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琛琛,顾萌萌

  【故事简介】顾元元潜伏在男神谢琛的工作室多年,本想独占谢琛头号迷妹的位置。却不料他因为救助老人突然爆红,变成所到之处尽是迷妹的网红!深知自己再无机会,她正要逃开的时候,被谢琛发现了暗恋日记……一

  顾元元这两天有点儿不太好,只要打开微博,全是谢琛的那张脸。什么“帅气男神以德报怨”“当代中国好青年”“有颜有德,舍他其谁”等各种标题的帖子被疯狂转载,尤其是渣浪娱乐发的那条还带有高清的谢琛照片的微博,转发量竟高达十万之多,吓得顾元元赶紧点开了评论。

  可她越看越想吐槽,现在的女孩子都不知道矜持是什么吗!抢着给他“生猴子”都是些什么鬼,还有女生直接大叫“老公”,老公什么啊老公。

  “明明是我老公,跟你们有什么关系。”顾元元一边在底下回复,一边嘴里嘟哝着。

  就在她用小号挨个儿骂那些姑娘时,身边却突然探出了一个脑袋来。

  “你在叽叽咕咕地说些什么?给你布置的任务画完了吗?”

  顾元元被吓得键盘都扔了出去,回头就看到谢琛气定神闲地靠在墙上,穿了件藏蓝色的衬衣,配了条黑色的长裤,一米八三的身高,大长腿被他帅气地交叠在一起。顾元元没出息地吞咽了一下口水:这可比照片上的帅多了。

  “学长,你知不知道你成网络红人了?”顾元元狗腿地蹭了上去。

  “不知道,怎么了?”

  “还不是你前两天做的好事。”顾元元噘了噘嘴说道。

  谢琛前两天做了一件好事。

  其实是再简单不过的扶起了受伤的老人,只是那老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谢琛根本不曾开车、骑车的状况下诬陷是他撞的,让周遭行人都看不下去了,这才引来了媒体大肆报道。而当最后记者采访谢琛时,他竟然毫无愠色地说:“我想这个老人肯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会这么做,我会尽自己的一份心,给这位老人支付部分医疗费。”

  一时间,也不知是谢琛这张脸太过诱人,还是他的举动实在是太有善意,各大媒体报纸上全部是他的影像,微博上更是炸开了锅。

  谢琛却是不以为意,直接敲打了顾元元的头一下,说:“把你放在这些无用事情上的心用在画画上,你就可以早点儿搬出去了。”说着,就直接进了工作室。

  顾元元冲着他的背影吐了吐舌头:搬出去还得了,她为的就是一直在这里住下去。

  谢琛是S大美院的高材生,毕业后开了家独立的绘画工作室,因为他的才气在业内的和名气,使得这家工作室颇为外人瞩目。

  顾元元是在两个月前找到这里的。她跟谢琛同校不同院,小了他两级,也算是他半个学妹。大学的时候,顾元元偷偷暗恋谢琛许久,所以这次找到这里,她上来就可怜兮兮地表示希望谢琛可以收留她,教她一技之长,因为她找不到工作了。

  在谢琛拒绝了她N次,而她第N+1次出现在工作室门口后,他终于无奈地收留了顾元元。平日里,他教她些基本功,也乐得有人打扫工作室的瓶瓶罐罐。

  就在顾元元专心地画着石膏头像时,手机突然“嘀嘀”地响个不停,她这一看不要紧,上万条的@和评论,让手机险些卡机。

  而所有的这些,竟然都来自顾元元的一个小号,一个分享内容全与谢琛有关的小号。

  二

  “谢琛,我要给你生猴子。”

  “老公,我爱你。”

  “男神,我好喜欢你啊,你缺不缺女朋友?腿长胸大腰细肤白的那种。”

  “……”

  很显然,不知道是谁扒到了这个小号上,让大家以为这就是谢琛的微博。也难怪,平日里顾元元喜欢没事偷拍一下谢琛,然后把照片发到小号上,还会发一些他的绘画作品,导致这个号怎么看都像是他的个人微博。

  她拣了几条一看头像就知道是美女的留言,认真回复:抱歉,我有女朋友了。

  看到评论里面一片鬼哭狼嚎,顾元元“嘿嘿”笑个不停。可还没等她兴奋多久,她就发现粉丝大量流失,还有一群人在骂她是骗子。她连忙跟着踪迹寻了过去,才发现,谢琛为了证明自己的号才是正主,竟然上了自拍!

