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的游戏

郭佳

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2010年公布的数据,全世界共有6000多种语言,但全球人口的80%讲的都是主要的83种语言。这里所说的是人类社会的自然语言,即自然地随文化演化的语言,如汉语。

除了自然语言,人类还会为了特定的目的、用途及使用族群而人为创造出一些语言,这些语言被称为人工语言。最著名的人工语言是波兰人柴门霍夫(Zamenhof)于1887年创立的世界语(Esperanto)。现在全世界约有200万人将世界语作为第二语言使用。

可能多數人对人工语言、世界语这些名词都感到十分陌生。不过,2013年 BBC网站娱乐版一篇题为《你会说多斯拉克语吗?》的新闻报道能立刻改变大家对人工语言的陌生印象。根据这篇报道,截至2013年5月,世界上有超过500万人都至少听过几句多斯拉克语或瓦雷利亚语。据称,把世界上听过威尔士语、爱尔兰盖尔语或苏格兰盖尔语的人全都加起来也没有500万这么多。

多斯拉克语(Dothraki Language)和瓦雷利亚语(Valyrian Languages)是当时在美国每周播放的中世纪史诗奇幻题材电视剧《权力的游戏》中所说的两种人工语言。2013年5月,《权力的游戏》正在播出第三季。到今年,该剧即将播出第七季。时隔4年,全世界听过这两种人工语言的人估计已增加了十几甚至是几十倍。

多斯拉克语

左图:波兰人柴门霍夫,他于1887年创立了世界语

电视剧《权力的游戏》改编自美国作家乔治·马丁(George R.R. Martin)的奇幻史诗小说《冰与火之歌》系列。小说中,多斯拉克人是好战的游牧民族,他们所讲的语言即为多斯拉克语。这种语言是由美国语言创作协会(Language Creation Society)的大卫·J.彼得森为该剧进行创作的。

右图:美剧《权力的游戏》剧照

多斯拉克语原本是《冰与火之歌》系列小说作者乔治·马丁为小说中的多斯拉克人所创造的语言。他本人曾承认,他其实并不太擅长创造语言。他说:“我和托尔金(J.R.R.托尔金,著有奇幻小说《霍比特人》《魔戒》)不同,在我的桌子上并没有一整套我所想象的语言,多斯拉克语也是如此。在我的小说里,许多角色都讲着多斯拉克游牧领主的语言。我确实在小说的文字中不时使用了一些多斯拉克词语,比如khal和arakh。但多数时候,我都愿意在小说里这么写,‘他们讲了些多斯拉克语,然后用英语写出他们所说的内容,再在句法和句子的节奏上下点功夫,来表现出这种语言的特点。”

但乔治·马丁在小说中所创造的多斯拉克语的内容对于制作电视剧来说还远远不够。在小说中,多斯拉克语只有30多个单词,其中多数单词都是些名称。所以电视剧的监制大卫·贝尼奥夫和D.B.韦斯邀请美国语言创作协会来负责创造内容更为丰富的多斯拉克语。而多斯拉克语也是语言创作协会被请来创造的第一种语言。语言创作协会在协会的专家中间征集并考查了许多多斯拉克语的创造方案。最终,他们选中了语言学家大卫·J.彼得森的方案。

虽然彼得森从许多种其他语言中汲取了创造多斯拉克语的灵感,包括俄语、土耳其语、爱沙尼亚语、伊努特语(伊努特人是北美原住民族之一)和斯瓦希里语(非洲语言里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之一),但多斯拉克语就其本身而言仍然是一种独一无二的语言。彼得森说:“要想让读者生动地了解这种语言听起来到底是怎么样的,这么多单词其实已经足够了。我并不是说创造多斯拉克语只能有这一种方式,因为专家们最初给出的建议方案彼此之间差别极大。只是对我而言,这些单词已经足够让我思考出多斯拉克语的创造方向。

“在创造多斯拉克语的过程中,我想尽量忠实于乔治·马丁在《冰与火之歌》系列小说中已经创造出的语料。尽管这些语料并不多,但足以反映出这种语言的特点:它的主要语序是‘主语-动词-宾语;形容词位于名词之后;没有‘to be这样的结构。我在创造语言的过程中,都会忠实于这些语言特征,让这种语言具有复杂性和真实性,还能给读者一种觉得熟悉的发音美感。我最大的愿望是本剧的剧迷们在看到一个多斯拉克语单词时,分辨不出它到底是出自小说还是由我创造的,甚至让剧迷们都意识不到这是一种人工创造的语言。”

《权力的游戏》制片人D.B.韦斯表示,“彼得森所创造的语言是非同一般的。他不仅把握住了多斯拉克语的精髓,还让这种语言的丰富性又提高了一个层次。我们十分期待看到他的第一卷多斯拉克语十四行诗情诗集。”

