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谁予璞玉来

  参赛作者:大哥TOOP

  参赛主角:《夜郎自大》女主舒城、男主沈夜、苏容卿、男配白少棠

  参赛作品名:《月下谁予璞玉来》

  参赛作品正文:

  舒城在成亲的前一夜匆匆忙忙地去了竹林,可是,无论她怎么不舍,也和苏容卿就此分别了。她说了很多,可苏容卿一句话都没回应。

  第二天,旭日东升,舒城累得腰疼,结果大清早的就看见了苏容卿。令人惊讶的是,他并未戴面具,那纯良无害的脸在日光下显得舒城就像从煤窑里出来的。结果后来,她的脸确实黑得可怕,因为她才知道,苏容卿是母亲的亲生长子,而那个苏容卿嘴里直说恨不得杀了他的人是母亲。

  岁月如白驹过隙,母亲放下往事,也乐得找回这个儿子。

  舒城蹲在湖边哭得不能自已,沈夜拧眉看着她,终究还是没说一句话。

  这件事带给舒城的打击太大了。她还没缓过劲来,苏容卿却病倒了。宫里派来的太医说,他只是小伤寒,但舒城仍跑去看他。短短几日,苏容卿干瘦得不成样子。舒城心疼,正准备嘘寒问暖时,苏容卿突然唤她:“妹妹,过几日我好了,带你去放纸鸢。”

  舒城不知该说些什么,勉强聊了几句便以要上早朝为由告辞了。她默默地走到拐角处,却咬着手背哭了出来,眼泪掉在地板上,很快就被夏日的风吹干了。

  夏至到了。

  舒城醒来时,沈夜已经和苏容卿等在门外了。苏容卿腰间挂着一块璞玉,舒城想:好熟悉的一块玉,却回忆不起来,罢了。

  舒城忧郁过度,体力明显不支,只好中途停下来休息。沈夜和苏容卿却来了兴致,嚷着要赛马。舒城也开心,就任他们去了。比赛开始了,跑到半路时,苏容卿感觉眼前闪过一道黑影,而后从马上摔了下来,舒城吓得连哭都忘了。

  苏容卿乏力地闭了眼。

  太医只说了四个字:“药石无医。”

  跪着拭泪的奴仆都排到了转角处,眼泪扑簌簌往下掉,夜风再也没有吹散它们。

  半夜,苏容卿突然醒了,只许舒城一人进去。过了半晌,内室传来舒城悲戚的哭声。众人忙冲进去,只见苏容卿的微笑定格在脸上,手里是一块璞玉。

  自此之后,舒城很少提及苏容卿了。沈夜也不说,既然心里都难过,那就不提罢了。

  舒城决定要给沈夜一个好的事业,于是,养精蓄锐后,在一个夜里,舒城反了,结局是两败俱伤。舒城的手上沾满了血,有她自己的,也有女皇的。

  沈夜抱着她骂她傻,她却凄然一笑道:“你不要哭啊!你这么美,我都不舍得让你哭啊!你别哭,我一点都不疼,真的!”舒城示意沈夜凑过去,沈夜把耳朵移到舒城嘴边,只听她道,“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我……真的很爱你啊。”沈夜握着舒城的手一颤,舒城的手垂了下来,在沈夜的余生里再没抬起过。

  三个月后,沈夜登基,不过数年,国泰民安,政通人和。

  沈夜去竹林里看了苏容卿。许是因为前年地震,墓碑都倒在了地上。沈夜轻轻拂去土,却有一块东西露出来,是一截白骨。指骨很细很长,想来这人生前必有一双好看的手。再往下看,那指骨紧紧拽着的是一块璞玉,苏容卿的璞玉。

  沈夜把苏容卿的尸骨挖了出来,火化,而后把他的骨灰也撒进了湖里。

  舒城在湖里沉睡,如今,你也在这里了。你满意了吗?

  沈夜听着风声,笑出了眼泪。如此甚好,甚好!眼泪掉进湖里,没有激起一丝涟漪。夏至到了。

  白皓真听他父亲说,后来的后来,就没有后来了。但是,白皓真就是执拗地认为父亲在骗他。他总是嘟着嘴说:“父亲,您又骗我!帝君后来不可能没有娶妻。”白少棠哑然失笑。他真的没有再娶啊!算了,他和这小兔崽子解释不清楚。

  白少棠眯起眼,回想起那段时光。他想:舒城啊,你一定不知道,在苏容卿患肺痨的那段日子,他也总是在梦里哭着醒来啊,因为梦里时常出现他的舒城,爱而不得的舒城。

  春光明媚,夏至到尾声了。

  编辑点评:明明是很BE的故事啊……我却生生看出了喜感。沈夜和苏容卿变成了两个人哈哈哈!苏容卿还成了舒城的哥哥哈哈哈!天下有情人都要终成兄妹啦哈哈哈!好有创意啊!

  【花絮小剧场】

  小编:你为什么会把沈夜和苏容卿写成两个人啊?真有创意!

  大哥TOOP(惊讶脸):他们不是两个人吗?

  小编(捶桌):你没看我们最新的连载吗?都说了沈夜就是苏容卿啊!

  大哥TOOP(目瞪口呆):我在偏远地区啊……买杂志只能靠运气啊!

  小编(生无可恋):去我们魅丽文化天猫店买好吗?跟上时代的潮流好吗?!

  大哥TOOP(好奇脸):他们真的是同一个人啊?怎么可能呢?跟我剧透一下好吗?舒城到底喜欢谁啊?结局是什么啊?哎,小编你别走啊……

  (您的编辑已下线)

打赏
赞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