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让你结果子

吕天逸

從前有两株成精的花。

一株栀子花,一株梅花。

成精前它们是并排种在花店里的,两株花之间的感情深厚,青梅竹马。

花店的老板是一个千年古树精,本着妖精之间互帮互助的原则,树精经常把自己的妖气分给花店里其它有天资的植物。

于是这两株花就先后成精了。

梅花是先成精的,它的人形是个容貌清俊的男人,气质中带着几分天然的凛冽与洁净。

修成人形后,梅花精成了一个写手。

他在这方面很有天赋,写的一本讲述植物成精的奇幻小说十分畅销,不再需要树精帮扶,在外面自立门户了。

比梅花晚了两年成精的栀子花,在修出人形后便跑去投奔了梅花。

栀子花的人形和它花朵的特性颇有些相同之处。

栀子花是香得让人受不了。

栀子花精则是美得让人受不了,一双天生水汪汪的漂亮眼睛,两片软嘟嘟、红润润的嘴唇,小小白白的脸庞,精致的小鼻尖和浓密的睫毛,随便眨眨眼睛都像是在抛媚眼。

0 22

这是化出了人形的栀子花来投奔梅花的第一天。

梅花拎着栀子花的大包小包走进电梯,上到公寓五楼,打开门。

栀子花冲梅花眨眨眼睛,指指沙发问:“可以坐吗?”

梅花心尖微颤:“当然可以,以后这也是你的家。”

栀子花美滋滋地在沙发上打了个滚,人类的身体,特别舒爽。

梅花在一旁看着栀子花,含笑问:“取名字了吗?”

栀子花:“没。”

梅花挨着栀子花坐下:“想叫什么?人类都有名字。”

栀子花偏着脑袋:“我这么美,就叫小美吧。”

梅花:“……”

梅花轻咳了一声:“我的人类名字叫凌寒,你可以参考一下。”

栀子花迷茫:“什么意思?”

梅花耐心解释:“这是古人赞美梅花品格的一首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我取的是其中的两个字。”

栀子花恍然大悟:“明白了。”

0 33

名为凌寒的梅花问:“你想叫什么?”

栀子花兴致勃勃:“有没有赞美我的诗?我也从诗里取。”

凌寒:“……”

好像还真没谁写诗赞美过栀子花的。

栀子花漂亮的脸上表情变得沮丧起来:“都没人夸栀子花的?”

凌寒拿着手机闷头查找,没找出什么好话,大多是在说栀子花香气太浓烈、太招摇。

栀子花虽然不识字,但看凌寒为难的表情也知道了。

凌寒尴尬道:“都是说你太香,其实香是好事,你别往心里去……”

栀子花叉腰,愤愤道:“去他们的,我就喜欢这么香!”

凌寒伸手揉揉栀子花散发着香气的头发,哄道:“就是,他们不懂。”

栀子花仍然十分不爽。

原本栀子花是充满自信的,它的花又大又漂亮又香,在植物界特别有面子!

万万没想到,人类社会喜欢歌颂的都是什么梅花、兰花、莲花、竹子……

栀子花悻悻的,感觉自己突然失去了梦想!

栀子花连名字都不想取了。

凌寒:“怎么样,想叫什么名字?”

栀子花在沙发上躺着,郁闷道:“不取了,都没人喜欢我。”

凌寒笑笑,伸手拨拨栀子花小巧的耳垂:“不取怎么办,没有名字干什么都不方便。”

栀子花:“那我就什么都不干了,我就继续当花好了。”

凌寒:“……”

0 44

两人的同居生活开始了。

自信惨遭打击的小栀子花天天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也不学人类社会的常识,也不学识字,从栀子花变成了咸鱼。

凌寒想了个主意,这天他找了本诗集去给低落的栀子花念诗:“栀子逊雪三分白,雪输栀子一段香。”

栀子花眼睛一亮:“夸我的?”

