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煮萌蛋

  作者有话说:

  作为新人,第一次过稿,我内心是激动的!感谢编辑的指导!(我去冷静几秒,不然后面会歪楼。)话说我坚信暗恋是爱情里最最美好的一种情感,将暗恋坚持到底似乎挺不错的,所以才有了这篇文。至于吃货什么的,野百合能约会春天,只会暗恋的吃货当然也能收获爱情的嘛!

  【一】

  我三两下把两只妖扔出墙外,落地声刚起邻居就怒吼出声:“隔壁的能不能消停会儿?!”

  我无奈耸肩,心想,又让邻居生气了。妖怪老是来找我麻烦,这已是这个月第十次了,而那罪魁祸首可怜兮兮地在一旁站着,我又不忍心责备他。

  安慰似的摸摸他的头,我在内心呐喊:人是我收留的,就算天打雷劈我也只能保护好他!

  捡到他时,我满以为捡一送一得了便宜,只是,天上掉不下馅饼这话真的很有道理,在后来事情的证明下,我竟无法反驳。

  我本是一个闲散地仙,然而,一来没实力平定魔族,二来不像隔壁山头的狐仙般受凡人供奉,慢慢地便穷得只剩几枚铜钱。唉,当神仙当成这副模样,我也没脸再去找交情深的仙友莲西救济。

  我蹲在墙脚,妄想翻出能让一枚铜钱生出百枚的聚宝盆,当然,我家不可能有如此高级的仙家法宝,沮丧之际,我却在灰尘里发现某个仙友送的《山河万象图》拓本。我捧着脑袋回忆良久,据那仙友说,这图绘尽凡间所有珍奇异宝,于是,我抖开图纸趴在地上研究一刻钟,而后仰天大笑出门,直奔最近的墨翠山。

  墨翠山山顶随处可见泛着绿光的墨翠石,这玉石与夜明珠一般夜间能释放光亮,但相对易寻,价值也不菲。我装满袋子,幻想着之后不用再饿肚子就乐得嘿嘿直笑。

  伴着我的笑声,苍穹中突然电闪雷鸣,沉重的黑云自远处急速朝我这个山头飞来,地上的墨翠石亦被疾风吹得四处翻滚,狂风怒号中隐约可以听见兵器相交的声音。

  我可不愿蹚不知哪路人马群斗的浑水,便踩着仙云赶紧开溜。空中不时落下的各种兵器和法宝都被我一一避开,哪知待我飞到山麓时,一个东西砸中我的头,然后掉在仙云上。等满眼的小鸟飞走后,我定睛一看–原来暗器是个蛋!

  这蛋约是鸡蛋的五倍大,捧在手里挺沉的。我不想再次遭殃,便顺手把蛋塞入袋子里带回家,扔进热锅等着吃水煮蛋,好安慰我被砸中的头和受惊吓的弱小心灵。

  蓦地,只听哐啷一声,锅翻蛋裂,我转过身,只见一个四五岁的可爱男娃娃,眼中含泪,委屈喊地喊道:“娘,好热!”

  当男娃娃这么叫我时,我是拒绝的。想我云英未嫁,今年二八赛过花,不能莫名当了娘啊!

  可不管我怎么循循善诱,他坚持叫我“娘”。我笑眯眯地双手抚上他软软的小脸,下一刻狠狠地捏了下去,疼得他眼泪啪嗒啪嗒直往下掉,小眼看大眼僵持良久未果后他才改口:“秋秋……”

  我若能知道这孩子日后会给我带来怎样的麻烦,铁定让他从哪儿来回哪儿去。只是,现在面对他既可爱又可怜的眼神,我一时心软暂时收留了他,给他取名墨翠。

  【二】

  我把蛋壳挂在门外,上书“失物招领”,希望有心人士看到能把墨翠领走。

  墨翠在我家暂住期间很是高兴,每顿都把自己的肚子吃成小圆球。皆说能吃是福,可我担心他再无节制地吃下去迟早会胖成球。月余后,我正打算减少他的食量,却发现他渐渐消瘦,本来圆润的脸也露出尖尖的下巴。

