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光(四)

  前情提要:时光确定这就是她的褚大哥,为什么褚大哥却对她这么冷淡?

  时光不怕,中国有句古话,女追男,隔层纱。褚律,你给我等着吧!

  【第四章 心口不一】

  [1]

  位于云市CBD的时悦集团总部的地下停车场里,褚律锁好车门,拿着外套以及公文包走入专用电梯,正准备关门之际,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声:“麻烦等一下!”

  他停下关电梯的动作,抬头望向声源处,只见一个身穿浅色职业套装、脚踩细高跟的长发女子快步走过来。

  女子妆容精致,气质温婉,见到电梯里的褚律,口吻熟稔地笑着打招呼:“褚总,早上好。不介意我蹭个电梯吧?”

  褚律失笑,上下打量眼前的好友兼工作伙伴一眼:“今天吹的什么风?林熙言林大秘书居然跟我如此客套?”

  林熙言正要说话,无意间瞥见他身上那件被扯坏的白衬衫,当下扬了扬眉,揶揄道:“我也好奇今天吹的什么风,一向严于律己的禇大BOSS居然衣衫不整就出门了?”

  褚律愣了好几秒,然后才慢半拍地反应过来她的话中之意。想到自己居然忘记换件衣服就来公司,他忍不住扶额:“不是你想的那样……”

  林熙言眨眨眼,微笑:“褚总,您放心,我什么都没想。不过建议您马上把外套穿上,不然……唔,实在有损您的总裁之威。”

  褚律对上她戏谑的目光,无奈叹气,放弃辩解。只是下一秒,脑袋瓜里免不了又想起那个令自己大伤脑筋的小家伙……

  电梯门适时打开,林熙言默默落后了一步。褚律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有发现这一细节,也没有发现她那只拎着包的手指攥得紧紧的,骨节泛白,手上青筋毕露。

  林熙言与褚律是大学同学。褚律为人优秀低调,在大学期间女粉丝无数,林熙言便属于其中之一。只是,她比其他女生更善于隐忍,也更愿意下功夫,在暗自列好目标后,她便开始努力地一步步朝他靠近。大学毕业之际,她放弃条件更好的工作机会,毅然地追随着他的步伐,凭借自己的工作能力成为与之并肩的工作伙伴和现实里的好友。

  一晃十年,他身旁的位置至今空缺,她以为自己终于要迎来曙光,谁料……

  思及先前那一幕,林熙言眉眼间闪过一丝阴霾,暗自决定要好好调查一下褚律身边突然冒出来的那一位究竟是什么身份。

  林熙言办事效率素来很高,过了没多久,她就拿着一件崭新的衬衫敲开了褚律的办公室。

  褚律见到她手中的衣服,笑起来:“中午有没有空?为表感谢,请你吃饭。”

  林熙言直接点头:“好,员工餐厅今天有我最爱吃的糖醋排骨。”

  褚律闻言故作遗憾道:“本来打算请你吃大餐,谁知道你对员工餐厅的喜爱十年如一日。”

  林熙言耸肩:“没办法,谁让我爱得深沉。而且你知道,半途而废不是我的风格。”她意有所指,可惜那人没有听出来。

  到了午饭的点,林熙言和褚律的身影出现在员工餐厅。

  她一向脾气温柔又待人亲切,在公司里风评很好,所以她一出现,立即有相熟的女同事热情地邀请她一起坐。

  林熙言礼貌地婉言谢绝,随即听到另一个女同事立即低声批评同伴:“你是不是傻?没看到熙言姐身旁的褚总吗?一看就知道他们是一起的嘛。”

  “哦对,我都忘了褚总每次现身员工餐厅都是和熙言姐一起来的。我赌两根黄瓜,熙言姐跟褚总私下一定是一对!”

  “这种没悬念的赌有什么好打的……”

  “也是……不过说真的,熙言姐不仅长得漂亮,人又好,和褚总站在一起真般配……”

  员工的窃窃私语声钻入耳朵里,林熙言脸上的笑深了几分。

  她看了身旁俊朗非凡的男人一眼,半真半假道:“褚总,你看,我们俩没有在一起,实在愧对大家的厚爱。要不,你考虑考虑,从了我?”

