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寿道

  茂林修竹将阳光剪碎了胡乱撒在落叶上,将人都掩在浓重墨绿里。

  “这一回……”孙逐撑起弓箭紧紧盯着眼前之人,“总该乖乖跟着小爷回去了吧?”

  “凭你这能耐?”乘黄抬起袖子擦了擦前额,她早知林中暗藏玄机,退无可退,嘴上却硬要占点便宜,“我看不易!”

  “你还是从了我吧。”孙逐笑着说,“追了你这许多年,我可不忍心你受什么皮肉苦。”

  神兽乘黄,得之可以长生不老,搅得江湖大不安宁。有些钱和权的人多少都对其有些觊觎,其中,孙家便是专事狩猎乘黄的大家。到了孙逐这一代,他便盯上了她,这二人你追我赶的戏码,道上人早就习以为常。

  孙逐年纪轻轻便功夫了得,一张弓箭百发百中,但到底不及乘黄。乘黄生性狡猾,躲闪得游刃有余,孙逐一连发出几箭,皆是不中。待他看清乘黄身影时,他却见她已欺近,手上握着一柄不知何时顺来的箭,朝他刺来。他忙向旁边躲开,肩上却还是被擦破了一道,渗出两滴鲜血。

  乘黄伸手沾了血,笑得颇为调皮:“皮肉之苦?我可忍心得很。”

  人声、马蹄声中传来一句低语:孩儿,往前跑,莫回头……

  孙逐再醒来时,全身是难以言说的怪异。草叶在眼前摇曳,虫鸣声扰得他莫名烦躁。他靠着树坐下调息,却听到了自家暗卫的声音。

  “别找了,先救少主要紧……”

  他循声走去见到的那一幕,让他在原地愣了许久。孙家暗卫重重围着一处议论纷纷,手忙脚乱,而躺在那处不省人事的,是孙家少主孙逐。

  不知是谁眼尖看到了树丛后愣住的他,大喊道:“乘黄在这儿!”接着,所有暗卫仿佛对他恨之入骨,饿狼扑食般一拥而上,惊得他掉头就跑,全凭本能钻进叶间,如无头苍蝇般乱窜。

  日落西山,孙逐好歹躲过了自家人的追击。他擦了擦额上的汗,而后对着袖子凝视许久,终于懂得了他现下的处境。这是一副嫩绿色水袖,敢情乘黄偷得他精血,将他魂魄摄入了乘黄体内。

  其后的日子可谓苦不' ;&,"vIE' ;&,"狩猎的人,一面寻着乘黄,还夜夜受梦魇困扰,脑中尽是跑向榕树的画面,跑得精疲力竭。

  山头后面的谷里树木郁郁葱葱,谷底有株榕树,千年未倒。孙逐翻过树藤站在树下仰望,从叶间泻下的光闪得他一阵眩晕。如魔怔一般,他蹲下身在气根间翻找,摸出一只角。

  乘黄,其状如狐,其背上有角,乘之寿二千岁。孙逐手中的这只角,成熟而苍老。他记得,梦中的她,在树下等了很久,抱着父亲的尸首哭了很久。

  “是乘黄!”他听见人声,来不及逃躲,而后被一箭穿心。

  孙家少主昏迷一月苏醒后,便下令不再狩猎乘黄。道上的人说他懦弱,他只是一笑置之。

  春色满园,孙逐开窗即见垂柳抽枝发芽,家仆在院里种的睡莲,添了几分风雅。不过,这缸沿上的姑娘不拘小节地趴着,冲孙逐笑道:“想捉我回去?瞧瞧你这能耐哦!”

  点评:这是一个“庄生梦而为蝶,蝶梦而为庄生”的故事。只有自己成为猎物,才能体会那种颠沛流离、朝不保夕的恐惧吧!美中不足的是,文章的架构有点儿头重脚轻,前半段男女主互动用了稍多的笔墨,却又没能把那种若有若无的情愫很好地表现出来,在这点上还是有进步的空间。

  文/夏六七

打赏
赞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