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青蔷天

扫描二维码关注,回复"免费"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参赛作者:清玥

  参赛主角:《凤楼秉书》女主白青青、男主秉书,《凤楼蔷笙》主角顾蔷笙

  参赛作品名:《漫漫青蔷天》

  参赛作品正文:

  我是顾蔷笙,与秉书已相识七年,最大的遗憾莫过于见证了他和白青青的悲剧,却无法改变最终的结局。

  元德九年,我重新审了元庆十五年的一桩旧案。那桩案子里,白青青之父因犯故意伤人罪被判死刑。我在原判不变的情况下,宣布陈君如的父亲因买官盗卷而入牢五年。

  重审这件案子的时候,白青青也在堂上旁听。她已剃度出家,但当审判结果出来之时,她还是忍不住欣喜落泪。她缓缓走到我面前,我这才看清她裟衣之下的身躯竟是如此清瘦,仿佛一阵风吹来便能倾倒。

  她说:“谢谢你为我讨回公道。”

  我仔细地擦拭着惊堂木,转而对上她感激而沧桑的眸子:“你不该谢我,你应该知道让我这么做的是谁。”

  她不再言语,身子颤抖得厉害,捂着脸转身时有大颗的晶莹泪珠自她眼角簌簌落下,落了一地的悲伤。

  那人的名字无须念出,他已成为一行碑文雕刻在了我们心里。

  我遇见秉书是在元德二年,薇笙见我到了年纪却不嫁人,以为我有什么隐疾,便将我拉到了凤楼里。他说凤楼里随便一个小倌都是貌美清高的,可我偏偏看中了最声名狼藉的那个。

  秉书站在廊上静静地望着楼下的纸醉金迷,双目无悲无喜,离去时,挽起的袖管露出一截手臂,布满了狰狞可怖的伤疤。

  那晚我花重金买下了他的时间,换来的是一个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他和白青青,却又仿佛不是,因为即使说到悲伤的地方,他的情绪也始终淡淡的。直到后来我才知晓有一种感情叫哀莫大于心死。

  他每天只说一点,吊足了我的胃口。一连数日,我来到凤楼,叫的都是他。当故事终于说完的时候,他为我斟了一杯茶,炯炯有神的眼眸直直地望着我:“顾大人,可否帮我一个忙?”

  他虽未言,我却早已领会:“你该知道,我和你一样只相信是非黑白,唯有律法才能改变审判的结果和我的态度。”

  他抬眸看向楼外的万家灯火,眼神幽幽,嗓音嘶哑:“很快,律法就会改变。”

  他为这部新法游走了四年,直到元德六年的时候,刑法三十一条终于由刑部颁布。至元德九年的时候,增至四十一条,其中便有盗卷买官的量刑标准。

  我答应会为秉书平冤昭雪,可就在我接替上官流清主审扬州案的前一晚,他告诉我不用再审,直接销案。我从未看过平静以外的情绪出现在他的眼里,可那晚他的眼角眉梢漾着漫天的苦涩。“我想终其一生,也未必能等到一个公理,一声歉意。”

  他下楼时,我轻轻唤住了他:“你初见我时是不是便知道我是刑部侍郎?”

  他勾起嘴角,柔媚的笑意自他眼角倾下,恍惚了我的神思。

  “当然,你若不是,我绝不会让你买下我。”

  鼻尖涌起莫名的酸意,我勉强一笑,放下一锭金子,转身离去。

  刚回府不久,我便得到秉书从灵隐塔上跃下自尽的消息。那一瞬间,胸腔忽然疼得无法喘息,眼泪也不断溢了出来。我蹲下身子,哭笑着道了三声“傻”。便是这样一个傻子,在他永远无法得到那声歉意后,还执意叮嘱我要还他所爱的人一个公道。

  陈君如案结案以后,白青青便离开了灵隐塔,听同寺的僧侣说,她抱着一盏骨灰坛去了长白山,未闻归期……

  编辑点评:秉书的故事当初看得小编也很唏嘘,心里对这个坚持着自己是非对错观念的秉书非常佩服,可是世道如此,最后他那纵身一跃,白青青心里就该明白,她永远等不回那个人了。这篇文让他的死终于不再只有遗憾,也算是对他另一种意义上的成全吧。

  【花絮小剧场】

  小编:凤楼里有这么多美男,你怎么会想到写秉书的故事呢?

  清玥:因为我很喜欢秉书的这个故事,它的立意很独特也很有深度,我觉得他们俩都没有错,我很欣赏秉书的个性,他把是非黑白分得很清楚。

  清玥:沈夜是秉书的好朋友,他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也是想为他讨回公道的,所以才把一切真相都在白青青面前揭露。得知白青青的悔意,也算给秉书有个交代了。

  小编:沈夜倒是操心得很啊,就是不知道事到临头,他会不会也对舒城感到歉疚和后悔啊……

  清玥:对啊对啊!能剧透一下吗?他后悔了吗?

  小编(严肃脸):欲知后事如何,请持续关注《夜郎自大》。

赞 (17)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48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