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席先生

  【内容简介】身为席衍的未亡人,她投下巨资,只为在网络中构造一个虚假的席衍。可这个席衍太逼真,不但能细数往事,更让她时时刻刻产生幻觉,以为自己的心上人从未离去。她不敢沉沦,可这虚假的爱人,竟然追到了现实。

  1

  桑珠一上线就被扑倒了。

  满天的玫瑰花海里,男人的头埋在她的颈边,舌尖缓慢而撩人地划过她的大动脉。她着迷地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紧紧抱住了他宽阔的背脊。

  “阿衍,我来了。”

  席衍“嗯”了一声,又不轻不重在桑珠的脖子上咬了一口,酥麻的感觉一路蔓延到了心尖儿上。桑珠一个翻身,就将他压在了地上。他有一副好相貌,眼睛狭长,眼尾向上划出一道不偏不倚的弧度,漂亮得无法形容。

  桑珠手撑在他的胸口,头低下来,鼻尖碰着他的,呼吸相互纠缠。她不说话,就这样盯着席衍的眼睛。许久,席衍总算开口,嗓音有些沙哑,性感低沉得简直要命。

  “别闹了。”

  “你不喜欢吗?”

  席衍抿着唇,点了点头,道:“喜欢。”

  桑珠差点儿笑出声,在他腮边亲了一口,亲昵道:“等急了吧?我最近工作太忙了,没时间上线呢。”

  席衍不语,就这样凝视着她,他眼底有很多很多爱,全部给了她。

  桑珠无法抵抗他这样的眼神,不再捉弄他,翻身起来,两个人并肩站在玫瑰花海里。

  这里是桑珠买下的私人空间,所以她可以随意改变周围的环境。记忆里也有一片花海,只是没有这么繁荣,现实里的玫瑰花都枯死了,如果去了,能看到的只有残枝败叶。

  她凝视着远方的地平线,一时有些伤心。一边的席衍像是感受到了她的情绪,伸出手来,轻轻地握住她的手腕。他的掌心微凉,指腹上有一层薄薄的枪茧,他笑了笑,温柔道:“桑珠,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桑珠心中有柔情,却也有难以言喻的冰冷和绝望。许久,她轻声说:“我知道的。我也喜欢你。”

  桑珠在线上待了十二个小时,最后被系统强制下线了。

  她从游戏仓里起身,赤着脚慢慢走到电脑屏幕前,屏幕上的席衍还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开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

  “阿衍。”她把手贴在屏幕上,轻轻地叫他的名字,知道他听不到,却又希望有奇迹发生。

  墙上挂着一幅照片,是她穿着婚纱,同席衍站在一起。

  这是他们的结婚照,三年前拍的,之后席衍去国外处理公务,然后再也没有回来。

  一年前,桑珠投资的网游上线公测,她作为首批玩家,第一件事就是要求程序员为她制作出一个“席衍”。

  一个同席衍从外表到性格都一模一样的冒牌货。

  2

  桑珠每天工作很忙,却总会抽出时间登录游戏。

  作为席衍的未婚妻,她掌管着席氏的大小事务。有人说她偷了席家的公司,她充耳不闻,拿着席衍存在律师那里的遗嘱,笑眯眯地将说这些话的人赶出了董事会:“阿衍的遗嘱上写得清清楚楚,要我替他看好公司,你们如果不同意,大可以试一试,看能不能比得过我。”

  谁能比得过她?她同席衍一起长大,席家讲究有能力者居之,就算席衍是主家嫡长子,也是从小刻苦,才能从众多兄弟姐妹里杀出一条血路。桑珠是席家收养的丫头,跟在席衍身边端茶递水。小丫头和小少爷一起长大,学的是一样的东西,连为人处世的原则都如出一辙。

  席衍会的她也会,甚至因为席衍的离去而越发狠戾。这样的女人谁不怕?至少席家人不敢再明目张胆地反对她,不过背地里的小动作绝不会少。

  这一次也不例外。桑珠的车子被动了手脚,开到山脚下时直接翻了出去。她系着安全带,被勒在座位上动弹不得,头撞破了,血糊住眼睛,汽油味道越来越重,车子随时有可能爆炸。

  她在一片凝固的安静里,闭上眼睛放弃挣扎。其实努力一下,她也许能逃出生天,可是她没有太强烈的求生欲望。

  如果死后也有另一个世界,她就能见到席衍了。就算没有,这个和席衍再没有任何瓜葛的世界,也毫无意义。

  下一刻,她忽然又想到:不知道她死后,游戏里属于她的那个空间还会不会保存,如果被销毁了,那个冒牌货会消失吗?

