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年星光(二)

  上期精彩回顾:地球灭亡,地球少女宛籽以一个细胞的形态被带上了外星球后,被古生物研究学者亚瑟开始培育,以用来作为外星将军的未婚妻。

  地球历公元2150年,元月。

  伊克斯佩特帝国元帅,携“星辉”,出征。

  *

  于是,宛籽变成了一颗……随军蛋。

  她翱翔在茫茫宇宙中,在“破军”号一等军用舱中打滚儿,偶尔还能近距离围观莱格修斯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莱格修斯显然是把她当成了扫地机器人一样可以无视的存在,任凭她左滚、右滚、来回滚,外带了几个广场舞花式转圈儿,都没有换回他半点儿反应。

  难道他真的听不到她说的话?

  宛籽寂寞得快冒烟了。

  “喂,元帅?”

  “呀,莱格修斯?”

  “哈喽,莱格修斯元帅阁下?”

  “嗷呜,嗷呜嗷呜–”

  指挥舱内,元帅休憩室中,莱格修斯正静静看着星云图。精密的仪器迅速读取着他的脑内信息,在空中绘制出一张又一张的模拟战况图,并不断进行分析比对,做出最佳方案与风险分析。

  他本来可以更快,可是那颗蛋,实在太聒噪了。

  “哈喽,你能听到我吗?”

  “嘿……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到,但是……”

  但是,我不太舒服啊……

  宛籽的意识昏昏沉沉,胸口好像压了一块越来越重的石头。这种感觉有点类似缺氧,这一次却比之前缺氧的情况来得更加缓慢和压抑,仿佛是一丝丝把生命从身体里抽出去一样。

  她吃力地把蛋支起来,好让莱格修斯快点注意到她。之前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情况,只要他的手触摸到蛋壁,那负重的感觉就会顷刻间烟消云散……

  “喂……”出……蛋命了啊……

  宛籽用力滚动了几下,咕噜,咕噜咕噜。

  终于,莱格修斯回过了头,面无表情踱步到了迷你休眠舱前,冷漠地望向满地打滚的蛋。

  宛籽:QAQ

  莱格修斯维持着面无表情,却还是慢条斯理摘下了一只手套。修长的指尖刚刚触及蛋壁,却忽地收回。

  宛籽:QAQ!!!

  忽然,整个指挥舱亮起警示性的光芒,冰冷的机械音一遍又一遍响起:警报,进入备战状态–警报,进入备战状态–

  下一刻,指挥舱内凭空出现了一幅星际图,温柔的女声在舱内响起:

  【亲爱的元帅,我的光感反应探测到3200星际单位外出现星际海盗团踪迹,军舰数量3,火力最大值三万,请指示下一步行动。】

  【光感反应探测:2500星际单位。】

  【光感反应探测:2000星际单位。】

  【光感反应……】

  莱格修斯眯起眼,星际图上越看来越近的红点倒映在他的眼瞳中。

  “元帅……”画面被紧急切换成了副将罗斯特,“元帅,我们……”

  莱格修斯的眼眸稍稍暗沉。

  “提前进行空间跳跃。”他说。

  “是!”罗斯特行军礼。

  莱格修斯忽地把目光移向了指挥舱里满地乱滚的蛋,目光中透出一点儿若有所思的光。

  怎、怎么了啊?

  宛籽咕噜噜滚到他脚边,正想问他一声,结果忽然发现整个指挥舱的照明都熄灭了!巨大的撕扯感瞬间袭来–她看不见眼前的事物,慌乱地挣扎,耳边传来许多噼里啪啦撕裂的声音,巨大的疼痛刺激得她想要放声尖叫出来。

  好难受……

  好疼啊啊啊–

  宛籽无法判断这样剧烈的撕裂疼痛持续了多久,也许过了一个世纪,或者更长时间,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的一切已经恢复了光亮。

  驾驶舱门缓缓移开,罗斯特手忙脚乱赶到,声音慌乱:“元帅!我忽然想起来,亚瑟少尉临行前嘱托我,地球蛋它必须在安全舱里才能进行空间跳……跃……不……然……它……”

