岂有此鲤

  作者有话说:以前,我说要写《西游记》配角,此大坑待填。现在,又挖新坑,写仙界三百六十行。女主是一个略萌的画家,有一个闹腾的兄弟,遇到一个身负重任的男主……唉,人设略普通。不过,我写了一段势均力敌的爱情哟,还有曹植与洛神乱入。另外,悄悄告诉你,下一个小坑,是个开酒店的女仙。

  你说这是什么世道,人质还要救绑匪。

  一

  一大清早,不知哪阵妖风把金童吹了来。

  我正为蟠桃盛宴图构思布局,偏被扰断。侧过头,见他倚着洞口,神色颓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得亏在王母身边熏染,若不然,我只怕连仙气也要散尽。

  “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上回害我差点耽搁王母画像,若我被贬下凡,看你朝哪处伸手。”

  “你近来脾气好大。”他拣了个果子咬一口,委屈得很。

  我看他一眼,继续在纸上构图:“说吧,又来要什么?”

  他期期艾艾半天,才道:“我喜欢上一人。”

  “麻烦你,出洞左转,直飞三千里,向右转,过五里坡,便有香火山,那才是月老洞府。”

  他不理我,继续道:“你没见过,她生得……”大概词穷,他向往地叹了口气,“她姓甄名宓,是我心中理想。”

  甄宓?就是那个新近守寡、芳名远播的洛神?上一回,王母身边的几个侍女来取画,在洞外吃茶,说了一回闲话。听起来,好像是因着她,闹得西海龙王家又是父子之争,又是起兵造反,很有些不堪。只剩下四处游历的三太子赶回主持大局,这才稍稍压住阵。

  记得当时她们谈到龙三太子,个个面泛桃花,我瞧着可爱,当场作了一幅《竹林豆蔻》,赠给她们。细细想来,此刻我兄弟一脸痴醉,与那群小侍女简直别无二致。

  纵然我开通,也不悦:“感情大事,不可儿戏。远的不说,与你一起玩大的玉女已觅得良配,前途不可限量。”

  “我是神仙,要前途何用。”这小子歪理最多,爹娘若是听见,一定罚他跪上三百年。

  我拿起一块孔雀石成色:“呵,你倒是有副闲散心肠。且想一想,你已经三千岁,可有拿得出手的伏魔棒没有?”

  他才不听我这一套,话语轻飘飘的:“北落,你知道的,我是头回喜欢一个人。”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我不晓得。但我明白,这小子若闯出祸来,爹娘肯定拿我是问。想到此处,我定要搁下手头的一切,去见识见识他的桃花债主。

  临出洞府,我又问:“到底跟我要什么来了?”

  他嘻嘻哈哈:“我那么没心肝?我只是要跟我的孪生阿妹分享心中的喜悦。”

  罢了,我是长姐,不与他计较。

  二

  这一路走着,我心里颇觉得不妙。如今这西海,可是天界的敏感话题,人家都是绕道走,我们姐弟怎么还偏偏往前凑,去给那三太子的亡父增添一抹绿光呢?

  说实话,我欠过三太子一个人情。有一回,我去大荒山写生,不小心伤了一株灵芝。山神把我抓了起来,可到了晚间又放了我。大荒山神说:“任凭你有什么神仙撑腰,我也是要罚你的。不过,既然西海三太子求情,暂且饶了你吧。”

  我与三太子素未谋面,却意外承了他的情,无论如何要顾及他的脸面,这是第一层顾虑。第二层嘛,万一他将我姑射山淹了,我岂不是又丢人又无立足之地?想及此,我立住云头,打算闪了金童,悄悄回去。可他拉住我的袖子,向前一指:“到了。”

  我无奈地看过去,景色倒算得上宜人。再看几眼,就欣羡起来,若找几个高超的园艺匠,把姑射山里里外外翻修一遍,会不会也似洛神这般招桃花?