  褚律微微勾了勾唇,没当真。林熙言敛下心头的失望,主动聊起另外的话题:“对了,周岩他们组织了一个大学同学聚会,邀请我们俩一起参加。去吗?”

  周岩是褚律大学的室友,也是林熙言的老乡。

  褚律点点头:“你到时候通知我。”

  “好。”

  午饭吃了一半,褚律的手机里进了条短信。

  “褚大哥,你今天千万要记得,有话好好说,别随便脱外套啊!”

  发件人没有备注,但是他一眼就认出这串电话号码的主人是谁。他看完短信,面无表情地收起手机,没理会。

  过了几分钟,短信提示声再次响起,还是同一个发件人:“褚大哥!你衣服没换,你知不知道?我早上在你后面吼得嗓子都哑了,你也没理我……”

  他看完内容,嘴角微微抽了下,依旧没理会对方。

  又过了几分钟,短信声再次响起:“褚大哥,江湖险恶啊!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万一有人丧尽天良想对你下手,我也来不及救驾,那可就亏大了啊!就算是为了我,也请千万保护好自己啊!”

  被比作美人的褚律看完这条短信,脸都黑了。他动了动手指,最终还是放弃了与中文差得让人崩溃的小家伙沟通,直接拉入黑名单。只是,在手机屏幕上弹出“是与否”的对话框时,他到底还是迟疑了。

  林熙言见他一脸无奈、眼里却隐隐有温和笑意的样子,按捺住微沉的心,开玩笑道:“怎么?女朋友查岗?”

  褚律摇摇头,没正面回答,心里却不再迟疑,果断地选择了将对方加入黑名单,然后收起手机。

  林熙言猜不透他的想法,再好奇,也只能将满心疑虑收回肚子里,只是原本因为他答应参加同学聚会的好心情,在这一刻,全没了。

  而彼时,正在吃午饭的时光同学,在发了三条短信都等不到对方的回应后,索性直接按了拨号键。下一秒,电话里传来一个冰冷的女声,提示对方正在通话中。

  她还以为他有事在忙,没想到一直到这天晚上,她也没能打通对方的电话。

  最后还是Mat一语惊醒梦中人:“小姐姐,你这明显是被拉入黑名单的节奏啊。”

  时光愣了好几秒,最后仰天长叹一声,伤心地飘回了训练室。

  她只是好心发短信提醒他没事别随便脱外套,还顺便补充了下,江湖人心险恶,万一有人见色起意,那可就亏大了。除此之外,她什么也没干呀。

  唉,表姐说得对,男人脆弱的自尊心哟啊……

  任何事,但凡经历过撕心裂肺的第一次,第二次就比较容易能接受了。

  被心上人拉入黑名单这种事,时光以前也经历过一次。那次她伤心欲绝,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在颓废许久之后,经过表姐的开导,她才重新振作起来。而这一次,她失落了没多久就恢复了斗志。

  因为她时刻牢记表姐的教诲,年轻人嘛,有困难要上,没困难制造困难也要上。漫漫人生路,总会遇见各种各样的失败,最重要的是要学会在打击中茁壮成长!

  第二天,万里碧空如洗。

  时光迎着微煦的晨光,再一次出现在了褚律的家门口。不过她抵达目的地后,没有按门铃,也没有大喊大叫,而是掏出手机蹲在大门口刷起了微博。

  毫不知情的褚律早上起来后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总感觉今天会发生点什么。果然,大门一打开,他就看见毁掉自己两件衬衫的小家伙正蹲守在自家门口,一脸春光灿烂:“褚大哥,好巧呀!我们又见面咯……这算不算传说中的万水千山总是缘?”

  夏日清晨的风扑面而来,女孩清脆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夹杂着回忆的味道。褚律看着她眉目清澈笑眼弯弯的模样,蓦地想起当年两人第二次线下见面的场景。

  那时候,他们虽然在游戏里已经认识了很长一段时间,但现实里并无联系。他在南陵市,她在英国,彼此之间隔了万水千山,却从没想过在现实里约见。

  即便,他知道她的一切联系方式。

  忽然某一天,他们所在的游戏帮派“苍山暮色”决定在江城市组织首次玩家线下见面会。原本不打算参加的他,因为得知她也会去,最终改了行程。只是由于工作的缘故,当天和众人匆匆一聚之后,他便从江城市飞回南陵。临别前,她依依不舍,他于是许诺她有空可以来南陵市找自己玩。却没想到,见面会结束后的隔天,中文不流利又人生地不熟的她居然真的孤身前来找他。

  当时,她也如此刻一样,既没有按门铃,也没有打电话,小小的身子蹲缩在他家门口。看见他开门后,笑得一脸璀璨:“弥勒佛大哥,好巧啊,我们又见面咯。这算不算你说的万水千山总是缘?”

