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星,请关灯

  我是一名金牌经纪人,尽管我手下只有一个明星,而且这个小鲜肉总是爱怼我还给我惹事,但看在他给我赚了很多很多钱的分上,我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可是,他为什么会被拍到进别的女明星房间还关了灯?为什么他忽然对我做这种不可描述的事情?为什么……我眉头一皱,感觉有哪里不对!

  【一】

  我是一名经纪人,金牌的。业内对我的评价十分高,称我为四千年一遇的经纪人。那可不是吗?四千年前,还没有经纪人这一说呢?

  而此刻,对着电脑屏幕的我却悲伤地觉得,我可能要走下神坛了。

  我拿起手机,翻到最近通话,对着第一条记录拨了出去,一段《小香梨》的彩铃声过后,电话那头传来韩远一声慵懒的–“嗯”。

  尾音还上扬,一看就是霸道总裁、腹黑王爷演多了的后遗症。

  “你知不知道你又上热搜榜了?”我强压住胸口的怒火,问道。

  “咦?我又要过生日了吗?我记得上个月我才过啊?”韩远顿了一顿,继续问,“还是有人放我的素颜照了?你放心吧,我出门绝对不会素颜的,至少也得化个裸妆。”

  “都不是。”我嗓音一沉,道,“你被拍到和宋兮在酒店的房间里独处5个小时。”

  “你说这个啊……”韩远的语气变得轻松,“那是我在她房里吃火锅。”

  “吃火锅!”吃火锅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叫上我?当然,我不能这么问。

  我问:“吃火锅为什么不叫上助理一起?你不知道,你是当红炸子鸡,你是小鲜肉,你需要隔绝一切绯闻。你哪怕喜欢一个男人,让粉丝遐想不已,也不该喜欢女人,你明白吗?”

  韩远有点不高兴了:“就是因为吃火锅,才不叫助理的!宋兮最多吃两根菜叶子。张大宝那个人,你不知道?吃火锅叫上他,我还有的吃?你是打算让我喝兑水汤?”

  我在脑海里回放了一下张大宝的体格,觉得韩远说的话绝对发自肺腑。

  “这个理由很真实,但是网友不会相信,所以,这个理由不成立,你换一个。”我平静地说道。

  韩远显然已经对这种事情很熟练,很快,他就给了我答复:“是这样的。”韩远清了清嗓子,向我解释,“组里剧本经常改动,那晚我是去宋兮房里对台词,我们是十分纯洁的男女同事关系。”

  “对台词?”我鼠标在视频进度条上拉了一下,我盯着进去还亮着、韩远出来就已经暗掉的灯,愤怒道,“对台词,你们要关灯?组里给你们发的是夜光剧本?”

  韩远在电话那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道:“这个理由连你都骗不了,看来也是不好使了。”

  “你这是嘲讽我的智商的意思?”我将鼠标重重一摔,以发泄我心中的怨气。

  “既然你智商高,那你就给我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吧!我先起床梳洗去剧组了。”韩远挂电话之前,还补充了一句,“爱你,么么哒!”

  我对着电话一通大喊:“别把你对脑残粉的那套来对付我!我不吃你这套!”

  那头却只传来嘟嘟……的忙音。

  我有点无奈,换号登录了几个自己的微博小号,在“联盟星探”的那条爆料微博下回复。

  “一个朴实的吃瓜群众”:场景再现一下,也许是韩远和宋兮对完剧本,宋兮困了,所以在韩远出门的时候,她躺在床上跟他说,麻烦帮我关一下灯。这样的友谊是多么朴实!

  “这里的电路十八弯”:为什么不能是刚好宋兮的房间的保险丝烧断了,停电了呢?

  “真理的大帝”:心理阴暗的人,看别人也是阴暗的。

  “韩远最爱的跟宠”:抱走我们远远,汤圆不约!

  这些理由,真是太完美了,除了我,不会有第二个人能想到了!