  顾元元可以感受到鼻子里一股温热的液体在想喷涌而出。认识谢琛这四年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的自拍,真帅啊。

  完美的侧脸,高挺的鼻梁,还有堪比女生的纤长的睫毛,明明是一张桃花脸,浑身却偏偏散发着一种男性的硬朗气质。就在顾元元花痴地沉浸在美颜盛世中的时候,谢琛清冷的声音从隔壁房间飘出:

  “顾元元,你要再打着我的旗号骗人,就收拾行李走人。”

  顾元元的心里“咯噔”一下,刚想扒门去求原谅,突然一想,她那个小号天天有在跟谢琛的微博说“早安”“晚安”,在他的评论里各种无节操地花痴,这么说来,谢琛一早就知道那是她。

  天啊,她现在只想仰天长啸,就算她脸皮厚,也是会害羞的,这样赤裸裸地被谢琛知道自己喜欢他,真是羞啊羞。

  所以当天晚上,平日里可以吃两碗饭的顾元元硬是没有露面,窝在她的房间里,给她的小可爱们撰写可怜兮兮的暗恋日记。

  对,顾元元除了是个在谢琛这里混吃混喝的无业游民外,还用故事在网上圈养了一群小天使,没事的时候写写文,连载一下她的暗恋日记,顺便发发软文小广告,赚点儿生活费。这不,她刚刚更新完自己暗恋或许被发现的事情,一众小粉丝就开始在底下拍手叫好,纷纷让她直接表白。

  表白?顾元元“呵呵”冷笑,她可是见过谢琛拒绝人时那杀人不眨眼的模样,所以坚决不能去蹚这趟浑水,而且一旦表白不成功,她肯定会被扫地出门,最重要的是,她肯定不会成功。

  谢琛的微博一向很低调,除了最新上传的那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自拍照,其他的均是他平时的绘画作品。现在的工作室,作品多以为电影作品画特效背景和人物为主,大气磅礴同时兼顾细腻。一时间,随着谢琛的爆红,他的作品也被疯狂转载,甚至有多家出版社与他联系,想要为他做作品集。

  顾元元一边埋头打扫卫生,一边不忘了竖起耳朵听谢琛跟别人通电话。

  “对,我有意向,好,我也有心仪的合作对象,我来联系。”

  就在顾元元琢磨着谢琛到底想干什么的时候,“叮”的一声,是微博私信通知铃音。她赫然看到了谢琛那个熟悉的头像。

  –你好,我是谢琛,想要与你合作,把你的暗恋日记画成漫画,你意下如何?

  顾元元只觉得整个世界都破碎了,她一共两个小号,一个用来狗腿地转发谢琛作品并给他每天早晨晚上表白,一个用来写暗恋日记。两个竟然都被他发现了!

  她只想扬天长叹,这以后要怎么面对男神啊!

  三

  谢琛的画风正,怎么看都跟漫画没有任何关系。顾元元总担心谢琛能从字里行间发现那个博主是自己,于是吃饭的时候开始旁敲侧击。

  “学长,你,看网络小说吗?”

  “不看。”

  “网络日记?”

  谢琛侧头瞥了她一眼, 淡淡地应了一句:“网上有个蠢姑娘写了篇暗恋日记,看过。”

  顾元元简直快要重伤倒地,若不是男神太过难搞,她的暗恋经历哪里会如此坎坷。

  她清了清嗓子,故作天真地问道:“那你知不知道那个作者是谁啊?”

  谢琛的长臂越过她面前,夹起一片青笋放进了嘴里,没有说什么明确的答案:“我在跟这个作者联系,想要把那篇日记改编成漫画。”

  顾元元觉得自己简直太没有出息,只看他吃个饭,就恨不能鼻血直流。她狗腿地把菜盘端到了谢琛的面前:“是这样的学长,你看你工作这么辛苦,联系作者这种小事情就交给我吧。”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谢琛的嘴角扬起了一抹笑容。她鸡皮疙瘩起了一身,心头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好,以后这种事情就都交给你。”

  明明当谢琛的助理、把握住他的生活工作命脉是顾元元一直以来的人生目标,可她这次总觉得她在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果然,当谢琛提出,跟作者沟通一定要详细的聊天记录以防后续版权问题的时候,顾元元简直欲哭无泪,这是让她精分吗?

