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总裁欠调教

  【内容简介】他明明是全游戏闻名的土豪,却被人一刀秒杀,不但将他踩在脚下,还要孜孜不倦地调戏他。现实里,他明明是大总裁,却要听雇来的CEO发号施令,不但要按时去公司,更要被这女人吆来喝去。谢颁表示,这日子真是没法子过了!

  1

  顾佳佳挂机回来时,发现自己的游戏角色已经横尸荒野。

  尸体旁边站着一男一女,女的玩儿的是琴师,白衣飘飘,一看就是个妖艳贱货,男的玩儿的是剑客,浑身金灿灿的,一看就是个土豪。

  顾佳佳一向谨慎小心,在这个以玩家互相PK而闻名的游戏里,她老老实实地当个修仙党,每天上线只是发呆。

  顾佳佳在近聊频道里发了个问号,接着看到土豪剑客动了动,脑袋上飘出一行字。

  斑斑君:就是你骗了我妹妹的感情?

  他说完,女琴师也说话了。

  小龙女:哥,别和这个渣男多费唇舌了。

  斑斑君:不行!你既然叫我一声哥,我就要替你讨回公道!

  小龙女:哥,你对人家真好!

  这两个人说得热闹,躺在地上的顾佳佳深思熟虑后打出了第二个问号。

  上好佳:请问一下,你们说的渣男是我吗?

  斑斑君:你还敢问?!我妹妹都告诉我了,你骗了她的心就算了,还把我给她买的装备也骗走了!你说你算什么男人!

  他越说越恼火,最后忍不住还在顾佳佳的角色尸体上蹦了蹦。顾佳佳看着女琴师的ID思考了半天,,总觉得有点儿熟悉。

  上好佳:我想你误会了……

  话还没说完,密聊就想起来了,她转头去看,是小龙女在对她一阵狂轰滥炸。

  小龙女:道长,你还记得我吗?

  小龙女:道长,求求你,千万别告诉我哥是我把装备卖给你的。

  小龙女:拜托拜托拜托,我还你一万金好不好?

  顾佳佳想起来,两天前,她在世界收装备,其中名为“桃之夭夭”的是出了名的稀少,小龙女手里正好有,便以高价卖给了她。“桃之夭夭”一般被土豪们买来告白,顾佳佳买它只是觉得好看,没想到还没用,就被人找上门来了。

  这件“桃之夭夭”大概是斑斑君送给小龙女的,却被小龙女转手卖给了顾佳佳。顾佳佳不算笨,想明白之后,就屏蔽了小龙女,然后给斑斑君发了个微笑的表情。

  上好佳:第一,这件装备是你妹妹卖给我的。我这边有交易记录,截图已经发送到你的邮箱里了。

  上好佳:第二,我不会喜欢你妹妹的。

  上好佳:第三,我喜欢男人。

  说完,她就原地复活,趁着斑斑君还没回过神来,选中他,按右键使用“桃之夭夭”。

  下一刻,金灿灿的斑斑君身边,一棵粉嫩嫩的桃花树就这么破土而出。系统也自动发布世界公告:上好佳侠士对斑斑君侠士使用了“桃之夭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上好佳对斑斑君之情义,世人皆羡,愿两人白首不相离,恩爱永年。

  桃花树下,白衣道长黑发飘飘,背负剑匣,负手而立,对着黄衣剑客微微一笑。

  上好佳:比起你妹妹,我对你更感兴趣哟!

  斑斑君:……

  顾佳佳说完就移动鼠标点了右上角的红叉,干脆利落地退出游戏,最后的画面是斑斑君头顶那串省略号,看得她差点儿笑破肚皮。

  另一边,电脑屏幕后的谢颁望着游戏界面,许久,抓狂地挠了挠头,哀号道:“这个变态,他垂涎的居然是冰清玉洁的我!”

  2

  谢颁从小就不爱学习,只爱玩儿游戏,还好家里有钱,可以任由他挥霍。

  他大学毕业没去上班,拿着家里给的零花钱投资了一家小游戏公司,没想到走了狗屎运,小公司越做越大,成了大公司。谢爸爸拍案决定,收购了这家游戏公司,让他做总裁。

  谢颁有些委屈,因为他并不想当有铜臭味的总裁,只想单纯地玩儿游戏。

  可是谢爸爸威胁他,不上班就把游戏停了,他只好一个月去公司一次,装模作样地听雇来的CEO向他汇报工作。

  去公司前,谢颁规规矩矩地系了领带。谢爸爸知道他是绣花枕头,要他开会时别说话,他就用手支着下巴百无聊赖地听着。他长得漂亮,因为嘴唇薄,抿着唇不说话时,难免给人一种薄情寡义的感觉,不时地微微一笑,像是城府很深。

  新来的CEO汇报完工作,看向他问道:“谢总,您有什么意见吗?”