  我给自己鼓了个掌,愉快地退出了微博。

  等等,韩远和宋兮吃火锅,为什么要关灯?

  【二】

  我立马洗了个头,叫了一部车,火速赶往剧组。

  我做经纪人有三年了,可对剧组现场仍旧有一种挥散不去的阴影,所以,即使韩远有“横店小王子”之称,我也极少去剧组探班。

  是的,在成为韩远的经纪人之前,我还是一个十八线的小明星。而我本人最初的梦想,就是做一名演员。

  曾经,我也是有机会演女一号的,那是一部大IP、大制作的剧,和我演对手戏的就是韩远。当时我的定妆照都拍完了,宣传组的人往网络上一放,即刻引起轩然大波。

  –书粉:这样的网红脸,凭什么演我们如同白莲花一般单纯、善良、清纯、可爱的女一号!

  –观光团:这年头,难道只要个子高和拥有健全的四肢就可以来演戏了吗?

  –宋兮粉丝:啊!这个女人从哪里冒出来的?根本不及我们兮兮万分之一,我七姑妈的大表姐的五侄女是混演艺圈的,她说李央央背后是有金主的。呵呵,带资进组了不起吗?

  我很茫然,他们似乎比我还了解我自己。

  事件发酵到最后,宋兮号称来救场顶替了我的角色,而我则演了宋兮身边的女侍卫。第一集的时候,我为宋兮挡了一箭,意志坚定没死成,第二集的时候,我又露了一次脸,代替宋兮被反派逼得跳下了悬崖,成功下线领了盒饭。

  然而,这已经是我演艺事业的巅峰了。

  后来,有位导演看了我的演出,对我的演技作出了深刻的评价:以李央央的资质,再努力一百年,一定可以演女一号。

  我觉得这个褒奖十分励志、可信,然后……我就跳槽了。

  往事实在不堪回首,待我回首完时,我已经到了剧组。

  我假装从容地从跑车上走下来,彼时,韩远正靠着躺椅在休息。

  他看见我时,眼波微澜,像是有些吃惊。

  我环顾四周,导演、场记在内场跑来跑去,群众演员在晃来晃去、叽叽喳喳。但此刻的我的形象是一名知性端庄的女强人,我不能露出半点胆怯来,我双拳紧握,力图让自己镇定下来。

  一只手忽然握住我的手腕,我恍然抬头,正对上韩远那双灿若星辰的眸子。

  此时的我像极了落水的Rose,而韩远伸出的那只手,就像是一块与我的体型100%搭配的木板,给了我生机。

  韩远拉着我,将我摁在他的躺椅上,我浑身发颤,牙齿上下哆嗦着,道:“韩远,我跟别的经纪人不同,我给你足够的自由,你要谈恋爱、处对象,这些都没问题,毕竟我们不是只靠颜值的。”

  韩远长睫一颤,脸上露出些许笑意,道:“你也觉得我可以靠演技?”

  “我们即使不做那些少女粉的爱豆,还可以做师奶杀手。”我认真地说道。

  韩远那张脸是长得真好看,上至八十岁老太,下至十岁儿童,哪个在大街上看见他的大幅海报,都会停下脚步把自己凑上去自拍个半天。据说,四世同堂一起看韩远的剧,都抢着喊韩远“老公”。

  韩远脸色一暗,转头吩咐张大宝:“给她一盒冰激凌。”

  张大宝极其乖巧地去韩远的私人小冰柜里拿了两大盒冰激凌过来。

  韩远比谁都清楚,我一紧张就要吃甜食,尤其是冰激凌这种又甜又冰的,仿佛镇定剂一般有效。

  我吃完一盒冰激凌后,继续刚刚的话题。我望着他的眼睛,无比真诚,道:“但是,韩远,我需要你对我绝对诚实。”

