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西游记里当妖精

苏菜

简介:我是王母最珍爱的一个人参精,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我成为了天界第一丑男的手下,只是他长得辣眼睛就辣眼睛吧,竟然还想要吃我?!

黄袍怪:中国四大名著之一《西游记》第二十八回至三十一回出场的妖怪,居住在碗子山波月洞;原本是天界的奎木狼,法力无边、武艺高强,因与披香殿侍香的玉女相爱,思凡下界占山为王,摄来托生为宝象国公主百花羞的玉女,与之做了十三年的夫妻;被孙悟空打死后重返天庭。

【我的主人丑到令人昏厥】

我叫徐青青,一个生在瑶池边、长在王母灌溉下的幸福仙参。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我亲爱的王母娘娘告诉我,如果我想渡劫成仙就要下凡完成命定的任务。

能成仙,我自然是愿意的。

我的任务也很简单,十三年后会有师徒五人去西天取经,佛祖特地在宝象国设置八十一难中的其中一难——孙悟空智斗黄袍怪。

而王母会找个机会把我送到黄袍怪身边当手下,我只需时不时推下波、助点澜就功德圆满了。

只是很尴尬,我由于太过兴奋,提前下凡了十三年。

然而,更尷尬的是,我在看到我的新主人黄袍怪时,差点悲伤到昏厥,没有很深刻的原因,单纯是因为他长得实在太难看。

其实,客观来说,丑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了,简直是难看到令我发指!就算他的身材再高大挺拔,也还是个金睛蓝面青发长着两颗白色獠牙、一双黄色瞳孔、同鹦鹉嘴一般的鼻子并喜欢斜披着淡黄袍子的丑妖怪。

“青青,你觉得我新缝的这件袍子行不行?”早上,我还在洞门口打盹,狼木,也就是黄袍怪就捧着一件黑底金纹的长袍蹲在我面前,双眼冒光道,“我看人间最受姑娘欢迎的男子就是这般穿着。”

那是因为人家底子好,披个麻袋也风流倜傥!我翻了个白眼,面上却不得不堆出谄媚的笑容:“大王,您穿上这件袍子,一定帅得天地都为之变色,百花羞公主也一定会对您一见钟情的!”

是了,狼木十三年后之所以会被孙悟空一棒子敲死,是因为他抢来百花羞公主捆绑囚禁了十三年,所以,我必须用尽各种方法怂恿他早点去抢人。

这样,狼木才会死得快。

但其实他待我倒也不错。我不会做饭,他就悄悄去农户家里学做菜,春去秋来,把九十斤的我成功地喂养到了一百二十斤。我不会缝纫,他便去绣坊蹲守一个月,再回来时,手工活比山下镇上最出名的绣娘还要好。

总体来说,他是个很听我话的任劳任怨的大王,唯独在百花羞公主的事情上,我稍微说错一个字,他就会狂性大发,好几次差点送我上了西天。

“真的?”狼木眼里闪过一丝惊喜,但还是小心翼翼地拿着袍子在身上比画,“我穿上袍子去见玉女,她真的会再次喜欢上我?”

玉女,也就是百花公主的上一世。

我临走时王母曾告诉我,狼木的真实身份是天上二十八星宿中的奎木狼,在天上时,曾与披香殿侍香的玉女产生感情,欲结为夫妻,但他们担心玷污了天宫胜景,便分头下界,要在凡间续他们的姻缘。

而玉女先到人间,托生到宝象国皇宫成为百花羞公主。奎木狼也不负前盟,变成妖魔占了碗子山波月洞。

本来是郎情妾意的美满事一桩,只是,坏就坏在,玉女她没了前世的记忆。试想一个貌美如花的公主,没有记忆怎么会看上狼木这个丑妖怪呢?

不过,我自然不会把真相告诉狼木,他要是不抓百花羞公主,十三年后孙悟空就没理由打死他,那我又怎能完成任务渡劫成仙呢!

于是,我眨巴着眼睛,无比真诚地道:“大王,您可以的!”

