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魅千秋

  • 花火·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桃之夭夭·A B版 2019年原版PDF格式全年 预计24期【更新至6期】    
  •   作者有话说:一心想写个宫斗,最终还是写成了仙侠。魅惑众生的男主最终迷惑不了自己的心,倾尽所有。痴情男主写得我好内伤,下次应该写个渣男虐虐女主……

      楔子

      三日前,身患肺痨的帝君病危而亡,却在半炷香时间内又睁开了眼,吓坏了哭倒在地的一众皇子和嫔妃。而后紧接着,帝君生生死死了七次,最终在太医的竭尽全力下,稳定了病情,保住了性命。宫中上下对此事都觉匪夷所思,唯有西厂厂公曹珏发现了其中的不同寻常。

      夜里,待到帝君熟睡,侍奉在旁的曹珏弯下了腰,从龙榻下拽出了一只鬼鬼祟祟的白猫。他拎起猫尾,与那双圆润警惕的眸子对视了片刻,倏然含笑道:“难怪,原来是只九命猫妖。”

      一

      洛秋作为一只猫妖,居然斗不过眼前的男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留了三百年的指甲,被他利索地剪光了。简直是奇耻大辱!她气得咬牙切齿,伸出爪子去挠男人的脸,却换来对方惬意的淡笑:“秋儿的爱抚,深得我心呢。”

      这个臭不要脸的男人就是宫中权势滔天的宦官,西厂厂公,曹珏。可洛秋更喜欢称呼他为小白脸,因为他白俊而妩媚的模样,像极了世人口中风流的戏子。

      他似乎有些本事,识出了洛秋的猫妖之身,并将其捉住,关进了猫笼。洛秋为了逃跑,这才想到用指甲撬门,不料快要成功之时被曹珏逮住。他颇为心狠手辣地将其抱在膝盖上,磨刀霍霍,珍爱的指甲就此纷纷落地。剪完洛秋指甲后的曹珏格外舒心,满意道:“很早之前,我就想剪一回猫爪了。”

      “小白脸,我跟你究竟什么仇什么怨!皇帝活着不是对你的前途更有利么,你为什么关我!”

      对上洛秋饱含泪水的眼,曹珏不以为意地扬了扬眉,伸手在脸上一抹,瞬间五官全消,成了一个无面人。

      洛秋竖起尾巴,浑身的毛顿时根根立起来,她瞪大着圆溜溜的眼睛道:“你,你是个魅精!”

      所谓魅精,乃是这个世上最神奇的一种物种。传说他们没有身形,没有性别,只是一团可以随时变化的物质,可以化作六界之内任何一个物种的模样。他们往往遁世而居,却在近些年来成为炙手可热的雇佣兵。传闻只要有钱,就可以请动魅精相助,他们往往为利所驱,力量强大。

      “我得皇帝雇佣,保他此生周全。待他过世,我便能拿到钱财脱身。”曹珏挥手间,又变回了本来的模样,“本来太医已经断定他活不过这几天,你倒好,舍命救他,害得我延长工期,做了赔本买卖。”说话间,洛秋就被曹珏抱到了后院,那里围了个栅栏,里头关着数条猎狗。

      “你你你,要干什么?”

      曹珏抚摸了下洛秋长而软的白毛,漫不经心地道:“既然普通的笼子关不住你,我当然要用特别点的法子了,以防你又要回去救皇上,耽误我的时间。”就在洛秋歇斯底里的尖叫声里,曹珏随手将她丢进了狗堆里,一群狗耷拉着舌头围住她,步步朝她逼近,吓得她两眼一翻,晕了过去。只是眨眼的工夫,躺在地上晕死的白猫化作了一名十八少女,一袭白衣,如瀑的乌发,她如花似玉的模样落在曹珏眼里,引得曹珏顿住了离开的步子。

      “哦?原来是她。”曹珏走近了细细打量,眯了眯眼,似是想起什么,“我倒是有些心疼了。”

      西厂上下没人知道他们的厂公最近是怎么了,素来喜欢安静的他养了一群猎狗,素来不喜对食之事的他找了个宫女为伴。两人同房而居,同榻而眠,以防洛秋逃跑。洛秋倒也无所谓,反正他现在化身的是个太监。

      “我最见不得美人儿吃苦。”曹珏摸着洛秋的长发,仿佛摸着舒软的猫毛。他媚眼如丝,语气轻佻:“秋儿就由我紧紧看着,只要听话,便不拿你去喂狗。”

      洛秋听了这话,再不敢轻举妄动。可不想,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是夜,洛秋迷迷糊糊转醒,忽见着白日里还正常的猎狗,此时清一色双目赤红,如同失去了理智,紧紧盯着洛秋,不声不响,似要把她撕碎。洛秋哆嗦着爬起来想跑,却被身旁本在酣睡的曹珏一把拉住,摁在床上。

      “你没睡着?”

