣心想他恐怕是终于按捺不住了。

      纷乱的兵戈声至天明时才散去,陈权踏步上殿,与宋徽对视。他冷笑道:“徽姐姐还是同从前一样,从来都没有将我放在眼中。只是,幼颐是臣的夫人,亦是臣最珍重之人,今夜无故受此惊吓,望徽姐姐还幼颐一个公道。”

      殿上太医还未散去,宋徽方才动了胎气,心力受损。她只觉疲惫至极,却勉力笑道:“权弟,我只问你,幼颐四处散播我腹中非陈寅之子的谣言,是否你私下授意?”

      闻言,陈权大惊。宋幼颐的用意是要让整个帝都质疑宋徽所怀并非陈寅之子,那么,那个孩子在饱受争议的情况下便很难登上帝位。

      他只知宋幼颐这些年陪他应对险恶叵测的朝堂,早已不是当年心境清明的姑娘,却没想到她会施以这样的计谋。

      宋徽低咳数声,而后抬眼笑道:“在我夫君死前的几日,我已然知晓是你施的毒手。有心腹曾劝我将你暗杀,我却犹豫了,正是这一迟疑,让你害死了我夫君,让你如今围宫施威,可轻易置我于死地。”

      她声音渐渐变得凄怆:“当年抢我弟弟的弓箭,如今想要我儿子的帝位,陈权,你做得好,做得很好!”

      陈权深夜回府,他瞧见病榻上憔悴的宋幼颐,轻声询问她病情。宋幼颐垂眸道:“阿权,你这些年一直对我很好,却在称呼上让我心底不舒服。‘徽姐姐’和‘幼颐公主’,亲疏毕现。”

      她倏然抬首,泪水涟涟,轻声道:“谣言之事我知道是我错了,可是阿权啊,如果你没有登上帝位,那你怎么办呢?你害死了陈寅,害死了长姐腹中之子的父亲,他日后即位会怎么处置我们呢?你从来只为长姐考虑,却丝毫没有顾及我们啊!”

      “既然如此,我们回宋国吧。”陈权以手背轻柔拭去她面颊上的泪水,“若幼颐待得不开心,那么我们回宋国吧。”

      【七】

      宋幼颐和陈权临行前一夜,宋徽难产,几近虚脱却久久未产下皇子,经验丰富的产婆一眼便知宋徽是很难熬过这趟生死关的。

      宫婢将消息报给了正准备马车的陈权,他静默着垂眸半晌,竟似半点不将这事放在心上。他道:“生死有命,倘若是他人威胁徽姐姐性命,我定前去相救,此事却全凭天意,她生死与否,实在与我没有干系了。”

      她生的是陈寅的儿子,他明明知道,只要他前去探看,哪怕远远站在殿外让她知晓,她也会安心,可他没有这样做。

      宋徽恍惚间竟觉得全身酸痛消退了般,她知这是到了临死之际。她瞥眼一望,却看见窗外仿佛静静伫立着一个黑影。那不过是树影,她却误认为是陈权。

      她好像回到十七岁那年凤泉宫中走水的夜里,本来该在数十里之外的陈权抱起她,浑身被烧得没有好地方。她心疼地为他挡去了背后的火焰,那时候就想问问他,他怎么会来得这么快呢。

