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螺如玉

  【内容简介】作为一只海螺,我的妖生意义就在于恋爱。为此我上岸后遇到美男陆景后,就每天好吃好喝喂养他,还给他富可敌国的财富,希望可以得到他全心全意的爱。谁知他最后竟然恨上了我……

  楔子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我还没有修成人形的时候,就听说我的远房姑妈爱上了一个男人,每天偷偷去人家家里做饭洗衣服,在那人回来之前又偷偷溜走。如此三年以后,姑妈终于感动了对方,两人喜结连理。

  我恍然大悟–恋爱就是躲猫猫。

  于是,我修成人形之后第一件事就是上岸去找人玩躲猫猫。

  没想到,这一躲三年,连个人影也没见过。

  第一章

  “我要一步一步往上爬,在最高点乘着叶片往前飞……”我哼着歌,在水井里往上爬。突然,井盖被人掀开,两个男人站在井口望着我。

  长得比较磕碜的对那个长得帅的说:“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蜗牛白天往上爬三尺,晚上下降两尺,爬到这个井口需要整整七天时间!”

  帅哥叹了口气,道:“好吧,你赢了。给你钱。”

  丑男立刻笑眯眯地离开了。

  智障!我是海螺不是蜗牛啊!再说了,你们把井盖着,我就是想爬出去也没有办法啊,不上上下下做运动还能怎样?

  眼看着井口又要被盖上,我急忙吼了句:“喂,别盖啊,这里面好闷。”

  “是你在跟我说话?”那帅哥似乎有些诧异,环视四周后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不会吧,蜗牛成精了!”

  “我是海螺!海螺姑娘的传说你没听说过吗?”

  “没听过!”那帅哥说完,“砰”的一声盖上了井盖。

  “不要走,有事好商量,先把我弄出去再说啊。”我朝井口大喊,“我可以给你做饭、洗衣服、打扫屋子。”

  上面毫无动静,那个人似乎已经走远了。

  “我还可以帮你发家致富,解决终身大事……”

  这句话一出口,井盖“嚯”地一下被打开了,露出一张英俊的脸:“你还包办婚姻啊?”

  很明显,他对我最后一个条件动心了。这家伙一定是个“穷三代”,家里连锅都揭不开的那种。在金钱至上的社会里,他娶不到老婆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他能遇到我,还算走运,我虽然不能嫁给他,但是可以介绍我们族其他海螺姐妹给他,虽然长得不如我漂亮,但是一个穷鬼还能要求什么呢?

  我刚说完,一口唾沫星子喷在我的脸上。

  “我堂堂陆家少爷,需要娶你的姐妹当老婆?你去方圆百里打听一下,哪家闺女不想嫁给我?”

  我愣怔了一下,问道:“你是陆景?”

  那人傲慢地抬了抬下巴,道:“怎么?你也听过我的名字?”

  岂止听过,我就是为他而来的!

  事实上,关于我姑妈的传说只有一部分是真的。我姑妈那时确实爱上了我姑父,两人曾经也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日子,但正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再加上我姑父是个“妈宝”,两人后来的日子过得实在是一言难尽,每天都跟打仗似的。

  后来我爹娘还专门就此事教育了我一番,说我以后找对象一定不能光看脸,财力跟家庭环境也非常重要。

  所以我上岸之后不断向人打听,哪里有单身的“高富帅”,家里父母双亡的或者只有父子相依为命的,就这样,我找到了陆家。可惜此地离海边实在太远,我又很久没有浸泡过海水,法力已经不足以维持人形,一个不小心便摔进了他家后巷的枯井里。本来,靠我坚韧不拔的毅力,也是能一步步爬出井底的,偏偏有个多事的人把井盖住了,我就这么在井底待了三年。

  这三年,我听着巷口的人说了无数关于陆景的事,他是本地的“三好”青年,乐善好施、待人亲切、爱护小动物,还从不拈花惹草,我内心早已打定了主意,要嫁给他!