  她把iPad放在腿上,手机握在手里,用一个号问另一个号:“你好,在吗?”

  自己再给自己回:“你好,在的。”

  –“你好,请问我们可以改编你的暗恋日记吗?”

  –“你好,可以的。”

  ……

  整整一天的时间,顾元元就坐在沙发上,自己跟自己玩得不亦乐乎,以至到了最后,她的小号愉快地对大号说:“你真是个温柔的好姑娘。”然后大号对小号说:“你也是个有才华的美女哪。”

  她捧着手机“嘿嘿嘿”乐个不停,谢琛进来时,就看到她笑得眉飞色舞,嘴角都快要咧到了尽头。谢琛问:“你是发现第二春了吗?”

  顾元元一惊,这才发现门口多了个人,赶忙把iPad往抱枕底下一塞:差点儿暴露了属性。

  “嘿嘿,哪有,第一春都没有,何来第二春。不过学长,日记的主人我搞定啦,厉害吧。”她仰着一张小脸,一副牛气哄哄的模样,惹得谢琛扬起了嘴角。

  他竟然走过来揉了揉她的发,难得温柔的模样:“辛苦你了,费了很多脑子吧。”

  “还行还行。”顾元元说完,就觉得这话不对劲,思前想后的空档期,谢琛早已经离开了房间。

  留下她呆愣愣地坐着,总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四

  顾元元为了充分发挥好助理的职能,去画具店了买了整整一背包的彩绘用品,噼里啪啦地全都扔进了谢琛的工作室。

  她谄媚地向谢琛示意,他可以开始作画了。

  自己的男神画自己的故事,想想都觉得是人生的一大完美。顾元元喜滋滋地等在一旁,想看看他笔下的她是何等可爱美丽。

  却没想到谢琛头都没抬:“你来画。”

  “什么!”顾元元瞪大了眼睛,她哪里会画画,就她那点儿美术功底,还都是来了工作室之后跟谢琛学的。

  谢琛却丝毫不觉得这是难事,随手抽了一支马克笔,在纸上涂抹了几笔,一个帅气冷清的男人形象就跃然于纸上。

  “这是男主角的形象。在工作室待了这么久,不能吃白食。”

  她什么时候吃白食了!她每天都有打扫卫生的好吗!

  顾元元的内心在摇旗呐喊,可实际上却只能垂着头,一脸的委屈。

  谢琛半天没有听到回应,这才从画作中抬起头,看到那个一向活力满满的丫头撇着嘴,像个蔫了的娃娃。

  “你过来,”他起身让顾元元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你之前有绘画功底,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难。”

  谢琛长臂圈过顾元元,一笔一划用马克笔在纸上画着,教着顾元元如何构图,如何上色,如何设计人物形象。

  薄荷香水的味道和他温暖的体温在顾元元身边萦绕,她能感受到自己的背脊紧贴着谢琛的胸膛。她哪里顾得上去听那些复杂的内容,一张脸涨得通红,像被火烧一样,满心也都是他,一双眼睛里全是爱意。

  “你先学着用纸笔画草图,后面我再教你用数位板。顾元元,我知道我很帅,不过你有的是时间看我,先看画。”

  “咳,咳,谁,谁看你了。”顾元元被说得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那大概是小狗在看我吧。”谢琛嘴角扯着笑,让顾元元瞬间羞得不知所措,只能抱着一堆工具逃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她捧着自己一张滚烫的脸,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可以让谢琛知道她喜欢他。

  她始终都记得,那年她大二,谢琛因临近毕业时开了一间工作室,成了全校都在传颂的神话。

  她那时候年纪小,不知道害羞是什么东西,空有一腔热血就想去向谢琛表白,却在工作室的门口,被里面的声音拦了下来。

  “我不喜欢空有一张脸的花瓶,况且你连花瓶也不是。”说话的人言语冷漠,满是不屑。

  那是号称校花,可以跟谢琛齐名的女神级人物,可被他讽刺得一无是处。顾元元垂头看了看自己的模样,从此之后,再也不曾幻想过要与谢琛在一起。

  顾元元把白纸铺开,看着上面两个可爱的小人,男的帅气,女的可爱,在纸上惟妙惟肖。她手指摩挲过去,心想,这大概是他们两个最近的距离了。

  耳畔还有谢琛碎碎念般的叮嘱,让她好好练习基本功,那是不是她可以幻想一下自己在他心里是不一样的?顾元元一边回味着谢琛的体温,一边恨不能去床上翻上几个滚,说不定她真的可以将男神拿下哪。