  他当时的惊讶与担心多过了喜悦。在把她领进家后,他唠唠叨叨不厌其烦地教育了她一个上午的“社会险恶,防人之心不可无”。不满十六岁的她笑眯眯地听完他的训斥,最后理所当然地说了一句,可是,你又不是外人啊。

  大她九岁的他,愣在当场。明亮的日光下,少女澄澈的目光和笑,胜却人间无数。

  大概是那时候动了情?又或许是在更早之前吧。

  在多年前《风云OL》里那个名叫青竹林的茅草屋前,名叫“见光死”的娇俏少女紧张兮兮地来找他求救,开口一句就是:“弥勒佛大哥,你高抬贵手帮我把这个人甩掉好不好?我好像没有得罪他,可是他一直追着我跑……”

  他被她让人喷饭的中文水平惊住,手起刀落替她解决了身后的麻烦,平静无澜的江湖生涯却从此多了一个话痨小跟班。

  最初的最初,他努力恪守着彼此之间的界线,却在不知不觉间丢了心。后来的后来,他努力忘记她,以为自己终有一天会做到,却忽然,又在某天遇见。只是记忆里的少女依然明眸皓齿,而他,早已不复当年。

  他与她之间,永远隔着九年的时光之河无法跨越。

  回忆苦涩如酒,倒出来,收不回去。

  褚律微微敛目,避开她目光里的热烈,低沉着声音开口:“时小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ST的训练基地和这里是不同的两个方向。”

  时光听到他疏离的称呼,偷偷撇了撇嘴,可怜兮兮道:“我也不知道我这腿今天是怎么了,刚才晨练的时候,跑着跑着,到这忽然就走不了了,所以我就只好停下来休息休息,没想到又遇见你了。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他被她胡说八道的回答打败,没再多说什么,而是直接越过她,然后砰地一声带上大门,径自朝外走去。

  时光见他的样子像是去上班,连忙起身追上去:“褚大哥,你现在是去ST总部上班吗?话说你不是我们战队的工作人员吗?怎么我都没见你在基地出现过?”

  身旁的男人充耳不闻,时光也不在意,继续问道:“对了,你有玩《God》吗?在哪个区?有空我们一起玩吧。我水平还不错哦,以后我罩着你!谁要是敢欺负你,我帮你揍到他妈妈都不认识他!对了,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俩是怎么认识的?有个家伙给我发红线,我还以为他要追杀我,然后跑到青竹林找你求助……”

  女孩叽叽喳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些已经被尘封的往事似乎再次鲜活起来。全程紧锁着眉头的褚律,终于在这一刻,顿住了步伐。

  他侧过头,神色淡漠地看着眼前眉飞色舞谈论往昔的年轻女孩,没有说话,仿佛置身事外的旁观者。

  她终于意识到不对劲,雀跃的声音渐渐低下去,然后连同脸上最后一丝喜悦都消失不见。

  “时小姐,”他终于开口,一字一句,“我最后重申一遍,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所以,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否则我只能打电话报警了。”

  他就那样看着她眼睛里的光彩,一点点一点点,暗淡下去,看着她微微低下头去,用哽咽的声音询问:“真的要这样吗?”

  所有的隐忍与克制就要在这一秒坍塌,他几乎要反悔,却又硬生生忍住了。再次开口,语气没了先前的冷酷,多了几分劝说:“让游戏的归游戏,现实的归现实吧。”

  他移开目光,准备离开,猛地被身侧之人抓住了手。

  “那就只能互相伤害了啊。”小姑娘叹了叹气,抬起那张本以为伤心其实不然的脸庞。

  她手掌的温热从相交处蔓延开来,他似乎被烫到,下意识要抽手,谁料她的力道太大,一时竟没办法挣脱开来。不明所以的他抬眸对上她的目光,却见她粲然一笑,主动松开手。

  下一秒,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之际,瘦瘦弱弱的小姑娘居然一把拽过他的衣领,快准狠地把罪名……坐……实……了!

