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葩传2》(七)

扫描二维码关注

可获得花火/桃之夭夭/南方人物周刊/等PDF杂志下载链接


  上期回顾:

  刚经历完生死大战,解开封印的巫歌坚决要离开琼海森林,并且很严肃地和青兮撇清了关系。身中毒针的青兮伤心欲绝,想挽留却只能发出呜咽的声音,渐渐陷入沉睡。

  二十、重返巫山

  幽深绮丽的峡谷中,一叶扁舟正顺流而下。

  古时曾有诗为证:“万峰磅礴一江通,锁钥荆襄气势雄。”这条峡谷两岸青山不断,群峰如屏,时而大山当前,时而峰回路转,宛如一条迂回曲折的画廊。只是那叶扁舟却有些古怪,不时有细碎的冰花从船舱落下,一接触江面,就迅速将四周凝结成冰面,转而又被流水冲散。

  前方撑船的人身着蓑衣,头戴一顶笠帽,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丰润的红唇,正是从琼海森林逃走的巫歌。此时她一边划桨,一边道:“劝你别白费力气了,反正你也跑不掉的。”

  船舱中跪坐着一个女人,雪白长发雪白衣袍,被一根绳索绑得紧紧的。在她的周围,整个船舱都结了一层厚厚的冰,但怎么也蔓延不出去。听到巫歌说话,那女人抬起头,大片的雪花从白发间簌簌落下,露出一张肤色青白却不掩冷艳的面容:“你到底想怎样?”

  “不是说了吗,去我家。”巫歌头也没回道,“现在到了巫峡,没有多远了。”

  “把我镇压在巫山禁地吗?”女人脸色越发青白,“入了禁地,根本就是生不如死,你还不如现在就杀了我!”

  “抱歉,雪女,你可是我的成人礼猎物,我费尽心机才捉到了你。”巫歌笑眯眯地摇头,“你在昆仑山作威作福这么多年,也替别人谋谋福利吧。”

  雪女听了这话,饶是性情再冰冷,肺都要气炸了。

  但是巫歌说得不错,这昆仑山雪女可是她千挑万选,又经历千辛万苦才猎到的妖。当初她趁着青兮昏迷,其余妖拦不下她,终于从琼海森林逃了出来。这个时候距离她从巫家出发,已经过了两月有余。

  她虽然是出来捉旱魃的,但也会考虑捉不到第一目标的情况,便列出了其余目标的名单,昆仑山雪女就是其中之一。她原是昆仑山一朵冰花,吸取日月精华后有了灵智,再加上雪花极阴冷,就化作了女身,人称“雪女”。

  由于她不曾有生命,又是极为冰冷的雪花成妖,所以心硬如石,毫无怜悯之心,见了活物就会扬起漫天冰雪,将它们赶尽杀绝。又由于法力高强,占据昆仑山万年积雪的地利,想要收服她的人最后都化成了昆仑山顶的冰雕。

  巫歌经过综合考虑,觉得雪女很合适作为旱魃的替补,经过两个月的蹲守,终于在几日前活捉到了雪女。

  雪女自然死命抵抗,却被巫歌用捆仙索绑了个结结实实。由于害怕节外生枝,巫歌带着雪女回巫山,并没有选择琼海森林这条近路,而是乘船一路向东,一路上也算是有惊无险。

  小船顺着水势走得飞快,到了第二天清晨,神女峰秀丽的身姿已在前方茫茫云雾中若隐若现。时隔半年,巫歌见惯了昆仑山的塞外寒风,以及琼海森林的漫天冰雪,现在看到青山绿水,瞬间就如同见到了亲人。她让小船又向神女峰靠近一些,就靠了岸,一手抓住雪女,足尖一点飞身而起。

  岸边绿树成荫,巫歌拖着雪女,从树荫中飞掠而过。从寒冬腊月出发,现在已经快入盛夏,花草和湿润泥土的气息令她感觉分外惬意。雪女就倒霉了,她从来没有下过昆仑,现在法力又被封住了大半,只觉得自己要被晒化了……

  翻越了几座青山,巫歌来到主峰神女峰的脚下。山脚下巡逻的族人早就看到了她,脸上顿时露出或喜悦或震惊的神色。巫歌把雪女丢给一名迎上来的族人,就听那族人道:“恭迎三小姐归来,大巫最近一直在为您担心呢。”

  巫歌笑了笑,另一人也围了上来:“这、这可是雪女?昆仑山上的那位?”