  罗斯特震惊地看着指挥舱的地面。

  在那儿横七竖八散落了不少蛋壁的碎片,浸泡在蓝绿色的营养液中。

  在碎片中央,一颗奶白色的小肉球安静地蜷缩着,正在瑟瑟发抖。

  “元帅……”罗斯特声音颤抖,“它……它……”

  宛籽终于从剧痛中回过神来,却感觉周身凉飕飕的,好半天,她才酝酿足了力气,小心地抬起了脑袋。

  然后,她看见了长发银甲金眸的元帅,还有他身后舱外璀璨浩渺的恒星光芒。

  作为伊克斯佩特人降生后真正用肉眼看见的第一个画面。

  她看见了整个宇宙恒久的星光。

  第二章:小小蝼蚁

  啊啊啊啊–蛋破了!!!

  宛籽慌乱地扑腾,身上冰冰凉凉的感觉简直让她想要把蛋壳再黏回去。

  它破了啊……破了啊……破了啊……

  时间还没到吧?

  会不会挂啊……

  宛籽的大脑一团混乱,时间仿佛变得很漫长。

  据说科学家们研究发现人在车祸前会有时间冻结的感觉,因为大脑皮层对时间的感知因为情绪的激变而被激活,明明是一瞬间的事情,大脑却因为太过敏锐而产生一种慢动作的感觉。时间仿佛拔丝糖浆一样被拉细拉长了。

  现在宛籽就有这种感觉。

  她蹲坐在地上,缓缓眨眼睛,缓缓捡起蛋壁,缓缓地–缓–缓–地,张开了嘴–“啊–”

  它出声了!

  所有人都愣愣看着舱体中央刚刚破壳而出的地球生物。它长得与本土生物其实十分相似,黑色的眼睛,柔软的身躯,四肢匀称圆润,雪白的皮肤上并没有象征着特长倾向的印记,如果是本土基因,几乎可以判定这是一个F级的废物了……但是这个废物,是遥远的水系星球的外来客,是“星辉”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

  而现在,它提前被动破壁,身体的养分和精神力都没有吸取足够,能不能活下来还是一个未知数?

  “生长剂。”万籁俱寂中,莱格修斯的声音显得很冷静。

  “生、生长剂!快!”

  “医生?医生在哪里?快去准备适宜的保温措施!”

  ……

  “报告!生长剂取到!”

  所有人乱作一团,不一会儿,医务人员赶到了指挥舱。

  “请、请问元帅,我们能够直接触碰它吗?它看起来……”医生手握着生长剂推送器,却迟迟不敢触碰坐在舱中央的地球生物。

  它很小,而且看起来太软了,只是一个地球人的婴儿,还是刚刚离开母体的那种。

  纯肉体构造,骨头好像只有内骨,也没有象征着力量的天赋纹,一碰就会破掉的样子。

  脆弱的水系星球生物啊,要是一不小心捏碎了……

  “……元帅?”医生泫然欲泣。

  破军号舰长莱格修斯大元帅皱起了高贵的眉头。

  沉默。

  僵持片刻。莱格修斯接过了医生手里的推送器,绕过一堆蛋片,缓缓地在地球生物面前蹲下了身。

  他似乎是稍稍克服了一下,才抓起了面前的地球生物的一只胳膊,轻轻翻转,另一只手握住推送器,按压到了地球生物的手腕上。

  残留的黏稠蛋液顺着手臂滴落在地板上,闪动着荧绿色的光。

  一瞬间,莱格修斯金色的瞳眸中闪过显而易见的嫌弃光芒。

  “嘀–”很轻的声音。

  推送器中的液体渐渐变少,清空。

  “嘀嘀–”

  莱格修斯几乎是毫不犹豫松开了手,皱眉摘下手套,随手扔在了医生的手里,仿佛多停留一秒就会沾上见血封喉的细菌似的。

  宛籽:……

  如果可以,宛籽想要狠狠问候莱格修斯全家祖宗,可惜她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被身体里渐渐升腾起的燥热给打断了思路。她想要尖叫,却叫不出声来,身体好像被放到了火堆上,每一寸皮肤,每一根骨骼都在撕裂着翻滚着,所有的可见光都被抽成了细丝状,周遭的声音好像被隔开了八百光年……然后,某个瞬间,所有感官上的痛苦都烟消云散了。

  有一点点冷。

  当这一点点的触觉传来的时候,宛籽发现自己的呼吸已经恢复了正常。

  她尝试着睁开眼睛,却看到了自己遮光的手。

  ……一双不是婴儿的手。

  怎么回事?

