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入敌床送温暖

  我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妖女,生活过得有滋有味,直到我看上一个道貌岸然的美男子,把睡了他当成紧急任务,我的命运的轨迹就朝着无节操、无下限的方向一去不复返了……

  楔子

  无颜派自三百年前创立,一直都和青城派井水不犯河水,在江湖中也很有地位,但最近几年,我派的名声却像是走火入魔一样迅速地跌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我派祖师爷在创立这个派时希望弟子们能抛弃世俗的脸面,虚心求教、专心练武,所以取名为“无颜”,然而,不知何时,江湖人开始流传“无颜”就是不要脸。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派遂与各派进行了几番争斗。之后,我派的名声彻底臭了!

  我们拒绝皇上招安,被说成是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我们不参与江湖恩怨,被说成是冷血无情、独善其身,就连我拒绝老奶奶的碰瓷,都说我残忍毒辣、见死不救。

  若是苍天有眼,我真想冲向九重天问问,我无颜派,招谁惹谁了!

  一 敌人居然是美男

  十月十五的时候,青城派围剿了小雷锋,欲将无颜派一网打尽,可惜无颜派掌门人沈笑早就得到消息,提前搬走了,留下一座空城。

  青城派原以为扑了个空,却不想无颜派圣女居然在这个时候带着部下回了小雷锋,两队相遇,圣女被打得落花流水,被戏称为无颜派创立以来最缺心眼的圣女。

  在下不才,正是那个缺心眼的无颜派圣女。

  前几日我得到沈笑的手谕,命我在十五日上山参加他的终身大事,我还以为他这个万年单身狗终于有了归宿,现在看来,如果不是他想玩死我,就是派中出了叛徒。

  从小到大我第一次吃这种亏,若我能逃出生天,一定要把幕后的算计者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此时外面火光冲天、杀伐声不断,我最忠心的属下百里已经死了,眼看要完了,我赶紧换了一个死人的衣服,装成了青城派的人士。好在我素日以面纱遮面,此时面纱一除,任何人都认不出我。

  我趁乱混出了人群,在青城派无死角全方位的封闭之下,辛辛苦苦地找到了一个狗洞,显然他们认为作恶多端的我是不会钻狗洞的人,所以疏忽了。

  嗬,真是小瞧我了,大丈夫况且能屈能伸,我一个小女子钻个狗洞算什么。我跪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把洞刨深了点,正打算往外钻,耳边传来一阵流水的声音,我心尖一紧飞快地朝有声音的地方望了过去。

  月光之下,男子白衣墨发立在墙头撩起衣角,两手扶着两腿之间可疑的地方,似乎……正在小解。我脸色猛然一红,忍不住倒吸一口气,男子全身一僵,闪电般地整理好衣服,目光如刀地朝我看来,漆黑的瞳孔骤然一缩:“何人!”

  我半跪在地上,脑袋卡在狗洞口,男子俊美的面容让我脑中蓦然一空。娘呀,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简直就像是谪仙下凡。

  他如刀的目光落在我身上微敛,扬了扬眉梢,缓缓道:“我派的弟子?你在这里干什么?”

  声音轻柔,像是一片羽毛轻轻地撩拨着我的心弦,我几乎在一瞬间就决定,我要拿下这个男人!

  我随便钻个狗洞也能遇到他,这一定就是缘分!

  我不动声色地起身,偷偷将衣服的领口扯开了点,迅速露出一副惊慌失措的神情朝他冲了过去:“救我,我快被吓死了,呜呜。”

  男子用内力将我挡在几步之外,他双眸含着探究地看着我,唇边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缓缓道:“别怕,等回去找个大夫给你瞧瞧。”

  我被他的笑容迷得七荤八素,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忍不住脱口而出:“不用那么麻烦,你抱抱我、亲亲我就好了!”

  男子眸中闪过一丝惊讶,我赶紧闭上了嘴,真是美色太让人忘乎所以啊,我这么诚实,万一吓到小公子怎么办?我正想着怎么挽回一下自己的形象,就见面前的男子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忽然张开双臂,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微微一笑:“来吧。”

  ……来吧?

  来吧!

