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神灯不按戏路来

  事情是这样的,冯凤凤得到了一盏阿拉丁神灯。她对着阿拉丁神灯擦啊擦,突然从里面跳出来一个阿拉丁神明,而这个神明说的话很奇怪:“你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召唤出本神明,就要满足本神明一百个愿望。”

  第一章:全市最好的精神病院

  传说,世上有一盏阿拉丁神灯,如果你召唤出藏身于其中的神明,他将会实现你的任何愿望。

  冯凤凤翻了一个白眼,别说阿拉丁神灯了,为了发财,她甚至想过集齐七颗龙珠,召唤出七个葫芦娃……

  “老师,这个阿拉丁神灯就送给你吧。”一位小朋友屁颠屁颠地跑到了冯凤凤的面前,将一盏黑色小神灯递给了冯凤凤,骄傲地说道,“这可是我从垃圾堆里好不容易找出来的一个玩具。”

  身为幼师,冯凤凤收到了小朋友从垃圾堆里拾来的礼物,她甚感……悲痛。

  尤其是小小年纪,他们就被这些完全扯淡的故事蒙骗,冯凤凤清了清嗓子,准备和小朋友们说一说科学与自然,却听到下课铃声欢快地响起,还没来得及开口,教室里就只剩下几只摇啊摇的木马陪着她。

  把神灯扔了吧,对不起小朋友的一片心意,收下神灯吧,感觉自己有点智障,冯凤凤托着腮看着那盏巴掌大的神灯出神。不知道是不是眼花,她感觉那盏灯亮了一下,白光四散。

  冯凤凤瞪大眼睛,一把拿起那盏神灯,想起了童话故事里都是要对其念个咒语、擦一擦之类的,她挽起袖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擦为敬。

  奇迹出现了!冯凤凤发现,自己的袖子黑了一大块!

  这神灯居然还会掉色……多么痛的领悟!冯凤凤把神灯往包里一扔,心塞地下班回家了,24岁的她,单身狗一只,连个约的人都没有,简直是人间惨剧啊!

  不过,冯凤凤是一个有追求的人,比如,她什么都不想干,只想发财。

  这个宏愿从记事起她就有了,直到今日,都没有实现,冯凤凤洗澡的时候把头埋在水里,心里想着自己买的那一笔保险,要是自己意外溺死就能获得一大笔赔偿,可是,不对,自己死了,钱好像也没办法花了,于是,她又迅速地把头抬了起来。

  “啊!”随着女人一声凄厉的尖叫,一个男人痛苦的惨叫也随之而起:“不要打人!”

  ……

  “我是阿拉丁,是住在神灯里的神明,你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召唤出了本神明,所以你要帮本神明实现一百个愿望。”

  冯凤凤面无表情地查询着本市精神病院的联系电话,对眼前围着几块白布、披着一头海藻般的长发的男人,置若罔闻。

  “喂,本神明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阿拉丁十分霸气地走到冯凤凤的面前,冷哼一声质问道。

  冯凤凤嗬了一声,在精神病院的人到来之前,她冷静沉着地在网上搜索了一下这个问题–如何制服一个精神病患者?

  阿拉丁看着那低垂着脑袋、不理会他的女人,摸着海藻般的长发嘀咕:“难道是个聋子?那不行,就算是个瞎子也得实现我一百个愿望。”

  想起之前那些帮自己实现愿望的人,一百个愿望都还没实现就扑街了,阿拉丁很着急,他被困在灯里有几百年了,实现不了一百个愿望就还得再被困个几百年,这简直是要他的命啊,所以,他必须让这个聋子心甘情愿地帮自己!

  冯凤凤当然帮了阿拉丁,她把他送进了全市最好的精神病院。

  第二章:神明的第一个愿望

  在24年的人生生涯中,冯凤凤也不是只碰到过一次精神病患者,但是她绝对是第一次碰到被自己送进精神病院后又跑了出来的精神病患者。

  阿拉丁海藻般的长发被剪得跟被狗啃过似的,十分有型,一身白布已经变成了病号服,真合身!他震怒地看着回到家的冯凤凤,在她又准备打电话的时候,一把夺过了手机:“你竟敢把一个神明送进精神病院!”