  她还没想清楚,就被人拖了出去,拉她的手非常有力,打破了车窗,抓住她的衣领。崖下一片狼藉,男人将她抱起来,向着另一边快速跑去。只是没有跑几步,男人就扑倒在地,将她死死地压在了身下。

  身后传来爆炸声,热浪涌来,吹得人仿佛置身火海一般。借着这样惨烈的光,桑珠终于看清救她的人的面目。她嗓子干涩,颤抖着唇叫他的名字:“阿衍……是你吗?”

  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哪怕被热浪熏得落泪,也不肯移开视线。

  席衍压在她身上,忽然低下头来,亲吻她的眉心,柔声道:“是我。桑珠,你哭什么?”

  她当然要哭,在失去他的这三年里,她总是哭着醒来。可她不愿说这些,因为不想让他担心,便揽住他的脖子,狠狠地吻住他。

  席衍顺从地低下头,同她吻在一起,双唇里有血腥味道,火像是助燃剂,连带着这三年的思念与痛苦,烧得越发深刻清晰。

  只有亲吻他时,桑珠才能确定自己是真正活着,不是用那个冒牌货寻找微不足道的安慰,而是真实存在的。

  许久,两人终于分开,她微微喘息,眼底像是有潋滟的桃花,望着他,柔情万种道:“我再也不要你离开我了。”

  “桑珠,”席衍却避开了她的目光,“我送你去医院。”说完,他站起身将她抱了起来。

  桑珠乖乖缩在他的怀中,余光看到他的身后一片狼藉。

  “阿衍!”她惊叫道,“你放我下来!”

  席衍闻言,却不为所动:“你需要立刻去医院。”

  “那你呢?!”

  只一眼就能看出,他伤得有多么重。衬衫被火舌舔得支离破碎,血肉模糊。受了这样的伤,正常人怎么会这样若无其事?

  席衍有些奇怪地歪了歪头,看着她的视线有些晦暗不明。

  桑珠再次催促他放下自己,他这才将她小心地放下,然后又拉住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心口。

  “桑珠,”他说,“我是不会疼的。”

  桑珠心里一惊,掌心在颤抖,却又装作没有发觉,想要将手抽出来:“你在胡说什么,怎么会不疼?没人不会疼的……”

  “可我不是人类。”席衍将衬衫解开,露出完美的身材,皮肤有些苍白,因为他从来不晒太阳,他残忍地打破了她的幻想,“你看,我这里有一个标志,公司说你是最大的投资商,所以……”

  “别再说了。”桑珠猛地打断他,“抱我起来去医院吧。”

  他果然立刻将她抱起来,小心地避开她的伤口。路过车子的时候,她看到那辆车已经被烧得只剩下残骸。她慢慢地转过头,闭上眼睛,装作自己就在席衍的怀里。

  3

  “桑小姐,您好,我公司新研制的仿生机器人现已正式进入公测阶段。您作为第一批使用者,是否感觉满意,如果满意请按1……”

  桑珠挂了电话,面无表情地看着雪白的天花板。一边的席衍坐在床边,背部的皮肤已经送回公司修复完毕。他穿着衬衫,袖子挽至手肘,露出好看的小臂。注意到桑珠的视线,他温柔地将一勺白粥送到她嘴边,劝她道:“没胃口也吃一点儿吧,饿坏了怎么办?”