  苍天垂怜,我等了三年,终于被人发现了,而且发现我的人还是陆景。这难道不是天注定的缘分吗?

  “好了,啥也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抬起头,满眼冒心地对陆景说,“我嫁给你就是了。”

  话音刚落,井盖“啪”的一声盖在了我的脑门上,震得我飞流直下七尺,摔在井底。陆景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我还听见他骂了一句:“神经病。”

  第二章

  谁也没想到,三天之后,临海的地方下了一场暴雨,海水倒灌进内陆。这口枯了好几年的井,居然涌出了海水。我的法力恢复,终于从井底爬了出来。

  因为太久没有变成人形,我穿着白衣披头散发出来的时候,吓到了好几个经过巷口的人。井底闹鬼之说一度疯传,还有人给我起了个名字,叫贞子。

  我们海螺一族是没有名字的,一般是按照出生顺序排列,再根据修为高低、人生建树、对族人的贡献等情况进行更详细的排序。如果放大到东海范围,我是海螺四八四三八号;如果缩小到上岸跟人类谈恋爱,我姑妈是一号,我是二号。

  没关系,爱情这条路,总要有开荒者。我爬进了陆景家,找到了他家的厨房,打晕了他的几个丫鬟,然后开始摘菜、洗菜、切菜、炒菜。我要在他回来之前,给他做一桌佳肴,然后偷偷躲起来,等他发现我的存在。我忙活了半天之后,终于烧出了一堆不知是什么的玩意儿。刚尝了一口,我就觉得像中毒了一样,浑身法力涣散,又变成了海螺。

  陆景忙了一天回来,见到我做的这一桌子菜,几乎是瞬间沉了脸色,盘子一个接一个往外摔,怒道:“反了你们,一个个都不想领工资了是不是?这样的饭菜也敢送上我的桌子?”

  管家听到声音,从外面跑进来,赔笑哄道:“我让厨娘重做一份,少爷别生气了。”

  陆景瞪他一眼,道:“不必了,我去风月楼吃,晚上不回来了。”

  风月楼?我听过这个地方,那不是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吗?不行!

  我赶紧挪动身子,想要拦住陆景的脚步,只听“咔嚓”一声,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道压在我的身上,我整个人都快四分五裂了。

  陆景抬起脚,嫌弃地看了我一眼,对管家道:“把地板清理干净。另外,我明天回家的时候不想再看见今天做饭的丫头,把她开除了,这个月的工资不要给。”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管家叹了口气,蹲在地上捡盘子,老泪纵横道:“少爷怎么变成了这样?嘤嘤嘤……”

  我也“嘤嘤嘤”地哭了起来–我想嫁的陆景,怎么是这个样子?传言真是一点儿也不可靠啊。

  趁着管家没将我收拾出门,我使劲儿爬到他看不见的角落里。几个时辰后,我恢复了法力。然而有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我的壳被陆景踩碎了。

  对我们海螺来说,壳就是衣服,衣服就是壳,没有衣服,我怎么出去见人?于是,我躲在陆景的被子里,他的床实在太舒服,我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惊天动地杀猪般的叫声将我吵醒。我睁开眼睛,见陆景站在离我三尺远的地方,右手挡住眼睛,却挡不住一张通红的脸。

  “你是谁?为什么会睡在我的床上?”

  我这才发现,被子被掀开了一角,我光溜溜的身体被他看光了。嘤!

  我捂住胸口,斥责他:“你个无耻败类,竟然偷看我!”

  陆景浑身一僵,慢慢将手挪开,疑惑道:“你是井里那个海螺?”

  咦,他居然认出了我的声音,那我也不必再遮遮掩掩了,大方道:“没错,我是专程来找你谈亲事的。”

  “呸!”我再次被一口唾沫星子喷了一脸,陆景怒道,“居然脱光衣服爬上我的床,不要脸!滚出去!”

