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你良心不会痛吗?

刘雨然

01 初次见面,先罚个站

林晓九踩着上课铃的尾音拎着一袋包子进教室,选了个靠后门的座位大大咧咧地坐下。

然后,只要老师背过身在黑板上写板书,她就偷偷摸摸地从桌肚里捞出个包子吃得肉香四溢。快吃完了,她用眼角的余光捕捉到了同桌男生那一张清秀俊逸的脸,和来自那张脸的明确无比的鄙视表情。

林晓九吞咽着包子肆无忌惮地震慑他:“看什么看?没见过上课偷吃包子的?”

男生的嘴角抽了抽,转过头去看黑板。

继续埋头啃包子的林晓九在下一秒就感觉到有人一下一下地戳自己腰间的小赘肉,她怒气冲冲地回眸,正好撞上男生眼里满满的真诚。

“老师喊你答题。”男生指了指讲台的方向,善意地提醒道。

林晓九赶紧咽完包子从座位上弹起来,直视黑板,脑子空白,心里甚至衍生出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答什么鬼……这样复杂的人生哲学问题。

“选A。”男生的语调透着温柔的同窗情谊。

林晓九感激地对他点了点头,大声重复了一遍答案,可对面的老师一阵发蒙:“同学,请你稍微尊重一下我的智商,我这是经济学判断题,现在你给我出去教室外面罚站。”

“亲爱的,我被罚,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你不陪我一起吗!”林晓九怀着你不仁休怪我不义的悲愤,对身边的罪魁祸首来了段即兴表白。

“一起出去!马上!”老师气得声音都变调了。

林晓九的奸计得逞,率先走得张牙舞爪。

她挑了个离男生不近不远的距离贴墙根站定了,眼神四处飘着看似打量空旷的楼梯和走廊,实则一圈一圈地扫过男生挺拔的身体侧影。

“贵姓?”林晓九压根就没打算掩饰一下满脸的幸灾乐祸。

“秦凉。”男生倚在走廊尽头的窗口位置,低头翻书。

“为什么捉弄我?”林晓九问得咬牙切齿。

“你饭量挺大,早餐能一口气吃下六个包子,如果不出来站会儿,很容易消化不良。”秦凉这话接得不急不躁。

林晓九此刻心里想的居然是——不对啊,早上明明只买了四个包子的。

秦涼把手里翻看了半天的书本递给她:“林晓九是吧?刚才你被罚站时忘了带出来的这本书是大一的高等数学书,这间教室在上的课是大三西方经济学,不出意外的话,恭喜你跑错教室了。”

林晓九忽然很心塞。

她从秦凉的手里夺过课本,几乎是掩面奔逃,心里默念着从此山高水长,与此人江湖永不再见。

身后秦凉的声音清晰又欠揍:“你大可以慢点跑,反正不管这节课你的老师有没有点名,作为学生会主席,我都有责任有义务告知到他本人,记你一次旷课。”

02 男神真是爱计较

躺在宿舍床上思考人生的林晓九生平第一次因为一个男人感受到了来自舍友们深深的恶意。

她们吃着她的零食,喝着她的咖啡,放着她熬夜下载的电视剧当背景音乐,聊了两个多小时秦凉的爆表颜值和八卦段子,顺便还批判着她今天的无理取闹和罪有应得,听得她不仅困了而且饿了。

林晓九原本是想从背包里掏钱包去食堂看看抖勺大妈们又研发了什么暗黑新菜系的,所以,四个薄皮大馅、包装完整的肉包子从背包里顺带滚落出来实属偶然.

她忽然想起一个很值得深思的问题,那她早上吃掉的包子是谁的?难不成是秦凉的早饭?