  谢颁:“没有。”

  新来的CEO在女人里算是高的,腰细腿长,还有一双风情万种的狐狸眼。她闻言笑道:“谢总真是和传说中一样惜字如金,既然没有意见,麻烦您以后每天都来公司吧。”

  她刚刚说了什么?谢颁没想到自己走了会儿神,CEO就给他找了件麻烦事儿。散会后他坐在位子上不走,CEO过来,帮他续了杯水,道:“您还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谢颁瞥了她一眼,看到她胸口铭牌上“顾佳佳”三个字后,装模作样道:“顾小姐这样漂亮,有男朋友了吗?”

  “没有。”

  “那介意有一个吗?”谢颁对着她飞了个风流的眼波,“我父亲派你来,一定说了要你用心辅助我对不对?”

  闻言,顾佳佳目光一转,看着谢颁。谢颁屏气凝神,力求摆出自己最楚楚动人的模样给她看,却听到她一字一句地说:“第一,我暂时不想谈恋爱;第二,谢老先生确实吩咐过我,但不是要我用心辅佐您,而是让我监督您,如果您不听我的,我可以随时上报,由他来收拾您。”

  顾佳佳看着谢颁不可思议的眼神,微微俯下身来。

  她穿着白衬衣,胸前别了枚珍珠胸针,看起来优雅妥帖,凑近时,能闻到她身上那股紫罗兰香水的气息,夹杂一点儿清爽的薄荷香。她凑得太近,谢颁不自在地后退一点儿,而后听到她笑着说:“谢总,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不好意思,我有喜欢的人了。”

  说完,她起身施施然离去,并替谢颁体贴地关上了房门。谢颁坐在那里,半晌回不过神来,直到秘书进来,问他要不要回去,他才如梦初醒般,迷茫地看向秘书。

  秘书怕他又作妖,亲切地问他:“先生,您还不回去吗?”

  “小孟……”谢颁想起游戏里骚扰他的那个“上好佳”,梦游似的问道,“我是不是很吸引变态啊?”

  秘书回答不上来,连哄带骗地把他送回家。

  谢颁一到家上了游戏,一转头,就看到上次那个“上好佳”就站在他的身边。

  谢颁受到了惊吓,刚想跑,就被“上好佳”一剑砍了下来。“上好佳”慢条斯理地走过去,脚踩在他的脸上,温柔地微笑。

  “上好佳”:心肝儿,怎么一见我就跑呢?

  谢颁被恶心得汗毛都竖了起来,赶紧复活角色跟“上好佳”拉开距离。

  “斑斑君”:你离我远点儿!

  “上好佳”:这么无情?前几天砍我的时候,不是很热情吗?

  “斑斑君”:你是不是男人,怎么这么小肚鸡肠的!

  “上好佳”:不是我小肚鸡肠,我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要你记住我。没有爱,恨也好嘛。

  谢颁一口老血几乎喷出来,他放出自己花了几万块买的神龙坐骑撒腿就跑。可“上好佳”竟然也有神龙,一直不紧不慢地跟在他身后,还不停地恶心他。

  “上好佳”:心肝儿小心啊,宁等一分,不抢三秒,安全驾驶记得吗?

  “斑斑君”:你走开啊!

  “上好佳”发了个“微笑”的表情:走去哪里?你心里好不好呀?

  屏幕那边,顾佳佳看着飞在半空中的“斑斑君”忽然不见了,就知道他一定是下线了。她笑出了眼泪,一边擦一边给谢老先生汇报道:“您放心吧,我不会被糖衣炮弹腐化的……嗯……我知道,我猜谢总最近都不会想上游戏了。”

  3

  谢颁在业内的风评并不好。

  他不想上班,谢老先生就替他请来CEO管理公司,他挑剔,说CEO一定要是女人。谢老先生宠他,照着做了,没想到这些女CEO不出一个月,就变成了他的女朋友。

  公司有规定同事之间不能谈恋爱,这些CEO违反了劳动合同,被解雇也是理所应当的。

  顾佳佳受命前来前,谢老先生再三叮嘱她:“阿颁就是个绣花枕头,除了脸一无是处,你千万不要被他迷惑了!”

  顾佳佳听着谢老先生这样说,心情有些复杂,不知道谢颁到底是怎样的大奇葩,才会令自己的亲爹这样无情地说他是个草包。

  还好这些她无需在意,玩游戏也是为了围追堵截谢颁。本来顾佳佳打算掏钱找人把谢颁杀得不敢上线,可这位大少爷在被人偷袭过一次后,出入总带着一个团的人。

  顾佳佳感到头大,正考虑着新的计划,谢颁就自己撞了上来。顾佳佳玩的是男号,衣着光鲜,也是有很多妹子追着喊男神的。这样一个角色对着谢颁告白,心理冲击一定非常强烈。

  顾佳佳一想到谢颁那慌不择路、生怕被非礼的样子,就笑得想要打滚,第二天上班时对着谢颁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谢颁看着顾佳佳,没来由地觉得冷,于是让秘书把空调温度调高,然后问顾佳佳:“你让我来公司,有什么事儿吗?”