      “美人在侧,岂能安睡?”未等洛秋反应,曹珏已果断起身,拉下帷帐,回首间神色严肃,只说了一句:“待在床上,不要下来。”

      那真是洛秋毕生难以忘怀的一幕,隔着帷帐,借着月光,她看见曹珏厮杀的身影和溅染在帷帐上的鲜血,数条猎狗扑在曹珏的身上,淹没了他高瘦的身影,可他寸步不离床前。他一再地将洛秋意欲探出的身子按回去,在洛秋怔忡的目光里坚定地道:“上了我的床,便是我的人,只能由我护着你。”

      等到低哑的嘶叫平息,洛秋才急忙撩开帷帐,只见满地狗尸,却不见曹珏。她慌乱之际,一团黑乎乎的影子沾染着点点血红,缠绕上了洛秋的臂膀。

      “我在这儿。”黑影的声音很轻,让洛秋松了口气,“我怕是有些时候恢复不了原貌了。”

      曹珏说,他也是现在才知道,这些买来看住洛秋的狗被喂了强元丹,从而魔性大发,嗜血暴虐。喂狗吃这东西的人,目的只有一个,杀了曹珏。所幸曹珏并非肉体凡胎,只是被狗咬得厉害,从而形体涣散,短时间内无法凝聚。

      “宦官受宠,在朝臣眼里本就是奸邪,要杀我者,何止一二。”曹珏叹息道,“是我疏忽连累了你,你如今想走就走吧。”

      洛秋却摇了摇头,打了水擦去了黑影上的血渍。她对上曹珏专注凝望的目光道:“猫妖最重情义,小白脸,我是不会在此刻弃你而去的。”之后曹珏告了假,足不出户,只有洛秋陪伴在侧。

      这些天洛秋又是处理狗尸,又是应对前来探望的官员,还要照顾变成一团黑影的曹珏,忙得不可开交,疲惫得夜里倒头就睡。曹珏望着她的睡颜,想起白日里她死守房门不让任何人踏入时的模样,想起她纵使法力低微,体力不济,也要输送灵力助自己复原的模样,忽觉得从未有过的温暖。他将自己黑漆漆的身影化作一双手,替洛秋仔细盖好了踢开的被子。片刻之后,见蚊虫扰得洛秋蹙眉辗转,他便化作一把蒲扇,替洛秋驱赶蚊虫。

      十几年来,他未曾有过半点柔情,如今却用心在洛秋身上了。

      靠着曹珏,洛秋得以入睡,梦里是那张魅惑张扬的面容,他守护着自己,背影高大挺拔,于惊涛骇浪前对自己回眸一笑,道:“秋儿,我会一直保护你。”

      洛秋霎时惊醒,入目便是曹珏一脸意味深长的笑。此时天色已亮,他经过几天的休养终于恢复原貌,身着红袍,腰佩玉带,丰神俊朗,眼神中满是说不出的柔情似水。他俯身在洛秋脸上落了一吻,缓缓道:“一夜呼唤我的名字,想必此梦非常美妙,这一吻,便算是我在秋儿梦中的出场费了。”洛秋咬着唇,涨红着脸用被子蒙住头,想反驳,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二

      本以为曹珏在劫难逃的几位官员大吃一惊,没想到被疯狗撕咬的他居然痊愈了。

      西厂厂公曹珏依旧是皇帝身边的红人,遭人嫉恨,可却在一件事上,不惜忤逆了皇帝,遭到了斥责。被肺痨缠身的皇帝生生死死七次,难以释怀,找来巫医询问,巫医说定是皇帝积德行善,得九命猫妖分享自己的命给皇帝。然而,元丹乃是命之本源,若能得到九命猫妖的元丹,肺痨可以痊愈。