  温软的唇瓣落下来,女孩独有的馨香铺天盖地席卷而至。

  褚律整个人僵在原地,竟一时忘了反应,然而大脑还没重新恢复运转,对方忽然又狠狠地在他唇间辗转吸吮了下。她胆大却又异常生涩的动作,宛如海浪拍击岩壁,瞬间掀起了滔天巨浪。

  脑中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啪的一声当场断裂,他最终选择在这苦涩又甜蜜的海浪里沉沦。

  头顶的阳光一点点浓烈,空气中有暧昧的气息蔓延。

  隔壁那幢别墅的三楼阳台上,突然探出一个顶着爆炸头的脑袋。化着浓妆的年轻女孩很明显已经在阳台上围观了很久,此刻见到那对接吻的男女,眼珠子一转,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吹了一声嘹亮的口哨。

  见楼下两人陡然惊醒并迅速分开,爆炸头女孩满意地转身回房。

  哼,一切在单身狗面前秀恩爱的行为,都是可耻的!

  [2]

  作为一枚接吻新手,时光这会儿小脸蛋红彤彤的,脑袋瓜晕乎乎的,腿还有些微发软,可是心情前所未有的好。没想到接吻居然有如此神奇的功效,难怪她在国外的时候,经常在大街上看到一对对吻得难舍难分的年轻情侣们。

  她稳了稳心神,用余光偷瞄眼前的人,对上他晦暗不明的目光后,连忙慌乱地挪开,结果目光一不小心就落在了他透着迷人光泽的唇上,忍不住意犹未尽地抿了抿唇。虽然知道非礼勿视,但不是还有句话叫英雄难过美人关嘛。

  褚律看到她的动作,眼里情潮翻涌,花了很大力气才艰难地移开目光不再去看她。

  空气里弥漫着旖旎的气息,小姑娘娇羞与期待的模样,让他想说些什么,却又一时词穷,只好懊恼自己方才的冲动,如果她能再克制几分就好了。

  然而在爱情里,越是克制,便越是爱得强烈,只要有了一丝贪恋,便会沦陷。

  时光并不知他此刻的内心所想。

  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开心得快要爆炸了!虽然她很想努力装出一副淡定的样子,但是她真的做不到啊!因为,她终于真正地把自己的初吻送出去了!

  以前她也偷袭过他,可是那时候她不懂事啊,以为接吻就是唇贴唇,以至于错过了不少机会!而那时候的他呢,明明也喜欢她,却总是把自己放在兄长的位置,从不逾越雷池,保守得像个修道士。

  其实,她刚才之所以行动,完全是听到他又一次说要告自己骚扰,所以脑袋瓜一热,临时决定来个霸王硬上弓。谁知不上不知道,一上才发现居然是姜太公钓鱼!

  看来想和做,还是得结合在一起啊!瞅瞅,这不就有进展了嘛。

  时光心里窃喜,却还是清了清嗓子,努力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褚先生,现在你可以告我骚扰了。同时,我也保留追究的权利。”

  她自以为藏得很好,殊不知噘得高高的嘴角以及眉眼间藏不住的笑意,都泄露了她此时的心情。

  褚律闻言,这才明白过来,她先前莫名其妙蹦出来的那句“那就只能互相伤害了”是什么意思。他微微莞尔,重逢后第一次用温和的眼神看着她。他的小姑娘长大了,变聪明了。这几年,他不在,她大概也过得很好吧。

  时光看见熟悉的目光,既开心又莫名有些心虚。不待他开口,她便主动为自己辩解:“我明明什么都没做,你就要告我骚扰。我总不能浪得虚名吧?”

  “浪得虚名不是这么用的。它指的是虽然名声很响,但实际不具备这些名声和实力,所以只得了个虚名。”

  她咀嚼了一下他的话,然后歪着脑袋瓜,摊手:“对呀,我不就是得了一个‘骚扰’的虚名嘛。”

  每次听到她对成语的理解,他都忍不住扶额失笑,解释道:“浪得虚名是一个贬义词。浪因为种种原因蹿了起来,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但实际上它并没有达到这种高度。主要是用来形容,借助某种外因,获得超过自己真实本领和名声的那类人。明白了吗?”

