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我平淡岁月里的星辰(四)

  前情提要:

  费尽千辛万苦终于追到女神的苏仕,还没高兴多久,就发现女神移情别恋了。在爱情里摔得粉身碎骨的苏仕,最终被徐子琪和好友陈宏拯救。他不但过上了富足的生活,还遭遇了新的恋情。

  十九

  我搬到新家后,陈宏把他的行李也搬了过来,不过他不是搬过来跟我一起住,而是打算离开这座城市,去北漂。

  送他走的时候,他叫了袁媛一起,我们又去了我们三个第一次见面的那家餐厅,点的依旧是那几样菜,只是聊起来,大家都不是很愉快。

  陈宏走的时候,带我去见了买我版权的影视公司的负责人。过去都是陈宏在负责,类似我的经纪人,如今他要撒手不管了,我有种再次失恋的感觉。

  在云南和拉萨的时候,陈宏让我把小说改成了剧本,这次见影视公司负责人,就是谈具体的拍摄事宜。他们希望我能跟着剧组一起,随时可以根据拍摄需要对剧本做一些调整。

  我非常期待看到自己塑造的人物出现在大荧幕上,所以一口答应了。等到了剧组我才发现,这家影视公司,原来就是徐子琪签约的影视公司。

  我打电话给陈宏,问他为什么会这么巧。陈宏说:“你的影视版权能卖出去,徐子琪也有一份功劳,她其实很多年前就是你的读者,她跟我说他们公司需要好的故事,你和她妹妹的事情她一直觉得过意不去,所以我就接受了她的好意。”

  “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

  “我怕你不答应。你的性格你自己也清楚,自毁前途的事情你也不是干了一次两次了。”

  “我没法面对她,她和她妹妹太像了,我没法面对那张脸。”

  “你已经签约了,这是你的事情,你如果要违约,要把房子车子卖了付违约金,我也不拦着你,我这里还有一摊子事情,你的事情,你自己做主吧。”

  挂了电话,我看了看远处正在拍戏的徐子琪,她已经第三次跳进冰冷肮脏的湖水里了,导演还是不满意,她正准备跳第四次。我心中暗想,演员在荧幕上看着光鲜,其实背后挺不容易的。不过我并不是很同情她,因为一开始,她妹妹就跟我说过,她是个很有心机的人,小小年纪就私吞了父母的遗产。

  反正只是履行工作义务而已,我尽量避免和她接触就好了,这样想着,我就说服了自己,留在了剧组。

  不过剧组就那么大,即便刻意避免见面,还是会遇到。而且她有事没事总找我,每次找我还都是聊戏,聊她对人物的理解。这是我工作范围之内的事情,我也不好拒绝,只好跟她聊。

  聊多了,我渐渐发现,她是挺真诚、挺较真的一个人,跟她妹妹完全不同。从她拼命拍戏上可以感觉到,她不是心机很深的人,私藏父母遗产不给妹妹这样的事情,她做不出来。于是有天聊完了戏,我就问她:“你妹妹误会你私藏了父母的遗产不肯分给她和两个弟弟,你跟她解释清楚了吗?”

  她一愣,似乎是觉得我问得太突兀了,但我直言快语惯了,接着说道:“你要是不方便跟我说,可以保持沉默,我只是觉得,你不像是你妹妹说的那种人,所以才有此一问。”

  “我原先以为她只是胡思乱想,没想到她跟你也这么说。我爸妈如果留下很多钱,我就不会这么辛苦出来拍戏了。”说完,徐子琪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些年都是你在养你的弟妹?”

  “算是吧,他们也都很有出息,他们自己有时也会赚钱。”

  “你真是良心姐姐。”

  “有什么办法呢,要是爸妈没走那么早,我就不用这么累了。”

  “我爸妈也走得早,我就没像你这么累。不该你扛的,没必要硬扛。你扛了,人家也未必领情。”

  “你有弟弟妹妹吗?”