  【三】

  我躺在韩远的床上,身边铺满了他的小零食,我随手撕开一袋就愉快地吃起来。韩远坐在凳子上,眼前煮着一锅热气腾腾的小火锅,他用一种失恋了一百次的眼神,绝望地看着我。

  “没有再私藏了吧?”我像一个地痞无赖一般,抖着腿问韩远。

  “没了。”韩远捞出一锅丸子,递到我手边,宛如伺候甄嬛的大太监一般恭敬,“我从来没有这么诚实过。”

  我接过盛丸子的碗,埋头欢快地吃了起来。

  “你少吃点!你就不能像宋兮一样,控制一下饮食吗?难道你就不怕发胖吗?”韩远皱眉。

  “别拿我和宋兮比。”我停了停手中的筷子,有些无奈却又故作轻松地笑道,“不做演员之后,对保持身材的欲望也没有那么大了。”

  “好吧!”韩远投降,“我是怕你吃完了,没给我剩下一点,说实话,你的饭量比张大宝还要大一万倍。”

  “不要在意这些吃吃喝喝,我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的。”我从手提袋里掏出一份文件,递到韩远的手边,“我这次来,是因为我又给你接了一部新戏,制片方很看好你,找了我十几次,很有诚意!”

  韩远看也没看那份文件,就随手丢到一边,道:“这次是霸道总裁还是腹黑王爷?”

  我打了他的小手一下,笑道:“不要总觉得我很肤浅,我觉得你也是时候转型了,所以,这次的剧本我认真地帮你看了。”

  韩远唇角一勾,隐隐有笑意,却仍是克制着,道:“我一个靠脸演戏的,需要挑什么剧本?”顿了一顿,问我,“这次是足智多谋的少将,还是身残志坚的宗主?”

  “深情鬼夫。”我淡然地笑道。

  韩远像是有一瞬的失望,但很快又恢复正常:“你果然没有叫我失望。”

  我嘿嘿一笑。

  韩远的手机忽然铃声大作,上头显示“宋兮”两个字,韩远看了我一眼,转过身去,将电话接起,温柔地应了一声:“喂?”

  韩远的这一整套动作,忽然刺得我的心有些痛。

  “好。我这就过去。”韩远将电话挂断。

  我有点紧张,虽然我自诩开明,但我还是担心网上爆出来的韩远和宋兮的恋情是真的。

  “宋兮这么晚找你做什么呀?”我尽量将语气放缓,做出一副无害的样子。

  韩远熟稔地将桌上的物品都收了,像看一个智障一样看我,道:“跟别人借的锅碗瓢盆,不用还吗!”

  【四】

  我万万没有想到,只是让韩远去还个炊具,都能搞出个大新闻来。我看着“联盟星探”最新爆出来的视频,觉得有些绝望。

  标题的大字让我觉得无地自容:网红脸李央央无情被弃,小鲜肉韩远深夜赴宋兮房内私会。

  视频恰好只截取到韩远带着东西敲开宋兮的房门,以及走进她的房间。只要再多截取一点点,就是韩远又回到自己的房间了啊!

  我愤怒地捧着冰激凌,吃了一大口,问道:“明明我也在你房里,和你独处了8个小时,可他们只放出你和宋兮单独见面的那23秒,这是故意打我的脸吗?凭什么我就不能跟你发生点什么呢?”

  韩远挑眉,微微一笑,很是倾城。

  他将我面前的电脑挪开,欺身上前,唇角一勾,将我禁锢在身下,语气轻佻,道:“那你……想跟我发生点什么呢?”

  我喉头一紧,感觉身体里的肾上腺激素等各种激素在快速分泌,脸一瞬间烫得不行,我可从来没有跟这么帅气的人这样近距离地对视过啊!他的那一双眼,像是深邃的旋涡要将我吞噬。

  “我……我……”我鼓起勇气道,“那个……我想跟你一起吃一顿麻辣小龙虾。”

  韩远是大明星,出趟门身后偷偷摸摸跟着的狗仔队不会少于一个团,所以,去路边摊吃一顿消夜,喝喝啤酒、说说大话,这种普通人经常可以干的事,韩远却鲜少有机会陪我一起去做。

  韩远眉梢一抬,从我身上移开,拎起一旁的西服套上,十分干脆地答应道:“走吧!”