  宛籽还在茫然间,其余人却已经反应了过来。

  医生操控着虚拟的记事本:“元帅,‘星辉’提前破壁,亚瑟大人提供的生长剂并不充足,所以,它现在只能维持半成人的模样,其余的只能等返航之后补足了。”

  ……对,生长剂。

  宛籽恍然记起来之前听得不是很真切的词汇,吃力地支起身体,果然看见了还算修长的双腿,还有……

  ……

  众目睽睽。

  ……

  所有人的眼睛里闪动着科研的光芒。

  ……

  啊啊啊–

  *

  宛籽第一次洗了澡。

  确切说,是沐浴了光。

  上帝说要有光。

  佛祖说光明照彻三世。

  但这两位肯定没想过还真有“沐浴”光的。

  宛籽被关到了一个小舱里,周遭是四面电子屏,屏幕上清晰地投影着三维立体成像,还有她身体的所有数据。舱顶上光源散发着蓝紫色的清洁消毒光芒,照射在她新生的肌肤上,带着一点点暖。

  怎么看都像一只放在洗碗消毒柜里的“杯具”。

  ……

  宛籽摸了摸身体,电子屏里的人影也跟着做出了相应的动作。

  那是一个少女,看模样十三四岁。四肢纤长,皮肤白净,眼眸乌亮,长发及腰,嗯……A-CUP。

  一只地球Loli?

  宛籽长舒一口气:看起来和地球人并没有区别嘛。害她担心了好久以为会变成怪胎。

  看样子这帮外星人原本想直接一步到位把她催熟成成人体型,结果因为提前破壳的意外导致生长剂不够用,所以暂时只能维持到少女时代,这真是天意,至少,那只元帅在返航前应该不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举止。

  确定了没有长成奇怪的模样,宛籽的注意力集中到了显示屏上的文字上。她发现自己可以阅读它们:

  种族:不明

  外部特征:黑发 黑眸 无天赋纹

  战斗评估:F

  年龄:0

  系统建议:销毁

  宛籽:……

  这些简单粗暴低等的外星生物!

  *

  大约过了半小时,终于,蓝紫色的光芒好像的确有清洁的作用,不一会儿,宛籽身上的黏稠已经消失不见,她浑身上下很舒爽,相当惬意。

  舱门适时打开,刚才的医生递上一张软软的银白色“毯子”。

  ……裹起来?宛籽一愣,呆呆接过。

  医生笑了,又拿过她手上的毯子,解开上面的系扣,把它轻轻包裹在了宛籽的身上。然后,她按下宛籽肩膀上的按钮–吧嗒。

  宛籽发现身上多了一件衣裳。

  白色的裙装。胸前点缀着细碎的花纹,腰后束着柔软厚实的蝴蝶结。

  吧嗒。医生又按了一下。

  衣服瞬间切换。这次变成了粉红色。依旧是蓬蓬裙,手臂上还多了蕾丝缎带。

  ……卧槽黑科技啊!

  “这是亚瑟大人为您挑选的。”医生满脸崇拜,“亚瑟大人真是一位博学多才的医学工作者兼史学家。他特地考证了地球的流行文化,选了300套符合地球审美的衣裳。还有别的,你要看一看吗?”

  医生又按下按钮。

  吧嗒。

  黑色小礼服,水晶项链。

  吧嗒。

  湖蓝色的小短裙,还有公主袖小衬衫。

  ……

  宛籽瞠目结舌:亚瑟是根据宅男收藏的图鉴推算出的“地球流行款式”吗?

  “有你看上的吗?”医生热切地问。

  “……第一套就好。”

  宛籽干笑,发现从自己口中吐出的居然是叽里咕噜的外星语。

  医生似乎对能进行语言沟通并不惊讶,她对宛籽的选择颇为失望,遗憾地把衣裳调回了第一套白色连衣裙,并且试图沟通:“这些是亚瑟大人花了好久收集的呢,全部看看?”

  “不用……”

  “亚瑟大人最中意的其实是有一套配个小鞭子的,有个小帽子,带两只尖耳朵。”

  宛籽:“不必了,谢谢……”

  那个变态!