  我寻思着他莫不是要吃些特别的食物,但他只眨眼看我,一问三不知,那可怜模样让我既自责又心疼。在我暗暗心焦不得要领时,家里突然飞来了一对男女要认亲。

  女子进了门便直抱着墨翠哭得惊天动地,泣诉当初不小心掉了儿子云云。然而墨翠却挣开她,伸出短短的胳膊,掌心朝上。

  男女面面相觑,我也挺茫然的,却听墨翠说:“我饿。”

  男子恍然大悟,出门买了许多甜点放在墨翠手上。我倒吸一口气,这些全是他喜欢吃的,果然,知吃货莫若其父母。

  可墨翠一撒手,甜点掉落地上:“不是这个。”

  男子再买回其他的糕点,他仍把糕点洒了一地,还不停地摇头。

  我渐渐有些明白他的意思。谁说来的人一定是他父母?说不准是乱认儿子的坏人!

  果然,那对男女面露不耐烦,化出原形就要动手抢墨翠。魔族打不过这些狐妖、黄鼠狼妖,难道我还怕了不成?我三两下揍得他们满头包,然后扔了出去。

  约莫以为终于有正餐可吃却原来都是些填不饱肚子的小点心,墨翠红了眼眶,抱着我的脖子小声啜泣。可怜的孩子!我拍拍他的头,而后便去厨房给他下了一碗面。

  这之后,又来了些低级的兔子精、蛇精乱认儿子,全被我揍了一顿扔出墙外。陆陆续续来得多了,这不,邻居愤怒抱怨了。我也没辙,后来,来人一说是认亲的我也不揍了,施法往远了扔。

  从蛋里蹦出来的娃娃,又不是唐僧,吃了他的肉能让妖长生不老,妖怪们怎么两个三个齐聚一堂要抢他?我留了心,问完妖怪再扔走,可又问不出个所以然。

  或许是天见可怜,在墨翠饿得见外人就要咬时,一个容貌俊美的男子拿着门外快风干的蛋壳要认领儿子。墨翠故技重施,男子递给他一袋东西,他嗅了嗅,打开看是墨翠石后眼眸一亮,接着便躲到一旁享用正餐去了。

  这肯定是亲爹无疑!

  趁墨翠吃得正欢,我和他爹交流了近来的疑惑。

  原来,墨翠是西方天龙一族。天龙食墨翠石而长,是以世代驻守在墨翠山。墨翠是个可怜的娃,用他爹的话说就是,他跟哪吒似的出生三十年都不肯从蛋里出来,急得他爹就学李靖用剑劈,哪知劈了许久蛋愣是没有裂缝,后来他还倒霉摧地被各路妖怪抢来抢去掉到了墨翠山里,他爹找了很久才知被我捡到了。

  墨翠爹对此疑惑不解:“仙人用何法子让我儿从蛋里出来的?”

  这个法子委实不怎么好,我抱歉道:“我以为那只是个蛋,便扔到热水里打算煮了吃……”

  墨翠爹瞪大眼睛,满脸不信:“仙人妙计匪夷所思……或许这是仙人与我儿的缘分。”

  至于墨翠缘何被妖怪聚抢,我们想破脑袋也得不出结论。

  亲爹既然来了,就能把儿子带走了,我心里却蓦地生出不舍。墨翠听了要和我分离,抱住我的腿哇哇大哭,无论如何都不放手。他爹没法,只能托我照顾他,自己去打探消息。

  等他爹一走,他抬头望我,眼角还留着泪水,却露出讨好的笑容:“秋秋,我饿了,想吃面。”

  赏他一个栗暴后,我转身到厨房给他下面。

  留个吃货在身边,迟早被他吃穷!