  “是。”巫歌点了点头,“小心别碰到她,会被冻伤。”

  那人急忙把手伸了回来,小心翼翼地抓住捆仙索,牵着雪女前进。一路上,大家听说巫三小姐捉回了昆仑山雪女,都赶过来围观,人越聚越多,那些灼热的视线几乎把雪女给看化了,使得她的脸色越发青白。

  很快,他们到达了神女峰顶峰,主宅大门大开,可以看到宽阔又幽深的道路,直直通往主殿。道路两旁,每隔几步就有年轻的族人站立,每一个人都对巫歌露出狂热的神色。对于他们来说,能单独活捉到一只雪女是他们这辈子都无法达成的心愿,并且雪女的价值甚至比二小姐的三尾狐更加珍贵,这怎能不令他们激动?

  等到了主殿,牵着雪女的族人规规矩矩地立在殿外等候。雪女无法离主殿太近,因为大殿墙壁上面刻满了巫语,一旦她进入,很快就会烟消云散。

  巫歌进入主殿,一眼就看到玉阶上的三人,一人正襟危坐,两人侧立在身后。半年不见,大巫看似没有任何变化,神色依然严肃冷漠,高高在上;巫宣眉目清俊,整个人越发显得玉树临风;而巫瑶娇艳如花,手拿团扇轻摇,只是神色略有些冷淡,似乎十分不满。

  巫歌的目光快速扫过三人,垂下眼帘行礼:“爷爷,我回来了。”

  “歌儿,”大巫开口,语气似乎柔和了一些,“听闻你捉回了昆仑山雪女?”

  “是。”巫歌垂首,显得恭敬又乖顺,“孙女不负爷爷的期望,将昆仑山雪女活捉了回来。”

  “很好。”大巫露出一丝笑意,“蜀山嫡脉这一代,你们三人与历代相比,尤其出色。有你们在,我们巫家还能再兴盛百年!”

  “爷爷说什么呢,就算没有我们,有您在,巫家也会流芳百世的。”巫瑶娇嗔,一双大眼睛充满敬慕之情。

  大巫苦笑:“行了,若不是你们爹娘都死于十八年前的那场浩劫,我这把老骨头早就退了。”

  大巫说得不错,巫家人虽然也拥有凡人无可比拟的力量,但与三大仙宫有着本质的不同。凡人一旦资质出众踏入修仙之途,寿命会随着修为的增长而延长。但是巫家以血脉为传承,所有族人年纪轻轻就能掌握强大的力量,寿命却和凡人相差不远,最多能活到百年。

  正因如此,巫族禁止族人修无情道,而是鼓励族人婚配诞下足够多的后代。这些后人年纪轻轻就有了强大的力量,而同龄的修仙之人甚至才刚刚踏入仙途。随着年纪的增长,他们的身体渐渐老化,新的一批族人又逐渐成长,以此更替,血脉就这样流传下去。

  大巫今年已近七十,虽然未显出疲态,但也有些力不从心了。从他这些年亲自教导巫宣来看,他已经动了引退之心。

  “爷爷别这么说,就算爹娘他们在世,也是不如您的。”巫瑶语气娇柔,突然想起什么一样,道,“对了,我听说三妹妹本来打算捉旱魃的,怎么带回来一只雪女?”

