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时候很卑微!

  又是一个勤勤恳恳的工作日,我们奔走在设计部要求(折磨)美编反复修改广告,堵在总编室边上祈愿书号早点下来,时不时就去印务办公室打个招呼……每天都想“哇”的一声哭出来!就在刚刚,我们和营销部的同事促膝长谈之后,感觉头上的白发又多了一根……骄傲的我们!也曾为了出一本好书这样“卑微”–我们都很努力地在生活!这一期,我们特邀编辑部的大家来给读者们回忆一下,他们努力过好生活的“卑微”时刻……

  丐小亥(《成人礼晚点》作者):我时而富贵时而穷

  可能承袭了旧风俗,养成了过年前都想买一套新衣服的习惯。

  那年发了很多年终奖,就喊上了朵爷、小锅等“时尚顾问”去买衣裳。走进平常不轻易逛的商场,好多看上去很漂亮的衣服呀!朵爷给我拿来一件,试穿了一下,不合身。小锅又拿了一件,穿完后觉得不配我的气质。我自己看上了一件,穿了一下,穿不进……

  商场有两层卖男装的,我们都逛完了,还是没有找到一件称心如意的衣服。因为逛的时间太久,腿都酸了,我们彼此搀扶着,在要离开商场的那一瞬间,回想起那些销售人员期盼的眼神,我忽地觉得自己好卑微:原来有钱有什么用,还是买不到喜欢的东西。

  小锅在一旁悠悠地说,那你把钱给我。我摇着头叹气说,这种卑微,我一个人拥有就可以了,不想再连累别人!

  有一天下班回去,一路上就好想吃白菜苔……真的,坐在车上觉得所有乘客都是一颗颗白菜苔,馋得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下车后就直奔菜市场,兴奋地买了三块钱白菜苔,拿出钱包准备给钱时,才发现钱包里没有钱!我的钱都放在了昨天穿的衣服口袋里,可是我等会儿就要吃到白菜苔!

  我可怜巴巴地对老板说,我没带钱,你们可以微信支付吗?老板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回头望了一下整个菜市场,没有看到任何相熟的人,那一刻感觉自己就是汪洋大海中的一座孤岛。

  只要老板愿意给我这三块钱的白菜苔,我什么都可以付出!我难过地掏出电话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一接通我就说,妈,我想吃白菜苔,但是我没有钱……

  可能是看到我快要哭出来了……老板善良地说,你先把菜拿走吧,有时间你再送钱来。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老板,唱完了一首《感恩的心》……要不是我穿得太好……我担心那个晚上我可以得到好多爱心捐赠。

  啊,白菜苔真是世间少有的美食。

  小锅(《飞·言情》编辑):我还是做灵魂带着香气的girl吧

  那天,我只不过是在坐电梯的时候扫了一眼某美容院的店庆广告,文案写得太精彩,让我这种每天都在追求比昨天更美的小仙女回过神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坐在美容院的咨询室里。

  对面的咨询师皮肤吹弹可破,让我这种天天嚷着“我只是黑了一点,肤质还是很细腻呀”的人,顿时连屁都不敢放一个。我双手稳稳地叠放在膝盖上,唯唯诺诺地听着咨询师痛心疾首地“挑剔”我–

  “你每天是不是不洗脸?你知道你鼻子上的毛孔有多大吗?里面都是脏东西。”

  (我低下了羞愧的头颅。)

  “你是不是天天倒立走路啊?看看你的抬头纹,你不笑的时候像十八岁,一笑就像三十八岁。”

  (我的头,渐渐低到了膝盖……)

  “你眼睛倒是挺大的……”开心的我才扬起一点点头,咨询师突然话锋一转,“但是你照镜子的时候心不会痛吗?眼下的小细纹都替你痛。”

  (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我已经跪下了。)

  最后,咨询师“唰唰”开了一系列的项目,我看了看最下端的金额,一脸坚毅地指着其中一项(价格最低的)产品:“我做个基础的清洁就好。”

  我的妈啊,要是做完这全套,可能会倾家荡产。

  做完后,我回去喜滋滋地跟朵爷炫耀:“我今天去了美容院哦。”快,夸我。

  朵爷看着我的脸,问:“怎么?美容院今天没开门吗?”

  朵爷(《花火》编辑):老板,我对不住你!

  这件事说来话长,本来我是那种可以和老板称兄道弟有好交情的人……毕竟连张美丽都可以摸老板的头。(哪里不对?)

  但也正是自从张美丽加入我组之后……我感觉老板看到我的时候有点害怕。(叉妹:哈?朵爷你在说什么?!)

  好的,我知道这次的话题是想说我很卑微,但老板有时候可能和我是差不多心情的!(叉妹:朵爷你这个互动内容我不敢要!)

