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鲢”幽梦

  余小蛮很郁闷,别的妖精或魅惑或伶俐,再不济好歹也法力无边。可她竟然是一条胖头鱼精,除了有一张圆圆的大脸,就没任何优势了……看来要拿下秦之禾,是要打一场硬仗!

  楔子

  当那把刀被高高举起的时候,余小蛮不自觉地抖了三抖。不知为何,身旁的水突然变成了红色,她扯着脖子却始终转不过脑袋来,眼看着刀就要砍到她的脑袋,一双手飞快地搂过她的腰,把她轻轻地扔回了水池里……

  (一)花鲢竟成打工妹

  在余小蛮的自我认知里,她是一条花鲢,可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直挺挺地躺在了一个满目浅蓝色的世界里,更要命的是,她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妹子。难道她重生变成人了?不对啊,她记得自己没死啊!

  “你醒了?”一个低沉的男声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秦之禾走过来,扶着她坐起来,说道,“你没事吧?这里是我朋友韩瑞的私人诊所。”

  这男人……不就是把她从刽子手底下救出来的那双手的主人吗!

  虽然自己是个小妖精,但也是个有节操的小妖精,再加上这男人长得真不赖,用以身相许来报救命之恩什么的再合适不过了!

  “当然没事了!”余小蛮瞬间露出可爱的笑容,试探着问道,“我怎么会在这儿?”

  “难道你今天忙成傻子了?”秦之禾习惯性地伸手理了理头发,抱着胳膊退后一步看着她,说道,“今天餐厅有很多预约,你一直在厨房做料理,或许太累了吧,突然晕了过去。”

  看样子她确实进入了某个妹子的身体,余小蛮低下头甩了甩胳膊,东看西看,那……那个妹子的魂魄去哪儿了?

  “走了,还在想什么。”经过一系列检查,余小蛮的身体毫无异常,只是非常虚弱,只要好好休养便可以了。秦之禾拍了拍她的脑袋,示意她跟上,然后把她塞进车里带回餐厅。一路上,从他的口中得知,她已经在这家餐厅工作四年了。

  回到餐厅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餐厅早已经打烊了,两人从黑漆漆的后院走进去,秦之禾把她带进一间屋子里摁在床上,又从柜子里翻出一床崭新的被子扔给她,说道:“天气转凉了,多盖一点。”

  余小蛮抱着被子点点头,闻到被子上阳光的味道,心里头亦感觉暖暖的。

  在工作了几天以后,余小蛮发现自己对料理一窍不通,甚至连最基本的切菜都做不好。她只好谎称自己大病未愈,生怕被人看出破绽。而秦之禾既是厨师,又是餐厅的老板,同时也是每个女员工意淫的对象。

  女员工A:“主厨他工作时穿着白色制服,真的好像白马王子啊!”

  女员工B:“那天你看见没?下班后,主厨穿着一件黑色衬衫,超有禁欲气息呢!”

  女员工C:“真的好想扑上去把主厨‘吃掉’哟!”

  正蹲在一旁默默地剥蒜的余小蛮从一群满面桃红的女人中抬起头,迟疑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主厨他……没有女朋友吗?”许是因为秦之禾救过她,余小蛮心里对他总有一种莫名的好感,对于他的话题总是特别关注。

  “好像……听说是有个前女友。”女人们露出满脸“哎哟,死相”的表情,握拳轻轻地捶在余小蛮的胸口,羞涩地压低了声音,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四年前主厨突然换了餐厅里所有的员工,具体的原因却谁也不知道!但咱们来了以后,见主厨和哪个女人亲近过吗?这机会面前,人人平等嘛,哈哈哈……”

  那倒也是。秦之禾这棵上好的“白菜”,谁看了都会想要拱一拱嘛!

  可是,四年前餐厅里的员工大换血,又是为什么呢?