  第三章

  一刻钟之后,陆景终于肯好好跟我说话了。

  “知不知道你错在哪里啊?”我居高临下地道。

  “知道了。”

  “说来听听。”

  “一个身材曼妙、面容姣好的女子脱光衣服躺在我的床上,我不反思自己长得太俊俏容易招蜂引蝶,反而斥责她不要脸,我错了。”

  我一巴掌拍在陆景的脑门上,给了他一个提示:“不是这个。你难道就没有想要扑上来的冲动吗?”

  陆景侧过头来看我,我此刻还光着,他的目光刚触到我的皮肤,就立刻移开了,同时斩钉截铁道:“没有!一点儿也没有!”

  我这回真的生气了,语气冰冷道:“那你就继续这么躺着吧。”

  他急了,道:“你先帮我把绳子解开啊!”

  我不!我的内心受到了伤害!我姑妈说,当年洞房花烛夜,姑父一看到她就犹如饿虎扑羊,就算我长得丑了一点儿,他也不至于毫无反应吧?

  一定是他刚刚被我吓到,没有看清楚我的样子。于是我走到他的正面,道:“你再考虑考虑,真的没有扑上来的冲动?”

  陆景本来正用力想要挣脱绳索,一双眼睛睁得老大,猛地见到我出现在面前,顿时停止了挣扎,眼底慢慢浮现出一些奇怪的东西。就在我以为他终于对我动心的时候,他翻了个身,生无可恋地躺在床上,道:“来人啊,把我眼睛戳瞎吧。”

  陆景的眼睛没有瞎,但是他长针眼了。更让他绝望的是,他摆脱不了我。因为丢了壳,我暂时不能回到海里。对我们贝类来说,壳不仅是衣服,还是保护层。没了壳,我就只是一块肉,回去就会被别的族群生吃。

  穿上管家临时给我找的丫鬟套装后,我对陆景说:“你要对我负责任,你要养我。”

  陆景闻言,没好气道:“我脑子进水了才会养你,大不了我去给你买件衣服,啊不,买个壳就是了啊。”

  他真是天真!不是自己长出来的壳,就跟背着个房子在身上似的,稍微走快一点儿,就会当场跳脱衣舞。

  “你胡扯吧?”陆景对我一点儿也不信任。

  “你不信?”我立刻站起来,“那我走两步给你看。”我扭着腰肢刚挪了几步,衣服就像涂了油一样从我的肩头滑下来。

  陆景立刻从我身后扑上来帮我提住衣领,无奈道:“我怕了你了,那你想怎样?”

  我坐在榻上,非常严肃认真地说:“我姑妈说,没有经历过爱情的妖精,她的妖生是不圆满的。我想谈恋爱,我想为喜欢的男人做饭、洗衣服,想让他一回家就可以跷着二郎腿躺在床上,等着我将饭菜喂到他嘴边……”

  陆景:“那我推荐你去找街口那个偏瘫多年的王公子,他很需要你。”

  我抓住他的手,道:“可是他不是我喜欢的人啊。”

  “你喜欢的人难道是我吗?”

  我沉默片刻,望着他的脸,坚定道:“感情是可以培养的。”

  陆景果断拒绝了我:“我不跟爱情观有问题的人培养感情。”

  我抱住他的腰,不依不饶道:“你都能去风月楼找姑娘了,还跟我谈什么爱情观?总而言之,不达到目的我是绝对不会走的。”

  陆景被我缠得实在没办法,扯开我的手转过身来,道:“那你也不用嫁给我吧,我陪你谈一场恋爱不就行了?”