  “等等!像你这样,大晚上的出门戴个帽子、墨镜、口罩,不是傻帽就是明星。”我抖着腿看着他,“你是想暴露智商,还是想暴露身份?况且,你这张脸就是化成灰,那些狗仔也是认得出来的!”

  韩远微怒:“我说李央央,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啊?大晚上的,不是人身攻击就是午夜惊魂的。”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解释道:“我们这次出去是真正地偷偷地出去,不是故意给狗仔拍,然后搞事情的,你懂不懂?”

  韩远不耐烦,问:“那你想怎么样?”

  “来,我帮你换个装备,cos一下朱碧石,保证那些人认出我,也绝对认不出你!”

  韩远:“……”

  我跟韩远“越狱”成功,到了一家我常去的龙虾馆。

  小龙虾太辣,夏季的风吹得人软绵绵的,手里的酒添了一杯又一杯。酒这个东西,喝了伤感,不喝伤情。

  “李央央,你好好的,突然哭什么?”韩远嗓音压低,凑过来给我擦了擦嘴。

  我委屈道:“刚刚不小心揉了下眼睛,被辣到了!”

  韩远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拿矿泉水给我倒了些水,帮我洗眼睛。我与他相隔寸许,他的指腹在我的脸上轻轻摩挲,天上挂着一轮硕大的月,韩远的眼睛,像是映着一整条银河的星星,亮得发光。

  “你刚刚的演技很棒哦!”我醉得有些迷离,喃喃道,“我差一点就以为你是认真的呢!”

  “你指的是?”韩远语气沉静。

  “就是床上那段啊!”我提高声音,围观群众纷纷投来“我懂”的目光。

  “床上哪段?”韩远勾唇,那笑实在太邪魅。

  我甩了甩脸:“就是,出门前,你把我压在身下,问我想跟你发生点什么那段。”酒壮怂人胆,我嘿嘿地笑了笑,“你那个样子,很招人待见,比平时招人待见多了。”

  “那不是在演戏。”韩远用一只手将我摁住,叫我不要乱动,我任由他拿捏,只想在他怀里再多待一会儿。

  一直以来,我和他隔得太远,哪怕近在咫尺,因为工作、因为前途、因为梦想、因为将来,我从来不敢把那一颗真心放在靠近他的位置。我怕近一点、再近一点,我就会控制不住,可我明白,我不可以。

  忽然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落到脸上,眼前一片黑乎乎的。

  “韩远,你个王八蛋!”我狠狠地踩了韩远一脚,伸手拎着他的衣领拽到自己的面前,怒不可遏,“老娘的眼线不防水!”

  【五】

  我这次是真的崩溃了,我们又被拍了。但这次,上热搜榜的人是我,不是韩远–李央央深夜街头买醉崩溃大哭,疑与韩远的地下恋情破裂。

  我清醒过来,抱着电脑,有些遗憾,问躺在沙发上的韩远:“为什么这些人,拍你的时候拍得像壁画,拍我的就像表情包呢?太不走心了吧?”

  韩远瞥了我一眼,一边站起身,一边嫌弃道:“这种问题,你应该反思自己吧?我反正360°无死角,无所畏惧啊!”他拿了剧本和衣服,说,“我去剧组了,你要不要一起去?”

  “不去。”我跷起二郎腿,道,“那种地方我才不乐意去!”

  “不想证明自己没有崩溃、悲伤,还是乐观、积极向上的女强人吗?”韩远站在门口,手握在门把手上,调笑地看着我。

  我赶忙从床上爬起来:“等我简单地化个妆就来!”

  哼!我可是强者,永远打不垮的李央央,绝对不能向头条新闻认输!

  我陪着韩远到了剧组,脸上挂着最标准的阳光般的笑容,同每一个过路人打招呼。

  摄像机旁围着一群人,我跟韩远走了过去,导演面有愁容,在对副导演发脾气:“你怎么做事情的?人到底还来不来了?她不演了,就换人!”