  “好吧。”医生满脸惋惜,“那就这样去见元帅吧。”虽然他还是比较喜欢有耳朵的那一套来着……

  于是,宛籽就在医生充满遗憾的目光中,被带去了指挥舱。

  *

  指挥舱中的残骸已经被清理干净,少尉以上级别的管理者都被召集到了莱格修斯面前,共同审视虚空中的星云图。

  宛籽的进入打断了里头的讨论,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望向新破蛋的地球生物。

  –啊,那只地球生物进来了!!

  宛籽在围观群众炽热的目光中紧张得同手同脚,吧唧一下,跪在了地上。

  围观群众侧目–哎呀,好可怜,地球人似乎肢体不够协调啊,果然是战斗力F级民族的渣渣吗……

  宛籽站起身来,一步一步走到莱格修斯面前,仰起脑袋看他–这个冰块脸元帅真的很高,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高。她现在的身高大约和地球人类少女差不多,也有一米五的模样了,可是站在他面前的却只到他的腰上面一点点,他看起来就像一座巨型雕像一样。这里的外星人都是直接打生长素长大的吗?

  “那个……”宛籽试探性地开口。

  适当的服软是聪明人的选择。

  越是悬殊的实力差,越是能让对方松懈。

  “莱格什么……元帅?”

  围观群众屏息–啊,好柔软的声音,这种肉包着骨头的生物真是从头到脚都是软绵绵的啊!好想养一只!

  丝毫不觉自己已经变成了年度宠物选择TOP1的宛籽同学正努力地试图与莱格修斯互动。她踮起脚抓住他的佩剑剑柄,在他冷淡的目光下酝酿了好一会儿勇气,忽然使力一拔!

  剑刃出鞘。

  咣当一声落在了地上。

  宛籽一屁股坐在地上,使尽了浑身力气把剑柄抱了起来,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送我回地球,否则我死给你看。”

  众人:……

  莱格修斯冷眼。

  医生嘴角抽搐:“那个水系星球已经不复存在了啊……你就算回去,也只能看到一些碳元素残存。它现在荒芜得就像你们太阳系的火星一样,连氧气层都没有了。”

  宛籽:……

  宛籽费尽全身力气维持着那一柄剑的高度:“那,送我回亚瑟那里,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们物种不同,勉强在一起会生怪胎的。”

  众人:……

  “如果你不同意,可以让亚瑟重新造一个我,但现在的我不同意!我死也不会同意的!”

  寂静。

  就在宛籽以为不会得到答复的时候,莱格修斯终于低下了头。

  他说:“你怎么确定现在的你不是第二号,第二十号?也许之前的你已经自杀成功了。”

  众人:……

  宛籽:……

  莱格修斯冷道:“不过很巧,我对星辉计划也并没有兴趣。”

  他弯曲下身子,看也不看宛籽就夺过了几乎要拖在地上的佩剑,以行云流水之姿提剑入鞘。然后,他目光视线移向罗斯特。

  莱格修斯淡道:“罗斯特上尉,‘星辉’任务交给你了。”他停顿片刻,道,“命令。”

  “是!”罗斯特哭丧着脸。

  宛籽:……

  看来这群粗暴野蛮的外星人对自己人也不讲人权啊!

  *

  于是,“星辉”非正式易主。

  在宇宙的某个维度,参议院长老与亚瑟都不知情的情况下,象征着伊克斯佩特帝国光明之未来的“种子”,被帝国任期最长的莱格修斯元帅亲自下令,送给了战功卓著的忠实部下,罗斯特少尉阁下。

  当然,这一段肯定是不会被记入史册的。

  “元帅!”

  有人小声惊呼出声。

  私自决定“星辉”易主,就算是拥有高贵血统的莱格修斯家族也会被参议院碾成粉末的!在伊克斯佩特帝国,只有在后裔问题上,政权高于皇权,参议院的决定不容指摘。

  “破军号上,我的命令是第一服从指向。”

  “……是!”