  是这样的,张美丽这个人啊,经常给我惹事,她会隔三岔五地跟我汇报一些这样的工作–

  “朵爷,这个作者我必须提前打款!”

  “朵爷,这个项目没办法了我要解约了但是要赔XXXX钱!”

  “朵爷我要预支一个月工资!”

  “朵爷叉妹说要和老板借装修款(主要是因为老板有借钱给员工应急的习惯)!”(叉妹:我没说!不过最好是要X万!)

  于是,作为一个爱护组员的好组长,我经常在网上私Q秘书彭小姐,我们的对话一般如下–

  “今天老板心情好吗?”

  “刚才是谁进了老板办公室?(如果是财务和一些长得不太好看的员工我坚决不去!)”

  “能跟我讲讲今天的股市行情吗?”

  “老板最近是不是买新衣服啦看着精神可好了……”

  得到彭小姐的一些指示后,我就战战兢兢地拿着单子进了老板办公室……开始热切地和老板交流了起来。从天文讲到地理,从星星讲到月亮,从我们组最近的加印项目讲到……

  老板:不要再说了……你又要钱是吧?要多少?拿来签字吧。

  我:好的!感谢老板!

  老板:出去把门关上。

  他应该是想静一静吧。

  叉妹(《花火》编辑):我催互动的时候很卑微

  每个月到了杂志要出片的那几天,夏皇后就嫌我烦。

  那几天,飞·言情组的小锅不敢回我QQ,丐小亥在走廊上碰到我都会移开眼神,张美丽戴着耳机假装听不见,我只要走到朵爷背后她就很仓皇,只有夏皇后无处可躲,因为她和我住在一起……最后她把房门给锁了。

  但跟隔壁的大魔王丐小亥比起来,夏皇后真的温和多了,还记得我第一次催丐小亥互动的时候,张美丽在我旁边哆哆嗦嗦地怂恿我:“你去!你去催!他和你不熟,他不好意思拖你互动的!”

  我(生硬):“丐小亥,您好,我想和您约一个互动……”

  丐小亥:“我辞职了。”

  我:“……”

  然而后来我也不那么好骗了,我们经常亲密地进行表情包交流大战(我单方面),紧锣密鼓地告诉他杂志下厂的日期(“骗人,你们朵爷说了是星期四”),穿过大半个编辑部的办公室去丐小亥身边静坐(“叉妹,你不要在我背后吃东西,好香的”),甚至去威胁朵爷(“不许告诉丐小亥你没写”),从朵爷的眼神来看,她那一刻肯定很想把我开除。

  最近几次,丐小亥交互动都特别勤快,我痛心疾首地用丐小亥做例子,发到所有群里艾特还没交互动的人,然后就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声:“朵爷写了吗?”

  我(被吓得心脏病发作哑口无言):“……”

  “哼。”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我背后的丐小亥傲娇地别过头,又飘到了小锅边上:“我就说她没写吧,给钱!”

  我战战兢兢地缩在电脑前,感觉下次催互动的路又更加遥远了……

  张美丽《花火》编辑):仙女不容易!

  我最卑微的时候,就是面对大长沙802路公交车司机的时候。

  粗略地算一下,上个月我大概迟到了……也就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次吧(朵爷:你有脸说!)。怎么说呢,我其实基本都是一个时间点出门,像等待戈多一般……哦,那还是比等待戈多好,至少我知道我等的是一趟八点四十五分的蓝色小公交。有时候它来得早,于是刚走出小区门我就得追着它的屁股跑。我的头发在风中凌乱,再也不能仗着美貌(……)做一个高傲的美少女。有时候它心情不好,八点四十五分就不来了,然后我就会变身成“魅丽摩的小飞侠”,依然在风里摇摆着我的头发……所以我每天的头发都是乱的。

  噢,这么算,我面对前台小姐姐也挺卑微的。有一天我到公司打卡的时候还是九点,打了三次还没打上,急得我哟!第四次,破指纹打卡机终于将我认出来了,我松了一口气抬腿准备走的时候,瞄到时间跳到了……九点零一……

  我:?!

  一想到再迟到要扣巨款一百块,我腿都软了。冲到前台小姐姐面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诉:“生活不容易啊!你看我男朋友也没有,都没有人可以依靠;运气也不好,天天买彩票也没有发财!你我同为仙女,就放过我算了吧!”说完还举起了我月欠债一万多的信用卡。

  而前台小姐姐铁面无私,并不为所动地记下了我的名字。她可是半个月之前才跟我说过“看到你心情就变好”的呢,这个负心人,呵呵!

  其实我们所有的“卑微”时刻,都只是想要过好生活,对每一件事想要认真达成的诚恳和努力,希望看到这期的同学们也和我们一起努力哦!我们下期小美好再见!

  主持人/叉叉

赞 (111) 打赏

您的支持是我发布的动力!!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