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情网

关注公众号 : Bucee雜誌館 , ID : buceezzg 免费下载《花火》《逃之夭夭》......PDF杂志

<台灣電子雜誌電子書下載>

常大利

一 菲菲是谁

这是北方初秋的一个早晨,天气虽好,却有些凉意。

本是双休日,可陈汉雄仍没有呆在家中休息。吃过早饭,他身穿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早早地走进他的办公室。近日,小城一直很安宁,可以说没有一起刑事案件。这让经常为侦破案件而忙碌的刑警重案队队长陈汉雄却有些心神不安。他已是一位四十二岁的汉子,高个头,英俊的面孔,从举止上看,倒像个军人。是的,二十年前,他的确是名军人,而且是名侦察兵,转业后是考入公安局的,已有十几年的刑警生涯,由于刻苦钻研刑侦技能,近些年侦破了一系列大案要案,被人称为“小城神探”。一个月前,陈汉雄和他的队员江涛、白雪破获了小城一起悬挂十几年的疑案,曾引起不小的轰动。但是,社会是复杂的,犯罪无时不在。越是安静时,越要冷静,越要严阵以待。虽是双休日,重案队的人员都不能休息。这样,不但陈汉雄来了,江涛和白雪本就住在刑警宿舍,一旦有案件,招之即来。

平静并不是永久的,就在陈汉雄走进他的办公室没有几分钟,桌上的电话便响了起来。陈汉雄接起电话,原来是楼下值班室值班刑警打来的。

“陈队长,刚才接到小城东湖宾馆经理报案,住在宾馆四零三房间一位年轻男子被人麻醉后,所带手机及皮包被人抢走,皮包中有十万元现款。大队长让重案队来办这起案件。”

“好,我们立刻出现场!”

麻醉抢劫,而且仅现金就抢走十万,这也是一起重大案件呀。陈汉雄立即给江涛、白雪打了电话,他们匆匆地走出刑警大队的办公楼。

由江涛开着警车,陈汉雄坐在副驾驶员座位,美丽的女侦察员白雪坐在后边。江涛和白雪既是警院的同学,现在又是一对恋人,工作中是一对好战友,更是陈汉雄的好助手。

警车驶出刑警大队后院的大门,便上了马路。马路上的车并不多,他们沿着马路向南走,到前面的十字路口向东行。警车急驰,穿过几道街,仅十几分钟,便到了城东的东湖宾馆。

这是一所中档宾馆,一所五层的临街楼房。在宾馆经理杨发和四楼服务员邱红的陪同下,陈汉雄他们来到四零三房间,一个年轻的男子正斜倒在沙发上,还闭着眼睛。

“陈队长,这位旅客叫孟景权,是溪原一个装潢公司经理。他是昨晚住宿的。不久前我们接到他在房间里打到服务台的电话,说他被人麻醉了,身边的手机和装有十万元现金的提包也不见了。”宾馆经理杨发说。

陈汉雄看着沙发上那位年轻男子,只见他脸色苍白,眼神还有些蒙眬,显得那样有气无力。

“孟景权,我们是小城刑警,你现在说话可以吗?”

这个年轻男子非常困倦地睁开眼睛看了看陈汉雄后,点点头。

服務员邱红为他倒上一杯热水,他喝了几口,似乎精神一些。

“我大老远来小城,被人抢了。她一定是见财起歹意,想毒死我,抢走了我的手机和十万元钱呀!”

“孟景权,你别着急,慢慢地和我们说。这人是谁?”

“她姓赵,是个女的,是小城装潢材料厂的业务员。一定是她在我喝的饮料中下了毒!你们让我先给菲菲打个电话。”孟景权此时说话舌头还有些硬。

“菲菲?菲菲是谁?”陈汉雄疑惑地问。

“她是我的未婚妻,叫孔菲菲,昨天外出了。是她让姓赵的女子接的我,想不到姓赵的女子是个恶毒的骗子。”孟景权悲伤地说。

陈汉雄思索一下,随后拿出自己的手机交给孟景权。孟景权按了电话号后,对方回音是无法接通。

“菲菲,你怎么让这样的女人来接我呀?”他非常失望,然后将手机递给陈汉雄。

“孟景权,你好好回忆一下,讲讲昨晚的事情。怎么还有个孔菲菲?”陈汉雄说。

“是的,没有孔菲菲,就不会有这个赵女士出现。我只好从孔菲菲说起了。”