  只可惜,画完蟠桃宴会图,我就要着手绘三千仙山,只怕得耗上个几千年。想去红尘里沾一沾,都不得空啊。

  我好不容易自哀自怜一回,金童又扯了扯我的袖子:

  “来了,来了。”简直不可救药。

  烟雾缥缈的河面上,一个女子渐行渐近,她一身缟素,凌波而来。常年作画,令我养成了对美好事物总要多看几眼的毛病。我正要飞到近前,好好端详端详,河面上却忽然来了一个乘舟凡人。我眼力极佳,那凡人,乃是个男子。

  只见凡人挺拔傲岸,眉目疏朗,声音既欢喜又悲痛:“阿宓……”

  金童则顿足道:“他居然敢叫她阿宓!”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兄弟之胆小,我猜金童不敢表白,甚至那阿宓未必识得他。

  凡人仰着头,一刻不停地对着女神倾吐相思,真是讲得一口好情话,细细密密织成茧,两人在茧里死去活来呢。我们姐弟俩像看戏,发着痴,急等下一幕。

  忽然有人从半空跳出来,声线冷似一盆冰:“宓妃,劝你自重些。”

  好不扫兴。这神仙虽眼生,但他穿花青缠枝圆袍,神色清冷,说话有家长口吻,难道是……难道是……西海新当家?

  只听女神同样泼一盆冰:“我的事,轮不到你置评。”想必泼冰是西海家风。

  “我一个好男儿,实应躲得远远的,不理会这些腌臜。只是父亲梓宫尚未安葬,请你看在父亲往昔的恩情上,谨言慎行。”

  初次见到恩公,我还真有些忐忑。毕竟,我看到了人家的家丑,没做到非礼勿视,很不磊落。他稍稍侧头,看也不看那凡人,只道:“你滚吧。”

  我忽然明白,若是金童来表白,此刻被骂的不就是他了?这小子拉我来,是要我挡住这西海三太子。我回头做了个瞧出他打什么算盘的手势,他只讪笑。就在这空当,忽然听得凡人高声一句:“我曹植不屑与你理论。我只问阿宓,你跟不跟我走?”

  有骨气啊!我和兄弟屏气凝神,盯着女神。女神不说话,只是双眼泪汪汪地盯牢他。

  新当家等不及,冷冷地道:“好一对痴情男女。”

  猛听得一阵水声汹涌,河水立时如一只咆哮的猛兽,张开血盆之口,要以汹汹之势,拆散这对鸳鸯。那凡人和女神顿时都没了风度,在水中挣扎。

  我脑袋一时搭错筋,要管闲事,忙画了一座山,暂时定住河水。

  关键时刻,金童救起甄宓,腾了云朵要走,三太子当然不放。打虎亲兄弟,我不能见金童吃亏,忙拿画笔画了数根老藤。老藤迅捷地攀上他的身,我不禁一笑,又连忙作揖:“三太子,得罪。”

  他盯着我,既不怒,也不急,还镇定自若地一笑。这一笑,竟使我想起山前那片竹林,清风徐来,洞箫呜呜,我在林中品茗、下棋,制香……做一切风雅的事。

  糟,那个凡人。我潜入水中,寻了半天。刚才听得很清楚,他叫曹植,怨不得说情话不带打草稿的,那诗词歌赋的水准,可不是盖的。

  我娘曾告诫我说:“北落,若是少了才思,你只能沦为画工了。”

  这曹植,不就是个好老师吗?缘分来了,真是挡也挡不住。

  咦,怎么手脚动弹不得?该死,这是什么鱼,甩不掉啊……

  三

  神仙不如意十之八九。譬如吴刚伐桂,也引不来嫦娥侧目,譬如太上老君辛苦炼丹,被斗战胜佛偷吃干净。又譬如我本来想拜一位高师,却被逮来西海做人质。

  不过,今日有意外之喜,金童已然长大,懂得英雄救美,有担当了。我颇有兴趣地闲逛,这龙宫果然奇珍异景无数。无意间碰到一群桃花水母正在议事,简直静谧瑰丽到极致,可惜是仙界秘境,若无天宫批准,我可画不得。美景在前,却不能施展,实乃画工憾事。

  幸亏伙食尚佳,海鲜河鲜,样样一流。螃蟹肉嫩香甜,我还未吃尽兴,只听得水晶帘动,三太子走进来,他已经换上银白铠甲,大概是忙着上战场。

  想起那个人情,我心里就发虚。他到底认不认得我呢?若是认得,我在恩公面前,可真成了以怨报德的小人了。我递给他一壳蟹黄,他不接,只是低声发问:“令弟会把她带去何处?”

  其实我也怕金童作孽,担忧地道:“你问我,我还要问你呢。我兄弟可是瑶池金童,被你继母带坏才叫不好。”

  “你不好好待在姑射山,跑这儿来做什么?”

