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光阴派的糖(四)

  【前情回顾】因为一通电话,王灵均对素未谋面的乐川印象恶劣。不期然在一次校园义诊中,两人有了第一次正面交锋。王灵均护友心切,故意用一句“肾阴虚”试图令乐川当众出丑,不想,他却对她笑得如沐春风。而后同桌吃饭,乐川更是对王灵均展现出极高的热情,反倒令王灵均开始诚惶诚恐。

  我还在犹豫,乐川又演技浮夸,晃晃悠悠、将倒不倒地吓唬我,无奈之下,我低咒了一句“无赖”,野蛮地夺过星冰乐。越看他得意的笑容越来气,于是我发泄似的狂吸好几口。

  “不冰了吧?”

  “嗯。”

  不可否认,乐川用手焐过的星冰乐的温度刚刚好,他的细心周到也刚刚好。懂得女性天生体寒,应少食生冷,也不知道是出于他的中医常识,还是丰富的恋爱经验。

  环绕中心草坪,我和乐川东一句西一句地闲聊着,溜达到暮色四合,他还没要走的意思。我累了,招呼他坐到主教楼前的台阶上休息。正前方小广场上有电影社的人在搭白幕,准备放露天电影。

  这是每周二晚电影社提供给学生们的福利,多会放些从未在电影院公映过的片子,以看不懂的文艺片居多。大学校园嘛,文艺气息总是要浓厚些,管他真伪,能说道几句文艺电影,也显得逼格高。

  我们周围渐渐聚集了不少下了晚自习的学生,有成双成对的,有形单只影的,都等着看电影。乐川问我走不走,我摇头,提议换到偏僻一点儿的角落。因为忙碌的人里,我一眼看见了廖繁木,身为电影社的荣誉社长,他正指导学生调试投影设备。

  廖繁木热爱电影,家中有一面高耸入顶的书架墙,上面放满了世界各国的电影碟片,其中不乏导演签名的珍藏版本。寒暑假他和姐姐回来,最喜欢窝在房间里看电影。

  我那时被下放到老家,很庆幸没亲眼见过,却不能避免姐姐在电话里常常提起,字里行间透着花蕊般的甜蜜。姐姐问我,为什么寒暑假也不肯回去。她哪知道她每一通劝我回家的电话,也是我固执己见的理由。

  已经离得远远的了,我才不要回去看他们有多恩爱,可又自虐似的忍不住想听姐姐聊关于廖繁木的事。我会想方设法把姐姐提到过的电影找来看,只因她说,那是廖繁木喜欢的导演、喜欢的演员、喜欢的题材。

  在那些深奥的电影语言里,我读到了自己与廖繁木的差距,不仅是年龄,还有阅历,更有无论如何,我也追赶不上的人生。

  耳边响起一段熟悉的旋律,我走出回忆的长河,荧幕上正在播放一部我最爱的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色彩丰盈的画面,节奏明快的歌声,只看开场像极了一部轻松逗趣的片子,其实不然。

  那年我高二,刚从老家转学回来,在廖繁木的书架墙里偶然翻到一张碟片。最初我只是被封面上留着丑丑蘑菇头、托着下巴发呆的小女孩所吸引。直到看完整部电影,我才明白,这部电影是用童话的方式讲述了一个灰暗到无望的故事。

  莫名地,我想倾诉点儿什么,刚好身旁的人是乐川。

  我们之间隔着一杯星冰乐的距离,星冰乐被我拿开后,就又近了一些。

  “松子有一个体弱多病的妹妹,常年卧床。父亲给了妹妹所有的爱,对松子却很严厉,不苟言笑。为了博得父亲一笑,她学马戏团小丑扮难看的鬼脸,以致这成了个改不掉的习惯。我觉得自己和松子很像,有个体弱的姐姐,长期被父母忽视。我小时候常常感到困惑,不知道该怎么讨好他们,后来长大一点儿,又变得叛逆,总和他们对着干。他们是家人,对我来说,却一直像不了解的陌生人。”

  乐川是个很好的聆听者,不嫌我啰唆,目光沉静。

  “我看过这部电影。所以你也和松子一样,离家出走?”