  【三】

  好在吃货他爹每隔几日便会悄悄在我屋里放一大袋墨翠石,既解决了墨翠吃饭的问题,还能卖了补贴家用。墨翠每日五顿,脸蛋重新圆润了好大一圈。

  但,这样只吃不动的生活不能再继续下去,痛定思痛后,我决定教他剑法,日后若再有妖怪来就让他自己应付。

  剑法是我修仙时师兄苦口婆心劝我学的。彼时,我嫌弃剑术没有法术威力强,囫囵吞枣学完后只在山里赶跑黑熊时用过一次,现在,我将全套剑法回忆起来,一招一式地教他。我两年才学成的剑法,他学了两月有余便已经使得小有威力,还一不小心还把院墙劈塌了一截。

  好在邻居出远门,趁他回来之前我赶紧把墙补好。之后,我心里暗暗留心,防止墨翠再弄出个惊天地的破坏来。

  他使完最后一招,提着剑满头大汗朝我奔来:“秋秋,我练得好不好?”

  递过手绢让他自己擦汗,我由衷点头,心想,他练得实在是比我好得多。

  “那有没有奖励给我?”他闪烁的大眼睛里满是期待,“我想每日五,啊不,四顿,只吃四顿就满足了!”

  这真是大有前途的奖励呀!我嘴角微抽,斜着眼睛看他:“改为一日两顿我觉得也是一种不错的奖励。”

  他熠熠生辉的眸子瞬间暗了下去,不一会儿又亮了起来,拉着我的袖子撒娇道:“那,我想吃秋秋煮的面!”

  说实话,我从未见过如此喜欢吃面的天龙!我将手抬到半空才想起他已高出我许多,不能再赏他栗暴了。这小子墨翠石吃得太多,两月有余便长成约十六七岁的俊美少年,走在街上,两旁都是偷看他的娇羞少女。

  我仔细端详他的脸,不得不承认他比起他爹有过之而无不及。唉,吾家有儿初长成似乎太快了些!

  “想吃自个儿下!”

  作为吃货,墨翠自长成有为少年后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捣鼓些许时日菜就做得像模像样了,但对于他最喜欢吃面这件事,我实在无法理解。

  墨翠乐颠颠地做好两碗面,边吃边摇头道:“秋秋,你这样不爱做菜,以后肯定没人要你。”

  隔着升腾起的雾气,我隐约看见他嘴角那一抹狡黠。

  “谁说的!姐姐我以前也是有人追求的!”我哧溜哧溜吃一口面,而后继续说,“可惜不见了……”

  在我升仙之前,有一段时间,我的屋子莫名其妙地被收得整整齐齐,我修炼完后也有一碗热腾腾的面摆在桌上等我。我明里暗里观察许久也没看到是谁干的,师兄笑说或许那是来报恩的田螺姑娘。虽然不知对方是谁,但被人如此默默关心,我心里很是感动。

  可是,我升仙后,这样的关心莫名其妙又没了。

  “一定是那人嫌弃你只会吃,连感谢的话都没有。不过,我是不会嫌弃秋秋的。”墨翠心满意足地吃完,眼带笑意,“我煮的面你尽管吃!”

  他的话让我差点没把自己噎死。

  几日后,我非常放心地留下墨翠看家,脚踩仙云回了一趟九重天。我和一众仙友听太清上神唠叨了一大堆,而后各自领了任务正要离去时,太清上神一脸神秘地给了我一个锦袋,让我回到凡间再拆。

  我郑重地点点头,出了太清宫便立刻拆开。

  凡间有云,活越老,行越宝。太清上神一把年纪还喜欢耍宝,给人的锦袋里满是整人的诡计。我也曾收到他的整人锦袋,像是打开锦袋后,他的坐骑从袋里蹦出来要和我打一架之类的。而这一次拆开,里面只有一张字条:注意身边欲历天劫之人。没头没尾的字条,我收入袋内转身即忘。

  归途中我又意外偶遇不爱出门的莲西,她气急败坏地拎着一件天衣,看到我后便把天衣随手扔到我身上,气势不凡地走远了。怪哉!连时常面无表情的莲西都会生气,今个儿奇怪的事情真不少!