  巫歌微微地皱了皱眉:“我确实本想去捉旱魃的,只是晚了一步,等我到了琼海森林,那只旱魃已经被青凤杀死。我又想捉了那只青凤回来,但蹉跎两月后发现这青凤极为难缠,无奈之下,这才选择了昆仑山雪女。”

  “原来如此。旱魃和青凤虽然稀有,但这雪女也不差。”一直沉默不语的巫宣微微一笑,原本冷漠清俊的面容顿时如百花盛开,“这足以证明三妹妹的实力。”

  巫瑶银牙一咬,细白的手指捏紧了团扇,几乎将它捏断。

  “既然歌儿平安归来,她的成人礼就算完成了一半。你们三个,随我去禁地吧。”大巫说罢,起身向殿后走去。

  巫瑶急忙跟上,巫宣却停了一停,等巫歌追上来,与她并肩而行。虽然这看似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动作,但在巫瑶或其他人眼中,却有着完全不同的含义。

  禁地在神女峰后一个极为隐蔽之处,周围都是郁郁葱葱的灌木,将洞口遮掩得严严实实。暗处隐藏着数名守卫,将禁地守护得如同铁桶一般。

  大巫带领三人来到洞口,刺破手指,挤出一点鲜血,在洞门口的一面铜镜上轻轻一点,那面铜镜立刻发出微光,同时洞穴口似乎有什么东西逐渐消失,现出一条道路。

  雪女已经被堵住双眼双耳,浑身绑缚,站在门口等待。大巫迈步走入洞穴,巫宣和巫瑶鱼贯而入,巫歌则牵着雪女,走在最后。

  刚开始道路有些狭窄,越往内越宽敞,两边的火把内都燃烧着鲸脂,万年不灭。洞穴尽头是一个较为宽敞的洞窟,岩壁四周都放置着青铜烛台,火光跳跃着,在岩壁上留下忽明忽灭的影子。地上则画满了符咒和巫语中特有的符号,密密麻麻,看得人有些头皮发麻。

  巫歌之前来过两次禁地,但那是她十五岁之后的事了。虽然她算是巫家的佼佼者,但只有镇压大妖时才能进来,而且能被镇压在禁地的大妖非常稀有,她在巫家八年,只遇到了两只。

  此时大巫走到禁地中央,手指轻轻一拂,地面上的刻纹和巫语发出光芒,像是被唤醒了一样。一旁的雪女立刻浑身发抖,开始拼命挣扎,却被巫歌死死牵制住。

  如果她没有被封闭五感,此刻一定在哀号吧。

  巫歌这么一想,却又有些自嘲。难道自己在琼海森林和青兮待久了,居然会同情一只妖了吗?

  巫宣和巫瑶垂手而立,神色严肃。眼看那光芒大盛,四周弥漫着一股鲜血之气。这是历代大巫留下的痕迹,聚集在一起,就是这世间最强大的气血之力。

  只听大巫道:“歌儿,把雪女带进来。”

  巫歌应了一声,急忙推着雪女来到法阵中央。她一踏进去,就感到周身一阵刺痛,仿佛有什么东西撕扯着她的皮肤。巫家的法阵实在厉害,就算她是巫家族人,也同样会感到不适。

  眼前的雪女挣扎得越来越厉害,带着一股绝望和疯狂。巫歌定了定神,发现刺痛也不是无法忍受,便强忍着将雪女送到法阵中央。大巫的低诵声逐渐拔高,而刻纹的光芒也越来越亮,随着一阵耀眼的白光后,雪女脚下的法阵如同沼泽,缓缓将她的双脚吞了进去。

  在那一瞬间,巫歌也感到地下传来一股吸力,但并不强烈。她强忍着没有动,看到雪女挣扎着下沉,脚踝、膝盖、腰部、胸口、脖颈,直至没过头顶,被法阵吞噬。雪女沉入地底的那一刻,吸力和刺痛终于消失,巫歌松了口气,那些刻纹也缓缓熄灭,镇压已经结束。

  大巫离开法阵中央,对巫歌轻轻颔首:“这次的成人礼很成功,歌儿,你做得很好。”

  巫歌道:“谢谢爷爷夸奖。”

  大巫看着面前三个出色的后辈,又道:“至此,你们都成功完成成人礼,我深感欣慰。既然你们都已成人,也是该考虑你们婚事的时候了。”

  二十一、谈婚

  婚事?