  第四章

  陆景上钩了。

  他不知道女人是多么贪心的动物,怎么可能会满足于一场恋爱。不过等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一切都晚了。我打算让他彻底地爱上我。

  “啊,张嘴。”做好饭以后,我送到陆景嘴边,亲手喂他。我突然有了恋爱的感觉,我喜欢的男人正吃我做的饭,这是一件多么令人幸福的事情啊。

  然而饭菜刚入口,陆景便一口喷了出来,指着我道:“你的爱情观扭曲就算了,还很没有自知之明。这种菜是人吃的吗?我跟你说,猪都不会吃!”

  “我不信!”

  为了证明自己的结论,陆景找了头猪过来,我刚把饭菜喂到猪的嘴边,猪就拱了我一鼻子,落荒而逃。

  陆景:“看!我说什么?”

  这不对!我说:“恋爱中的人不是应该包容对方所有的缺点吗?就好比我做了一桌猪食,你也会甘之如饴地吃下去,然后告诉我,我做的菜是全天下最美味的东西。”

  “这肯定又是你姑妈教你的吧?”

  “不,是我姑父教的。他娶了我姑妈之后,就在村子里开班授徒,教人家怎么谈恋爱。”

  陆景非常崩溃:“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儿属于你自己的爱情观吗?”

  我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才道:“有!其实我还想过另一种生活,我的男人每天早晨为我画眉梳妆,晚上端洗脚水帮我洗脚,睡觉的时候让我枕着他的手臂入睡,而他因为不忍心弄醒我,哪怕手麻到睡不着,也一动不动,直到天亮。”

  听了我的话,陆景愣了好一会儿,才弯下腰把那碗“猪食”送回我手里,然后认命地躺回贵妃椅上,道:“行了,喂吧。”

  我立刻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喂他:“好吃吗?”

  陆景眼角渗出两滴晶莹的泪水,嘴里答道:“好吃,你做的饭菜是我吃过最……”他忍不住呕了一下,才接着道,“最美味的东西了。”

  陆景吃我做的菜那副痛苦的表情让我放弃了下厨,于是我改成为他洗衣服,谁知一不小心洗破了他几件高端定制套装,后果是,他已经三天没跟我说过一句话了。

  今天陆景刚回来,又对下人大发雷霆,砸了不少瓷器。我偷偷问了一下管家,才知道自从陆景双亲过世后,他掌管着诺大的家业,压力太大,前些年被大夫诊断出患上了压力综合症,症状有:自私、小气、多疑、易怒、爱哭……

  管家话还没说完,我就忍不住打断他:“这症状也太多了。照你这么说,你家少爷应该被送去人道毁灭啊。”

  “话不是这么说的。”管家说,“大夫说,少爷这病还可以治疗一下。只要用爱包围他,让他明白,哪怕天塌下来,也会有人为他扛着,他就会慢慢好起来的。”

  “既然都知道怎么治了,为什么不……”

  管家抢过我的话头:“问题就在这里!少爷是天纵英才,举世难寻,你让我们去哪里找一个比他更厉害的人来替他扛着这个家?”

  我脑子里忽然有一道灵光闪过。

  这不正是老天爷留给我的使命吗?

  第五章

  我跟陆景在一个房间里大眼瞪小眼已经有一会儿了,显然,他对我出现在陆家商行表示非常不满。但是没有关系,四分之一炷香的时间之后,他一定会彻底爱上我,因为,我是来帮他的。

  我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道:“我要收购陆家的产业。”

  “你再说一遍试试!”陆景咬牙切齿地瞪着我,一副要将我生吞活剥的样子。

  我有些不解地看着他道:“怎么?这些不够吗?”我对人间的金钱没有概念,来之前,还特意找人算过收购陆家产业的价格,没想到陆景居然不满意。不过没关系,钱对我来说,并不是问题。

  我又从怀里掏出了另一沓银票甩在陆景面前,道:“这总该够了吧?”