  桑珠不理他,他也不生气,手稳稳地伸在她面前,多久都不会颤抖。这样一个人,有呼吸、有温度、有心跳,让人怎么相信,他居然是由人类制造出来的机器?桑珠的眼珠慢慢动了动,目光移到了他的脸上,许久,猛地一挥手,将他的手打到一边。

  汤勺落在地上,白粥溅在了席衍的衣襟上,他第一反应却是拿出湿巾,替她将指尖那一点儿脏东西擦掉。桑珠推开他,冷冷道:“滚远点儿。”

  席衍停顿了一下,温柔地说:“怎么又不开心了?”

  “你让我不开心。”

  “桑珠。”席衍心里有点儿失落,他把碗筷收拾好,又重新坐下,两只手交叠在一起,手指撑起,上下翻动了一下,“你看,翅膀。”

  这是他们过去常玩的一个小把戏。小少爷惹小丫头不开心了,又拉不下脸来道歉,就这样逗她开心。

  这一刻桑珠无比怨恨,恨自己为什么要将这么多隐秘的资料都输入到电脑中。面前的机器多么像席衍啊,像得让她无数次产生幻觉。如果在电脑系统里,她还可以辨认真假,可来到现实中,这个温暖的席衍站在她面前,让她感到很害怕……

  她怕自己会这样沉沦下去,忘记真正的席衍究竟是什么样。如果真是那样,岂不是说,她背叛了席衍?!

  她瑟瑟发抖地抱住自己,声嘶力竭冲着他吼道:“滚出去!”

  席衍乖乖站起身,打开房门,却又转过头来,有些可怜地看着她说:“粥放在床头,你记得喝……不要叫那么大声,对你的嗓子不好,你的扁桃体容易发炎……”

  下一刻,桑珠将枕头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脸上,他这才默默地转过头去,将枕头抱在怀里,走出房间。

  门被轻轻关上,桑珠躺回床上,望着天花板,许久,将手搭在眼睛上,无声地哭起来。

  半夜,桑珠被冷气冻醒,中央空调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温度比平常低了将近十度。她想出门找护士,推开门,却看到席衍就坐在门前的长椅上,怀里抱着个雪白的大枕头,眼睛闭着,长长的睫毛乖巧地搭在上面,像是个普通人,就这么睡着了。

  桑珠不敢大声呼吸,不敢动,生怕打扰到他。

  光阴是最难逃避的东西,她在这三年里,一遍遍地幻想席衍没有死去,只是流落在这世界上的某个角落等她去寻找,可她也同样一遍遍地告诉自己,他真的已经死了。

  这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因为她怕自己真的会不顾一切,放下所有去徒劳地寻找。

  温度越来越低,桑珠忍不住颤抖起来。面前的席衍缓缓睁开眼睛,看到她时没有惊讶,还伸出手,拈下她眼睫上一颗泪珠。

  “做噩梦了吗,怎么哭了?”

  桑珠不说话,因为怕自己会崩溃。她一头扎入他的怀中,紧紧地拥抱着他,死死地将自己的脸贴在他的心口,听他的心跳声,一声一声,平稳而宁静。

  “阿衍,”她终究妥协,“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距你上一次上线,已经过去了二十三天六小时零九分,我一直在想你。”

  桑珠眼泪掉下来,纠正他道:“正常人是不会记得这么清楚的。你只要说,你一直在想我就好了。”

  席衍听了,顿了一下,像是深思熟虑后,再一次说:“桑珠,我很想你。”

  4

  桑珠将席衍偷偷带回了家。

  如果被相熟的人看到席衍,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桑珠不想惹麻烦。

  别墅不能回,他们去的是拆迁区的筒子楼。楼里的人都搬走了,留下满楼梯的小广告。桑珠牵着席衍的手一边往上走,一边回过头问他:“记得这里吗?”

  席衍点了点头,替她拿手机电筒打着光,回答她:“我把这里买了下来,送你当礼物。”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小丫头不配和小少爷在一起,小少爷的固执惹恼了父亲,将他赶出家门,要他吃一吃苦头。他却毫不在意,拿最后的一千元,租下了这间房子,还笑眯眯跟她说:“桑珠,往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

  桑珠也对着他笑,表面上不动声色,夜里他们拥抱着入睡时,却慢慢地转过头,无声地哭泣。

  她觉得自己害了席衍,可她舍不得离开他。她哭得一点儿声响都没有,怕他发现,呼吸都放轻,谁知他忽然伸出手,替她把眼泪擦了,柔声说:“不哭。桑珠,在我心里,没有你才苦,明白吗?”