  指甲不自觉地抠着身侧坚硬的台阶,我点点头:“我十二岁离家出走的时候,还没看过那部电影呢,但也不像松子,没遇到坏男人。我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傻,尽全力爱着每一个男人,取悦他们,不断付出,不计回报。可是那些男人一个比一个坏。”

  “可能因为她从小缺失关爱,所以渴望爱人,也渴望被爱。”

  乐川牵起我的手,不准我再跟阶石较劲。他的手掌温暖,我没有拒绝。

  望着电影里起舞歌唱的松子,状似快乐无忧,我无比肯定地说:“我不要变成松子,不要‘生而为人,我很抱歉’。人应该活得自私一点儿,即使不被周围的人所爱,也要爱自己疼惜自己,让自己变得强大。”

  “我觉得她并不是不被周围的人爱,只是她感知不到,产生了误解,又发现得太晚。”乐川在我耳边低语,我收回视线看向他,听他说,“你还记得影片的结尾吗?”

  当然记得。

  “小伙伴/说再见/明天还要再相会弯弯腰/挺挺背/肚子饿了把家回哼着歌儿把家回……”

  吟唱着儿时的童谣,松子踏上鲜花丛中通向天国的阶梯,那里充满光明与希望。生命中出现过的每一个人,好的、坏的、过客、爱人,纷纷轻柔附声与她合唱。她回头,不用做对眼噘嘴的鬼脸,父亲也会对她展露微笑。

  阶梯尽头还有妹妹在等她,面带笑容地对她说:“你回来了。”

  也许乐川说得没错。廖繁木也说过,我的家人很爱我。

  爱吗,为什么我感受不到?

  眼眶发潮,我别开了脸。

  “走吧,送你回宿舍。”

  乐川牵我的手,带我起身,连声说着“抱歉”,小心避让着席地而坐的人们。我不想与廖繁木碰面,一直埋着头,以为夜色会隐去所有的狭路相逢,但还是发生了。在幕布的一侧,光影流转中,我看见了廖繁木,下意识地从乐川的掌心里抽回了手,背在身后。

  廖繁木微微发愣后莞尔,露出兄长般和蔼的笑容。我喜欢他笑,却不喜欢他这样对我笑。

  “繁木哥。”我控制不住自己声音里的冷淡,更控制不住想要匆匆逃离的冲动,“我回宿舍了。”

  老天爷没放过我,让我们尴尬地迎面相遇。乐川也没放过我,蛮横地又拉住我的手,笑着问:“他就是姜谷雨提到的导员呀?”

  明知故问!

  我狠狠地瞪他,手上暗暗和他较着劲儿。他笑容里露出一丝挑衅,稍微用力,便轻而易举地拽过我的手,亲密地环上了他的腰。

  如果廖繁木不在场,我绝对会上演全武行,但现在只能演默剧,用怒火滔天的眼神将乐川千刀万剐。他要么有受虐倾向,要么理解能力低下,因为此刻乐川笑容肆意张扬,怎么看怎么像是乐在其中。

  “这位是?”

  听见廖繁木谨慎地发问,我知道他可能误会了,犹豫着该怎么解释,乐川先接了话。

  “朋友。”

  “不是。”我立刻反驳。

  乐川扬眉,问:“那你说是什么?”

  “是,是同学,姜谷雨的同学。”我忙撇清关系。

  “对,我是姜谷雨的同学。”这句话是乐川转头对着廖繁木说的,隐约透着点儿怒意,又像故意强调身份一样,喊了声“廖导员,你好”。然后他拖着我绕过廖繁木,又说,“我送她回宿舍,再见。”

  走出很远,我仍不敢回头,心有余悸地跟在乐川身后。即便故意拖慢步子,他仍固执地不肯松开我的手,手臂被扭得像随时会脱臼。他也没回头看我,没问我宿舍位置,就这么漫无目的地带着我瞎转。

  一路走,我一路欲言又止,想不通怎么会和刚认识半天的人做那么多亲密的举动、说那么多话,让他搅和出那么多极端的情绪。

  我服软了,怯怯地问:“不是说送我回宿舍?”

  “老子又不知道你宿舍在哪里。”乐川没回头,声音硬邦邦的。

  他又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实在没有送的必要,我直言道:“那我自己回去。”

  “闭嘴!”他猛地站定,指着交叉路口不耐烦地问,“往哪边走?”

  我迈步与他面对面,斟酌片刻后问:“你是不是出于好心,故意让廖繁木误会,想帮我从暗恋里解脱出来?”

  “不知道。”他满不在乎似的说,“你觉得呢?”