  我激动地抹了一把鼻血,不管不顾地扑了过去,眼看着就要搂上美男的腰,他突然将手臂翻转过来抓住我的双手,一用力就将我扔了出去。多亏了被赶来的人接住,我才没有摔成泥。

  我瞪大了眼睛看他,他却慢条斯理地理了理衣袖,淡定地看着众人,诚恳地道:“她的脑子吓坏了,需要人抱抱,你们好好抱抱她。”

  “……”我看着一群面色通红的少年,激动得眼睛都红了。

  这么阴险奸诈的美男,跟我简直就是绝配啊!

  二 我只想睡你

  作为众人口中的妖女,我一向不喜欢这些道貌岸然的正派人士,不过为了抱得美人归,我还是耐着性子撒了一堆谎,成功地留在了青城派。

  而我看上的那个男人,是青城派德高望重的师尊顾言,也是江湖第一美男。

  无颜派如今支离破碎,急需要人主持大局,我不能在男人身上耽误太多时间,于是为了提高效率,回到青城派的当天晚上,我就穿着单薄的纱衣躺在了顾言的床上,等他回房。

  一想到顾言看到如此妖娆的我忍不住这样那样,我就觉得时间过得非常慢,等得昏昏欲睡,直到月上柳梢,房门才吱呀一声被推开,顾言大步走了进来。

  我顿时精神振奋,单手支着头,扯开了半截被子,露出洁白的脖子,铆足了劲儿冲他抛媚眼。然而顾言居然像眼瞎了一样,径直走到了书案旁,捧起一卷书看了起来……

  我躺在你的床上,我穿成这样躺在你的床上!你去看书是什么意思?!

  从来没有被如此忽视的我被气得七窍生烟,干脆跑到他身边,一把夺过他的书扔到身后,揪住他的衣襟,恨恨地说道:“这么好的机会你居然看书,你是不是男人?”

  在我凶恶的眼神中,顾言上下看了我一眼,微微一笑,不咸不淡地说:“你这话……你胸这么平,难道就不是女人了?”

  平……平……平胸?!

  我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扶住桌沿,几番告诫自己要冷静,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强装温柔:“顾公子。”

  “爷爷。”

  嗯?

  屋内的烛光忽明忽暗,顾言抬了抬眼皮,手指轻轻地敲击桌面,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认真地道:“论辈分,如果你不想叫师尊,可以叫我爷爷。”

  “……”月黑风高,孤男寡女一室旖旎,彼此的关系居然是爷孙,简直太重口味了!

  我像是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表情瞬间僵硬,吓得退了一步,下意识地裹紧了被子,正欲说话,却见顾言微微偏开了头。他垂着眼睑,浓密的睫毛在脸上留下一片阴影,唇边勾起一抹忍俊不禁的微笑。

  美人如玉。

  我看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爷爷。”

  他眯着眼睛轻声应道:“嗯。”

  “孙女想上你!”我嗷呜一声,热情地扑了上去,长腿紧紧地缠在他的腰上,双手捧住他的脸就吻了下去,顾言猛地偏头,让我的吻落了个空,忽然连被子一起紧紧地拥住我,然后飞快地朝床奔去……

  我一直以为顾言是高冷、不近女色的人,万万没想到他热情起来简直……太让我激动了!

  我得意地扬起眉,正欲娇羞一下,身后却猛然传来炸裂的声音,我瞪大眼睛,只见白光闪过,书案被剑光劈成两半,一道黑影从窗口一跃而过。

  顾言猛然推开我,将我成抛物线地扔在了床上,我的额头狠狠地磕在床沿上,顿时头昏脑涨,隐隐有疼痛传来,我伸手抹了一下,满手是血。

  我还没来得及表示自己的震惊,顾言已经从窗口跃了出去,随后一块石头飞了进来,正好打中我的伤口,我成功地晕了过去。

  三 来一起研究研究春宫图

  再次醒来是在一个山洞中,我一睁眼就看到一张放大的脸,吓得我脸色惨白,差点犯了心肌梗塞。沈笑似笑非笑地捏住我的脸使劲儿搓,咬牙切齿道:“嗯?被男人迷得乐不思蜀了?还得我调虎离山找你?”

  我瞪大了眼睛,愣了一下才跳起来抓住他的耳朵转了一圈,恶狠狠地咆哮:“沈笑,你这个浑蛋居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沈笑疼得眼睛都冒出了泪花,赶紧求饶:“姑奶奶,骗你上山的真不是我,是派中出了奸细。”

  我的手一顿:“是谁?”