  不瞒你说,冯凤凤还敢再送一次。

  世风日下啊,人心不古啊,阿拉丁哀怨地坐在沙发上,回想起曾经的光辉岁月。那时候的人们多么质朴,见到他从灯里出来,都纷纷跪拜,哪像眼前的女人,一言不合就送他去精神病院。

  这加剧了阿拉丁想从神灯里脱离出来的迫切心情,万一再过几十年、几百年,人们一看到他就直接送他去殡仪馆了多不好、多不吉利!

  “大哥,我看你病得也不是很严重,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冯凤凤估量了一下自己和阿拉丁的身高差距,确定打不过他以后,选择了走迂回路线–讲道理。

  阿拉丁指着冯凤凤桌上的那盏黑色小神灯,语气里充满了傲骄:“我就是住在灯里的神明,我叫阿拉丁。”

  “你好,阿拉丁,我叫美人鱼,幸会幸会,有机会在童话书里一起吃个饭。”冯凤凤冷嘲热讽的功力十足,她说完这话,阿拉丁的脸都黑了,就跟那盏灯一样黑。

  为了向笃信无神论的冯凤凤证明一下自己神明的身份,阿拉丁忽然一下子就消失了,而桌子上那盏黑色的神灯亮了起来,白光缭绕在黑色的灯身上,十分诡异。冯凤凤的眼睛渐渐瞪大,在眼珠子差点掉下来之前,赶紧揉了揉。

  阿拉丁瓮声瓮气地问:“现在你信了吧?愚蠢的凡人,哼。”

  话音刚落,阿拉丁就只听到砰的一声,他吓得赶紧钻了出来,才发现自己连人带灯被扔下了楼。他住了几百年的小窝,碎了。

  冯凤凤捂着胸口,默念了几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护体以后,伸出头往窗口下面看,这不看还好,一看有点辣眼睛–阿拉丁抱着他的神灯哭得十分伤心,孤独的小身板仿佛一棵被嫌弃的狗尾巴草。

  这一夜,冯凤凤的睡眠质量奇差无比,梦里全是阿拉丁抱着神灯哭得伤心的模样。她想,要不,买个神灯送给他?

  第二天,冯凤凤马不停蹄地去挑选了一盏黑色陶瓷油灯,送给阿拉丁的时候,阿拉丁泪眼汪汪地问:“为什么不是台灯?”

  “台灯?它一通电,你被电死了怎么办?”冯凤凤义正词严地回答。开玩笑,这种无人问津的小油灯十块钱一盏,最便宜的台灯都要二十块以上好吗?

  “这样啊,那你什么时候开始帮本神明实现第二个愿望啊?”阿拉丁抱着油灯,泪眼里开始绽放出期待的光芒。

  等等,第二个愿望?冯凤凤目瞪口呆地看着阿拉丁:“你别告诉我,你的第一个愿望就是重新买盏灯?”

  阿拉丁欣慰地点点头,然后说起了在漫长的岁月里,他无欲无求的生活,导致根本凑不齐一百个愿望,准确地说,他连一个愿望都没有。每个被他选中的人,到死都没能完成他任何一个愿望,而冯凤凤歪打正着,总算别出心裁地让这位奇葩神明,有了第一个愿望……

  第三章:不平等条约

  家里来了一位不知道活了多久的神明,冯凤凤很惊讶自己是如此淡定。

  阿拉丁深情地问:“奇怪,你不怕我吗?我可不是人。”

  “你要是说你是人,我才怕。”冯凤凤吃着泡面,翻看着杂志,连一个眼神都不想给阿拉丁。

  阿拉丁还是很好养的,不吃不喝不睡,成天活得跟空气似的,冯凤凤担心他是想等到她老死,好继承她银行卡里那四位数的财产。

  自己莫名其妙就要帮别人实现一百个愿望,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对劲。

  童话故事里不是这么写的啊!