  副导演讨好地笑道:“人家昨天刚认了个干爹,签了部大女主戏的女三号,演日后会与女主会反目的闺密,角色不错,今儿真来不了了。”

  导演挥了挥手:“换人!换人!”

  “咦,李央央不是有演戏经验的吗?”宋兮端着咖啡,看了我一眼,像是不在意地提了一句。

  这种事在剧组常有发生,导演拉过一个走过路过的看得过去的人,换身衣服就能来演个不那么重要的角色。

  “对啊!”导演一拍大腿,那一拍极为用力,我都替他疼,“央央,你过来演一下这个角色吧,来,我给你讲下戏。”

  我尚未来得及拒绝,韩远就拉过我,对着导演道:“我来给她讲好了。”

  韩远在工作中永远比我以为的还要认真,即便是这种特约的台词,他都会记得一清二楚。

  我抬眼看着韩远,他神色认真,道:“你这个角色只有三场戏。第一场,撞到宋兮,害怕地下跪认错,说‘奴婢该死,请娘娘恕罪’;第二场,撞到了我,紧张地下跪认错,说‘奴婢该死,请殿下恕罪’;第三场,你就掉进太液池,死了。”

  “不!我不行。”我拒绝道。

  导演很是殷切,问:“央央,有什么困难吗?”

  我想了一秒钟,然后十分机智地回答道:“台词太多了,我记不住。”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下来。

  韩远嘴角抽了一抽,我知道逃不过去了,只好点头答应:“我是看刚刚气氛有点尴尬,所以我活跃一下气氛。我这种专业的演员,怎么可能拒绝张导的邀请呢?我演,我演。”

  韩远低头抿唇笑了笑,凑到我耳边,说道:“你要真演不了,就说出来,我们顶多嘲笑你一下,哈哈–”

  韩远笑得十分敷衍、十分做作,让我更加坚定了要演好这个只有三场戏的角色的决心!

  【六】

  可我没有想到,第一场戏,竟然是我重操演艺事业的第一道大坎。

  我明明每次都掐准了角度往宋兮身上撞过去的,可是她偏偏每次都避开了,我也是有点茫然。

  张导有些不耐烦:“央央啊,只是场撞人的戏啊,你怎么就是把握不好呢?”

  “怪我,怪我。”我道歉道,“我没有掌握好碰瓷的技巧。”

  韩远走到我旁边,拍了拍我的肩膀,在我耳畔说道:“待会儿你作势往左边撞,然后往右边撞过去。”

  我会心地点了点头,问:“就跟踢假球似的?”

  韩远揉了揉额头,说:“你自求多福吧!”

  结果,在韩远的指点下,我顺利地过了这条。韩远站在摄像机后,给我竖了个大拇指,我羞涩地笑了笑,余光瞥见宋兮一双白皙的手握紧了拳头。

  第二场戏很顺利,除了第一次我没能拿捏好,直直地撞进了韩远的怀里,他没推开我,倒是拿着手摸了摸我的后脑勺,叫了我一声“傻孩子”,被我一个白眼给堵了回去。

  我当然知道,重头戏是第三场的落水戏了。

  我找好了角度,往水里跳了进去,被导演喊了停!

  “央央啊,你要注意了,这水花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要自然一点。自然,懂?”

  我很诧异,我又不是跳水运动员,我演个落水溺死的下人,还需要考虑水花的大小?

  侧头看见宋兮正站在棚子下面,手里捧着咖啡,身旁的助理拿着小风扇给她吹着。

  我知道,这张导拿的是她宋家的薪水,受宋兮指使,给我使点绊子也正常。眼下,我也不能闹,只好一次次地往水里跳。

  一旁的韩远眉头皱得紧,几次想上前阻止,被我犀利的眼神给挡了回去。

  最后一次,我跳得太投入,一头撞在了池子里的石块上,额头上磕破了一大块。我受了巨大的冲击,直接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正躺在医院雪白的病床上。

  韩远坐在一旁看着我,见我醒来,眸色一亮。我动了动唇,他就给我递了一大杯水,我浅浅抿了一口之后,问:“怎么样?最后一条过了吗?”