  沈笑表情一沉,垂下眼睑摇摇头,叹气道:“不知道,现在无颜派分崩离析,顾言更是始作俑者,你还是早点回来,和我一起报仇,安抚人心。”

  “不行。”我迅速反驳,看见沈笑皱起的眉头,我耐心地解释道,“在把顾言碎尸万段之前,我得先睡了他。”

  我的表情很认真,语气诚恳,沈笑震惊地看了我片刻,一副吞了苍蝇的样子,然后摸了摸我的额头:“你不是来真的吧?”

  当然是真的,我从小到大都被捧得高高的,第一次主动投怀送抱,居然被人嫌弃平胸,此仇不报,我无颜派圣女的颜面何存?至于睡了他之后的事情,我都已经想好了,青城派卑鄙无耻欺负我们,这次让我一包毒药送他们全上西天,重新树立起我无颜派的威望。

  和沈笑分手后,我去了趟集市买了些东西,才回了青城派找到了顾言。他正在案边,墨发松散地铺在脑后,半丝清冷,半丝妩媚,偏着头专注地作画。我几步凑上前瞟了几眼,不由得折服。

  长得这么好看,画也画得不错,我及时地拍马屁道:“没想到你的文采和脸搭配得这么协调,好得不可思议。”

  我以为我这个马屁拍得应当是相当到位的,委婉地赞扬了他的才貌,但是顾言不领情,他抬笔的手微微一顿,不浅不淡地对我说道:“所以,你别等我动手打你的时候,才知道我是文武双全的。”

  我:“……”

  嗬,让你张狂,一会儿可是会求本姑娘的!

  我倒了杯茶放在案上,不动声色地添了点东西,这才掏出怀中的画册,笑得一脸暧昧:“既然师尊这么有才华,我这里有些东西,不如你帮我点评点评?”

  顾言终于抬起了眼皮,诧异地看了我半晌:“你还识字?”

  我面无表情地指着自己:“……我哪里像个文盲了?”

  他的唇角微扬,眯着眼睛无比认真地看着我,缓缓道:“你昨天的表现,让我以为你不会写‘羞耻’这两个字。”

  ……这是拐着弯骂我不知羞耻啊,简直没有任何杀伤力啊,我就是被骂大的,还会怕这点小儿科?于是,我从善如流地忽略他的不满,十分自觉地搬了张凳子到他旁边,小心翼翼地翻开了画册,里面一男一女的动作活色生香,我只看了一眼,就有些心跳加速。

  说真的,我没有什么经验,这些东西都是第一次看,但是顾言面不改色,他仔细地翻了几页,眯着眼摇头:“这画得不好。”

  ……他一脸“我很有经验”的样子震慑到我了,难道这个人表面上一副禁欲的样子,骨子里却无比的风流?真是个奇怪的人。我有些好奇地凑过去:“哪里不好?”

  顾言全方位地给我指出了这本画册的不足,包括一些姿势的难易程度,他温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耳边,说得我脸色通红、口干舌燥,下意识地拿起一旁的茶水灌进了嘴里。

  顾言语气一顿,目光在我脸上绕了一圈,眼神异常扑朔迷离:“你喝的那杯茶……”

  “那杯茶怎么了?那杯茶……”我话说了一半,顿时脸色一变,吓得从椅子上掉了下去。

  那杯茶里面放了春药啊!不说不觉得,一说我顿时觉得浑身燥热,血液齐齐涌上心头,控制不住地低吟了一声,死死地咬住唇。顾言俯身靠近我,墨发如瀑从背后流泻到我的耳边,扑哧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眯着眼睛伸手戳了戳我的脸:“你怎么这么蠢?”

  他的眼睛亮得像天上的星光,我忍住心里的不满,眼神迷离:“你是怎么知道我下药的?”

  顾言微凉的手指滑过我的脸颊,使得我全身颤抖,他唇角一弯,眉眼中满是笑意,轻描淡写地道:“大概那种药,是我研究出来的吧。”

  我:“……”

  作为一个名门正派的师尊,你怎么对春宫图和春药这么精通?你怎么好意思说药是自己研究出来的?脸呢?!名门正派的人果然都是伪君子!