  “呃……”阿拉丁正在看肥皂剧,听到冯凤凤提出的问题之后,他表现得竟然比冯凤凤还困惑,他答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要等我实现了一百个愿望,我才能脱离神灯,然后恢复帮别人实现一个愿望的力量,但是这个愿望只能由人类提出来。”

  一百个愿望,只能换来一个愿望。

  冯凤凤微笑着看着阿拉丁,这种神明在小说里大概一个章节都活不了吧。她吃完泡面以后,拿着从学校里带回来的教鞭,蹲在沙发上,指着阿拉丁:“从现在开始,给我想,你到底有什么愿望。第一,花大价钱的没门;第二,觊觎我美色的别想;第三,帮你违法犯罪的不可能。”

  阿拉丁正在看着电视里的言情偶像剧,里面的男主高大帅气,一身衬衣穿得魅力四射,他猛地站了起来激动地指着电视机说:“我的第二个愿望就是变成他那个样子!”

  ……

  有钱、帅,冯凤凤看着阿拉丁那一米八多的大个子,琢磨着他要和男主一样有钱是不可能了,暂时往帅气方面发展发展吧。她把一头被狗啃过似的头发的阿拉丁带去了美发店,人家以为她带了个流浪汉。

  “这个,对,就这个。”冯凤凤拿着电视剧里的截图,放大男主的发型给理发师看。

  在阿拉丁剪头发的过程中,冯凤凤深深地思考了一下,如果阿拉丁的每一个愿望都这么好实现,那一百个愿望实现起来也就简单了,那么最后她要提出一个什么愿望比较合适呢?那当然就是要发财啊。

  想到这,冯凤凤抬头望向了阿拉丁,连带着看阿拉丁的眼神都开始充满了母性光辉,但是下一秒,她的母性光辉就凝固了。

  那个帅出天际的小哥哥,是……是阿拉丁?

  “小哥哥,你有没有什么联系方式呀?”洗头妹妹已经看出了阿拉丁的潜力,娇羞似水地问。

  “你可以擦擦神灯。”阿拉丁正沉醉在自己的新形象中,随口答道。

  洗头小妹满脸疑惑地看着他。

  冯凤凤忽然有点愤怒,这可是她的神明,以后自己实现愿望的机会可不能让别人抢走。她干咳一声,温柔地拉住了阿拉丁的手:“小丁,我们走吧,该买衣服了。”

  阿拉丁对冯凤凤这种来路不明的温柔,并没有什么防备,他点点头跟着冯凤凤离开了美发店,没多久就收获了冯凤凤的咆哮:“既然要我帮你实现愿望,就别跟其他人胡说八道,知道没有?”

  阿拉丁忽然想起了不知道多久以前,他在一个庙里,听到一个老和尚在和一个要下山去化斋的小和尚交代:“女人可是老虎,你要小心呀。”

  第四章:撩妹手段一流

  成为了高富帅,不对,成为了高帅的阿拉丁,虽然受到了冯凤凤的炮火无情的轰炸,但是,这毫不影响他接下来几天对自己形象改变后的美好心情。

  冯凤凤并没有想和阿拉丁讨论他那张帅脸的意思,她埋头追着自己的肥皂剧,冷不丁却被一个黑影笼罩住了,一抬头她吓了一跳,阿拉丁的脸凑得特别近,非常执着地问:“我好看吗?”

  还记得小时候看小人书、看电视剧,里面的神明都是一脸慈悲,为天下苍生操碎了一颗心,唯独这个阿拉丁,很不一样。

  “我问你一个问题。”冯凤凤深吸一口气,庄严地看着阿拉丁。

  “你问吧!”阿拉丁摸着头发,意气风发地回答。

  冯凤凤冷笑了一声:“你是不是被其他神明遗弃了,所以才被困在了灯里面。”

  阿拉丁炸毛了,他自诩神明界的一朵花,怎么会被其他神明抛弃呢?这位神明觉得自己受到了漫长的一生之中最大的侮辱!他头发也不摸了、镜子也不照了,消失在了那盏廉价的油灯里。

  啧啧,这傲娇的小性子倒是十分厉害,冯凤凤试探了几句也没见阿拉丁吭一声之后,这才放心地打开了电视机,终于不用跟着某神明看台湾偶像剧了!