  (二)黄芪炖鸡销魂夜

  晚上洗了澡,余小蛮拿出一张有紧致瘦脸功效的面膜贴上。她看着镜子里自己圆圆的脸,有些懊恼,一定是自己的脸太大了,不然,秦之禾为什么总喜欢捏她的脸!可她是一条胖头鱼呀,“天生丽质”的,能怪谁呢……

  想到这里,余小蛮拍了拍脑袋,最近居然把重要的事儿给忘了!她关了屋子里所有的灯,坐在床上环顾四周–原来那个妹子的魂魄还在这屋子里吗?

  正想着,外头传来异响。

  余小蛮心头一惊,有些发毛,猫着腰蹑手蹑脚地开了门。

  声音是从厨房里传来的,余小蛮轻轻地走过去,在看见秦之禾的瞬间,终于松了口气。只见他正往锅里放着什么,背影挺拔而修长,手里的动作熟练而一丝不苟–认真工作的男人真的好帅啊!

  余小蛮在心里默默地想着,玩心大起,踮着脚尖走过去,伸出一根手指,猛地戳了戳他的腰。

  “啊–”秦之禾跳开一步,回过头来看见她,一个哆嗦,手里的汤勺掉在了地上。

  待回过神来,他咳嗽一声,有些尴尬地理了理衣裳,上前捏住余小蛮的脸,说道:“大晚上的,你干吗惨白着一张脸装神弄鬼的。”

  余小蛮笑得面膜都掉在了地上,又戳了戳他的胸口,仰着头问道:“主厨,看你人高马大的,难道还怕鬼呀?”

  秦之禾微微红了脸,转过头闷哼一声不理她,一声不吭地把汤勺拾了起来。

  余小蛮凑上去一瞧,只见锅里正炖着一只鸡,上面浮着一些黄芪,香气幽幽地逸出来,让人胃口大开。

  “今天下午就见你在炖了。”余小蛮偷偷地咽下口水,眼睛直直地盯着锅,说道,“这是给哪位贵宾做的菜呀?”哪个级别的贵宾能让秦大厨在休息的时间还亲自下厨呀!

  “贵宾?还不是韩瑞说你身子虚,要多补补。”秦之禾盛了一碗鸡汤小心翼翼地吹了吹递给她,似乎红了脸。

  他小声道:“等下把鸡肉也吃完……我特地放了黄芪和党参,给你补补身子。”

  余小蛮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心里涌起一股暖流,嘴角不自觉地弯了起来。主厨这个傲娇货,其实还挺会关心人的嘛。

  难道……余小蛮突然想起同事们下午说的话,抬起头来看他,难道他一直不交女朋友是因为暗恋自己的员工?

  想到这里,余小蛮瞬间有些食不知味,然后看向秦之禾。他似乎心情很好,轻轻哼着歌。

  “吃人家的嘴软这个道理,我想你应该懂吧?”收拾完料理台的秦之禾突然转过身来,指了指炖锅,微微一笑,说道,“明天虽然是公休日,但你收拾下刀具,陪我去录制个节目。”

  什么!?秦大厨,你竟然如此狡猾!

  见余小蛮不回答,秦之禾以为她不肯,走过来捏了捏她的脸,说道:“你没发现你的厨艺退步了吗?应该更加勤奋地练习才行!”

  “嗯……”余小蛮不知为何心情有些低落,看来,秦大厨和原本这身体的主人好像很亲近的样子。

  (三)两妖相杀

  第二天天刚亮,两人便出发前往目的地。那是一处背靠大山的水上公园。

  秦之禾作为特约嘉宾为明星们烹饪美食,大家对他做的菜皆是赞不绝口。余小蛮站在一旁,想起昨晚秦之禾做的黄芪炖鸡,默默地舔了舔嘴唇。

  拍摄结束时,节目嘉宾中几个十八线的小嫩模走到了秦之禾的身边,由于之前参加了水里的游戏,个个浑身湿透,T恤紧紧地包裹住玲珑的身段,十分诱人。她们纷纷拿出手机想要秦之禾的微信号,若隐若现的胸部不经意间擦过他的手。

  秦之禾微微退后一步,礼貌地拒绝了,指了指不远处的余小蛮,说道:“她是我的助理,你们有事可以和她联系。”

  说完,他便离开了节目组,带着余小蛮一路开到了公园后头的山上。这荒郊野外的,他是要干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吗?