      九命猫妖,千年才出一个。最大的特征是浑身雪白,犹如皑皑白雪,并且行踪隐秘。皇帝大喜,命曹珏搜寻,定要让猫妖献出元丹。可他却劝说皇帝不该听信巫医谗言,惹得皇帝不悦,命他人寻找。一时间,全国的捉妖师出动,抓捕白猫,并将它们都转入京城,皇帝甚至还特意命人在宫中开辟了一处宫殿,专门给巫医鉴别九命猫妖。

      失去元丹就意味着真正死去,故而曹珏再三嘱咐洛秋不要离开西厂,怕她被捉妖师看出端倪。可不过出去办个事的工夫,他回来就听下属说,方才巫医派捉妖师来西厂搜寻了一圈,后来洛秋便不见了。恰巧这时传来消息,说皇帝肺痨发作,危在旦夕,来不及一一辨别哪个是九命猫妖了。于是巫医提议,要火烧上千白猫,唯有九命猫妖可以不死,自然能立刻找到。

      消息传到西厂的时候,宫中一角已有滚滚浓烟升入天际,曹珏第一次失态到了极点,脸色惨白着冲往火光冲天处。没有人能够拦住像是疯魔了一样的他,他在一片凄厉的猫叫声里拼命喊着洛秋的名字,救了一只又一只白猫,可都不是他的秋儿。

      火舌舔舐着他的身体,他却浑然不觉,不知痛楚。

      “巫医!皇上又再度死而复生了!”

      外头忽然响起来人禀告的声音,巫医这才断定九命猫妖不在这里,匆匆离去。而曹珏闻声后浴火而出,正欲跟去时,一道白色的身影跃入了他的怀抱,藏匿在他怀里,唤他道:“小白脸。”

      “秋儿!”曹珏欣喜若狂,手有些微颤着抱住她。

      听闻皇帝病重,洛秋以宫女的身份混入了皇帝的寝宫,将自己的元气渡到了皇帝的身体里,然后和之前一样,体力不支,变回了猫身,溜了出来。她这么做,一来是为了用自己的第八条命救皇帝。二来,她是想以此转移巫医的注意力,放过那些被关押的猫。只是,她没想到巫医如此狠毒,放火烧死了那么多猫。

      很快,曹珏便从失而复得的喜悦变成了深深的愤怒:“他就这么好,值得你牺牲了八条命去救!”因为被炙热火焰烧灼的缘故,曹珏的半张脸此刻化作了黑影的原形,狼狈不堪。所幸宫人们忙着扑火,无人察觉。

      “他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必定要报。”目睹曹珏为自己奋不顾身的洛秋有些愧疚,她心疼地用舌头舔了舔曹珏半张受伤的脸,输了点灵气助他将五官凝聚起来。

      她依偎在曹珏怀里道:“小白脸,我发誓,从今以后这最后一条命,我会为你好好留着。”

      可曹珏对洛秋的示好置若罔闻,将她放到了地上,让她自己回西厂休养。

      “小白脸,你去哪里?”

      转身离去的曹珏顿了顿步子,声音冰冷:“这样害怕失去你的绝望,我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次日,巫医惨死在宫中,现场没有任何蛛丝马迹,有传言说,是那些被烧死的猫前来报复。皇帝因此也受到了惊吓,放走了尚存的白猫,并撤销了搜寻救命猫妖的命令。

      “雇佣期间,不得擅杀无辜之人。”魅精一族有一条族规如是。巫医并未阻碍曹珏保护皇帝务,故而曹珏杀他算是违反了族规。族长知道后派人前来处罚曹珏。

      那天洛秋被曹珏赶出了房门,整整两个时辰,房门被布下结界不得入内,她就隐约听见里头极力压抑的低吼。无论洛秋如何敲打碰撞房门,都无法去到此刻受刑的曹珏身边。

      洛秋听说过魅精一族的惩罚,他们会把魅精打回原形,然后一次次将他们的形体分裂打散,再一次次将他们重组,循环往复,宛若被凌迟上百次。房门再度开启的时候,洛秋飞奔到了曹珏的身边,却不敢靠近。受刑后的曹珏气若游丝地靠在床上,半裸着上身,被分裂时留下的一条条疤痕清晰可见。他见到一脸难过的洛秋不由露出了宠溺的笑,但很快,笑容僵住了。

      他一把抓住了洛秋鲜血淋漓的手,目光充满怜惜,那是洛秋方才不断用力敲打房门所导致的。

      “比起你的痛,我这又算什么?”洛秋挣扎着想抽回手,却被曹珏拉进怀中。

      洛秋一头撞进了曹珏赤裸的胸膛,耳边是曹珏的轻语:“秋儿,你愿不愿意,随我去魅族的重生之门?”