  我在心中咆哮,神智却逐渐不清,浑身燥热得像是要把我燃烧了,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控制不住地扑向顾言,被他推开,我再扑,他再推开我。从始至终顾言就稳稳地坐在那里,眉眼含笑地看着我像飞蛾扑火一样。

  最后像是玩够了,他才收起了笑意,挽起袖子一把拎起我走出门。来到浴池边后,他松手将我丢了进去……

  四 你的脸真红

  江湖上都道我们无颜派的人心狠手辣、杀人不见血,但事实上,我们无颜派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德。江湖小报上的一半好事都是我们做的,就因为我们低调,江湖中人就使劲儿挤兑我们,简直就像瞎了眼。

  我中了风寒,高烧不退,只好躺在床上,突然觉得饿得胃疼,正打算下床去找点吃的,门被推开了。

  顾言端着一碗粥走进来,瞧见我,微微一笑地说:“醒了?”

  经过这几件事情,我觉得我和顾言简直就是八字不合,如果相处下去,我肯定活不长。猛然瞧见他,我的面色一变,急忙抱着被子缩到墙角,嗓音沙哑:“你你你……你别过来。”

  “我不过去,你怎么喝粥?”他说着几步上前,将手搭在我的额头片刻,我病得严重,正是虚弱的时候,躲了几下没有躲过去,就见他舀了一口粥慢条斯理地吹凉,才举到我唇边,脸上憋着笑意:“吃吧。”

  我这个人一向记吃不记打,顿时被他的美色诱惑着张开了嘴,没想到入口的粥格外好吃,我迫不及待地张开嘴,他又送了一口给我,这种被人照顾的感觉让我心中熨烫,忍不住闭上眼。

  没想到,我刚闭上眼,吃着吃着粥居然变成了药,苦味让我全身一颤,俯身想吐,一只手比我更快地合住我的下巴,然后一抬,药汁就这么被我咽下去了。

  竟然又暗算我,我看着顾言清俊的脸上带着笑意,心中的委屈抑制不住地涌上来,鼻子一酸就流出了眼泪:“顾言……你……”

  顾言端着碗药诧异地看着我,语气有些焦急地解释:“你病了,得喝药。”

  既然已经流了眼泪,我干脆破罐子破摔地闭上眼号叫了起来:“我不喝,你这个大骗子,我就是病死也不喝你的药!你走开。”

  顾言眉头微蹙,无奈地道:“我什么时候骗你了,春药是你自己下的,茶也是你自己喝的,听话,好好喝药。”

  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不喝不喝就不喝!”

  顾言也许是没有遇到过我这种哭得这么恐怖的女人,一时间没了声音,沉默了半晌,他伸手揉了揉眉心道:“你要怎么样才喝?”

  我抹了把眼泪,毫不犹豫地说出自己的想法:“你亲我一下。”

  顾言眸中的神色瞬息万变,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我:“你不觉得自己过分了?”

  “不觉得啊。”我暧昧地笑笑,娇滴滴地抛了个媚眼,“难道你是想直接入洞房?”

  顾言漆黑的双眸落在我身上许久,耳朵慢慢地变红了。他眼睛微眯,面上却是气定神闲,在我炙热的眼神中微微一笑:“长得这么丑,你是在做梦吗?”

  我:“……”

  之前说我平胸,现在居然还敢说我丑,我气得浑身颤抖,正打算反驳,门外忽然传来声音,我撇了撇嘴,绕过顾言朝门口望去,一个黑衣男恭敬地站在门口,我顿时面色一白,吓得从床上滚了下去。

  “你你你……无颜派的左护法,你不是死了吗?”我震惊了,大白天见鬼了啊!百里,我最听话的属下,他不是死在青城派的手里了吗?

  之前我一直是蒙着面的,百里并没有认出我,他看了一眼没有异色的顾言,这才笑着缓缓道:“我之前确实在无颜派当卧底,诈死后回到了青城派。”

  诈死?我坐在地上,只觉得地板的冰凉缓缓地蔓延到了心里,出卖五十多个出生入死的兄弟,他竟然还笑得出来。铺天盖地的怒火烧光了我的理智,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扯了扯嘴角:“那可真是立下了大功。”

  我不动声色地将内力聚集在手掌中,趁百里不注意,正准备动手,一只大手轻轻地握住了我的手,顾言眸色微暗:“不起来是觉得地上更凉快?”

  我:“……”

  地上的凉能比得上我心里的凉吗?!