  “没有。”

  “那就是了,你们这种独生子女,是无法理解我们的。”

  在剧组久了,我也认识了几个朋友,其中有几个是和徐子琪同一批签约的,还有追过徐子琪的,都被徐拒绝了。他们说徐子琪是工作狂,连谈恋爱的空都没有,谁要是能追到徐子琪,那绝对是情圣。

  这些人的评论,让我对徐子琪的看法又改观了不少。想想也是,徐悦琪的话,怎么能当真呢。她眼中自私的姐姐,在正常人眼里应该是完美的道德典范。

  一旦有了好感,很多相应的情愫就会催生,虽然我们还是像平时一样聊戏,聊人物。可是渐渐的,我们都知道和对方在一起的时候很愉快,分开一会儿就会有些失落。

  但我有时候需要关起门来改剧本,她有时候需要去剧组驻地之外的地方拍戏,我们分离的时候还是挺多的。

  好在戏很顺利地拍完了,我们都拿到了彼此的酬劳,兴高采烈地坐同一班飞机回了长沙。 我一直送她到小区门口,约好了第二天一起吃饭。

  结果到了第二天,她不是一个人来的,身边还跟着徐悦琪。

  徐悦琪依旧是那么花枝招展,虽然两个人长相差不多,可是熟悉之后就会发现,一个人永远性感妖娆,一个人永远素颜。

  我过去以为自己是喜欢性感妖娆的,就像年轻人都喜欢辛辣刺激的食物,随着年龄的增长,才能发现粥的好,简简单单却最养人。如果说徐悦琪是麻辣烫,徐子琪就是一碗小米粥。

  “我今天带妹妹来呢,是想让她跟你赔个不是,你们郎才女貌,这么般配,而且曾经也深爱过,不应该就这么错失了彼此。”徐子琪说这番话的时候,刻意避开了我的眼睛,我能听出她的言不由衷。

  “我的确曾经深爱过这位悦琪姑娘,但悦琪姑娘却从来没有深爱过我这个穷光蛋啊。”我喝了口茶,自嘲道。

  “以前是我不好,我浅薄虚荣,我已经受到惩罚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对你。”徐悦琪一改往日的嚣张跋扈,第一次在我面前说软话,说得我都心疼了。我承认,我就是贱。

  “是啊,悦琪已经受到惩罚了,她遇到的那些个有钱人,确实有钱,可是除了追她那会儿,根本不舍得给她花钱。哪儿像你,有一百块就给她买两百块的东西,她也是在失去你之后,才发现你的好的。”徐子琪这个说客我给满分。

  “你别不说话,你要是真的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大家继续做朋友好了。”徐悦琪恢复了傲娇的神态,这才是她嘛。

  “可能在你心里,我自始至终都是你的朋友,而我却曾经那么爱你,根本没办法把你当朋友。”

  “你能把我姐当朋友,为什么就不能把我当朋友呢?不过算了,我也不勉强你,今天这顿饭我就不该来,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吃。”说着,徐悦琪起了身。

  “悦悦就是这脾气,你知道了,我送送她。”徐子琪也站了起来。

  我没理她们,等她们走出去了,我问服务员要了瓶酒。一边喝酒我一边想,要是徐悦琪早几个月向我认错求和,我还会像现在这样坚定地拒绝吗?如果我答应了,我的人生会再次陷入危机吗?

  二十

  送走徐悦琪的徐子琪回来的时候,就像挣脱了紧箍咒的孙悟空,表情都活跃了,也敢直视我了。她刚坐下,我就给她倒了一满杯酒。

  “喝光了,我就不怪你。”

  她端起来真要喝,又被我夺下了。

  “我哪儿舍得让你喝,我只是不懂,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受制于你妹妹,难道以后你谈恋爱,都要先给妹妹试试手?”

  “你误会了,我真的不是带她来考验你的,我确实没有谈过恋爱,可是也不会傻到去怀疑自己喜欢的人。我带她来,是她要求的。我作为姐姐,不知道怎么拒绝。”

  “她要求的?真是破天荒了,徐悦琪的要求什么时候这么低了,她的眼里不应该装的都是开直升机的男人吗?”