      魅族的重生之门,乃是一道给予魅精第二次生命的门。魅精从诞生初始便没有性别,没有形体,没有感情。而一旦他们有了感情,就会希望自己有一个固定的形体,摆脱魅族约束,可以和所爱之人厮守到老,儿孙满堂。

      重生之门的背后是一个灵鼎,相爱之人在门前的族徽下许诺,只要彼此相爱,就能开启大门,而后魅精便要舍弃魅族的一切,跳入门后的灵鼎,灵鼎内的灵气可以锻造出凡人的肉胎。

      曹珏带着洛秋去往了那里,在大门之前,他敛去昔日调笑的神色,庄严肃穆宣誓道:“魅精曹珏,愿意舍弃魅身,舍弃力量,舍弃过去,从此甘心拥有肉体凡胎,甘愿一心对一人。”

      “秋儿,你是否愿意,与我不离不弃?”

      在洛秋含泪点头的那一刻,大门开启,曹珏毫不迟疑地跳入了门后的灵鼎。

      灵鼎炼化,体格重塑。曹珏再度出世,已是人类姿态,他感到前所未有的踏实,拥住面前紧张等候的洛秋,道:“秋儿,因为你,我不再想做红尘中缥缈不定的魅精,只想做你一人的曹珏。”

      洛秋眼里有感动,也有愧疚:“小白脸,你吃这么多的苦都是因为我。”

      曹珏不以为意,淡淡一笑:“你不必难过也不必自责。在我眼里,受到的刑罚,身上的伤疤,重塑的艰难,这些都不是痛苦,而是我爱你的证明。”

      “我只是为了能更好地和你在一起啊。”曹珏伸手捏了捏洛秋的脸,对上她欲语还休的神情,有些疑惑,“秋儿有什么想问的?”

      “那……你现在还是公公的身体吗?”

      曹珏哑然失笑,弯下身子,与洛秋的脸只有毫厘之距。他的嗓音低沉诱惑,一句话便惹得洛秋脸红心跳。“秋儿晚上试试,不就知道了。”

      三

      曹珏说,魅精一族的任务必须完成,否则会遭到天涯海角的追杀。于是曹珏决定,只要保护到皇帝过世,完成最后一项任务,他就和洛秋一起浪迹江湖。

      宫廷明争暗斗的旋涡紧紧卷住了曹珏,甚至牵连到了洛秋。洛秋在旁人眼里是曹珏最在乎的人,故而她经常成为曹珏的软肋。

      那次宸妃娘娘召了洛秋去宫里,试图用洛秋的性命威胁曹珏,让曹珏在皇上耳旁吹风,帮助自己再度受宠。可宸妃背后的家族势力盘根错节,若是帮助了她,很可能遭来更多的灾祸。

      唯恐曹珏因为自己受到威胁,洛秋甚至不惜从宸妃的头上夺下簪子自尽,幸亏被曹珏及时拦住救下。

      从宸妃宫里带走洛秋的时候,曹珏心有余悸道:“秋儿,我知道你待我的心意,不愿意连累我。可你只有最后一条命了!你答应过我,要为我留着这条命的!”

      为了防止洛秋被宫中争斗波及,曹珏让洛秋回洛氏一族等自己。只要皇帝一死,他立刻从宫中脱身。可在回去的路上,洛秋被劫走了。

      漫长的黑暗结束后,洛秋睁开了双眼,她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法阵之中,身体被半悬在空中,铁链将她的身体紧紧束缚。法阵四周是神庙的使者,他们望着动弹不得的洛秋,目光沉静,面容冷淡。

      “九命猫妖,你已为皇上献出了八条命,何不奉献出最后一命,也算造福苍生。”

      原来,皇帝在猫妖被屠后并未完全死心,他联系了京城外神庙的使者。他们通过皇帝复生时身上残留的猫妖灵力,找到了洛秋的下落。使者们和之前的巫医一样,企图夺走洛秋的元丹,献给皇帝。只不过,神使懂的比巫医多,他们知道元丹等同于最后一条命,九命猫妖若要将自己的命给予别人,必须自愿献上,否则无效。