  的确,在破军号上,没有人可以抗衡莱格修斯的权威。

  哪怕他下达的是一个荒诞的决定,把“星辉”拱手让人。

  莱格修斯收剑回鞘,缓缓道:“那么,请执行。”

  “……是。”

  罗斯特艰难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艰难地朝指挥舱中央的地球生物移动了一步,两步……然后,他在她面前屈膝跪伏,抬起手做了个邀请的姿势。

  在破军号上,莱格修斯拥有至高无上的制裁权。

  下了破军号,他这个小小的企图染指星辉的少尉肯定会死得透透的,渣渣都不剩下。

  简单来说,他死定了。

  “你好,‘星辉’,我的名字是罗斯特o安迪o格李斯,我……”我一定会被伽马枪射穿八百个窟窿然后丢弃到洪荒星系去的啊!

  ……罗斯特……什么什么?

  宛籽没有听清,呆呆看着屈膝跪在眼前的外星生物。她想了想,把手放在了他的手心。

  识时务者,为俊杰。五千年文化之精髓,整个宇宙都是通用的。

  “我叫宛籽。”她小声说。

  –它叫宛籽啊!

  炙热的目光360°全方位包裹着宛籽。

  在所有人热切而复杂的目光中,罗斯特轻轻牵起了宛籽的手。那一瞬间,手上传来的异样的温度与柔软的触感让他如逢雷击–

  它好软。

  还是……热的。

  这种肉包骨头的低等碳基生物居然是自己会发热吗?

  “啊……疼!放、放开啊……”

  罗斯特的触碰在他自己看来是很轻的,不过对于宛籽来说,这可不是小心翼翼。她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活生生从地上撕了起来,然后靠上了一坨冰块!她感觉自己的内脏都快被碾压碎了,可那只外星生物却好像毫无知觉。

  再这样下去,肋骨会断的吧……

  宛籽浑浑噩噩想着,使尽了浑身力气也挣脱不开,只能朝脑袋边上露出的雪白脖颈狠狠一口咬下–我去,老子的牙喂!

  罗斯特的脖颈上只留下了微微湿润的牙印。

  不过,他总算意识到了自己的力道有点儿重了,慌忙松开了手。

  宛籽缩了缩脑袋,只觉得全身的寒毛都快竖起来了:她从一开始就掉以轻心了,因为这些家伙长得很像人类,甚至他们的着装都与西方中世纪有些类似的地方,可是他们毕竟是外星怪物,谁知道他们吃的是什么?

  “够了。”终于,那个冷淡的声音响起,“罗斯特,带它下去。”

  “……是!”

  罗斯特如梦初醒,终于发现了事态失控了。

  他把瑟瑟发抖的地球生物整个儿抱了起来,离开指挥舱。

  在他背后,伊克斯佩特帝国高层将帅们的目光紧紧跟随,五味杂陈,锐气毕现。

  *

  很久以后,宛籽已经熟知伊克斯佩特帝国历史,才终于明白那一日将帅们的目光含义。

  伊克斯佩特帝国基因缺陷爆发已有三千年,三千年来,伊克斯佩特无法依赖两性结合孕育新生命,只能借助基因改写手段强行培育。而人工培育最大的缺陷是伊克斯佩特基因数据流失,万年的星光之前让伊克斯佩特帝国驰骋宇宙的基因正在无法遏制地走向消亡。为此,参议院花了上千年时间,疯狂地在宇宙中搜索与伊克斯佩特最接近的生物……

  只有最优秀的基因才有优先得到救赎的机会,而罗斯特家族已经日渐衰微,在国中地位岌岌可危。

  假如莱格修斯真的放弃“星辉”。

  如果真的是那样–

  那么,凭什么是罗斯特?

  而此时此刻,宛籽还身陷混乱与恐惧中。

  这个外星少尉似乎特别不乐意触碰到她,她被罗斯特像拎一只小鸡一样提在手上,从左手换到右手,又从右手换到了左手,最后,她被他随手丢在了一个休眠舱里。

  “好好休息,最好一觉睡到战争结束。”罗斯特少尉没好气地说。

  宛籽被丢得头晕目眩,畏畏缩缩向后缩:“你、你出去……”

  罗斯特挑眉:“谁想靠近你啊,我还嫌弃你是不明生物呢。老子需求的是金发绿眸,长腿大胸的,你这种,呵呵……你要是长个大耳朵我能考虑把你当宠物养。”