  阿拉丁躲在油灯里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发现电视机里竟然没有播放他最爱看的电视剧,他伤心了,准备钻出油灯抢遥控器。可是一出去,他看到的是已经睡成了一头猪的冯凤凤,她轻微的鼾声让他想起了曾经在山林里见过的一头小野猪。

  千万不能让冯凤凤知道他这个可怕的联想,阿拉丁点点头,嗯,凡人的战斗力也是很恐怖的。

  冯凤凤睡着睡着感觉有人在抱自己,一边抱还一边在唾弃她:“好重,啊,好重啊,我抱不动了。不行,我的一百个愿望还没实现呢,1、2、3嘿,1、2、3起!”

  这是在抬棺材吗?!冯凤凤简直要气死了,她如此标准的身材他都抱不动,这神明是个病秧子吧!

  “睡吧睡吧。”把冯凤凤放在了床上以后,阿拉丁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阿拉丁一直没有出去,冯凤凤等了老半天,真的就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连担心阿拉丁会图谋不轨这件事都被周公驱散。她难得睡得这么香甜,一觉醒来时太阳已经晒到屁股了,准确地说,是晒到了阿拉丁的屁股。

  阿拉丁趴在床头打瞌睡,手还拽着冯凤凤的手。冯凤凤脸一红,看到两只手握在一起时,竟然觉得心跳快了一拍,毕竟二十四年来她都是自己的左手牵右手,是一只真正的单身狗。

  “阿拉丁!”冯凤凤一声咆哮,阿拉丁吓得从床边跌了下去,坐着的小凳子都翻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脸红,冯凤凤决定化害羞为愤怒,迷惑一下这个智商显然不高的神明。她从床上跳了下来,指着阿拉丁破口大骂:“你这个色狼!你竟敢趁着我睡觉的时候占我便宜?!”

  阿拉丁还睡眼惺忪的双眼,可怜巴巴地看着冯凤凤:“我没有,昨晚你做噩梦了,我发现,我握着你的手,你就不害怕,所以我才–”

  “所以你就握着我的手握了一晚上?”冯凤凤的声音倏地低了下来,颇有些小心翼翼的意思。

  “是啊。”阿拉丁从地上爬了起来,可能是真的没睡醒,对于冯凤凤的大发雷霆全然不放在心上的样子,反而又凑到了冯凤凤的面前,豪迈地把她拥入了怀里,“别怕,你要是还做噩梦,我就一直握着你的手!”

  冯凤凤在阿拉丁的怀里瞪大眼睛,这家伙蠢归蠢,撩妹的手段一流啊!为了保持自己的理智,冯凤凤毫不留情地推开了阿拉丁:“就是因为你在我的房间里,我才做噩梦的,闪开。”

  阿拉丁看了一眼冯凤凤,略带心虚,想起昨晚不小心的一幕,他感觉唇有点发烫,但不敢说。

  心虚之中,这位神明还记得提醒冯凤凤:“凤凤,我想吃你上次做的红烧鱼,好吃。”

  冯凤凤不明白一个神明为什么忽然要吃红烧鱼,而且上次他不过就是喝了一口汤。

  第五章:幼稚、肤浅、可笑

  随着时光的流逝,阿拉丁似乎对做人这件事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甚至开始学着像人类一样吃饭,当然,这一点冯凤凤是拒绝的。

  大米不要花钱买吗?

  “这个,游乐园!第九十六个愿望!”阿拉丁又从电视里看到了他的第九十六个愿望,之前的都是什么吃自助餐、公园一日游之类的,冯凤凤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幼稚、肤浅、可笑!

  趁着周末,冯凤凤带着阿拉丁去了游乐园,正被阿拉丁拖着四处疯玩的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叫了起来:“冯老师!”

  冯凤凤一扭头,看到了当初送她神灯的小朋友,她正咧着掉了两颗门牙的嘴冲她笑,可爱极了。而牵着小朋友的是他的妈妈,妈妈说:“冯老师,你也在这里玩呀?这是你男朋友吧?真帅!”

  “冯老师有男朋友咯!”小朋友笑着拍手。

  冯凤凤尴尬极了,但又不想否认,毕竟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同事都名花有主了,她是幼儿园里出了名的单身狗,受到过的暴击实在太多。

  主要是,阿拉丁长得确实挺帅。

  “那个你误会了,我不是她男朋友。”耿直的阿拉丁,背着冯凤凤的包,神情严肃地否认了他们的关系。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下来,最怕阿拉丁忽然的耿直,冯凤凤保持着微笑,目送一脸尴尬的小朋友和他妈妈离开,然后转身就掐住了阿拉丁的胳膊:“你不说话会死啊!”