  五

  自从做了谢琛的助理,顾元元每天要处理的事务就多了起来。大到商业绘画合同,小到处理堆满了整个杂物间的礼物和情书,还有漫画练习和每周都要更新的暗恋日记,让顾元元挠着一头的“鸡毛”,每天都是一副崩溃状。

  谢琛看不得她那副每天恨不得扎在工作室里工作二十五个小时的模样,于是订了机票,要带她去写生,美名其曰“员工福利”。

  青石板的古巷,旧朴的石桥,还有咿咿呀呀每天早上都要唱一曲的老先生。顾元元也不知道谢琛这是寻了个什么地方,虽然人烟稀少,却保留着最原始的味道。

  他画画,她就在一旁学着,有时候转头去看谢琛,会发现他是一脸宁静的模样。

  这不是顾元元第一次看他画画,但每一次都让她挪不动眼。纤长的手指握着铅笔,只上上下下描绘几处,一个神似的轮廓就出来了。他鼻梁高挺,眼窝深邃,这张脸就是去混娱乐圈,也一定是当红小鲜肉的级别。

  顾元元撇了撇嘴,愈加感觉自己一无是处。

  “学长,我们去撑船好不好?”她睁着一双乌亮亮的大眼睛,问。她想好了,反正跟谢琛在一起的时间一天少过一天,那就多留一点儿回忆好了。

  谢琛皱了皱眉,看着自己那幅半成品的画,最后竟然难得地点了点头。

  “好,不过……你来撑。”

  又一次自己坑了自己的顾元元想哭的心都有了,那么长的撑杆,那么深的水,她咬着牙使上了吃奶的力气,船只晃晃悠悠挪了挪,按这样的节奏下去,就是到天黑了都撑不到河对岸。

  谢琛却闲适得很,眉眼间都带了笑,看着她滑稽地在那里左右摇晃。

  白衣男子翩翩站在船畔,这样的景致看得顾元元闪了神,撑杆突然用错了力,脚下一滑,整个人瞬间向下翻去。刚刚还带笑的谢琛霎时变了脸色,只一刹那就向前扑去,长臂拦过了顾元元的腰,却忽略了要保持船的平衡,结果两个人都翻进了水里。

  “啊,救命,救命。”顾元元不会水,吓得闭着眼在水中扑腾。

  “别叫,有我在。”谢琛熟悉的声音传来。被他抱在怀里,顾元元可以清晰地感受到,他有力的右臂环抱着她的腰身,还有在她耳边呼吸时的温柔。

  她突然想,就这样吧,这样在水里也好。

  谢琛水性好,先把顾元元撑上了船,自己一个用力,也上了去。

  顾元元的衣服湿透了,胸部隐隐约约能看见轮廓。谢琛只看了她一眼,平日里冷静淡漠的脸瞬间红了一片,连耳尖上都红得很。

  “咳,披上。”谢琛脱了外面的衬衣,只余下一件白色的贴身T恤。这是顾元元第一次看到谢琛的身材,精瘦的腰身却有着硬挺的胸肌,看得顾元元哪里还在乎自己是不是春光乍泄,只“嘿嘿”笑个不停。

  最后还是谢琛把船撑回了岸上。他长腿一迈就上了岸,站在石板上,挺拔俊秀,一只手伸向了顾元元的面前,准备拉她上岸。

  这大概是顾元元能想的,她跟谢琛最近的距离。

  因为衣服湿透,再回酒店还要一个小时的车程,谢琛干脆先带她去古镇的集市区随便买两件衣服。

  人突然围上来的时候,顾元元还在纠结,是买红色的花布长裙还是蓝色的,不料一个转头的瞬间,她就被挤出了谢琛的身边。

  “啊,你就是那个大画家谢琛,太帅了。”

  “你真人比网上的照片还帅,可以跟我合影吗?”