乔治·马丁也表示说:“我期待着有一天,能有人把莎士比亚的作品翻译成多斯拉克语。因为人们已经把莎士比亚的作品翻译成了克林贡语(电影《星际迷航》中外星种族克林贡人的语言,也是一种人工语言),而且还可能会翻译成精灵语,那么也不妨把它翻译成多斯拉克语。”

瓦雷利亚语

瓦雷利亚语是小说《冰与火之歌》里的另一种人工语言。在小说中,“高等瓦雷利亚语”(High Valyrian)及其衍生语言经常被提到,但除了几句话之外,小说中对此语言没有更多的叙述。在电视剧《权力的游戏》中,大卫·J.彼得森根据小说中的语句片段创造出了高等瓦雷利亚语及衍生语言“阿斯达普利瓦雷利亚语”(Astapori Valyrian)。高等瓦雷利亚语很少被使用,就像现在的人们很少使用拉丁语一样。小说中许多不同的方言都源自高等瓦雷利亚语,其中一些方言变得非常不同于高等瓦雷利亚语。

在小说原著中,除了地名和人名,瓦雷利亚语一共出现了四句话:Valar morghulis(凡人皆有一死);Valar dohaeris(凡人皆需侍奉);Valonqar(兄弟);Dracarys(龙焰)。这几句话都参考了奇幻小说《魔戒》中的昆雅语(昆雅语是托尔金所写的《魔戒》中精灵所说的一种语言)。

“Valar morghulis”是高等瓦雷利亚语,意为“凡人皆有一死”,是厄斯索斯(Essos)地区人们的日常用语。如果一个人说了这句话,对话的另一方就会以Valar dohaeris(凡人皆需侍奉)来进行回应。

电视剧《权力的游戏》里所创造的人工语言多斯拉克语和瓦雷利亚语是为了更加生动地诠释“虚构的中世纪世界里所发生的一系列宫廷斗争、疆场厮杀、游历冒险和魔法抗衡的故事”。而在电影《阿凡达》这个发生在未来潘多拉星球上的故事里,导演詹姆斯·卡梅隆为了给观众带来如临其境、来到外星的感觉,在开始电影拍摄的两年前,就请美国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教授、语言学博士保罗·弗洛莫(Paul R. Frommer)为电影创造了一种全新的外星语言,纳威语(Navi Language)。

纳威语

在《阿凡达》这部科幻电影里,潘多拉星球上3米高的蓝色类人生物纳威人所说的语言的确是一种全新的语言。当电影《阿凡达》上映时,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希望电影票房能超越他之前所执导的奥斯卡最佳影片《泰坦尼克号》,但保罗·弗洛莫教授却在用另一种标准来衡量自己为这部电影所做的工作——克林贡语(Klingon Language)。因为克林贡语是一种发展极为成功的人工语言,“是现今所有人造外星语言的最高衡量标准”。

克林贡语是全世界最著名的科幻电影系列之一《星际迷航》中外星种族克林贡人所说的语言。资料显示:

“上世纪80年代时美国就已编纂出了克林贡语的教材和词典供《星际迷航》电影爱好者收藏。很多痴迷于《星际迷航》的爱好者甚至使用克林贡语进行交流。由于其独特的影响,克林贡语已经得到了国际上的广泛承认,发展成为流行文化的一部分。克林贡语的出版物还有与《星际迷航》有关的资料,以及包括莎士比亚著作在内的一些文学作品、技术文献。一些西方國家有专门的克林贡语刊物和网站。计算机Linux操作系统和国际互联网也将克林贡语作为其支持的语言之一。克林贡语也是被国际标准化组织(ISO)承认的语言之一。”

但是,弗洛莫教授认为克林贡语听起来并不够好听,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使纳威语听起来更加优美动听。

《阿凡达》是在2007年进行的拍摄,而在2005年夏天,弗洛莫教授就已经和卡梅隆一起开始了新语言的创造工作。弗洛莫教授本人能简单说几句的语言有15种。作为一名常为英语非母语人士讲授跨文化商业交流课程的教授,他说,他希望在创造纳威语时能尽可能多地遵守人际交流中的表达准确和意思清楚的原则。

当时卡梅隆已经有了剧本雏形,里面有30多个纳威语词汇。卡梅隆对电影中纳威人语言发声的构想有三种:一种是像汉语或越南语那样用声调表达语意的语音;另一种是用元音长度来区别不同语意的语音,比如玛雅语(一个从墨西哥东南部到中美洲北部都在使用的语系);还有一种是含有爆破音,发音类似美洲原住民所说的拉科塔语或特林吉特语。最终,卡梅隆决定选择最后一种语言发声构想。他认为这种构想与电影中纳威人的原始生活状态最相符。