  接下来的游玩,阿拉丁受尽了冯凤凤的冷嘲热讽,他憋屈地跟在冯凤凤的身后,坐车回去的路上,他深吸一口气,凝视着冯凤凤:“你今天生气,是不是因为我否认了我是你的男朋友?”

  一车人的脑袋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冯凤凤这边。

  这神明的脑子应该不大好使吧,冯凤凤冲大家干笑一声,然后掐了掐阿拉丁,暗示他闭嘴,但是阿拉丁把这种疼痛感定义为冯凤凤还在生气,他忍着剧痛坚持说道:“你不要生气了,我们不能撒谎骗人,我不是你男朋友这是事实,我是在教你诚实做人–痛痛痛!”

  回到了家里,冯凤凤冷眼看着缩在沙发上一脸哀怨的阿拉丁。

  “喂。”过了一会儿,冯凤凤觉得不对劲,阿拉丁那白白嫩嫩的脸蛋,为什么这么红?她叫了一声,阿拉丁虚弱地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又闭上了。

  伸过去一摸额头,冯凤凤才知道神明也会发烧!

  就差四个愿望了,要是关键时刻阿拉丁烧傻了,岂不是太亏了?冯凤凤翻箱倒柜地找了一些药,塞给了阿拉丁吃,阿拉丁忍住想要呕吐的冲动,泪眼汪汪地对冯凤凤说:“凤凤,我想喝桂圆粥。”

  冯凤凤的眼角抽搐了一下,可是看着阿拉丁可怜巴巴的样子,她心里软了下来,嘀嘀咕咕地去厨房熬粥去了。

  阿拉丁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跪在那儿看着厨房的方向,像背书似的说道:“其实不是我想拒绝,神明是不能和人类在一起的,凤凤,我知道我长得很好看,但是吧,天涯何处无芳草–”

  “去你二大爷的桂圆粥!姑奶奶我不熬了!”只听见厨房里传来一声巨响,阿拉丁缩了缩脖子,钻进了油灯里。

  阿拉丁在油灯里躲着,看不到厨房角落里蹲着的冯凤凤。她抹了抹眼泪,灶上的粥开始黏糊了起来,发出细微的声响,客厅里没有一丝动静,如果有一天阿拉丁走了,这种死一般的寂静又会重回她的生活。

  孤独的人最怕有人陪,因为一有人陪就会容易上瘾,不知道何时,冯凤凤习惯了做噩梦时有人握住她的手,出门时有人替她提着包,心情不好时有人任她骂。

  冯凤凤擦干眼泪起身,将剥好的桂圆倒进了粥里,好一会儿她端着一碗粥放在了油灯旁边。阿拉丁嗅到了香味,探出头看了看,只看到冯凤凤落寞地走进了卧室。

  第六章: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哦

  阿拉丁将桂圆粥喝完以后,认真地看着墙上挂着的冯凤凤父母的遗像,以及一张全家福,他凝重地将碗放在桌子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接下来的日子,冯凤凤替阿拉丁实现愿望的效率变得极其低,引起了阿拉丁的不满,尤其是卡在最后一个愿望时,阿拉丁每天都在冯凤凤的面前,吹嘘自己帮人实现愿望的能力。冯凤凤一边看着小朋友交上来的水彩画,一边问:“我想发财,行吗?发大财!”

  “只是发财吗?”阿拉丁忽然安静了下来,冯凤凤抬眸,对上了他那双干净澄澈的眼睛,他的声音变得有些轻,“你要想好,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的。”

  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冯凤凤总觉得阿拉丁在暗示什么。

  “你最后一个愿望是什么?”冯凤凤放下水彩画,觉得应该好好和阿拉丁谈一谈了。

  灯光下,阿拉丁的眼眸熠熠生辉,充满了向往地说道:“你帮我找一个女朋友吧!”

