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侠,前方慢行有山贼

刘羽然

01 呆萌少侠很难缠

西梁山五岔路路口,开着一家医馆叫“黑风寨百年老中医”。

医馆门口对联上写着“何以解忧,唯有暴富”八个烫金大字,内容相当简单粗暴。

馆内墙上的温馨提示笔法很是霸气外漏:要死出去死!

老板娘宋仙乐正踩着梯子挥着扫帚清扫中药橱橱顶的蜘蛛网。

她是拿眼角余光瞥见的杵在前厅正中央左顾右盼的郑容与,只见他大白天穿身夜行衣,抱着一柄长剑在胸前,造型颇为帅气。

“这位少侠,你是不是在找一个长得很像我的女朋友?”宋仙乐扶着梯子回眸一笑。

“请问,这是家黑店吗?”郑容与一句话就把天聊死了。

“正宗黑店,童叟无欺。”宋仙乐笑靥如花,語气坦率。

郑容与闻言利落地拔剑,咔咔几下把宋仙乐身下的梯子剁成了渣渣,摔得一脸发蒙的宋仙乐抱着扫帚刚从地上狼狈爬起来,就看到了直指自己脑门的剑尖。

宋仙乐曾无数次幻想的意中人是个颜值逆天的绝世高手,终有一天他会装备极品,走位风骚地出现在自己面前,扬言要三招之内必取她狗命!

然而,这只是她要的剧情开头,并不代表着可以如此潦草地结束啊!

“商量一下,能不能让我先补个妆,死得美美的?”宋仙乐伸手摸向腰间的荷包。

“我没想杀人。”郑容与慌忙地收了长剑,“我只是吓唬吓唬你。”

“……”宋仙乐咬了咬后槽牙,心想天干物燥脾气暴,这位少侠你别闹。

下一秒,郑容与就跟匹温驯的小马驹一样蹲在她身边开始说教了:“姑娘,开黑店是不对的。你看人之初性本善,你不如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宋仙乐歪头微笑着打断他:“你听说过千日醉兰吗?”

“什么?”郑容与一脸真诚不设防。

“江湖第一异香,黑店基础标配,纯植物淬炼,昏迷之后不上头哦。”宋仙乐做了个再见的动作,看着郑容与四仰八叉地倒了下去。

关店、捆绑、拖入后堂,拳打脚踢一遍,外加两个乌眼青,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宋仙乐可算是心平了、气顺了、精神彻底舒爽了。她深吸一口气,端起一盆凉水朝郑容与泼过去。

“你会拿我做人肉包子吗?”清醒过来的郑容与往墙角蠕动了一下。

“我这是医馆,不是客栈。”宋仙乐翻了个白眼。

“哦,那黑心医馆会杀人吗?”郑容与可怜兮兮地问。

“不会。”宋仙乐很是慈眉善目地拍了张账单给他,“我做人是有底线的,只敲诈。”

“我是出来除暴安良的,我没钱。”郑容与委屈地辩解。

“哦,那我就降低底线,把你杀了。”宋仙乐这个决定做得很任性。

“你其实也可以考虑把我留下打工抵钱的。”基于求生欲,郑容与很是诚恳地提议。

“我不想考虑。”宋仙乐能感觉郑容与眼底升起的期冀的小泡泡,嘭的一声破了。

“那,能把我打晕了再杀吗?我怕疼。”郑容与表现出了任人宰割的悲壮。

宋仙乐生平第一次觉得恐吓人怎么能这么心累!她叹口气,拿剑三两下划拉开郑容与身上的绳索:“滚吧。”

郑容与愣了愣,转而逃得马不停蹄。

可谁知宋仙乐才刚折身返回前厅,郑容与又屁颠屁颠地跑回来了。

他正义凛然地开口:“姑娘,你知道最近的山寨盗窟在哪儿吗?”

这是执着于作死的节奏吗!

