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行动(下)

  第七章

  翌日一大早,虞游游便收拾好了行李,简单吃了早餐出门,去浅水镇拍摄最后一场。

  到了浅水镇的时候,于轩主动帮虞游游拿包,提到手中那一刻再次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么大一个包的重量竟然这么轻,虞游游已经从他手中接过去:“东西不重,我自己拿。”

  身后传来不冷不热的嘲笑的声音:“哟,又带了这么大一包旺旺雪饼出门?”

  虞游游捂了捂包,转身纠正裴毅这个臭不要脸的道:“这次是旺旺大礼包。”

  ……

  当初虞游游和裴佑领证的时候有些不甘心,对裴佑说话的口气不太好:“你去给我买一包旺旺雪饼,我吃了就和你领证。”

  然后裴佑真的买了大礼包回来,自此虞游游就爱上了大礼包。

  想到自己可悲的婚姻,再看看裴毅一张玩笑不恭的脸,虞游游气不打一处来,干脆不理人,不过裴毅脸皮厚,在大部队出发去拍摄的时候直接坐进了虞游游的车里,一整个下午便耗在了虞游游身边当大总管,端茶递水,别提有多殷勤。

  下午的拍摄有一幕是男女主角因为误会翻脸,于轩拿剑刺她,而这个短片是由许多短镜头组成,男主拿剑刺女主已经达到高峰,没有威亚,于轩和她只能一边从高台上往下跳,一边刺,作为专业演员于轩倒没有意外刺伤她,不过在第十三次跳的时候,虞游游成功地崴到了脚。

  裴毅比所有人都入戏,冲上前便抱住她生气道:“你们这是什么烂剧组!连演员的基本保护措施都没有!”

  虞游游想反驳,但是脚疼得太厉害,便任由裴毅将自己塞进车子里,急吼吼地往医院奔。

  虽然大多数时候裴毅都恨不得掐死虞游游,但是还是见不得她疼,看她面色发白,额上冒冷汗,知道她疼得厉害,便和她说话分散她的注意力:“游游,你记不记得那次我带你去出海玩,你钓上来的那条鱼?”

  虞游游斜着眼看他:“你还没吃呢?”

  裴毅看了她一眼:“你花了两个小时才钓上来那么一条小鱼,自己宝贝得不得了,下了船就变脸不肯要了,我还帮你养着等你和我一起吃呢,对你这么好的男人哪里找?”

  那时候裴毅对她确实很好,但是她不想再记起这些过去,于是恶声恶气地问裴毅:“你和吴甜怎么样了?”

  提到吴甜,裴毅立刻变成哑了火的枪,有些僵硬道:“我和她很久没联系了!”说完又像是为了证明自己似的把手机递了出去:“不相信你自己看。”

  虞游游倒是不客气,直接拿过电话便去翻电话本,没一会儿便找到了裴佑的电话号码,正要拨出去,便听到裴毅厉声道:“虞游游你乱翻什么呢!”说着便伸手去抢虞游游手里的电话,在想到她的手机忘在片场的时候他就直觉不好。

  虞游游手一抬,躲过了裴毅的袭击,裴毅有些急,捉住虞游游的手便把她扯到自己身边探手去拿:“你又想给裴佑打电话!”

  “那是你哥!”虞游游反驳,不解气地又加上一句,“还是我老公!”

  “别想!”裴毅的声音染了怒意。

  虞游游狠狠掐了裴毅一把,然后不经意地抬头,紧紧拽住裴毅的胳膊:“喂喂喂!你看路看路!”

  眼前景色急剧转换,裴毅快速地打着方向盘,耳边是虞游游的怒吼:“裴毅你就是一只猪!”

  小镇的夜色很美,天上的星星数不清,社团的人员聚在一起吃烧烤,有人说着:“咱们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游游?”

  王靖翔咬着羊肉串,喝了一口 :“去干吗?不知道打扰人家谈恋爱是犯罪?”