  顾佳佳看他这装模作样的气质就心痒难耐,想要狠狠地欺负他。但是为了保持形象,她只是一撩头发,温柔地说:“是公司有事儿。谢总,您大概不清楚,因为您连续更换CEO,公司的形象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股价暴跌,已经在倒闭的边缘了。”

  谢颁本来看着顾佳佳,还在思考她用的香水到底是什么牌子,闻起来让人心里发痒,万万没想到她一开口就是这么惊天动地的消息。他一口咖啡喷出来,勉强笑了笑,说:“这玩笑不好笑……”

  “是不好笑。”话是这样说,顾佳佳脸上还是带着笑容,“因为这并不是一个玩笑。”

  “为什么我不知道?!”

  顾佳佳歪了歪头,道:“大概是因为,您邮箱里的垃圾邮件太多了,淹没了半个月前我发给您的那份。”

  闻言,谢颁有些尴尬,因为他确实从不看邮箱。他揉了揉鼻子,装作淡然道:“是吗?可能是我一时疏忽了。”

  他拿出手机死命地翻邮箱里的垃圾信息,想要看看顾佳佳到底给他发了邮件没有,忽然手里一空,是顾佳佳俯下身子,将手机自他掌心里抽走。她压在他的肩头上,身上的香气若有似无,长长的头发被空调风吹得飘起,触到他的鼻端,令他想要打喷嚏,却又打不出,就这样一路痒到了心里。

  “谢总,咱们未来的计划,是要让公司稳定,业绩上涨,不然您父亲的意思是,如果公司继续这样萎靡下去,就要宣布破产,然后要您回去继承谢氏。”

  谢颁的处境很危险–如果他不努力工作,就只能回去当个“富二代”继承家业。

  他不想活得那么辛苦,恨不得要钱别来烦自己,可惜他身不由己,只好诚恳地看着顾佳佳道:“你有什么对策吗?”

  “暂时还没有。”顾佳佳嫣然一笑,将手机扣在桌上,伸出手,替他将领带拉好,“谢总,我只要求您一件事儿,每天来公司坐一坐,能做到吗?”

  谢颁抬起头,有些惊奇看到,她的眼睛里竟然带着一点儿灰绿色,像是初冬的湖面,还未完全冰封,有一股妩媚动人的味道。

  “能做到。”他不由自主地回答,回过神来又后悔了,却因为大男人的面子没法出尔反尔。顾佳佳亲自送他上电梯,要替他拎包时,被他拒绝了。

  “哪有女人替男人拎包的?”

  “看不出来,您还挺大男子主义的。”

  顾佳佳柔声细语,虽然说的是这样的话,却不惹人讨厌。谢颁“哼”了一声,高贵冷艳地走出电梯,又忍不住回头,看她优雅地将手举在胸口,对着他摆了摆。他犹豫了一下,也抬起手摆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连忙放下,飞快地逃走了。

  顾佳佳站在原地,笑容怎么也止不住,心里暗暗想:这位谢总,实在是非常可爱。

  4

  谢颁最近心情不太好。

  他在游戏里拿喇叭刷世界,一个喇叭十块钱,他一次刷一百个,豪气十足地招集高手和他一起去做周年活动。

  这个活动一年只举办一次,三人组队,获得第一才能拿到最后的奖品。谢颁看着自己招来的歪瓜裂枣,心情更加不好。一旁的“小龙女”对着他撒娇道:哥哥,别生气了,我弹琴给你听啊。

  “斑斑君”:不了吧,那么难听,跟拉大锯似的。

  场面有点儿尴尬,“小龙女”在游戏里也算是女神级别,闻言又气又羞,操控着角色转头要跑,却被人一剑从半空中砍了下来。

  粉嫩嫩的角色就这么灰头土脸地摔在了地上,“小龙女”气得要命:谁偷袭我?!

  这时,一个人从一边的桃花林里走出来,照旧是雪白的道袍,发未束,笑眯眯地说:哎呀,手滑了,还以为哪里来的野鸡给自己加戏呢。

  说话的自然是顾佳佳,她看“小龙女”气得七窍生烟,向后退了半步,及时避开了“小龙女”复活后丢过来的技能。“小龙女”不依不饶,又是一剑斩来,顾佳佳反身竖剑,将技能反弹,然后一剑砍过去。

  一声惨叫之后,小龙女再次横尸当场。她疯狂密聊谢颁:哥哥,你就这样看着我被欺负?!

  顾佳佳则蹲在小龙女尸体旁边截图。

  “上好佳”:怎么,在求你哥哥救你?死心吧,他打不过我的。

  刚发出去这句话,谢颁的角色就走了过来,小龙女大喜过望,顾佳佳也慢慢起身,负剑而立。

  “上好佳”:真要和我打?

  “斑斑君”:闭嘴,跟我走!