宋仙乐温柔一笑,缓步行到门口,耐心地给他指路:“少侠,前方慢行二十里到龙虎岭,朱寨主虽然出手重,但他一直声称信佛不杀生,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02

苟延残喘的郑容与是被朱寨主扛在肩头送到医馆的。

“阿弥陀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朱寨主随意地把他往地上一扔,空出手来给宋仙乐行了个佛礼。

“朱寨主真是慈悲为怀,每次亲手打残的人都亲自送来医治。”宋仙乐从柜台后抬眼看了看,继续扒拉着算盘珠子。

“嘿嘿,职业道德,只劫财,不害命。告辞。”朱寨主掉头就走。

宋仙乐去后堂挪了个装满水的浴桶出来,一格格拉开药橱的抽屉,扔了大堆的草药进去。然后她抬腿踢了踢躺在地上的郑容与:“别装死了,去桶里泡着。”

郑容与咳了口血,丢给她一个重伤病号求关爱的眼神,宋仙乐没理会。

他只好尴尬地从地上爬起来,自己沉到桶里去。

宋仙乐搬了把圈椅坐在桶边,拉过他一只手臂,撸好袖管,号脉。脉号了多久,她阴沉着脸盯着郑容与看了多久。

“伤得应该……不严重吧?”郑容与被瞪得有点不自在。

宋仙乐朱唇微启:“严不严重不好说,不过,治好你,我肯定就出名了。”

“是伤及心脉吗?”郑容与迟疑着问。

“不,是脑残。”宋仙乐接得太直白。

郑容与瞬间很无语。

宋仙乐继续往下说:“你虽然看起来遍体鳞伤,但心脉没有丝毫受损的迹象,说明内力深厚,能把自己护得十分周全。可我很奇怪,以你的内力,朱寨主根本连给你造成皮外伤的机会都不会有。也就是说,你是心甘情愿被人打成这样,要么是脑残,要么是——”

“是什么?”郑容与态度平静。

“要么是想借养伤留在医馆查我的底。”宋仙乐抿嘴一笑,“我猜对了吗,云遥城金牌名捕,郑容与?”

没想到身份这么快被识破,郑容与只好不再假装人畜无害天然呆的样子,转眼那张清俊的脸上就浮现出玩世不恭的味道:“我跟姑娘打听一座山头呗,黑风寨。”

“不知道。”宋仙乐镇定自若。

“可传闻怎么都说姑娘就是这黑风寨的匪首呢?”郑容与说得不急不缓。

“哦?”宋仙乐潦草地敷衍。

“传闻还说,宋姑娘经常出现在云遥城给孤儿诊病,可被宋姑娘诊治过的孤儿无一例外全都失踪了。”郑容与娓娓道来,“城内流传说,那些孤儿们全在姑娘的黑风寨被试了毒、炼了药。”

“哦。”又是一声简单的应付。

“姑娘就不好奇这些孩子的下落吗?”郑容与继续试探。

“郑捕头这不是正在查吗?”宋仙乐说得云淡风轻,“查出来,不就知道了吗?”

“那就请姑娘跟我回去配合查案。”郑容与提了提嗓门。

“证据呢?”宋仙乐没躲,反问得不急不躁,“没证据,恕难从命。”

“身为疑犯,我有权利带你回去审问。”郑容与突然擒住她的手腕。

宋仙乐低头浅笑:“忘了告诉郑捕头,给你疗伤的这个药浴名为海棠春,虽然对促进伤口愈合是极好的,但副作用就是,你会暂时丧失内力哦。换句话说,你现在根本打不过我。”

“你——”郑容与咬牙切齿。

宋仙乐把劍丢给他:“不过,郑捕头平安回到云遥城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我还突然不想走了。”郑容与勾了勾唇角。

“哦,海棠春的奇特之处在于,如果一日内没有解药,”宋仙乐顿了顿,俯身在他眼前轻轻冲他吹气,“郑捕头可就要永远失去内力了。”

“……”郑容与无计可施。

宋仙乐跑去柜台写了张方子塞进他的怀里:“这是药方,郑捕头还是抓紧时间回云遥找名医配制解药吧。慢走不送。”

03

郑容与从没丢过这么大的脸面。

他拿着药方到云遥城最有名的医馆,首席大夫眼神复杂地告诉他,这方子主治月经不调。

他快马连夜奔去宋仙乐的医馆兴师问罪,结果门口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宋仙乐早已不知所踪。