  陆景脸上的情绪已经从愤怒转为阴森,他一步步走到我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道:“你这是在羞辱我!”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诧异地看着他,“我是想减轻你的负担。你把产业卖给我,我绝对不会赶你出商行的。以后你可以跟在我后面,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

  我的话还没说完,陆景已经提起我的衣领,把我扔出了商行。我摔倒在大门口,他拍拍手,厌恶道:“没想到你才来几天,就学会了包养这种恶习。但是麻烦你看看清楚,这世上只有男人包养女人,哪来的女人包养男人!”说完,转身关上大门。

  “叮!”我又学会了一个新词。这么说,只要我跟他互换性别,我就可以包养他了?想到陆景每天偎倚在我的怀里,享受着我为他打下来的天下,我不禁有些激动。

  当晚趁陆景熟睡,我爬上他的床,将他变成了我,自己变成了他。这种感觉很奇妙,我好像瞬间有当男人的感觉。看到自己睡得香甜的面孔,我噘起嘴就这么凑了上去。万万没想到,我还没得逞,他突然醒过来,接着尖叫着将我推下床,然后望了望我,又看了看自己,吼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坏笑着挑了挑眉,道:“如你所愿啊,以后我来代替你,你就不用担心别人会看不起你啦。”

  “把我变回来!”陆景对我下命令,我心肝儿颤了颤,差点儿服从。但转念一想,不对啊,现在我才是陆家的主人,于是我立刻打开门,对管家吩咐:“来人啊,把这个女人关进柴房里。她竟然敢拒绝我的亲近,先饿她三天。”

  管家一听,麻利地带着两个小厮跑进来,将陆景扛了出去。陆景一路咆哮道:“你们这些蠢货,我才是你们的主子!”管家拖着他,压低声音对他道:“你这是做什么?不是说好一起用爱包围少爷吗?少爷想亲近你,你应该主动献身才对啊。这下我也帮不了你了。”

  陆景待在柴房的这三天,我不停地出入商行,所有事情在我的操办下,井井有条,毫无差错。我让管家将好消息传给柴房中的人,想让他知道,有我在,他可以高枕无忧。管家却来跟我汇报,说他在柴房里说胡话,每天哭天抢地的,说陆家要完。

  我听完之后,淡淡地表示:“那就再饿他三天。”

  第五章

  谁知没过几天,陆景就晕了过去。他居然宁愿饿死也不跟我低头,我感觉这场恋爱谈得真艰难啊。为了不激怒他,我只能暂时将他恢复原貌。

  兴许是我的举动感动了陆景,他醒来之后竟然对我格外温柔,还主动提出陪我去做所有恋人都会做的事情–看风景、画情侣像以及当众秀恩爱。不仅如此,他还带我出入商行,让我跟他一起做生意,手把手地教我写字记账。每次他的手握住我的手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自己心跳如狂。

  我觉得,我让他爱上我的目的马上就要达到了。

  今天一早,陆景主动提出带我去游湖。我和他并肩立在船头,他突然环住我的腰身,问我:“你现在有恋爱的感觉了吗?”

  我心里顿时一沉,原来,他这几天对我这么好,是有目的的。我要是说我有恋爱的感觉的,他肯定就会说他的任务完成了,让我滚蛋。他居然是这样一个“心机男”,幸亏我的嘴不快,没有告诉他我每次跟他在一起就热血沸腾、小鹿乱撞的事。

  我板起脸斥责他:“根本没有!你对我一点儿也不走心,这样我怎么可能有恋爱的感觉呢!”

  他被我吼得一愣,道:“那要怎样才算走心?”