【剧情和剧本不一样啊】

晚饭时分,我正吃着狼木热在灶头上的农家小炒肉和白米饭,他就垂着头回来了,身上的袍子也被扯掉了几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看起来极其狼狈。

不过,重点是,只有他一个妖回来了!这和剧本不一样啊!

我不由得惊掉了下巴,咆哮道:“百花羞公主呢?”

“青青。”狼木微微抬眸,脸上有些许受伤的神色,“我还没见到玉女,就被侍卫赶了出来。”

原来狼木按照人间提亲的礼仪,先在街上买了许多聘礼,这才提着东西去了皇宫,礼貌地告诉侍卫,他是来同皇帝提亲,要迎娶宝象国第一美女百花羞公主。

接下来,他自然是被侍卫乱棍打出了皇宫。

闻言,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并不想笑,作为一个丑陋的妖怪,他竟然那么有礼貌?!难道是昨天吃烤猪脑时,他的脑电波被猪脑影响了?

“青青,他们为什么要赶我?”见我不搭话,狼木又委屈地说道,“我怕我的模样吓坏那些凡人,还特地幻化成了最受人间姑娘钟意的男子模样,和蔼又亲切。”

原来他竟然知道他自己丑得惨绝人寰啊!

我心下一惊,要知道颜值可是大杀器,要是狼木变了张俊俏脸,百花羞公主岂不是会真的爱上他,那他们十三年的囚禁戏码岂不是就没了?

不行,我一定要想个办法断了他这个危险的想法。

“大王。”我佯装无奈地叹了口气,“俗人的容颜岂能展现您本身的雄姿呢?唯有以您本来的相貌去见公主,一切自可迎刃而解!”

“我本来的相貌……”狼木低声重复着,过了半晌,他似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抬头,“青青,我决定了。”

“嗯,都听大王的!”我满含热泪地狂点头,孙悟空智降黄袍怪的火种,终于要在今日埋下了!

“那现在就出发。”狼木的眼睛亮晶晶的,随手变了朵白云悬浮在空中,拉着我踩了上去。

不过,说实在的,王母娘娘说过,我只能在旁边当个推手,并不能直接参与狼木去抢百花羞公主这种“恶行”。

若是去了,到时候“恶行”中也有我一份!

此事必有蹊跷!

想着,我抖了抖,谦虚道:“大王,我虽没有闭月羞花之容,可也算有沉鱼落雁之貌,你带着我这样的天仙美女去抢……提亲,怕是会让百花羞公主自惭形秽吧?”

闻言,狼木低眸瞧了我一眼,他模样虽丑陋,眼睛却是极其好看,那双璀璨的金瞳是现代最昂贵的美瞳都达不到的迷人,若不是镶嵌在狼木的丑脸上,指不定有多倾国倾城。

被那样的美眸瞧着,我竟不自觉地微微发热,圆脸红了个通透。

“青青所言极是。”狼木收回目光,驾着白云往山下飞,须臾才认真道,“不过,你不必忧心,我是决定先去人间生活一段时日,待熟悉凡人的生活习性后再去皇宫提亲。”

去人间生活?!

我顿时在白云上摔了个狗吃屎,心里哗啦啦地流着眼泪,这剧情确定是按《西游记》里的发展的吗?!

【春宫图不是那么好画的】

只是,山下的日子并不平凡。

我和狼木刚安顿了几日,就有无数女子寻了上来。有人抱着狼木的大腿死活要同他成亲;有人抬了几箱金子砸屋里,号称是给他的聘礼;还有人直接绑了圈白绫,扬言不娶她就吊死在门前。

是的,狼木又用法术变了张祸国殃民的脸,也不知他是从哪里借来的脸,极其看重颜值的我看了几日都还在咽口水,就更提别的女子了。

我狠狠地咬碎嘴里的西瓜子,若是狼木繼续顶着这张脸招摇过市,我敢打赌不出半个月,皇宫必会来人招他进宫,因为这脸真的美得太招摇了!

我必须要搞点事出来!

