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青春还没出过几次洋相?

  你的青葱时代,又称那些年你留下的尴尬印记。十几岁的时候,最容易犯傻地做一些囧事,或者猝不及防地遇到一些尴尬事,现在想起来还觉得特别好笑。当然,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是坚决不想再回头经历一次的……

  落姝

  高中的时候,每周日回校都得上晚自修。老师们深谙这是个抓情侣的好时机,就会在每周日吃晚饭的时间去学校附近的餐馆里看看,有没有穿校服的男女一块儿坐在一起吃饭。为避嫌,闺蜜带上我,去跟她男朋友一起吃饭。中途她去上了趟洗手间,老师来了,就看见我跟她男朋友坐一起吃饭呢。我们一个劲儿地解释,转眼就看见闺蜜在回来的途中拐了一个大弯……跑了……留下我和她男朋友……被抓了……

  璇央

  中学时很流行留刘海,那时候都奉行“头可断,血可流,刘海不能乱”的原则。某天有男生无聊,追着我要掀我刘海,然后我们居然就为了刘海绕着教室狂奔了十多分钟,后来我的刘海还是被掀了。我委屈地当场哇的一声哭了,到上课还没停,老师都觉得莫名其妙,以为我被人打了,安慰了我半天。这应该是她见过的为了刘海闹得动静最大的一次了。然而,几年后,我自己却主动把刘海掀了……所以,我当年是为什么那么宁死不屈啊。

  君御

  校庆时,我和两个小伙伴表演小品《昨天,今天,明天》,我饰演黑土。为此,我特地穿上了我爷爷的黑褂子,戴上了老头帽,还用眉笔画了小胡子。小品的最后环节是我们仨人转着小手绢跳舞,舞步是基础的踩十字,十分简单。本来那天高高兴兴的,天知道我的鞋带怎么会突然松开,而饰演小崔的同学恰巧跳到了我的后面–如果仅仅是摔倒就算了,我手中飞速旋转的小手绢竟然就这样冲向了坐在第一排的校领导–在场的所有一中人肯定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和蔼的校领导是怎样微笑着将第三名的奖状颁到了刚才拿小手绢砸中他脸的人手中的。

  婆娑果

  初中那会儿,我上课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偷看言情小说。那时候看的都是青春校园那一类的言情文,什么“霸道校草爱上我”“文艺学霸追求我”之类的。这种小说,被我们班任通通归结为垃圾小说。我曾因多次上课看小说被抓,而被老师告了家长。那天去学校接受批评的是我姑妈,她老人家将“言情小说”听成了“色情小说”。回来后添油加醋地对我妈说了一遍,后果……可想而知。就因为这件事,我至今在写言情小说时,都会告诉我的亲朋好友,我写的都是武侠故事,男女主之间是不太正当的友谊关系。

  白泽

  我初中就读的学校必须要戴校牌才能进学校。但我经常忘,然后找相熟的同学进了校门以后,从后面的围墙再丢出来给我。结果有一次,我朋友给我丢了一个男孩子的校牌,因为她自己的也没带。她说不会查那么严,我信了!然而当我进去后,正好就被班主任抓包。她看了看校牌上笑容灿烂的男生,恨铁不成钢地说:“你好歹也借一个女生的啊!”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情急之下居然说:“照片上是变性前,我是变性后!”班主任对我竖起大拇指说:“教了这么多年书,论说谎不眨眼,我就服你!”话虽如此……我还是被罚站了一节课,原因是不戴校牌还说谎。

  川贝

  这是我青春期最大的黑历史了,我以前特别瘦,还自诩吃什么都不胖,身边好多女同学都特别羡慕。那时候我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抽了,还觉得这是件特别自豪的事,虚荣心爆棚,然后每天都开始狂吃猛吃。其中最傻逼的一件事,就是跟一个略胖的女同学比赛吃泡面,看谁吃得多。最后她吃了两桶,我吃了三桶……后果可想而知,初三还没毕业,我就成了我们班最胖的,每次同学见到我都会说:“哎,你不是说你怎么吃都吃不胖吗?”我竟无言以对……

  策划/对青春期充满阴影的川贝

打赏
赞 (16)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