待要去追查附近的山寨,云遥又传来消息称,准备运往京都的贡品已悉数封存在府衙库房,重令郑容与率三班捕快严加看管。

宋仙乐猫着腰躲在府衙的廊檐上,看着一众捕快进进出出。贡品里有一丸丹药名唤崖边雪,她志在必得。只是库房重地,她用毒放得倒守卫,却打不开门禁。

唯一的铜钥匙,在郑容与身上,宋仙乐踩点三四天,好不容易摸清了他的作息。

此时,她蹲守在他卧房的横梁上,确认千日醉兰的药效已经弥散在整个房间,才身形灵巧地纵身跃下,趴在他的床头。

床上是和衣而睡的郑容与。

宋仙乐没法忽略他那张澄澈清俊的脸庞,尤其是身着捕快的制服,有种说不出来的英武之气。动手之前,宋仙乐忍不住用手帮他抚平了微蹙的眉头。

接下来,她先是笨手笨脚地脱掉他的外衣,宋仙乐经过细致地翻找,却一无所获。她深吸一口气,默默地将视线转到他贴身穿的薄衫上。

“佛祖做证,我是个动机纯良的好姑娘。”她喃喃自语完,眯起眼睛,纤纤十指朝郑容与的胸口摸去。

他的胸膛宽阔结实,每一寸肌肤的温热都清楚地传递到宋仙乐的指尖。宋仙乐顿时满脸通红,屏气凝神,紧张到快要窒息。

终于,那枚带着温度的铜钥匙被勾在小指头上,她得意地一笑,总算舒了一口气。

“你劫色我会全力配合的,劫财可不行。”手腕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手紧紧攥着,随即被扣上了冰冷的镣铐。长长的链锁被往前一拉,毫无防备的宋仙乐整张脸栽到了他的胸口。

宋仙乐郁闷地抬头,正对上郑容与那对深邃的星眸。

他竟然没有中迷香!

“我闭气的功夫还行吧?”郑容与一脸的奸计得逞求表扬的样子。

意识到中计的宋仙乐内心很挫败,但绝不意味着就要坐以待毙啊,她悄悄地往腰间的荷包里去捞迷香。

郑容与手疾眼快,一把掳走她腰间的荷包揣进自己的怀里,顺带用手在她的纤腰上扭了一把。然后,他并不打算完,狡黠地一笑,整个人俯身朝宋仙乐压过来。

“你想干吗?”宋仙乐想闪躲,只是无处可逃。

“搜身。”郑容与在她耳畔轻声道,“刚才被你占了那么久的便宜,忽然很想公报私仇揩点油。”

“你敢!”宋仙乐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信不信我咬舌自尽给你看!”

郑容与的双手覆上她脖颈间的时候,宋仙乐认命地闭上眼,等到的却是在额头温柔的一记轻弹。

“宋姑娘,地牢请吧。”宋仙乐猛地睁开眼,看见他牵着镣铐的背影立在身前,挺拔、倨傲。

04

云遥城重犯地牢豪华单人间,空间小、伙食差,还好郑容与的那张脸算是秀色可餐。

他寸步不离宋仙乐,陪着她在牢房里大眼瞪小眼,整整三个日夜。

宋仙乐坐牢坐得淡定,她像往常一样挑个角落一躺,跷起二郎腿,看着天花板扯着嗓子唱曲儿,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郑容与实在扛不住了,一开口就是满满的嘲讽:“这都第四天了,也没见你的同伙来劫狱,看来你在山寨的人缘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宋仙乐骨碌从地上爬起,双眼放光地求证:“第四天了?押解贡品的卫队是不是今日出城?”

“卫队天亮就已经出城,你人还被关着,贡品你就别惦记了。”郑容与想说还真是贼性不改。

“不惦记贡品,难道惦记你不成?”宋仙乐看似漫不经心地踱到他身边,忽然踮起脚尖,冷不防地在他的嘴唇咬了一口,立马有血迹渗出来。

“你又搞了什么鬼?”郑容与皱了皱眉。

“我嘴上的胭脂呢,叫作唇齿香,见血成毒。不过,你放心,只会让你暂时全身麻痹而已,没有任何副作用哦。”宋仙乐不慌不忙地拿走了他的令牌,卸了他的制服,拿回自己的荷包,打开牢门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她换上郑容与的制服,骑着快马,在官道上风驰电掣。

在偷铜钥匙失手被生擒的时候,她就想过逃脱,但郑容与势必调集人马追捕。那时别说打贡品的主意,光想想要日日和他周旋就觉得头疼,不如像现在这样先安稳地蹲几日地牢骗他个心安,再趁贡品出城沿途偷盗。更何况现在少了一个郑容与,押解卫队实力大减,她最好得手了。