如果真是的,那秦凉一系列泯灭人性的反击就显得特别合情合理了。思及此,林晓九心尖涌上来一点小尴尬。

她带着这点小尴尬屁颠屁颠地洗干净了宿舍里的小电饭锅,架好蒸屉,把四个包子整齐地摆好,准备蒸好趁热吃了,毁尸灭迹,然后当作今天的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这还是一个如此美好的世界。

林晓九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棒棒的,于是哼着小曲去掀锅盖。

被水蒸气烫到所引发的一连串丧心病狂的尖叫惊呼,和宿舍楼线路忽然短路断电跳闸,以及秦凉带着学生会的查寝小分队简单粗暴的破门而入,这一切发生在林晓九面前的时候,还是相当有视觉冲击力的。

“那啥……”林晓九委屈地吹着红肿起来的手指头,一脸的柔弱可怜,悲壮的神情中写满了“别怀疑,就是肉包子先动的手”!

“接到学校通知,学生会今天挨间宿舍突击搜查违规电器!谢谢你这一声划破苍穹的尖叫,为我们送来了今天的第一份战利品。”秦凉弯腰连锅带包子一起端走出门的动作特别流畅和谐。

“锅你收走,包子你给我留下啊!”林晓九觉得心肝肺饿得都疼。

“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早上偷吃了我六个包子。这算补偿,你还欠我两个。”秦凉似笑非笑地瞅着她,“还有,学校通知,鉴于某些不自觉的同学经常在宿舍私自使用违禁电器,多次导致宿舍楼跳闸,并且屡教不改。所以,这次被查到的同学,不仅要没收电器,还要负责打扫一周自习室作为惩罚,便于长记性。”

“不就吃你几个包子吗!”林晓九欲哭无泪。“所以啊,我决定特别安排你去打扫教学楼二楼的阶梯自习室,那里地大宽敞,打扫起来特别过瘾,极其有利于暴饮暴食后消化减肥!”

“包子您趁热吃,千万别噎着!好走不送!”林晓九咬牙切齿地关上宿舍门。

03 节操尽失的晚自习

打扫自习室卫生这个惩罚当天生效。

反正打扫卫生这种事情都是要等到晚自习结束后进行的,林晓九想着干脆开启学霸模式,来一场任性的晚自习体验之旅。于是,她踩着自习室开放的时间点,及时地出现在二楼拐角的阶梯教室里。

她没想到秦凉也在。他坐在自习室第三排中间的位子,穿一件蓝领白色T恤,埋头于书海的模样安静又驯良。不管怎么说,林晓九觉得他认真专注的侧颜在白炽灯柔和的光线的映照下,帅得有点很随意。

林晓九本想换间教室的,后来一琢磨自己好像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所以她抱着背包假装特别不经意地踱步到秦凉身边的空位。

轻轻咳嗽了两声,刚想坐下,她就听到秦凉慢悠悠地阻拦道:“同学,建议你换个位子。”

大学晚自习占座向来蔚然成风,林晓九不屑地瞄了眼那个明明没人坐却偏偏被放了几本书占着的位子,忽然猛挥了下手掌,然后指着座位低声道:“滚!”紧跟着,她在全自习室里的同学钦佩的目光中,傲然地坐了下去。

她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的机智点赞,便摔了个人仰马翻,这椅子的挡板居然是断的!狼狈之余,她抬头刚好对上秦凉那一副“我早提醒过你,是你自己非要作死”的无辜表情。

更可恶的是,他死死地按住了几欲挣扎而起的林晓九:“你最好先回头看看。”

“看什么?!”林晓九气急败坏地质问。

秦凉低头在她耳边只轻声说了七个字:“粉色、小猪、单眼皮。”

林晓九稍微偏了偏头就看到了自己的白色牛仔裤被座椅上的铁丝从大腿一路割开到后腰部的惨烈景象,没错,秦凉正确地说出了她内裤的颜色和图案!

林晓九恨不得当场挖个坑把自己就地活埋。

还好秦凉转身从背包里掏出自己的薄外套,俯身蹲在林晓九的面前,做了个拥抱的姿势把外套环绕过她的腰,拿兩个袖子在她小腹的位置打了个松紧合适的结。

他绕外套的一瞬,林晓九的脑袋刚好碰到他的胸口位置,能闻到他衬衣上清爽的洗衣液的香气,像浸在凉薄荷里的淡淡的味道,还有隔着衬衫传递过来的肌肤的触感,结实的、有着暖暖的温度。

林晓九正迷醉着,秦凉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传来:“你如果觉得这样蹲着比较舒服,那就再蹲会儿?”