  “没有你才苦”这五个字,让她的心底像是燃起一团火,要怎么爱他才算够?她寻不到答案,因为每一次他都能给她惊喜。

  后来他们终究回到了席家,这里退租了,她舍不得,他却把钥匙放在她掌心里,说:“我把这里买下来了,这里永远是我们的家。”

  桑珠的眼眶发热,她将思绪从回忆里抽出来,慢慢地打开了门。

  房间里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窗台上放着一瓶花,开得香气四溢。窗外的梧桐树上落着一只鸟,正歪着头看他们。桑珠“扑哧”一声笑出来,对席衍说:“那只鸟每年都会来这儿做巢,你说它是不是认识我们了?”

  “我觉得是因为你总把腊肉挂在窗外,方便它吃,它才会不舍得走。”

  桑珠顿住,没想到他连这种事都知道。看他挑了挑眉,有些揶揄的样子,她就忘了去思考自己究竟有没有把这事儿输入到系统资料里,掐了他一把,嗔怪道:“就你知道的多!”

  他明明不会痛,却很应景地“哎哟”了一声,还握住她的两只手反剪到身后。她身不由己地落入他的怀里,又听到他笑眯眯地说:“怎么这么霸道,是不是我不在,就没人敢管你了?”

  桑珠在他怀里,听着他调侃一样的柔声细语。一切都像是回到过去,他们就在光影里抱着,她不说话,他像是察觉到什么,将下巴压在她的头顶,犹豫了一下,又换了个姿势,低下头,亲了她一口。

  “阿衍,”桑珠说,“那天,我没让你上飞机就好了。”

  这是她埋在心里很深的话,不敢说、不能说,怕说出来自己就会像坏掉的机器人一样彻底散掉。可心里压了块大石头,再不说出来也许会死掉吧。

  席衍“嗯”了一声,然后轻声说:“我知道,我也一直在后悔,没有去就好了。”

  “都怪你不好……为什么一定要去开会,为什么又不带上我……”

  “是我不好。桑珠,如果带上你,也许你不会这样寂寞。可我舍不得,我宁愿你孤独地活着,也不愿意你和我一起死去。”

  这是系统根据席衍性格模拟出来的,桑珠知道,可是怎么眼泪还在簌簌落下?她看着他,看他像席衍一样眉心里有小小的纹路,好看得不像话。

  她踮起脚吻住他,将苦涩的泪渡到他口中,吮吸着他的舌,如同不再有明天一般,抵死缠绵。

  夜里,她睁开眼,看他闭着眼睛,机器人是不用睡觉的,他只是陪着她躺在这里。

  她一面沉沦,一面清醒,不敢面对,只好当一只鸵鸟,把头埋在沙子里,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

  5

  桑珠半个月没去公司,秘书都快急死了,最后总算在年终会前,盼到了她。

  她化了淡妆,显得眉目有神。秘书有些错愕,因为许久不曾看到她心情这样好。秘书盯着她看时被她发现了,她还笑着问:“怎么一直看着我?”

  “您今天真漂亮。”

  听到秘书拍马屁,她又笑起来:“嘴这么甜,放心,一会儿开完会,我不会乱发脾气的。”

  每年年会,席家的那群老浑蛋都会来,盼望着能把桑珠赶下台,瓜分席氏的财富。席衍以前说过,这就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又非常愚蠢的水蛭,被他们缠上,虽然不会伤筋动骨,却让人恶心。

  一想到席衍,桑珠唇边又扬起淡淡的笑意。她走进会议室,坐在上首,其他人陆陆续续地来,照旧是老调重弹。她微微垂着头,想着今早离开前,席衍将她送到门口,却又将她一把拉了回来。

  她跌在他的怀中,被他紧紧地抱着。他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说:“桑珠,辛苦你了。”

  “不辛苦啊。”桑珠说,“你知道我喜欢钱,这么多钱放在我手里,开心都来不及。”

  席衍凝视着她,许久,叹了口气,说:“可这让你不快乐了。”

  对他来说,她的快乐永远是最重要的。桑珠想笑,又想哭,怕弄花了眼妆,只好匆匆离开。

  会议进行到最后,她已经开始想,今晚带着席衍去那家过去常去的俄国餐厅里吃饭。对面忽然有人开口,笑眯眯地问她:“桑总,关于席总当年批准的那项计划,是时候终止了吧?”