  我收好天衣就往家里赶,可隔着老远便看见从我家里射出一道道紫光红光,屋子也应景似的摇摇欲坠。

  我的大神哪!邻居又要抱怨了!

  【四】

  院子里一片狼藉,墨翠一剑堪堪抵御着两个中年道士的攻击,四周花花草草早已惨不忍睹,连墨翠好看的脸上都添了一道伤痕。

  这两个道士比起之前的小妖是强太多,剑术辅以法术攻防有序,我加入战局后,也只略略扳回一点劣势。

  “连道士都来了,你到底身藏什么仙家法宝,给他们就是了!”我瞪着墨翠,只求能把这两个大麻烦送走。

  他回我一个怒其不争的眼神:“他们要我的人辅助他们修仙!”

  我没想到竟然是这样,霎时间想起了太清上神给的字条。这么微微一晃神后,我全然躲不过对面道士刺来的一剑,而墨翠在与另一个道士缠斗,情况也不乐观。

  眼见我就要被剑刺中,突然天外飞来一把拂尘直把对方的剑打落在一旁。猝不及防之下,那道士一愣,皱眉凝视地上的剑和拂尘,看向慢拂尘几步飞进我家的人时却脸色一变,而后拉上同伴就走,临走之前还心有不甘地瞪了那人一眼。

  虽然道士走了,可难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戒备地看向来人。来人也是一身道袍,两抹长须更显其仙风道骨,他微微一笑,令我大吃一惊–

  “师兄,你怎么来了?!”

  升仙以后我几乎没再见过师兄,这样情形下相遇简直是喜出望外。墨翠脸色不佳,我拿袖子替他擦干净血迹,再给他好好上了药。这小子就知道臭美,一道小伤也能令他不高兴很久。

  墨翠的脸微红,他摸摸脸上的伤痕,又凑到我耳边低声道:“秋秋,我不喜欢这人。”

  我瞥了他一眼:“他是我师兄,又不是非得你喜欢,我喜欢就行。”

  我知道他那点小心思。师兄没留胡子之前那叫一个英俊,百里内外的姑娘们都让我替她们美言几句。彼时,师兄对我颇为照顾,我也满心打算替他寻个如意伴侣,奈何他一心修仙,生生碎了姑娘们的芳心。不过,师兄现在留了胡子也一样赏心悦目,墨翠适逢容貌不相上下的师兄,不喜欢实属正常。

  一番嘘寒问暖后,师兄才说起来意:“秋桐,近日临城一带大旱,皇上命我求雨。我作为国师,非常清楚天家的意思,故而出来寻龙为天家演一场戏。前几日我巧遇一条天龙,在我的再三恳求下,他让我来这里找一个仙人。”

  他笑笑,也有久别重逢的喜悦:“只是没想到是你。那天龙还让我转告你,妖界和修仙界传言,得新生天龙相助即可轻松升仙,让你小心照顾他儿子。”

  原来如此,难怪不论是妖怪还是人都想抢他,脸也好人也好都是香饽饽。不过,我仍有一点不解:“要他怎么相助?把他煮了炖了来吃,还是扔进丹炉练成飞仙丹?”

  “眼下尚不知晓,我之后替你查查,总之,你需谨慎为好。”

  师兄还是那样关照我,眼见他有求于我,我怎能不帮?更何况,如果不是我无意中搅了他的天劫,如今成为仙人的应该是他。是以,对他我一直怀着深深的愧疚。

  我一把拉过墨翠对他说:“墨翠他爹或许是想让你来找他帮忙,但他遭人觊觎,我打算把他送到友人处安顿,再替师兄寻龙求雨如何?”