二 同一个声音

孟景权在大学是学室内装潢设计的,大学毕业后便在溪原一家较大的个体装潢公司当设计员,每月工资可拿到两千元。他设计新颖,工作勤恳,待人诚实,深受公司经理的喜欢。三年后,他积攒了一笔钱,并靠贷款办了一家自己的装潢公司,名为梦景装潢公司。他会设计,雇了几名职员。近些年来,溪原的住宅楼越建越多,室内设计和装修的业务不断增加,仅两年多梦景公司就赚了几十万元。此时,孟景权已二十八岁了,事业有成,可婚姻还无缘,为此住在乡下的父母非常着急。孟景权看着自己年龄是大了些,遇到相当的女子一定要处对象了。但自从开了这个公司每天都很忙,设计图纸,跑用户,跑材料,跑银行等等。只有晚上才有些时间。因他每天住在公司,天天和电脑打交道,夜里没事便上上网进行消遣。今年春天的一个晚上,他打开自己的QQ,一个网名为“小妖女”的网友主动请求加他。孟景权也没有多想便点了同意加入。当从镜头上看到小妖女时,他惊呆了。原来小妖女是一位美丽的长发女子,她白润美丽的面孔,婀娜的身姿,还有那丰满的乳房,立即让他着了迷,难道这就是上天赐给自己的情人?而那位女子与他更是一见钟情。第一天晚上他们上网聊天,孟景权得知这名美女真名叫孔菲菲,今年二十四岁,大学刚毕业,现在小城一家装潢材料厂当技术员,未婚。她的家就在小城内,父亲是工商局干部,母亲是税务局干部。她也希望找一个如意郎君。这样认识几天后,经过言语交谈,他们都认为对方是理想的意中人,便确定了恋情关系,定了终身。能找到这样的美女,孟景权心花怒放,坠入了情网。

孟景权本想尽快去小城与孔菲菲见面,却因公司刚成立不久,业务繁忙脱不了身,加之几千里的路程一时还不方便。孔菲菲说她也想立即与孟景权相会,一是相距太远,二是工厂每天都离不开她。她时常还要外出,有时一外出便是十几天或二十几天。可也是,刚认识才两个月,他们急什么,总有相见的时候。这天晚上,孔菲菲在网上又与孟景权见面。孔菲菲真会撒娇:“亲爱的,我想死你了。”孟景权当然喜悦不已:“我的小妖女,我也是。”虽在网上相见,孔菲菲的娇柔还有那美丽的眼神,让孟景权神魂颠倒。他真的想将这样的美女早日搂在怀中。每次网聊都是短暂的,因为孔菲菲说她每天都要坚持学习,她要参加明年研究生考试,故每天都要挤时间学习,网聊给自己规定不超过二十分钟,而且并不是每天都上网,有时外出或家中有事,十几天才上一次网。这样,为了支持孔菲菲学习,孟景权每次都在控制自己的时间,十几分钟后尽管难舍难分,他还是主动下线了。更让孟景权感动的是,孔菲菲是个知冷知热会疼别人的女子,这天上网后,孔菲菲温柔地对孟景权说:“孟哥,工作不要太累了,要注意身体呀。乡下的大叔大婶好吗,我们要尽孝道呀!”孔菲菲不但爱事业,还理解关心别人。

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了,孟景权突然接到邮局一个邮包,打开一看,是男人夏季穿的两件T恤衫,里边还有一封打印的信。

“亲爱的孟哥,前些天我外出去深圳,特意为你买了两件T恤衫,希望你能喜欢。你亲爱的小妖女菲菲。”