  “我觉得姜谷雨的方法可能会有效,我该交个真正的男朋友。”假定姐姐爱我,那我也是时候收起自己的执迷不悟了,“乐川,你能不能认真回答我,为什么不停地交女朋友?”

  我只擅长暗恋,从没谈过真正意义上的恋爱,实在不理解姜谷雨向我传授的所谓“做准备”的恋爱观。

  他的面容顷刻如夜幕般寂然,黑眸凝视着我,缄默良久。

  “很难回答吗?”不想强人所难,我指向宿舍的方向,说,“左边。”

  “不难回答。”他拉下我的手,轻握着,“因为没有一个人能给我寂寞的感觉。”

  “什么意思?”故弄玄虚玩上瘾了吧,我头都要大了,说,“你说你怕孤独,需要人陪。为什么还要陪你的人给你寂寞的感觉?自相矛盾,孤独和寂寞不是一样的吗?”

  “不一样。孤独是鱼缸里只有一条鱼,寂寞是鱼缸里没有鱼。”

  养鱼和你交女朋友有什么关系?乐川的回答,比我以前读的《黄帝内经》还要晦涩,让人难以理解。

  他笑了:“听不懂?”

  我老实点头。

  “没事,试过你就懂了。”他牵着我转向左边的路,仍走在前面,忽地回头,嘴角染笑,似郑重似随意地对我说,“跟我试试呗。”

  突然我的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我分辨不出真假,琢磨半天,搬出了个蹩脚的理由:“六月还没过。”

  他爽朗一笑,说:“好,等七月。”

  “阳历还是农历?”想也没想,我问。

  乐川没回答,干脆笑得直不起腰。

  我咬着牙说:“你能不能悠着点儿,大笑伤心。”

  “果然是学中医的,三句话不离本行。”

  他抿嘴,做了个拉紧拉链的动作,直到送我到宿舍楼下,也没再说一句话。我道一句“再见”,转身上楼,也没问他到底是不是又在和我开玩笑。一晚上的相处,我对乐川大有改观,尤其他对松子的见解,令我觉察到某些思考问题的角度,自己从不曾,或者说不愿触碰。

  但有改观不意味产生好感,我想,和他还是从朋友开始做起比较稳妥。

  第四章只怕你真心

  适逢周末,我和易子策照惯例跟道长去社区医院,进行临床跟诊学习。

  道长姓徐,单名道,已达古稀之年,活得极其古道仙风。他带出的学生,或多或少也沾染了些出离尘世的仙气儿,毕业后坚持行医的占一半,另一半不是进深山修道,就是入庙宇礼佛。我们全班同学一致判定,要论出世,七情六欲快断了个干净的易大半仙绝对会是头一位。

  像道长这样源源不绝为祖国宗教事业培养输送人才的典范,怎么着也该得个杰出贡献奖。他本人自然不屑如此浮名利禄,闲时教教书,骂骂我们这群不开窍的笨学生,偶尔也会来社区义诊。

  社区医院规模不大,病人有限,看中医的更是少之又少。跟着道长来了几次,我可算明白了,他主要是来与三五老友喝茶、下棋,顺带指导学生辨证论治的。

  这会儿,道长已安坐内厅,焚香沏茶,与老友举棋对弈。

  半掩的门外,我和易子策则面对两张小桌,各坐一张,看的多是头疼脑热的小病。有大病的一般也不来社区医院。在这个看脸的时代,遇到两个年轻后生坐诊,病人十有八九会选易子策。他长得端正周整,自带仙气儿,看着让人亲切度大增,因此可信任度也高了三分。

  我乐得清闲逍遥,讨来易子策自己熬制的乌梅汤,边喝边读医书。

  送走病人,洗了手,易子策端坐桌后闭目养神。他姿容特好,丰神隽永,换个山水翠林的背景,改穿一袭雪白长衫,妥妥是一个翩翩白面俏公子。

  乐川和他同具古典美,倒是另一种款式。乐川星眸蕴媚,适合穿红戴绿,摆出纨绔子弟做派,摇着小扇招摇过市,看谁家小女子貌美,便出言调戏两句,逗得姑娘红鸾心动,他却挥挥衣袖而去,不带风月,不带尘……

  脑海中描绘的画面栩栩如生,我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惹得易子策半挑起眼皮,嫌弃地瞄了过来。

  收起傻笑,我坐到易子策对面,饶有兴致地说:“易半仙,我们比赛写汤头歌吧。五分钟看谁写得多。少写几个,输的人就要回答赢的人几个问题。来不来?”

