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有独钟

  世界上好的人千千万,可要说合适的人,一辈子都遇不到几个。尽管如此,也请不要慌乱。只要耐心等待,最好的少年,一定会在漫长的岁月里,与你不期而遇。——《意大利初恋日记》

  7

  之前刚出国,没有语言基础,我在意大利复读了一年初三。但他们的学科知识和国内的相差很大,我那时候很颓废,很多知识都还给老师了,几乎门门都挂科。

  零君得知了这个情况,说作为我的朋友,他不能袖手旁观。其实更多的可能应该是恨铁不成钢,觉得我居然败给意大利人,真是太丢脸了。

  于是,他会让我每天下午提前一个小时来补习班,先给我补其他功课,之后再照常上意大利语辅导课。

  犹记得那是炎炎夏日,白天在学校上完课,本就很困倦了,下午还要听零君解说,没一会儿,我就分神了,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看。

  零君很生气,觉得自己鸡同鸭讲,严厉地说:“专心一点!”

  “哦。”我很快回过神来,正襟危坐。

  可没一会儿,我嗅着他身上特有的肥皂味,又昏昏欲睡了。据我所知,零君的衣服都是他用手洗的,清爽的肥皂味混合着阳光特有的干燥气息,总给人一种独特的嗅觉享受,至少我个人非常喜欢。

  当然,沉迷于香味的后果就是……我又被骂了一顿。

  8

  零君有一段暗恋我的青葱岁月,那时,他以补课的名义,霸占着我的时间,不许我接触其他人。

  某次背单词时,他突然和我提起:“如果你背了200个单词,我就给你奖励。”

  “如果没有呢?”

  “你就亲我一下,”零君几乎是脱口而出,很快他反应过来,尴尬又羞涩地说,“我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那时候,我和零君也仅仅只是老师与学生的关系,私交甚好,并没有到恋爱的地步,所以,我也没有将他的玩笑话放在心上。

  何况我心高气傲,对自己的记忆力颇有自信,就挑衅一般答应了:“别,就这样,那么一言为定。”

  隔天,我只背出了150个单词,自然而然算是失败了。

  零君也并不想乘人之危,他正打算这事就这样翻篇了,却被我连拖带拽到其他空旷的教室。

  做人嘛,自然要愿赌服输。

  我把他堵在角落里的阴暗处,凝视了一会儿这个男人。几乎是在瞬息之间,我踮起脚,飞快地亲了一下他的侧脸,然后落荒而逃。

  9

  记得很久之前,我和零君等人一起出门去玩。

  过马路时,我没怎么看路,红灯还亮着就准备闯过去。

  就在这时,有车从左侧开过来,零君直接冲上来挡在我旁边……也幸好那辆车刹车够快,没出什么事故,只是车主摇下车窗对着我们破口大骂。

  我神经大条,心思没零君细腻,笑了笑,就继续追其他人去了。

  唯有同行的表姐,看出了一点端倪,估计已经猜到零君暗恋我了。

  她问:“你不骂她?”

  零君瞥了一眼远处玩得开心的我,摇摇头:“算了,她开心就好。”

  10

  说一件零君被我嘲笑至今的事情。

  我和零君每晚有睡前煲电话粥的习惯,恋爱之前,有在电话里聊过初吻的事情。

  我问:“你和谁接吻过吗?”

  零君迟疑了好久,才说:“有,和一个女孩子。当时我们半夜偷跑到山上,有烟花,气氛很好,就接吻了。”

  我一脸向往,羡慕地说:“听起来好棒啊,接吻是什么感觉?”

  “应该是和吃活泥鳅一样,再说了,有什么好棒的。”不知为何,他语气里颇有点气急败坏。

  我那时候人傻话又多,听不出零君话里话外的失落。等到和他谈恋爱以后,我常提起这件事,说零君对那个女孩余情未了,初吻都给了她。

  零君实在被我逼急了,没有办法,只好承认:“都是骗你的,只是这么大了,还没和别人接吻过,说出来太丢脸了。”

  我笑得花枝乱颤,原来这就是所谓男人的自尊心。

  11

  好几年前,意大利发生了一次雪灾,雪厚得把门都堵住了,漫山遍野银装素裹,白皑皑的一片。所有铁轨都封道,火车无法通行,学校也停课了。

  于是,我和零君约好一起去公园打雪仗、滚雪球。

  那时候我们还只是朋友,我又是贪玩的性格,根本没太注意男女有别。

  玩到一半,零君突然诱哄我:“过来,给你看一样东西。”

  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觉着这厮有诈,又看不懂他那让人捉摸不透的笑容,只能傻兮兮地跟了上去。

  还没走两步,零君突然把我拥到怀里。

  我心跳加速,像是被敌军攻城了一般慌乱,忘记了挣扎,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路数。

  突然,他一扯树枝,大片的雪掉下来,把我们两个人都结结实实地盖住了。

  呃,原来是打雪仗的诡计啊,害得我还心猿意马,多想了些什么……

  12

  想起很久以前,零君的妈妈在圣诞晚餐时偷偷摸摸见了我以后,和零君私底下讨论:“这小姑娘会不会有点矮?”

  零君不算高,不过还是比我高18厘米左右,看起来我就只到他的胸口位置。

  他妈妈犹豫了一会儿,又委婉地说:“以后要是你们生……”

  零君当机立断地反驳:“你和我爸也不高,还不是生下我这样高的?”

  按照他的意思是,以后我们繁衍后代,应该也会有个子较高的孩子?

  可当时我和零君还没开始谈恋爱啊,最多就是偶尔有眉目传情!这厮居然连生孩子的事都想好了吗?

  13

  据零君说,他原先只是把我当作妹妹在养,觉得我天真烂漫又不谙世事,很怕有坏人把我拐跑了,所以,他就对我进行严格把关。

  结果养着养着,他哪里都不放心,就索性把我收入囊中,自己来照顾好了。

  按照他的话说:“把你交给别人,我都不会放心的,还是自己养比较好。至少我绝对不会辜负你,也绝对会对你好。”

  这简直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最高境界。

  14

  零君向我表白是在情人节的那天,2月14日。

  没有精心准备的巧克力,也没有芬芳的玫瑰花,甚至连告白的过程都是仓促混乱的。

  那天,按照惯例,我和零君在煲电话粥。我在电话那头感慨了一句:“我果然不招人喜欢,没有人送我巧克力,也没有人向我表白,我很羡慕其他人。”

  零君迟疑了一会儿,低低地出声:“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啊。”我比较直爽,平时对朋友的喜欢也常挂在嘴边。

  “不是朋友的喜欢。”零君郑重其事地补充了一句。

  听到这句话,我如遭雷击,愣在原地。

  不是朋友的喜欢,也就是恋人之间的那一种吗?

  我不太确定,但又不知所措–我完全不清楚对零君是哪一种感情,因为没谈过恋爱,对情爱方面的感受很陌生,自己都不能确定自己的心意。唯一能知晓的一点是,如果我就此拒绝了他,他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和我无话不说,甚至他会因为尴尬,而对我避之不及。

  怎样都好,就是不要疏远我。

  于是我回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哦”字,意味着知道了。

  零君却认为我是答应了,隔天就以男友的身份自居。

  等我回过神来,已经太迟了。

  这一艘贼船,怎么都靠不了岸了。

  文/草灯大人

赞 (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