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光(五)

  前情回顾:时光终于见到了心心念念的褚律,为何褚律一躲再躲?时光开始了各种堵男神的生活,家门口蹲点,褚律,有本事你不回家!

  【第五章 神助攻来了】

  [1]

  近年来,电子竞技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和喜爱,不仅国家将其列入正式体育竞赛项目,连国内的高校都开设了电竞专业。虽然仍有不和谐的声音,但是总体的发展趋势很好。

  这次在黎逸市举办的职业锦标赛预选赛,更是吸引了无数电竞迷的目光。

  黎逸市机场的出口处,一群穿着ST战队统一红黑色队服的年轻人显得尤为亮眼。他们一走出来,等候多时的粉丝们立即跟打了鸡血似的围了上来,有送花的、有送小礼物的、有求合影的、有求签名的……

  主动揽下推行李车的活的时光同学,原本是走在队长Silence身旁的,奈何队长就算是板着一张扑克脸,吸粉的能力也是杠杠的,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挤到一边去了。

  而整个ST战队里除了无人问津的自己之外,其他几位正式成员以及候补成员也被粉丝们给团团围住了,就连孙全的人气也很高……

  待遇相差太过悬殊,她一时没能反应过来,就听到有人在问:“喂,我们家小姐姐呢?怎么没看见Stella小姐姐……”

  时光闻言,一滴冷汗滑落。她伸手去掏手机,打算用自拍功能照照看,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自己的存在感突然变得这么低,明明她手上推了大半个战队的行李箱呀?

  然而下一秒,一只柔软的小手突然轻轻地抓住了她的手。她下意识地低头看向身侧,视线意外地对上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娃。

  “阿姨,你可以做一下好事吗?”小家伙大概五岁左右,穿着一件喜庆的中国风小裙子,梳着两个辫子,声音软软糯糯甜得人心都要化了。

  “请问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时光弯下腰,说话的声音不自觉轻了许多。

  “阿姨,你能带我去一下服务台吗?我就是广播里说的走丢的儿童。”

  时光侧耳一听,果然听到机场的广播正在播放寻人启事,描述的儿童与眼前这位基本符合:“岳翎?”

  “嗯,爸爸第一次带我出来就把我弄丢了,我再不出现,他可能要泪洒机场了。”小家伙说完,小大人似的摊了摊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时光被她的小大人的语气和模样逗乐了:“你爸爸也太不靠谱了,连自己家的娃都能弄丢,回去让你妈妈好好地批评他!”

  小家伙耸耸肩:“我妈妈才不会批评他,我妈妈只会批评我太调皮,批评我亲爹没有把我教好。”

  “呃……”亲爹?后爸?重组家庭?

  时光想象了一出大戏,顿时同情心泛滥,在外衣的口袋里找了半天,翻出一颗巧克力塞进小家伙的口袋里以示安慰。随后,她站起来对身旁的战队的工作人员交代了几句,把主动揽下来的推行李车的活移交出去,牵着小家伙往服务台走去。

  几分钟之后–

  “阿姨,你是不是迷路了?”向来人小鬼大的岳翎无奈地仰头看向身旁的阿姨。虽然通过刚刚短暂的接触,岳翎知道这个阿姨人很好,但生活技能好像有点不足啊。她都问了四次路了,还能走错方向……

  “呃……”时光挠了挠头,环顾四周,得出一个结论,“这个的可能性非常大!要不我们再抓个工作人员问一问?”

  “阿姨,还是我带你去吧。”算了,人无完人,毕竟像她妈妈那样完美的女性在性格上也有缺陷,所以,这个阿姨以后的生活就让禇爸爸来操心吧。

  时光点点头,任由小家伙领着自己往正确的方向走去,只是,心里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啊。

  当这一大一小抵达目的地时,一个焦急等待的年轻男人立即冲了上来。

  “哎哟小祖宗,你可算回来了!幸亏你没事,要不然我只能剖腹谢罪了……”年轻男人紧张兮兮地将小女孩上上下下打量了一圈,见她完好无缺,这才重重地松了口气。

  时光有些看不过去了:“这位先生,有你这么当父母的吗?机场人来人往的,万一小朋友遇上坏人怎么办?就算不是亲生的,你也不应该这么粗心大意、这么不负责任吧?真的太过分了!”