  “你……要干吗?”余小蛮看着他从后备厢里拿出锄头和塑封袋,“你这是杀了人要埋尸?”

  闻言,秦之禾微微一愣,忍不住笑了起来,拍了拍她的脑袋,说道:“我是带你去山上挖些药材,好多可以放到锅里和食物一起炖呢。”

  余小蛮默默地跟在秦之禾的后面,看着他的背影,似乎爬山也变得有趣起来。

  “这是鱼腥草,”秦之禾转过身把一些黄绿色的叶子递给她,说道,“你搓一搓闻闻看,有股类似鱼腥的味道。”

  鱼腥草……余小蛮接过来闻了闻,又低头嗅了嗅自己的衣裳,难道她身上就是这种味道?

  “这是……嘶–”似是被什么扎到了手,秦之禾微微皱了皱眉。

  余小蛮赶紧凑上去,只见他的手指似乎被草药的倒刺划伤了,血水不停地冒出来。来不及细想,余小蛮条件反射地张开嘴把他的手指含进了嘴里,微微的铁锈气息在嘴里晕染开来。

  秦之禾只觉得手指一热,脑袋跟着嗡地响起一声,似乎有一堆干柴在脑子里噼里啪啦地燃烧。热气顺着手指冲进了心里。

  感受到他微微的颤抖,余小蛮才反应过来,飞快地张开嘴抬起头来看他,只见他整个人像是一只煮熟的大螃蟹,红通通的。

  “哈哈哈–我……我们快回去吧……”余小蛮干笑了两声,转身往山下跑,可没跑两步就感到腿上被什么东西猛地咬了一下。她低下头,只见一条小蛇从她腿边滑过,凉凉的触感扫过她的脚踝。而她的小腿上留下了两个深深的牙印。

  “主厨……救我–”余小蛮感到自己的小腿瞬间变得麻木,动弹不得,她转过身哭丧着一张脸,喊道,“我好像被白素贞咬了……”

  同样是妖精,何必互相残杀啊。

  余小蛮刚想说什么,却发现整个人都变得迟钝起来,半边身子像是被困住了。随后,她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幸好秦之禾反应迅速,用手上的小锄头把蛇打死后装起来,飞快地抱起余小蛮往山下跑去。

  余小蛮很快便出现了严重的中毒现象,手脚冰凉、脸色铁青,赶到医院的时候,甚至还出现了呕吐现象。

  “有人被毒蛇咬伤了!”顾不得衣服被弄脏,秦之禾抱着她在急诊室里横冲直撞,心怦怦直跳,看着她不停抽搐的模样,像是有一颗颗钉子扎到了心上。

  (四)奇怪的梦境

  难道她死了吗?她不是一条胖头鱼精吗?

  余小蛮的眼前是一片白光,雾蒙蒙的。她伸出手想要拨开云雾,却始终看不真切,似乎有一个男人,双手环抱着她的身子,随后拿出一把刀,狠狠地割向了自己的手掌,鲜血瞬间喷了出来,溅在墙壁上,变成妖艳的鲜花……

  余小蛮猛地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白色。

  她眯了眯眼,看见窗子外头竟是一片黑暗了。她慢慢地转过头,看见秦之禾正趴在她的床边,一只手握住她的手。她微微一动,他便醒了过来。

  “小蛮,你没事吧?”秦之禾眼中满是血丝,把她扶起来,起身倒了杯水,小口小口地喂她喝。

  “我的腿还在吗?”小蛮有些着急地去掀被子,“不会被截肢了吧?”她可不要做没有尾巴的胖头鱼……

  “胡思乱想什么。”秦之禾捏了捏她的脸,有些心疼,说道,“幸好我把蛇打死了带来医院,医生已经用血清帮你解毒了,现在已经没事了。”

  余小蛮点了点头,心里有些难过。看他那么紧张的样子,他一定是喜欢这个妹子没错了。她是不是应该把这个身体还给她呢?可她要怎么做呢?