  于轩适时接口:“他们看起来不像是谈恋爱。”

  王靖翔转头看于轩:“他们闹别扭呢,以前好得跟一个人似的。”

  就这样,虞游游和裴毅错过了求救的机会,而此刻,两个人还在谷底对着傻眼呢,两个人争夺手机的时候,裴毅把车子开离了主路,因为是平坦的地方,并没有护栏,发现开离主道之后裴毅便一直企图回去,但是因为是下坡路,车子便一直冲到了谷底,在到达最底部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断层,裴毅为了保护虞游游肩膀被碎玻璃扎伤,白色的衬衣上全部是血。

  两个老弱病残为了寻找出路,放弃了四米高的断层,沿着谷底一直走,走到天黑发现一望无际的谷底路上全是断层,根本没有上去的可能。

  到了最后,两个人不得不又扶着彼此往回走,两个伤患走了足足一个小时才回到车子旁边,挡风玻璃已经全部碎掉了,车头也凹了进去,两个人为了争到底是谁的责任,又是一番争吵,最后谁也不服谁,干脆冷战。虞游游脚疼,正好巴不得他一整晚都不说话,完全不理人。

  然后,她的祈祷实现了。

  一直到入了夜,裴毅都没有再开口,她借着月光看裴毅,只能看清他靠着车子后排座位闭着眼面无表情的侧脸。一般来说,面无表情这个词语和裴毅是绝缘的,特别是在她面前,虞游游推了推裴毅,裴毅“唔”了一声,没有睁眼。

  虞游游往他旁边坐了坐,然后感觉裙子湿哒哒的,伸手一探黏糊糊的,虞游游心里一空,抬手闻了闻便闻到刺鼻的血腥味,脑海中的空白持续了几秒,她下意识地用力推了推裴毅,有些惊恐地喊着他的名字:“裴毅!裴毅!”

  裴毅依旧只是迷迷糊糊地回应,虞游游再次用力推他,声音带着哭腔:“裴毅你醒醒!你醒醒!”

  这次裴毅终于睁开了眼睛,浅浅地握住了虞游游发抖的手:“游游,别害怕,我们出事的时候你不是给我哥打了电话吗?他应该有听到我们出事。”

  虞游游想说她根本没有拨出去,但是又不敢说,只敢去看裴毅的肩膀,傍晚的时候没看清,这会儿倒是看得清楚,不停地有血渗出来,目所能见的衣服上全是血迹,她翻了翻裴毅的衣服,看到玻璃碴子全部扎进了他的胸前,她发怒道:“你之前怎么不说!”

  裴毅沉吟了一下,开口道:“之前不觉得疼。”他最主要还是不想她害怕。

  虞游游想问裴毅现在该怎么办,又不敢开口,若是有办法,他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坐在原地,她扯出来一个笑容:“你哥见我晚上不回家肯定会打电话去我家里问,知道我没回家就会来找我的,我们再等一等……”她没有把手抽出去,任由裴毅握着,心里知道裴佑不会关心她这种小事。

  黑暗中静默了一会儿,裴毅忽然开口:“游游,我哥让我去法国接管那边的业务,今天我来找你是最后一次,他不知道和家里说了什么,若是我不去的话将来会失去继承权,以后没有我照顾你,你要长点儿心。”

  虞游游不知道他为什么说这个,她觉得不安:“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和我说。”

  裴毅依旧只是紧紧握着虞游游的手交代她:“你和我哥离婚吧,你玩不过他,他那个人做事比较狠,你和他完全没有任何交集,他却愿意和你结婚,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肯定是有所图的,等他得到了他想要的,你就会是一个牺牲品,不要爱上他,也不要讨好他,他不值得你爱。”

  虞游游用没有被裴毅捉住的那只手擦了擦眼泪:“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因为真爱才和我在一起呢?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一见钟情。”

  裴毅点点头:“对,我对你就是一见钟情,我在操场上打球,你端着饭盒走过去,我不小心砸到你,你的第一反应是饭没有了,鼻血流了一地都不知道,我当时就想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姑娘呢。”