  以往笑容满面的墨翠此刻面容冷峻,他甩开我的手,气呼呼道:“不过是化身成龙演场戏而已,这还难不倒我!倒是秋秋,你确定你可以唤出一条龙来?这位师兄,你说呢?”

  臭小子长大了龙鳞厚了,竟敢质疑我的能力!哪知我一转头,只见师兄略微思索,而后也笑着点头附和。

  对于这两个男人瞬间结成同盟,我瞠目结舌。这发展和我想的不太一样啊!

  【五】

  莲西给的天衣是个好东西,穿上之后刀枪不入。我把天衣给了墨翠,况且还有师兄在,我也放心。

  他们走后,我又摸出太清上神交给我的字条看了许久,再联想师兄说的传言,几番思索后,始终觉得这两件事必有联系,应当不似我想的那般简单。

  思及此,我漫山遍野寻找之前来抢人的妖怪。功夫不负有心人,我还真遇上几只,被一顿胖揍后,他们唯唯诺诺说,关于天龙的消息是从修仙门派传出来的。之后我寻到修仙门派,掌门一个个只说有高人相授,追问到底结果却是天机不可说,令我颇为头疼。

  我又揣着字条直奔太清宫,不知太清上神是真有事还是躲着我,接连好几次我都遇不上他,无奈之下,我依着字条又把亲朋好友甚至有些许关系的人全问了一遍。

  这么奔波十日,我听闻国师应天命呼龙唤雨令天降甘霖,大大缓解临城一带的旱情,可关于这两件事仍然没太大进展。

  过了十日,我收到师兄的信,信中说他看了墨翠的剑法颇为赞赏,欲教他其他的剑法。

  过了月余,我又收到墨翠的来信,信中坦言皇宫的菜太好吃,他还要再待一段时日。

  哼,就知道吃!干脆别回来了!

  自从捡到墨翠后,我不是解决他造成的麻烦就是处理别人带给他的麻烦,日子乱糟糟却有趣,我已记不起独自生活时的孤寂。距他的来信又过了月余还未见他归来的身影,我突然有一点点想念他在的日子。

  屋子被我收拾得很整齐,可我总觉得哪里不顺眼。傍晚,我煮了面,才吃了两口,嘴里的味道令我不禁思忖为什么面变得那么难吃。左思右想没有结果,我一拍筷子,决定去找墨翠。

  不行!凭什么他独享山珍海味而我只能在家吃面?我不同意!

  我找到师兄的居所,经过门人的通传后又等了许久才能进入。碰巧门内有人出来,我觉得那人很眼熟,却又想不起在哪儿见过,便闪身让那人先行,那人看了我一眼就走了。

  国师的工作一看就不简单,师兄向门人下达一个又一个指令,谁准备物件、谁布阵布置得清楚明了。在我喝完第三盏茶后,师兄也终于吩咐完毕。不等我开口,他倒先向我告罪,又让人给我带路去找墨翠,复又忙得不见人影。

  我随着门人去到一个庭院,发现墨翠正在里头练剑。

  看到我来,他放下剑,一把抱着我,笑容如庭院里的夏花般妍丽:“秋秋,好久不见,我真想你!”

  他像还是小孩时那样脑袋磨蹭我的肩窝,痒痒的。多日不见,他似乎又长高了,如成熟男子身形挺拔,这样的撒娇无形中带了点暧昧。我不禁脸上一热,不用照镜子都能知道我的老脸红得不能见人。我假咳一声,佯装嗔道:“我看你,有了美食就乐不思蜀了。”

  “我这不是为了学做甜点好做给秋秋吃嘛!”他又在扮可怜,拉着我坐到亭子里,而后转身到屋子里拿出甜点,“很早听门人说你来了,我就做好了等你来。”