  他……他认得我?那我只好先谢恩。

  “大荒山的事,多谢了。可是,你怎么知道我被困了?”

  “我路过大荒山,见你为了看景色,踩坏了灵芝,差点翻下山。托住你的那朵云,就是我。说起来,你的画同你的人一般,都有灵气。”

  他的嗓音似一把上好古琴的乐音,不躁不闹,夸起人来,竟显得很中肯。不过,这恐怕也是因满腹心事,才有此沉郁之气。西海的家未必好当,美丽继母,接还是不接,现下很是个问题。

  我看着满桌珍馐,忽然心头有一种难言的情愫,只好没话找话:“那个凡人呢?”

  他一声不吭,我只好又是镊子又是剪刀的对着螃蟹折腾半晌。忽地,他端起一杯凉茶,一饮而尽,起身掀起水晶帘,愤然而去。我着了急,忙问:“你把他关哪儿了?”可惜神仙声调平平,听上去并不着急。

  他转过身,隔着水晶帘,我看见他的双眸如星辰明灭,那一定是个“他还不配”的眼神。看来那凡人已平安。

  吃吃喝喝两天,我终于提起笔来作画。小丫头问:“仙子,您果真能画出一个活的我?”

  “当然不能。”太有灵性的事物,我也是力有不逮。

  若我真有本事,早把曹植画成活的,拐回我姑射山拜师了。只是不知,他会不会整日哭喊着要见甄宓?

  我本想示意小丫头挪一挪,却见她一片惊恐,望着我身后,想开口又说不得话,周围变得骇人地寂静。我回过身,也吓得差点跌了笔。三太子满身伤,离得我好近,我能清晰地闻到一股血腥气。他盯着我看,像是不知拿我怎么办才好的神情,我马上以眼还眼——我只是个人质,你把我喂鱼也找不到甄宓啊。

  下一刻,他终于支撑不住,我箭步冲了过去。你说这是什么世道,人质还要救绑匪。

  四

  龙宫虽好,可真的要耽误我的蟠桃盛宴图,金童这小子只怕忙着宽慰佳人,也不来赎我。

  王母不高兴,后果很严重。为了早早离开赶上交画期,我只得自力更生。

  三太子受伤是好时机,我暗下决心,在他房门前一宿撑住不睡,以示关心,又熬个黑眼圈,显得可怜好求饶。天亮时,脑袋已不能再转,我看人都觉得他们自带星光。

  房门大开,西海三太子走出来,手臂缠一圈绷带,神勇英俊中带有一丝憔悴,若是画上个几百张,肯定能在天宫少女中一售而空。差不多的年纪,他全没我兄弟的无忧无虑,也不是不可怜。

  他安排我坐在珊瑚圆桌这头,他在那头。我虽然困乏,但显然已被当成座上宾,只好死睁眼睛。眼前是一碟一碟的时鲜水果,十分排场阔气,我气哄哄地挑了一颗龙眼剥皮吃。

  敖烈把药当酒喝,很有一番失意人的浪荡情态:“西海的事,想必已在仙界传开。家父与大哥为一个女子争断父子情,二姐终日鬼混,如今又联合大哥谋反,西海基业,怕要毁在我们这一辈……”

  絮絮叨叨一大车的苦水,没我想听的那句“你走吧”。可见苦肉计并不奏效,不如随周公遨游去也。也不知睡到几何,隐约传来嘤嘤的哭泣声。睁开眼,竟是在我的客房。

  我有很重的起床气,但猛然意识到自己尚在做客中,便很没脾气地爬起来,循着哭声来到正殿。眼前的景象还真有些骇人。

  大殿正中,摆着一块水晶石,上面躺着一条伤痕累累的小白龙。丫头们哭得抽抽搭搭,虾兵蟹将们面有戚色。用我的头发丝想想,也知道三太子为了平息内乱,重伤不治了。

  我一个外人,不好盯着男仙的真身仔细看。不过这威武修长的龙身,这莹白的龙角与鳞片,这点缀得恰到好处的斑斑血迹……将这悲惨凄美的景象画下来,流芳百世妥妥的。可是,就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我也不应当鼻酸落泪吧。

  忽然有个小丫头红着眼眶子,悄悄扯我的袖子:“殿下他,有话对您说。”