  “……”年轻男人被说蒙了,低头用眼神询问岳翎。

  岳翎眨眨眼,这才想起来自己忘记问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对了,阿姨,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呀?”

  “哦,我叫时光。时间的时,光芒的光。”时光对眼前这种萌萌的生物,简直有问必答,至于眼前的这个男人,已经被她视如空气。

  “小光阿姨,请问我有空的话可以给你打电话聊天吗?万水千山都是缘,我觉得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所以,我们可以先在电话里联络一下感情呀。”小家伙说话一套一套的,模样更是可爱、迷人。

  时光毫不设防地说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岳翎闻拿出自己的儿童手机按下号码,然后笑眯眯地转过头对身为特助的年轻男人说:“夏宇叔叔,号码你记住了吗?刚才我们走散后,是小光阿姨送我回来的。你等会儿记得叫我爸爸好好感谢一下小光阿姨,不过不要学电视里面那样开支票给人家,太伤感情了,请吃饭、送花、看电影之类的都是可以的。”

  夏宇抽了抽嘴角,觉得自家老板这个刚满五岁的干闺女懂得好像有点多。

  时光则呆了呆:“……他不是你爸爸?”

  “他是我爸爸的助理,负责带我来找爸爸。”岳翎小朋友说完,突然伸手指了指前方,“阿姨,那个人你认识吗?他一直在看着你。”

  “Sorry,刚刚误会你了。”时光朝夏宇道完歉,顺着小家伙手指的方向望去,意外地看见自家队长戴着一顶鸭舌帽,身上套着一件深色的薄外套,朝自己所在的位置走来。

  她笑容灿烂地抬手朝对方打了个招呼,然后摸摸小家伙的头:“我朋友来找我了。小岳翎,很高兴认识你哦,再见。”

  岳翎小朋友站在原地,看着时光和那个年轻的男人有说有笑地离开,忧愁地用手搓了搓脸颊,自言自语道:“竞争对手有点强啊……”

  夏宇的电话正好响起,所以没有听清楚她在说什么。他简单地说了几句,立即挂了电话对古灵精怪的小家伙说:“小祖宗,褚总现在过来找我们,你可千万不能再乱跑了。”

  他话音刚落,岳翎已经一蹦三尺高,朝旁边快步走来的男人飞扑过去–

  “禇爸爸,你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苗苗,是不是把苗苗忘了?”

  已经走开的时光听到小家伙略带哭腔的声音,回头看了一眼,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抱着小家伙,因为是背对着自己的方向,她看不清对方的长相,只是觉得那个背影非常眼熟。

  Silence见她突然停下来,问:“怎么了?”

  “没事。”时光摇摇头,顺势将脑袋瓜里的某个猜测甩开。那个人,怎么可能会是褚律呢?她一定是最近没怎么睡好,眼花了。

  其实时光还真没看错,那个人就是褚律。而小女孩正是褚律的干闺女,岳恒与莫绿的亲生女儿,今年五岁,大名叫岳翎,小名叫苗苗。

  岳翎的妈妈莫绿是个心理医生,因工作需要得在云市出差一段时间,小家伙吵着要跟来云市见自己的干爹,莫绿没办法,只好临时把她给捎上了。

  不巧的是,母女俩抵达云市的同一天,褚律刚好去了黎逸市出差。于是,人小鬼大的岳翎小朋友当晚就用自己的儿童手机偷偷给褚律打了一通电话,还给自己在黎逸市的外公外婆也打了个电话,几番声泪俱下的控诉之后,她心满意足地睡觉去了。然后第二天,莫绿就被电话轰炸了。最终,岳翎小朋友成功地达成心愿–来黎逸市找禇爸爸。

  此时,前往酒店的商务车内,岳翎嘟着小嘴,不太高兴地说:“禇爸爸,你怎么不早点出现呀?你知道你刚刚错过了什么吗?”

  褚律摸不清小孩子跳脱的思维,只好虚心求教:“错过了什么?”