      因为,他无时无刻不念着她的心意,跑累了四匹马,一路横冲直撞,竟在那样短的时间里赶到。他总是及时赶到徽姐姐身边的。

      她闭眼,想着陈权在外边,便稍稍心安,只觉得身下阵阵剧痛,随后便昏厥过去,醒转过来才看见安然无恙的孩子。后来她才知道,那并不是陈权的影子。

      陈权和宋幼颐的行程因着皇子的降生而被耽搁。皇子满月之宴那日,宋徽心情大好,席间取出长久未用的琴,慢慢弹奏了一曲。

      宴席间,陈权起初心不在焉,待听到宋徽弹的头几个音时怔了一下。曲调清淡,他渐渐熟悉起来,恍然大悟这是数年前他被火烧伤昏睡的那个下午迷糊间听到的曲子。

      当年,有人拿着玉簪在青壁上敲着这支曲子,那是宋徽不便亲自来看他,又挂念他的伤势,于是偷偷为他敲这支曲,后来见他醒来又仓皇离去,将玉簪留在身旁的妹妹宋幼颐手中。

      他一直埋怨宋徽狠心不来看他,后来也曾想要宋幼颐再弹这曲子,她却推说那是无心弹起的调子,再记起难了。

      江有汜,之子归,不我以。不我以,其后也悔。

      【八】

      数年前,有场火将凤泉宫烧得遍地焦黑,却让那个素来心高气傲的姑娘心底有块地方软下去。

      或者在更早的时候,她知道那个少年在她的屋檐上等了整整一夜,用轻狂的方式送了她一只黄猫。这些年她无比庆幸,那一刻还好出了疹子,不然面上的红晕就被他瞧见了。

      陈权在第二日早朝前进宫。他看起来熬了一夜,双眼通红,嘶哑着声音冷笑道:“徽姐姐难产那夜,阿权便想,徽姐姐要是死了该多好,这样阿权就可以无所顾忌地做喜欢的事,可以一心一意地对幼颐好,可以在余生看见春光、屋檐、黄猫、弓箭、云霞,看见世间美好的一切时都不用想起徽姐,那该有多好。”

      他怔怔地说出这段话,眸光定在她身上,声音越发低沉,说不出地苍凉:“可是,怎么会这样呢?宋徽,你是喜欢过我的吗?”

      数十年的心意被一朝说破,宋徽出乎意料地平静。她面色苍白,缓缓笑道:“当年我嫁入帝都时,从宋国到大陈帝都,路经桓水、永济、成翟等二十余站驿,从雪峰脚下到东边儿的密林,几百里的路程,我都没有等到你。”

      她一向气度稳重,此刻却声音颤抖、眼眶发红,她仍笑着,却有泪滚落两颊:“当年我知道你没有死,你被幼颐救起来了,所以,我每到一个地方就写一封信交给你。我问你,你敢不敢来接我走。”

      她在知道陈权坠落于青眠崖的那一刻知晓了自己的心意,便写信给他。她知道他总是能及时赶到,可是,她计算着路程等了一日又一日,从热切的希冀到荒凉的绝望。

      思君如满月,日日减清辉。

      当年,她等了很久,等了很久,最后听闻陈权和宋幼颐风光大婚,知道他不会来救她了。

      陈权恍然大悟,当年宋幼颐收到了所有的信,私自烧毁了,没有交给他。

      宋徽倏然跪下,双手交叠俯首道:“权弟,徽姐姐求你,你当年说要给徽姐姐一份嫁妆,但凡我说,无不允许,我求你即日进行我儿的登基大典,一生辅佐他,不可有异心。”

      她将昔年情分说出来,不过是为了最后这一个请求。

      他笑了,眼底再没有半分情绪:“此事我应允姐姐。嫁妆已了,我不欠姐姐什么了。”

      【九】

      “不是说好回宋国的吗?让她儿子做皇帝也罢了,她为什么要将你困在帝都?”宋幼颐蹙眉轻声道。

      “那些信,拿来给我看看。”陈权恍若未闻,轻声道。

      “什么信?”宋幼颐突然明白过来,浑身一震,久久未回过神来。她咬牙,泫然欲泣:“是啊,你知道了。我这辈子做的错事就一件,就是没有将那些信给你,因为我知道若是给了你,徽姐姐和你好了,我便一生都不得快活。”

      “我这些年也一直在想,倘若那个打小仰慕我,在雪峰上吃尽苦头一路背着我,不顾性命陪伴在我身旁的姑娘,倘若幼颐你正好是我喜欢的姑娘,该有多圆满。”陈权目光落在宋幼颐脸上。

      他抚上她的面颊,轻声哄她:“幼颐,你这些年待我情深义重,陈权除非死了,但凡活着一日,必定在你身旁,不敢有丝毫辜负。”

      他明明是笑着的,眼底却有无尽的悲怆:“再说,就算没有陈寅的孩子,我与她此生也绝不可能再有半分交集了,我早已断了我的痴心妄想。幼颐,别哭了。”

      宋幼颐终是去找了宋徽。她抱着自己的儿子,神情温柔,充满眷恋,而宋幼颐双目红肿,显然是哭过:“姐姐合该怪我。可是,我救了阿权性命,却要将他完好无损地双手捧上送与你,看他和你百年好合,姐姐,世间哪有这么好的事啊?”

