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以梦为马,随处可栖

  三更半夜,手机忽然响了,迷茫中接了起来,话筒中传来阴森森的低泣声,我吓了一跳,瞌睡跑光,冲着手机大喊一声:“谁啊!三更半夜装鬼!”

  “……是我。”小调低哑的声音传来。

  我一愣:“小调?”

  “嗯。”

  “你在哭?”

  “……刚才是,现在没有了。”

  我打开床边的台灯,靠在床头,问:“怎么了?”

  “没有,只是忽然觉得好累。”小调说,“你知道吗?我真的好累。”

  我知道。

  不用小调说得太明白,我也知道。

  自从喜欢上同班的一个男孩后,小调基本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这么难过。

  小调从没谈过恋爱,大四时喜欢上了班上一个很出风头的男孩,颜值高,待人礼貌,各方面条件都很好。

  小调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发射弧度很长。刚入学时,男孩已经是班上的风云人物,他这样的男孩,走到哪都自带闪光点,可偏偏只爱埋头学习的小调看不见他。

  直到大四做毕业设计时,小调与男孩被分到了一组,小调在学习成绩方面比男孩强几分,男孩在社交方面比小调要强许多,很多专业性的问题小调可以独自解决,偶尔需要请人帮忙时,则需要男孩出面。

  “我第一次知道一个人认真与人交谈时,可以这么迷人。”小调说这话时,特别花痴。

  这是我认识她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看见她露出这种痴迷的表情。

  后来,男孩的名字经常出现在小调的口中,即使没有见到男孩本人,我也能从小调每天的描述当中,知道这个男孩所有的事情。

  “他真的很好,做毕设有时候很晚了,他会坚持送我回寝室,每天来到实验室都能看见他帮我买的早餐。有一次,外面下雨了我没带伞,他只有一把不大的伞,他撑着伞送我去寝室,整把伞基本上都在我这边,我上楼的时候看见他左边肩膀都淋湿了……有时我毕设遇到困难心情不好,他会哄我笑……他真的很好。”

  是啊……他这么好,好到小调以为这就是爱情。

  可当她向男孩表白的时候,男孩很讶异,并且婉转地拒绝了她。

  后来,小调才知道,男孩对每个人都这么好,这只是他的“绅士风度”。

  可小调不死心,依旧喜欢这个男孩,希望有一天男孩也能喜欢上自己。

  于是,每天买早餐的那个人变成了小调,不爱打扮的小调,开始学会化妆、穿裙子,做任何女孩会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做的事。

  “但他还是不喜欢我。”小调在电话里说,“直到现在……我累了,我想告诉他,我还喜欢你,但我不想喜欢你了。”

  “那就不要喜欢了吧。”我说,“他不喜欢你,你无论怎么做都是没用的,你化妆与不化妆在他眼里没用任何区别,你穿裙子打扮得再漂亮,他眼里也没有你。他是你生活的重心,而你只是他人生中的甲乙丙丁。”

  “嗯。”小调的声音低低的,“我都知道。”

  后来,小调像所有决定放弃的女孩一样,每天都在努力减少对男孩的喜欢,可并没有太大的效果。

  “那就交给时间吧。”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虽然不知道要花多长的时间能疗好伤,但总比一直喜欢着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要好。

  选择放下,并不是因为不再喜欢,而是要放过他,也放过自己。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是我们拼尽全力都得不到的东西,比如拥抱不了宇宙,比如一个无论怎样都不会得到回应的爱情。

  面对这样的“得不到”,最好的办法便是把多余的时间填充满,多读书,多运动,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培养气质。等有一天你变得足够美好,便会发现,好的人,好的事,都在前面等你。

  文/木子喵喵

打赏
赞 (26)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