  韩远将被子好好地放在床头,又帮我掖好被角,才说:“张导说了,你闭目死去的那段十分逼真,我也觉得那应该是你演技的巅峰。”

  这不废话吗?!我是真的晕倒了啊,那跟死了很相近的啊!

  “不过,你跳水还是找了替身,而且,张导说了,替身比你跳得真实。”

  我:“……”

  我堂堂一个科班出身的女大学生,演技不如一个替身,这传出去……我也只能认了。

  韩远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说:“我去给你换点药过来,你再多睡会儿。”

  我点了点头,目送他清瘦挺拔的背影离开病房。

  【七】

  我伸手摸了摸手机,没摸到,大概是被韩远藏了起来。唉,他管天管地还管起我玩手机来了,宝宝心里苦。

  我正觉得无聊,病房的门被打开了,我以为是韩远回来了,脸上攒着笑意,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腿长就是好啊–”

  “啊”字卡在喉咙里,宋兮踩着一双小细高跟鞋走了进来。

  “你来干什么?”我对长得比我漂亮的女人一向来没有好感。

  “我代表剧组来探望你。”宋兮说着,走到我跟前。

  我冷冷地一笑,看她两手空空,不屑地说道,“鲜花水果都不带,你说你是来看望我的?”

  宋兮脸白了一阵,往我病床上一坐,再不似以往的和颜悦色:“李央央,你除了嘴巴厉害点,你还会什么?”

  我一笑:“好歹,我不会像某人一样,花钱倒贴请人来拍自己和韩远,还趁他出房门之前把灯关了,让人浮想联翩。”

  宋兮一抬下巴:“你都知道?”

  我把目光移开:“宋兮,你什么都可以算计,唯独感情,是不可以的。”

  宋兮的眸色一凛:“那又怎样?至少我什么都有,而你就是个废物,演戏演不好,以为你做经纪人多少能有点出息,可你应该比谁都清楚,韩远搁在谁手里,都会比现在红一百倍!”

  一般的事情,我可以不和宋兮计较,可她这会儿拿韩远说事,我就忍不了了。我直接怼了回去:“韩远现在这样子有什么不好?粉丝上亿,片酬上亿,出一次场赚的比普通人几辈子赚的还要多,我很满意,韩远也很满意。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半个‘不’字!”

  宋兮第一次在我面前卸下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略有些疲惫地问我:“李央央,你到底要道德绑架韩远到什么时候呢?”

  我一惊,手紧紧地攥住雪白的被子,直到骨节都泛了白。宋兮没有等到我的回答,就转身离开了。

  宋兮其实没有说错。

  我与韩远、宋兮是大学同学,他俩是公认的金童玉女,每次班里安排演出,韩远演王子,宋兮就是公主,我运气好点能演个小矮人,运气差点估摸就是棵给人刻字玩的大树。

  我一直觊觎韩远,他长得英俊、为人风趣,是无数少女心中的老公典范,我和他的差距又岂止一星半点?

  除了道德绑架,我还能怎样?

  韩远回来的时候,手里捧着一大碗热过的药,我皱了皱眉头,把装药的碗接过一饮而尽。

  韩远皱眉笑了笑:“喝那么快干什么,又不是什么好吃的,没人跟你抢。”顿了顿,他问我,“不苦吗?”

  我摇了摇头,轻松一笑:“苦是苦的,不过喝习惯了,可以骗自己,它就是甜的了。”

  韩远的脸色变了变,把药碗收回去,头低低地垂着,长睫毛在眼前落下一道阴影。他将声音压得极低,带着歉意,道:“是我的错。”

  我低下头,把脸深深地埋在两膝间,像是鼓足了勇气,攥紧拳头,说:“韩远,我们解约吧!”