  “啊,又错了啊……”她顿时有些垂头丧气,还以为努力学习了这么久,可以让他对自己刮目相看呢,至少夸一夸她……

  他见她耷拉着脑袋瓜的样子,没忍住,如从前那般伸手安慰似的轻轻拍了拍她的头:“没关系。错过一次,印象反而深刻,只要知错能改,下次就不会再用错了。”

  她听了他的话,抬起头来,话题一转,问:“褚大哥,知错能改,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阳光下,女孩红着脸颊,抛开一切娇羞与矜持,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如果他真的不喜欢自己,对于她的主动,他应该推开她才是。她说错了成语,他应该不理她然后走掉才对。可是他没有,他和她一样投入,他褐色的眼睛如从前一样温暖。

  褚律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她的目光沉沉。

  是啊,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因为,我一直都只是爱你啊。就算大海枯竭、天空褪色、太阳坠落,我对你的爱也永不会变。

  他很想反驳,或者说一些违心的话。可是这一刻,他再也舍不得看见他的小姑娘伤心落泪。最后,他只好敛眉低目,逃避地佯装去看手腕上的表:“抱歉,我现在赶时间。”

  对于他的避而不答,时光只好施展“厚脸皮”的绝技,直白地追问:“你不打算对我负责吗?你都吻我了。”

  刚拉开车门的他明显僵了一下,停顿了好几秒,才说:“我不是也没要求你负责?”

  “你可以要求呀,我一定会答应的!”她笑眯眯地盯着他,一脸“我很大方”的样子。

  “……”他无语,怎么想都觉得画风不太对。然后,他想起了自己的初衷,默默郁闷了。

  “你知道吗?我每天醒来,都觉得自己比从前更加爱你了。我看见树与落叶、看见雨和阳光,想到的也全都是你,所以褚大哥,你真的不需要我对你负责吗?我可以给你摘星星摘月亮,只要你要,我都帮你实现,好不好?”女孩的声音甜软却又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

  那个“好”字即将脱口而出的瞬间,褚律清醒过来,连忙顿住。几乎是落荒而逃,踩着油门驶离小区,他甚至不敢去看后视镜里女孩的表情。

  一直到车子驶离小区很远,他才恍然回想起她口中的那段突如其来的表白,似乎是网络上曾流行的段子。他哑然失笑,可是很快,那笑容又隐去,清俊温雅的眉宇间露出一抹寂寥。

  细细想来,他人生唯一的意外,大概就是遇见了她吧。他不怕满心欢喜到了最后又是一场空,却独独,怕她不快乐……

  回去的一路上,时光步伐轻盈,心情好到差点飞起来。

  不过她回到训练基地没多久,孙全突然一脸沮丧地冒出来,欲言又止地看着她。

  时光被他看得鸡皮疙瘩都快冒出来了,只好主动出击:“全哥,你怎么了?为什么一脸痛不欲生地看着我?”

  尽管知道眼前的女孩中文不好,但孙全还是被噎了一下。组织了下语言,他努力摆出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小光啊,这段时间生活上还适应吗?有什么问题尽管向组织提。”

  时光松了一口气:“请组织放心,我已经适应了。”

  “呵呵呵,那就好。和大家相处得还好吗?”

  “都挺好的。咦?难道有人觉得我不好相处?我对待自己人一向如春天般温暖呀。”

  “……”孙全一时词穷。他总不能说大BOSS打你小报告了吧……

  在他看来,大BOSS也是个怪人。如果他没猜错,大BOSS之所以会成立ST俱乐部,都是为了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孩。可是吧,眼前这个年轻女孩明显不清楚这一切,居然还误会大BOSS是俱乐部的助理,住的别墅是员……工……宿……舍……

  打量了下眼前之人从外头回来明显好心情的样子,再联想到刚才大BOSS特意打电话让他委婉地约束一下旗下某个队员的行为,怎么看,都觉得这是有故事的一对啊。

  作为一个情感细腻的胖子,特别是一个爱看言情小说的胖子,孙全默默脑补了几十万字的狗血言情。

  “全哥?全哥?”时光喊了好几声,孙全才回过神来。

  “啊,小光啊,我看你刚刚好像是从外面回来的,怎么不多睡会儿?你们平常训练这么辛苦,早上没什么事,可以多睡会儿。”