我心思一转,顿时计上心头,猛地推开围在狼木周围的莺莺燕燕,亲密地挽住他的手微笑道:“各位姑娘的心意我替他心领了,只是弱水三千他只取一瓢,他早已有了妻室,也就是小女我。各位散了吧,散了吧。”

此言一出,空气里顿时有无数眼刀唰唰向我飞来。狼木更是满脸讶异,却也不抽出手,只低眸呆呆地瞧着我:“青青?”

“在,夫君。”我应得脸不红气不喘,在众女子喷火的目光中踮脚凑到狼木耳边小声道,“大王,您到人间体会凡人生活的终极目的是迎娶百花羞公主,那在见她之前,您应该学学怎么做一名合格的丈夫。唉,为了报您当年把我从穿山甲精口中救下来的大恩,我就勉为其难地扮演您的娘子吧。”

说话间的热气喷到狼木的耳后,他那白皙到透明的耳垂微微红了红,说:“我只需要叫你,娘……娘子?”

他话音一落,周围就响起震耳欲聋的哭声,无数心碎的女子掩面哭着跑了出去。

很好,计划行得通!

我勾起一个反派的得意笑,是了,我的计划是让狼木成为有妇之夫,其一是为了防止他的美名传到皇宫,其二则是把他调教成人见人厌的极品渣男。

下一瞬,狼木似是想起了什么,伸手在我发间轻轻地揉了揉:“青青,合格的丈夫是这样吗?”

他的掌心温暖而干燥,力度也拿捏得很妥当,直让我脸红心跳。奇怪,木讷如狼木,这撩人的摸头他是从哪里学来的?!

“不合格?”见我半晌不出声,狼木疑惑地把手收了回去,“可你画的小人书里是这样的啊。”

他竟然偷看我画的春宫十八式!我顿时一口老血卡在了喉咙。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狼木是个不打家劫舍,也不点石成金的乖乖牌妖怪,所以,为了解决在洞内的温饱问题,我只能以画点小人书赚钱,而我画的多半是春宫图。

“大王,书里都是骗人的!温柔就像白开水,一点儿滋味都没有。”我磨了磨牙,一把把狼木推到墙上,以一米五八的身高把一米八四的他壁咚,踮脚挑起他的下巴道,“霸道,才是女子的最爱。不要压抑,不要克制,把野性全都释放出来!”

“霸道?”狼木眼里闪过一抹异色,突然低头分毫不差地亲上我的唇。

真是长得好好看的臭流氓!

我瞧着近在咫尺的俊颜,心扑通乱跳起来,几乎要从口里蹦了出来。怎么回事?难道狼木终于承受不住我的美色,放弃百花羞拜倒在我的人参叶下?

嘶。

须臾,我的唇上传来撕裂的疼痛,狼木放开我,粉嫩的唇上沾着抹鲜红的血迹,他伸出舌头舔了舔:“霸道是这样吗?我看青青你画的书里……”

“闭嘴!”我肉疼地捂住被狼木咬破的唇角,怒道,“现在、立刻、马上,把那堆春宫图给我烧掉!”

“好。”狼木的手掌在空中一转,一沓春宫小人书就出现在他的掌心,一簇蓝幽幽的火顿时把它们烧成了灰烬。

总算毁掉那些害得我面红耳赤、心脏爆炸的东西了!

我重重地舒了一口气,只是下一瞬,狼木认真地道:“烧掉也没关系,我全都记在脑袋里了。”

“呕。”

我当即吐出卡在喉咙的那口老血,双眼一翻昏厥了过去。

【大王有那么点秀色可餐】

我被绑架了。

作为一个人参精,我被数道黄符绑成了黄色粽子,极其丢脸地被扔在一锅冷得冒气的大锅里,凭着极其轻盈的体重漂浮在水面。

那日抱着狼木大腿的女子冷笑着瞪向我:“难怪美郎君会看上你这个歪瓜裂枣,原来是被你这个人参精施了妖法迷惑!”

