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

命运是给那些颓丧、自私、头脑简单、迷失、永远孤单的人的——渺远的光,永远不会趋近,也永远不会彻底消失。

——西蒙·范·布伊,《美,始于怀念》

一些父母忘记了男孩子们也终究会长大成人;他们对待已经长大的儿女总是像未成年的小孩那样,不允许他们有任何微小的个人意志,不相信他们会有最微小的判断力。这一切都是不应该有的。恭敬不在于正经严格的距离,而是可能在十分亲切的信任之中。人们不会爱一个在他面前几乎不敢抬头看一眼的人。

——克尼格,《待人之道》

人总喜欢小小地抗拒一下,对自己的良心有个交代,替以后的不正当行为找个开脱的理由。

——巴尔扎克

我希望女人有更多男人的品質,男人有更多女人的品质。我认为这样可以减少暴力。今天,男人垄断了暴力;他们在被养育长大时就学会了粗暴,而女人则被教育要压制自己的能量和进取心。

——苏珊·桑塔格,《苏珊·桑塔格谈话录》

为了给大众制造一种参与感很强、观赏度很高的形式,同时消除危及参与者的因素,做戏由此诞生。做戏是我们很多重要系统的特征之一,比如战争、金融、爱情、政治和科学。

——数学家、经济学家埃里克·温斯坦

打赏
赞 (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