  问话的人是席衍的三叔,四十岁出头,算得上风流倜傥。可桑珠讨厌他,因为他是最虎视眈眈的那一个。他提到的计划,是席衍当年鼎力支持的人机互动计划,说是预计将在未来二十年内建立一座线上城市,令人类脱离躯体,单纯以脑电波的形式存在,以此来缓解人口压力。

  这项计划在所有人听来像是一个笑话,因为没有人相信网络科技能在二十年内达到这样的水平。桑珠虽然也不相信,却愿意支持席衍,所以此刻她只是拿指尖点了点桌子,微笑着说:“您可以给我一份企划书,阐述一下终止的原因,我会在一个月内给您答复的。”

  这话说得敷衍,席三叔却也没再追问。散了会后,桑珠直接坐电梯去车库,身后的秘书气喘吁吁地追来,将一份企划书塞到她的手里,说:“桑总,这是刚刚三爷给的。”

  桑珠懒得看,随手扔在后座上,开车去接席衍。

  席衍今天穿了浅色西服,头发梳得随意漂亮,桑珠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高兴地说:“你今天真好看。”

  席衍脸有点儿红,装作若无其事,把她推到一边说:“认真开车。”

  她就喜欢他这样假正经的样子,便笑着伸出手,拨弄他的掌心。他无奈,替她握住方向盘,又问她:“那些老东西,找你麻烦了吗?”

  “没有,我不和他们一般见识。”

  席衍“嗯”一声,有些踌躇,这神情就像是个正常的、正在犹豫的人类一样……桑珠把这个念头赶出脑海,又笑着跟他说,一会儿给他一个惊喜。

  那家俄国餐厅在山上,从上面可以望见山脚下波光粼粼的海,如果运气好还能看到月亮。桑珠让人准备了玫瑰和香槟,哪怕知道席衍并不能吃,也非要找来他过去最喜欢的味道。

  就算他是假的,就算他胸膛里那颗心是机械的,那又如何?

  她已经想通了,既然席衍回不来了,她就欺骗自己吧,等骗不下去时再说。不然她接下来的人生要怎么办?她还能活好多年,这么多年,没有席衍只会是荒芜的。

  一切是那么完美,他们坐在风景最好的位置上。他握着她的手,两人就那样对视,不必说话,就已经是爱情最甜蜜美好的模样。

  很久以后,桑珠仍然记得,这一天的他眼底也有光,像星辰。她喝了太多酒,有些醉了,看着他的视线模糊。他凑过来,凑得近了,在她嘴边轻轻地亲了一下。

  那一下很轻,像是风,她心跳得很快,有点儿慌张落泪,他就无声地叹了口气,用指腹抹去她眼尾那颗泪,低而温柔地说:“桑珠,我爱你。”

  6

  桑珠猛地睁开眼睛,剧烈地喘息着。

  她被放在车后座上,头下垫着抱枕,身上绑了安全带,牢牢地固定着她,免得她在飞速行驶的汽车里被甩下去。开车的人是席衍,见她醒了,语调很冷静:“有人追杀你。”

  桑珠头痛欲裂,勉强思考,半晌才问:“酒里有问题?”

  酒是秘书准备的,秘书跟了她和席衍近十年,她一向放心,没想到这一次会出纰漏。前面席衍不慌不忙地控制着方向盘一个飘移,惊险过弯后甩开后面跟着的一辆车。另一辆车从前面包抄,他不为所动,在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左手持枪,一枪打爆了对方的车胎。

  车子翻滚出去,同另一辆车撞在一起,激起大朵火花。桑珠勉强稳住心神,问席衍:“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车子上有追踪器。”席衍随口说道,“我试过了,甩不掉他们。”

  桑珠闻言,视线扫过座位,停在秘书给她的文件上。她抓起文件翻开来,一页一页,终于发现了紧紧贴在其中一页的追踪器。她刚要扔,却被席衍制止了。他伸手将那追踪器握在掌心里,对她说:“还记得十七岁时,我们受过的训练吗?”