  巫歌闻言有些惊讶,却并不觉得意外。对于巫家人来说,成婚生子是必经之路,所以她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在她成人后,大巫会将她许配给一个身份地位都配得上她的男人,将巫家的血脉延续下去。

  但是这个人选是谁,还没有定论。巫歌之前也曾留意过,族内婚配的两个标准是:地位、能力。比如净坛峰峰主之女资质平庸,却因为地位极高,就嫁给了登龙峰峰主之子,前段时间炙手可热的新秀巫戗,虽然出身平凡,却娶到了集仙峰峰主的大女儿,就是那对双胞胎狗腿子的大姐。而能力和地位都没有的人,也会找和自己相熟的人结为夫妻。

  但是也有例外,比如她娘巫莫语。当年她是嫡脉唯一的小姐,又资质超群,多少男人想娶她为妻,她却一个也瞧不上,后来破天荒地嫁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族人,也就是她爹。娘亲生下她没多久,就遭遇了那场浩劫,爹娘全部死于妖王之手,她也因此流落在外……

  那么依照这个标准,大巫将会给他们三兄妹选择谁呢?

  大巫叹了口气,沉声道:“你们都是我最珍爱的后辈,每一个都十分出色,你们的婚事关系到下一代巫山嫡脉,所以绝不能马虎。”

  巫歌草草应了一声,发现身边的巫瑶一只小手死死地握成拳。巫歌有些奇怪,眼角余光地向她脸上看去,就看到平时娇艳自持的巫瑶此时俏脸嫣红,整个人似乎激动得无法自已。这是发了什么疯,不就是结个婚吗,有必要这么激动吗?

  大巫的目光在三人脸上巡视,末了又道:“族内有大把的优秀之人,你们若是喜欢,也可以告诉我,但是……”他顿了顿,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在巫家嫡脉中,有一个传统,虽然同父同母的亲姐弟可以不必遵守,但同为嫡脉的你们,是可以相互选择的。我们鼓励嫡脉之内的人结为伴侣,延续嫡脉最纯净的血脉。”

  巫歌表面上略微吃惊,内心却掀起了滔天巨浪。不是吧?她没听错吧?这可是乱伦啊!

  她从小生活在山村,一些伦理已经在脑内根深蒂固。在凡世,表兄妹可以成亲,但堂兄妹却绝不可以。她的母亲虽是三小姐,但她现在冠了巫家的姓,与巫宣他们就不能算作表兄妹了。再说巫瑶的父亲本就是大巫的第二子,和巫宣的父亲是亲生兄弟,他们更是真正的堂兄妹。这不是乱伦是什么?!

  巫歌一脸惊讶,大巫叹了口气,又道:“十几年前的浩劫,嫡脉子弟一直舍身冲在最前,且嫡脉原本就人丁稀少,所以现在就剩你们几个了。宣儿,我希望你在两位妹妹中选择一位,与你共同统领整个巫家。”

  巫宣、巫瑶、巫歌三人都低着头,沉默不语。但巫歌是被吓到了,而那两位是什么心情,就不得而知了。大巫见这三人都不言语,便道:“你们先考虑考虑,今日就散了吧。”

  大巫先行离去,三人慢吞吞地走在后面。出了禁地,巫歌还没回过神来。她可是一直都把宣哥哥当作亲哥哥来看,从来没有过任何心思,得找个时机告诉大巫。等等……巫瑶从小就喜欢跟在巫宣身后,明明超出了兄妹的范围,大巫也从来不管,难道她一直都知道巫家有这种传统吗?

  她这么想着,正好看到巫瑶垂着头,默默地跟在巫宣身后,脸色通红,一副满怀心事的样子。似乎察觉到巫歌的目光,她猛地抬起头,如水的眼瞳中充满了厌恶和怨恨。

  自从成年后,巫瑶已经很少这么看她了。巫歌被她瞪得心头火起,正打算使出一个具有杀伤力的眼神,就听巫瑶仿佛豁出去般道:“宣哥哥,我有话对你说。”

  这是打算自荐了吗?巫歌饶有兴致地一挑眉,立刻把目光投向巫宣。巫家嫡脉最年长的青年一直都是稳重清冷的,仿佛任何事都无法令他失态。此时也不例外,他白玉般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语气淡淡的:“你说吧。”

  巫瑶脸色越发红起来,瞪着巫歌道:“三妹,我要和宣哥哥说话,请你回避。”

  巫歌冷哼一声,正打算离开,却听巫宣道:“不用,你现在就说吧。”

  巫歌十分诧异,一时间站在原地,也不知道是走是留。而巫瑶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声音也有些尖利:“宣哥哥,你这是何意?瑶儿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对你说,可你为什么要留下她!”