  “给签个名吧。”

  ……

  一瞬间,谢琛就被团团围住,粉丝们纷纷要求合照签名。他皱着眉,看起来面色不悦,却也还是好脾气地一一应下了。

  顾元元在圈外看得有些呆,她从不意外他受欢迎的程度,可现在,他竟然真的已经火到走在路上都会被人认出。

  她的男神红了,她却觉得一颗心像是被浸泡在柠檬水中,酸到疼。

  六

  写生回来,谢琛的工作愈加忙碌,顾元元也开始在网上进行漫画连载。她打着谢琛工作室的名号,再加上原来自己的日记固有的粉丝群支持,流量逐渐稳定。

  维夏找来工作室的时候,顾元元刚刚拒绝了她助理的预约。没想到她丝毫没通过程序,直接来找谢琛。

  顾元元知道维夏,甚至可以说,维夏是她的学姐,大了顾元元四级,是学校里传奇般的人物。

  维夏的父亲是当前国内最著名的画家,而她留学六年,学的就是西方绘画。她这次的到来,是想要跟谢琛合作,一起开办一家美术馆。

  目前国内还没有上规模的年轻级的美术馆,若是这次他们生意谈成,则开辟了先河。

  顾元元跑前跑后,端茶倒水,把耳朵竖得尖尖的,想要听听维夏到底说了什么。

  “阿琛,毕业那年我就问过你要不要一起,你那时候说自己还年轻。我不知道你的梦想是什么,但是凭借你的才华人气,我的人脉财力,做一家真正意义上的美术馆是完全可以的。这难道不是你的梦想吗?”

  “阿琛”,顾元元从来没有听到任何人这么暧昧地叫过他。她突然想起来,那时候校园里就曾经流传着,他们两个原本是情侣,最后因为维夏要出国而分手。

  维夏学姐真漂亮啊,大长卷发垂在腰际,红色的开衩长裙和梅子色的唇,整个人就像是一幅画,与谢琛站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

  她悄悄地退了出去,背靠门坐着。她突然自私地想要谢琛不要答应她,一旦美术馆建成,这间工作室怕是要废了。

  她就再也没有借口留在他的身边了。

  “好,我考虑考虑。”

  “还用考虑吗?下个月在意大利有个展,如果你同意,我们就一起过去看看。哦,对了,美术馆的名字就叫CHEN.W怎么样?”她说得肯定,仿佛知道谢琛肯定不会拒绝她。

  CHEN.W,琛、维。

  真是个好名字啊。躲在门口的顾元元再也忍不住,逃回了自己房间内。

  数位板上,两个漫画人物前一天还在嬉嬉笑笑,看起来那么美好,怎么这一刻,就突然让人觉得撕心裂肺,仿佛就要失恋了一般。

  明明都是她一厢情愿,明明是她死皮赖脸留在这里,可为什么她还曾经奢望过这场暗恋会有结果?

  那些一起生活的瞬间犹如浪花尽数袭来,彻底淹没了顾元元。

  他皱着眉看她临摹作品的模样;他眉眼带笑看她搞怪的样子;他站在咖啡机前,为她煮一杯咖啡的模样;还有他揉着她的发,笑她傻的时刻……

  那么多的回忆,原来相近过再远离的滋味远比不曾得到来得痛苦。

  谢琛送客回来,就看到自家小助理垂着头,一双眼睛红红的,坐在屋里的沙发上。

  “这是谁欺负你了?”他难得耐心,坐在了她旁边。

  顾元元抽了抽鼻子:“是不是我就快要失业了?”

  小助理看着他,一双大眼睛红红的,鼻头红红的样子,让谢琛扬起了嘴角。

  还真是个小姑娘。

  “不会的,只要我画画一天,你就会是我的助理,放心。”他揉着她的发,耐心安抚着这个平日里喜欢傻乐的姑娘。

  顾元元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这么说我还可以留在你的身边?啊,不对不对,我还有工作对吗?”

  意识到自己差点儿说漏了嘴,她赶忙改口,生怕谢琛一生气,就把自己扫地出门。

  “是,你会一直留在我身边。”

  阳光沿着米黄色的窗帘落下,打在谢琛好看的眉眼上,像一幅画。

  顾元元的心扑通一声,彻底沦陷。

  七

  谢琛接受了维夏的建议,投身到了美术馆的设计中。整个谢琛工作室的项目,只剩下了顾元元的漫画。

  顾元元最近很纠结,既然谢琛已经发现了她的日记,她就不敢再把那些生活桥段光明正大地发到网上去了。她生怕一个不小心,让谢琛知道原来他一直被惦记着。

  所以她精分成了三个人,还要开始想办法把暗恋日常转化得神不知鬼不觉。

  “建美术馆可以用什么事情代替哪?”顾元元咬着笔头嘟囔。

  “办画展。”