“喂喂,讲点道理好吧,我长这样是歪瓜裂枣,那你出生时是头先着地的吧!”我虽然被封了嘴,但还是用凌厉的眼神把这句话传达给了女子。

不料,女子的境界不够,无法领会我的深层含义,肤浅地挑眉道:“哼,求我也不会放了你,道长说喝了你熬的人参汤,我的皮肤会又嫩又滑,像刚剥壳的鸡蛋,和美郎君站在一起,总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了。”

她竟然想用我来美容养颜,好接近狼木?!

我不由得勃然大怒,周围的冷水咕咚冒了起来,只是,奈何我成日沉迷于画春宫图赚钱,不曾勤练法术,所以法力弱,逃不出黄符的枷锁。

女子吓了一跳,很快缩到一旁站着的男子身后:“道长,我怕。”

“姑娘莫慌。”被称为道长的男子邪魅一笑,从袖口里掏出包散发着无法描述的味道的油纸包扔到锅下的柴火堆里,“你只需要把火点燃,贫道这就煮了她!”

那男子一副贼眉鼠眼的模样,一看便不是好人。只是,不料他的东西也不是好东西,在女子点燃柴火后,那油纸包在火焰中散发出阵阵恶臭。

锅里的水很快热了,我像条垂死挣扎的鱼般来回翻滚着,心里的绝望一浪高过一浪。完了,万万想不到,完美如我,竟然是被活活煮死的!

“我的大补汤啊!”见我被煮得死去活来,男子的口水从唇角滑落,双眼冒光地想要靠近锅,只是,他才走了几步,瞧着烧得欢腾的火焰,还是犹豫着停住了步子。

女子突地拔高声音:“道长,是你说她是人参精,我才花了一两银子请你捉妖,怎么就是你的大补汤了?”

“蠢货,骗你几句就当真了,我不过生来怕火,找个傻子帮忙点火而已。”男子轻蔑地一甩袖子,女子顿时在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伴着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她像一道闪电一样消失在天际。

怕火?

在生死存亡之际,耳尖的我果断地捕捉到关键词,想起了一桩陈年往事。

那还是我刚刚下凡成为黄袍怪的手下之事。

幼小的人参精我被穿山甲精从波月洞里偷了出来咬在嘴里,眼见就要被他吞下肚增加法力。

这时一抹俊秀挺拔的身影从天而降,狼木像发着光的巨大黄金块一脚踢翻了穿山甲精,從穿山甲口中小心翼翼地把我取出来,义正词严道:“我种的人参都敢偷,非死不可。”

说着,他的掌心生出团三昧真火飞向穿山甲。

从穿山甲精的身上很快传来烤肉的味道,他来回扑腾着求饶:“黄袍大王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小的只是听闻人参是天上的珍品,想要早日飞仙。小的再也不敢了,我怕火啊,超级怕……”

余下的话淹没在熊熊的火焰中,一代山霸穿山甲精再也无法扑腾了。

现在,我的五官顿时扭曲,难不成该男子是穿山甲转世来报仇了?

“没错。”男子看到我惊诧的表情,得意道,“我就是当年惨死在你们火下的可怜的穿山甲!可惜,我命不该绝,被野狗叼到乱葬岗后,因着漫天怨气再次活了过来。刚刚那油纸包里就是我的尸油,化成一团火焰向你报仇!”

“明明我才是食物链的底层,是狼木废了你!”在极度的委屈下,我终于冲破了嘴上的封印,开口咆哮道。

“可我打不过他!”他比我还委屈,捧着心口仰天长啸道,“不过没事,喝了你熬出的人参汤后,我会法力大增。穿山甲报仇,喝汤后不晚!”

哦,对,我还在锅里!

反应过来后,我顿感身上火辣辣地烫,锅里的水几乎见底,我宛如躺在烤盘上一般,都能闻到身上那股糊味了。我的眼皮渐渐往下掉,我不由得有些后悔,早知会被绑架,之前就多看狼木几眼了。

一世主仆,总该好好道个别,让他记住我才行啊!