      他们费尽唇舌也无用,便用了其他法子。他们将洛秋的喉咙割开了一个小口子放血,一滴滴的血落在地上,染红了大殿洁白的玉砖。

      “低贱的猫妖,如此冥顽不灵,那便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直到你一心求死。”

      寂静的夜晚,洛秋听见自己的血滴滴答答溅在地上的声音,她蓦然想起了那个时候曹珏为自己忍受的一切。他为自己受到刑罚,为自己入炉锻造,那样的经历都被他一笑而过,自己受这点折磨又算得了什么。她强忍着不愿松口,哪怕忍受着鲜血干枯的锥心之痛,哪怕此刻生比死更难受。洛秋在神庙内的每一刻都痛不欲生,她无数次努力施展法力,试着突破法阵而出,可都失败了。

      那日,皇帝去神庙祈福,曹珏随行,神殿之上,两人重逢,四目相对间,洛秋恨不得遮住自己的脸,不让曹珏看到这样可怜的自己。

      “曹珏,你看,九命猫妖到底还是被朕找到了。”皇帝沾沾自喜,却没看见他眼底的惊涛骇浪。

      几天前,曹珏派去护送洛秋回乡的暗卫归来,报告说洛秋被劫,他派人搜寻良久苦无结果,不想是被带来了神庙。在使者们禀告洛秋还是不愿献出元丹后,皇帝脸色阴沉着,对洛秋道:“朕乃是九五之尊,你救了朕便是造福万民。既然你已经给过朕八次命,想必是极为看重朕的,又何必在乎最后一命?”

      洛秋的脸色、唇色已经和纸一样苍白,因为喉咙口被放血,她的声音低哑而模糊,似乎用尽了全部的气力,才说出了如同誓言一样的话语:“八条命已经还清了你曾对我有过的救命之恩,如今我最后一条命,已经许给了一个人,我要和那个人白头到老,绝不会弃他而去。”

      皇帝气得拂袖离去,神庙使者紧随其后,曹珏却停在了法阵外,看着此刻骨瘦如柴,身体如羽毛般轻浮在半空的洛秋,心如刀绞。可他的手一触到法阵的边缘,便被弹了回来。

      法阵金光闪闪,一阵之隔宛若使他们二人隔着越不过的万水千山。

      曹珏被皇帝召唤离去时,对上洛秋不安的眼神道:“秋儿,等我回来。”

      在舍弃魅精的身体后,曹珏已经与凡人无异,他自然无法从神使布下的法阵中救出洛秋,更无法轻易躲过朝廷的暗杀。

      从神庙回来后,曹珏就以寻找治愈肺痨的良药为由,启程前往洛秋的家乡,希望可以召集猫妖拯救洛秋,因为自己已经离开了魅精一族,不可能再得到他们的帮助了。可就在他心急如焚赶路时,遭到了大批人马的追杀。之前的疯狗之事乃是朝中忌惮西厂势力的官员所为,他们一计不成再生一计,意欲在宫外将曹珏杀死。

      变为人躯后的曹珏,不但法力尽失,连身体机能各方面都退化了。曾经击败凡人像是碾死蚂蚁一样容易的他,遭人围追堵截,卑微和弱小到了尘埃里,根本不堪一击。

      曹珏的死讯传入京城的时候,百官叫好,皇帝惊愕而失望。失去了曹珏保护的西厂很快沦为这个朝代的废弃品。

      为了避免洛秋还未自愿献出元丹就先死去,神使们停止对她的放血,改为被秃鹰啃食的酷刑。洛秋对身体的剧痛恍若未觉,只是用鸟语问秃鹰道:“你经常飞出去,可以告诉我西厂厂公曹珏的消息吗?”