林晓九赶紧起身,一抬头脑袋正好撞上了他的下巴,她只好狼狈地再次蹲下,她深深觉得毕生的脸面都在此刻丢光了。

感受到秦凉默默地起身,回到自己的座位,她再歪着头从指缝间确认秦凉已经做回那个认真上晚自习的美男子了,才捧着发烫的脸颊慢吞吞地站起身来。

“衣服改天还给你,拜拜。”林晓九一把拽起背包,想迅速逃离现场。忧伤的是,话说完了,人没动弹。

“腿蹲麻了,没知觉了……腰也扭了……疼……”林晓九带着满脸悲怆,重新蹲回地上蜷缩成一团,眼泪汪汪地盯着秦凉。

04 男神,可不可以收留我

第二天晚自习结束后,林晓九顶着一张怨妇脸挨间教室打扫卫生。

客观地来说,她觉得昨天秦凉能骑着电动车一路送她回宿舍的举动还是很暖心的。

尤其是他有意放慢了车速,小心避让开校道上的井盖和坑洼的地方的时候。

她的两条粗胳膊光明正大地环在秦凉的腰际,碰到的是扎实的腹肌,他均匀呼吸的频率隐约而真实地透过衣服传递出来,搞得林晓九的心有点小乱。

在宿舍楼下和秦凉道谢的时候,她的脸还是微烫的。

秦凉说:“鉴于你今天的受伤情况,打扫卫生的处罚就……”

“免了?”林晓九笑得很傻很天真。

“就推迟至明天开始算第一天。”

现在想到这句话,林晓九的心头还仿佛有两万多头猛犸象踩踏而过。

她挥舞着抹布在空荡荡的教室里擦玻璃,眼巴巴地羡慕着楼下结伴离去的晚自习队伍,就这么瞅见了秦凉停在楼下停车场的电动车。

林晓九忽然有点不厚道的小兴奋涌上心头。她跑出教室,跑向最近的学校超市,挑了把最重的大铁链锁。

蹲在秦凉的电动车旁一圈圈地往车轮上绕得正愉悦呢,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绕六圈了,可以锁了,再继续绕,铁链的长度该不够了。”

林晓九吓得一个踉跄,身后的车子被齐刷刷地带倒了一片。

“我买了把铁链锁打算送给你,只是想试试和车子般不般配……”作案当场被抓,林晓九也是很尴尬呀。

秦凉抽了抽嘴角,不想说话。

“我突然想起来自习室还没有打扫完,我先走,你随意。”林晓九想开溜。

“正好我今天格外有时间等你扶完这些倒地的车子,顺便监督你打扫完自习室的卫生。”秦凉挡住了她的去路。

“学长,你往边上站站,别影响我扶车子的劳动热情。”

然后,林晓九不仅认真地扶起了所有倒下的车子,还把整个停车场的车辆按大小个排了个次序,那整齐的场面,简直是强迫症晚期的福音啊。

这还不算完,斗志昂扬的林晓九转战到二楼自习室,用拖把把所有归她打扫的区域来回拖了两遍,没有放过任何角落。

最后她心满意足地站在女厕所的门口,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问秦凉:“学长,你确定女厕所真的不要验收一下了吗?”

“很完美,可以收工了。”秦凉的脸上掠过一丝狡黠的笑意,“不过,由于你的认真拖延,五秒钟后,是全校自习室熄灯的时间,同时你也会错过宿舍楼最晚的关门时间。”

随着秦凉拉长的尾音,整栋教学楼霎时陷入黑暗。

“你为什么不早说!”林晓九茫然地站在一片漆黑中,连质问的声调都弱了许多。

“怕影响你的劳动热情。”秦凉转身往楼梯口的方向走。

“我有夜盲症,我怕黑。”林晓九了,在她看来,秦凉和走廊同时瞬间消失在黑暗里。

“跟好我。”秦凉走回来攥起她的手,把她带在身后。

艰难地下了两三个台阶,林晓九完全慌了:“我跟不上,我不要走了,我根本看不到台阶在哪儿!”