“孔菲菲心地多么善良呀,我这辈子非菲菲不娶。”孟景权坠入了爱河,从心底爱上了这位好姑娘。

十几天后,孟景权又在网上见到了孔菲菲。这次孔菲菲面色却带着愁容,这让孟景权感到不安:“菲菲,你怎么不高兴,难道有什么心事?”孔菲菲思虑着,好半天才开口:“孟哥,我有一件事不好意思向你张口,也不知你能不能帮助我?”孟景权说:“我的小妖女,有什么事你尽管说?”孔菲菲说:“我们的一个朋友开了一家买卖,急需资金倒个短,明天就要用,向我借钱,可我没有那么多钱。如果你有钱先借我三万,一个月就给你,并给你五分利。”孟景权想我们已确立了恋爱关系,她不会因为三万元钱就骗我吧?于是他爽快地说:“咳,我当是什么事,不就三万元钱吗,不用给利息,明天你将账号给我,我给你汇过去。”第二天,孟景权按她给的账号,真的汇去三万元钱。一个月整,孔菲菲真的给他打回三万,还给他多打了一千五百元,说是利息。“小妖女,这么守信用!”孟景权对孔菲菲深信不疑,她是个守信用的人,办事还大方。几个月后,孔菲菲在网上又与他见面,说她的朋友又找她,还想在孟景权手中借五万元,仍是五分利,三个月还。孟景权又给她打过去五万元。可半个月后,孔菲菲与他在网上见面,深沉地看着他说:“亲爱的,不好意思再找你借钱,但没办法。我朋友的买卖中有我的股份,现在看效益非常好,我想再投资,你能借我十万元钱吗,但这十万元钱到年终时才能返还,我想最少能赚回五万元。这钱是咱俩的。”孟景权想到自己手中没有那么多现金了,但又不好拒绝美女。又一想,她能赚钱,这不等于我赚钱一样吗。于是又爽快地答应了,第二天从一个朋友那里借了十万元给孔菲菲打了过去。孔菲菲晚上和他上网时向他飞吻着,嫣然一笑地说:“亲爱的,你太酷了!”

一个月后,已到初秋。孟景权的装潢公司急需一种防火、防腐蚀而又环保的装潢材料,但在溪原却很难买到,他想到孔菲菲的装潢材料厂一定会有这种材料,这天上网和孔菲菲说了此事,并说如果小城有这种材料,他准备立即去小城,并能与心上人见面。孔菲菲一听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很惋惜地说:“亲爱的,你知道我多么想和你见面呀。可事情太不巧了,我明天要出差,去南方一些城市考察和订货,至少要半个月才回来。飞机票都定好了,而且与南方聯系,他们还要到机场接站,预定了后天的会议。真是遗憾!不过,你要的材料,我们厂子有,只是现在供货也很紧张。这样吧,我现在就与厂长联系,让他给想想办法。”随即,孟景权看到孔菲菲在打手机,只是他在这边听不到。很快,孔菲菲又出现在网上的屏幕上:“亲爱的,你要的材料有希望了,我们厂长说仓库有一些,是给别的厂家留的,可以先给你串出一部分。他明天一早到仓库看货后才能定下来给你多少。早八点后我给你打电话,我是中午的飞机,还有些时间为你安排完这点事情。遗憾的是你来小城我不能陪你。不过会有机会,日子还长着呢。我要准备明天的行装,下线了。明天你等我的电话。”

孟景权很高兴,高兴的是在小城能找到他需要的装潢材料,但也很失望,好不容易有机会去趟小城,心上人却即将外出,他的心真有些忐忑了。第二天上午八点多,孟景权的手机响了,是孔菲菲打来的。她说:“孟哥,厂长给我回信了,你要的材料先给你串出一部分,你带十万元定金明天就可来我厂定货,最晚在一周后就可提到全部货,余下的货款过些日子结也可以。只是太不巧,我这次外出取不了。我想等我回来我去溪原看你去,你和你父母商量好,如果他们同意,我们在年底就结婚吧。我父母都同意我们的婚事,到时我辞去工作去你的装潢公司工作是可以的,我对装潢也是内行呀。对了,还有一件事告诉你,我虽然出门了,我们工厂的小赵是个女的,她是业务科的业务员,她代表我与你联系,到火车站接你,并为你安排宾馆等事宜。亲爱的,半个月后我们就能相会,我真盼望这一天呀!”第二天,孟景权带着十万现金,坐了一天火车,在傍晚时到了小城。

一出验票口,一个长相一般的女子热情地接待了他,这就是孔菲菲说的她厂子的业务员赵女士,先安排他到饭店吃饭。这名姓赵的女子说:“我是受厂长委托,并代表孔菲菲来接待先生的。因为孔菲菲是我最好的朋友。孔小姐不但长得漂亮,工作也非常有能力,谁娶了这样的女子可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呀!”说得孟景权心花怒放。可也是,就凭这件定货的事,孔菲菲安排得多周道,只是可惜她外出了,第一次来小城就没有见到面。但让孟景权奇怪的是,这名女子的声音怎么这么像孔菲菲的声音?“唉,也许是太想孔菲菲了,将别人的声音也当成她的声音了。”孟景权偷偷地笑了。