  宛籽:……

  *

  不论如何,地球人宛籽正式成了破军号上的一员……一个随时会嗝屁的成员。

  她有些胸闷,破军号上配备的工作人员并不多,偶尔在巡逻时遇到,他们每一个都绷紧着脸,就像一个个机器人。还好日常那个凶神恶煞的莱格修斯待在指挥舱里不太出来,她也不用时时时刻刻担心自己的小命玩完。她小心翼翼游走在巨大的战舰中,走到脚软时就在原地窝着睡一小会儿,醒来时一般会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休眠舱内。

  这样的生活枯燥而又压抑,她感觉自己的身上快长出蘑菇了。

  “她的身体机能在不断下降。”指挥舱内,随军的医生仔细检查完毕蔫蔫的地球人,凝重道,“她吃不惯我们的食物,日常营养成分都是注射进入身体,身体机能的下降可能是由于血液中元素构成与之前的不同。根据亚瑟大人的调查报告显示,地球人日常需要吸收氧气,参与人体元素合成,为身体的各部分机能正常运转提供动力,虽然26号理论上已经和帝国基因融合,并不需要氧气,但……”

  谁知道呢?

  毕竟它只是第一个基因融合的实验体。

  “不会死”和“存活状态不佳”中间毕竟相隔了不知道多少光年距离。万一她身体某些器官还是需要氧气养活呢?毕竟它至今还保留着“呼吸”的功能。

  “那就质配氧气。”莱格修斯面无表情地说。

  “理论上不行。”医生叹气,“历代的研究报告现实,吸入纯氧会导致地球人死亡。而人工合成的气体,复合比例并不完美,最好是能有原生态的碳基生命的星球上的气体。”

  26号宛籽:……

  –请问历代研究报告是什么意思?

  所有人静默。

  医生说:“如果元帅采集一些样品,我的团队应该能配制出相应的气体,以供‘星辉’临时过渡适应。”

  莱格修斯居高临下看着宛籽,眼中没有一丝温度。

  “报、报告……”人群中,有人试探性出声,“根据星际地图,距离我们现在位置三光年外有一颗小行星,上面显示有生命迹象……”

  “三光年?”

  “是的!只是三光年的距离,与我们的预定航线冲突不大!不过那颗小行星数百年前被虫族占领了,我们是否要与当地驻兵虫族进行对话?”

  “不必。”莱格修斯道。

  “那……”

  “直接攻击。”

  “是!”

  破军号全速前进。

  宛籽终于缓过了气来,感官还不是很真切–刚刚,因为她有点胸闷,这只外星元帅下令……对一颗行星发动了攻击?

  ……

  *

  莱格修斯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医务室,紧接着,所有人跟随着他的脚步鱼贯而出。

  几秒后,警报声响起,红色的警示灯一遍一遍闪动起光芒,人工智能温柔的声音响彻整个空间:“一级战备,警报,一级战备,医务舱关闭,燃料舱补足,所有人员请注意……”

  没有人当那一句“进攻”是玩笑话,他们是认真的。

  宛籽的三观被狠狠地震荡了。

  ……真、真的就这样“散个步”似的占领一颗星球吗?!

  罗斯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收起了一脸的玩世不恭,银灰色的眼眸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他排在序列的最末位,临出舱门之前回过头,望向宛籽:“喂,你走不走?”

  “去、去哪里……”

  罗斯满脸风流桀骜:“去看看伊克斯佩特荣光,是一位大美女哟。”

  ……

  宛籽在“去围观”和“好害怕”之间纠结了一小会儿,最终光着脚跟上了罗斯特的步伐。

  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舱门在身后一道道关合,无数光感仪器扫描过每个人的身体,温柔的人工智能声音一直陪伴着所有人抵达破军号的最前沿。

  终于,最后一道舱门缓缓阖上。

  宛籽一脚踏入漆黑的前舱,下一秒,她的脊背上就出了冷汗。她两腿发软,咬牙摇摇晃晃走了几步,还是跪了下来。

  妈、妈呀……

  地面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浩渺无际的星空深渊。这是一个完全透明的舱体,不仅仅是地面,就连四周的墙壁与天顶也都是无穷无尽的宇宙万象,所有人都像是悬浮在虚空的宇宙中。深邃的黑色深渊如同传说中的黑洞,吞噬了所有的时间与空间,只剩下万千颗恒星集结成的星云散发着微弱的星光,蔓延到肉眼无法探测的远方。

  从地球往上看星空,会感觉到人类像是蝼蚁。

  从破军号上往下望星空,会发现人类哪里是蝼蚁?根本连蜉蝣都称不上啊……

  “……你怎么了?”罗斯特疑惑地问。他当然不知道脆弱的地球人到底有多脆弱,只是突然发现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地球生物缩成了一个……球?