  “我去小区里溜达了一圈,熟悉熟悉环境,顺便进行一下光合作用。”

  “呵呵呵,刚来是应该熟悉一下环境。对了,接下来咱们就要开始投入到各大赛事当中,虽然知道下周的比赛对你们来说小菜一碟,但还是希望你们集中注意力,把其他事情都先放一放,然后保证充足的睡眠时间。”

  时光完全没听出对方太过委婉的提醒,还以为他是担心比赛的事情,于是笑道:“我懂了,全哥你就把心放回肚子里吧!”

  圆满交差!孙全欣慰地点点头,事后立即给大BOSS打了个电话报告进展。

  然而,第二天早上,褚律因为临时有事比平日提早出了门。结果,车子刚开离家门口,他就看见后视镜里冒出一个熟悉的人影,去的方向,正好是他家……

  褚律默默扶额。

  他的小姑娘还真是……

  毅力惊人。

  [3]

  人类真奇怪。明明喜欢,却总是心口不一。

  喜欢一个人,又不是什么令人难堪的事情。你看你长得帅,我也没有丑到水平线之外呀。

  难道你没有听过一句话吗?这世上最美,莫过于彼此喜欢。

  –摘自《我和你的小时光》

  去外地参加比赛的前一天,天空阴沉沉的,正如时光此刻的心情。换成任何一个人,连续吃了好几天闭门羹,心情能好得起来才怪。

  她站在褚律家门口,盯着紧闭的大门,开始怀疑起自己之前的判断。

  他不会是被她那天的主动给吓到了吧?可是不应该啊……回想起那天褚律的反应,她连忙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

  呃,难道是她来得太勤快,引起了他的反感?可是有句老话叫女追男隔层纱,意思就是说女生主动的话事半功倍啊。莫非前人的经验之谈也不靠谱?

  不知道如果她从现在开始改邪归正,不再天天来他家门口假装偶遇的话,还来不来得及?说不定他反而会对自己“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吧?

  唉,爱情这门功课太难了……

  时光郁闷地挠挠头,掏出手机想给对方打电话,然后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她的手机号码之前被他拉到黑名单了。

  按了一会儿门铃始终得不到回应后,她正准备离开。电光石火之间,她猛地想起昨天无意间看到的一条社会新闻,说的是一名独居人士在家中意外身亡,几天后才被人发现……

  她当场被自己的想象惊出了一身冷汗,慌忙掏出手机想拨打求救电话,肩膀忽地被人从后头拍了一下。

  爆炸头、皮肤惨白、眼圈浓黑以及那像是中了剧毒的黑唇,她扭头对上这张鬼画符般的脸,不由脚底一滑。

  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人吓人,而是,自己被自己吓坏了,然后又再次被别人吓到,俗称二次伤害。

  朱迪眼明手快地伸手扶住她,丝毫不知自己这张脸把她给吓到了,还一脸纳闷道:“你没事吧?怎么大白天一副见鬼的样子?年纪轻轻胆子有点小啊。”

  刚刚可不就是见鬼了!时光缓了缓心神,有些生气地瞪向她,连英语都蹦出来了:“Who are you?”

  朱迪收回手,说:“哦,我啊,我是住隔壁的围观群众啊。这几天我在阳台上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做人要有骨气啊妹子!我跟你说,这年头三条腿的男人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遍地跑。分手就分手了,有必要天天来求复活吗?就算是被……”

  “停!”时光忍不住开口打断她的滔滔不绝,“请问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朱迪递给她一记“我懂”的眼神,伸手自来熟地拍拍她的肩膀,“妹子,别伤心,被甩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祖国河山如此美好,切莫在一棵树上吊死,何况这还是一棵歪脖子树。”

  她语速有些快,时光没怎么听清楚,只抓住半句:“什么歪脖子树?”

  “住在这栋房子里的大叔啊!”朱迪随手指了指眼前的房子,“三十岁以上的老男人,可不就是歪脖子树嘛。看你年纪轻轻的,咋这么想不开呢?”