  我用舌头舔了舔被风吹得干涩的嘴唇,对着他咽了口唾沫,道:“起码要有恋人间亲密的互动吧,比如,接个吻什么的。”

  我的话还没说完,陆景已经弹开三尺远,并呵斥我:“你不要太过分了。你是人我是螺,不对,”他“呸”了一声,接着道,“我是人你是螺,人螺殊途,我肯陪你这些日子,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你要是再得寸进尺,信不信我……”

  他突然住了嘴,我想,他是看到了我眼里的泪水。

  陆景慌张起来:“喂,我话说得重了一些而已,你不用哭吧?我没那个意思,其实……”他咬了咬牙,心一横,道,“你想亲就亲吧。”

  他一手揽住我的腰,一手绕到我脖子后面,将我的头压向他。双唇相贴的时候,我整个人好像被雷劈中了一样,浑身战栗。

  陆景吻完我,一副吃了烈性毒药的样子,赶紧冲进船舱去漱口。

  我站在船头,抹去我的迎风泪。原来,谈恋爱就是这样子啊,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

  我突然对陆景失去了兴趣,以至这天,他特意将商行的事情搁置,说带我去玩的时候,我竟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

  他先是一愣,接着迅速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你定是累了不想出门,那我陪你在家里耍耍也是可以的。”

  “不。”我冷冷地看着他,“我要走了,陆景。”

  陆景的脸色终于沉了下来,他冷静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已经尝过恋爱的滋味,此生无憾了,现在也是时候去我该去的地方了。”我平淡地对陆景说,“其实你商行的伙计都很能干也很忠心,你不要再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了。作为回报,我给你留了点儿钱,这样就算将来陆家败落,你也不用担心日子过不下去。”说完,我将一沓银票递给他。

  陆景冷若冰霜地看着我:“你这算什么?让我陪了你这么多天,然后将我一脚踹开?”

  他这么说让我觉得非常冤枉,明明是他说只陪我谈恋爱的,而且……

  我很诚恳地说:“我们海螺一族本来就是喜欢付出不计回报的,我给你这些钱,纯粹是习惯,没有别的意思。”

  我以为我这么说,他会觉得好受一点儿。可我没想到,他像发疯一样地将我给的银票撕碎,撒向空中:“我不需要你的钱,你给我滚。”

  唉,他为什么总是这么暴躁?不过没关系,我在他的柜子里、床底下、房梁上,还有茅厕的墙缝里都放了大量的银票,总有一天,他会发现的。

  第六章

  我离开陆家,回到了海里,过上了从前的日子。我的壳还没有长好,只能靠着陆景之前给我买的空壳过日子,每天一动不动地躺在海底。

  我偶尔会想起陆景,想起他为我做的事,想起他温暖的唇贴在我的唇上,也会想起他厌恶的表情。人和人是不一样的,就比如,我姑父看到我姑妈的时候两眼发直,看到银票的时候两眼放光,而对陆景来说,钱和美女从来是他最不缺的东西。

  我以为他缺的是安全感,可我不知道怎么给他带来安全感。我给不了陆景任何东西,只能离开他。

  我原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有勇气再回去见陆景。可我没想到,不久之后,一个消息传来,陆景被衙门的人逮捕了。我大吃一惊,顶着还没长好的壳又上了岸,急匆匆地赶过去,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事情是这样的,陆景家有个小厮上茅房的时候,无意间在墙缝里发现了银票,于是开始在外面大肆挥霍,被衙门的人盯上了。小厮为了证明这些钱不是偷的,只能将陆家墙缝里藏有大量银票的事情供出来。结果衙门的人搜了陆家,找出来的银票足足堆了四五箱,比国库的钱还多。

  此事震惊了朝廷,谁也没想到陆家居然富有到这个地步。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陆家赚了这么多钱,居然没有报税!

  于是,陆景就这么锒铛入狱了,罪名是偷税漏税,而且因为金额巨大,朝廷有意杀鸡儆猴,打算重判。

  我听完脑袋晕眩了起来,因为担心陆景以后会过得不好,所以将这么多年来我在海底收集的所有家当都卖了换成钱给他,没想到反而害了他。想到陆景那颗没有安全感而且压力爆棚的心,我就开始忧愁,他不会绝望到在牢房里自杀吧?

  我立刻顺着牢房的墙爬上了他所在的牢房的通风口,果然看见他拿着筷子对准了自己的眼睛。天啊,他竟连看这个世界一眼都不愿意了吗?