  况且……她突然觉得很舍不得,虽然知道这样不太好,可她很想待在秦之禾身边。

  余小蛮抬起头凝视着秦之禾,良久突然想起了什么,拉过他的手,仔仔细细地看着。

  可眼前的情景却吓得她打了一个哆嗦。

  只见秦之禾右手的掌心有一道深深的疤痕,贯穿整个手掌,像蜈蚣一般,丑陋而扭曲。难道,刚才梦里自残的那个男人是秦之禾?可这情景她怎么会看到呢?

  秦之禾有些不自然地缩回手,看着发愣的余小蛮有些无措,他迟疑地问道:“小蛮,你怎么了?”

  “呜呜–”余小蛮只觉得脑子里闪过一道惊雷,像是要把脑袋劈成两瓣。

  她抱着脑袋缩回被子里,呜咽道:“我……我头疼……”

  看着小蛮抱着脑袋在床上抽搐,秦之禾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隔着被子抱住她的身子,却清晰地感觉到她的战栗。秦之禾赶紧叫来医生,给她注射了镇定剂后,她才睡了过去。

  看着她挣扎过后满头的虚汗,秦之禾有些心疼,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额头。

  余小蛮睡得并不踏实。她的眼前出现了一男一女,男的像是秦之禾,而那个女的似乎被雾气蒙了脸,她怎么也看不真切。

  他们一起学习厨艺,一起练习刀功,手上被刀背磨出了厚厚的茧子,他们却甘之如饴,发誓要一起成为中国最有名的厨师。

  他们一起磨花椒粉,呛人的味道弄得他们直打喷嚏,眼泪鼻涕也流了一大把。他们却笑得合不拢嘴。

  他们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开了第一间餐厅,努力赚钱,然后继续学习厨艺,参加各种料理比赛,每天省吃俭用,住最廉价的出租房,只为能实现最初的成为名厨的梦想。

  这都是最美好的回忆。

  泪水却不知不觉地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余小蛮不安地翻来覆去,却像被梦魇缠住了,怎么也醒不过来,胸口有一股气,上不来又下不去。

  (五)记忆的堆叠

  凭着记忆,余小蛮找到了韩瑞的私人诊所。

  见到她,韩瑞有些吃惊,随后便换上职业的笑容,说道:“听说前段日子你住院了,现在身体都恢复了吗?”

  余小蛮点了点头,犹豫再三,开口问道:“韩瑞,请你告诉我,我到底是谁?”

  闻言,韩瑞微微一愣,但很快便反应过来,笑着说道:“你是余小蛮呀。”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余小蛮上前一步,逼近他,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我上网查了一下,知道你是很有名的心理医生,可我为什么一开始会出现在你的诊所里?我真的是一条胖头鱼精吗?”

  韩瑞微微睁了睁眼,随即微微一笑,走到办公桌的后面坐下,双手相握,看着余小蛮说道:“既然你都想起来了,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当时你得了严重的抑郁症,所以秦之禾找到我,希望我帮你治疗,所以我用了催眠治疗法,让你以为自己是一条花鲢鱼精……”

  抑郁症?催眠?从韩瑞的诊所出来,余小蛮的脑子里一直回荡着这几个字。可是,她怎么会得抑郁症呢?难道和梦中看见的、秦之禾的自残有关吗?

  不过……这么说来,之前在医院里梦到的情景不是在做梦,而是真实的过往……那么她就是自己梦中的那个女人,对吗?