  小岳翎双手抱胸,小大人似的叹气:“你错过了提早拥有像我这么可爱的宝宝的机会呀。禇爸爸你可长点心吧!你看我都能帮妈妈打酱油了,弟弟妹妹还在干妈肚子里不见天日,太让人忧愁了。”

  “……”听到一个五岁的小孩子说出的这么一番话,在谈判桌上侃侃而谈的褚律当场词穷了。

  几秒钟的静默之后,坐在副驾驶座的夏宇同志因为想笑又不敢笑,憋得太拼命,忽然猛烈地咳嗽了起来。

  “夏宇叔叔,你把刚才记下的那个号码告诉禇爸爸呀。刚才我在机场走丢,就是这个阿姨送我去服务台的,禇爸爸你一定要好好谢谢她呀。”

  褚律点点头,交代夏宇等会儿把对方的电话号码给自己,然后又温柔地对小家伙说:“苗苗,以后出门在外一定要记得跟紧长辈,如果像今天这样不小心走散了,一定要先找工作人员,知道吗?不能随便跟陌生人走,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碰到的是坏人怎么办?”

  “禇爸爸,你放心吧,出门前妈妈跟我说过很多遍了。而且,我比今天帮助我的那个阿姨聪明多了,我觉得如果有坏人,她上当的可能性更大。”她这么聪明,怎么会跟陌生人走呢?她今天就是因为认出那个小光阿姨长得和禇爸爸房间相框里的阿姨一模一样,所以才假装走丢的。

  想了想,她连忙叮嘱褚律:“所以,禇爸爸,你以后一定要照顾好干妈,可不能让她被人欺负了哦。”

  小家伙又叽叽喳喳地说了一些好心阿姨的事,并关心了下干爹的终身大事。

  褚律哑然失笑,难怪岳恒私底下聊起家里这个甜蜜的小负担,都说她太过古灵精怪,常常让人无力招架。他这会儿好像有点体会到岳恒的心情了。

  商务车一抵达酒店,等候在大厅的林熙言立即迎了出来。

  她将特意买的小白兔玩偶递给岳翎,努力让自己笑得温柔亲切:“苗苗,你好,我是林熙言阿姨,很高兴见到你。”

  岳翎接过礼物,礼貌地致谢:“谢谢姐姐。”

  这世上的女性,年轻的时候喜欢别人叫自己姐姐,年纪渐长依旧喜欢别人叫自己姐姐。林熙言自然也不例外。不过眼下的情况有所不同,所以她笑着纠正道:“苗苗真乖,不过我跟你禇爸爸是大学同学,所以你应该叫我阿姨才对哦。”

  岳翎想了想,摇头拒绝:“姐姐,我妈妈说了,辈分不能乱。”

  林熙言的笑容一僵,不知是自己多想了还是怎么的,总觉得听出了一点弦外之音。

  岳翎回到酒店的房间后,趁着夏宇和林熙言都不在,跑到褚律耳边偷偷说道:“禇爸爸,我不喜欢这个阿姨。”

  褚律知道她和别的小女孩不同,从小就不爱芭比娃娃以及小白兔等布偶:“不喜欢小白兔的布偶?”

  “嗯,我更喜欢爸爸你送的海盗船长!不过姐姐也是一番好意,我不会说出去的。禇爸爸,你会娶这个姐姐吗?”

  褚律摸摸她的头,摇头说:“我和她只是朋友关系。”

  “那我就放心了。”岳翎满意地笑起来。

  褚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你呀,小小年纪,怎么老操心大人的事情。听说你之前为了当幼儿园的老大,义正词言地拒绝了跟爸爸妈妈一起去旅游?”

  “没办法,幼儿园的老大可不是谁都能当的。姥爷说在其位要尽其责,我当然要对我的手下负责任了。”

  褚律忍俊不禁,这些天的烦躁心情,在这一刻消散不少。

  将小家伙安顿好之后,夏宇就把那位好心人的电话号码给了他。他看到那串熟悉的数字,整个人都愣住了。

  虽然知道ST战队今天会来黎逸市参加比赛,但完全没想到会这么巧,小家伙口中那个看起来好心但超级容易上当的迷糊阿姨,原来就是他的傻姑娘……

  所以,打电话还是不打电话,这是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林熙言来叫褚律下去吃饭,从半开的门往里看去,恰好看见褚律手里拿着类似小字条的东西在发呆。

  她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他都没发现她的存在。直到她伸手敲门,他才回过神来,动作匆忙地将手里的字条收了起来。

  她心中的疑惑更甚,却掩饰得很好。

  直到当天晚上,她从夏宇那里拿到了字条上的手机号码,并拨通了电话。一道清亮的女声从手机里传来,她立即结束了通话。

  她努力了这么久,却连一串电话号码都不如。她不明白,自己究竟哪点比不上那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片子了。恨意汹涌,她举起手里的手机就要砸出去,但仅存的一点理智又让她在中途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可到底,心有不甘!