  虞游游擦眼泪,越擦越多,听他絮絮叨叨,声音越来越弱,最后干脆没了声音,任由她怎么喊都没有反应。

  待到直升机巨大的声音在上空盘旋的时候,虞游游已经忘记了反应,直到裴佑拉开车门看到车内的两个人互相依偎着身上狼狈不堪,裴佑朝虞游游伸出手去,虞游游“哇”的一声便大哭了起来:“裴佑裴佑,你快救救他,你快救救他。”

  裴佑手依旧伸着,目光紧紧盯着虞游游:“过来,游游。”

  虞游游想要靠近他,但是裴毅纵使昏迷了也依旧紧紧拉着她的手不肯松开,裴佑上车抬起两个人交握的手,然后大力掰开了裴毅的手,裴毅没有反应,裴佑低头问自己怀里的人:“你有没有受伤?”

  虞游游点点头:“崴了脚。”加上走了那么多路,她已经不确定是不是只是崴伤这么轻松。

  裴佑点头,然后把虞游游抱下车,虞游游想问裴毅,便见裴佑吩咐身后的人:“他失血过多,你们先紧急处理一下。”

  一队医护人员蜂拥而上,裴佑抱着虞游游上了直升机,虞游游才反应过来,捉住裴佑的衣服:“我不走。”

  裴佑刚拿了温水递给虞游游:“我们先去医院,小毅坐另外一架直升机,那边人太多,没办法挤的。”

  虞游游有些松动:“那我一个人去可以吗?”

  裴佑沉吟一会儿才回答:“你要那边下来一个医护人员吗?小毅的情况不太好。”

  虞游游摇摇头,裴佑直接吩咐人起飞,虞游游想往外看,却什么都看不到,裴佑坐在她身边:“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会儿?”

  虞游游摇头,只顾盯着窗外,裴佑又问:“怕不怕?”

  虞游游想了想,然后点头,声音很小:“有点儿。”

  裴佑握住她的手,清冷的声音中难得地带了温度:“没事了,别怕。”

  之后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到了医院,虞游游坚持不肯先治疗自己,一定要等裴毅来,裴佑没有反驳,只是和裴毅身边的医生通了视频,得知裴毅情况稳定之后虞游游才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直接瘫在了椅子上。

  进治疗室的时候,整个过程中裴佑一直陪在虞游游身边,她的情况并不严重,只是比较严重的扭伤,石膏都不需要打,只需要静养三周就可以,不过裴佑还是找来了轮椅给她,将她抱上轮椅才带着她去见裴毅。

  在手术室门口虞游游靠着裴佑睡着了,梦里梦到她和裴毅吵架,裴毅很生气,拉着她一定要她去和裴佑离婚,她让裴毅滚,然后裴毅真的滚了,消失得无影无踪,虞游游嘴里喊着“裴毅”醒过来,上半身已经坐直,看到面前浅蓝色的墙壁有些怔愣,直到裴佑的声音传来:“醒了?”

  虞游游收回心神转头看到裴佑,有些不好意思道:“裴先生,昨天谢谢你了。”连老公都不喊了,反正也不熟。

  倒是裴佑,听到这个称呼这句话愣了一下,只是这个表情转瞬即逝,下一刻他依旧是那个完美矜贵的人物:“你是我太太,应该的。”

  虞游游在昨天晚上裴毅和她说了那些事情之后便已经决定和裴佑离婚,当时结婚完全是因为赌气,但是经过昨天的事情她才发现自己因为赌气把自己和裴佑全部困住了,他们之间没有感情,更没有责任和义务,对于她的示好,裴佑也从来没有回应过,她不应该再自私地把两个人捆绑在一起。

  不过虞游游不打算现在说:“裴毅醒了吗?”

