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孤独与他

  过往的岁月里,我写过一腔孤勇的爱情,写过阳光明媚的少女,也写过平凡如你我的小人物,却很少去写具体的生活与状态。

  《小情劫》完稿后,我敲着键盘,开始写一段“孤独”。

  很奇妙,明明是一个甜掉牙的故事,在我无数次审视全文时,甚至是闭上眼,脑海里浮现出周薄暮清俊的脸与他设计的高楼时,我都好像能隔着十几万文字,感受到他的孤独。

  这个男人似神天蝎座,淡漠至极。他的人生按部就班,不容差错,如同他笔下的每一幅建筑图一样,理性而精准:十六岁赚取人生的第一个一百万,十七岁包揽享誉国际的建筑大奖,从十八岁到二十一岁,在最璀璨辉煌的岁月里,他一次次地与俞绵绵擦身而过。

  为什么?

  因为他不染尘埃,也因为他高高在上。

  你有没有见过报告厅的舞台?地毯绵软,每走一步都像是踩在云上,四周都是吸声装置,说一句话,荡过来的回音厚重清然。最厉害的是灯光,一排射灯照在身上,光彩非凡。如果你曾经站到过这样的位置,就能理解周薄暮的人生。被光环簇拥的人,看谁都影影绰绰,看谁都虚无缥缈。

  是其他人太渺小吗?不,是这样的男人原本就是神话。

  俞绵绵仰视他七年,一次次出现在他的生命里,搅乱他的轨迹。周薄暮漠视过,恼火过,最不安的时候,他甚至逃到了日本,一住就是三个月。

  人人都知道,BN设计投资人周薄暮为了大阪别墅的案子旅居日本,他们看见他出现在网络头条,看见他出入建筑工地,看着他在日式老宅里煮茶下棋,却从不曾看到他在深夜辗转难眠,也不曾看到他凝视手机,沉默不语的样子手机屏幕上只有小小的一张图,是俞绵绵的头像。

  该回去吗?不该吗?他也迟疑,他也犹豫。那个女孩是一抹明媚的色彩,出现在他的生活里,让他的一切温暖生花。周薄暮受过最棒的教育,拥有迷人的皮相,即便翩然如浊世佳公子,在她面前,也不过是尔尔凡人会犹豫,会不安,会忌妒。

  来日本之前,C大组织了一场校友篮球赛。上半场结束后,俞绵绵将他拦了下来,战战兢兢地道:“学、学长……你好,那个……”少女嗫嚅半晌,也没敢把握了一下午的矿泉水递过来。他抿唇,佯装慵懒地看去,却深深地记住了那一刻,她眼角眉梢上的淡淡日光。

  终于,这个小姑娘走到他面前来了周薄暮勾唇一笑,尾音上扬:“嗯?”

  “学长,我……”话音刚起,车鸣声响起来,紧接着,路边一辆跑车的车窗降了下来。驾驶位上,男子不耐烦道:“俞绵绵!等你老半天了!选修课要迟到了!”

  “秦小唐!不许吵了!”少女气鼓鼓地喊,再扭过头来,慌张地道,“我……我先走了!”说完,将水塞过来,脸蛋红红地跑掉了。周薄暮站在原地,眼眸悄然眯了起来,而后,下半场球赛他输了。他从来都讨厌被影响,可偏偏还是被她影响了。世界上有这么一种人,遇见心动,第一反应是逃避。

  后来,周薄暮飞去日本,一直到三个月后,他看着朋友圈里俞绵绵和秦唐的合影,他们面前摆了个心形的蛋糕。他眼眸一凛,拨通了助理的电话,说:“帮我订机票,回国。”波音747冲上云霄,他单手支着下巴,想的是:那么,我们来日方长。

  那一天,飞机掠过铁塔,掠过高楼,降落在洛城机场。如果你像我一样,脑海中有一幅画面的话,大抵能看到,周薄暮自光中走来。世界上最动人的事情不就是这样吗?

  他曾经坐拥孤独,却因为一个她,生出凡心来。

  文/纪十年

打赏
赞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