  [2]

  褚律这一次来黎逸市,是为了洽谈一个大项目。所以,当晚在和小家伙沟通完之后,他亲自把人送去了莫绿的父母家里,约好待他忙完工作,再陪她一起玩。

  两天后的早上,姥姥在厨房里忙碌,姥爷在阳台上摆弄花草,小岳翎独自坐在客厅玩ipad。

  当她无意间点开某视频网站的其中一个直播页面,看到画面中某个女生的脸时,连忙“啊”的一声惊呼了起来。

  “姥爷姥爷,这个是什么节目?”她跑到阳台请教姥爷。

  “这个啊……”老爷子拿起一旁的眼镜戴上,仔细瞧了瞧屏幕,“这是一个电子竞技比赛的直播现场,比赛场地就在咱们市。”

  “什么是电子竞技?”

  “电子竞技是指利用高科技软硬件设备作为运动器械进行的、人与人之间的智力对抗运动。”老爷子解释完,对上外孙女懵懂的眼神,慈爱地摸摸她的脑袋瓜,“苗苗啊,你还太小,听不懂没关系,等以后你长大了自然而然就会明白了。”

  “那这个阿姨是做什么的呀?”她指了指屏幕里穿着ST战队服的时光。

  “职业选手。”

  “哦。”完全听不懂的小家伙拿着ipad重新回到客厅里,开始聚精会神地看直播。其实她哪里是对比赛有兴趣呀,完全就是为了看自己这个未来的干妈。

  彼时,在黎逸市体育馆里,主持人正在对首次集体亮相于正式赛场的ST战队做赛前采访。

  Silence作为电竞圈的名人,一向都是焦点人物。特别是关于他毫无征兆地宣布辞去著名老牌战队DK的队长一职,然后迅速加入ST这件事,圈内一直都有些不太好的传言。尽管双方从未就此表态过,但谣言总是在沉默中愈演愈烈。

  这次他作为ST战队的队长“出征”,主持人当然少不得要八卦一下。

  “Silence,上一次你代表DK战队捧走了总决赛的冠军奖杯,这一次换了个身份站在同样的赛场上,感觉如何?”

  “还好。”

  “有信心拿冠军吗?”

  “当然。”

  “网上有很多关于你离开老东家DK的猜测和八卦,其中有传言说你离开DK,是因为和队友Lion不合?还有消息说,你是因为状态不佳被老东家……那今天方不方便……”

  “不方便。”

  “……呵呵,大神说话还是一如既往的简洁。”主持人尴尬地笑了笑,开始对其他成员进行简单地访问,“新队友之间相处得如何?”

  Jd对主持人着实没什么好感:“相处得不好的话,我现在能站在这?”

  “……”主持人接着又问了Mat和Wing两个简单的问题,得到答案的时候,内心基本是崩溃的,这个战队的人一个个都不好相处啊。

  轮到时光的时候,主持人特意挑了个完全没悬念的问题:“Stella,今天是你在国内的第一次亮相,紧张吗?”

  时光一脸坦诚地点点头:“有点。不过我紧张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所以其他战队的朋友们,小心咯。”

  “……”这是一个紧张的人会说的话吗?这明明就是在下战书啊。

  《God》职业锦标赛一共分为预选赛和总决赛两个部分。其中,全国职业联赛的12支战队将直接晋级总决赛,其他战队则通过预选赛决出四个总决赛的名额。

  预选赛细分为小组赛和淘汰赛。参加这次预选赛的战队一共有14支,分4个小组进行BO1单循环小组赛,每天进行一个小组的比赛。前两名进入淘汰赛,淘汰赛为BO3单败赛,获胜者即可直接晋级。

  ST战队被分到C组,组内四队的实力都很强劲。

  当天比赛的第一轮,通过抽签,ST战队对上的是刚刚回归甲级的WZ战队。本来以为会有一场精彩的对决,没想到的是,WZ战队的一位选手居然迟到!