  裴佑点头:“我带你去看他。”说完将虞游游抱起来放在轮椅上,隔着衬衫虞游游感受到裴毅衣服下坚硬的胸膛,心里有些可惜,这么一颗好白菜要拱手让人,还真是舍不得。虞游游一边想着,一边在裴佑胸上抓了一把。

  裴佑低头看人:“别乱摸。”

  哦……

  虞游游坐稳之后,正在平复自己刚刚产生的可惜的心情,便听到裴佑在自己身后俯下身在她耳旁说:“我们生个小猴子吧。”

  虞游游整个人都镇住了,生个小猴子?在她客气地喊了他“裴先生”之后?

  茫然地扭头去看裴佑,裴佑依旧是自持矜贵内敛的表情,完全不像是刚刚说了情话的男人,虞游游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缓缓扭头看着前方,嗯,一定是幻听,没有哪个男人会在说出这种话之后还能拥有这样的表情。

  在裴佑没说话推着她出了病房之后,她更确定自己的想法,心里有些可惜刚才自己可以及时回答,如果裴佑再说一次的话,她会立刻马上答应。

  不过最后虞游游没有进裴毅的病房,如果说在裴毅背叛她的时候两个人已经结束,那么经过裴佑的事情,两个人更没有可能了。

  而现在,她要做的是和裴家彻底解除关系。

  与此同时,在病房收拾东西的裴毅面色同样不好,他醒得比虞游游早一些,被护士发现没多久裴佑便来了,他自小和这个成熟稳重的哥哥便不亲近,裴佑做事有一种势在必得的架势,而他更倾向于玩乐。见到他刚退烧的虚弱模样,裴佑并没有露出作为兄长该有的欣慰和心疼,只是淡淡开口:“醒了。”陈述句语气。

  裴毅脑子已经清醒过来:“游游呢?”

  裴佑盯着他足足十秒钟,才移开目光,声线清冷:“她是你嫂子,你记住这一点。”

  裴毅气笑了:“我嫂子?她是我的女人!是你抢走了她!你卑鄙!”他抓起桌上护士留下的垫纸板便朝裴佑扔过去。

  裴佑没有躲,东西砸在他胸膛上,他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然后伸手在上面弹了弹,似乎沾上了什么脏东西,再抬眼的时候目光比刚才又少了许多温度:“你自己清楚,她从来都和你没关系。”

  “和你更没有关系!”

  裴佑笑起来:“她是我太太。”

  裴毅表情变了又变,竟然无法反驳,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到自己问:“你又不喜欢她,为什么要娶她?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你是我哥,我比爸妈更了解你,你不会无缘无故娶一个女人。”

  裴佑沉吟一会儿,说了一句让裴毅懵懂的话:“你怎么知道?”

  裴毅不懂裴佑是什么意思,正要问,便听裴佑道:“定了明天的机票,你今天可以收拾一下东西。”说完没有再停留,离开了他的病房。

  裴毅把裴佑的话翻来覆去想了许多遍,他怎么知道什么?知道他的亲哥哥早就看上了弟弟也看上的女人?

  裴毅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捂这么严,裴佑到底是什么时候见到虞游游的?!

  第八章

  自从医院回家之后,虞游游已经多次暗示裴佑离婚,奈何某人油盐不进,这天她不得不旧事重提:“我爸今天给我打电话了。”

  昨天她说的是:“小甲说想我了。”

  裴佑的回答是:“你身上有伤,不适合和小朋友玩。”

  前天她说的是:“今天是我们家的家庭聚会。”

  裴佑的回答是:“等你伤好了,我带你回去。”

  大前天她说了什么已经不记得了,裴佑总是能够成功地岔开话题而又不被发现,不过这次裴佑没有装作听不懂,而是把她推到书房抱起来放在沙发上:“想你爸了?明天我带你一起去拜访好不好?”

  虞游游无语,老娘都要和你离婚了,怎么可能还带你去见我爸!