吃过晚饭,天完全黑了,赵女士说宾馆已给他定好了,现在就陪着孟景权回宾馆。到宾馆门前,赵女士说有些渴了,让孟景权在宾馆门前稍等,她到宾馆附近一个食品商店买了两瓶冰红茶,然后他们一同走进宾馆。孟景权到前台验了身份证,交了三百元押金,取了房卡,赵女士陪着他到了四零三房间。这是一个两人的标间,室内很干净,设施也齐全,有电视、空调、卫生间。现由孟景权一人包住了,孟景权很满意。孟景权将手机和装有十万元现金的提包放在桌上,然后坐在沙发上。赵女士为他打开一瓶冰红茶。孟景权也感到口渴,便喝了几口冰红茶。随后,赵女士自己也打开一瓶然后喝起来。喝了几口冰红茶后,赵女士说:“孟先生,我看你坐了一天车也够累的了,早点休息吧!明早七点多我来陪你用早餐,然后我们共同去装潢材料厂,你放心,你要的货已准备好了,并且明天就可以提到部分货。”然而,孟景权看着赵女士眼皮却发硬了,不知哪来的困劲,坐在沙发上竟然睡着了。一觉睡到天亮,他还是感到头晕。回想到来小城的目的和昨晚的事,他突然发现桌上的装有十万元钱的皮包和手机都不见了,赵女士也不见了。他顿感大事不好,连忙用房间的电话报警,但只能打宾馆内部电话,将此事报告给宾馆服务台。

三 消失的

“小妖女”

听完孟景权的陈述,陈汉雄和江涛、白雪检查了房间的情况,现在不但孟景权装有十万元现金的皮包和手机没了,而且他昨晚喝的冰红茶的瓶子也不见了。看来这个赵女士是个非常狡猾的犯罪老手。按孟景权提供的孔菲菲的手机号码,打出的电话却是无法接通。而打孟景权自己的手机号,也是无法接通。

“江濤,现在就给小城装潢材料厂打电话,查一下业务科姓赵的女士。”陈汉雄当即决定。

江涛打了电话,却查无此人。

“再查孔菲菲这个人。”

江涛打了电话,对方说他们工厂历来就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女子呀。

陈汉雄对孟景权说:“孟景权,你落入了一个圈套,所谓的孔菲菲和姓赵的女人是一伙的。”

“不可能吧?她是一个心地善良柔情似水的女子,不会和赵女士一样吧?”孟景权说什么也不会相信。

“孟先生,社会是复杂的,什么样的人都有。一些假象引诱着你,致使你陷入一个陷阱,而且是由美女设下的陷阱。”陈汉雄说。

“不可能吧?”孟景权仍然不能相信。

为了尽快查到这个赵女士,陈汉雄和江涛、白雪来到一楼,得知昨天上午有一名自称叫赵红的女子的电话订了四楼四零三房间,并留下电话号,此电话是孔菲菲的电话,陈汉雄试打一次,仍是无法接通。他们调取了宾馆一楼大厅的人员录像,找到这名姓赵的女子和孟景权来宾馆的录像。他们上楼十几分钟后,发现这名女子背个棕色女式背包,手里提个黑色提包走下楼来出了大厅,时间是晚八点四十七分。看来孟景权被她实施麻醉后,她拿走了他装有十万元现款的皮包。那么这个女子是谁?

“队长,小城是否还有其他装潢材料厂?”江涛想到这一点。

“这个我们还不掌握。我们可以现在就去我们知道的那家装潢材料厂调查。”陈汉雄决定。

这家装潢厂全名叫天美装潢材料厂,是一个小型的工厂,厂址在城西友好街一个路边。经调查,这家工厂生产的仅是一些普通装潢材料,而陈景权需要定货的那种材料根本就没有。至于什么技术员孔菲菲、业务员赵女士,根本就没有这两个人。那个小型装潢材料厂更没有派出什么人到南方去考察定货。看来,坠入情网的孟经理从上网认识什么孔菲菲时就真的落入了一个粉色的陷阱。

孟景权仍等在宾馆如在梦中。他真的不相信孔菲菲这八个月来一直在骗他,这样的美女与骗子放在一起怎么也不相称。能不能是赵女士见财起意抢走他的钱?孔菲菲第一次从他那借款时就非常讲信用,这样的美女不会骗人吧?还有在小城还有没有其他装潢材料厂?