      “我是将死之人,早已不怪任何人了。”宋徽吻了吻儿子的额头,轻声道。

      陈寅是极阴戾多疑之人,他料到自己身死后,陈权会举兵攻进帝都,于是下了一道密旨,让宋徽在产下皇子后入帝陵陪葬。他宁愿让自己喜爱的女人陪自己死,也不愿让她和陈权再有牵连。

      “我即日便要前去帝陵,可怜我儿无人托付,这才求了阿权。”宋徽慢慢笑道,神情恍惚,“幼颐,不会再有任何人碍着你了。”

      入夜时分,一匹快马奔驰而过,马上的人不断扬鞭催马–陈权双眸通红,只想着快点,再快点。

      他想起宋幼颐的那番话:“要是你救了姐姐的性命,就走得远远的,和姐姐一起走得远远的,即使你不愿意再回来了,反正……反正我总是会在这里等你的。”

      宋幼颐一生中哄骗了他那一次,便不安了一辈子,这一次终于如实相告,让他去救宋徽的性命。

      上风息山的路十分凶险,他弃了马徒步上山,远远望见宋徽的马队。

      他还未来得及庆幸,便瞧见被日头照耀着的雪地出现裂痕。初春时节,风息山顶积雪深厚且松软,气候一暖,融水渗入,顷刻间,那整支马队便被湮没在风雪中。

      他瞳孔骤缩,发狂般拔足奔去,腰间长刀出鞘扎住了树干,一只手捞住了那明黄色狐裘。宋徽睁眼见是他,目光瞥向一处–那是一个绣囊。

      “绣囊里头是调理幼颐寒疾的药材,珍稀无比,再难凑齐了。阿权,你快快拿了去吧!”

      她这样说,果真是放下了。可是,他怎么能放下?他已经抓住了他的姑娘的袖子,他怎能再放下?!

      那绣囊被风雪吹得摇摇欲坠,倘若陈权再不伸手去拿,便要被吹落下崖了。

      “你自己心底清楚,幼颐是比我重要的。快放手,把绣囊好好拿住带回去给她!”宋徽另一只手开始慢慢掰他的手指,她惨淡的笑容在雪粒子中看不清楚。

      “是啊,幼颐待我那样好。”陈权怔怔道,清泪滴溅在握着徽姐姐的手背上,“只要陈权活着一日,阿权便要回去与幼颐白首到老。只要阿权是一具尸体了,阿权是不是就能跟随自己喜欢的姑娘了呢?”

      他这样说着,果真慢慢松开了刀柄,就要和宋徽一同跌落。

      手指上的剧痛让他回过神来,只见宋徽狠狠咬住了他的手,似乎要撕扯下一块肉,齿间混着血和泪水。他猛然间手微张的一刹那,宋徽已坠落而下,被风雪埋没。

      那句不甘心的呜咽无人听:你娶了另一个好姑娘,和她过了那样恩爱的一辈子,我怎么会真的甘心?

      他拿过绣囊的手垂下,目光怔怔的。他想起当初进京时不管不顾斩杀襄王,只是因为襄王对徽姐姐轻薄无礼,他当日想着:“不管徽姐姐心底有没有权弟,权弟总容不得徽姐姐受半点儿委屈。”

      而今,他手握能救幼颐性命的绣囊,却眼睁睁看着他的姑娘死在大雪覆盖的风息山下。

      他最喜欢、最想念的那个姑娘摔死了,而他倾尽一身性命要护住的却是另一个人。

      “熬不过!熬不过!就算我们活着,怎么熬得过?”

      陈权垂泪,那句嘶吼终成被风削弱成喃喃自语:“你都没有同我过一生,怎知熬不过?”

      【十】

      后来,他用漫漫余生来回报宋幼颐的恩情,世人一直艳羡宋幼颐与陈权一生恩爱无疑。

      两人育有一女,名为陈护,陈权预备让她嫁入天家。陈护却不愿同年少的新帝相处,她常常跟在寄居于府中的清寒少年身后。

      有一日天光稀薄,陈权看见那少年扶上了陈护的肩头。他眸间带笑,定定地瞧着她,仿佛数年前大宋宫廷同样的一个春日,没有不圆满、不甘心,也没有求而不得。

      那是不辨春日与秋夜的声音:“护姐姐,桃叶儿落在你肩上了。”

      文/鹿聘

    赞 (72)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3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