  聚集的内力就这么被他轻易地挡回了体内,我只觉得喉咙中猛然涌上一股咸腥,顾不得多说,我甩开他的手,从一旁拔出我的剑,再次向百里袭去。浓烈的杀气让周围的气氛都变得炙热,我招招致命,却招招都被顾言挡了下来,剑气不仅没有碰到百里半分,还把我的手臂伤了一道口子。

  “你疯了?”顾言漆黑的眸中仿佛有乌云在翻滚,他单手夺走我的剑,扣住我的手腕,让我半分都动不得。他的脸色很难看,手指微微颤抖着抚上我的手臂,抿着唇角,撕了袖子给我绑住伤口。

  手臂上的疼让我咧了咧嘴,我忽然觉得眼前的顾言真是太讨厌了,不喜欢我就算了,羞辱我也算了,居然还阻挠我报仇,简直不能忍!

  一股无法控制的怒火往我头顶蹿去,我恶狠狠地看着挡在百里面前的男人:“顾言,你别以为我是好欺负的!”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他扑了过去,顾言眉梢一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我压在了身下,我飞快地张嘴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唔……”顾言所有的反抗忽然化作云烟,嗓音中发出一声暧昧不明的声音,我一抬头就愣住了,只见男子眸色微深、发丝微乱、脸色通红,一只手死死地捏住床单一角。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我诧异,难道是我咬得太重了?顾言漆黑的双眸骤然一缩,张了张口正准备说话,一旁的百里朝外跑,幽幽地道:“你咬到他的敏感区了……”

  百里的话音一落,顾言就迅速地翻身而起,从窗口落荒而逃,我心跳加速,控制不住地咧开了嘴,觉得世界都冒起了粉红泡泡,半晌后笑容倏然凝在了嘴角。

  顾言的敏感区,为什么百里会知道?!

  五 色字头上一把刀

  晚上,我给沈笑飞鸽传书,一是交代了百里是无颜派的叛徒,二是表示了自己要留在青城派报这背叛之仇。

  沈笑给我的回复很快:见色忘义。

  我:“……”

  不愧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沈笑果然是了解我的,我留下来不止要报仇,更重要的是,我堂堂无颜派圣女,喜欢的男人不喜欢我没关系,但若是他喜欢的是男人,我就有必要考虑一下阉了这对贱人。

  经过我几日来的暗中观察,顾言对百里温柔体贴、照顾周到,见了我却耳边微红,扭头就走,说他俩没有一腿,我都不相信!怪不得我处处勾引、处处碰壁,我以为我败给了平胸,其实,我是败给了性别。

  所谓书中自有黄金屋,我在集市绕了一大圈,搜刮了一堆《那些不为人知的禁忌之恋》《悲惨的基之恋》等等的书,才飞奔着跑去找顾言,刚走到门口,就听见百里的声音:“那位姑娘,叫作姜离?”

  我脚步一个踉跄,脸色突然变得惨白。

  江湖上都叫我妖女,很少有人知道我的名字,所以我来青城派的时候就没有改名。但百里知道啊,只要两人对一下当日的情况,很容易就能猜出我的身份。

  果然色字头上一把刀,事到如今,我还是先一步溜掉比较好。我正打算转身离去,背后就响起空气被撕裂的声音,百里冷声喝道:“谁?”

  暗器如风,毫无防备的我只能狼狈地躲过,还未起身便有森寒的剑光迎面而来,我飞快地抬起胳膊,打算硬生生地挡住,忽然一只手从侧面伸来紧紧地握住刀刃,鲜血顿时喷涌而出,滴落在我的脸上。

  “顾言!”我心跳停了一拍,惊呼道。

  百里面上一怔,慌张地收剑:“你干什么?这个女人你也猜到是谁了,她不死的话,会坏事的。”

  顾言神色清冷,抬起袖子轻轻擦掉我脸上的血污,淡淡道:“你先走,我自会处理。”

  说完,他静静地挡在我的前面,百里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转身走了。

  事不宜迟,我脚步生风地扭头就跑,顾言一闪,反手就要抓我的肩膀,我岂能让他得逞,一个完美的回旋踢让他退了几步。

  “顾言,我保证不把你的秘密说出去,请手下留情。”我的武功是沈笑一手教的,沈笑都打不过的人,我只能认怂,面上露出一丝讨好的笑。

  顾言诧异地挑眉:“什么秘密?”