  临终遗言,不是该与近臣说吗?思量间,他已恢复人形,我晓得这很耗损元气,既然对方如此重视,我觉得有必要庄重悲痛、低声下气:“三太子有何吩咐?北落在所不辞。”

  三太子眼中似有无限嘱托与遗憾,但我到底不敢催,只好真诚地欠身等着。他苍白的唇动了动:“你……”我忙靠前倾听。

  “你……”到底我什么啊,急死个人!我耳朵贴上去,他却把头一歪,立时作驾鹤西去状,一瞬间恢复了龙身。屋中哀声顿起,一个龙宫老臣向我走来。我出了一身冷汗,我有杀人动机,又有在场证据……

  可那老臣只是抹了抹眼睛,努力维持客套:“三殿下吩咐过,他若是昏迷不醒,就先放了您。”

  真的?虚惊一场。如此一来,我的画可赶得上交期。

  只是,我看着他轮廓分明的面庞,双眸紧闭,心里还真是歉疚得很。敖烈,待我交了画,一定赶回来看你,如何?

  五

  出了西海,找来打扫战场的小兵一问,才知三太子已打了胜仗,把老大和二姑娘软禁了。

  可见他不是要我搬救兵,他是要我把甄宓完璧归赵。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王母的画,只好先搁一搁了。

  我回身对海作揖:“三太子,这几日您虽将我困住,但您实在尽了地主之谊,我家兄弟拐走您的美丽继母,我没理由袖手旁观。”

  紧接着,我便拔出发簪,对着八卦方位挥了好几下。

  这簪子还是我与金童出生时,爹用太行山挖出来的五色苍玉,亲自磨制的一对。造好之后,他老人家来了兴致,带往八荒六合转了一圈,簪子就成了我和金童召唤彼此的法器。

  今日,这簪子却没有任何动静,我越等越觉得不对劲。爹曾透露过,这簪子只对一个地方不灵。金童不会是带她去那销金窟了吧?

  那销金窟,听闻是一位不意堕入魔道的仙人所造。在那处玩耍,是要用法力交换的。真是要了亲命了。我匆匆向东赶去,又经洛河,却望见有股青烟,仿佛有人在祭奠。

  凡人临江洒泪,常有大作问世,苏东坡之大江东去浪淘尽,便属此类。我好奇心起,想知道凡人如何获取灵感,索性按下云头,看个究竟。

  此时日已西倾,洛水已是半江瑟瑟半江红。细细辨认,那凡人,乃是甄宓的裙下之臣。他又是嗟叹,又是流泪,洒酒洒花,无不癫狂。

  呃,真要拜他为师吗?我还是有点拒绝的。不过,我犹豫了一瞬,却见他向河心走去。难道,这凡人要殉情?我急急跑上前,忽然深衣被荆棘绊住,低头去扯,这才发现在龙宫新换的衣裙又被染成了五颜六色。

  “你怎么如此不当心。”

  此时,虽然皓月当空,但冷不丁有人在你耳边说话,怎么也要奓毛的。我对着虚空警惕地问:“谁?”

  那边答:“我是敖烈。”

  是他?他不是应当好好养病吗?又跑出来做什么?

  “我怎么看不到你?”

  “这只是我的灵慧魄。”

  我不免惋惜,手紧紧抓着树干艰难地问道:“难道你已经……”

  “你担心我?我还未曾过世。”

  如果没死,那这一魄便是自元神中生生抽出的,如此忍痛而为,必然是为那件放不下的事。

  “你已经嘱托过我,又何必赶来?放心,我会尽力。”我忽然痛悟,“三太子,你不会……也爱上她了?”

  他斩钉截铁地道:“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口是心非。

  忽然,他又说:“你要小心那凡人。”

  我不过是要拜师学艺,你却恋上了年轻继母呢。到底是谁要小心?

  我不由得急得跳脚:“虽然那凡人确实威胁到了西海清誉,但你未免太过。甄宓又美又年轻,你应放手,既可为老龙王赢得成人之美的名声,又能省下日后是非。我的闲事,不劳你挂心,赶紧回去将养身体,被邪魔入侵就不好了。”

  我忙画了一道石墙,将那凡人与河水阻隔,还不忘对敖烈丢一句:“还不回家振兴西海去。”

  那凡人奋力拍打墙壁,犹如失意的困兽。

  敖烈不是让我小心他吗?我偏要安慰他:“也许,她活得很好,正在思念你。”

  他惊骇地后退,以为我是山林鬼魅。我努力跟他解释说我是一个路过的仙子,还画了许多精致的点心请他用。他仰着头看天空:“天上这些星子,仙子最喜欢哪一颗?”

