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遗失已久的本能让孩子动起来

陈赛

上帝给了人类两种手段,教育与运动,一为灵魂,一为身体,二者缺一不可,一个人才能达至完美。

——柏拉图

北京突如其来的盛夏里,难得一个凉爽的下午,就在当年刘翔、苏炳添训练过的田径场,来了6个家庭,一个大人带着一个孩子,就算现场有10个助跑,一个总教练,仍然显得有点过于空荡荡了。

孩子和家长站好队伍后,几个高高大大的助跑员开始在队伍前方原地小跑,并时不时地回头看看小朋友,有说有笑,教他们如何调整跑步的姿势,呼吸怎么调节,节奏怎么把握。

沿着操场跑了两圈以后,孩子们完全放下了防备,教练开始带着孩子做一些伸展运动,其中有一个动作叫“小推车”,大人要把孩子双脚拎起来,让孩子靠双手的力量向前爬行。教练说,这样不用练器械,就可以锻炼孩子两臂的力量。

田径场里一下子热闹起来,小孩子们的尖叫声和欢笑声不断,大人们则憋着笑,在后面使劲推着这些“小车”歪歪扭扭地前进,这是耐克组织的一次“家庭跑”训练营。我突然想起自己小时候那些关于跑步的噩梦来。从小到大,每到800米考试前,我通常提前三天做噩梦,梦里一个人沿着跑道跑,呼吸不畅,喉头发甜,脚下尘土飞扬,好像永远跑不到尽头。我至今记得,大学最后一节体育课,想到从今以后再也不必跑800米,那几乎是我一生最为解放的一个瞬间。谁能想到,跑步这么枯燥的事情,竟然能玩成这样。享受当下,享受你的孩子,人生与运动,无非就是如此吧。

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由科技推动的世界里,处处充满电子屏幕,很容易忘记自己曾经是天生的运动家——动物。

德国生物学家伯恩德·海因里希(Bernd Heinrich)在《与羚羊赛跑:动物教我们奔跑和生存》一书中说,我们的祖先之所以能在远古时代生存下来,靠的恰恰就是耐力跑。即使羚羊是世界上跑得最快的哺乳动物之一,但人类依然能捕获它们,办法就是,一直追踪,直到它们耗尽体能而放弃逃跑。羚羊是短跑能手,但它们的代谢系统无法维持长时间的持续奔跑;人类却可以。我们的快速搜索与慢速收缩的肌纤维分布均匀,所以即使在野外经过数公里的奔跑之后,依然具备短时加速奔跑和击倒动物的代谢能力。

从进化的角度来说,正是运动使人类的大脑变得更大,而更大的大脑又让我们成为更好的运动者。那时候我们可以一天平均移动16~22公里,我们走路、奔跑、冲刺、攀爬、游泳、跳跃、举重……我们不得不如此,否则就活不下去。

在50万年的进化中,思考型的大脑从运动技能的磨炼中进化而来,人类渐渐有了梦想、计划以及创造的能力,从而创造了现代文明。但讽刺的是,文明的前进速度如此之快,我们的身体和基因却来不及跟上——从基因而言,我们仍然是50万年前的那些狩猎采集者,我们仍然渴望最高热量的食物,但我们却不再需要运动。最终,久坐不动的现代生活方式成了我们长期生存的最大威胁之一。

2012年伦敦奥运会开幕之前,英国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文章,判断全球三分之一的成年人运动量不足,習惯“坐沙发、看电视”类型的生活方式,这导致每年约有500万人因此死亡,这几乎和吸烟致死的人数相同。

这项研究调查了全球122个国家,覆盖89%的世界人口。研究人员把运动量不足称为“流行病”,认为“年龄15岁或以上人群中,每10人中大致3人,合计大约15亿人,没有达到现有运动量建议标准”。而13岁至15岁青少年问题更大,每5人中有4人运动量不足。(英国研究人员称运动量不足,特指无法完成每星期5次、每次持续30分钟中等程度运动或者每周3次、每次持续20分钟剧烈运动,抑或这两种运动方式的组合。)

运动量不足最严重的恶果之一,是肥胖症的蔓延。据统计,美国65%的成年人体重超标或过度肥胖,而这部分人群中,10%患有2型糖尿病。过去,糖尿病几乎是中年人的噩梦,如今却开始成为儿童的梦魇。

更令人不安的是,《柳叶刀》的另一份报告宣称,中国已成为“第二肥胖国”。在这份分析了188个国家居民体重走向的报告里,中国20岁以下青少年的肥胖率为:男孩23%,女孩14%。这个数字“击败”了日本(男孩15.3%,女孩12.4%)和韩国(男孩21.2%,女孩13.2%),高居世界第二位,仅次于饱受肥胖困扰的美国(男孩28.8%,女孩29.7%)。

让孩子动起来,似乎是唯一的出路。

打赏
赞 (2)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