  “好主意!”顾元元一拍大腿,立刻去写,却突然反应过来刚刚是谢琛在说话。

  她赶忙抬起头,就看见谢琛含笑看着她。

  “我,我,我,她开天窗了,对,她不见了,我只能帮她写,不然漫画没法继续,嗯。”说着,她还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

  谢琛丝毫没管她因为紧张而涨红的双颊,只是指了指他刚刚收拾好的行李。

  “我跟维夏明天出发去意大利。你一个人注意安全,别总叫外卖,煮咖啡小心烫到手,别让陌生人进工作室……”

  谢琛絮絮叨叨了许久,好像一个即将出远门的丈夫,放心不下自己家里的小妻子。

  顾元元心内一暖,巴巴地望着他:“学长,你是在担心我吗?”

  他被顾元元问得一愣,说起话来带了一丝嘴硬:“我是怕我走了,你一个人把工作室弄得天翻地覆的,回来我还要收拾残局。”

  “哦,放心吧,”她笑着冲他挥了挥手,“我会好好守护它的。”

  自从顾元元来到了工作室,她就再没有跟谢琛分开过这么长的时间。她每天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眼巴巴地看着维夏的微博,希望在她的动态里可以看到谢琛的身影。

  可等她如愿等来关于他的消息的时候,也等来了绝望。

  维夏的微博里除了照例的八张关于艺术展的照片,还有一张是谢琛帅气的侧脸,他专注地望着眼前的作品,还有维夏的一只比心的右手。

  –六年的梦成真,谢谢有你。

  评论里是清一色的祝福。顾元元甚至在里面看到了不少自己同学的身影,他们纷纷嚷着男神女神在一起,自己终于又相信爱情了。

  顾元元把牙咬得咯吱咯吱响,这有什么好相信爱情的。

  就在她腹诽着维夏的戏真足,谢琛才不会这么高调的时候,她突然看到了谢琛给维夏的回复。

  –也谢谢你,让我实现了梦想。

  那样一个看起来淡漠的男人,竟然在这样暧昧的一条微博下作了如此评论。顾元元觉得自己的手好像在不受控制地抖动。

  她的男神找到了真正的爱情,可她却怎么也说不出祝福的话语。

  很快,微博热搜上甚至出现了关于谢琛维夏的话题。美女画家和新晋鲜肉男神,一时间喧嚣尘世。

  谢琛和维夏相携看展的照片被上传到了网上,俊男美女,煞是养眼。同时,他们筹建美术馆的新闻也发布了,占领了话题榜的首位。

  真配啊。

  顾元元伸手拂过屏幕上的两个人,若她是个旁观者,她也会送上最真挚的祝福吧,这样从外貌到身家都般配的男女,可真是当代最引人羡慕的王子公主。

  眼泪啪嗒啪嗒掉下,刚刚画好的漫画被泪水打湿,晕染了一片。

  是啊,她拿什么与男神比肩,她只不过是个在网上写段子、画画简单漫画的小丫头,没有才华没有背景,她自己都觉得,他们根本不配啊。

  这一晚,顾元元更新了她漫画里唯一的非搞笑章节。

  画中那个总是犯傻的姑娘站在暗影里,望着她的男神和女神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那些过往的岁月袭来,最后都成了泡影。

  –祝福他,是我在这场暗恋中可以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她关闭了数位板,关上了网络,把工作室里属于她的痕迹清理干净。因为谢琛专心筹备美术馆,她手里也就没有什么需要交接的工作。最后关上门的那一刻,她也关上了自己整个青春期最盛大的一场暗恋。

  谢琛,再见了。

  八

  顾元元本想避世隐居,自顾自怜地度过这一段失恋的日子。可没想到,还未等她收拾好行囊,她的电话就差点儿被打爆。

  她的漫画因为最后一章的内容一炮而红,无数暗恋中的姑娘找到了共鸣纷纷转载,一夜之间,转发量竟然突破了五万条。各家出版社纷纷联系她,想要把漫画集结成册,同时询问她日记作者的联系方式,想捆绑出书销售。

  更有人扒出了她跟谢琛的关系,网民们纷纷怀疑日记的最后一章是在影射谢琛和维夏的绯闻恋情。

  那些前一天还在叫嚣着配一脸的姑娘们纷纷调转船头,觉得她这个默默付出、心地善良的暗恋者才应该享受到真正的爱情,一时间,谢琛的微博下留言爆满,支持顾元元的和支持维夏的分成两派,甚至还成立了各自的后援会。

  顾元元在机场看到这些内容,笑得一颠一颤的,墙头草地一会儿觉得应该是自己跟谢琛在一起,一会儿又觉得应该是维夏,入戏之深,连身边多了个人都毫不知情。

  “这么好看?”