  他面上毫无热情,手上已抽出白纸,一人一张。

  “随便写没难度。我们只写理气之剂里李东垣的方子,如何?”

  “没问题。”我提起笔,在心里默默地过了一遍理气之剂里所有方剂,接着不爽地拿笔头敲着桌面,说,“理气之剂包括三个增辑、两个附方,一共十六个方子,只有一个是李东垣的。怎么比?你故意耍我是吧?”

  “你想问什么直接问,不必兜圈子。”易子策擦拭着已经很干净的杯子,又道,“即便要比,你也赢不了我。”

  我猜,现在自己的表情只能用“我看不惯你,但又干不掉你”来形容。第一次期中考试,我也是带着这副表情向易子策立下战书,誓要超过他勇夺第一名。两年来,奋发努力,我终于成功为自己赢得了“万年老二”的称号。

  易子策出身杏林之家,太爷爷是中医大师,进过中南海,他祖上还出过宫廷御医。这人身体里有学中医的祖传基因,没准儿血液里都带着股中药味。向来吝于夸人的道长也说,此人是块学中医的材料,将来必成大器。

  我也相信易子策能成大器,前提是他不要早早看破红尘,改奔成佛之路而去。所以为了祖国中医文明能发扬光大,易子策可能比我更需要谈个恋爱。

  思及此,某些难以启齿的话,我本着相互交流、共同进步的精神,大方地问出了口:“易半仙,请你先暂时放下你仙人的身份,从一个普通男性的角度回答我,像我这种长相,你们男生有没有可能对我一见钟情?”

  从那晚之后,我和乐川再没联系。我承认自己脸皮薄,不好意思主动联系他,倒是反反复复地想了很多遍他说过的话。察觉到自己似乎没法当戏言一笑了之,我又陷入了另一个困境——他为什么刚认识我,就对我表白了呢?

  百思不得其解,我对易子策也不抱太多希望。他懂不懂红男绿女的感情在其次,好歹是个男的,但现在看来,显然他也觉得我问错了人。他擦杯子的手一顿,难得露出一副困惑的表情。一番沉思之后,这位奇葩出人意料地将这个不在他擅长领域范围内的问题引入了他所擅长的领域之中——

  “妄想症……属于精神分裂的一种。心理治疗是关键,也可以通过中医进行辅助治疗,帮助调理情绪、醒脑开窍,调整机体达到……”

  “好啦,当我没问,我谢谢你。”

  我灰溜溜地坐回了原位。内厅里传来中气浑厚的一声“小灵子”,我答应着,又颠颠地跑进去,为全神贯注投入棋局的两位老人续茶。

  道长好围棋,他对面的老爷子也是位棋痴。听闻吴清源去世,向来精神矍铄的老爷子因悲痛过度大病了一场,服下道长开的药才渐渐好转。我不知道老爷子姓名,只知道他住在社区医院附近的空军大院里,有将军军衔,和道长交情颇深。

  老爷子待人和蔼,没什么架子,对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特别强,会玩微信,会发朋友圈,还会催我为他点赞。

  最逗的一次,老爷子发了张虚焦的远景人物照,说是他小孙子,替他征婚。我习惯性点了个赞,很快,老爷子发来条语音,问我他孙子是不是很帅,要不要应征,弄得我哭笑不得。回头再翻看那照片,他小孙子的脸只有芝麻点儿大,模糊得都快和背景融为一体了,不知帅在何处。

  不过,我见过老爷子的外孙女,十五六岁的高中生,长得乖巧可人。她陪老爷子来社区医院时,曾热络地同易子策打过招呼,我才知道易家和老爷子也是旧识。那小女孩有一阵子常来,她爱慕易子策,有一次鼓足勇气表白,却惨遭拒绝。泪奔之后,她就再没来过。

  听老班八卦,学校里也有很多女生在追求易子策。其中一小部分有先见之明,懂得知难而退,其余全是被易子策吓跑的。

  从内厅出来,我桌子上多了个水灵灵的大桃子。易子策说是刚才的病人给的,他最近体热偏盛,不能吃。他一向早睡早起,从不熬夜;不吃生冷刺激,诸多忌口;不追星不追剧,整天研究的东西要多玄乎有多玄乎……正常的女生不被吓跑才怪。

  “易半仙,我觉得你活成人类没问题。”我由衷地说。

  他没搭话,埋头于一本泛黄的线装书。这书破破烂烂的,不知道又是从哪个旧书摊上淘来的。我啃着洗好的桃子,瞄了两眼,因才疏学浅,只看出一个八卦阵形。然后我转身回到了自己桌子前,读书复习。

  “王灵均,你那天为什么让我谈恋爱了通知你?”