  意识到这一点,余小蛮再也不想等待,飞快地往餐厅跑,冲到秦之禾的面前,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狠狠地抱着他的脖子,顺便在他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秦之禾微微一愣,拿开她的胳膊,上下打量着她。

  “我找过韩瑞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们以前就在一起呢?”余小蛮吊在他的脖子上,说道,“亏我还一直有负罪感,不敢勾引你呢……”

  众人哗然,有些震惊。一位女同事脱口而出道:“小蛮,难道你就是主厨的那个前女友?你这家伙真不够意思,在我们面前还装呢!难怪,前几天主厨把你带回来,还嘱咐我们,让我们假装……”

  “今天有很多预约,大家手上的工作都做完了吗?还在这里闲聊。”不知为何,秦之禾有些慌乱,急忙打断了女同事的话。

  余小蛮刚想说什么,却被身后的咳嗽声打断了。

  “秦大厨。”来人西装笔挺,递上一张名片,说道,“我是中国美食协会的会员,我们准备组织一场美食界的‘人机大战’,想请秦大厨参加。如今越来越多的事情可以由机器人代劳,我们想比拼一下,在厨艺上,究竟是机器人一板一眼的程序厉害,还是人类的味觉更胜一筹。”

  “我想我恐怕不行。”秦之禾伸出手朝着来人晃了晃,眼神暗淡下来,说道,“自从我的手受伤以后,我就不再参加专业的比赛了,如今只想安安静静地经营好这家餐厅。”

  “我们知道。”来人再三请求,“但请秦大厨好好考虑一下,毕竟您的厨艺一直很不错,这是众所周知的,只是一些精细的刀功完成不了罢了。另外,这也是一次您重新站在世界面前的机会,对吧?”

  “那……容我再考虑一下吧。”秦之禾收下名片,此刻他的脑子里很乱,没有工夫想这些。

  送走了美食协会的专家,他撇开缠着他问东问西的余小蛮,给韩瑞打去了电话:“韩瑞,听说小蛮找过你了,她想起了多少?”

  (六)小嫩模的大“胸器”

  虽然秦之禾不肯说自己的手是怎么受伤的,但余小蛮知道,手对于厨师来说是多么的重要,所以她一直想让他的手好起来。

  “主厨,你就听我一次嘛。”余小蛮拉着秦之禾来到针灸推拿医院,说道,“听说这里有个医生很擅长针灸,咱们试一试,说不定对你手上的伤有好处呢。”

  “小蛮,在料理方面,我已经不追求那些了。”秦之禾拉了拉余小蛮的手,故作轻松地开玩笑道,“如果我想红,靠脸就可以了,为什么一定要在厨艺上和别人比个你死我活?”

  “……”这话好像是没毛病,对于秦之禾的自恋,余小蛮竟无言以对,只能耍赖道,“我好不容易预约到这位医生的,咱们这回先试试吧。”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谁都不肯让步。秦之禾看着余小蛮充满期待的眉眼,心里却仍旧十分抗拒。

  “秦大厨,竟然是你。”一个声音打破了僵局,余小蛮转过头去,只见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走过来,说道,“还记得我吗?上次和你一起录制节目的模特,我叫白菲菲。”

  哦,那个用胸勾引秦之禾的女人……

  “秦大厨,能不能借一步说话?”白菲菲媚眼如丝。

  秦之禾跟着她走到一旁,两人说话的声音很小,余小蛮只看见秦之禾的嘴一张一合,她刚想走近些,却见秦之禾朝她看了一眼,然后沉思一番,微微点了点头。

  “她说了什么?”白菲菲走后,余小蛮拉着秦之禾,有些着急地问道,“你们男人别被她的外表骗了,我一看就知道,那是硅胶!”

  “别想些乱七八糟的。”秦之禾摸了摸她的头发,却明显心不在焉,“她把这里的某个医生介绍给我,说很不错,我决定尝试着治疗看看。”

  余小蛮鼻头有些发酸,有些生气,自己好说歹说,他都不肯治疗,白菲菲说了一句,他便同意了。她侧过头去,把眼泪逼了回去,秦之禾肯积极地接受治疗总是好事,希望他的手能在“人机大战”前有所好转。

  可没想到的是,几天后各大新闻便被“白菲菲”三个字刷屏了。

  “明星大厨秦之禾于医院密会嫩模白菲菲”的消息瞬间上了微博头条,而且久居不下。上面有文有图,说得头头是道。而这也让白菲菲从一个名不经传的十八线小嫩模一跃排到了热搜第二位!