  “哈哈,对啊,她们都是段子手啊,太有意思……”话说到一半,顾元元猛然转身,就看到了谢琛那张脸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你,你怎么在这儿?”

  谢琛简直哭笑不得,这个姑娘还说喜欢自己,走之前就告诉她自己今天回国,她竟然忘得一干二净,若不是他回来得及时,她是不是就要逃之夭夭了?

  “下次再这么不称职,我就把你炒了。”

  顾元元被他凶得缩了缩脖子,怯懦懦地开口:“我主动辞职还不行吗?”

  “顾元元,你在吃醋吗?”他笑得好看,把手插在口袋里,看起来越发诱人。

  顾元元撇了撇嘴,她哪里有资格吃醋,她现在只想离这个充斥着荷尔蒙吸引力的男人远一点儿再远一点儿,一颗心已经交付得连渣子都不剩了,再下去,骨头都会被他榨光。

  谢琛却一点儿都没察觉到自己的吸引力,一双长腿大喇喇地伸出,长臂直接把顾元元圈进了怀里。

  “我很想你,元元。”他说得温柔,头靠在了她的肩头上,话里带了撒娇的语气。

  这是他跟顾元元第一次分开这么长时间,却没想到这个姑娘这么沉得住气。他忙,回到宾馆的时间晚,总担心发信息会吵醒她,她倒好,一次也不主动联系他。

  “学,学长。”顾元元被吓得僵在那里,生怕一动,谢琛就会推开她。

  “我跟维夏是表姐弟。”

  什么!顾元元侧头看他,一双眼睛瞪得像铜铃。

  这个小动作引得谢琛嘴角上扬:“她爸是我舅舅,我为了不靠他的名气,才一直什么都没有说,而这次炒作,不过是为了增加美术馆的热度。”

  “你,你跟我解释这个干吗?”顾元元有些紧张地开口,她实在不知道谢琛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有个傻姑娘一直以为自己的暗恋特别完美,人不知鬼不觉的。可实际上,已经暴露得一干二净。”

  “我,我……没有。”

  “元元,你觉得是个人随随便便凭借几句软磨硬泡的话语就可以来我的工作室吗?”他用手一下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脑后,看着她那副傻气的模样,便带着宠溺的微笑在她额间落了一个吻。

  “我喜欢你啊。”

  我喜欢你啊,傻姑娘,从你不知道的时候开始。

  谢琛第一次知道顾元元,是大四临近、做毕设的时候。他苦于没有灵感,他的好友就给他推荐了一篇小说,说或许会给他带来些什么,作者的名字就是顾元元。

  那是谢琛第一次发现,原来有一个这么有灵性的姑娘。他在字里行间仿佛可以看到那个女孩子娇俏的模样,她的行文内容却成熟又有内涵。

  再后来,他就总会见到这个姑娘,她总是在不经意地偷偷看他,以为他不知道,掩耳盗铃的模样,傻气得很。

  谢琛不着急,他想等他足够强大,可以去给他的姑娘温暖的时候再去拥抱她,却没想到她自己找了过来,做了只入了狼口的小白兔。

  不过没关系,未来那么长,换他来主动。

  现在他的小姑娘眼巴巴地望着他,一双眼睛里像是蕴着水汽,湿漉漉的,让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内心,吻上了那个他惦念已久的唇。

  嗯,跟她一样甜。

  尾声

  美术馆剪彩的那天,顾元元扎了个可爱的丸子头,跟漫画里的形象出奇地一致。她站在谢琛的身边,看起来煞是可爱。

  她的漫画书和日记都签约了出版社,微博上的粉丝也高达30万,她终于可以仰头站在谢琛身边,才华不够没关系,外表不够也没关系,她跟他的粉丝数一致啊。

  网红配网红,至少有一样般配就可以了。

  她笑得傻气,而谢琛看她的眼神温柔。所以在美术馆开幕的那天,报纸上头版新闻的照片就是新晋男神谢琛在宠溺地看着他的小女友。

  《如何追到网红男神》是顾元元将要写的第二本书。

  文/橘早 图/水墨

赞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