“青青。”恍惚中,熟悉的声音响起。

我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抬头,只见恢复原貌的狼木从天而降,一脚踹翻了滚烫的炉火,把我从沸水里捞了出来。

狼木的脸依然丑得惊心动魄,不过大概是我单身太久了吧,看只猪都觉得眉清目秀,更别说狼木比猪还俊上几分。

因此,在昏迷前,我竟觉得他有那么点秀色可餐。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我醒来时周围是氤氲的雾气,视线所及之处白茫茫一片,只能听到叮咚叮咚的泉水声。

这是哪儿?

我还没来得及思考,不远处就传来惊喜的声音:“青青,你总算醒了。”

是狼木!

我沉默了,一时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脑海里全是晕倒前那个可怕的场景,我对丑陋的狼木,怦然心动了!

“你是不是疼得说不出话了?”狼木充满歉疚地道,“都是我粗心大意害得你被绑架,不过,你别怕,这是宝象国皇室专用的冷泉,你多泡泡就不疼了。”

原来我是在泡冷泉啊。

等等!泡、冷、泉?!我慌忙低头,身上果然不着寸缕,光溜溜得像德芙巧克力般丝滑。不用脑子想都知道,无意识的我不可能完成脱衣这个高难度动作。

下一瞬,一股热流顿时从我脚底向头顶逆流,我涨红着脸道:“狼木,你个大色妖!你不知羞耻!你丧尽天良!非礼勿视,你懂不懂?”

狼木沉默许久,过了半晌才开口道:“你昏迷之前差点被煮糊了,因此变回原形是根人参,算不得非礼。”

是了,我确实差点被煮糊了,现在是根通身黑漆漆的大号人参漂浮在凉丝丝的冷泉的池水面,别说美色了,菜色都没人愿意下筷那种。

我不由得惭愧道:“大王,今日你救我一命,来日我必定以命回报!”

说完,我透明的肉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白嫩,我默念了几句咒语,往外腾空而起变成人身,只是,我的体力尚未恢复,不像我想象中一般在漫天飞花中仙女落地,而是以狗吃屎的姿势从半空中往下坠。

出师未捷丢光脸啊!

我生无可恋地闭上眼,准备投入大地母亲的怀抱,却不料落到一个温暖宽厚的物体上,非但不痛,还软绵绵的。

我的心顿时扑通跳了起来。狼木为了不让我受伤,竟然甘当人肉垫!难道他喜欢上我了?

“大胆村妇,还不快从本宫身上起来!”很快,我身下传来咬牙切齿的女声。

女声?!

我惊诧地睁开眼望去,只见一个唇红齿白、满脸痛苦之色的美娇娘怒气冲冲地用小拳拳捶着我宽厚的多肉的后背:“本宫乃是百花羞公主,你再不下去,我砍你全家!”

女子是百花羞公主!我眉头一皱,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在下一瞬,我被一道掌风掀翻在地,狼木挺拔的身姿自带圣光地从白雾中走出。

他的脸又变成了那张美得可以让人止住呼吸的脸,他扶起百花羞公主道:“玉女。”

百花羞公主满脸通红地低下头:“郎君,本宫……啊,小女名讳百花羞,并非玉女。”

好一个见色忘仆的人!好一个见色起意的人!

我咬碎了一口银牙,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灰,见他俩在不远处上演一见钟情的戏码,不由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冲过去抱住狼木的大腿哭道:“夫君哪,为妻想你想得好苦啊!”

此话一出,狼木愕然地瞧向我:“青青?”

“大王,你体验为人夫的任务还未成功,仍需继续啊!”我一边用腹语和狼木说着,一边眼冒泪光地对百花羞公主道,“夫君为了生计外出寻活,没想到今日竟在此处相见,想来定是公主福缘深厚,让小女沾了光!”

因为我精湛的演技,离间计很快起了作用,百花羞公主忙不迭地推开狼木,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又狐疑地看了我一眼。

只是,下一瞬,惊天动地的女声响彻云霄:“来人哪,有刺客潜入冷泉刺杀本宫了!”