  宛籽像一颗仙人球一样僵硬蹲着。

  她恐高。

  非常恐高。

  上幼儿园的时候,阿姨带着全班小朋友去坐摩天轮,结果倒霉,摩天轮半路停运,她被倒挂在上头整整两个小时。在那两个小时里,她一直忍受着从倒立的视角看底下的行人,不知道救援什么时候会来,不知道身上的安全绳会不会断裂,等到救护人员把她解救下来的时候,她已经连话都不会说了。从那之后,她连阳台都没出过。而现在这种360°环绕式星空,她已经连呼吸都不敢了。

  “喂,地球人?你……”

  那么小,那么软,真是脆弱的生命啊!

  罗斯特屈膝俯身,伸出手轻轻戳了戳宛籽的脑袋,指尖传来的微热让他有一点点恍惚–最后一只地球人,该不会就这样不行了吧?

  “罗斯特少尉,准备攻击。”

  忽然,莱格修斯的声音响起。

  罗斯特顿时紧张起身:“是!”

  罗斯特接令,再也不管宛籽,笔直地走到虚空中悬浮着的一把座椅上,合上了双眼。他坐上去的一瞬间,数根闪着幽幽荧光的细管仿佛有生命一样蜿蜒缠绕上他,分别从手腕、颈椎、脑后刺入他的身体。“连接完毕。”罗斯特皱眉出声。他身后的四位副将紧随其后入座,被以同样的方法进行了“连接”。片刻后,原本暗沉的前舱恢复了一点点光亮,虚空之中出现了整一艘破军号的投影。

  片刻后,舱内响起人工智能的声音:

  “距离目标8000星际单位。”

  “距离目标5000星际单位。”

  “距离目标3000星际单位。”

  ……

  宛籽在人工智能温柔的声音里慢慢睁开了眼睛,偷偷打量整个舱内唯一站立着的帝国元帅。

  虚拟屏微蓝的光映衬在莱格修斯的脸上,勾勒出近乎完美的曲线。

  他伫立在正中,映衬着全宇宙的星光。

  ……

  “前方2000星级单位,发现星际空防遮障。”

  “准备弹药推送航线。”

  “前方1000星级单位,发现星际空防遮障。”

  “发射。”

  莱格修斯的声音透着一丝不急不缓的傲慢,却也带给人一种奇异的优雅有礼的感觉。

  宛籽呆呆看着他,然后被他身后的虚拟屏吸引去了注意力–破军号的外观其实是一道长形的六芒星,每一道棱边上各有延伸不同的构造,是武器的推送器。虚拟屏中那些推送器以奇异的姿势展开,忽然迸射出无数光体。那些光体集结成束,以风驰电掣之势袭向正前方的小行星!

  小行星表层的空防遮障顷刻间化为无数细碎的陨石,几乎是同时,上百艘的小型飞行器把破军号包围住了,数不清的弹药齐齐向破军号发射。

  “啊–”

  宛籽吓得抱头蹲下。

  前舱是完全透明的。那些飞行器像苍蝇一样出现在不远处,他们发射出的弹药触到破军号之前就被引爆,站在透明的前舱里看就好像是无数烟花在眼前炸开一样。

  好在这一切是无声的。

  惊吓过后,宛籽很快恢复了理智,小心抬头。然后,她看到六芒星形状的破军号6道棱边忽然高速运转起来,所有的弹道齐发,密集地向周围的苍蝇扫射。很快,苍蝇就已经被清理得一干二净。

  “准备‘荣光’推送路径。”

  寂静中,莱格修斯的声音响起。

  “发射。”