  余小蛮点进去一瞧,说白菲菲谎称去做针灸瘦身,实则是去私会情人秦之禾。两人在医院的角落里甜蜜拥抱。

  白菲菲的微博下面炸开了锅,粉丝瞬间涨了几十万个,评论亦是各式各样–

  “看到秦大厨的另一半是女的,我就放心了。”

  “白菲菲赢在了胸上!上次录节目的时候,我就发现这两人有暧昧关系了!”

  “给楼上10086个赞!”

  余小蛮气呼呼地扔了手机,背着手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这一刻,她突然觉得,打烊了的餐厅里异常冷清,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心里烦躁不安,她走进厨房拿出一块五花肉,把它想象成秦之禾,一刀一刀地剁了下去。

  “在干吗?”秦之禾的声音响起的瞬间让她的手不自觉地一抖。

  “约会回来了?”她的话里充满了酸味,手里的刀剁得更狠,“亲密私会。”

  “嘿。”秦之禾微微一笑,却不解释,转而说道,“我决定参加‘人机大战’,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七)异国的色诱

  要和秦之禾一起出差,余小蛮异常兴奋,瞬间便把之前的不快抛到了脑后,把一套平日里羞于拿出手的黑色镂空蕾丝睡衣放进了行李箱里。

  孤男寡女,三天两夜,想想都有些害羞呢!余小蛮提前去做了香薰SPA,若不是时间实在太过紧迫,她还想去打个瘦脸针或者削个骨什么的。

  两人提前一天来到A国倒时差。A国是“美食机器人”的研发国,此次“人机大战”被宣传得沸沸扬扬,世纪时代广场中央的大显示屏上滚动播放着新闻。

  可刚入住到主办方安排的酒店里,秦之禾便发出一声鬼叫:“余小蛮你为什么只让主办方安排一间房?”

  “我们只有两个人,当然只要一间房啊,不然多浪费。”余小蛮把玩着手里的房卡。

  秦之禾本来想再加一间房,却被告知由于“人机大战”,整个酒店的房间都被粉丝还有媒体人员预订完了。他只得黑着一张脸,跟着余小蛮走进了房间。

  在房间里随便吃了点晚饭,秦之禾便在网上找出A国的口味特色以及风俗习惯来研究,为明天的“人机大战”做准备。

  可余小蛮这家伙闲不下来,在秦之禾身边转来转去,最后蹲在他腿边猛戳他的大腿,抱怨道:“都看那么久了,什么时候才看完啊?”

  “灯光太刺眼了,我们关灯吧?”

  秦之禾低下头,看着她气鼓鼓的小圆脸,心里有些痒痒的,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颊,说道:“我还有很多资料要看,你听话,别在我身边转悠。”这家伙不知道,她这样晃来晃去的,他根本一个字都看不进去!再说了,明天还要比赛呢,今天怎么能晚睡!

  余小蛮有些泄气,耷拉着脑袋,说道:“那我出去逛逛,不打扰你了。”

  她一路走到了酒店不远处的许愿树下,听说这是A国十分有名的景点。整棵树上挂满了许愿的字条和照片,寄托了人们美好的愿望。

  她有些新奇,一个一个看过去,竟然看到了秦之禾的!而照片上他旁边的那个女生却不是自己,他们亲密地依偎在一起,下面用中文写着:愿此次比赛夺得冠军!。

  看来是秦之禾之前和这个女生来这里参加比赛时留下的。可……这个女生有些面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一阵恶心的感觉涌上心头,余小蛮抱着脑袋蹲下来,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喷涌而出。

  有人拍了拍她的肩,余小蛮抬起头,看到了白菲菲。

  “咱们也真是有缘,我来A国录节目,都能遇到你。呵,不过我也应该感谢你,要不是秦大厨的帮忙,我还得不到如此好的机会。”白菲菲看着蹲在地上的余小蛮,说道,“知道秦大厨为什么答应帮我炒作吗?因为我知道你是谁。”

  见余小蛮不说话,白菲菲摇了摇头,说道:“你也真是可怜,一直被蒙在鼓里,做别人的替身。也许是老天要帮我,第一次见到你,我便觉得有些眼熟,原来我在一本医学杂志上见过你。”

  “你在说什么?”余小蛮的心跳加速起来,“什么替身?”