  我赶紧跳下去,变成人形,朝陆景后脑勺一掌拍过去,接着听到他杀猪般的号叫:“谁谋害我?!”

  筷子只差一寸就戳进了他眼睛里,幸亏在关键时候他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眼睛看到我时,他气得牙痒痒的:“又是你这海螺!你是不是有病,连饭也不让我吃!”

  “我以为你要自杀……”我怯怯地说。

  陆景咬牙切齿道:“筷子上有刺,我只是想拔了再吃饭。”

  现在别说吃饭了,被我一拍,饭菜和筷子摔了一地,全部弄脏了。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是好心办了坏事。

  陆景越看我越生气,整张脸气得发白:“你给我走,走得越远越好,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可我是来救你的啊。”这么多天,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件我可以为他做的事。

  陆景笑得肩膀抽动,目光冰冷地朝我投过来,道:“你还嫌害我不够吗?多亏了你,现在我们陆家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我爷爷、我爹留下来的产业要毁在我的手上了。我幼承庭训,在做生意这一事上从来都是循规蹈矩,不敢犯法。如果不是你,我怎么可能沦落到现在这种地步?你还说要救我!”他恨不得将我撕裂,“你想让我跟着你去当逃犯吗?”

  第七章

  我怔住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为他做的事会成为他恨我的理由。恋爱太难了,一点儿也不简单。

  我深吸一口气,愧疚地问他:“那我现在还能为你做什么?”

  陆景指着与外面世界相隔的那堵墙,道:“我想光明正大地走出去,想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我没有犯法,想让陆家一如从前,你能做到吗?”

  我扳着手指头,很认真地记下了他这三个要求,然后斩钉截铁回他:“我可以。”

  我重新变成海螺,爬出了牢房。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离开的时候,我好像听见陆景在喊我。我摇了摇头,甩开耳朵里的声音。

  别傻了,我又没有名字,他怎么会喊我呢?

  我原以为,要帮陆景脱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只要我去衙门承认那些银票是我藏的,衙门的人就会放了陆景,将我抓走。可我想得太简单了。县官问我一共藏了多少钱,我答不上来;县官又问我,知不知道一两银子可以买多少大米,我也答不上来。他当即断定我是个傻子,让人将我丢出了衙门。

  冤枉啊,我藏了这么多钱,怎么可能记得住具体数目,况且,我不吃大米,我吃虾米啊!

  最后,我实在没法子,只能化身为夜盗,开始到处偷盗有钱人家的珍宝,公然在外面找买家,直到被衙门的人抓住。面对县官的严刑逼供,我先是抵死不认,等皮开肉绽之后才招了,说我将钱藏在陆家,并哭着求饶。听说,这样比较有可信度。

  好在,陆景从一开始就没承认过自己偷税漏税,再加上我的供词和如山的铁证,陆景终于脱罪了。我被抓进大牢的那天,陆景被无罪释放。但是我留给他的那些银票,全部被充公了。

  不过没关系,他人没事就好。我坐在阴暗的牢房中,觉得内心从未有过的充实。

  几天后,关于我的处决下来了。因为偷盗的财物过多,金额巨大,刑部毫不犹豫判了我斩立决,时间就定在当天晚上。

  行刑前,我竟然见到了陆景。他贿赂了狱卒,想见一见我这个盗遍全国的大贼。

  “果然是你。”我从他的脸上看到了诧异和惊慌,他抓着牢门,对我破口大骂,“你有病吗?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怎么问这种愚蠢的问题?当然是因为这样我才能救他啊。我懒得跟他解释。

  陆景又指着牢门道:“这缝隙这么大,你不是可以爬出去吗?你还蹲在这里坐什么?”