  巫歌急忙道:“行了,我走,你们继续。”

  可是她还没走两步,就听到巫宣冷冷道:“站住。我还有些事没问清楚,你想去哪儿?”

  巫歌头皮有些发麻。她一点也不想掺和那两位的事,可是那两位怎么就不放过她呢?

  巫瑶眼中恨意大盛:“这就是你的选择吗,宣哥哥?”

  巫歌一听不好,立刻插嘴:“什么选择不选择的,别误会了……”

  “宣哥哥!”巫瑶根本没有理会巫歌,一双眼睛只看着巫宣,看着那个从来不会回头的哥哥道,“我从小就知道……我有资格做你的妻子,我也一直为此而努力,可是自从她出现后,你却对我越来越疏远。我不甘心,也绝对不会知难而退!宣哥哥,我在此郑重地问你,你会选择我吗?”

  巫歌站在一旁尴尬极了。虽然巫瑶从小就跟在巫宣身后,但她一直以为是崇拜居多,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他们可是堂兄妹啊!不行,她的眼睛都要瞎了……

  巫宣轻叹一声,垂下眼睫:“抱歉,二妹。”

  巫瑶抖了抖,豆大的泪珠滚落,伸手指向巫歌:“我不行吗?是因为她吗?是吗?”

  巫歌立刻摆手:“喂!喂!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巫宣修长的眉轻蹙:“与她无关。”

  “我不信!爷爷刚才的意思很明白,你必须在我们之间选择一个,不是我就是她!”巫瑶的泪珠如雨般落下,“宣哥哥,为什么我不行?我一直都–”

  “够了,瑶儿。”巫宣神色越发冷淡,“你这样很让我为难。”

  为难……巫瑶浑身一震,惊惶地瞪大了双眼。她一直真心喜爱的人,却因为自己感到为难。她不想这样,真的不想!可是在此时,她不得不争啊!

  她从小就知道,巫家嫡脉为了保持血统纯净,嫡脉之间可以相互结合。到了他们这一代,嫡脉只有他们两个后人,所以她一定会成为巫宣的新娘。他是那样优秀,那样高高在上,一直将她甩得远远的,她再怎么努力,也追不上他。所以她从不懈怠,希望可以成为配得上宣哥哥的伴侣。那个时候,巫宣虽然对任何人都不假辞色,却对她还算温柔。

  可是在巫歌到来的那一刻,一切都变了。

  第一眼看到巫歌,她就心生警惕。她明明是一个乡下丫头,却在资质与容貌上丝毫不逊于她。而且巫宣对她十分看重,多有照顾。凭什么!明明是她先陪在宣哥哥身边的!

  她开始针对她,却发现自己从头到尾都没有真正地赢过。明明以前,大家都只宠爱她一个人的,十几年快乐而平静的时光,却突然被一个外来的野丫头打破了,为什么?!

  你为什么是莫语姑姑的女儿?

  你为什么要回来?

  你为什么分享爷爷对我的宠爱?

  你为什么夺走族人对我的期待?

  你为什么霸占宣哥哥的目光?

  你为什么十年前没有死!为什么在乡下生活时没有死!为什么历练时没有死!

  巫瑶死死咬住嘴唇,内心掀起滔天巨浪,面上缓缓流下泪来:“对不起,宣哥哥。”

  她垂着头,长发遮住楚楚可怜的娇美面容,轻声道:“可我……是真的喜欢你。”说完,她用团扇遮住哭泣的脸,匆匆离去。

  巫宣注视着巫瑶离去的背影,沉默不语。

  巫歌见巫瑶走了,终于松了口气。这可真是太尴尬了,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就算巫宣不让她走,她也得赶紧跑。

  巫宣注视着巫瑶远去的方向,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他一直都是这么高深莫测,如果是那只白痴凤凰,现在恐怕一脸苦恼地抓着头发吧……

  咦?她怎么会想到那只蠢凤凰身上去呢?