眼见着卫队渐渐清晰在视线里,宋仙乐奋力策马,扬起滚滚烟尘作掩护,之后她旋开千日醉兰的瓶塞,漫天挥洒。

逐一开箱,无视过各种稀世奇珍,她翻到了那粒剔透的药丸,欢喜地纳入囊中。找到领队的捕快给他灌了解药,又留够大队人马的分量,宋仙乐掉头扎进官道附近的山林中。

停在一处山寨门前,她掏出从郑容与那得手的令牌,笑得很是灿烂。

紧接着,她便高举着那枚令牌,单枪匹马彪悍地冲进山寨里,迷香用得不手软。

山寨的贼匪集体眼睁睁地看着这位不辨雌雄的捕快动作无比麻利地筛选完寨子里所有值钱的金银细软,马背上一挂,高喊一声:“我是云遥金牌捕头郑容与,不服来战!”然后,潇洒地离去。

山贼们很慌,从来都只有寨里的兄弟在云遥城打家劫舍的份儿,像捕快嚣张成这样来打劫山寨的,还真是没见过。

云遥城外方圆三百里内所有的山寨,不分大小,宋仙樂扫荡得不亦乐乎,绝不遗漏一处。直至忙活完收工,她回到云遥城的城墙根儿,把所有的钱帛打包吊在城楼的旗杆上,内附一张字条:不义之财,周济百姓!

“郑容与,我看你还怎样阴魂不散!”她稳稳地勒马停在城门口,朝着寂然的夜色畅快地呼喊。

05

辛苦打劫十数载,一夜回到乞讨前。

咽不下这口气的山贼匪盗们空前团结,他们联手发起了一道“绿林通缉令”,重金“收购”郑容与的项上人头。

郑容与这几日的人生有点兵荒马乱。

刺杀的、下战书的,从大街上蹿出来一言不发拔剑就砍的,他感觉整个江湖都跟自己杠上了。宋仙乐这丫头,玩得一手腹黑好套路啊!

郑容与狡黠一笑,收拾行囊,出城去了五岔路路口,后面跟着一群浩浩荡荡的江湖追杀人士。

医馆里,宋仙乐支起砂锅小火炖着药膳肘子,她正咽着口水摇蒲扇。

这时,店门外传来一阵刀剑厮杀的动静,宋仙乐感到自己这医馆的地面都跟着抖了抖。

“是谁活腻歪了,敢在老娘的地盘打架斗殴?”宋仙乐顶着一点就着的暴脾气,踹门出来察看!

医馆的牌匾从天而降,重重地砸在她的面前,上面钉满了品类齐全的暗器。而此时,郑容与拎着长剑逆光站在她的对面,痞帅痞帅的脸上挂满大颗的汗珠,明媚、不羁。

“郑容与,我跟你没完!”宋仙乐撸起袖子想动粗。

郑容与忽然快步迎向她,一把把她拦腰捞起,身手敏捷地避退进店,然后反手关了店门,身子紧紧地抵着门闩,才放松下来大口喘息。

宋仙乐背对着他被拥在怀里,背脊贴住他的胸口,能感受到他呼吸起伏的节奏,他吐出的气息喷在她的后脖颈上,温热的、痒痒的。

“松手。”宋仙乐讪讪地说,忘了要怎么凶。

郑容与也才缓过神来,慌忙放开她,二话不说蹲去了砂锅旁边。

“火候到了。”他揭开锅盖,拿剑尖叉起一块肘子,吃得喷香。

“有毒的。”宋仙乐故意吓他。

“反正被你下毒也不是头一遭了。”郑容与吊儿郎当,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手艺不错,有毒我也认了。”

“不要脸。”宋仙乐愤愤地骂,没制止,站在一旁看他吃得狼吞虎咽。

“来盏茶,噎着了。”郑容与厚颜无耻地说道。

宋仙乐随手扔了个茶盏过去,郑容与稳稳地接在手里,一饮而尽。

“吃饱了,滚吧。”宋仙乐下了逐客令。

郑容与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听了听外面骤雨般钉在墙上的暗器声:“这么好的药膳自然要吃几日再走的。”

“不怕我把你毒晕了扔出去?”宋仙乐冷笑。

“我如果说怕的话,你是不是就不忍心动手了?”郑容与浅浅的坏笑很勾人。

宋仙乐张了张嘴,不知道这话要怎么接。她转身去卧房收拾了一个行囊出来:“那郑捕头自己在这里待着吧,想住几日住几日,我就不陪你了。”