  我抬头,这星海还真是挺好看的。

  小时候我常去星海划船,长大后,金童拖着我去,我总说赶工,因此耽搁了。在姑射山,天空多半被缭绕的雾气遮盖了去,根本没有这般明亮透彻。

  最喜欢哪一颗?我答不出来。那么多星,不知哪一颗是敖烈的命运星。

  六

  曹植要找甄宓,我也帮三太子找甄宓,我实在没必要与他分道。

  这一晚,我们在凡间客店住下。我抱着瓷枕,回味他对我说求之不得、三生有幸的欣喜神情,这拜师一事,看来是十拿九稳了。

  我正不知如何收敛笑容,忽听到有人唤我:“北落。”

  难道是老师?我连忙起身,用手拢一拢头发,整理衣衫。

  “你能不能矜持一点。好歹也是神仙了,竟对一个凡人动情。”又是这敖烈,阴魄不散。

  他没了真身,性情倒是活泼了些,但活泼过了头,就令人讨厌。

  我忙整理仪容。是谁动情?你为了甄宓,连命都不要了呢。

  门外笃笃作响,我光了脚跑去开门,只见曹植神情紧张:“我听到仙子房中有动静。”

  老师为我担忧,我不由得窃喜,师徒相处融洽,学业才能有所成就,将来,我可不是简单的画工了。于是,我忙殷勤地问他喝不喝茶。我画的茶具在仙界绝对有口皆碑,件件精品,并且我熟谙如何画出火候最好的水月茶。

  “你真的以为他关心你?”

  敖烈,是你逼我的。我及时绘出一把剑,对着虚空比划:“你走不走?”

  可是,好后悔,我一定太凶狠,倒先把曹植吓得跌跌撞撞地走了。

  “你再不走,信不信我画十个女妖缠住你?”无人应我,静得能听到院中捣衣声。敖烈,你竟敢真的走掉。

  翌日,我硬着头皮去见曹植。他倒是神情自若,仿佛从未见过我昨日巡海夜叉的模样。这很好,我不必搪塞,立即携他上了云朵,赶去销金窟。

  许是怕沿途寂寞,他跟我讲起凡间奇闻。说有个人名唤孟姜女,因为思念丈夫,把长城哭倒了。我正认真听老师授业,忽然敖烈的声音又响起来:“杜撰而已。若真把长城哭倒,那些劳工还不把她往死里揍。”

  我别过脸做口型:“用你说?”

  他说有个人用两只桃子杀了三个武将,敖烈接上去:“这个你总该听懂了。凡人狡诈。”

  这个敖烈,实在聒噪得很。可不知怎的,听着他有一句没一句,我很欢喜。只愿这一程,永没有尽头。

  七

  销金窟之所以能安稳地存在,有两个缘故。一是玉帝认为这处所在虽是威胁,也不啻于一种考验,故此放任自流,果然筛去不少假神仙;另一个,则是因位置太隐蔽,太见不得光,便好似有了自知之明,对有自知之明的人闭一只眼,这也是玉帝维持天地太平的策略。

  销金窟就建在鄱阳湖底,唤作舍不得庄。

  此处并非声色犬马,酒池肉林,而是水底的世外桃源。只要肯出卖法力,可一心一意在此体味人间至乐:美池桑竹,阡陌交通,良辰美景,赏心乐事,欢爱,纵情,……无战火流离,无财帛纷争,诸人友爱,道德高尚,并赠送一碗忘情水,两颗后悔药,三盒驻颜霜。

  只是,以我的法力,在此购得二十年时光,便会寿终正寝。况且,我悲哀地省得,敖烈他,并不是为与我厮守而来。我问眉心只有一只眼睛的白胖店家:“有没有一个名唤金童的男子,带着一个女子来过?”

  他慢吞吞地道:“来此处的男子女子太多。”

  我没有气急败坏,如果金童果然在此堕落,那也是他的缘法,爹娘想必也只洒几点泪而已,绝不会闹到这里,非要拖他回去。可是,曹植发了疯,吼道:“说。你把阿宓藏哪儿了?”

  敖烈呢?他是不是也如此急切?