“……”

【又被大王撩了】

蜿蜒的山道上,狼木背着百花羞公主走在前方,目的地自然是碗子山波月洞。

我心如刀绞地绞着右手,恨不得把它切掉以后拿去煎炒烹炸!就在一个时辰前,这只不安分的右手做成手刀劈晕了百花羞公主。

而我那智商不在线的大王竟然灵光了一回,抬眸对我笑道:“青青,不用再体验凡人的生活了。我们可以把玉女带回府,让她适应妖怪的生活。”

于是,莫名其妙地,我的任务完成了一半,只要在旁边默默围观狼木和百花羞的监狱play,等十三年后取经五人组到来,便能彻底功成身退,深藏功与名。

可我高兴不起来。

是了,酷爱高颜值的我,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我确确实实喜欢上丑丑的狼木了。我不想完成渡劫后成功地回到天庭,不想离开他。

在我伤春悲秋间,我们已经到了波月洞。

狼木把百花羞公主放在洞府内最豪华的贵妃榻上,他的掌心生出团光圈按到她额头,想要唤醒她。

只是,过了许久,百花羞公主连眼皮都没动一下,脸色苍白如纸,宛如睡美人一般。

狼木沉默了,转身定定地瞧着我。

“我……我没有下重手啊……”我心里也有些发毛,这百花羞公主也太脆弱了吧,就像没有骨头一样,我只是轻轻一个手刀打晕她而已啊。

“青青,你的营养比较好。”狼木眸色沉了沉,突地上前抓住我,手在空中一转变出把大剪子,“委屈你了。”

“啊?”

半盏茶的工夫后,我光着头站在灶房,那锃亮的光泽瞬间点亮了四周。就在刚才,为了确保百花羞公主能醒过来,狼木剃掉了我的满头青丝,也就是白白嫩嫩的人参须。

我目光呆滞地看着狼木熟稔地把人参须和百花羞前世爱吃的食材放到砂锅里,心里凉了一片。

“青青,你别难过,头发还可以长出来的。”狼木说着看了我的光头一眼,蓦地起身往外走,“你看着火,我去去就来。”

“去哪儿?嗷!”我下意识地跟了上去,不料狼木突然停住转身,我就一头撞进了他宽厚得像钢板的怀里,疼得我龇牙咧嘴。

狼木的眸底突然流光溢彩,他伸出大手轻轻地揉了揉我泛红的额头:“青青,你总是粗心大意,若是有一日我……”有一日怎么样,他没有说下去,只是突然低头在我的头顶上亲了亲,“虽然你画的小人书里亲的是头发,不过,我觉得没有头发的青青,依然那么好看。”

说完,狼木就凭空消失在原地,独留我不可置信地摸了摸头顶,那里还留有狼木唇瓣的温度,热热的,带有他独特的气息,像猫爪一般挠得我的心胡乱地跳着。

嗷嗷!一不小心,我又被大王撩了!

人参汤炖好后,狼木还是没有回来。我见天色已暗,就捧着汤碗往贵妃榻走。

“站住!”这时候地面突然冒出股黑烟,地面微微颤动后,似曾相识的人影从地底爬了出来。

我定睛一看,此人可不就是穿山甲精吗?他竟然还没死!

“我当然没死。”穿山甲精冷笑一声,得意地弹了弹身上的刺,“那日你快死透了,黄袍怪根本顾不上我就抱着你飞走了!这几日我一直在暗中观察着波月洞,就等着他出去进来找你呢!”

狼木不在,我自然打不过穿山甲精,只好苦口婆心地用拳头捶他:“大兄弟,你何必一直想吃我呢?说真的,我只是一个龙套人参精,不如你再等十三年,那时候会有一个细皮嫩肉、人品优秀的大唐和尚路过此地,吃了即可长生不老。”

“我才懒得吃你。”穿山甲精嗤笑一声,随即脸上浮起可疑的红晕,“你可还记得那日绑架你的女子?她回来找我了……我们这样那样以后……我答应她再也不涂炭生灵了,和她当一世普通夫妻。”

猝不及防地被撒了一脸狗粮,我面无表情道:“哦,那你来做什么?”

“我是想告诉你……”穿山甲精说着,突然惊恐地望向我身后,咕咚一下又钻回地面,留下一句咆哮,“百花羞公主是白骨精!”