  虞游游原本的战略是先分居,再提离婚,而一次次被裴佑打岔,她也发现了裴佑的意图,裴佑并不想和她离婚,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知道只要裴佑不想,这婚她一个人绝对离不成,看他在处理裴毅事情的态度上就知道能够改变他决定的人只有他自己。

  事情一直僵持到了虞游游脚伤恢复,并不影响走路,但是跑步的话会引起脚抽筋,纵使如此,虞游游还是坚持每天跑上半个小时,社团里的拍摄在她受伤之后便以女主死亡处理了,有成片传到她这里,除了被刺死的时候有点儿狼狈,其他都还好。

  与此同时,裴佑对她的态度也越来越无法捉摸了,脚伤好了之后她去上班,裴佑竟然破天荒地每天送她去上班,而且偶尔还会去接她下班。这天她下班回到家独自一个人吃过饭,在客厅看电视,听知姐絮絮叨叨可怜她当小蜜总是一个人。虞游游对此无感,盯着电视看得正开心,连裴佑到家都没发现。

  待到她发现的时候,裴佑已经抬手让几个佣人全部退下,知姐虽然不情不愿,但是接触到裴佑冰冷的目光还是不自觉吓了一跳,赶紧走开。她有些茫然地看着裴佑,他似乎喝了酒,见到她盯着他看,面上难得带了温和的笑意:“看电视?”

  虞游游点点头,看着他在自己身边坐下,她黑眸转了转,想离他远一点儿,裴佑炙热的大手揽住她的腰直接将人提到了自己腿上,她的心漏跳了一拍,低声喊了一句:“裴佑?”

  裴佑的唇落在她白皙的颈上:“你的伤已经好了。”

  虞游游觉得浑身发烫,明知这是不对的,可是这个男人太过于吸引人,她不能这样下去:“我们离……”

  裴佑没有让她将这句话说完,直接攫取了她的唇,他一直以为他可以等,等到她心甘情愿地爱上自己,可是那天看到她哭着要他救裴毅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输了,感情不是做生意,不是可以控制的,而是要主动去追逐的。

  炙热的、窒息的的吻让虞游游完全忘记了反抗,直到裴佑将她抱起来丢到他房间的大床上她才反应过来:“裴佑,等一下……”她用手去推裴佑,不过并没有推开,听到裴佑含混不清的声音:“不想再等。”

  再?他什么时候等过她?以前裴佑连她进他的卧室都不愿意,现在竟然主动把她抱了进来,所以说,酒色误人啊!

  “你喝醉了。”

  “虞游游,我没有喝醉。”他解开她的衣服,声音低哑,“我在等你爱上我,你爱上我了吗?”

  虞游游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我……”

  裴佑手指放在她的唇上:“别说。”多少次风浪都走过,他却有些害怕得到答案。

  虞游游给他的答案也很简单,直接印上了他的唇。老天,就算是离婚她也值了,以后她就是睡过裴佑的人了,走到哪里都必须高人一等!

  不过……有点儿疼。

  自从两个人睡了之后,虞游游发现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从不知道原来裴佑是这么热情的一个人,每天晚上都必须要交公粮,虞游游不得不感慨,大哥的女人不好当啊!

  而且自从两个人成了真夫妻之后,虞游游才发现原来裴佑竟然也可以是一个浪漫的人,时不时带她吃一次烛光晚餐,拍卖会上价值连城的珠宝直接送到她的床头,连下班他去接她的次数都渐渐多了起来。

  有一次工作室组织聚会,席间有一位男同事对她殷勤了一点儿,恰逢裴佑在同一个酒店宴客,被撞到的虞游游有些心虚,裴佑面上不显,派人将她叫出去,隔着门缝便吻了她,闹了她一个大红脸不说,结账的时候,所有人都听到了服务员的声音:“有一位虞女士的老公已经结过账了。”

  得,全世界都知道她是已婚妇女了。

  临走的时候,裴佑竟然已经站在酒店门口等人,看到她便迎上来,董善户第一次见到大神,手忙脚乱地和裴佑打招呼,裴佑嘴里说着场面话,多谢对方对他太太的照顾,言辞之间一次又一次地透露虞游游是一个有主的人,羡煞旁人。

