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是否有童话

  在某个落着雨的初春的黄昏,我独自裹着被子缩在沙发上,看完了一部非常老的电影,《岁月的童话》。

  二十七岁的普通女孩在一趟去往乡间的列车上,想到小学五年级时候的自己。那是零零散散的一些回忆:挑食被骂,会打棒球的隔壁班的男孩,不敢面对的月经,不会做除法的试卷……一些非常非常平淡的往事。

  好在我很喜欢这样的平淡,因为平淡才是我们每个人所要经历的。

  成长本身就是一件十分寂寞的事情,因为太寂寞,所以回忆起来,总会忍不住让它灿烂一些,遗憾和快乐都被刻意放大了。

  现在回想起来,小学竟然是我最受男生欢迎的时期。那时候我还没进入青春期,没有像气球一样被吹胖,也还没有爆出满脸的青春痘。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才华,也不算闹腾和调皮,每一学期手册的评语上,老师都是写着“活泼开朗”。整整六年,我只有十二行“活泼开朗”,连可爱都没有。

  每天清晨自己上学,在家门口的面包店买一个火腿面包,一块钱一个,非常油腻,但永远都不吃厌。刚刚吃完面包的转角,就会遇上两个同班的男生。其中有一个男孩总是来扯我的头发,或者拍我的肩膀,我会生气地追着他一路到学校。

  进了教室,我们就装作互不相识,他依然是成绩优异、受女孩喜欢的班长,而我依然是坐在角落里功课平平、运动也不好的女孩。

  放学的时候,也是同一条回家的路,我们又会说很多话,打打闹闹一路。他偶尔也会用零花钱请我吃一些零食,然后扮着鬼脸对我说“小心胖成猪”。

  小学毕业以后我搬了许多次家,大学时无意间得知了他的消息,我唯一关心的,竟然是他的高考成绩。得知比我低不少以后,我得意扬扬地笑起来。

  我想要让他知道,当年那个不起眼的小女孩,现在变得好看一些了,也聪明一些了,还白净一些了,是一个不会再追着男孩到处跑的大姑娘了。

  谢谢你,陪着形单影只的那个她,走了成千上万次上学的路。

  电影中,列车在夜里行驶,女主角透过玻璃窗望着外面的景色:“一只毛毛虫要变成蝴蝶,就必须先变成丑陋的蛹。可是谁又喜欢变成蛹呢?”

  这句话让我动容,许多人都说希望时光倒流,我大概不会。因为对我来说,要将来时的路重走一遍,真的太过艰难。

  一个人不停地追忆童年,应该是一件不幸的事。

  因为此刻和未来都不值得她憧憬,不能带给她快乐。

  岁月果真是童话,对我而言,所有美好的、不会遇见的,都是童话。

  如果有一天,和那时候的故人重逢,我大概只会无话可说,甚至连感叹光阴流逝也做不到。

  或者说,我根本就不愿意再见到他们。

  因为我所想要记得的,其实只有那时候的自己,有点孤独、自卑、敏感的自己。

  人生的长河漫漫,我拎着裙摆一深一浅地淌在其中,春夏秋冬一季一季过去,有时候觉得累了,回过头去,看到她一脸苦恼地拿着学生手册,对着上面的教师评语失望至极。

  要多年后她才知道,活泼开朗,其实并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

  文/绿亦歌

赞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