什么?

我缓慢地回头,只见本应昏睡的百花羞公主靠在洞门口对我摆了摆手:“晚上好啊,人参大补汤。”

【我是一锅大补的人参汤】

我再次被绑成粽子扔在了铁锅里,百花羞公主不时咽着口水,往锅里加着黄芪、当归、沙参、麦冬、生姜、大红枣和少许盐及黄酒。

我被呛得眼睛生疼,完全不知發生了什么,只好高声道:“公主,您的人参汤已经炖好了,在灶上呢!”

“你不说还好,一说我就生气!”百花羞公主冷哼一声,“我故意装作半死不活,那奎木狼竟然想用几根人参须就打发我,我会看得上?不过,还好他出去了,在他回来之前,我一定要把你这根瑶池仙参炖成大补汤!”

瑶池仙参?!我激动了:“敢问公主,难道我是仙女?”

“……”百花羞公主的嘴角抖了抖,走到锅前把一抹金线塞到我脑海中,“哼,让你死个明白。”

闻言,我的头顿时疼了起来,一些破碎的画面争先恐后地涌了进来。

原来渡劫的并不是我,而是狼木。

他与玉女有情,但作为仙界有编制的领导,他生来就不能有情。于是,为了让他成功渡劫,王母同佛祖商议了一番,把他作为八十一难中的其中一难,以死来斩断情缘。

王母为了顺利完成目标,在玉女下凡时把她打得人骨分离,肉身变成了百花羞公主没了记忆,而骨头则化为了白骨精。

所以,狼木需要一根大补的仙参为他心爱的玉女塑骨。而我就是那根王母送他的、大补的、可以救玉女的仙参。

白骨精并不是真正的玉女,所以,她并不爱狼木,而是爱上了另一个国家的王子,但她只是一副骨架,若想生肉,只能依靠灵力满满的仙物,也就是我。

但她又打不过奎木狼,只好暗自等待时机,终于在今日,趁着百花羞公主昏迷时附身于她。

周围的汤汁越来越烫,我全身都散发出清香,眼看就要再一次被煮熟了。我恍然大悟地回神,难怪狼木待我那么好,是为了养得白白胖胖好去喂百花羞公主呀。

“大胆,白骨精!”再一次,我的意中人从天而降,披着件淡黄袍子,俊美得不可思议。只是,他想救的却不是我,而是一锅人参汤。

狼木和白骨精缠斗在一起,没几下就把她打得从百花羞公主身子里挤出副白骨,咔擦作响着落荒而逃。

狼木徒手把我从汤锅里捞出来解开绳子,尽管额头上有着薄汗,却依然美得惊天动地。他唇角微扬,从袖口掏出个碧绿瓷瓶在我眼前晃了晃:“青青,这是……”

啪。

下一瞬,碧绿瓷瓶被我挥在地上,摔成了两半,金灿灿的液体流了几滴出来,满地留香。

我冷淡道:“大王,您是想清炖呢,还是红烧呢?”

狼木怔怔地瞧着地面:“什么?”

“你养了我那么久,不就是为了吃我吗?”我拿起旁边的菜刀,手起刀落砍掉了右手,那截断手蹦跶了几下就变成一截又白又粗的人参,“你养得还真好,把我从营养不良养到多肉……”

“你知道了。”狼木眸子里澄净如水,他拾起地上的人参,用法术黏回我的手臂,见我又长出手,他才抱起百花羞公主往外走,“你走吧,我现在不想吃你了。”

竟然是公主抱!

我看着狼木抱百花羞公主的背影气得冒烟,立刻选择了“剧透”:“狼木,你现在把百花羞送回去还来得及,她根本不喜欢你!十三年后,你会因为她而死!”