  易子策冷不丁地开口。我恍了半刻神后,说:“我就是好奇你这么超凡脱俗的人,会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

  他面无表情,目光投向窗外的蓝天流云,沉吟道:“我肯定不会对哪个女孩一见钟情。”

  “那你的爱情观是什么?”我又问。

  “没想过,我对谈恋爱兴趣不大。”易子策语气淡淡的,他看向手里的线装书,轻翻书页的动作像这才是他的一生挚爱。他又忽地身子一定,望向我,说,“王灵均,你喜欢我可以早点儿说,我也好早点儿拒绝你。”

  半边桃子咬在嘴里,我都听蒙了,直到把桃子拔下来,半张开的嘴还闭不拢。

  “你小子越来越像老徐,太清高,没人情味。”老爷子走过来帮我出气似的,轻拍了下易子策的后脑勺,然后对我说,“不理他。走,送送你老爷子。”

  其实我认为,理他一下、解释清楚比较好,正想着,老爷子已率先提脚走人。老爷子左脚微跛,却固执地不肯拄拐,没办法,我只能听话照做,忙上前搀住他。临走前往内厅一望,不出所料,道长正弯腰蹲着捡满地散落的棋子。

  爷子有些老小孩的脾气,尤其在棋桌上更甚。他棋艺一般,道长又不肯让一星半子,所以常常惨烈告负。眼看快输棋,他就耍赖、掀棋桌,吹胡子瞪眼地要求再战一局。道长耿直,说他“臭棋篓子棋品差”。老爷子又不气了,乐呵呵地道:“我人品比你好就行,所以当年小郁选我,不选你。”

  我这才知道,道长和老爷子年轻时,还是一对处处针锋相对的情敌,到老了,仍要在棋盘上斗个你死我活,乐趣无穷。

  送老爷子出了医院门,我环顾一圈,奇怪地问:“老爷子,今儿没人接你?”老爷子腿脚不便,平时都是车接车送。

  “孙子不在家,家里冷清。”

  所以他宁愿在外面多转转,也不愿回去面对空荡荡的屋子。我不由得又放慢了脚步,仿佛从老爷子略显寂寥的苍老面庞里,看到了我的爷爷。

  爷爷没有文化,目不识丁,连普通话也不会讲,却是全家最疼我的人。他会问我想吃什么,想去哪里玩。他给了我从父母那里得不到的优先选择权,也给了我最快乐、最自在的三年初中生活。高三下学期,爷爷患急病过世,走得突然,我只想去送他最后一程,却被爸妈以关键时期不能分心为由,残忍拒绝。

  又是无尽的争吵,我说他们冷血无情,他们说我轻重不分。彼此间无法沟通,不能理解,像地球的南北极,同样寒冷,又隔着最遥远的直线距离。

  高考隔天,我不声不响地坐上火车,奔赴老家,在爷爷墓前哭了整整一晚。我不害怕墓地的阴冷,睡在了爷爷的坟前。

  梦里,爷爷带着儿时的我在田埂上放风筝,叫我跑快一点儿,再快一点儿;

  梦里,自己写不出《我的爸爸》《我的妈妈》之类的命题作文,被老师责备,被同学耻笑;

  梦里,那个盛夏的午后,无意间在门口偷听到的那些话,令我心冷如寒冬;

  梦里,爷爷故去,变成一块冰凉的墓碑。

  我惊醒,泪流满面,知道了这世上从此再也没有在乎我的人……

  老爷子问我怎么眼睛红了,我摇头,说想过世的爷爷。他没有出言安慰,带我去了他的家,一幢爬满常青藤的二层小楼。大门前有身姿挺拔的卫兵把守,客厅一侧立着巨大的玻璃展示柜,里面摆着各式精美的飞机模型。

  “我儿子以前是一名优秀的战斗机试飞员。”老爷子打开柜门,拿起其中一架飞机模型,自豪地说,“这款机型的首次试飞任务,就是我儿子完成的。”

  我小心翼翼地接过模型,端详着,虽然对航空知识一窍不懂,仍不禁道:“好厉害!”