  这么多年了,我还是说出了这番话。这句话在我和韩远之间等于“我们分手吧”这样严重。好像真的如此了,我和韩远的所有缘分,也就到头了。

  韩远没来由地笑了,问:“李央央,又是谁惹你不高兴了,就拿我撒气,还是又看上什么新款限量口红了?我去做代言就是了。”

  你看,韩远对我多好,为了我的愿望,好好一个大男人都要去代言口红。

  “韩远,合同我让张大宝给你送过去,我累了,想睡会儿,你走的时候给我带上门。”

  室内无声,良久,我才听见韩远轻轻地问了一句:“李央央,你是认真的吗?”

  我的手紧紧攥住被子,整个人都在颤抖,咬牙一字一字地答道:“是,我是认真的。”

  “好。”这是韩远给我的回答,然后是病房的门被轻轻关上的声音。

  就仿佛,把我和韩远之间的那道门,永远地锁上了。

  【八】

  我从前,不长这样。

  那次,韩远去拍戏,当时,他刚刚出道,这部戏对他日后的星途十分重要。他演男二号,我演女二号,他为了救女一号,陷入险境,我为了救他,也陷入险境。

  那是一场爆破戏,道具组却出了意外,仿佛冥冥之中自有天定,我看见火光乍起的一瞬,扑过去护住了韩远。

  烈火在我的后背燃烧,被我压在身下的韩远双目瞪大地看着我,满脸不可置信。我忍住后背被灼烧的疼痛,给他讲笑话活跃气氛:“我难得演得这么逼真,可惜这里没有摄像头。”

  浓烟滚滚,我听见外面有救护车的鸣笛声、纷繁嘈杂的人声,人影幢幢,我却在一片混乱中,听到了韩远沉闷的心跳声。

  那时我默默地暗恋了韩远四年,悄无声息得像一个透明人一样跟在他身边。那天,我第一次听他叫我的名字,他说:“李央央,你真傻。”

  傻不傻什么的,只有喜欢上一个人,才知道啊。

  为此,我毁了容,因为整个人都压在韩远身上,所以烧伤程度达到70%,我觉得,我能活下来就很幸运了。

  韩远被浓烟呛过,也在医院住了段时间,但比我的情况好得多。我在重症病房躺着、一动不能动的时候,能看见韩远穿着病号的衣服在外头看着我。

  后来,我好一些了,他就偶尔进来陪我,跟我说说话。

  他说:“李央央,你快点好起来吧,我欠你太多,如果你愿意,我就肉偿了。”

  他说:“李央央,你是不是喜欢我?你重新站起来,我就也喜欢你。”

  他说:“李央央,我火了,以后会有很多很多钱,全部都给你,让你做最美的女人,在别人的眼里、我的心里最美的女人。”

  我觉得我这张脸终于有救了,手能动之后,我翻出了一张范冰冰的艺术照,抖着手给韩远吩咐道:“我……我要整成这样……”

  所有的苦难,我都一点点忍受,然后一点点抹平。

  花了不少时间,我终于能重新回归荧幕了。韩远知道我爱演戏,是个戏精,便费了不少心思给我弄进他那部戏做女一号。世人不知前情,都把我当作是个热爱整容的女妖怪,一个连丰富表情都无法做出来的人,凭什么去演绎别人的喜怒哀乐?即使我的心中,还有那样一个梦在。

  于是,我改行做了韩远的经纪人,陪着他,一步步、一点点地朝我的梦、他的梦前行。

  宋兮说得没错,我是在道德绑架韩远。我时常想,如果没有那一次的意外,没有那一次的奋不顾身,我又怎么可能这样靠近他?