  我抬头看向他,平静地告诉他:“我已经变不成螺了。我离开大海太久了,法力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现在仅剩的这点儿法力,既不足以让我主动变形,也不至于微弱到让我现出原形。所以现在的情况很尴尬,我只能像一个凡人一样,等着被斩首。”

  听了我的话,陆景沉默了好一会儿。他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我怀疑他压力综合症又犯了,正想凑过去看他一眼,他突然隔着牢门握住我的手,道:“你等我,我一定会救你。”说完,转身就朝外跑。

  我大声地喊他,却没能将他喊回来。

  第八章

  这个晚上,下了一场大雪。

  我被带出牢房的时候,看见世界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只有刑台上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狱卒将我带到台上,然后将我按跪下去,又给我背上插了一块罪牌。

  我往四周望了望,此时没什么人,很安静。

  监斩官刚把令牌拿起来,我立刻道:“能不能再等等?我刚刚在牢里没吃饱。”

  监斩官很生气,然而这里有个规矩,犯人处斩之前要喂饱,所以他还是让人拿饭给我吃。我吃了一碗又一碗,在肚子快撑破的时候,终于绝望了。

  陆景没有来。

  其实我不指望他会来救我,只要他能来看我,送我最后一程,我就很高兴了。可我没料到,他还是后悔了。想想也是,从我们认识开始,我就没给他带来过什么好事,他不理我也正常。

  “我吃饱了。”我对监斩官说。监斩官便迫不及待地将手里令牌扔下来。

  令牌落地的那一刻,一盆冷水从天而降,将我浇透。我一转头,见陆景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手里提着一个木盆。他气喘吁吁的,手指被冻得发红皲裂。

  我舔了舔唇边的水,咸的。他居然跑到海边去替我取了海水,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哼,你害我这么惨,休想死得那么轻松。”陆景状若愤恨地说,接着又蹲下来悄声对我道:“快走。”

  我“扑哧”一笑,眼眶里的泪打着转,我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傻瓜。

  “其实这样带过来的海水就好像死了的水,对我根本没有用。可是你能来,我死而无憾了。”我低声说,“一会儿见到我人头落地的时候,记得笑。”

  我认命地低下头颅,听见刽子手的刀伴着风声落下来,却没听到陆景的笑声。

  最后一刻,他还让我这么不放心。真是的。

  闹得满城风雨的大盗终于被处斩了,百姓又恢复了安居乐业的日子。陆家经过这一劫,商行的伙计更加谨言慎行了,唯恐朝廷来找麻烦。陆家当家人陆景却一直没有出现。

  有传闻说,陆景因为坐牢,得了失心疯,每天只知道在海边捡贝壳。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我实在忍不住了,顶着壳就要往陆地爬,结果被我姑妈拦了下来:“你不想验证他对你是不是有情了吗?”

  当天我骗了陆景,其实我根本没有失去法力。我想知道,如果我死了他会不会伤心。我确定自己喜欢他,可如果他不喜欢我,我就算付出再多,也得不到他的心。

  “我验证了啊,你看他现在为了我多么失魂落魄啊。我要是再不上去,他很有可能跳海自杀啊。”

  “你不要冲动,他兴许只是一时愧疚,说不定过两天就原形毕露了呢。你要多点儿耐心,我当年考验了你姑父三年才现身的呢。”

  三年?三年过去,陆景就真的会把我忘了。我不理姑妈的反对,爬上沙滩,走到陆景面前。

  “嘿,小伙子,听过海螺姑娘的传说吗?”

  陆景手里的空贝壳掉下来,落在沙滩上。他呆呆地看着我,眼里渐渐湿润起来。

  “听过,怎么了?”

  “我有一个海螺姐妹,介绍给你当媳妇怎样?”

  “不用你的姐妹了,我觉得,你就挺好的。”

  陆景站起来将我揽入怀中,抱得无比紧。身后浪花层层,阳光明媚,我当真是此生无憾了。

  文/纸薇

打赏
赞 (74)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