  WZ战队直接宣布弃权输掉了第一轮比赛,ST战队亮相赛场的第一场比赛就这么不战而胜。此后两轮比赛,WZ战队也未能突出重围,当然这是后话。

  这会儿,原本摩拳擦掌准备大战一场的ST战队成员们,面面相觑,一脸发蒙。

  时光:“我们这到底叫胜之不武还是叫实至名归?”

  Mat:“呃,应该是胜之不武吧?”

  Wing:“我怎么觉得哪里不太对?”

  Jd:“……实至名归?队长你说呢?”

  Silence无语地扫视了小伙伴们一圈,选择了拒绝加入这个话题。

  观众席里,有高举ST战队应援横幅的女粉丝跟身旁的同伴吐槽:“WZ战队估计是知道自己赢不了,索性直接弃权了。想想也是,有咱们家Silence大神在,哪里还有他们什么事啊。”

  同伴还没说话,女粉丝身旁的WZ战队的男粉丝立即怼了过来:“弃权怎么了?第一轮弃权了,我们WZ战队今天照样出线,你信不信?!ST战队搞了个女的来参加职业比赛,噱头是有了,但我看今天的比赛有点悬。虽然Silence的能力不错,但比赛讲究的是团队合作,等会儿输了,你们这些女的可别在这里哭鼻子。”

  “嘁,直男癌患者,谁说女玩家不能参加职业比赛了?人家小姐姐打入世界总决赛的时候,你们WZ战队连中国赛区选拔赛的资格都没有拿到,居然还有脸嘲笑别人?”

  “呵呵,去年Silence带领DK战队进入世界大赛,最后又怎么样?还不是令人大失所望……”

  女粉丝还想争辩什么,观众席上突然爆发了一阵欢呼声和呐喊声。只见舞台上,新一轮属于YM战队与HDS战队的比赛已经开始。立场不同,多说无益,还不如好好观看比赛。

  而这一轮比赛中,两个旗鼓相当的战队给观众带来了一场精彩的盛宴,比赛最后,YM战队险胜HDS战队。

  ST战队的第二轮比赛对上的就是YM战队。这种大赛的胜负要综合许多内在和外在的因素,所以,就算是曾经获得世界冠军的Silence,在这一刻,也不敢掉以轻心。

  现场的音乐激昂,双方战队的十名玩家各自往舞台两边摆放的电脑走去。电脑之后的背景板亮起来,观众席上的粉丝开始为各自支持的战队欢呼呐喊。

  双方战队各自开始选择禁用的英雄以及比赛所需的英雄阵容。比赛正式开始后,Silence中路绕后配合Jd一起击杀了对方的中单法师,率先拿到了一滴血!随后,他又来到上路配合Wing成功地击杀了对方的上单。

  通过前期的Gank(Gankbang Kill的缩写,意思是指两个以上的英雄并肩作战,对敌方英雄进行偷袭、包抄、围杀,通常是指以多打少,又称抓人。),Silence一共拿到了四个人的“头”!

  其实,自打Silence带领的DK战队连续两年折戟世界大赛总决赛后,圈内的质疑与争议就没有断过。

  去年年底,身为老牌职业战队的DK战队令人大跌眼镜地输给了一个刚刚跻身甲级的新战队。之后的第二天晚上,DK战队的官方微博宣布身为队长的Silence不再担任DK战队队长一职。于是,关于他状态不好、能力不行导致被DK战队换掉的谣言纷纷传开。而原先一起并肩作战的队友不仅没有站出来支持他,还含沙射影地用言论诱导了舆论的走势。

  有人说,电竞这个圈子人员更换很快,最不相信的是眼泪,最忌讳的就是没能力。

  时间渐长,很多人都以为这个曾经站在世界大舞台上的辉煌少年,会如过往许许多多的职业选手那般黯然坠落。

  所以,就算他宣布加入ST战队,围观者们也并不相信他会重回巅峰,只有相信他的人依旧在坚持。

  而此时此刻,观众席上,无数人都屏息看着大屏幕,期待着这个被称为中国第一打野的年轻人,在今年的首次亮相中,为自己正名。

  YM战队的成员在面对连续失利的局势下,开始心浮气躁起来。尽管ST战队的成员们在一起训练磨合的时间非常短暂,但团队配合默契,水平发挥稳定,让对手无从下手。

  Silence和Jd配合Mat以及时光一起抓对方下路,不仅成功地击杀了对方的双人路,还单抓对方的中单成功。YM战队这边想要翻盘却连连失利,而ST战队接着又拿下了大龙并且再次抓到了对方的上单,屏幕中央闪过一行英文:“legendary Kill”