  破军号正上方推送器浮出,一抹赤红的熔岩状巨大试管渐渐被推出,在莱格修斯“发射”音落下的瞬间喷射而出!几秒之后,对面的小行星周围的防空遮障如同被注射了鲜血岩浆一样,忽然裂开无数赤红的口子,然后轰然炸裂–

  整个星球的防护层都炸了。

  陡然袭来的冲击波让破军号剧烈颤动起来。

  宛籽抱头被重重甩了出去,脑海中忽然响起不久之前罗斯特的笑脸:

  –伊克斯佩特荣光,是一位大美女哟。

  –伊克斯佩特荣光……是一位大美女哟。

  –是一位大–美–女–哟–

  ……

  美女他妹妹啊啊啊!!!

  ……

  爆炸渐渐平缓,星空周围飘荡着无数机械残骸与陨石。

  罗斯特与副手们睁开了眼睛,却不急于摘除身上的束缚。他们相互看看,最终罗斯特开了口:“元帅,根据刚才防护层破碎时破军对星球大气层气体分析表明,上面拥有非常强的氧气。”他停顿片刻,无奈笑道,“我们的基因已经衰退,坚持不了几分钟,恐怕只有您亲自去一趟了。”

  莱格修斯沉默。

  罗斯特咧嘴:“就当是和小可爱度蜜月。万一你们培养培养……嗷……”

  他被副手之一默默捂住了嘴。

  宛籽刚刚被甩到了角落里,好不容易重新爬起来,却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顿时浑身戒备–

  然后,她看见了那只傲慢的外星元帅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他说:“如果你的情况没有改善,我会联系亚瑟准备下一个实验体。”

  宛籽:“那……我呢?”

  “原地销毁。”莱格修斯优雅地回答。

  “……”

  这些粗暴的外星低等生物!

  *

  即将面临销毁的宛籽同学颤巍巍地爬出了前舱,还来不及喘上几口气就被拎进了一个小型飞行器里。

  大约十分钟后,飞行器降落在了小行星上。

  舱门徐徐打开,宛籽吃力地爬出舱,试探性地吸了一口地面上的空气,顿时热泪盈眶。

  她兴冲冲地跳下了舱,仰天狠狠地吸了一口气。

  伊克斯佩特星人是不需要呼吸的,而她因为和伊克斯佩特基因进行过融合,流转的血液已经不需要补充氧气,可是身体却保留着呼吸的技能–虽然大部分时候只是模拟呼吸的肌肉收缩而已,氧气吸进肺里,然后再被全部排出。但是在降落这颗小行星,在沐浴着本土空气的一瞬间,宛籽的地球魂彻底苏醒了–去它的不需要氧气,就算身体脏器不需要,血液里还是残留了远古的记忆。这是氧气啊!生命源泉啊!

  好想在这里跳广场舞啊!

  ……

  “时间不多。”冷淡的声音。

  宛籽终于发现莱格修斯已经出了舱门走出好远,顿时想起了那句“原地销毁”,忍不住哆嗦了下,一边走一边偷瞄外星生物:

  这只面瘫大元帅身材高挑,四肢修长,每走一步都好像在走T台一样从容。不过还是有些不对劲儿,他向来面无表情的脸上此时越发僵硬,眉心微锁,嘴角泛白,好像是在忍耐着……什么?

  该不会是……氧气……吧?

  不远处的莱格修斯已经进入了森林。这颗星球上的树木极大,高耸入云,密密麻麻遮天蔽日,远远望去一片森林就好像是怪物的嘴巴一样。宛籽腿短,眼看着莱格修斯就要消失在密林深处,只好踉踉跄跄追赶:“莱格元帅,你等一等……”

  莱格修斯总算听见了她的声音,在前方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望向宛籽。

  然后,他优雅地抽出了腰间的佩剑。

  宛籽顿时止步。

  宛籽一步步后退。

  莱格修斯面无表情地说:“不想变成养料的话,就跟紧一点。”

  宛籽:……

  下期精彩预告:破军号停歇的星球没有原住民,有的只有一群虫子……虫族贪图矿产,早就如同苍蝇般将这里占领。宛籽被迫参与了一场在她看来无比疯狂的战斗,毕竟伊克斯佩特星人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懂得地球女性对于虫子的特殊情感。

  文/风浅 图/戏格格

打赏
赞 (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