“我背你出去。”秦凉蹲下身,轻松地背起吓得发抖的林晓九。

趴在秦凉宽厚的背上,双臂地紧紧环抱住他,林晓九的心率忽然飙升得飞快。

教学楼前的空地上,几盏明亮的路灯下,秦凉稳稳地把她放下。林晓九看着他额头上渗出的细密的汗珠,T恤的胸口部分湿了很大一块,露得刚好的颈间锁骨随着粗重的呼吸微微起伏,有种说不出的诱惑气息。

“看够了吗?”秦凉很认真地提醒,“现在宿舍楼关门了,回宿舍是不可能了,你还是想想去哪里过夜吧!”

林晓九顿了顿:“你不也一样回不去?你去哪儿?”

“我走读,校外自住。”秦凉怡然自得地溜达着去停车场取电动车。

“学长,求收留。”林晓九紧走两步,抱着秦凉的胳膊来了个生扑,止不住泪眼婆娑。

05 与男神共度的不想描述的一夜

秦凉的住所离学校很近,一居室的房间收拾得简单整洁。他洗完澡裹着浴袍选了个最舒适的姿势歪在单人床上,指挥林晓九拖地。

要求不高,按打扫自习室的标准就行,这是秦凉的原话。他说他有严重的洁癖,于是理直气壮地强迫着林晓九换上了自己的大号拖鞋,并把她穿着球鞋踩过的所有地面清理干净。

寄人篱下唯有低头的林晓九只能打同情牌:“学长,要不我现在先打好地铺?”

“不用,你睡床就行。”秦凉唰唰地翻着一本经济学专刊。

果然学长还是懂得怜香惜玉的,林晓九忙不迭地给他倒了杯水献过去:“那学长,要不我现在先帮你打好地铺?”

秦凉用眼角的余光扫了她一眼:“不用,我也睡床。”

“也?”林晓九说话开始结巴,“你的意思是,我们睡在一张床上?”

“我不嫌弃你。”秦凉往床的一侧挪了挪,在身边给林晓九空出来一个狭窄的位置。

“学长,我不是你想的那种随便的人!”林晓九丢掉拖把,双手抱胸,慢慢地往墙角移动。

“你想得还挺美。”秦凉这话接得镇定从容。

“学长,我还是打地铺吧。”林晓九再次小心翼翼地提议。

“可以。”秦凉不再勉强她,扬手指了指晾在阳台外面的床单被罩,“虽然还没晒干,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本人没意见。”

林晓九郁闷得很,五官都快拧在一起了。

“你继续考虑。”秦凉啪地关掉房间的大灯,只留了一盏散发着微弱的光亮的小夜灯,侧着身子自顾自地睡了。

杵在墙角的林晓九哈欠连连,她拖地拖了一晚上,早就累得腰酸背痛腿抽筋,实在支撑不住犯困了。她蹑手蹑脚地走到床边,摆了个很是中规中矩的姿势躺下去。

她躺好了才发现睡不着,因为身边就是背对着她睡着的秦凉,隔着单薄的衣服,她能够直接地感受到他的体温,感受到他身体的轻微起伏。

秦凉呼吸的声音很轻、很均匀,扰得她有点小心乱。

应该是睡熟了吧?这样想着,林晓九光脚下地,绕过床,蹲在秦凉的面前,肆无忌惮地端详着他的模样。

夜灯的光线柔和地映衬出他好看的脸孔,俊美得有点不真实。

这样的颜值,很难让人不喜欢吧?林晓九暗暗地想。

“万一我不小心喜欢上你了,该怎么办才好?”这样的内心独白脱口而出的时候,林晓九整张脸都滚烫起来。

谁知秦凉迅速回复道:“暗恋着。”