  “你就别取笑她了,她这一年多来过得非常苦,就像是受了诅咒,桃花运不断,却都是烂桃花,一个比一个不靠谱。她也是经历了这些,才念起你的好来。”

  “得了吧,我又不是小孩子,我还不了解她。也许她确实是吃了苦、遭了骗,但她也不会走回头路,她想走回头路,只是因为我现在不再是过去那个落魄的我。”

  “是是是,你不落魄了,你现在是一线畅销作家,我们不聊她了,把菜单给我,我要点几个我爱吃的菜。”

  “我已经点好了,都是你爱的菜,一会儿就可以开吃了。终于告别剧组的盒饭了,开不开心?”

  “说实话,不太开心。”

  “为什么?”

  “因为和你相处的时间,不会像在剧组那样多了。我要照顾妹妹和弟弟。我小弟徐鹿,你见过的,现在退学了。大弟徐然,也天天不学好。我要是再不管管他们,不知道他们以后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他们的人生是他们的,你没必要硬揽这个责任。”

  “你不懂的。孩子可以不管父母,父母不能不管孩子。我爸妈离开得早,长姐为母,我必须带好他们。”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跟我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知道劝说没有用,只好不劝了,很多人的观念都是积累了数十年的,一朝一夕是改变不了的。

  二十一

  回长沙的第一个周末,我跟袁媛碰了个面。她希望我回杂志社帮她,我答应了。陈宏走后,我在长沙就剩下袁媛这一个朋友了。和她在一起就像和陈宏在一起一样,很轻松,聊什么都不用顾忌。

  和徐家姐妹的事情,我跟她说了,她支持我选徐子琪,不过也及时地做了警告,她说,你选了她一个人,就等于选了他们一家人。对一个人负责很容易,对一家人负责太累。

  但是爱情本来就是一种不计得失的付出,一种盲目的牺牲。如果过分计较得失,那就不是爱情了,是交易。

  我继续开始上班后,徐子琪偶尔会瞒着妹妹来找我,我有时候也会悄悄在小区门口等她,送她一束花就离开。我们像是在恋爱一样,但谁也没有挑破那层纸。她希望等妹妹和弟弟的终身大事都解决了之后再解决她的事情。我愿意等。

  转眼又到了冬天,长沙的冬天很难熬,没有暖气,一觉醒来摸什么都是冷的。手机在床头放一晚,拿起来也像冰块一样。

  我正颤抖着给徐子琪发短信约她看电影的时候,门铃响了,推开门,竟然是徐悦琪。我还穿着睡衣,一脸刚睡醒的样子,她则是一脸倦容,应该是一晚上没睡了。

  “我能在你这里借住几天吗?”说着,徐悦琪已经推开我,进了屋。

  “你和姐姐吵架了?”

  “房子装修得不错嘛,这么大地方你一个人住不觉得冷清吗?”她不回答我,自顾自地把每个房间的门都打开看了一遍。看到正对着书房那一间的时候,她停了下来,冲我回眸一笑,大大咧咧地说道:“我就住这间吧,我喜欢这个榻榻米。”

  “我们已经分手了,分手一年多了。”我继续硬撑着。谁能想到,我刚到长沙时认识的女神,无比渴望推倒的女神,在时过境迁后,会主动来跟我同居,而我非但不接受,还必须拒绝呢?时间真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东西。

  “我也没说要跟你和好啊!我住你这里,按月付你房租。”

  “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你就是想跟我和好了?”

  “你这是什么逻辑,我不想跟你和好,也不想租给你房子。”

  “你怎么变得这么冷漠了?”

  “都是拜你所赐。”

  “我已经受到惩罚了,你就不能念在曾经的情分上,帮帮我。”

  “帮你?你需要人帮吗?”