  谢颁召唤出神龙,向顾佳佳发送同骑邀请。顾佳佳虽然有些意外,但还是接受了。神龙腾空而起,将小龙女和一群人都甩在了后面。顾佳佳的道长坐在前面,被谢颁的剑客揽着腰身,哪怕是在游戏里,顾佳佳仍觉得有些别扭。

  “上好佳”:你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干掉我吗?

  “斑斑君”:你有队友了吗?

  两句话是同一时刻发出来的,两个人的思想不在一个频道上,顾佳佳盯着屏幕沉思了三十秒,才恍然大悟。

  “上好佳”:你这是在邀请我一起组队参加活动?

  谢颁“哼”了一声,点击“上好佳”进行交易。顾佳佳接受一看,谢颁给她转了五十万金。

  “斑斑君”:定金,打赢了还有五十万金。

  谢颁竟然拿钱砸自己,顾佳佳觉得新鲜,盯着他不语。谢颁被她看得发毛,问她:怎么了?这不少了吧?

  “上好佳”:心肝儿,这钱我收下了,就当是你的嫁妆吧。

  谢颁又奓毛了:我喜欢女人!

  “上好佳”:没关系呀,我喜欢你就行了。

  顾佳佳拆了包薯片,看到谢颁的角色转了个圈,气呼呼地下线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薯片撒了一床。

  凌晨十二点多,顾佳佳刚敷好面膜,手机就响了起来,看号码是谢颁。

  她故意让电话响了一分钟才接起来,那头谢颁的声音冷淡地问她:“有空吗,出来喝一杯?”

  顾佳佳没说话,谢颁大概觉得有点儿尴尬,又补充一句:“我有事儿想要跟你说。”

  “电话里说就好。”

  他沉默片刻,压低声音说:“你能出来接我吗?我忘带钱包被扣在酒吧里了。”

  顾佳佳赶到酒吧时,谢颁正坐在沙发上,旁边有个女人一个劲儿地往他身上凑。他皱着眉,顾及着绅士风度没说什么,只是艰难地向另一边躲闪,惹得酒吧的工作人员虎视眈眈地盯着他。顾佳佳连忙上前,掏出卡道:“密码是六个零,谢总,您没事儿吧?”

  谢颁摇了摇头,如释重负地将女人丢给顾佳佳。顾佳佳顺手接住,同时问谢颁:“谢总,咱们走吧?”

  谢颁“嗯”了一声,说:“顾小姐,待会儿你送我回家,我的司机送小晏回家就行。”

  原来这个女人叫小晏,顾佳佳目送小晏上了谢颁的迈巴赫,又探出头来和他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谢颁不耐烦,还要强忍着。顾佳佳觉得他实在是矛盾,看起来对所有人都挺冷漠,原来是外冷内热。

  两人谈完后,谢颁大步上了顾佳佳的车。顾佳佳问他:“怎么大半夜来这种地方?”

  谢颁不想说,半晌还是答道:“小晏喝醉了给我打电话。”

  原来是他的红颜知己向他邀宠,顾佳佳了然于心,懂事地不再多问。

  谢颁解开衬衫上的两粒扣子,长长地舒了口气,道:“顾小姐,你们女人都在想什么?”

  谢颁这个人太奇怪,明明是个宅男,居然胸肌、腹肌一样不少。车外的路灯一盏接一盏,照得他越发英俊,顾佳佳其实挺理解小晏,毕竟这样一个优质男人,遇到了谁舍得放手?

  “谢总,那位晏小姐一定是喜欢您吧。”

  “不可能,她叫我哥哥的。”

  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顾佳佳心里唱着歌,脚下一踩刹车。谢颁没系安全带,差点儿撞在玻璃上。他见维持不住高冷的神情,索性开始大吐苦水:“过去还好好的,见过一次之后,总是约我出来,我哪儿有时间,玩儿游戏还忙不过来……”

  他说到这里,又叹了口气,像是真的不堪重负。

  那位小晏姑娘长得非常漂亮,走出去也算是女神级别,可他居然只把人家当妹妹,还嫌弃人家太热情耽误他玩儿游戏。顾佳佳不禁笑出声来,他看过来,狭长的眼睛被映得亮而深情。

  他实在是个好看的男人。

  顾佳佳打开车窗,风吹进来,散去一些酒气。谢颁闭上眼睛倚在座位上,忽然说:“顾小姐,我想我们会合作得很愉快的。”

  “为什么?谢总,您不会是还想勾引我吧?”