  桌上的甜点是蔷薇花形,每一片花瓣都小巧而精致,一口吃下入口即化,没想到这段时日他的手艺进步这么快。

  墨翠邀功似的把他在师兄这里所学的剑法统统练了一遍,一招一式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翠绿的衣衫在空中飞舞,拂过院中的夏花,让人分不清夏花和他究竟哪个更美。他转过身分花拂柳,笑得竟比夏花更妍丽。

  我的手抚上胸口,那里突然跳得狂乱。

  “秋秋,我练得好不好?”他笑着问,见我呆呆地点头,又道,“再给你看一套我从做菜中悟出的剑法。”

  这个,该不会是凡人说的春心萌动吧?不行!我低下头专心吃甜点,不敢再看他。

  突然,我手一僵,甜点掉在桌上,又滚到地上,摔散了,再没了形状。只见一柄银剑刺入我的胸口,那里跳得更乱了。

  我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看到墨翠笑得和方才一样好看。

  【六】

  我醒来时,眼前漆黑一片,头顶有雷声闷响,连手都被绑住了。

  墨翠为什么要伤我?我静静地回想之前发生的一切,只觉得胸口火辣辣地疼。

  良久后,漆黑慢慢散去,我坐起身,看清自己身处一个法阵里,四周悬着剑与符纸–竟是拘魂阵!见我醒来,两个道士走过来,竟是曾来过我家大闹的那两人。我后知后觉想起其中一个就是在师兄居所门口遇上的那人。

  两个道士抬头观望苍穹,不怀好意地狞笑道:“靳放国师,等你历了天劫成功飞升后,可不要忘记我们啊!”

  他们的话犹如一记惊雷劈在我心上。我身边要历劫之人,原来是师兄吗?我调查过很多人,却独独没想到会是他。

  师兄从一棵树后缓缓走到法阵前,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的人竟然是墨翠!墨翠此刻面无表情,眼眸只注视着师兄,像是全然看不到我的存在。

  “师兄,你要做什么?”师兄依旧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可我知道,我现在的狼狈模样和他脱不了关系,“你是不是还怪我害你不能升仙?”

  师兄温和地笑着摇头道:“怪你?不,秋桐,我倒要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怎么能轻易控制天龙为我所用?你看,有天龙在,我将很快寿与天齐。”

  我猛然想起关于天龙的传言是师兄告知我的,而这个传言由一个高人传给修仙门派,这两个曾是敌人的修仙道士又在帮着他,一切串联起来,想来,真相只有一个。

  “师兄,你当知道从未有人成功过!”这法子太危险了,想到这儿,我心下一急,险些喘不过来气,“喀喀……失败即是万劫不复!墨翠只是个孩子,你放了他吧,大不了我不做神仙,我把修为全给你!”

  师兄奇怪地看着我,最后狂声大笑道:“秋桐,我刚想夸你聪明,结果你还是那么笨。你以为我为何要把你困在拘魂阵里?你当初又为何会在我历劫时遭到雷劈?你都在劫难逃,还有心思关心这小子?”

  彼时,我不知师兄历劫。他曾给我一张符咒,说它能避邪,我便一直放在身上。一日,他约我在树林里商谈要事,那时虽然空中满布惊雷,但我仍然按时赴约,不想进了林子后,我受了几道天雷,阴错阳差成了仙。

  我低头看去,发现一张同样的符咒贴在胸前。原来,两次都是师兄特意安排的。

  伤口还在疼,可我只觉得心更疼。曾经待人和善、对我偷懒最没辙的师兄,为了升仙,竟会变得如此残酷。我不愿承认,却又不得不承认。

  “这一次,你真正的目的还是想让我替你承受天雷吧?可是,升仙之人必须承受天雷,方能洗去身上的罪孽和嗔痴怒,继而才能化为仙。你不想经历天雷的洗礼,又存了这样龌龊想法,怎么可能得道成仙!师兄,我把修为都给你,你放弃吧……”