  虞游游觉得裴佑的占有欲越来越明显,心里有些不高兴,可是很快发生了一件让她更不高兴的事情。

  裴氏的年中大宴虞游游原本也没打算参加,更何况裴佑也从未提过让她参加,但是她不参加,不代表她高兴裴佑带着别的女人去参加。当她收到宴会上裴佑带着别的女人翩翩起舞的照片,她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生生梗在喉咙里,难受得紧。

  在忍了几天之后,她终于没忍住,收拾行李回自己家了,大姐见到她毫不客气地讽刺:“被休了?”

  虞游游翻白眼:“是我休了他,谢谢。”

  大苹果目光有些怪异,最终安慰她道:“裴佑大方,离婚不会亏待你的。”

  ……还能当好姐妹吗?

  虽然虞游游不高兴大苹果鼓励自己离婚这件事,但是大苹果还是费尽心机给她弄来了和裴佑一起跳舞的女孩子的资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女孩子竟然已经被裴佑养了好多年了!

  乖乖,看不出裴佑一本正经的模样下竟然还会玩养成。

  怒火中烧的虞游游毫不犹豫地给裴佑发去了离婚协议,明明白白地通知他自己要离婚,然后……石沉大海了。

  整整一周裴佑都没有出现过。

  虞游游并不受影响,好吃好睡,除了有一次遇到了照片中的女孩子和裴佑曾经的绯闻女友林玖儿的世界大战。

  那是某一次虞游游和大苹果一起去逛街,在手上的东西越来越重的时候,虞游游走进一家店里往沙发上一坐,不肯再动,大苹果继续兴致勃勃地去买买买,而虞游游坐在沙发上靠近更衣室,听到里面传来两个女声。

  “听说你又找我哥了?”

  哦,这年头小姑果然都是不好相处的。虞游游暗自想,幸好裴佑没有妹妹,不对,自己要离婚了,他有没有妹妹和自己都没有关系。

  “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吧?”回应的女声带着一些漫不经心,丝毫不将对方的挑衅放在心上。

  虞游游给这个人点了个赞,对待自己以后小姑的态度实在是勇气可嘉。

  小姑子冷笑一声:“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你以为当初我哥为什么会承认和你在一起?所有人都知道他最讨厌你们这种人。”

  这种人是哪种人?虞游游被勾起好奇心,恨不得主动上前问问。

  勇气姐依旧是微微含笑的声音:“嗯,裴佑哪怕承认和我在一起,也不愿意和你沾边。”

  “你!”小姑子气急了,“你别得意!”

  勇气姐:“我没有得意,是你太在意。”

  虞游游正听得津津有味,半响才反应过来两个人有提到裴佑,再然后,她看到更衣室的门打开,林玖儿走了出来,还有照片上的妹子。

  敢情和裴佑关系不清不楚的女人还不止一个啊?

  两个人气愤地走出更衣室之后都看到了虞游游,林玖儿目光复杂地看着她,终究没有说一句话便离开了,倒是小姑子,上前毫不客气地推了她一把:“你这种贱女人离我哥远点儿!”

  虞游游还没有反应,大苹果便冲上来毫不客气地上手了,直接给了对方一巴掌,然后两个人便打在了一起。虞游游觉得有些丢人,有心想走,又怕大姐吃亏,终于等到了警察。

  在警察局里,虞游游和大苹果坐在一起,小姑子坐在不远处狠狠地瞪着两个人,仿佛随时会冲上来把两个人咬死,带着小孩子的执着和对感情的守拙。虞游游忽然发现,这个小姑娘对裴佑竟然是真心的,无关金钱地位,只是为了情感,这种人和林玖儿不同,更可怕一些。

  裴佑来的时候虞游游坐在原地没动,倒是小姑娘立刻变脸,之前的愤恨消失不见,立刻变得可怜兮兮、楚楚动人,站起来目光含泪,喊了一声:“哥。”

  虞游游一阵恶寒。

  原本以为两个人要你侬我侬一会,谁知裴佑看也没看对方一眼,直接走到了虞游游面前单膝跪下,上下打量着她,伸手摸着她受伤的脸颊:“还有别的地方受伤没有?”