  谢颁听了也不生气,反而说:“本来是这样打算的……可顾小姐,我觉得你话不多,好奇心也不强,实在是太适合我了。”

  车恰好停下,谢颁睁开眼睛,望着顾佳佳,眼里像是有香醇的酒。顾佳佳垂下头,看见他长长的睫毛,像是蝴蝶的翅膀,一下一下,扇得人心痒难耐。

  “顾小姐,”谢颁推开车门,一只手撑在车门上,另一只手对着她挥了挥,“路上小心。”

  门卫替谢颁开门,铁门上爬着不知名的花,他的身影在夜色里缓缓消失。顾佳佳手摁在心口上,觉得心跳有点儿快,像是病了,又像是花种遇到春雨,被风一吹,轻盈地开放。

  5

  顾佳佳上线,看到谢颁就蹲在自己身边。

  他的角色换了身雪白的衣服,还骚包至极地拿着扇子慢慢扇。顾佳佳没理他,转身就要走,他赶紧拦住她。

  “斑斑君”:你是不是想反悔?!

  顾佳佳被他说得像是始乱终弃,一时觉得好笑,横剑在前,他后退一步,很警惕的样子。

  “上好佳”:第一,我没有答应你,所以谈不上反悔;第二,我现在还有事儿要做。

  她走了,一转头看到谢颁还跟在后面,两人骑着龙,于天空划过。游戏里的天是一望无际的蓝,掺了玫瑰紫,显得潋滟至极。顾佳佳停在半空中不动,许久,谢颁问她:你在做什么?

  “上好佳”:截图。

  “斑斑君”:别像个女人似的,这里的天有什么好欣赏的,还跑来截图。

  “上好佳”:怎么,你的意思是要我欣赏你?

  谢颁发了串省略号过去不理她了,顾佳佳便自顾自地截图。她其实心情不好,因为发现公司的财务报表做得一塌糊涂,谢颁常年不来公司,谢老先生派来的人近期回总公司,这边群龙无首,短短三个月内竟然亏空了近七百万。

  作为CEO,如果不能在任期内扭转亏空,将是很大的污点。顾佳佳是哈佛金融系毕业,在华尔街了工作五年,慢慢积累,才坐到今天的位子,如果因为这一家公司而马失前蹄,实在是亏大了。

  她不开心,就晾着谢颁,骑着龙四处飞来飞去,时不时停下来截图。游戏里的谢颁比现实里要活泼得多,一直密聊骚扰她,要她答应跟他一起参加那个活动。顾佳佳转换视角,看到远方“小龙女”穿着一袭粉衣飞来,离得八丈远就打字叫谢颁哥哥,心里火气更盛。

  自己在这里为他抛头颅洒热血,他居然还在游戏里泡妹?!

  顾佳佳恶向胆边生,操纵着角色逼近谢颁,白袍道长将手搭在剑客的肩头上,替他拈下一片落花,并温柔道:你真的要我和你一起参加活动?那你亲我一下。

  “斑斑君”惊得说不出话来。

  “小龙女”此时落在他们身边,上前要挽住谢颁的手臂,顾佳佳一把将他扯过来,困在自己同扶桑树之间。这棵扶桑树,在游戏里设定是金乌的栖息之地,大得望不见边际。谢颁被她吓到,连反抗都忘了,任由她抬起自己下巴。

  “上好佳”:答应,还是不答应,你自己选择吧。

  时间像是停止了一样,顾佳佳的掌心出了汗,她抽出纸巾擦去,正好看到谢颁视死如归的回答:好!

  好什么?顾佳佳有点儿蒙,下一刻,谢颁的角色凑过来,在她的角色的面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扶桑树上落下金羽,流光溢彩,飘荡在角色身边,剑客的衣角金铃轻摆,发出一阵脆生生的响声。

  顾佳佳脑子“轰”的一声,将鼠标一把丢开,游戏里的道长就那样温顺地站着,而剑客已经离开了。

  斑斑君:够了吗?

  这三个字唤醒了顾佳佳,她手忙脚乱地想下线,却点不中那个退出键,只好把电源插座拔掉。她蹲在地上,木地板上打了蜡,亮得能映出人影来,隐隐约约地,能看到自己红成一片的面颊和忍也忍不住勾起的嘴角。

  “顾佳佳,”她捂着脸,想要冷静一下,“你怎么这么没出息?”

  6

  谢颁发了通缉令,全服通缉“上好佳”。

  这个人,骗了他的吻就算了,居然还欺骗他的感情,明明说亲一下就答应一起组队,没想到亲完就立刻下线了。

  他发的通缉是,杀“上好佳”一次,凭截图可以领取一万金,换算成人民币有一百多元,游戏里大家都跃跃欲试,可谁知道,上好佳再也没上线。

  谢颁蹲在“上好佳”下线的地方痴痴地等,看了手机上发来的信息一眼,终于摔了鼠标,吩咐手下人继续盯着。

  他换上三件套西装,开车去公司,参加股东会议。

  游戏公司的股东们,大多是宅男,难得穿西装、打领带,都有些束手束脚。谢颁坐在最上面,垂着头装作冷峻孤高,实际是在发呆,盘算着“上好佳”上线后要怎么收拾他。

  另一头顾佳佳脸色有些苍白,她画了个稍浓的妆,放出PPT向股东们叙述公司接下来的发展规划。她不时地抬头,见谢颁始终没动,就知道他一定在走神。她在心里叹了口气,提高声音喊道:“谢总,您说呢?”