  白胖的一只眼店家对我捻了捻手指,我明白,这个销金窟,一举一动都要付出代价。我将法力散出一缕,他忙接了去,神情贪婪,对曹植连连点头:“好好,货不错。”

  什么意思?什么叫货还不错?我握紧拳头,紧盯着曹植,他的嘴巴一张一合,带着凡人的油滑腔调。愤怒、惊惶充塞我全身,我已无法明白他的言语,只有几个词陆续蹦到耳朵里:“店家……商量好的……我与阿宓……这两个仙人……上乘货色……换多少年?”

  我看到他的嘴巴一张一合,比蟾蜍还丑陋。我将他视作良师,他却如此待我。

  有温暖的声音在耳边提醒我:“别难过。我在这里。”敖烈没有责备,只是轻轻向我陈述事实:这是凡人用惯的伎俩,曹植与甄宓,偷偷联络,将我和金童引来此处,用我们的法力换几年厮守。

  我看向舍不得庄的出口,那三丈高的石门已将我的生路阻断。我腿脚发软,无法行动。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几头高壮的水牛精扑上来。

  “北落,你只能靠自己。我先去找金童。”他的口气严峻,不疾不徐。

  我很愿意听他的话:“好。但你也要当心。”

  画笔还在,是我永生永世之慰藉与依傍。我画了一只带刺金钟罩,在舍不得庄里飞上飞下,庄子里阡陌纵横,房舍错落,本来悠然自在,此刻却鸡飞狗跳。

  八

  逃生就是,躲得了刀剑,守得住退路。虽是初次经历,但我竟应付得来,追兵气喘吁吁,累得早无力气。我定下心来,寻思还是离出口近些的好,不然画一把大锤,在大门上砸出一条生路,待找到金童,也好走些。

  回到出口,我自金钟罩里出来透口气,却见洛神与曹植正在分辩什么。

  那洛神拂袖:“你一个酸臭文人,不得志的皇子,能给我什么?你天天到我洛河来,不过是我引来仙人的鱼饵罢了。”

  我到底不是善类,看到曹植一番心肠也被人蹂躏,不禁大快。身后又响起追兵的呼喊声,那个一只眼的白胖店家落在后面,嚷着要捉我。我不欲再理会这二人的纠葛,只顾狠力砸门。

  忽然,一声凄惨而短暂的叫声响彻封闭的世外桃源。我手里的锤子滚在地上,慢慢转过头,看见曹植的脑浆迸裂,石门上留下一片红色的洇湿。那面孔失去秩序,颀长的身躯轰然倒地。

  他自戕而死。我看向洛神,还没来得及质问,那个白胖店家已赶过来。

  洛神立刻换了方才冷清的面孔,她掏出手帕,给店家擦汗:“掌柜的,这凡人的灵魂可是意外收获,你可得给我个好价钱。”神色转换之迅捷,堪称前无古人,令我胆寒。

  这世间,到底有无一个情字,实在需要考证。我正在心惊,半空忽然腾起一片火焰。我还未来得及细想,火焰之中,出现一个绳索捆绑、受火烘烤的男子。

  那甄宓眼波流转:“你可看看,这是不是你兄弟?”

  金童披头散发,面上满是灰尘血泪,向我喊:“救我,救我。”

  此刻,我的身体已不由我做主,我画了一把剑,向甄宓狠狠刺去。我要杀了她,让她与曹植去做一对鬼鸳鸯!

  剑尖贴到她衣服的那一刻,她和店家却冒出一缕得逞的笑。我依稀觉得哪里不对,又觉得杀了她很对。

  可我没有成功。一股突来的力量挡住去势,剑尖就停在她的缟素纱衣上,她却在这一刻非常失望。一个虚弱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你杀了她,是什么下场?”敖烈回来了。

  我一怔,我是仙人,若我杀了她一个没法力的凡人,会法力散尽,永坠阿鼻。

  “金童不在此处。你,快逃。”

  逃字以后,再无声响。我没有再去喊他,只是瘫坐。

  我虽坐井观天,到底知道一条天规:他自元神中将灵慧魄抽离,已是仙人大忌,方才,又硬是用灵慧魄挡住我的剑。三魂六魄本来无形,自然不可用力,无论哪一魂哪一魄,若是发力,便是逆天而行,魂或魄,当场灰飞烟灭。

  原来,绝望是这般滋味,身心俱空,天地明灭,只想重来一回,又可惜太明白,这不可能。

  石门辘辘作响。石门外,响起一个熟悉又荒唐的声音:“阿姐,你果然在这处。”

  许是累了,我的眼睛很模糊,只看到几个人影向我走来。

  九

  回到姑射山,金童倒很安分。

  想必他见我从未有过的冷厉,不敢作声。我木着一张脸:“簪子明明探不到你的信息,可你怎么不在销金窟?