  虞游游有些蒙,摸了摸脸,却摸到了裴佑的手,正好被他的大手包住:“没有。”

  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和可怜兮兮的小姑娘话情深吗?怎么关心起她来了?

  裴佑话少,替她整理了一下衣领,简单道:“这件事我会处理好。”

  “处理什么?”虞游游想要一个明确的答案,这几日的猜忌让她心里并不好受,但是还是嘴硬,“我们都要离婚了,你去安慰她去。”

  裴佑愣了愣,随即眼睛里带了笑意:“知道了。”

  虞游游狠狠瞪了他一眼,知道什么?这只猪!

  而裴佑已经起身领着小姑娘离开,两个人走到了隔离门后面去,虞游游和大苹果对望一眼,然后被大苹果拉着偷偷朝隔离门走去。

  房间内小姑娘哭得很惨,一直在诉说自己是怎么被欺负的,裴佑一直没吭声,待到对方说完之后,他才开口,声音清冷:“沈西,今天你就去英国,以后不要再回来了。”

  沈西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她跟着裴佑五年,虽然他为人冷漠,但是只要是她的要求,他都会答应她,她以为两个人至少是有兄妹之情的:“为什么?为了虞游游那个贱人?就……”

  裴佑打断她:“别让我破例,我不打女人的,但是也不要让我听到你侮辱我的太太。”

  沈西又哭起来:“你答应过我姐照顾我的,你以前一直照顾我的,哥,你不要抛弃我,你……”

  “我是答应过你姐照顾你,但是你已经成年了,我的义务也已经结束了。沈西,以后的路你要自己走,从此以后我们再不相干,我会给你一笔钱,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更不许去打扰我的太太。”裴佑无视她的眼泪,“懂了吗?”

  “我不懂!”沈西不敢相信裴佑会这样对自己,“你答应我姐照顾我一辈子的!我不要你和别人在一起!”

  门外虞游游和大苹果脸色各异,特别是虞游游,有些心虚,也有些不敢相信,她一直都知道裴佑不是重情的人,做生意的人大都这样,特别裴佑还身处高位,只是也没想到他这么寡情,对于一个生活在自己身边五年的人说抛就抛了。

  片刻后,裴佑沉沉的声音响起来:“沈西,不要做我的敌人。”这是忠告。

  虞游游没能逃开,和出门的裴佑看了个对眼,正要逃,裴佑便朝着她走了过来,虞游游默默地站在原地,大苹果这个没义气的已经夹着尾巴跑掉了。

  虞游游的手被裴佑牵起来:“回家。”

  最后两个人回了上导路的家,虞游游没敢反驳。

  到了家里,裴佑拿了酒精帮她消毒,虞游游疼得嗷嗷叫,其实并不那么疼,但是两个人的气氛太奇怪了,她只是想活跃一下气氛而已,结果换来了裴佑更深的目光。

  “站起来。”裴佑缓缓开口。

  虞游游站起身,不懂他要做什么,结果他竟然开始脱她的衣服了。

  虞游游拉着自己的衣服:“我们要离婚了!”

  裴佑无视她的话:“我看看有没有其他地方受伤。”

  屁话!连脸上都只有浅浅一道红痕,身上能有什么伤?不过裴佑态度很蛮横,最后直接将人剥光了丢到床上去,虞游游在他高超的技术下不明不白地又和他滚到了一张床上去。

  事后虞游游蜷着身子哼哼唧唧地反抗,裴佑将人翻了个身让她贴在自己胸口:“别听外人瞎说,我没有和她姐姐谈过恋爱,也没有爱上过她姐姐,只是她姐姐帮过我一个忙,临终之前把她托付给我而已。”

  虞游游撇着嘴,不相信他和沈西这么多年没有发生过什么,不然裴氏年终宴会怎么会带她不带自己?