  “我没意见。”

  这四个字简直是万金油,顾佳佳对谢颁没脾气,继续总结陈词。会后,谢颁回到自己的总裁办公室,继续玩儿游戏。顾佳佳为了处理公司的事务,这几天累得发了烧,还强打精神去找他。

  屋子里,谢颁紧盯着屏幕,听到她进来也只“嗯”了一声。

  顾佳佳一边恨铁不成钢,一边又想:他是不是在游戏里等我?

  这个想法太危险,又有点儿自作多情,她掐了自己一把,沙哑着嗓子说:“下一季度的工作安排我都发送到您的邮箱里了,您有空看一看,给我一个回复。”

  “我觉得你的能力足已应付这些。”谢颁敷衍地说着,手指急速打着字,大概是在游戏里发号施令。顾佳佳对他忍无可忍,上前一巴掌将笔记本电脑的屏幕拍了下去。

  谢颁吓一跳,抬起头来看她,眼睛瞪大,神情三分天真七分傻气。顾佳佳觉得他无论如何都很可爱,再加上大脑发胀,身体发烫,索性双手撑在桌上认真地看他。

  谢颁被她看得有些心虚,总算收回注意力,问道:“顾小姐,怎么了?”

  “谢老先生给过我您的游戏账号,他要我自行判断,在有需要的时候,可以冻结您的账号。”

  她刚说完,就看谢颁眼睛瞪得更大,同时大声喊道:“老头子怎么这样?!”

  “谢颁。”顾佳佳打断他,微笑着说,“你的生杀大权掌握在我的手上,我对你的全部要求,就是工作时起码给我三分注意,在股东和员工面前,要表现得更加游刃有余。这样他们才有更多的信心,在这家公司待下去。”

  谢颁眼睛眨了眨,认真地咀嚼着她说的这番话。顾佳佳心里很是无奈,觉得谢颁这么大的人了,还这样天真烂漫,在豪门二代里,实在算个奇葩。

  谢颁一直死死地盯着她,让她有点儿紧张,她想要后退,他却已经站起身,扯住她的手臂,将她抱了起来。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揽住他的脖子,又听到他说:“顾小姐,你的脸红成这样,难道没发现自己在发烧吗?”

  顾佳佳烧得两眼发疼,却还强撑着说:“我向您汇报完……”

  “不用汇报了,你发的东西我会好好看的,现在,我带你去医院,可以吗?”

  顾佳佳闭了嘴,因为他正严肃认真地看着她。不知为何,他和声细语时,她只觉得他是个奇葩;他严厉冷酷时,她又不由自主地顺从他。

  医院离公司不远,顾佳佳留在输液室里打吊针,谢颁把她送来安顿好后就出去了。她坐在那里渐渐睡着了,忽然有人碰了碰她,她猛地睁开眼睛,视线正好和他对上。

  谢颁把一个小小的暖水袋塞在她的手腕下,见她醒了,又递过去一瓶热乎乎的牛奶,道:“喝点儿热的东西暖一暖吧。”

  顾佳佳体寒,从小手脚冰凉,没想到谢颁这样细心,居然注意到了。她默不作声地喝着牛奶,他就在一边盯着她的药瓶,看药水还剩多少。

  “顾小姐,”谢颁忽然开口,“你不用这么辛苦的。”

  “谢总,这是我的责任……”

  “是我给你发工资,所以我有权要求你提高工作效率。”他顿了顿,接着说,“我希望,你能在保障自己身体健康的前提下,再进行工作。”说完,他立刻抿住唇。

  顾佳佳仔细地看他,瞧见他脸上发红。这样的话说起来让人脸热,听上去却很熨帖。顾佳佳偷偷地勾了勾嘴角,又连忙压下去,装作冷淡地说:“谢总,我知道了。”

  谢颁伸出手来,贴在她的额头上。他的掌心温热,是很舒服的温度,顾佳佳靠在他的手上,几乎要睡着了,他才收回手,坐在她身边说:“靠在我身上睡吧,顾小姐,这些天辛苦你了。”

  7

  顾佳佳睡了个好觉,谢颁却有点儿发愁。

  他熬了一晚上,把顾佳佳送回家后,本来打算回家睡觉,但想到昨天答应顾佳佳的话,又认命地开车去公司。

  以前不是没人请求他按时来公司,可是他从没有这样红着眼睛,脸色苍白,站都站不稳,还要强打精神来上班。

  他是个男人,让一个女人这样受累实在是不应该。

  公司里所有人看到他都像见到了鬼一样,谢颁忍气吞声装作没看见,回到办公室里随手打开电脑准备玩儿游戏,想了想又关上,还让秘书把公司的财务报表都搬过来。

  那么多文件,像一座山一样,谢颁深吸一口气,翻开第一页,没看多久就觉得头昏脑涨。他揉了揉眉心,忽然笑了一声。

  秘书觉得他中了邪,小心翼翼地问:“谢总,您笑什么?”