  “哼,你那点修为我可瞧不上!别人成不了,但有你和天龙,这次我一定能成!”师兄不屑一笑,不再理会我的任何劝说。

  苍穹的雷声越发清晰,两个道士躲得不见踪影,师兄看时机将至,便用一道符把墨翠化为天龙,绿色的龙载着他飞向高空。

  第一道天雷打在我身上,法阵被迅速摧毁。我即使身为神仙,受天雷一击也不可能无事,更何况此时的我已身负重伤。我虚弱地倒在地上,天雷的威力让我不停颤抖。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

  我不记得有多少道天雷打在我身上,闭上眼等死之前,我唯一想到的是,满院子的夏花中,墨翠那惊鸿一瞥的笑。希望他不要因为我而受到任何伤害。

  突然,有人将我护在怀里,我睁开眼,只见墨翠不知怎么又回来了。他牢牢地抱着我,自己承受了大部分的天雷。他在我耳边低语,声音几不可闻:“这一次你怎么还是这么傻?”

  乱了乱了!我的委曲成全不是让他和我一起被雷劈的!

  惊雷接二连三而至,不远处也响起了师兄的惨叫声,声音里满是不甘,真应了因果循环的道理。

  墨翠的胸膛紧贴着我,很暖却也一点一点变得冰凉。天雷不断打在我们身上,我竟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又或许是天雷把被我遗忘的回忆劈了回来,我猛然忆起第一次承受天雷时,也有一个人把我护在身下,在我耳边告诫我以后别那么傻,还替我挡了最后一道天雷。

  那个人,有一张和墨翠一模一样的脸。

  【七】

  天劫过后,生活又恢复了平静。

  我侥幸捡回半条命,莲西把她炼制的各种丹药往我嘴里猛塞,美其名曰试药,其实我知道她是怕我小命不保。在她不知功效的丹药的“摧残”下,半年后,我又是生龙活虎一穷散仙。

  只是,师兄和墨翠都不见了。

  太清上神来看我时,我问起师兄的情况,他一脸没好气地说:“我查了,九重天里再没有靳放这个人,皇帝那边的国师也早就换了人。”

  我不禁默然,又问起墨翠的消息。如果说替师兄两次承受天雷是我的命数,那太清上神本可不提醒我,可既然他如此做了,事后稍稍一想就可知,他拐弯抹角地提醒我为的是墨翠。

  我不问便罢,这一问,太清上神的老脸由白变红又变青再变黑,如果不是我重伤在床,他肯定会放出坐骑暴打我一顿。

  “我前阵子泄露天机提醒你要好好提防,我容易吗?结果没想到还是让他没了!你真是九重天第一蠢!”太清上神完全没有上神风范,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他是第三个说我傻蠢笨的人,我再温和也是有脾气的。我送他一记白眼:“那又是谁三番五次不见我,害我得不到更多信息的?泄露天机一点点和再多一点点反正都没区别!”

  太清上神气得暴跳如雷。

  至于墨翠为什么会救我,那原因真是有够老掉牙的。在我还在修仙那会儿,太清上神在凡间收了一个资质上佳的凡人徒弟,也就是墨翠的前身。据他说,墨翠被我从黑熊掌下救起后便开始喜欢我,每天给我打扫房间和煮面,最后还为我挡了天雷以致一命呜呼。他觉得可惜,便收集好墨翠的魂魄放入天龙的那个蛋里,等着墨翠出世后再收为徒弟。

  只可惜,从蛋三十年不破开始事情便失去控制,这次,他来不及再让墨翠转世,毕竟,天雷过后,另一个结果是灰飞烟灭。

  听完故事,我愣了:“我只不过是赶走黑熊,那时没旁人……”

  “他被熊追到树上,你赶走熊,就等于救了他。”他撇撇嘴说。

  我汗颜:“那又是谁教他像个田螺姑娘似的报恩?”