  “你以为你真的是秦大厨的初恋情人吗?”白菲菲斜睨着她,说道,“秦大厨的初恋是一名厨师,而你,是一位心理医生。”

  直到白菲菲离开很久,余小蛮还没有回过神来。

  是啊,如今想来,确实有些奇怪。作为一名厨师,自己为何一点厨艺都没有?既然自己恢复了记忆,为何不记得秦之禾手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呢?

  (八)我是谁?

  难道秦之禾一直在骗她吗?还是一直把她当作初恋的替身?许愿树上的照片里的女子就是他的初恋吗?

  一时之间,余小蛮不愿再面对秦之禾。她连夜坐飞机赶回了国内。

  余小蛮赶到餐厅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那日没来得及细想,如今看来,秦之禾打断那位女同事要说的话,确实有些奇怪。余小蛮找到那位同事,说道:“你说,我是谁?”

  “小……小蛮,你怎么回来了?”同事有些惊讶,“你不是和主厨一起出差了吗?”

  “我是谁?我真的是替身吗?”余小蛮揪住同事的衣裳,吼道,“我究竟是谁?”

  女同事被余小蛮古怪的行为吓到,一边试图让她放松,一边解释道:“其实小蛮,我们也不知道你是谁。那天早上是我们第一次见你。主厨让我们假装和你共事了四年,我们只是按照他说的话做罢了……”

  假装共事了四年?难道白菲菲说的是真的?

  余小蛮瞬间失去了力气,她慢慢地垂下手,像是行尸走肉一般往外走,任凭同事在身后如何叫唤都没了反应。

  “余小蛮?”韩瑞下班准备离开诊所的时候,看见了余小蛮。

  他有些吃惊,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来的,只见她抱着胳膊蹲在自己的诊所门口,埋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骗了我,对不对?”余小蛮抬起头来,满脸泪痕,声音却异常平静,“是你让我以为自己是秦之禾的初恋女友,对吗?是秦之禾让你这么做的吗?”

  “小蛮。”韩瑞把她拉起来,看着她的眼睛,慢慢地说道,“是你自己要这么做的。你不记得了吗?”

  什么?是她自己要做别人的替身吗?

  那一年的余小蛮,是一位非常有名的心理医生。而当时的秦之禾,还是个为了梦想而奋斗的小厨师。他和初恋女友一起开了一间餐厅,两人一起为了成功而努力。

  那时的他一门心思全放在如何提高厨艺上,在厨房一待就是一整天,常常忽略了身边陪他一起奔跑的那个人。当他发现的时候,她的病已经很严重了,不久她便去世了。

  秦之禾一度很自责,始终走不出女友去世的阴影,觉得她的死都是自己的忽视造成的,所以他发誓再也不碰料理了,甚至十分极端地拿刀割伤了自己的右手。

  家人带他去看心理医生,于是他遇到了余小蛮。

  在余小蛮的帮助下,他从一开始自我封闭,到后来渐渐敞开了心扉。而余小蛮成了他最好的听众,也成为他生活中最重要的依靠。一次又一次,在他病情反复发作的时候,余小蛮夺下了他手里的刀。那时候的小蛮常常做噩梦,梦见秦之禾拿着一把刀坐在血泊中,鲜血满地,一回头又发现,倒在血泊中的那个人是她自己。