  “我失恋了,恋爱的时候犯傻,在身上文了那个人的名字,现在想去洗了,我在网上查了,需要做激光手术,做完手术就像烫伤了一样会红肿流血,半个月都不能洗澡,也不能吃辛辣刺激的食物。所以我想在你这里休养一个月,就一个月,结痂脱落了我马上走。这事儿我不想让我姐知道。”她的表情急转直下,一瞬间就从轻浮变成了决绝。

  “你没有别的朋友了吗?”我依旧不太信任她,可能是我曾经太信任她了。

  “没有了。我要是能想到别的朋友,也不会来求你。”她坚定地看着我,我没有再说话,我知道,我内心已经屈服了。

  二十二

  为了掩人耳目,我开车带徐悦琪去了一家私立医院,价格比公立医院贵了几倍,但好在人少。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虽然文艺青年头脑一热都可能会去文身,但不能否认,刺字也好,画画也罢,只要是刺青,只要刺得够深,都是在自残。

  只可惜千算万算,还是没算到,我们刚到医院,就遇上了徐然。徐然还管我叫姐夫,叫得我很矛盾,如果他叫我二姐夫,我肯定矢口否认。如果他叫我大姐夫,我肯定高高兴兴答应。但他只是叫我姐夫,我就不知道该不该答应了。

  在医院交完钱,趁着徐悦琪去厕所的工夫,我从钱包里拿出一千块钱给了徐然,算是封口费,让他不要把在医院见到徐悦琪的事情告诉家人。

  等徐悦琪做完检查去敷麻药的时候,徐然拉着我坐到了家属区。刚一坐下,他就兴致勃勃地八卦道:“你还跟我二姐在一块儿呢?我以为你现在是我大姐夫了呢。”

  “别胡说八道。”

  “谁胡说八道了,我见到你在小区门口送我大姐花了。我大姐为了不让二姐知道,还给了我两千块钱封口费,她可比你大方多了。”

  “别说我了,你为什么在这里?”

  “别提了,女朋友非要瘦脸、文眉、隆鼻、开眼角,这不,正在顶楼包扎呢。”

  “你们还挺时髦。”

  “不然呢,你们来这里干吗?我看我二姐也没灾没病,她那么漂亮应该不会也是来整容的吗?”

  “当然不是整容,你姐有点私事儿,我陪她来看看。”

  “你真是个好人,分手了还随叫随到,难怪我二姐给你发好人卡,要我说男人有时候就不能太好,物极则反,不然我二姐也不会丢下你去国外。算了,我不跟你说了,时间到了,我要去接女朋友了。你跟我二姐说,让她放心,我绝对不会把她的事情告诉大姐的。”

  徐然走后没多久,徐子琪给我打电话,约我去喝茶,说要顺便跟我聊点事。我说我在外地出差,过几天才回长沙。这是我第一次对她撒谎,她一点儿也没有怀疑,也没有要挂电话的意思。

  在电话里,徐子琪跟我说,徐然要买房子了,因为女朋友逼婚,我担心聊多了徐子琪会听出我在医院,我就把我的置业顾问的电话给了徐子琪,然后匆匆挂了电话。

  等徐悦琪做完手术,我把她接回家,安排她睡下之后,再给徐子琪打电话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关机了。

  几个小时后我又打,才发现她已经到了北京。为了给徐然买房子,她又接了部戏。真是可怜天下老姐心。每天十几个小时高强度的拍摄,已经彻底毁了她的睡眠,再这样折腾下去,身体早晚要出大问题。

  徐子琪这一走,可乐坏了徐悦琪,她还很嘚瑟地跟我说,要是早知道徐子琪要走,她就不用死皮赖脸地求着我借住在我这里了。

  因为刚做完手术,不能碰水,不能乱动,还要吃各种清淡的食物。最初的三个星期,我是床前床后地伺候这个前女友。到第四周我实在受不了了,这一场手术,真是堪比四次大姨妈手牵手一起来。而且医生说,她文身的部位太敏感,一次是洗不干净的,三个月后还要再去洗一次。

  折腾到第四周,徐悦琪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水肿的伤口消肿结痂脱落了,她也可以乱吃乱动了,而且徐子琪把买房的重任托付给了她,买房的钱也给了她,她已经迫不及待地想施展她买东西的天赋了。

  二十三

  我买房子的那个小区,一开始捂盘抬价,因为捂太严实,导致后面还剩几套尾房卖不掉,大促销也没人买。因为在别人眼里,清仓的尾房都是别人挑剩下的,他们宁愿买期房,也不愿意买相对来说更便宜的别人挑剩下的现房。