      “西厂?覆灭了。那个叫曹珏的,被一群劫匪杀死在宫外了。”

      得知曹珏死去的噩耗,洛秋悲痛欲绝,眼神瞬间失去了焦点。强撑着一口气的她最终认命般阖上了眸子,将自己体内的元丹缓缓逼出了身体。这世上若是没有了曹珏,她也没有了活着的意义。可是,元丹刚飘出身体的那刻就被一股力量狠狠地摁了回去。洛秋惊讶地睁开眼,就看见传闻死亡的曹珏安然无恙地站在法阵内,眼前是四位神使和秃鹰的尸首。

      曹珏英姿勃发,抬手间震开了束缚洛秋的铁链,他抚摸上洛秋的瘦脱了形的脸,安慰道:“秋儿,我回来了,不要害怕。”

      四

      曹珏说,他用一点小伎俩骗过了追杀的人,让他们以为自己已死。然后他找到了洛秋的族人们,得到他们的帮助,知道了破除法阵的方法。

      洛秋得救后不久,皇帝病逝,而这一次,再没有死而复生的事情发生了。新帝登基后,京城的形势剧变,曹珏让洛秋先回家乡养伤,等自己处理完京城的事情后就赶上她。洛秋自觉不能拖累曹珏,于是乖乖回去。可是直到洛秋回到家乡,直到她等了很多天,都等不到曹珏回来。

      族里的每一个人都对洛秋很好,他们照顾陪伴着洛秋,安抚洛秋焦躁的心。可洛秋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某天睡觉醒来后,家园在一夜之间变成荒芜的废墟。

      而昨天还与自己言笑晏晏的族人不复存在,只余下一人躺在自己的房门前,气息奄奄。而那个人,是自己心心念念的曹珏。他对错愕的洛秋露出歉意的笑,道:“秋儿,对不起,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因为族灭悲伤,只是想在离开人世前,多看几眼你真挚的笑颜。”

      洛秋这才知道了一切,原来曹珏自从那天救出自己后,就一直在说谎。

      曹珏根本没有得到猫妖的救治,猫妖有许多族系,而洛秋所在的洛氏一族,早在当初巫医寻找九命猫妖的时候就被灭了。曹珏历经千难万险找到这里的时候,见到的只是荒无人烟,尸骸遍野。无奈之下,他回到了魅族,毕生傲骨铮铮的他屈膝叩首,乞求族长相救,可族长却说,族规限制,不得帮助离开魅族之人。但与此同时,族长也告诉曹珏,重生之门后的灵鼎可以将魅精的躯体锻造为凡胎,也可以将凡胎炼化成魅精,若选择后者,那付出的代价是,只有一个月的生命。

      古往今来,曹珏是第一个两次跳入灵鼎的人,从魅精到凡人,从凡胎再到魅身,他为的都是同一个人,那个口口声声叫他小白脸的猫妖。

      恢复魅身的曹珏重新拥有了力量,救出洛秋后,他并没有留在京城,而是一路默默地跟着洛秋。曹珏希望减缓洛秋失去族人的伤痛,于是之前便已经读取了每一具尸体的记忆。他将自己的魅身分成几个部分,有的变作了族内的房屋树木,有的变作了洛秋的族人,创造出似真似假的场景,和洛秋一起生活。

      他用自己的方式,无声地守护着洛秋,诠释了自己最深沉的爱。可是大限一到,再厉害的魅术也会随着曹珏生命的流逝而失效,所有他幻化的屋舍和族人都会消失不见。

      曹珏怆然一笑:“可惜,终究守不住你一辈子,我还是要走了。”

      洛秋跪倒在曹珏面前,她用力抓住曹珏的身子,眼中燃烧着不灭的光:“我的八条命,都用来救了别人。可最后一条命,我要救我最爱的人。”

      银白色的元丹从洛秋口中吐出,可奇怪的是,元丹飘浮在曹珏的尸体外,根本无法进入,又硬生生回到了洛秋的体内。

      “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心甘情愿,还是救不了你!”洛秋手足无措地望向曹珏,只见他摇头叹息道:“秋儿,魅精乃是无形之躯,是无法接纳元丹这种东西的。”

      身为九命猫妖,洛秋救得了世上任何人,却独独救不了自己最爱的人。

      洛秋无助地看着曹珏永远地合上了双眼,看着他一点点化为粉末。与此同时,他体内所有的记忆也会化作一团团光影,流出体外。

      那些记忆的光影从洛秋的指尖划过,洛秋看到了自己和曹珏相处的一幕幕,就在她泪眼婆娑的时候,一段记忆仿佛像是重锤,敲击在她已经碎裂的心口,让她濒临崩溃。

      五

      那年洪涝,流离失所的不只有百姓,还有居住在河边的猫妖们。洪涝之后,他们举家迁移,为了方便,他们化作人形,跟着逃难的百姓一同北上。

      重灾之下,皇帝亲自赶赴受灾地赈灾,甚至亲临灾民聚集的地方慰问灾民。洛秋那个时候和族人们躲在一所破屋子里,又累又饿。皇帝开门而入的时候,洛秋想也没想,伸手就朝对方的脸上挠过去,抓出了血痕。皇帝没有防备,一个吃痛,抓住了洛秋的手,目光如炬,苦笑着感慨道:“啧啧,倒是个泼辣的美人儿。”