  ……

  之前在游乐园时,他否认了自己是冯凤凤的男朋友,现在又叫冯凤凤给他找一个女朋友,冯凤凤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她很认真地问阿拉丁是不是认真的,阿拉丁点点头。

  心里开始堵得慌,冯凤凤将水彩画胡乱地收了起来,不想再和阿拉丁说话,可是阿拉丁却一直缠着她,不停地说着这个话题,完全没有发觉到冯凤凤的异常。

  “去死吧!”冯凤凤终于忍不住了,大吼一声,看到阿拉丁吓得钻进了油灯以后,她使出了洪荒之力,拿起那盏十块钱的廉价小油灯,从窗口扔了下去。

  只听到阿拉丁的惨叫声从楼下传来,冯凤凤捂着耳朵不去听。

  按照以往的习惯,第二天冯凤凤就会看到阿拉丁缩在门口,像一只受尽了委屈的哈士奇,等着她回来。但是这一次,阿拉丁就像消失了一样,从冯凤凤的生活里彻底抹去了痕迹,冯凤凤去了很多地方寻找,仍一无所获。

  那种寂静的日子,提早返回到了冯凤凤的生活里,她时常懊恼,自己为什么不再忍一忍?要知道,自己再忍一忍就能成为亿万富翁了好吗?

  路过曾经带着阿拉丁去剪头发的美发店时,冯凤凤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阿拉丁!

  只见阿拉丁剪了一个杀马特的发型,穿着和发廊十分匹配的衣服,俨然一副王朝贵族的样子,正和那个曾经问他要联系方式的洗头妹妹有说有笑。最刺眼的是,两人穿着的衣服是情侣装。

  一盏黑色小油灯,被放在收银台的位置,透过玻璃映入冯凤凤的眼底。

  一种捉奸的愤怒感直冲头顶,冯凤凤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来的自信冲进了人家美发店,掐着阿拉丁的胳膊咆哮:“阿拉丁,你是不是想死了啊!?”

  “你干吗,你干吗打我男朋友?”洗头妹妹蹦到了冯凤凤的面前,充满了灵异风格的眼影十分霸气。

  阿拉丁微笑着看着冯凤凤,一声不吭,冯凤凤的手忽然就松开了,她觉得这笑容太陌生了,陌生得让她不知所措。

  离开了美发店以后,冯凤凤心乱如麻地跑回到了家。不是说神明是不能和人类在一起的吗?这个死骗子!神明里的诈骗犯!

  看着桌子上重新买来的油灯,冯凤凤有一种又气又无助的感觉,她抓起那盏油灯就毫不客气地从窗口扔了下去。

  第七章:你的愿望实现了

  自从知道了阿拉丁变成了非主流,扎根在美发店里,与洗头妹妹出双入对以后,冯凤凤回家的路线就开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主要体现在,要绕一大圈,避开那家美发店,以免辣眼睛。

  “冯老师啊,来来上车,我送你。”刚下班,冯凤凤就遇到了在游乐园里遇到过的那位家长,家长十分热情地邀请她。

  缺了两颗大门牙的小朋友将脑袋从车窗里露出一点,咧嘴笑:“冯老师,你坐我妈妈的车子吧,我有礼物要送给你哟!”

  冯凤凤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这位小朋友,又从垃圾堆里拾来了一盏灯,冯凤凤觉得他长大以后很有从事资源回收这一块的潜力。看着他纯真无邪的笑脸,冯凤凤忍住眼泪,把神灯放回了包里,小朋友可能是看出了冯凤凤强颜欢笑的样子,他小大人似的开始讲起了自己看过的故事。

  关于一盏阿拉丁神灯的故事。

  “这个,这……这个是骗人的,其实神灯里住着的不一定是神明,也可能是……是个诈骗犯。”冯凤凤说出了自己曾经的深刻体验。

  “老师,诈骗犯不是都应该住在监狱吗?”小朋友不解。

  冯凤凤竟无言以对,看来现在的小朋友也不好骗了,她默默地坐车到了路口下车。等到车子消失在视野中之后,她快步跑回家,愤怒地从包里抓起了那盏神灯准备砸掉,因为她一看到神灯,就会想起阿拉丁。

  “哎哟!”刚把灯往地上一扔,阿拉丁就从灯里面被摔了出来,额头上冒出了一个大包,泪眼汪汪地看着冯凤凤,“你到底要砸掉我几个家?”