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弗洛莫摸索创造出了一套拥有自己语法规则和语言结构的完整的纳威语语言体系。弗洛莫表示:“纳威语的创造并未基于任何特定的人类语言,因为电影中的纳威人生活在距地球4.4光年的潘多拉星球上,而且他们是类人生物,并非人类。”

电影中的纳威语实现了弗洛莫的愿望,听起来优美动听、非常温柔。纳威语吸纳了很多种语言的特点,让人们听起来像是波利尼西亚语或非洲的某种语言,也有人听起来觉得像德语或日语。目前,纳威语已经有了1000多个词汇,而弗洛莫也在不停地扩充纳威语的词汇量,毕竟他的目标是未来能让纳威语在地球上的生命力像克林贡语那样旺盛。

《权力的游戏》和《阿凡达》这两部影视作品向世界充分展示了人工语言的魅力和影响力。然而,现在许多电视节目和书籍里所编造的语言其实都没什么实际含义,只有像多斯拉克语、瓦雷利亚语、纳威语等极少数的几种人工语言在创作者或语言学专家的努力下才得到了充分的发展,变成了有实际功能的活生生的语言。如果你感到学习法语、西班牙语等世界通用语言还不够有趣,就不妨试试学习一种或几种经典的人工语言。在线版大英百科全书上就给出了一个清单,向大家推荐了6种值得一学的奇妙的人工语言。

《飞出个未来》:外星人语言

如果你是个数学家,可以先学这个清单上推荐的一种外星人语言。美国动画片《飞出个未来》(Futurama)里用这种语言来说一些动画片“粉丝”们才能理解的笑话。最初,这种语言先采取了一种用26个字母代替英语字母的形式。然而,这种形式对于影迷们来说显得过于简单,于是动画片制作者又转而通过数学的方式来设计了第二种字母表,使用了更加复杂的模(数学语言中的模概念)的附加代码,其中每个符号都有一个数值,然后用这些符号传达的信息可以通过以下方式直接被解码成英语:下一个字母含义是所有之前创建的字母含义之总和加该字母的本身含义。这些密码通常被那些钟情于解密游戏的“粉丝”们拿来开一些意想不到的玩笑。

《兔子共和国》:拉潘语

如果你喜欢动物主题的奇幻小说,可以学学《兔子共和国》(Watership Down)这本BBC票选的20世纪百大好书之一里的拉潘语。作者理查德·亚当斯在这本书里写了一个一群兔子寻找新家园的故事。故事里的兔子们所说的语言就是拉潘语(Lapine),作者有意把这种语言设计得听上去感觉没什么内容。虽然书中只出现了几十个拉潘语的单词,但“粉丝”们还是在这些单词的基础上把拉潘语发展成为一种有着独特语法和词汇的语言。“如果今天天晴,我们就去寻找蒲公英。”这句话如果用拉潘语来说,就是“Os e layth Frithyeer hyaones, on layth zayn yayn dahloil”。

《阿凡达》:纳威语

如果你喜欢科幻片,可以看看电影《阿凡达》,学习潘多拉星球上的纳威语。纳威语让通体蓝色发光的纳威人形象显得更加鲜活而生动。《阿凡达》的影迷们在纳威语创造者保罗·弗洛莫教授的帮助下很快地学会了纳威语,并让它在更多人中间流行起来。“禁止这些恶棍来到这里。我要杀了这个人,好给其他人一个教训。”这句台词用纳威语说则是,“Fayvrrtep fìtsenge lu kxanì. Fìpoti oel tspìyang, fte tìkenong liyevu aylaru”。

《权力的游戏》:多斯拉克语

如果你喜欢奇幻史诗类作品,可以走进乔治·马丁的奇幻史诗小说《冰与火之歌》的世界,或者看看据此书改编的连续剧《权力的游戏》,尝试学习其中的多斯拉克语。多斯拉克语是由美国语言创作协会的大卫·J.彼得森为该剧创作的。因为多斯拉克人是马背上的游牧民族,彼得森在创造多斯拉克语时就在语言中充分体现了骑马和养马的重要性。多斯拉克人向对方问好时会说:Hash yer dothrae chek asshekh?(Do you ride well today?)意思是,你今天马骑得好吗?其实就是在说“你好啊”。

《星际迷航》:克林贡语

如果你喜欢硬科幻,可以尝试学习电影《星际迷航》中的克林贡语。克林贡语是外星种族克林贡人所说的语言,由美国语言学家马克·欧克朗(Marc Okrand)发明。欧克朗曾就克林贡语出版过几本书。人们还专门建立了克林贡语语言学院(Klingon Language Institute),致力于促进克林贡语的发展,宣传克林贡语言文化。该学院还出版有季刊HolQeD(《克林贡语语言学》)。“粉丝”们甚至会用克林贡语来主持婚礼仪式、编写歌词。最为引人注目的是,现在还出版有用克林贡语改编的莎士比亚名剧《哈姆雷特》。先来学一句出门就能用到的克林贡语:卫生间在哪儿?——nuqDaqoH puchpae。