  “那是她十八岁生日,最后一个要求,我有义务满足她。”裴佑永远都知道她在想什么。

  虞游游还是不开心,听裴佑又说:“你愿意的话,以后我都只带你一个人。”每次让她陪自己参加什么宴会,她跑得比兔子还快,而裴佑从不愿意勉强她。

  虞游游难以置信地在他胸口咬了一口,听到裴佑的闷笑:“吃醋了?”

  虞游游的声音清亮:“想得美!”

  裴佑笑出了声音来,虞游游气急败坏:“你还和女明星不清不楚呢!”

  这样的虞游游实在好玩,裴佑将人抱起来恨不得揉碎在怀里,到底是又来了一次。

  虽然裴佑没说,但是虞游游还是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林玖儿是被裴佑的一个前辈包养的,有一次看到她被为难,裴佑替她出头了一次,结果媒体便开始乱写,而裴佑只是没有澄清而已,而裴佑动作也很快,没多久便让新闻发言人澄清了这则绯闻,一时间娱乐圈炸开了锅,虞游游倒是对裴佑越来越满意了。

  将近过年的时候,虞游游接到了裴毅的电话,这是裴毅出国之后她第一次接到他的电话,隔了这么久,以前的事情仿佛前尘一般,让她有些恍然。

  裴佑回到家没多久便发现了她的不正常,待到再看到电话上裴毅打来的号码,直接接了起来:“有事?”

  裴毅被气得不轻:“游游呢?”

  “在洗澡。”裴佑看了看卫生间的门。

  裴毅二话不说便挂了电话,自那之后便莫名忙了起来,再也没空去找虞游游。待到过年裴家所有人都回国过年的时候,虞游游发现自己怀孕了。

  看着验孕棒上的两条杠,虞游游面色复杂,裴佑为了对付自己的弟弟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难怪有几次他坚持不肯避孕,她以为他是急不可耐,原来是打的是这个主意,真是大写的心机boy啊。

  虞游游二话不说便去了裴佑的公司,因为是第一次来,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待遇,但是温文远出现之后大家的目光便重视了起来。她跟着温文远直接上了顶层,温文远永远都是一副老样子:“你等会儿,裴总正在开会。”

  “不等,我要见他,立刻、马上、现在!”妥妥一个任性大小姐模样。

  温文远翻白眼:“我说裴总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你了呢。”

  虞游游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脸暧昧,温文远立刻理解了中心含义,当即便跑走了。老天,这是他第一次敢打断裴总的会议,不会被砍头吗?

  事实上他不但没有被砍头,还被升职加薪了,完全走上人生巅峰,看来虞游游也不只是蠢,还是有点儿好处的嘛!

  办公室里,裴佑来回走动了几次,定定地看着虞游游,忽略了她质问的为何设计她怀孕的事情:“男孩子叫裴宇,女孩子叫裴玉,好不好?”

  声音温柔得不像话,让虞游游所有的质问都吞了回去。

  “这几天便举行婚礼……”话说到一半他又顿住,“不行,累着不好,生完再举行。”

  裴佑很少会改变自己的主意,此刻他却已经反复好几次,若是说之前虞游游是来质问的,现在心已经化成了水,她见过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的裴佑,从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怦然心动到他看着自己时候温柔的模样,没有人知道,她也对他偷偷地祈望过,也曾对他冷淡态度伤心难过过,更为了躲避他想要离开过,裴佑永远都是冷静、冷漠的代言人,她很高兴看到他人性化的一面,但是她不准备告诉他,自己从未爱上过裴毅,当初也不过是为了争一口气,而她对他,从来,一直,都是认真的。

  看着翻看《孕妇注意事项》的裴佑,她的目光也满满都是爱情。

  不过,他什么时候陪自己去看二人转?

  文/苏苏

打赏
赞 (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