  可是,一切都结束了。

  【九】

  张大宝打电话来的时候,我知道,韩远出事了。

  他拍古装戏,演一个大侠,闲得没事就爱在天上“飞”。威亚忽然断了,他跌断了腿,被送往医院进行急救。

  我火急火燎地跑到韩远的手术室外,看着那正在做手术的房间的红灯亮着,心仿佛空掉了一块。

  医生出来的时候,一脸阴郁,我扑过去抓住医生的手:“医生,韩远有没有事?他的腿怎么样了?他的腿能不能保住?他一向爱吹自己身高2米,他不能失去他的腿的!要不然,你把我的腿截了,给他用!矮是矮了点……”

  “快闭嘴吧你!”韩远坐在轮椅上,被人推了出来,“你这阵仗,不知道的以为你要医闹了!”转头带着歉意对主治医师道,“王医生,不好意思,我女朋友着急了点。”

  王医生笑着摇了摇头,带着人走了。

  我赶忙扑到韩远的跟前,蹲下身子:“你……你下半辈子就这样了?那以后你拍戏,不是就只能截图到上半身?外景也不能出,只能抠图?跟你合作的女演员还得蹲着演戏,会很苦吧?”

  “那你还要不要我?”韩远看着我,一字一字地问。

  “那不解约了!”我发誓道,“我继续做你的经纪人!”

  “我说的不是这个。”韩远一顿,“我是说,做我女朋友,以后,做我的妻子。”

  我的唇有些抖:“你给我赚了钱,很多很多钱,所以,你不用觉得亏欠我了。我有钱就够了。”

  “可我不够。”韩远喉咙一紧,“你看不出来,现在,是我在道德绑架你吗?”

  “韩……韩远你用一条腿……”我不知该如何说下去,只觉得如鲠在喉,“好,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

  韩远唇角一弯,站了起来……

  “韩远!你诓我!”我震惊地站起来,说道。

  “是啊……但刚刚说的话,全是真的。”他把我揽在怀中,手轻轻拂过我的发丝,“李央央,你这个小傻瓜。”

  【十】

  李央央一直不知道,我喜欢她。

  她总像条小尾巴一样跟在我身后,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说,可我一转身,她就满脸通红,平日里伶牙俐齿,这会儿就结结巴巴。

  她热爱演戏,哪怕不是女主角,甚至不是女配角,一棵树、一朵花,她都用心地揣摩,演得逼真,和宋兮那些人完全不同。

  她们要的是台前光芒万丈和无尽的掌声,可李央央要的,只是简简单单地融入每一个角色。

  那次意外,其实我是想护住她的,却没有想到,她反过来将我压在身下。

  那是我和她距离最近的一次,她再也不是小心翼翼、唯唯诺诺,她是那么勇敢,甚至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我用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让她重新恢复信心,可惜,世人眼里容不得沙子,她离开了她最热爱的演艺行业,做起了只会数钱拉活的经纪人。

  这倒也好,她在我身边,我能给她全部她想要的。直到她要解约,我才明白,贪恋在一起的时光更甚的那个人–是我。

  【尾声】

  韩远执意要跟我重新签约。

  “你这个人,要不要这么矫情,凭我俩的交情,用得着重新签约?”

  韩远一哂:“我这个人不讲道义,没有信用,这次必须赌注更大才行。”

  谁让你是我喜欢的男人,除了惯着,还能怎样?

  韩远把合同递过来的时候,我愣了一愣,而他正狡黠地看着我。

  合同上写着大大的几个字“演员经纪合同”。

  甲方是他,不是我。

  韩远直接把合同翻到最后一页,一枚钻戒赫然出现在眼前,他伸手在合同上给我画了画重点–

  李央央饰演李央央,韩远的妻子。

  合同有效期:一辈子。

  “签不签?”韩远抬眉。

  “签啊!”我点点头,“不过,你也得跟我签一份。”

  “嗯?”他尾音一扬。

  “韩远饰演韩远,李央央的丈夫,没有有效期,敢违约就枪毙!”

  “看来……为了好好活着,我得用心饰演了。”他俯下身子,在我唇上轻轻一点。

  当然,这也会是我,演得最用心的一部戏。

  文/一世安 图/莎蔓萝

打赏
赞 (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