  游戏中,玩家在没死的情况下,连续击杀八人及以上人数,称之为legendary Kill,中文意思是,超神。

  整个体育馆都沸腾了。

  “Silence……Silence……Silence……”粉丝齐声高呼Silence的名字,声浪盖过了一切声音。

  镜头从键盘上飞扬的手指,到那依旧年轻和认真的脸庞,一一扫过。

  老将不老,传奇依旧。

  这场比赛进行了二十三分钟后,YM战队已经无力回天。比赛结束,双方战队成员一一握手。

  YM战队新加入的年轻上单成员,在面对Silence时,紧张得手足无措。他准备了许久的话,一开口就变成了:“我……我是看着您的比赛长大的……”

  ……队友太傻,YM战队的其他队友纷纷捂脸。

  反倒是素来高冷的大神,难得地露出一丝浅笑:“谢谢。”

  ST战队的成员们见状,笑嘻嘻地开起了自家队长的玩笑:“队长,我也是看着你的比赛长大的。”

  “别胡闹。”队友配合默契,是获得胜利的基本前提。刚才那一场比赛,哪里是他一个人的胜利,分明是整个ST战队的胜利。Silence笑着伸手一一轻拍了下队友们的脑袋瓜。不过没有人发现,他最后落在时光脑袋瓜上的那一下,轻得像在走过场。

  导播恰好将大屏幕的镜头切换到了Silence身上。那微微含着笑、犹如春风拂过的醉人眉眼,当场引得女粉丝们尖叫连连。

  我喜欢的少年,他眼神澄澈,他不爱笑。他是Silence,他是顾怀准,他是我永恒的追梦少年。

  当天的第三局比赛,ST战队的对手是险胜WZ战队的HDS战队。

  HDS战队派出打野,企图率先收割掉身为辅助的时光。没想到,这个被他们认为是ST战队最弱的女孩,瞬间就意识到他们的意图,反应敏捷地配合Mat来了一次完美的逆袭,让身为ADC的Mat成功拿到了第一滴血。

  而更让HDS战队没料到的是,Silence不知什么时候摸到了他们的辅助身边,动作迅速地干掉了辅助。有了优势的Silence随后开始重点针对HDS的中上路,先后配合队友Mat将HDS战队的上单和中单击杀,而HDS战队的下路也没能获得优势。最终HDS战队三线全崩,,十九分钟左右就被ST战队推掉了基地。

  至此,ST战队轻松获得三连胜,以小组第一的成绩出线。

  双方战队成员离场的时候,通道旁激动的粉丝们纷纷伸出手求握手,场馆内粉丝的呐喊声与尖叫声不绝于耳。

  时光走在战队中间,听着耳旁令人热血沸腾的声音,莫名就湿了眼眶。抬眼的瞬间,她似乎在不远处的观众席上,看到了曾经在最辉煌的时刻急流勇退的前著名电竞职业选手K神。

  她加入电竞的时间很短,她的职业生涯也许今天才算是正式开始,可因为热爱,她曾经特意去了解过这个圈子的历史。

  为者如牛毛,获者如麟角。一将功成万骨枯。

  电子竞技与她曾经玩过的网游有太多太多的不同。玩电竞的这些人,平均年龄不过二十岁左右。他们为了梦想,全力以赴,少数人达到了人生的巅峰,更多的人却为此赌上了整个青春。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她不知道,此时此刻,人潮汹涌的观众席里,又有多少人,曾经为了这个纯粹的梦想而踏入这个圈子,在赌上青春后无奈地黯然离去。可她知道,那些所有为梦想而努力过的青春热血,都会一一被这个时代所铭记。

  而这个时代,永不落幕。

  [3]

  小组赛结束的当晚,ST战队的成员们吃完晚饭回到酒店,立即被一些等候在酒店大门口的粉丝团团围了起来。这一次,时光感受到了粉丝们的热情。

  粉丝一号:“小姐姐,不好意思啊。那天在机场看到你推着行李车,还以为你只是个工作人员……”

  时光恍然大悟:“原来不是因为我那天在战队服外面披了件外套的缘故啊?我还为此百思不得其解了好几天,饭量都变小了……”

  Mat提醒:“小姐姐,我怎么记得你晚上吃了两碗饭?”