陈汉雄为了解除他的疑惑,让白雪带着他去了工商局,查遍所有营业执照,只有那一家装潢材料厂;又带他到这家装潢材料厂了解情况,一切真的像陈汉雄和他说的那样。他和白雪又去了一些装潢公司,那里的人员介绍,小城只有一家制造装潢材料的工厂,而一些高档装潢材料全靠从外地购进。

这样,孟景权这次所带十万现金没了踪影,而两次通过卡号打入孔菲菲账号的十五万元现金也不可能再由那个孔菲菲还给孟景权了。孟景权此时才如梦方醒:“我被骗了,那个赵女士和孔菲菲真是一伙的。”

孟景权握着陈汉雄的手流着泪说:“陈队长,帮帮我吧,我被骗了!你要知道我创业多么艰难,被她们拿走了二十五万呀,这其中有十万元是我从朋友那儿借来的。我没想到世间会这么复杂,而一些人为了钱却不惜采用各种手段,现实这么冷酷。你们帮我找到这两个恶毒的女人吧!”

陈汉雄安慰他:“孟先生,你吸取这次沉痛的教训吧。网上诈骗无时不在,而犯罪者也是智者,他们会采取各种你想象不到的手段让你走入他们设的圈套和陷阱。现在网上以美女、美男诈骗,以电信诈骗,手机中奖诈骗等等各种方式,让你防不胜防。你年轻又期盼一种美好的爱情,正在创造自己的事业,而犯罪者正是掌握了你的一些信息和情况,使你上当受骗。不过,你不用着急,既然来小城,你在此就住几天吧,我们一是要研究你所说的所有情况,二要请你的配合侦破案件。闲暇时,你可以看看小城的一些景观,看看这里的经济建设。犯罪无所不在,这也是社会发展出现的必然现象,我们会尽全力侦破你的案件。”

怎样才能找到网上虚拟的“小妖女”孔菲菲和那个“赵女士”呢?陈汉雄决定一边围绕火车站前和宾馆以及到昨天晚上“赵女士”买冰红茶的食品商店深入调查,一边派白雪会同管区派出所民警姜浩去银行调查孟景权几次打入小城农行和工商行孔菲菲的两个账号。查得结果是,孟景权打入孔菲菲账号的钱,被人在城内几个自动取款机分别提走现款。通过调取录像,取款时间全在夜间,是一个蒙面的人,但看样子不像女人,而像男人。这说明孔菲菲还有一个男性同伙。

陈汉雄、江涛会同网络技术警察调查网络,发现这个“小妖女”近一年半一直在小城上的网,但自这次孟景权来小城后,“小妖女”从网上消失了。看来“小妖女”不会再用此名字上网了。

四 真凶落网

那么,孔菲菲和赵女士是哪儿的人呢,是否就是小城人?陈汉雄和江涛、白雪在城内深入调查,终于查到一条重要线索。城南一群众反映,一年半之前,有一对年轻夫妻在城南租下一所闲着的居民住宅楼,他们说要在此做买卖。但一年多来,发现他们并不是经常走出家门,而绝大多数是在家中打电脑,不知他们做的什么买卖,而且这对夫妻花钱如流水,穿的也是高档衣服,女的戴的饰品都在万元以上。可就在近几天,这对夫妻却突然没了踪影。陈汉雄拿出从录像上截取的赵女士照片,让这个出租楼的居民辨认。大家说,这个女的就是那个租房人之一,她对别人说不是姓赵,而是姓穆。

通过网上侦察,陈汉雄认定网上还有“娇柔情女”“纯美公主”“白马情王”,与“小娇女”都是同一个人。此时,这些名字在网上也消失了。

一对夫妻在小城租房,这说明他们主要目的就是利用网络进行诈骗犯罪。他们是哪儿的人,为什么那个孔菲菲对房屋装潢很内行?陈汉雄带领江涛、白雪对一些装潢业进行调查,发现一个个子不高、长得很瘦弱的英俊的年轻男子曾几次向他们打听有关装潢的知识,特别是近期孟景权要定购的那种装潢材料的情况。