  “顾佳佳天天看这个,也太敬业了吧。”

  “顾小姐也是职责所在……”

  谢颁不说话了,半天才问:“她有男朋友吗?”

  “啊?”秘书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说,“没……没有吧?上次在茶水间里听同事们说顾小姐连约会的时间都没有。”

  谢颁翻文件的手顿住,半晌淡淡道:“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他看着文件,明明字都认识,却怎么也进不到脑子里,最后一页,签着顾佳佳的名字,漂亮的花体字,同她这个人一样优雅动人。

  谢颁鬼使神差地伸出指尖碰了一下那三个字,又像是被烫到了一样连忙收了回来。

  “顾佳佳。”谢颁咬牙切齿,又如释重负地说,“你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还说有喜欢的人?!你这样的女人,喜欢谁会追不到吗?!”

  顾佳佳休息了一天就去上班了,正好遇到谢颁从电梯里出来。谢颁看到她,又退了回来,手插在口袋里,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顾佳佳试探着按了电梯,然后和他打招呼:“谢总,早啊。”

  “不早了,还有五分钟你就要迟到。”

  “路上堵车。”

  谢颁不再理她,顾佳佳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己哪里得罪了他,只好努力找话题和他东拉西扯。他态度高冷,下电梯前却一把把她扯回去:“顾佳佳,你上次说,你有喜欢的人了?”

  顾佳佳忘了自己和他瞎说过什么,只好含糊地应了。谢颁冷笑一声,放开她道:“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力,这么拼?”

  顾佳佳一时语塞,觉得他的脑回路清奇,未免自恋过了头:“谢总原来是这样想的?”

  “你这样的女人我见得多了,为了放松我的警惕,装作不喜欢我,其实心里爱死我了吧?”

  “你误会了……”

  “我没误会。”谢颁顿了顿,别过头去,慢吞吞地说,“其实……”

  “谢总,我要向您道歉,我确实骗了你。”顾佳佳看到谢颁的眼睛亮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是没男朋友,不过我确实有喜欢的人了。”

  “不是您。您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她故意放慢语速,视线在谢颁的身上来回扫着,笑眯眯地说,“我呀,喜欢更活泼开朗一点儿的男人。”说完,施施然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谢颁站在电梯门前,路过的员工都迅速绕开他。许久,他面无表情地重新上了电梯,门一合上,他就抓狂道:“不可能,她居然不喜欢我?!我不信,这一定是欲擒故纵!”

  谢颁这样闷骚又傲娇的人,顾佳佳太知道该怎么对付了。你对他越热情,他就越是避之不及。顾佳佳笑容满面地处理完公务,晚上回家,总算抽空上了游戏。谢颁大概一直在线,第一时间飞到她身边就要砍她。她轻松躲开,调戏他说:心肝儿,这么热情啊?

  “斑斑君”:你这个骗子……

  他话还没说完,顾佳佳就朝他发出活动组队的申请。他扭捏片刻,选择了接受。

  “斑斑君”:就算这样……

  “上好佳”:如果我们能赢,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钱你也不用给我,好不好?

  谢颁愣住,觉得她的口气有哪里不对,半晌纠结地“嗯”了一声。

  顾佳佳操作水平一流,曾经每天花几个小时在游戏里练习手法技术,现在带着谢颁这个“手残党”,和他那个只会撒娇卖萌的妹妹,竟然也一路势如破竹打到了最后。

  活动持续一个月,每周一次选拔赛,到最后一周,只留下三支队伍。顾佳佳一神带二傻,磕磕绊绊地走到前三,心里不是不感慨,觉得比自己挽救一个濒临破产的公司还要艰难。

  六月四日晚上八点,是决赛的日期,顾佳佳从床上艰难地爬起来,想要打开电脑。

  电脑放在窗边,风吹进来,凉得要命。顾佳佳打着哆嗦,按下开关,只觉得肚子里有一把刀,微微喘气就会疼得直冒冷汗。

  她知道自己大概是急性阑尾炎发作,可是活动时间不等人,如果她不上,谢颁他们连会场都进不去。她勉强平复呼吸,汗水把眼睛糊住,仍然若无其事地跟谢颁打字聊天。

  “上好佳”:今天好好发挥。

  “斑斑君”:哼,这句话原封不动送给你。

  顾佳佳笑了一下,疼得没力气了,便装作冷淡地率先进去。身后谢颁连忙跟上,不顾“小龙女”的抱怨,站在顾佳佳的身边。

  这一场决赛非常艰难,顾佳佳一挑三,打得跌跌撞撞,谢颁这些日子有了进步,能跟在她身后扰乱敌情。他们两个一起打死了对方一个玩家,顾佳佳往嘴里塞了片止疼药,提剑上前,剩下的两个选手,一个血厚,一个猥琐。她视线有点儿模糊,但还是看到了小龙女忽然打出来的一行字。