J.R.R.托尔金的作品:精灵语

如果你喜欢看电影《指环王》,可以去读读托尔金的作品,探究一下精灵语。托尔金是一名语言学家。在他开始创作自己的代表作之前,如《霍比特人》、《魔戒》三部曲,他就已經开始创造精灵语了。实际上影迷们常学的精灵语有两种:昆雅语(高等精灵语)和辛达林语。这两种精灵语都参考了一点芬兰语和威尔士语,因为托尔金本人学过这两种语言。而这两种语言又可以分为很多种不同的方言。甚至还有不同形式的精灵语手写体——其中一种手写体你可能在《指环王》电影里见过,就是刻在至尊魔戒上的文字:“Elen síla lumennomentielvo”。意思是,“在我们相聚之时,星光闪烁”。

越来越多通过精心创造的人工语言借由书籍、影视作品、电子游戏走进全世界人们的生活,帮助各种作品创作者们成功塑造了作品中的形象,助力了作品在商业上的成功,也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精神生活。

而在自然语言研究领域,科学家们也从未停止过对自然语言以及能熟练应用语言的人类大脑进行更为深入的研究,以期为科学技术的进步和人类的未来做出更多的贡献。经过科学家们多年的努力,截至目前,诸多科幻作家们笔下曾描写过的人工智能体已经可以创造出自己的简单语言。

人工智能体语言

OpenAI(由硅谷巨头联合建立的人工智能非营利组织)近期发布了两篇研究论文,内容是关于让人工智能体在简单的环境中创造出自己的语言。

人工智能体如果只是通过在庞大的语料库中习得语言模式,是无法对语言本身实现真正的理解的。和人类学习自然语言的过程一样,人工智能体必须把所学的语言应用到实际工作中,才能理解语言的含义。于是研究人员就需要确定,是否能通过人工智能体的相互合作,让它们在合作中自发地创造出一种简单的语言作为交流的工具。

现在人工智能体所发明的语言还比较简单。这种语言中的词汇都是说话者在相关环境中直接接触到的对象。比如,单词“树”直接对应实际环境中的树木的画面。此外,说话者还能用多个单词组成句子,来表达某种想法。比如,一个人工智能体让另一个人工智能体前往某个特定的位置。

在论文所讨论的研究中,所有人工智能体都被放置在特征简单的虚拟二维世界里。每个智能体都有自己的任务:去观察一个物体,或者移动到特定位置,又或者向另一个人工智能体发出指令,让它移动到指定位置。

为了让人工智能体具备交流的能力,每个智能体都可以向其他智能体发出信息。成功完成特定任务的智能体将得到相应的奖励分数。所有智能体最后会获知其他智能体累积的分数,这种反馈方式可以鼓励它们进行更好的相互协作。

所有进行强化学习的智能体都可做出两种动作。一种是与环境有关的动作,比如移动位置和进行观察。另一种是与其他智能体交流的动作,比如向其他智能体发言。智能体在进行每个动作之前,都会先处理上一步中其他智能体发出的信息,了解环境中物体的位置。智能体间相互传递的信息可以被储存在智能体自身的循环神经网络中,这样之前听到过的单词就能被记下来。

在该研究中,OpenAI展示了人工智能体如何让语言发生进化以拟合其处境的复杂性。“一个人工智能体不需要沟通;两个人工智能体发明了一个词的短语以在处理简单任务时相互协作;三个人工智能体创造了包含多个词的句子以用于完成更具挑战性的任务。”

OpenAI希望他们的研究能帮助人类开发出这样一种人工智能体:它拥有与自己的真实体验联系密切的语言。这种新发明出来的语言势必会在未来变得复杂起来,怎样让人类理解这些语言将会是个很大的挑战。所以,研究者计划通过让人工智能体与说英语的智能体进行交流,用这种方式来把人工智能体发明的语言和英语联系在一起,以帮助人类理解智能体的语言。这项研究将跨越人工智能、语言学、认知科学等多个学科,会对人工智能和人类社会的发展产生深刻的影响。

人类社会的正常运转,人类世界的不断进化,全都离不开沟通。在沟通需求的驱动下,自然语言、人工语言、人工智能体语言才得以诞生和演化。不论人类世界进化到何种程度,沟通都将是人类的永恒主题。所以,从古代到现在,语言的游戏都不曾停止过。从现在到未来,语言的游戏会更加精彩纷呈。

打赏
赞 (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