夜深了,陈汉雄和江涛、白雪并没有入睡。他们三人坐在陈汉雄的办公室中,仍在思考着所调查的情况。而陈汉雄坐在沙发上,不断地吸着烟。

“队长,你说这一对男女能跑到哪儿去呀?”江涛在问。

陈汉雄并没有回答,仍在吸烟。

“江濤,你没看队长在思考吗?我们都多想想,我看这一对男女不会逃得太远。”白雪闪动着美丽的眼神说。

“是的。他们有可能逃往平城,如果是夜间逃走的话。因为小城距平城的交通最为方便。而且平城是属另一个省管辖。”陈汉雄掐灭手中的烟,然后说。

“队长又是推理。”江涛说。

“是推理,也是正确的,你见队长哪次推理不是都验证了结果。”白雪看了江涛一眼说。

“我不但认为他们一定是逃往了平城。我还敢断定与孟景权在网上谈恋爱的女子并不是女人,而是由那名男子假扮的。”陈汉雄接着说。

“能是这样?”江涛有些惊讶。

“对,他就是小妖女。所用的孔菲菲完全是假名。也许想到对方姓孟,想到孔孟一家,他就编造了姓孔。”陈汉雄自信地说。

“据孟景权说,每次与他上网聊天的人,说话声完全是个女子的声音。”江涛仍有些疑惑。

“我想男的想要装出女子腔调只要将音变细就行。如果不能,我想他身边还有个女人,上网的是他本人,声音用的却是那个女子的。你没听孟景权说过,那个姓赵的女子声音怎么和他上网聊天的孔菲菲声音一样呢。我想就是用姓赵的这个女子的声音。”

经过深入调查,陈汉雄发现所谓的孔菲菲几次提到平城,还有人发现这对男女几次外出去的都是平城,或从平城到的小城。由此分析,这一对男女极大可能就是平城人。两天后,在网警的协助下,他们在网上又查到一个新网名叫“飞天女神”,她也是一个美女,并设法截取了她一个镜头照。经孟景权辨认,这名美女正是他网上恋人孔菲菲。经定位寻找,网上所在地真的是平城。

当夜,陈汉雄、江涛、白雪带着孟景权来到平城,在当地警方协助下,他们在平城城郊一所出租屋中查到了所谓的孔菲菲和赵女士。此时,孔菲菲仍是个美女,她正在上网与浙江一位公司大老板谈情说爱,而用的网名是“飞天神女”,所用的声音,正是赵女士在一边连线的话筒。

“孔菲菲,还有赵女士,你们因涉嫌网上诈骗和麻醉抢劫犯罪被刑事拘留了!”陈汉雄和江涛、白雪出现在这两个人面前。

“我们没有犯罪呀,我们也不叫什么孔菲菲,也没有姓赵的,你们一定是弄错了。”此时美女发出了男人的声音。

江涛上前摘去这个个子约在一米六五左右的美女的头套,他露出了男人的头发。

就在这时,孟景权出现在他们面前:“原来美女真是男人装扮的,但赵女士是真的!”

这时两个骗子顿时傻了眼。

陈汉雄收缴了他们的电脑等犯罪工具,并在他们的房间搜出一些假身份证、银行卡、几万元现款等。当夜,这一对男女被带回小城。

经讯问,这名男子交代他真名叫孙玉东,今年二十九岁,平城无业人员。原是有家庭的,却不务正业,坑蒙拐骗什么坏事都干,妻子只和他过了一年便离婚了。去年夏季,他在火车上认识了溪原一个无业女子,她叫冯月琴,今年二十七岁,因在外边乱搞两性关系,被男人发现也与她离婚了。由此,二人勾结在一起,先是在平城同居,后来想到上网诈骗,他们便到距小城百余公里的小城租房,由孙玉东扮成美女以几个网名同时与几个外地男子以谈恋爱为名进行诈骗。关于孟景权的有关信息,是冯月琴在溪原时无意中接触到的,并获取了他的有关资料和网名。孙玉东还以“白马情王”骗了河南一女子现款七万元,又以“娇柔情女”“纯美公主”网名骗得吉林一个体老板十二万元,骗得江苏一公司老板十五万元。这二人在吉林、黑龙江等地利用饮料中放入麻醉药抢劫三人,抢劫现款四万多元。那天对孟景权实施麻醉抢劫后,二人连夜带着电脑等物品从小城出租房逃回了平城的出租房,怕从手机上被人发现,途中他们将从孟景权那里抢来的手机关机后,将手机扔到野外。而自己的手机也换了卡。回到平城后,他们起初只是在出租房中呆着,饮酒庆贺这次抢劫成功。近几天见公安并没有找到他们,便又以“飞天神女”在网上出现,没想到陈汉雄早已为他们布下天罗地网,他们终究落入法网。

“小妖女”原是男人身,现在现出原形,孟景权被骗和被抢去的现款如数被追回,他真是不知道怎么感谢小城刑警陈汉雄等人。他要请大家吃饭被拒绝,他要拿出五万元钱来感谢这些刑警也被拒绝。最后他给陈汉雄他们送去一面锦旗,上面只有八个字:“小城神探,人民公仆”。

责任编辑 孟 璐

插 图 赵俊东

赞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