  “你看,这些全是我孙子收集的历代军机、歼击机、轰炸机、运输机……唉,年纪大,记不得了。”老爷子叹了口气,无不惋惜地说,“要是我孙子在就好了,让他给你讲讲每一代战机的服役史。他脑子活,什么都能记得清清楚楚。小灵子,对我孙子你还有印象吗?”

  我点点头,不过印象仅止于那个模模糊糊的芝麻头。将模型放回展柜,我突然发现其中一架模型上覆盖着面黑布。黑色象征庄重肃穆,即便不知其中更深的意义,我也知道不该问,于是迅速收回视线,关好柜门。

  老爷子留我吃顿便饭,也不准我拒绝,直接吩咐保姆阿姨加菜,然后拉着我上了二楼,说要带我参观他孙子的房间。这也太不拿我当外人了,我赶忙委婉地表示不妥,于是他又领我到露台上乘凉。

  往摇椅上一坐,老爷子道:“等我孙子回来,你们见个面?”

  老爷子这想起一出是一出的节奏,远比我这个年轻人的心跳更强劲有力。无暇欣赏碧树成荫的好风光,我摸出手机,顾左右而言他:“老爷子,您等会儿,我跟道长请示一下,可不可以留下来吃饭。”

  老爷子霸气地一摆手,说:“不用请示,我说了算。”

  “那我也要跟易子策说一声,要他走的时候帮我拿下书包。”

  “可以,打吧。”

  得到批准,我走到露台的一角。易子策听说我要在老爷子家吃饭,似乎有些意外,问我还有谁。我说暂时就我一人,他立刻恢复高贵冷艳,问我还有别的事没有。有如天外飞来一笔,我脱口问道:“你认识老爷子的孙子吗?”没等他回答,手机响起有新来电时的嘟嘟声,是姜谷雨。我对易子策道句“稍等会儿”,便切换接听新来电了。

  “今晚戌时三刻,沐浴净身,恭候本宫垂幸。”

  姜谷雨有个毛病,一旦换上汉服就跟穿越了似的,整个人都变得古香古色。估计这会儿,她又在搞什么汉服活动呢。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问:“又商量找你小初恋的大计?”

  “此事暂无进展,择日再叙。”那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姜谷雨好像在换衣服,她说,“没事不能找你呀?

  我们的感情已经深厚到不需要用吃喝来维系了吗?”

  “好好好,我洗白白等你。”

  另一边易子策还在线,不便多聊。我说了声“再见”,挂断了与姜谷雨的通话,再切回去,易子策已经挂了。他是否认识老爷子的孙子也不是要紧事,我没再回拨,只求易大半仙千万别像之前丢下我一样,也丢下我的书包不管。起初以为借口打电话能蒙混过关,还是太天真了,我刚落座,便听锲而不舍的老爷子又将原话重复了一遍。

  “您老这么惦记孙子的终身大事,他本人知道吗?”我笑着打趣。

  “知道啊。”

  摇椅里的老爷子合上眼,晃啊晃,不再言语,似乎快睡着了。我拿起搭在另一张椅子上的薄毯,轻轻地替他盖好。他缓慢地睁开眼睛,又好像根本没有睡。

  “我这个孙子吧,看起来性子活泛,跟谁都有说有笑的,但我明白,他这是做给我看,不想让我担心。臭小子心里要藏着事儿能憋一辈子,他不说,谁也别想知道。”

  老爷子骂臭小子时嘴角带笑,我也不自觉地跟着抿唇,被老爷子看到了。他接着又道:“小灵子,我让你和他见见面,不是真要你们搞对象。我就是看你们年纪差不多,你性格也挺好,想着你们可以做朋友。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同龄人有共同语言’。”

  我听得出,老爷子的话里有许多未言明的深意,或许是出于顾虑,或许是出于忌惮,但又诚恳到令人无法拒绝。而且,我也没办法拒绝一个像我爷爷一样慈祥可亲的老人。

  “好,等他回来,您说什么时候见面,就什么时候见。”

  下期预告:

  王灵均即将奔赴解剖实验室,与大体老师“同眠”之时,从海外比赛归来的乐川也急于与她分享胜利的喜悦。两人频频斗嘴,王灵均却又不自觉地对乐川敞开心扉,第一次袒露了自己暗恋姐姐男友的心路历程。无意间,她看到乐川锁骨处的奇怪刺青,才发现原来看似开朗阳光的他,也是个心底藏着“秘密”的男生……

  文/爱喝水

打赏
赞 (14)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