  到这个时候还装蒜,我不言语,只将怀中的书丢过去一本,顾言干脆利落地接住,手一顿,猛然抬头看我,眼中雪亮的光吓得我倒退一步,但脸上还是十分淡定:“你也不想今后江湖上传风华绝代的顾言是断袖吧。”

  我说着,心中蓦然一酸,喉咙中有些哽咽:“我就想好好地跟你谈感情,何必赶尽杀绝?大不了今后……”

  我还没说完,他就打断我,狭长的双眸中含着淡淡的笑意:“你跟我谈的不是感情,是色情。”

  我:“……”

  我被噎了一下,顾言却将手中的书丢在一边,神色极其认真地看着我:“到底哪里让你误会我喜欢男人了?”

  “百里知道你的敏感点,你们难道没有……”

  顾言一副不忍再听下去的样子,他深吸一口气打断我:“我当时的反应,是个男人都能看出来,你年轻不太懂。”他顿了顿,眸中溢上了柔情,缓缓道,“人要有想象力,万一我喜欢的是你呢?”

  以前我就想过,我一定要让顾言爱上我,让他离不开我,然后再告诉他我是无颜派的妖女,我要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才对得起我的委曲求全。

  但此时男子的语气轻柔如风,直直地吹进我的心里,全部的血液瞬间涌入脑中,我心跳加速、脸颊通红,手足无措地看着月光下俊美无双的男子,情不自禁地问道:“你喜欢我?”

  顾言招手:“过来。”

  我快步上前,只见他微微俯身,将唇缓缓地朝我靠近,我心跳得飞快,羞涩地贴了上去,却在两唇即将触碰的时候,顾言以手为刀劈在我的脑后。我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浑蛋顾言,居然使用美人计!

  六 再长的路也比不上你们的套路

  我再次醒来,居然是在青楼,顾言这个浑蛋把我卖给了青楼?我脸色惨白地往外跑,却被一群和尚拦在了门口,老鸨笑眯眯地走出来:“姑娘,师尊把你交给了我,我就不可能放你走的。”

  我的目光扫了一圈,强装镇定:“能请动十八罗汉,莫非你们的老板是顾言?”

  老鸨微微点头,朝我抛了个媚眼:“偷偷告诉你,我们都是青城派的女弟子哟……”

  我:“……”

  怪不得青城派里只有男弟子,原来女弟子全部在这里,我抬头看了一眼“烟柳巷”这个门匾,感觉受到了深深的伤害。

  顾言这厮到底是个什么人物,堂堂的名门正派之人、一代宗师,竟然是个青楼的幕后老板!还组团开青楼,他很缺钱吗?和他比起来,我们无颜派简直就是圣母派啊!

  出不了青楼的门,我被安排在了雅间。青楼一到晚上就格外热闹,我闲得没事干只好边嗑瓜子边和十八个和尚聊天。

  “你们喜欢屁股大的还是胸大的?”

  “哎哟,你们看那位兄台的手都伸进美女的衣服里了!”

  “诶?那个男人为了女人打起来了。”

  楼下一个锦衣青年拍着腰间的钱袋,趾高气扬:“今天见不到素锦,我就砸了你的店。”

  许是男子身份尊贵,老鸨语气惶恐,眼中有些畏惧:“素锦今天身子不舒服,我们这里还有其他美人,包您满意。”

  男人更加气恼,转身踢翻了一张桌子:“要不是今天青城派举行杀魔大会,我的娘子跑去看热闹,我哪有时间来你们这里,快把素锦叫出来。”

  我嗑瓜子的手一抖,脸上血色消失,眼睛瞟了一眼身后闭目养神的十八罗汉,不动声色地从怀中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火折子,悄悄地丢了下去,很快就将一旁的纱幔烧了起来。

  青楼里瞬间惊慌一片,逼得十八罗汉迫不得已出手,我趁乱飞快地走了。

  放火是我早就想好的计划,却没想到这么快就得到实施了,若我猜得不错,此次的杀魔大会多半是沈笑被抓了。果不其然,等我到了的时候,一眼就看到狼狈的沈笑。

  他的双肩被铁链穿透,鲜血染红了他的黑衣,面色惨白、奄奄一息地被绑在柱子上。我站在人群中,几乎被他下一秒就会死的样子吓得心肌梗塞。

  顾言立在人群中,白衣飘扬仿若谪仙,提着剑一步一步地朝沈笑走过去,我几乎是半点也忍不住,拔了我身边人的剑就飞奔着冲上去:“顾言,住手。”

  我翻手挑开他的剑,单手抱住沈笑,面色惨白:“沈笑,你怎么样了?”