  人群里爆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

  粉丝二号把手里的鲜花送给时光:“小姐姐,你今天和队友们配合得真棒!我也是玩辅助的,可惜玩得不好,天天被骂。辅助的责任就是保护队友,我们就把ST战队的小哥哥们交到你手上了。”

  时光故作为难:“怎么办?他们加起来至少有好几百斤,看来我接下来一顿得吃三碗饭才行呀。队长,管饭吗?”

  Silence给粉丝签完名,抬起头来看她:“你的梦想是成为饭桶吗?”

  Mat等人不厚道地哈哈大笑起来。

  时光心塞:“队长,我还是比较喜欢平日那个沉默寡言、话不投机半句多的你!”

  身旁的小粉丝震惊地看着时光:“小姐姐……你的中文……”

  时光伸手做了个暂停的动作,笑嘻嘻地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要夸我中文牛嘛……不用客气,我到现在有空还会做一做中文的习题。正所谓,活到老,学到老嘛。”

  看着女孩自信的眉眼,众人非常有默契地选择了沉默。

  随后,粉丝N号主动担负起转移话题的重任:“小姐姐,这是我亲手画的ST战队的全家福,希望你们会喜欢。期待明天的比赛,加油!”

  ……

  粉丝们太过热情,不过一会儿,ST战队的成员们每人手里都抱了一堆礼物。其中当属队长Silence收到的礼物最多,而身为新人的时光收到的礼物相对较少。

  待战队一行人告别粉丝来到酒店电梯门口时,时光突然抽了一支玫瑰递到自家队长面前。

  Silence被她突如其来的行为弄得满头雾水,疑惑地看着她,没动。

  时光将玫瑰塞到他的手里:“队长,你今天帅爆了!这是奖励你的!”顿了顿,她问,“我这算不算借花献佛?”

  Silence点点头,看在花的分上,说:“以后他们几个要是敢说你中文不好,告诉我,我帮你批评他们。”

  “……”其他人默默躺枪。

  时光笑嘻嘻地敬了个礼:“好的,队长!经过今天的比赛,我觉得ST战队一统江湖千秋万载指日可待!”

  Wing终于插上话:“怎么听起来我们战队像个邪教组织?”

  ……乱说话的后果就是,Wing被大伙围殴了。

  时光回到酒店的房间后,忽然想起今天比赛的时候自己把手机关机,一直忘记开机了。

  等她打开手机,发现手机里有一个陌生号码打来了三次。巧合的是,她正准备把手机收起来,这个号码又打进来了。

  她接起电话,随即听到一道稚嫩的童声在电话那端响起:“小光阿姨,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你真棒!”

  “呃……”时光一时没听出对方是谁,但对方那句“你真棒”,让她莫名有种小时候被自己父母夸奖的错觉。

  “小光阿姨,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了?我是苗苗呀。”

  “呃,小朋友,你真的没有打错电话吗?”她不记得自己有个叫苗苗的小辈啊。

  “几天前我在机场走丢了,是你带我去服务台的。”小家伙的声音充满委屈,“我叫岳翎,苗苗是我的小名。”

  时光这才记起对方是谁,感觉太意外了。不过察觉对方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她只好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阿姨今天忙昏了头,一时没有想起你来。苗苗,你打电话找阿姨有事吗?”

  “我在电视上看到你赢了比赛,所以打电话来祝贺你。小光阿姨,你真棒,明天要继续加油哦!”

  时光被她说话的语气逗得哭笑不得:“谢谢苗苗,阿姨一定会努力的。”

  小家伙心满意足地结束通话:“那小光阿姨你早点睡,明天见!”

  时光挂完电话,有些不明白。

  “明天见”是什么意思?

  口误?

  文/灭绝 图/戏格格

赞 (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