  巫宣微微一叹:“好了,我们走吧。”

  巫歌猛地回过神来:“去、去哪里?”

  “琴室。”

  “等等……”巫歌下意识地开口,“我今天才回来,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呢,肚子也好饿,能不能等明天?”

  “不去吗?”巫宣微微挑眉,语气淡淡的,可巫歌分明听出话语中的威胁,假如她敢答“是”,后果自负。

  “去去去!”巫歌欲哭无泪,“不就是琴室嘛,走走走!”

  二十二、消息

  角落里,燃起紫烟一缕,飘飘袅袅,清淡又略微苦涩的气息弥漫整间琴室。青年长发及腰,修长的十指轻抚琴弦,犹如拂过爱人的面颊。

  巫歌心不在焉地听了一会儿,不得不说半年不见,巫宣的琴技又有进步,一首平淡的小调也能让他弹出高冷圣洁的意味,就连这熏香都与别处不同。她不经意地看了眼窗外,一棵一人环抱的梨树上梨花开得正好,雪白的花簇压得枝头微弯,与琼海森林中白雪皑皑的雪松有一些相似。

  “怎么心不在焉?”巫宣的声音随着琴音悠悠响起,“自从你回来,就一副患得患失的神色。这次出行,发生了什么事吗?”

  巫歌一怔:“呵呵呵,没事啊,我只是看梨花开得正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鹤唳清宵的琴声越发幽冷,他道:“……是吗?”

  “是、是啊。”

  一阵沉默后,琴音缓缓结束,巫宣拿起丝绸手帕擦了擦手,看似不经意地问道:“那我问你,刚刚听你所言,你在琼海森林,待了两个月,是吗?”

  巫歌顿了顿,急忙正襟危坐:“是的,怎么了?”

  巫宣弯唇而笑:“那你是否知道,无邪宫首徒司徒萧和女弟子木柔陨落于琼海森林之事?”

  巫歌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道:“当然知道,好歹是件大事。只是他们死的时候,我早就走了。之前我去琼海森林的时候,就听说有几位无邪宫的弟子去讨伐旱魃,可惜都陨落了,这么算来,无邪宫已有六七位弟子折在那里了。”

  巫宣盯着巫歌看了一眼,随即垂下眼帘,轻轻擦拭鹤唳清宵的琴弦:“既然你与此事无关,就最好不过了。三月前那两位弟子身陨后,无邪宫几位长老率领一众弟子,对琼海森林展开报复,打得甚是激烈。”

  “什么?!”巫歌猛地站起来,随即讪讪地坐回去,“这个,我比较好奇啊,怎么会闹出这么大动静?一般来说,仙宫弟子下山历练,不论结果如何,宫门长辈是不会干涉的。”

  “不错,只是这次死的是无邪宫首徒,也就是下任宫主的第一人选,所以无邪宫才会打破平衡,进行报复。”

  下任宫主的第一人选?既然身份这么重要,就别随便乱跑啊!现在死了,还牵扯出这么多事来,司徒萧真是个祸害!那只白痴凤凰是什么水平,她最清楚了,现在却要直面无邪宫那些不知修炼了多少年的老怪物。

  巫歌低咒一声,看到巫宣锐利的眼神,她立刻做出面无表情的样子:“那现在情况如何?”

  巫宣道:“琼海森林的妖王与静海森林、拜月湖两位妖王合作,与无邪宫势均力敌,目前正是打得难解难分之时。”

  巫歌刚吐出一口气,又听巫宣道:“你似乎……对琼海森林,很关心?”

  巫歌神色僵硬:“怎么会……只是我在琼海森林隐匿了两个月,跟那只妖王曾经交过手,所以比较好奇。”

  “原来如此。”巫宣颔首,把擦拭的丝绸浸入水中,似是不打算再谈论这个话题。

  巫歌看着他长发披散的背影,又问:“呃……无邪宫有没有与其他两个仙宫谋求合作?”