  小龙女:哥哥,我们马上就赢了,我想告诉你,我一直喜欢你。

  下一刻,“桃之夭夭”在谢颁脚下绽开,漫天桃花飞舞,场面华丽得让顾佳佳都顿了一下。顾佳佳在心里骂“小龙女”有病,她怎么看出他们马上就要赢了?!对面的选手大概没见过这样的奇葩,居然也顿了一下,却又同时上前,要砍死顾佳佳。

  顾佳佳有些无奈,觉得生不逢时,自己居然被一棵桃花树害死了。下一刻,武器透体而出,倒下的却不是她,而是一直站在一边的谢颁。

  剑客黄衣飘飘,落地时仍是英姿飒爽,他缓缓转过头来,道:发什么呆,不是说赢了就告诉我一个秘密?上好佳,你要是输了,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场上熙熙攘攘,所有人都看着这里,顾佳佳心里生出一股难言的情绪,像是看到曾经,桃花树下,有人回眸对她一笑。

  顾佳佳握紧鼠标,连疼痛都忘了,把冷敷袋放在肚子上,飞快地打字:放心……我不会让你白死的。

  当比赛尘埃落定的一瞬,顾佳佳终于脱力地倒在电脑桌上。电脑屏幕上,谢颁复活起来,大笑着扑过来抱住了她。她也笑起来,可视线越来越模糊,最后一眼,她看到谢颁问她:上好佳,你的秘密是什么?

  8

  顾佳佳做了个梦。

  好像是很久之前,她刚刚大学毕业,因为留学申请被拒,自暴自弃地在家里打游戏。

  那是她第一次玩儿游戏,一上线就被人杀得动弹不得。她看着自己的角色躺在地上望着天,就像是现实里的她,因为之前太过顺遂,一点儿小小的挫折就让她无法承受。

  当她将要下线时,忽然有人路过停下。

  “斑斑君”:欺负小号,算什么英雄好汉!

  然后,他发布悬赏令,把那些欺负顾佳佳的人的账号通通挂了出来。他那时就已经是有名的土豪,他的悬赏令一向从者如云。欺负她的人都跑了,顾佳佳就在原地复活,对着他说:谢谢。

  “斑斑君”:不客气,别对游戏失望,里面还是好人多一点儿。

  说不清是哪句话触动了顾佳佳,她觉得那天的天空格外漂亮,连风都是香的。之后她每次上游戏时都会偷偷去看“斑斑君”,不敢和他说话,只敢远远看着。

  后来,她终于收到了录取通知书。那一天,她想买一件“桃之夭夭”对“斑斑君”告白,可是在世界频道喊了一整天,都没有人愿意卖。

  大概是缘分没有到。她下了线,直到留学归来,开始工作,都没再上线。

  再后来,她应聘成为谢颁公司的CEO。当谢老先生将谢颁的账号递给她时,她才知道原来那个路见不平的剑客,就是谢颁。

  好多好多的时间,好多好多的喜欢都给了他。她不敢说,因为在感情中她一向胆怯,总希望别人抢先一步。

  有人替她擦去眼泪,问她:“哭什么?”

  她不说话,在半梦半醒间哽咽。那人叹了口气,又问她:“耍我有意思吗?上好佳?”

  顾佳佳猛地睁开眼睛,同床边的谢颁对视。谢颁身上的衬衣皱巴巴的,他皱着眉,居高临下地看她。顾佳佳愣了半天,理智终于回来,有些心虚地向后缩了缩,问道:“你怎么来了?”

  “你在游戏里忽然不动了,我担心你出事,就找人查了你的游戏账号,发现与游戏绑定的电话号码就是我美丽的CEO顾佳佳小姐的。”他说着,对着顾佳佳一笑,“是不是啊,我的CEO?”

  顾佳佳从有些心虚变成万分心虚,见东窗事发,索性装睡。谢颁冷哼一声,道:“你要告诉我什么秘密?”

  “我想……”顾佳佳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说了,“我本来打算告诉你,我就是顾佳佳的。”

  “正好,我也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谢颁看着顾佳佳,目光浓稠,一时间,让她紧张得掌心都出了汗,不敢往下听,却又舍不得不听。

  谢颁沉默好久,忽然露出笑容,道:“顾佳佳,我也喜欢你。”

  “可是谢总,我不……”

  “你喜欢我的,我去你家找你,你急性阑尾炎发作晕倒时,一直在叫我的名字。”他得意笑着,“顾佳佳,你可真是个小骗子。可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小骗子。”

  这是他最后说的话,而后,他就吻上了她的唇。

  阳光如枫糖,时间宁静缓慢,顾佳佳闭目,像是透过时光看到那一天,他从天而降,替她赶走那些坏人。

  他眉目英俊,是少女梦里,最爱的样子。

  文/顾小卷 图/水墨

打赏
赞 (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