凌寒厚着脸皮点头:“夸你的,我最近天天读书,找了不少歌颂你的诗。”

栀子花美滋滋:“再念再念。”

凌寒:“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栀子扑鼻香。”

栀子花小叶子高高翘起:“扑鼻香,这个是说我,我知道。”

凌寒:“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栀子便不同。”

栀子花听着听着,疑惑道:“上次你怎么没找到这些诗?”

凌寒自黑道:“是我读书少,其实写你的诗特别多。”

栀子花听着,心里非常满意。

0 55

凌寒把各种赞美梅花和其他植物的诗词都搜集起来,乱改一通,硬生生都改成歌颂栀子花的,汇编在一起,自己印了本书出来,书名就叫《栀子集》,送给了栀子花。

世上仅此一本的绝版书!

栀子花认识的字越来越多了,没事就捧着《栀子集》美滋滋地看,越看越觉得自己不得了,简直就是植物界的“网红”。

0 66

凌寒新书发布,全国巡回签售,要离开家很长一段时间。

凌寒怕生活基本不能自理的栀子花自己在家里待着不行,就把栀子花带上了。

出发去第一站的前夜,栀子花收拾行李,带上了那本《栀子集》。

签售会上,凌寒和读者合影、握手、签名、聊天,名义上是助理的栀子花就乖巧地待在角落里,自己捧着书看。

凌寒的粉丝凑过来搭话,问栀子花在看什么。

栀子花把书给粉丝一看,粉丝笑出声。

粉丝:“这不都是赞美梅花的诗吗,怎么改成了这样?”

栀子花愣住了:“什么?”

粉丝神色怪异:“你看这首,应该是《咏梅》,不是《咏栀子》。”

栀子花脸蛋腾地红了,把书抢回来,一溜烟地跑没影了。

栀子花找了个没人的角落蹲下,翻着那本书,越看心里越了然。

栀子花的脸越来越红,还出了一脑门儿的汗。

汗水逸散到空气中,满屋子都是浓得腻人的香。

0 77

签售会结束了,凌寒抬头朝角落一看,没看到自己的小栀子花。

凌寒起身四处找了起来。

从某处飘来一缕浓重的香气,凌寒循着香味找去,在走廊转角看见栀子花抱着书,委屈地蹲在地上,一副要哭的样子。

凌寒心神一颤:“你怎么了?”

栀子花:“你骗我,这些不是夸我的,是夸你的。”

說完,栀子花鼓起腮帮子,默默地生气。

凌寒先是笑了笑,随即讨饶道:“是我错了,我怕你因为这个不开心。”

栀子花眼珠一转:“为什么?”

凌寒:“就是想让你开心一点,不需要为什么。”

栀子花换了个问法:“那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凌寒凑近了些,梅花清冷幽远的香随之涌来:“你说呢?”

栀子花把脸埋进膝盖里,带着点儿小期待地问:“你是不是想和我……”

凌寒直白道:“对,我想给你授粉,想用我的根缠着你的根,还想让你结小果子。”

栀子花连头都不好意思抬了:“你的粉丝知道你这么流氓吗?”

凌寒笑笑:“人类听不懂的。”

0 88

遂,授粉。

0 99

授粉后的第二天早晨。

栀子花兴冲冲地拿着纸和笔扑到正在喝早茶的凌寒身上:“我想好我要叫什么名字了!”

凌寒意外地挑了挑眉毛:“什么?”

栀子花在纸上写了个“凌”字,道:“你姓凌,我也要姓凌。”

凌寒:“好。”

栀子花继续写,边写边道:“我在网上查的,说我们这种关系,你要叫我夫人的。”

凌寒:“……”

栀子花指着纸上的三个大字道:“以后我就叫凌夫人!”

凌寒忍笑:“遵命,夫人。”

凌夫人骄傲地翘起了自己的小叶子,香得一塌糊涂。

赞 (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