  冯凤凤吓得一蹦后退了四五步,抵着墙确认了他是阿拉丁以后,她立马就叉腰大骂起来:“你怎么在这里?赶紧给我滚出去!找你的杀马特家族当你的贵族王爵去!”

  阿拉丁揉着额头,憋屈地说:“杀马特是谁?我不找杀马特,我找你。”

  “找我干什么?你的洗头妹妹呢?”冯凤凤咬牙切齿地问,她不愿意承认自己在吃醋,但是这种行为偏偏就是在吃醋。

  “分手了啊。”阿拉丁一说到这个就咧嘴笑了起来,“我最后一个愿望也实现了。你把我扔出窗户时正好被她拾起来,我就干脆将错就错,现在,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

  冯凤凤满头乌鸦飞过,连自己听到这话是高兴还是愤怒都分不清了,只是眼睛忽然酸涩了起来。

  阿拉丁看着冯凤凤发红的眼睛,有些忍不住伸手想要替她挡住快要流下来的泪水。他在她家里待了那么久,时常在半夜时分会听到冯凤凤一个人对着全家福哭泣,那种小小的哭声十分压抑,他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体会到了心疼的滋味。

  孤独的人总是有共鸣,阿拉丁在神灯里一个人住了许久,虽然他没有家人、朋友,也不曾失去什么,但是那种无声无息的孤寂,折磨人时不需要任何理由。

  神明的套路都这么多吗?冯凤凤越哭越大声起来,将心里的委屈悉数倒出。

  见冯凤凤一直哭又不说话,阿拉丁有点急了,一边替她擦眼泪一边冒冷汗:“别哭别哭,你的愿望,我一定会帮你实现的!但……但,其实让人死而复生,我做不到,对不起。”

  他以为她会提出让父母复活这种奇葩的愿望?冯凤凤看着阿拉丁憋屈的神色,破涕为笑,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后,她说:“我从小就有一个发财的愿望,要当一个有钱人,这段时间养了你,我更明白了钱的重要性,所以,我想好了,我的愿望是–”

  “等等!”阿拉丁猛地打断了冯凤凤的话,他满脸通红,眼里满是着急地说,“我还有件事没告诉你,如果帮你实现了愿望,我就会永远地离开这里的。你一定要好好想清楚,好吗?”

  冯凤凤看着阿拉丁焦急的样子,眼里的光彩渐渐温柔了起来,她喜欢阿拉丁任由她欺负也不生气的性子,喜欢他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的模样,也喜欢家里有他絮絮叨叨地讲着他曾经遇到过的人。

  喜欢一个人,就像下了一场暴雨,雨停了,却融入了大地,汇进了大海,弥漫在空气中的每一个角落,孕育着无数希望。

  阿拉丁屏气凝神地等着冯凤凤的回答,他害怕冯凤凤又说要发财。

  因为她,他第一次喜欢上这个世界里每一件琐碎的小事,她的家里有着他如今最喜欢的气息。在漫长悠远的时光里,他第一次觉得陪着一个人过日子,原来这么舒适又有趣,他不想走,可是,他无法明确地提出。

  看着他似乎在颤抖的眸光,冯凤凤觉得这个笨蛋神明也一定是喜欢自己的,他在她做噩梦时亲了她的事情,以为她不知道吗?虽然那是她做噩梦时,挣扎之中起身不小心碰到了他的唇……

  “真的能实现吗?”冯凤凤故作狐疑地问道。

  “能的!”阿拉丁着急地点头。

  “那好,我的愿望很简单,你留下来和我永远在一起。”冯凤凤叉着腰气势十足,如一头母老虎般对着阿拉丁命令道,“快点给我实现!”

  话音刚落,冯凤凤就被拥入了一个怀里,阿拉丁带着笑意的嗓音在头顶响起:“那本神明以神的名义宣告,你的愿望实现了!”

  冯凤凤惊讶地抬头,一个吻轻轻地落在她的嘴唇上,她眨眨眼睛,心里有甜蜜在晕开。那以后她就不砸神灯了吧,毕竟那是她男朋友的家。

  文/叮咚咚

打赏
赞 (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