  沈笑似乎已经准备赴死,听见我的声音陡然睁开了眼,震惊:“谁让你来的?”

  我:“……”为什么我觉得他好像很不愿意看到我。

  我定了定心神,无言地握了握他的手,转身认真地看向顾言。他负手而立,白衣墨发绝代风华,我的鼻子陡然一酸,强装镇定:“顾言,放我们走。”

  顾言的唇边早已不见了笑意,他的眸中似有刀光剑影暗潮汹涌,却又缓缓归于沉寂,嘴边似乎弯起一抹自嘲的笑意,淡淡道:“回答我,你留在我身边干什么?”

  “……睡你。”

  “为什么要睡我?”

  “因为你长得好。”我认真地看着他说谎,心中仿佛有刀轻轻划开一道口子,疼痛沿着血脉一寸一寸地蔓延,我真的很喜欢他,但正邪不两立,我和顾言最终总会站在对立面,就像现在一样。

  “嗬。”顾言的脸色慢慢变得苍白,眸光变得锐利,他手中的剑猛然挥了出去,贴着我的发丝斩断了穿透沈笑肩膀的铁链,他望了我许久,才轻声道:“你走吧。”

  人群中爆发了一阵又一阵的不满,我心中蓦然一痛,正欲解释点什么,沈笑突然跳了起来,语气焦急:“顾言,你这个人怎么能半途而废,快杀了我,不要留情。”

  我:“……”

  我的表情像吞了一坨狗屎,他却急着投胎一样地推开我:“快杀了我,你不杀我,阿离怎么办?”

  眼看他越说越起劲,我手起手落把他敲晕,深深地望了一眼顾言,背上沈笑跃了出去。

  沈笑受的伤看起来重,其实只是皮肉伤,仅仅一天他就睁开眼,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姜离,我打死你这个龟孙儿。”

  我面无表情地指着自己憔悴的脸:“我为了救你,跟我最爱的男人决裂了,你要打死我?”

  沈笑恶狠狠地瞪着我,一巴掌拍在我的脑袋上,恨铁不成钢地咬牙:“你知道什么?”

  原来近年来无颜派的风头日渐壮大,朝廷几次招安遭拒绝,早已惹怒了皇上。为了平衡国家,皇上派了禁卫军的首领百里接近无颜派,任务就是联合青城派剿灭无颜派,而青城派作为名门正派之首,怕皇上挑起战争,牵连无辜的百姓,就假意和朝廷合作,却早在三年前就和沈笑私下有来往。

  “我将无颜派的名声弄得奇臭无比,就是给顾言围攻的理由,到时候假装无颜派惨败,苟延残喘,皇上也就放心了。但是我们万万没想到,皇上要的是两派覆灭。青云派围攻之时,百里在小雷锋埋下了万吨炸药,我提前得到消息匆匆撤退,炸药才没有被引爆。”

  顾言抓住沈笑是想让沈笑假死,包括透露给百里我的身份,也是为了今后作打算。他杀了沈笑,作为无颜派圣女的我自然会报仇,等顾言也一同假死之后,江湖群龙无首,想必到那时皇上也该放心了。

  “只是没有想到,顾言没有看好你,居然让你溜了出来。我们几年来的计划全盘皆输,顾言也被你伤了心,怕是要采取第二套计划了。”

  我听得目瞪口呆:“第二套计划是什么?”

  “顾言娶公主,让皇帝的安心。”

  七 长这么丑,就不要哭了

  顾言要娶公主这件事情很快传遍了江湖,我丢下沈笑急冲冲地跑去了青城派,却一直被守门人拦在门口,偶尔见到顾言也被他左一句“走开”右一句“滚”弄得很尴尬。好在我脸皮厚,尽管这样,我还是锲而不舍地蹲在大门口。

  这日天气晴朗,顾言一袭白衣飘出,我讨好地凑上去,却见他眼睛冒光地从我身边绕了过去,脸上带着灿烂的笑意,朝着门口的马车奔了过去,一个鹅黄衣裙的貌美姑娘被众人环绕着走了出来。

  “夫人啊,你可来了!”