林晓九仿佛听到了内脏炸裂的声音。

06 追男神等于花样慢性作死

林晓九横冲直撞的人生演绎不了“暗恋”这种慢桥段。

她费劲地琢磨着该怎样对秦凉发动一场没皮没脸的爱情攻坚战。

然而直至打扫自习室卫生的惩罚进行到收尾的那天,全员出击帮忙搜集秦凉生活作息资料的宿舍闺密团带回的不是目标的资料,而是一个略微伤感的噩耗:私自使用违规电器压根就没有打掃卫生这项处罚。

也就是说,她被秦凉耍了整整一个多星期。怒发冲冠的林晓九按照宿舍闺密团的精准线报,径直杀去学校食堂,抓获了正在窗口打饭的秦凉。

“阿姨,红烧排骨、炸里脊、宫保鸡丁、糖醋鱼,全要大份,他给钱!”林晓九浑身散发着残暴的戾气。她闷头坐在秦凉的对面,一口气清空了两个盘子,将筷子一撂,开始往外甩条件:“你,从明天开始的一周内,必须每天接送我上下课,负责我一日三餐加消夜!”

“我凭什么答应?”秦凉慢条斯理地喝粥。

“就凭你因为六个包子公报私仇,耍我扫了一个星期自习室!怎样,还有意见吗!”林晓九很傲娇,她终于可以来一场理由充分的死缠烂打。

“没有。”秦凉伸手帮她擦去嘴角挂着的糖醋酱汁,动作温柔又多情,引来了众人的艳羡目光。

“严肃点,我这在谈判呢。”被打乱节奏的林晓九一下子忘了怎么凶了。

秦凉咳了咳:“条件我全部答应。”

“成交。”林晓九挥手冲窗口喊,“阿姨,麻烦给我个塑料袋,剩菜我打包。”

“等等。”秦凉亲自帮她打包完毕,递过去饭卡,“再去买两盒酸奶吧,我怕你晚饭吃得太油腻,不好消化。”

林晓九没忍住,打了个饱嗝。

接下来的几天,林晓九终于明白了她这辈子走过的最心塞的路,就是秦凉的套路。

秦凉说话算数,每天早上都会在林晓九的宿舍楼下打卡报到。

林晓九天真地以为他会贴心地等自己起床洗漱梳妆打扮好,美美地下楼。可秦凉仗着自己是学生会主席的身份,天天打着查寝抓迟到旷课的旗号,光明正大地到林晓九床前提供叫醒服务!

“你敢打我,我就喊;你敢骂我,我就哭;你敢掀被子,我就说你耍流氓。”林晓九蒙头躲在被窝里,将赖床进行到底。

秦凉轻叹了口气,拿被子把林晓九一裹,卷了起来,直接往肩膀上一扛,轻轻松松地搬到宿舍楼下,贴墙根放好了,扬起一抹笑意:“是要在这里站着,还是我扛你回去你乖乖地起床跟我去上课?”

“扛回去……”林晓九委屈得都快哭了。

更坑的还在后面,林晓九竟然被利诱着准时去上晚自习。

秦凉给出的理由妥妥的,说好的一日三餐加消夜,晚自习结束之后,吃消夜刚好合适。

这和当初林晓九的设定不一样啊!

消夜这种东西,是要躺在寝室柔软的床上,看着电视剧,吃到心旷神怡的啊!

秦凉连放弃消夜的机会都没留给林晓九,因为他给出的消夜菜单上有:麻辣小龙虾、醉蟹钳、碳烤鱿鱼……

于是,自习室里开始出现这样的场景——

埋头于书海的秦凉身边,趴着昏沉睡去的林晓九。临近晚自习结束,随着秦凉力道十足的一巴掌拍在肩头,林晓九会条件反射地边擦口水边收拾背包:“下课了?开饭了?”