  那一刻她才明白,自己有多害怕失去他。

  在余小蛮的治疗下,秦之禾渐渐走出了阴影,他重新打理餐厅,换掉了所有的员工,忘掉过去,一切重新开始。

  余小蛮成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他想告诉余小蛮自己的感情,他想和她一起度过今后的岁月。

  可医者不能自医,余小蛮病了。她常常分不清什么才是现实,她活在了秦之禾的回忆里。

  “韩医生,你好。”那是秦之禾第一次见到韩瑞,他带着余小蛮来到韩瑞的私人诊所,“我女朋友好像得了抑郁症,她常常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也分不清生活和回忆,整天闷在屋子里,一动不动……”

  了解了病情后,韩瑞决定用催眠法来治疗余小蛮。经过几次治疗,她的病好了很多。

  那一天,韩瑞照常扶着余小蛮躺在特定的椅子上,一边放着有规律的滴水声,一边在她面前晃动着一颗圆圆的木珠子。

  她似乎很焦虑,紧紧地握着椅子的扶手,睡不安稳。

  “怎么了?”韩瑞沉着声音问道,“你看见了什么?”

  “血……到处是血……”余小蛮突然伸出手在空中挥动。

  “那只是水罢了。”韩瑞轻轻地笑起来,语气平常,似乎这只是两个朋友的对话一般,“你自己看,岸上开满了鲜花,火红一片,倒映在了水面上,所以,水才看起来是红色的罢了。”

  “真的吗?”余小蛮放下乱动的手,将信将疑,“那我为何会在水里?”

  “看来你真是傻了。”韩瑞见她冷静下来,接着说道,“你是条花鲢鱼精呀,不在水里,在哪儿?”

  “花鲢鱼精?”

  “是呀。”韩瑞接着说道,“如果等下你看见一把刀,那是有人要把你抓走杀了吃掉,别担心,会有一个男人来救你的。到时候你听我数数,睁开眼睛,你就知道了。”

  “1……2……3……”

  (九)可爱的大脸

  “小蛮,你先开门。”接了韩瑞的电话,秦之禾立马赶了回来,甚至都没来得及参加“人机大战”的比赛。当他发现余小蛮不见了的时候,心头慌乱不已。他立马报了警,到处找人。当得知余小蛮回国后,他才松了口气,同时,他的心头却变得异常沉重,他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怎么面对她。

  余小蛮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怎么都不肯出来。

  “如今,我的记忆都是她的,是不是在你眼里我也是她的替身?”隔着门,余小蛮轻轻地叹息,“秦之禾,难怪你不愿治疗手上的伤,因为你始终想活在过去,对吗?”

  “我不愿治疗是因为我想提醒自己,你陪我度过的时光。”秦之禾拿备用钥匙开了门,一把搂住挣扎的余小蛮,说道,“从那时起,我喜欢的便是你,是你不记得我罢了。”

  余小蛮把脸埋进他的臂弯,不知该不该相信。

  “只要你再多记起我一些便知道,我没有骗你。我们一起努力,好吗?”秦之禾轻轻捧起她的脸,生怕她不信,装模作样地伸出三根手指发誓道,“骗你的话,我是一条胖花鲢!”

  余小蛮忍不住笑起来,把眼泪擦在他的身上,别扭地说道:“治疗就治疗,干吗让我觉得自己是条胖头鱼?”

  “这你可得怪韩瑞了,他说这叫催眠替代法,把你看见的可怕的事物用其他的东西替代,这样就能消除你心中恐惧的来源。”秦之禾捏了捏她的脸颊,“至于为什么是胖头鱼呢,可能是因为,你本来就有一张圆圆的大脸吧!”

  “啊–疼!”

  余小蛮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斜着脑袋看他,恶狠狠地道:“大脸怎么了?挡着你光线了吗?”

  “是呀!”秦之禾低头吻住她的嘴,含糊地说道,“这样都看不见我的脸了……”

  记不记得又怎么样,重要的是,此刻的你在此刻的我的身边。

  文/静言思之 图/莎蔓萝

打赏
赞 (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