  朱迪想起了自己的母亲,语气中顿时多了几分怒其不争。这世上某些雌性生物也不知道都怎么了?怎么就不明白,委曲求全的感情,从来都不叫爱情啊!

  “这位同学!你知道像你这种莫名其妙冒出来对别人说教,又莫名其妙批评别人的人,在电视剧是活不过开头三分钟的吗?!而且褚大哥只比我大了九岁而已,哪里老了?”时光最见不得别人说褚律的不好,气鼓鼓地上下打量她一眼,语气不善地反问,“介意我问一下你几岁吗?”

  她说完,下意识地看了眼对方的胸,然后又默默地低头瞅了下自己的胸部。

  “我十八。”朱迪看到她的小动作,好心安慰,“我这是天生的,你不用自卑。我从小到大除了名字,就这一个困扰。”

  “……请问你叫什么?”话题不知不觉就转到这里来了。

  “朱迪。我爹是个暴发户,早年想学人家给孩子取个洋气点的名字,就给我取了这么个名字。你呢?”

  “哦,我叫时光。我比你大,你应该叫我姐姐。”

  “好吧,小姐姐。看在你名字挺好听的分上,我跟你说实话吧,其实这些天我都没看见你前男友家有人出入过,你在这里守株待兔一点作用都没有,甚至还会引起对方的反感,所以,不要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了。你看几天前你们俩还甜甜蜜蜜在大门口接吻,没想到转头就分手了。这世上最靠不住的,果然是爱情啊爱情。”

  “……前男友?你在说什么?我们俩目前还处于追求与被追求的阶段。很不幸,我是追求者。还有,你怎么知道我们接吻的事情?”

  朱迪本以为自己是在伸张正义解救受困于爱情中的苦难同胞,没想到居然是误会一场?!

  场面一度很尴尬。

  双方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朱迪良心难安地开口道歉:“对不起,是我误会了……能不能请你原谅我的冒失?那个,我发誓我真的没有在监视你,只是每天早上我爬起来去阳台呼吸新鲜空气的时候,恰好都能看到你执着的身影……”

  朱迪尴尬地指了指褚律家右手边那栋房子。

  误会解除,时光不甚在意地摆摆手:“没关系,我大人有大量,已经把你说的话都当成屁给放了。”

  噗,朱迪没忍住笑起来:“小姐姐你太有趣了,可以请你吃饭吗?就当作是我的赔罪。”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我怎么能答应你的邀请?更何况我们刚刚认识还没超过一个小时呢!”时光义正词严地拒绝她的邀请,“好像快要下雨了,我得回去了。江湖再见。”

  朱迪:“……”她长得很像奸诈之人吗?

  天色渐暗,时光刚刚跑开没几步,天空突然传来一声惊雷,紧接着豆大的雨点像断了线的珍珠急匆匆砸下来。

  朱迪见状,正准备叫她在自己家躲一下雨再走,或者自己去给她拿把雨伞。然而雷雨声太大,她喊了两声,时光都没听见。

  朱迪刚抬腿打算跑过去,忽然看见雨幕中急步走来一个打着深色雨伞的年轻身影,停在了时光面前。她见此,放弃了刚才的想法。

  打算一鼓作气跑回家的时光看着头顶骤停的雨水,愣了下,对上好心的路人的脸,惊奇道:“咦?队长,你怎么来了?”

  难道是特意来接她的?可他怎么知道她在这里呢?

  “路过。”Silence把伞柄塞到她手里,说话一如既往的简洁。

  “哦,怪不得,原来都是缘分。谢谢!”她松了一口气,却忘了一个人如果只是路过,又为何会带着两把雨伞出门呢?

  “走吧。”Silence没再多说其他,打开手里另外一把伞,率先迈入大雨之中。

  朱迪站在原地,看着那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视野里,摸了摸下巴思考着。一分钟后,她眨了眨眼,抬起脚步,慢吞吞走进雨幕里。

  好像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在别人的爱情故事里操碎了心,被骂过多管闲事,也被骂过神经病,却总也改不了。

  这大概是病吧?可惜,这世上好像无药可医。

  下期预告:Silence带领队员,即将开始他们的时代,这个时代永不会落幕。而时光撩汉之路任重而道远,萌娃神助攻,褚律该如何接招……

  文/灭绝 图/戏格格

赞 (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