后来,林晓九站在宿舍的体重秤上陷入了深深的绝望。

07 淑女戏码演砸了

宿舍闺密团纷纷表示无法做一群淡定的吃瓜群众了。

她们帮林晓九化了精致的淡妆,扎好头发,套上长裙,告诉她这才是收割男神的正确的着装方式。

早上七点半,林晓九努力挺胸收腹,在宿舍楼前站成了一道风景。

秦凉骑着电动车经过她,再迟疑着折返回来,试探地问:“林晓九?”

“怎么样?我早起了一个多小时,打扮成这样,就为了给你看一眼。”林晓九惊觉自己话说这么直白真的太丢脸。

“好看。”所幸秦凉没在意,贴心地帮她理了理耳边微乱的头发,“早饭帮你带了酸奶。”

“学长,我今天不饿,我们可以去教室了。”林晓九默默地咽了下口水,乖巧地坐在电动车上。

“真不饿?”秦凉狐疑地看了她一眼。

林晓九坚定地点了点头。

不饿才怪!可身上的长裙太窄,是自己使劲收腹才拉上的拉链啊!为了这,她早上连一口水都没敢喝啊!林晓九真是欲哭无泪。

她趴在课桌上饿得奄奄一息,好不容易熬到了午饭时间,提着裙摆就往楼下奔。

“慢点跑,穿高跟鞋容易崴脚。”来自身后的秦凉的友情提示。

那一刻林晓九就知道她想先冲回宿舍换件衣服再好好吃顿午饭的愿望就此落空了。她不想记起秦凉这几天由着她混吃混喝的好,她只觉得今天的秦凉怎么这样阴魂不散呢!

“吃这么少,饭菜不喜欢?”秦凉不敢相信午饭时林晓九只啃了半个鸡腿。

“饱了。”林晓九恨恨地盯着餐桌上纹丝未动的炸鸡翅,只希望自己肚子的咕噜声能小一点别被抓包。

“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陪你去校医务室看看?”秦凉关切地皱起了眉头。

林晓九灵机一动:“我忽然胃疼,学长我下午请假回宿舍休息一下就可以了,再联络啊,拜拜。”

林晓九自认为自己逃得干净利落。

她并不知道秦凉跑去医务室拿了药,匆匆赶去她宿舍敲了半天门都没有回应。他担心林晓九出状况,暴力地踹开了宿舍门,却发现空荡荡的宿舍里没有一个人。

换了运动装的林晓九躲在学校后门的烧烤摊,喝着冷饮吃着羊肉串,吃得心花怒放。

当满头大汗的秦凉出现在视线里的时候,她惊慌得一口冷饮喝得太大口,差点把自己呛死。

“你认错人了!”林晓九抱头趴在膝盖上,像只鸵鸟。

“……”秦凉看着满桌的空盘子,不知道该同情她的智商,还是该佩服她的食量。

08 扑倒男神的正确方式

林晓九在宿舍捧着自己碎成渣的羞耻心,表示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秦凉了。

宿舍闺密团在学校附近找了间酒吧陪她喝到天昏地暗。

大家一致分析像林晓九这种菜鸟,一暗恋就是秦凉这种长得帅又自带学霸属性的极品男神,势必是要被秒成渣渣的,不如先换个同等级别的积累一下恋爱经验。

“你们宿舍这是要集体夜不归宿、聚众酗酒?”秦凉的突然现身引来了大家的小声惊呼。

喝得醉醺醺的林晓九随着众人的视线转过脸去看秦凉,带着满身的酒气使劲地捏着秦凉的脸:“你怎么长得这么像秦凉啊!长得像他不行,脾气像他也不行,说话声音像他也不行,总之,不是他就不行。”

舍友们一脸黑线,强行把她和秦凉拉开距离。

“五分钟时间,还想留下继续喝的,明天学校公告栏通报批评。”秦凉态度严肃。

舍友们纷纷收拾东西,搀着林晓九走出酒吧,再看着她蹲在马路边吐得撕心裂肺。

“宿舍楼关门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你们先走,我会送她回去。”秦凉示意大家不必再等。