  “有,只是他们没有给出可以让蒹葭宫和白露宫心动的好处。”巫宣道,“仙途崎岖,能修仙的凡人,每一个都是万里挑一,就算是蒹葭宫和白露宫也消耗不起。”

  巫歌点了点头。修仙是一条很难走的路,修仙之人的根骨悟性都缺一不可,且飞升时的雷劫也是凶险万分。所以三大仙宫的弟子加起来,人数也不多,与神巫世家相比,人数更是稀少了。无邪宫原本不会这样激进,只是司徒萧对于无邪宫,太过重要了。

  巫歌神色凝重,见巫宣还想问什么,急忙转移话题:“对了,哥哥,我怎么不知道咱们家还有这种传统,堂兄妹成亲什么的……”

  巫宣淡淡道:“这是历来的规矩,千百年就这么流传下来,祖母就是爷爷的堂妹之一。”他忽然笑了笑,“所以当年你回来,我便又多了一个童养媳。”

  巫歌一抖:“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宣哥哥,今天爷爷也把话挑明了,二姐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你……有什么想法?”

  巫宣道:“没有。”

  巫歌斜着眼看他:“真没有?巫瑶可是等着呢。”

  巫宣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道:“好了,你回去吧。”

  “哎?”巫歌一愣。

  “你不是说才回来,想去梳洗一番吗?”巫宣微微一笑,“若是不愿意,就再听我弹一曲吧。”

  “哥哥再见。”巫歌一听,立刻起身告辞。她推开琴室的木门,刚走到阳光明媚的院中,又听到巫宣在叫她的名字。

  她回过头,看到幽暗的琴室内站在阴影中的青年。他长发及腰,眉目清俊难言,那是说不出的美好,青年轻声道:“对于今日之事,你有什么想法吗?”

  巫歌沉默了一下,张了张嘴,最后只吐出两个字:“没有。”

  “嗯。”巫宣点了点头,低下头又去擦拭琴身。巫歌停顿了一下,见他不再有交谈的意愿,便静静离去。

  第二天清晨,巫歌呵欠连天地出现在大巫主殿内。

  在神女峰的每个清晨,三兄妹都会在大巫的主殿用餐。与大巫共同进餐,在巫家看来是一种荣耀,也是一种身份的证明。

  此时巫歌坐在椅子上,拿着筷子心不在焉地戳着酥饼。这三个月来,她一直在人迹罕至的昆仑山藏着,对外界的消息一概不知。后来捉到雪女,又急着赶路,她哪有心情搜集情报。现在回到巫山,居然听到无邪宫出动数位长老为司徒萧报仇的消息,她立刻命人打听详细。

  只是她知道得越多,就越烦恼。那几位长老修为高深,是半步渡劫的人物,和三位妖王呈对峙之势,若是平衡打破,后果不堪设想。

  而且现在并没有传来无邪宫对上巫山的消息,看来这个锅,青兮背了。

  巫歌满脑子都是琼海森林的事,筷子早把那块酥饼戳成了碎块。同样的,巫瑶在她对面也是无精打采,神色萎靡。她的脸色极为苍白,就算敷了厚厚的粉,也不能遮挡疲倦之色。只有巫宣还跟往常一样,让巫歌打心眼里佩服。

  大巫看到两个孙女都精神不振,神色中透出一股了然。巫歌要是知道他在心底想什么,非得大喊冤枉不可。

  早餐时间就这样度过了一大半,大巫忽然道:“你们三位都已成人,本该举行晚宴,只是近日有一事让我甚是烦恼,晚宴只好延后。”

  大巫所说的晚宴,是巫家年青一代的盛事。所有完成了成人礼的族人都可以出席,在盛大的篝火聚会上跳巫舞,唱巫歌,尽情表演才艺,在晚宴上寻觅自己的心上人。巫歌本就对婚事不感兴趣,又听大巫说晚宴延后,顿时松了口气。

  巫瑶却道:“爷爷,瑶儿愿为您分忧。”

  大巫欣慰地点了点头:“近日琼海森林和无邪宫之事,你们都听说了吧。”

  巫歌一听,立刻抬起头来,目光灼灼地盯着大巫。巫宣看了巫歌一眼,放下筷子慢条斯理地道:“知道。”

  大巫长叹一声:“虽然神巫世家并不愿意参与其中,但巫山距离琼海森林不远,是群妖进入中原腹地的必经之路,一些琼海森林的妖仓皇出逃,必定会经过此地。巫山脚下就是天府之地,东边则是大秦,一旦有妖混入其中,将会给那里的百姓带来灭顶之灾。”

  巫歌咬着筷子,心中微微一动,赶紧道:“爷爷,歌儿愿意去阻截它们,绝不会让它们通过巫山为祸人间!”