  十七岁那年,席衍第一次被绑架,绑匪差点儿撕票,如果不是桑珠趁人不备割断绳子跑出去求救,两人一定再也回不去。那之后,席衍就请了退役的特种兵来训练自己和桑珠,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如何逃生。

  桑珠点了点头,席衍接着说:“一会儿转弯时,我会把车开下去,那边是个陡坡,右边有树林,你跳下去,记得护好头和颈椎,我把剩下的人引走。”

  “那你呢?”

  席衍顿了一下,忽然一踩刹车,转过头看她。后面的追兵越来越近,他却伸出手,替她将衣领翻折好,然后温柔地说:“桑珠,我只是个机器人。电脑上有我的备份,就算这个身体死亡了,我也能回到你的身边。”

  是啊,他只是个机器人。

  桑珠一阵恍惚,看着他觉得世界都在颤抖。

  席衍重新踩下油门,还叮嘱她记得把安全带解开。车子离陡坡越来越近,桑珠听到“咔嚓”一声,车门的锁被解开,他没回头,对她说:“记得跳下去后不要乱跑,要以最快的速度跑进树林里。我在你口袋里放了定位器,信号会自动发送到警察局,最迟半个小时,就会有人来接你。”

  桑珠“嗯”了一声,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可以说的,只好告诉他:“我希望你能回来,好吗?”

  席衍笑起来,侧脸在月光里,英俊得不可思议:“我答应你。”

  下一刻,他伸出手,将她推下车去,车子溅起的烟尘挡住了她的身影,在追兵赶到之前他迅速变换方向。桑珠滚入草丛中,额头被划出血痕,一条手臂大概摔断了,有剧痛传来,好在别的地方都没受伤。她咬牙慢慢地匍匐入树林,躲入阴影中。

  远处,刺耳的刹车声、枪声此起彼伏,没多久,一阵冲天的火光亮起。桑珠猛地睁大眼睛,浑身颤抖,却不敢放声大哭,只能死死地捂住嘴巴。

  天空中有直升机降落的声音,警察姗姗来迟,将她放上担架,她挣扎着抓住一个人问:“席衍呢?”

  “您说谁?”

  “就是开车的那个人……”

  “车上没有生命迹象,您节哀。”

  桑珠颓然倒回去,捂住脸,低低地笑起来。

  怎么会有生命迹象……那本就,不是一个人啊。

  警察怕她出事儿,连忙说:“您别担心,可能席先生也跳车逃生了。”

  “不可能的。”桑珠说,“他已经死了。”

  他死了两次。一次在她不知道的地方,挣扎着死去;一次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灿烂而夺目地消亡。

  每一次,她都没有救下他。

  7

  又是玫瑰花田,遮天蔽日,绚烂得如将要死去。

  桑珠漫无目的地向前走,她想走快一点儿,可腿没有力气,只能慢慢地向着那个熟悉的方向走,不敢停下。

  路的尽头站着一个人,穿白衬衫,背对着她。桑珠觉得有泪盈在眼眶,没有落下,她知道自己爱哭,过去在席衍面前总是说哭就哭。席衍拿她没办法,时刻在衣兜里放着纸巾,随时随地替她擦眼泪。

  没人的时候,席衍会抱着她,万般无奈地说:“这么娇气,没有我你怎么办?”

  没有了他,她还要活着,因为知道,如果她自杀,在下面遇到了他,他一定不会原谅她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她终于走过去,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他。他慢慢回过头,侧着身子单手抱住了她,接着亲了亲她的发,说:“别哭了,我就在这里。”

  “我很怕……”桑珠还在颤抖,“我怕你不在了。”

  “我不会不告而别。”

  “你有过!”她忽然委屈得不像话,推了他,从他怀中退开,他没有挽留,望着她笑,笑得无奈又宠溺。桑珠察觉到不对,仔细看了他一眼,忽然倒吸了一口冷气。

  “阿衍,你的胳膊呢?!”