他蹲在林晓九身边轻轻地帮她拍背,眼神里满是心疼和怜惜。

林晓九吐够了,可怜兮兮地开口:“秦凉那个浑蛋,也是偶尔会这样对我好,却不属于我,我又忘不了。”

“……”秦凉把她紧紧地揽在怀里,打车到自己的住处。

他铺好床,倒好水,帮林晓九脱掉满是酒气的衣服,拿睡袍給她裹上,动作轻柔地把她放在床上。

林晓九眯着眼睛瞅了他很久,低头往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喃喃地说:“一点也不疼,果然是梦。”

秦凉盯着自己胳膊上清晰凹陷的一排牙印,一时无言。

林晓九猛地翻身给了他一个结实的熊抱,继续自然自语:“秦凉,你说你为什么不喜欢我,还长了一副我喜欢的模样,真是气死我了。”

“呃……我也是随便长长。”秦凉用手轻轻拍着她的背附和。

“秦凉,如果有一天我真的鼓起勇气跟你正式表白了,请你拒绝我的时候委婉点儿。不然,我真的会很难过。”林晓九的声音透着沉甸甸的委屈。

她认真地凝望着秦凉,双手捧着他的脸颊,微微仰着头,闭上眼睛,慢慢地亲了上去。

秦凉俯身变被动为主动,吻得很深情。

09 告白来得很深情

林晓九旷课一天在宿舍里发呆。

宿舍闺密团搬出了压箱底的零食,熊熊燃烧起八卦的激情,求林晓九分享她和秦凉学长不得不说的故事。

只是林晓九表现出了比她们还要强烈的“求知欲”。

天知道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她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只有保温盒里的早饭和叮嘱她记得去上课的便笺。然后时至此刻她打电话秦凉不接,发短信秦凉没回。

林晓九表示理解,她和秦凉一周的约定昨天是最后一天,所以,今天他真的不用再理会自己。

可她站在窗口看着宿舍楼下的水泥空地,总有点憋不住要哭的小情绪。

“要不,表白吧?然后被拒绝,也可以彻底死心。”舍友闺密团的决策虽然残忍,但没人想看着林晓九这样失魂落魄下去。

于是众人分头行动,一批去订餐厅,打听秦凉的行踪,想办法约人到现场,一批留下来打扮林晓九。

化了两个小时的妆,被林晓九无情地卸掉。

她脱了很显身材曲线的淑女式长裙,甩掉磨脚的高跟鞋,换上了牛仔短裤和T恤,绑着简单马尾,看着镜子里最真实的自己,踏实地呼出了一口长气。

出去找秦凉的舍友们气喘吁吁地跑回来,直接冲上阳台,推开了所有窗户。

学生会播音室的广播不断地在重复:请外语系林晓九同学速至教学楼208教室!

“会不会是昨天去酒吧的事情被揭发了?秦凉学长还真是铁面无私。”来自舍友们同情的关爱眼神。

“我们陪你一起去吧。”大家提议。

林晓九拒绝了所有人的好意,独自下楼,向教学楼的方向飞奔。

晚饭时间的教学楼格外安静,昏黄的光线在楼梯上打出错落的光影,像钢琴的黑白键。林晓九轻轻地上楼,走到走廊尽头,推开208教室的后门,整间教室里空无一人。

这是她和秦凉第一次遇见的地方,后排靠角落她坐过的那个位子上,放着大束的玫瑰。

“表白这种事情,还是男生来做比较合适,虽然我也有点紧张。”秦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林晓九惊慌不已地回头,正对上他温柔如水的笑意。

“林晓九,我长话短说,我喜欢你很久了,大概是从第一次见你,知道你名字的时候开始。我对你那些别扭又违心的不冷不淡,都是我说不出口的喜欢。”秦凉牵起她的手,“你如果想要拒绝我的话,请你委婉一点,这样我还能有勇气再重新追你一次。”

“你……手上拎的包子是什么馅儿的?”

林晓九想要不煽情,还是忍不住,使劲地扑到他的怀里。

打赏
赞 (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