  我噗地差点吐血,面前这个一脸诌媚、点头哈腰的人真是顾言?不仅是我,周围一群人都惊掉了下巴,偏偏顾言还一个劲儿地往上贴。

  公主惊吓得退了一步,一旁的宫女脸上充满鄙夷,语气嫌弃:“谁是你的夫人?在公主面前放尊重点。”

  顾言唇边的笑意一缓,冷冷地瞪了一眼宫女,忽然抬手,一枚暗器从他的袖中飞出,然后头顶有鸽子惨叫一声掉在公主的脚边,鲜血飞溅到她的鞋面上,公主吓得脸色惨白,差点昏过去,宫女也不敢再多说话了。

  我瞪大了眼睛,只见顾言甩了甩袖子,淡淡地道:“我脾气不太好,公主不要介意,午饭已经准备好,请公主随我进去。”

  公主哪还敢说“不”,在宫女的搀扶下哆哆嗦嗦地走了进去,我上前一把拉住顾言的袖子:“你在搞什么鬼?”

  顾言的眸光落在我的手上,缓缓地抽出自己的袖子,对着我轻轻一笑:“你管得着吗?”说完,他就拂袖走了进去,我瞪大了眼睛,只觉得心中有一股酸劲冒了出来,赌气地跟在了后面。

  顾言带着公主一路到了大堂,公主却在大堂门口踉跄了一下,面色越发惨白,我好奇地挤过去,只见大堂中站着一排衣着暴露的美女,青楼的老鸨赫然也在其中。顾言得意地抬起下巴,颇有些风流少年的样子:“这些都是我产业下的姑娘,也是我的姬妾。”

  姑娘们齐齐弯腰:“妹妹们见过姐姐。”

  公主一副要晕倒的样子,声音颤抖:“你的产业是什么?”

  “青楼。”

  公主哇的一声哭着跑了,顾言神色淡然,我却瞬间明白了过来,顾言这是不想娶公主,他是故意抹黑自己。我的心中升起一丝希望,正打算扑过去拥抱他,周围却涌上来一群军队。

  百里站在人群中,冷冷一笑:“顾言,皇上给你面子让你娶公主,你不要不识好歹。”

  嗬,这是给面子?这根本就是压迫!我气冲冲地挽起袖子,手却被一只微凉的手握住,顾言唇边含着淡淡的笑意:“姜离,我最后问你一句,你为何留在我身边?”

  为什么?如果说一开始我只是想调戏顾言,那么现在,我大约是真的喜欢他了。

  他的表情太过认真,让我喉咙一紧,一股不祥的预感跃上心尖。我紧张地抓住他的袖子,脱口而出:“我大概是喜欢上你了。”

  顾言慢慢地一笑,伸手抚上我的脸庞,轻声道:“那我什么都没有了,你会不会抛弃我?”

  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他像是要抛弃一切的样子,让我害怕,我紧紧地握住他的手,唇边的笑意猛然消失:“我不会抛弃你的。”

  我的话音刚落,顾言忽然抬起左手压住右手的脉搏,我终于明白他要做什么了,刚一动就被他点了穴道,我双眼赤红:“顾言,不要,你会废了的!”

  他的手用力一压命脉,猛然俯身吐了口血,微微一笑:“没事,一点都不疼。”他的手指点在自己的额头上,身子一歪吐出一口血,轻声道,“别哭,我不疼。”

  他想废了自己的武功,数十年苦练毁于一旦,我无法想象这种苦痛,耳边传来青城派弟子的呼喊,我什么都听不见,泪水模糊了视线:“顾言,顾言,你别这样。”我反反复复地说着这一句话,什么都做不了,心中像是被千刀刺伤。

  顾言靠在我的肩头,声音虚弱:“百里,你的主子想要一个能够统领江湖的驸马,如今我成了废人一个,能不能让我的姑娘把我抱回去。”

  我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了起来,顾言捧住我的脸,温热的唇轻轻地落在我的脸颊上,轻笑着说道:“长得这么丑,就不要哭了。”

  尾声

  江湖上最近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无颜派掌门人沈笑辞去教主之位,浪迹天涯,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二是赫赫有名的才俊顾言自甘堕落地和妖女勾搭在一起,后又自废武功,成了废人一个,皇上下旨解除了他和公主的婚约,顾言一时之间成了江湖的笑话。

  从此以后,江湖再也没有青城顾言和妖女姜离,有的是青楼的老板顾言和青楼的老鸨姜离。

  之所以从事这个行业,是因为顾言十分认真地跟我说:“我从小的愿望就是让全国各地都有青楼。”

  所以,我一直怀疑,我所认识的这个风华绝代的男子,是个假的吧。

  文/六笔小生

打赏
赞 (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