  我实地看过,那几套房子不管是采光还是位置都不错,就劝徐悦琪考虑下。徐悦琪核算了下,买我推荐的房子,不仅用不完徐子琪给她的钱,还能省下二十万用来装修,于是她就答应了。

  不过买了我推荐的房子后,徐悦琪却没有找我推荐的装修公司,而是自己找了一个施工队,自己买材料装修,她说这样还能再剩下十来万买辆买菜车给弟弟。她说她作为二姐,不能光让大姐一个人落好。

  他们的家事,我也懒得过问,我只是担心,省了十多万,那装修材料该是多差劲。但是徐悦琪已经从我的房子里搬出去了,我面都见不着她,也就懒得管她的事情了。

  徐子琪在拍戏期间给我打过几次电话,每次我都想说说装修的事情,每次都忍住了,我怕因为这个,搞得她们姐妹不和,毕竟她们本来就有些不和。

  房子装修好的时候,已经临近春节了,徐子琪拍戏回来后去续缴房租,才发现妹妹已经跟房东说好了不租了,房东已经把房子转租出去了。

  一边是刚装修好的新房子,一边是十天内就要搬出去的出租公寓,徐悦琪觉得当然是住新房子了,她甚至说通了徐然和徐然的女友,已经搬了进去。

  新房子很大,一共有四个房间,足够她们姐弟四人加徐然的女朋友住,但是我觉得,刚装修好的房子甲醛和苯的味道很重,对身体很不好,怎么也得空置一段时间,所以我希望徐子琪搬过来跟我住。

  徐子琪倒是没意见,徐悦琪不乐意了,说凭什么我住你就不让,我姐不住你还硬要人住,摆明了区别待遇、搞歧视。

  她这一闹,我倒是不在意,徐子琪怕了,觉得不和弟妹住一起,会寒了弟妹的心,显得自己多娇贵一样。

  结果刚住进去,她就长了满脸的痘痘,除夕夜她叫我去吃饭,我寻思我们住在同一个小区,加上我一个人过确实孤单,就去了。

  去了之后我发现甲醛的味道真重,不仅仅是油漆,各种板材和家具也都用了劣质胶水,一顿饭吃下去,我喉咙就被甲醛和苯的味道堵住了。

  吃完饭,徐子琪送我出来的时候,我再次邀请她搬去跟我住,她还是说没事。还真是,也不知道是抵抗力强还是怎么的,连续住了一周,徐然和徐鹿都没事,徐悦琪也没事。就徐子琪一个人长痘痘加咳嗽。

  为了减少徐子琪在房间里的时间,我隔三岔五就叫她出去玩,可晚上留宿她,她总不肯,倒不是觉得男女授受不亲,而是要给一大家子人做晚饭。

  春节很快过去,我想邀请徐子琪去外面旅行几天散散心,结果打通电话,才知道他们一家子都住院了,都是甲醛中毒。

  也算是发现得及时,吃了一些药大家的病情就稳定了,但新房子是谁也不敢住了。刚过完春节,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房源,我就邀请她们住到了我家里。

  我买的房子也是四室两厅,我一间,徐悦琪和徐子琪一间,徐然和女朋友一间,徐鹿一间,勉强也算是住得下。

  我虽然讨厌和陌生人住一起,讨厌这么热闹,可是能每天都看到徐子琪,我还是很开心的。她病情稍微严重点,出了院还在吃药,痘痘也一直没消。

  不过和她住在一起,一日三餐都有了着落,一大家子人围坐在一桌,那种和乐融融的场景,让我想起了小时候。

  如果一直这样过下去,也没什么不好的。为了能够在她身边,我给徐然买了辆新车,把自己的车给徐鹿开。至于徐悦琪,她自己买的买菜车自己开了。

  我做这些,是希望徐子琪能明白,她不用那么辛苦,我可以帮她照顾弟弟妹妹,可以帮她撑起这个家。可惜我越是这样,她越是觉得过意不去,元宵节一过,她就接了新戏,飞去了香港。

  下期预告:

  徐子琪历经千辛万苦,还是没能和苏仕修成正果。苏仕的情路注定坎坷,这份情路的坎坷,在某种程度上,成就了他在写作上的辉煌。

  文/马叛

赞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