      因为最近来抢夺食物的人和妖都很多,洛秋把皇帝当作是那类人,所以下了狠手。在得知是自己认错了人后,她愧疚地低下了头,连声道歉。皇帝给了他们食物和钱财,没想到,烧烤食物的香味引来了附近逃难的妖类,他们成群地攻进破屋。

      皇帝欲挺身而出时,却被洛秋一把抓到身后:“你是凡人,如何对抗恶妖。”

      洛秋和族人们显露妖力,奋力抵抗,可还是被抢走了食物。其间每每有妖类攻向皇帝,洛秋都用身体为他遮挡,头破血流,咬紧牙关,死不松手。那样拼命的模样引得皇帝失神凝望,眼中似是再也容不下其他事物。

      “你给了我们食物,是我们的恩人,是个好皇帝,虽然我们是妖,但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洛秋怕凡人皇帝见到妖物害怕,还不忘一个劲儿安慰他。

      此后数日,皇帝天天来此给猫妖们送食物,最后一日回京的时候,他甚至都还不知道洛秋的名字,只是有些恋恋不舍地摸了摸洛秋的头发,半开玩笑道:“小猫妖,下次再见的时候,我一定会剪了你的指甲,以报你抓我之仇。”

      猫妖一族凭借这些粮食得以战胜灾难,洛秋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就在心里头立誓,一定要报答他的恩情。所以,当得知皇帝肺痨将死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献出了自己的八条命。可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她一直都报错了恩。

      皇帝赈灾,深入百姓固然可以得到民心,可难以保证安全。所以,他让身为魅精的曹珏化作自己的模样去帮助灾民。

      那日,曹珏走入破屋,才发觉这里的灾民乃是猫妖,后来猫妖被围攻,他本想出手,可意识到自己扮作的是人类皇帝,根本不可能身怀法力对抗妖类,故而袖手旁观。

      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个女妖竟然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他,从未受到过他人保护的曹珏一时间心绪难平。那日离开破屋后,他在猫妖四周布下结界,使得他们不再受到侵犯。

      回京之后,他时常想起那个女妖。那天,他将洛秋扔进狗群,吓得洛秋化作人形,他才认出,原来心中难以忘怀的女子就在自己的身边。

      洛秋看见狗都会腿软走不动,却在面对宸妃和神使时不卑不亢,异常坚强,只是因为她怀揣着一颗不辜负曹珏的心。她的温暖、陪伴与照顾让曹珏更爱她,护她,却迟迟没有告诉她报恩的真相。曹珏希望,若有一天,洛秋爱上自己,不是因为曾经的饭食之恩,而是因为他们对彼此动心。

      过往记忆凝聚起来的影子最终从洛秋的指缝中流走,化作天地间一缕烟尘。这就是魅精的宿命,生无定形,死无留物。原来,这种种劫数都是因为一个误会。

      “虽然一直以来我都报错了恩,但我说过,这最后一命是为你而留的。”洛秋站在废墟之上,深情地看着弥漫在四周久久不愿散去的烟尘,眼中含泪,却释然一笑。

      尾声

      六界之内,有一处被称作魅境的地域,传闻那本是洛氏猫妖的聚集地。自从洛氏被族灭后,那片地域便终日笼罩在一团朦胧的烟尘中。路过的农夫曾走入其中,看到的是四季如一日的青山绿水,看到的是相处和睦的族人,还有一对依偎在日光中的男女,女子白衣翩翩,笑靥如花,男子美如冠玉,目光含情脉脉。

      有人说,魅境的创造以魅精的执念为主,怀有灵力的元丹为辅。魅境中凝固的时光,是以两人生命为代价换得的。

      为了防止百姓迷失于魅境中失去神志,洛氏所在地域被划作禁地,不许进入。

      这一次,不会再受颠沛流离之苦,不会再被外人打扰,他们守住了诺言,生生世世,执手相依。

      文/莫浅川

    赞 (88)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页面是生成时间35.0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