  巫瑶神色晦暗,脸上浮现出一股厌恶之色。

  巫宣瞥了她一眼:“你昨日才回来,体力耗费巨大,不如休息几日。”

  巫歌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巫瑶冷笑不止:“哥哥这是什么意思?当年我活捉三尾狐回来,第二天就去了虞山除妖,你可不曾说过半句让我歇息的话。怎么轮到妹妹,就让哥哥这么担心?难道她是你妹妹,我就不是吗?”

  巫歌:“……”她好像又引起了一场战争。

  巫宣沉默了一下,露出一股无奈之色,如霜似雪的面容显得格外难堪。巫瑶心中猛地一跳,死死咬住嘴唇。她真的不想……不想让宣哥哥露出这样的神色,可是偏偏事与愿违。

  他们这些举动都落在大巫眼中,只听他沉声道:“够了,你们这样成何体统!瑶儿,注意你的言辞!”

  巫瑶咬了咬唇,垂首不语。

  大巫又道:“歌儿若是想去,就去吧。我们巫家的女子,没有这么娇弱。”

  巫歌喜不自胜,弯腰一拜:“多谢爷爷。”

  大巫又道:“但此事十分棘手,宣儿、瑶儿,你们也去。”

  大巫发话,此事就这么定了。随后大巫又仔细布置了一番,这才让他们散去。

  等三人出了殿门,巫歌瞧见巫瑶怨愤的目光,就火烧火燎地跑了。她才不想留在那里让巫瑶趁机发飙,继续引发一场战争。

  一夜的休养生息后,第二天清晨,巫歌带着自己的几个心腹,前去前院和巫宣、巫瑶会和。当她到达前院时,巫宣和巫瑶带着各自的人手已经到了。整个院内站满了身穿巫族服饰的少年男女,一个个锐气逼人。

  在这些族人的前方,巫宣穿着一袭黑色便装,容色清俊,气质凛冽如霜雪,瞬间把身后那群穿着白衣的少年男女比了下去。而巫瑶一袭鲛绡长裙,妆容精致,手拿团扇轻摇,整个人艳丽如牡丹。

  不得不承认,这两人站在一起,真是赏心悦目。

  看到巫歌过来,巫宣展颜一笑。巫瑶却头也不抬,仿佛看到她就浑身不舒服。

  三人聚首,便开始布置此番拦截的事宜。由于巫山占地极广,且江面宽阔,为了尽可能地截杀逃亡妖族,他们不得不将战线拉得极开。正因如此,大巫将战线分为三段,三人率领人手,一队负责一段。

  这三段一段为江面,一段为草原,一段为山地。三人抽签分配,巫歌抽到了山地,巫瑶抽中了江面,巫宣则抽到了战线中央的草原地带。

  琼海森林地处陆地,虽然也有大泽,但陆生妖怪还是比水生的要多得多。所以战线中江面那部分最为轻松,而草原任务最重。剩下的山地包括几座山峰和丘陵,地势险峻,走兽不喜,飞禽却尤其喜欢,算是镇守难度处在中间的地段。

  三人对抽签结果毫无异议,准备片刻就出发了。根据齿序,巫歌带领的人走在最后,等下了神女峰,巫宣和巫瑶已经各自走远了。

  巫歌看了眼琼海森林的方向,也带领一队年轻子弟向目的地赶去。

  下期预告:

  正胡思乱想牵挂着青兮安危的巫歌,不小心着了巫瑶的道,被偷袭了,吐血不停还昏迷!这一次,她又会被谁给救了呢?是青兮吗?还是青兮强大的情敌要出场了?

  玄小青·著

赞 (14) 打赏

裸捐你的1元钱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0.32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