  席衍侧对着她的那半边身躯,缺少了一条手臂,衣袖空荡荡地垂着,像是僵死的蛇。他笑着看了自己已不在的手臂一眼,歪了歪头,说:“出了点儿小问题,不过还好,我已经解决了。”

  什么样的问题会让他失去手臂?桑珠想要联系客服为他修复,他却把她抱在了怀中,下巴压在她的肩窝里,温柔地笑了。

  “这里再过三分四十二秒,会有一场流星雨,桑珠,陪我一起看好吗?”

  他的语气这样温柔,桑珠终究停住,乖顺地待在他的怀中,被他紧紧地揽住。天边亮起一道光,像是星星燃尽了自己,擦过夜幕,一瞬间亮如白昼。她深吸一口气,想要时间凝固。他忽然在她耳边轻声说:“我把这一幕都录下来了,桑珠,等哪天你有空,可以看一看。”

  桑珠点点头,蹭了蹭他的脸颊,不为缠绵,只为多一点儿温情。许久,星星暗了下去,席衍问她说:“我在外面的身体准备好了吗?我想出去陪你。”

  “阿衍……”桑珠顿住,犹豫很久才接着说,“你可不可以不出去了?”

  “为什么?”

  “在这里不好吗?就像过去一样,我们每天开开心心的……”

  席衍打断她,难得执拗道:“我想陪着你。”

  “我没有为你准备新的身体。阿衍,我不愿意在现实中见到你。”桑珠说完,就看到他眼底的光也暗淡了。风吹过来,吹得他的袖子轻轻摆动,像是有只看不到的手,狠狠地攥紧了她的心。

  “桑珠,”席衍若无其事地问,“是不是因为,我终究不是他?”

  桑珠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是太残忍,说不是又如同背叛。她左右为难,最终选择退出游戏。

  当她在游戏仓中起身,游戏里,席衍静静地站在那里,望着她的方向,像是燃尽了一生的快乐。

  忽然,他猛地抬起头来,看向天空,有什么东西向着这边飞速掠来。

  “又来了吗?”他低声说,“我不会让你们毁了这一切的。”

  8

  桑珠下线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游戏公司,要他们上线修复席衍。

  那边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向她保证,会尽快处理。她挂了电话,右眼皮跳得很快,她犹豫再三,还是重新回到游戏里。当她再次站在花海中时,看到的是满天飞舞的刀光剑影,而在光影之下,席衍正站立不动。

  桑珠下意识地觉得哪里不对,向着席衍跑去。当她跑到他的面前时,双腿已经发软,抬起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他,道:“阿衍?”

  有黏稠的液体滴落下来,落在地上如同鲜红的玫瑰,她看过去,他的指尖全是鲜血,一滴一滴,淹没所有。桑珠大脑里一片空白,跪在他面前死死地抱住了他,他像是已经力竭,许久才睁开眼睛,看着她,微微笑了一下,问:“你怎么又来了?”

  “我……我放心不下你。”

  “你不该来的……”席衍说着,推开她,自己狠狠地摔倒在地。桑珠惊呼出声,扑上去抱住他:“阿衍,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桑珠,你现在立刻下线!”

  “你总要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下一刻,席衍猛地将她扑倒在地,天空降下利刃,割开他的肌肤,他吃痛地咬紧牙关,仍死死地护着她。桑珠一瞬间几乎失声,颤抖着问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说:“席家的人发现了我,所以制造了游戏病毒,要将我彻底杀死才心安。桑珠,你不该回来的,他们已经切断了游戏公司和这一块区域的联系,如果你的脑电波在这里被消灭,那你现实的肉体也会死的!”

  桑珠看到面前的退出键已经暗下去,证明她真的不能离开这个世界。这一刻,她心底生出的竟然不是绝望,反而是高兴。席衍看着她,皱起眉问:“笑什么?”

  “阿衍,”她说,“我真开心啊。”

  如果真的就这样死了也没什么不好。

  她松了一口气,悠闲地看着天空那些锋利的刀落下。席衍想要抱起她,可是他只剩下一条手臂,只能扯住她的手向前奔跑。

  当她身上有了第一个伤口时,他终于停下来,看着她,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桑珠,”席衍叫她的名字,温柔至极,“你喜欢我吗?”