狼木并没有停住脚步,隔了许久才冷漠道:“徐青青,你走吧。”

主仆一世,没想到他第一次唤我的全名,竟是分别时。

【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我并没有走远,而是住在了穿山甲精的洞府,每日看他和他女朋友撒狗粮。

如此当了几日锃光瓦亮的正宗灯泡,穿山甲精终于忍不住一脚把我踢了出去,方向正是波月洞。

我立刻用面纱包住头和脸,趴在洞口不时往里张望。

不多一会儿,洞外突然出现一个鬼鬼祟祟的白骨架,是白骨精!我疑惑了,她前几日被狼木打成重伤,现在怎么还敢来?

白骨精偷偷摸摸地进了波月洞,很快洞内就传来了声响,只是,并不是我预想的骨架散架的声响,而是一声闷哼。

那声线我绝不会认错,是狼木的!我再也顾不上丢脸,飞身闪进了波月洞。

洞内,百花羞公主不见了。

白骨精踩在奄奄一息的狼木身上,笑得猖狂:“那日我就觉得你有些不对劲,因此特意回来打探一番,没想到你果然受伤了!真是天助我也,既然那株仙参不在,你属二十八星宿之一,是极好的仙物,吃你效果更好!”

狼木受伤了?!

在白骨精准备吃狼木的时候,我手疾眼快地变出一片人参叶紧紧地裹住了白骨精,把她也绑成了粽子。

她法力虽比我高强,但之前受过伤,现在竟被我困得动弹不得,骨架咔咔地响着。

我一脚把白骨精踢出了波月洞,跪倒在狼木的身旁,他还顶着那副绝世美颜,只是憔悴了许多,唇色泛着白,我心疼得直掉泪:“狼木!”

狼木紧闭的双眼动了动,嘴里发出细若蚊蝇的声音:“青青?”

“是我,是我,你怎么变成这样了……你……”我泣不成声地把他抱到怀里,从我第一眼看到他开始,从未见过他如此脆弱的模样,仿佛下一瞬就会烟消云散。

“青青……”狼木从怀里掏出瓶黏好的碧绿瓷瓶,唇角上扬道,“这是太上老君给王母娘娘炼制的保养品,你抹了很快便能生发……”

闻言,我总算明白了狼木受伤的原因,他是为我上天去抢王母娘娘的保养品了!

“青青。”狼木忽地睁开眼,那双金瞳里是我泪流满面的脸,他抬手轻轻擦掉我的泪,“我最初是想养好你让玉女生骨,可看着你一天天长大,我竟不舍得吃你了……为了坚定决心,我就想提前带百花羞回来,没想到我却发现她已经不是玉女了,而我也……只是,她是为了与我的盟约才下凡没了骨头的,我便想用你的人参须来弥补她,待她喝完后把她送到大唐做个普通人……我很自私,你能原谅我吗?”

“你没错,是我自己小气,头发又不是不能长……”

“青青,还有这张脸……”狼木轻声打断我,手下蓦地用力压下我的头贴在他的脸上,“其实这才是我原本的相貌,因为太招摇,我才故意变了张丑陋的脸。只是,我知道你喜欢好看的人,终于还是没忍住恢复相貌来吸引你的目光……青青,我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话音刚落,狼木就闭上眼,再也沒了声息。

“我也喜欢你很久很久了,在你还是很丑的时候。”我轻轻地吻上狼木逐渐冰冷的唇,眼里再也流不出泪水。

在白骨精塞进我脑海中的那些画面中,我记得在下凡前,王母娘娘曾苦口婆心地告诉我:青青,命定的事情,改变不了。

【尾声】

十三年后,唐僧误闯波月洞,被黄袍怪掳的百花羞公主放走了唐僧给宝象国国王送信。

于是,再过不了多久,猪八戒去请的孙悟空就要来波月洞降服我了。

是了,此刻的我是黄袍怪,而百花羞公主是我的人参须所变。

那日,我参透了王母娘娘的话,黄袍怪是被孙悟空打死后回的天庭,了断了世间的情缘。而只要我成为黄袍怪被打死,那狼木就会活过来回到天庭。

他渡的劫从来不是玉女,而是我。

他需要斩断的情丝也不是玉女,还是我。

在孙悟空的金箍棒砸下来时,我安祥地闭上了眼睛,那瞬间,我似乎又听到了狼木的那声:“青青。”

赞 (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