  太清上神一甩袖干脆走了,或许,他也觉得用这样的方法追求姑娘委实太丢人。

  伤好以后,我去了一趟墨翠山,向墨翠他爹请罪。墨翠他爹知晓了前因后果,只是摆摆手,感叹这是墨翠的劫数。

  既然墨翠能回来救我第二次,我坚信他一定会回来第三次,可我等过了春草繁茂,等过了冬雪皑皑,如此周而复始,他依旧没有回来。

  然而,生活仍旧要继续。

  某日,我去墨翠山捡一些墨翠石,打算卖了改善生活,突然,苍穹之上乌云满布,不知哪路人马又在群斗。狂风大作中,一颗大蛋掉落在我手上,于是,我抱着蛋急忙赶回家,而后把它扔到热水里煮。

  一直煮到蛋壳裂开,煮到水干锅焦,蛋露出柔滑的蛋白,蛋依旧还是颗蛋。

  我抱住膝盖放声大哭。

  至此,我终于承认,墨翠他不会再回来了。

  【八】

  “秋秋,你怎么哭了?”

  有声音在身旁响起,我猛然抬头,只见阳光下有人一身绿衣,笑盈盈好似盛放的夏花:“哭了就不好看了。”

  我倒吸一口气。我现在的样子肯定很难看,可他该死地捧着那颗被煮熟的蛋,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这臭小子现在才回来!隔壁媒婆说成的人已经四代同堂了你知不知道?你,你……”我死死扯住他的衣襟,生怕这只是我的幻觉,不相干的话脱口而出,可最想说的那一句却哽咽在喉。

  “秋秋,让你久等了。”他握住我的手,笑得像个无赖,“我回来赖着你,再也不走了。”

  如果不是他肚子里发出的咕咕声破坏了气氛,这肯定是个久别重逢的温馨场面。我们四眼相对,最后相视爆笑。

  坐回屋里,墨翠一边吃面,一边向我哭诉这百年来他的悲惨生活。彼时,多亏了莲西给的那件天衣意外挡掉了大部分天雷,这才没把他劈得连渣都不剩。太清上神好不容易把他救回来,后来又嫌他太弱,便关他在山里操练了一百年才肯放他下山。在那段时间里,他的食物只有墨翠石和水。

  太清上神这是等同于近百年禁止吃货吃东西,简直是惨绝人寰!再加上他也把我骗得团团转,我心里不由发怵,以后还是别得罪太清上神的好。

  看在他饿了如此久的分上,我默默地把自己碗里的那份肉夹进他碗里,随口问道:“听太清上神说,你很早以前就喜欢我了?那你怎么老躲着不出来?”

  蒙蒙雾气中,他的脸可疑地红了:“我怕你不喜欢……”

  “你转生成天龙后,整日抱着我撒娇,就不怕我还是不喜欢你?”

  “就因为我前世还来不及告诉你就死了,所以这一世我才想早早地表达出来!”他目光灼灼,脸变得更红了,“我记得我喜欢你,却忘了靳放的阴谋。直觉让我讨厌他,可你说你喜欢他,我不想让你和他走得太近,只好跟着他走了,却没想到被他控制了心神,还害得你……”他的指尖不住地轻颤,抚上我胸前被刺了一剑的地方,“后来看到你在天雷中痛苦的样子,我就什么都想起了了。你肯定很疼,对不起……”

  “当然疼死了!你救我两次都不足以弥补这一剑!”我瞪他一眼,果然看他眸子暗淡了下来,脸上满是自责,我佯装生气地转过身,“你欠我的,就以每天收拾干净屋子,再给我煮面当作补偿!如果你不同意……”

  他自身后紧紧抱住我,双臂灼热而有力:“我欣喜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不同意!”

  我转过身也抱住他。唉,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

  如果他不同意,就换我每天给他收拾屋子,给他煮面。

  不说也罢,结果相同就好。

  文/柳竹君

赞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