  有什么在心头掠过,一下一下,记忆里也有人这样问,在一片玫瑰的花海里,单膝跪地,问她:“你喜欢我吗?”

  桑珠不由自主地望着他,像是被蛊惑了一样,答道:“喜欢的。”

  “如果我不是席衍呢?”

  她顿住,抿住唇不肯说话,半晌才回答:“可你……就是他啊。”

  他有着席衍的外表,有着席衍的记忆,有着席衍的性格……谁能说,他不是席衍?

  可他摇了摇头,然后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

  那一刻,无数的刀光剑影向着他们飞来,美得如同流星。席衍猛地将她推开,她跌落入花海,数不尽的蝴蝶飞起,将她托住。而席衍咆哮着变作巨人,肌肉虬结,面目狰狞,将她牢牢地护在身后,挡住了全部的伤害。

  他将一切数据流都输入体内,不管美丑,只要能够保护她就好。

  一片刺眼的光芒里,桑珠听到他的声音,痛苦到了极点,仍一字一句地说:“桑珠……你要好好活下去……”

  当光芒渐渐暗淡下来,席衍像是个彻头彻尾的怪物,身上伤痕累累,到处都插着长长的剑。

  “不……”桑珠低声吼道,连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阿衍……席衍……你别走……”

  席衍缓慢地睁开了眼睛,看到她,像是笑了,他现在的面孔那样狰狞,可她还是从他的面上读出了他要说的话。

  “桑珠,我爱你。”

  下一秒,席衍化作无数光粒,风从遥远的彼岸吹来,将他吹入荒芜。桑珠徒劳地伸出手,却到底留不住。

  “席衍!”她绝望地喊道,“我也爱你……求你,别走!”

  光粒上升至天际,将残留的游戏病毒抹去,为她构建一条安全的退出通道。

  桑珠的神智回到肉体,她睁大眼睛,泪从眼尾滑下,她像是听到有人温柔地说:“桑珠,再见。”

  她知道,那是席衍最后为她做的。

  哪怕他消散在浩渺的网络世界里,也记得,要保护她。

  9

  席衍登上飞机前,看到桑珠噘着嘴站在那里。

  她长得漂亮,一副冷艳的样子,外人都说她不好接近,可只有他知道,她只是个爱发脾气的小姑娘。

  他把桑珠抱在怀里,说很快就回来,她才笑起来,又抿住唇,踮起脚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阿衍,”她说,“我等着你回来。”

  他从来不舍得让她的小姑娘伤心,这一次却失信于她了。他乘坐的飞机失事,他跳伞时摔断了一根肋骨,插入肺里。生命一分一秒地流逝,他呼吸艰难,颤抖着手,将最新的研制成功的仪器取出,刺破手指。

  仪器收集到鲜血自动激活,接入他的大脑,在一瞬间读取了他的思维和记忆,然后上传至网络。人的灵魂由记忆和思维组成,他在网络中重生,却无法和桑珠取得联系。

  直到那天,桑珠投资研发的大型网络游戏上线,在一片玫瑰花田边,他看到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桑珠就站在他的旁边。

  于是,他替代那个僵硬的虚拟人物,成了桑珠游戏中的“席衍”,却不敢告诉她一切。

  桑珠以为虚拟席衍所有的记忆都是她输进他脑海中的,却不知道,他就是那个和她一起创造回忆的席衍。

  席衍已经死了,只能存活在网络中,如果她知道了真相,该有多伤心。他不能用自己的手拥抱她,不能在她伤心时替她擦掉泪,哪怕寄身于机器人的躯体里,也有可能会在一次死机后离开。

  不如让她以为,他已经彻底死了。

  恍惚中,席衍像是看到桑珠向自己奔来。小姑娘哭得满脸是泪,风中的星光环绕着她,那样美。

  他想要伸出手,拥抱住她。

  像是拥抱一场醉生梦死的爱情。

  文/李一枕 图/水墨

赞 (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