  难道世上还有别处是阿爹没去过的?”

  他依旧吊儿郎当:“我确实被她迷惑,要去销金窟的。可那个甄宓,根本没法力,又骗我说有法力,虚伪得紧,所以到了鄱阳湖边,我就与她散了。”

  所以,金童才是真神仙,虽被外物所迷,却能勘破。

  我把金童撵出去,在洞口画了两扇门,嘱他若没要紧事,不要再来。

  “阿姐,你恨我去晚了?”金童不停地叩门环。

  不是的,我需要清静,好好寻个法子找回敖烈的灵慧魄。我对着烛台正愣神,忽然啪嗒一声,自我袖间,跳出一尾白鲤鱼。那小小的鱼身在我掌中活蹦乱跳,我热泪盈眶,很是欣慰。

  我把白鲤鱼装到一只小巧的水晶罐里,到处走动。

  西海的人晓得三太子为我丢了一魄,恨不能把我做成醉蟹。

  上回送我出海的那个老臣哭哭啼啼,很不客气:“那一日,殿下把你抱回来,我就知道,我们殿下要吃你的苦头了。”

  这不算坏话,被人比作褒姒之流,不是谁都有这种运气。我想苦笑,却没笑成:“放心,我有办法让他恢复。

  不过,得让我见一见他的元神。”

  西海之西的海角,是一片深不可测的水草地,他的元神储在此处。走进去,到处是皑皑鱼骨。老臣子说此处是西海圣地,不识得路,只能是死。最终,我见到了敖烈的元神。那三魂五魄都是神俊的小白龙,一条一条,围着他的真身,沉沉地睡在软珊瑚中。

  若是白鲤鱼不能变成他的灵慧魄,西海总会易主。

  我只好去求玉帝。我把玉帝的民间画像画得神采飞扬,他总该给我几分薄面。可是玉帝也有难处,敖烈醒不来,西海主位也不能一直空着,不然又惹纷争。我与玉帝讨价还价,最后他允了我五百年。虽太短,但毕竟也是时间。

  我又陆续拜访了很多神仙,他们看着那悠然的白鲤鱼,皆束手无措。

  我试着搜集天地精华喂它,依旧毫无起色。可我不能气馁,若有一天,敖烈醒来,我不愿让他知道我放弃了他,从而后悔为我搭上性命。既然他从前游历三千世界,那天地间至少会残留他的气息。我便决心带着白鲤鱼赏遍天下美景,妄想以此复苏魂魄。

  姑射山外,有无数河山。见到瀑布倒流,海浪瞬间成冰,山中流岚占尽霞光,我心中大为赞叹。蓦然回首,却只有水晶罐里的白鲤鱼以尾巴对我,这时候,我最想念敖烈的声音,他一定会说我品位浅薄。

  每次停留,除却搜集山水素材,我必画一幅敖烈的龙身,对着白鲤鱼说:“三太子,还记得吗?你以前,是这般模样。”

  就这样走走停停,转遍三千仙山,五百年倏忽而过。我沮丧,这世间再也无处可去,只有回到我们初次相见的洛水。

  我闭上眼睛,潜入水中,摸出画笔,以水为幕,最后一次,画我最熟悉的龙身。

  洛水突然哗哗作响,我不得不睁开眼,看是谁非要这时来扰我。

  水中,一条透明的龙向我游来。

  敖烈。敖烈。是你吗?可我在瞬间失望,那只是幻觉。水晶罐里的白鲤鱼仍以尾巴对着我。

  下一刻,有个人,身穿花青缠枝圆袍,发丝随着水草荡啊荡,一副不知拿我怎么办才好的神情:“北落,我回来了。白鲤鱼只是白鲤鱼。”

  我等了五百年,梦里常见到他,我太明白,眼前这一个,又是泡影而已。

  不,别过来。

  梦幻泡影,如露如电,很容易失去。

  对,就待在那里,让我看久一些。

  文/三姑娘

打赏
赞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