“你去哪儿?”郑容与拦住她。

“关你屁事。”她倔强地仰着脸。

“回黑风寨吗?”郑容与思忖了一下,“那我劝你慎重点。”

“要你管。”宋仙乐以为他又在套话。

郑容与表情严肃:“今天衙门贴出了告示,说黑风寨这次协助官府清剿匪盗有大功,赏金三百两。”

“什么意思?”宋仙乐的脸色沉了沉。

“黑风寨的老巢衙门虽然一直追查不到,但不代表江湖上没人知晓。这次你打劫了云遥城三百里所有的山寨,衙门便顺水推舟,大肆褒奖。我相信,那些被抢的山寨,势必认为黑风寨投靠朝廷,出卖他们,应该已经有去寨里寻仇的了。”

“当真?”宋仙乐浑身哆嗦了一下。

“当真。”郑容与夺过行囊,“你别回去送死。”

宋仙乐狠狠地甩开他,眼神冰冷,一字一顿:“郑容与,寨子若有半点差池,我和你不共戴天!”

“外面都是江湖杀手,医馆出不得!”郑容与去门口挡住。

宋仙乐怨恨地瞄了他一眼,去柜上寻了个烛台,抱了只陶罐回来:“让开。”

郑容与绷着嘴唇没动弹。

宋仙乐深吸一口气,用尽全力朝门上撞去,飞身摔出店外。她就势在地上翻滚倾倒着陶罐里的粉末,紧跟着,点燃了烛台往里一扔,地面上陡然蹿起一人多高的火墙。

宋仙乐趁机绕去墙角牵了马匹,奋力一鞭,朝远处的荒野奔去。

06

郑容与依样照做,紧随其后。

这一路折腾下来,他可算知道府衙为什么一直找不到黑风寨的巢穴了。沿途所经之处全是崎岖的山路不说,道路更是复杂交错得如同迷宫,最后那片荆棘丛连马儿都踏不过去,只能靠轻功纵身飞行。

但荆棘丛后的景象不禁让人恍惚。

开阔的地面上有茅屋数十间,屋边是整齐的田垄,筑着篱笆,散养着家禽。只是寨子的一角正燃着冲天的火焰,夹杂着嘈杂的呼喊。

“求求你,别烧我们的家!求求你!”寨子中央的空地上,山贼围困着一群孩童。他们哭着央求,努力想突破看守去灭火,却遭受了暴力阻挡。山贼们的刀斧挥在那些反抗的孩童身上的时候,像在宰杀普通的牲畜。

“黑风寨当家宋仙乐在此!”宋仙乐连声高呼,动作迅敏地缴了几个山贼的刀斧,稳稳地把受伤的孩童护在了身后。

那身影,又骄傲,又单薄。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冲我来!胆敢杀我寨内一人者,天涯海角,我必灭他满门!”宋仙乐喊得声嘶力竭。

山贼们都听过黑风寨大当家用毒的厉害,所以做好了防范。他们向后撤退拉开足够的距离,上了清一色的冷箭。

郑容与赶到的时候,宋仙乐正挥着一杆长枪,在一片箭雨里翻飞。

他看向她身后被护得安然无恙的那群孩童,最年长的也不过十几岁的年纪,有几张脸孔他能勉强辨识,是在云遥城乞讨的孤孩,他曾伸过援手。

云遥城失踪的孤儿,竟然全部安定地生活在这里!

郑容与的心头颤了颤,再看着拼红了眼的宋仙乐像是不知痛楚一般,边对敌边拔着射中自己肩胛的暗箭。他将长剑一挑,跃身出去,挡在阵前。

“我是云遥衙捕郑容与!谁敢放肆!”他豪气干云,喊得气势如虹,“大队捕快已从四周包抄,想活命的,放下兵器!”

宋仙乐当然知道他说谎,他不可能有时间去搬救兵。

果然,郑容与小声开口询问:“有退路吗?”

“寨子有暗道。”宋仙乐赶紧回话。

“那还发什么愣,吓唬不住多久的,趁机带孩子们走。”郑容与语气强硬。

“好。”宋仙乐犹豫了一下,“我留下来陪你一起。”

“废话,没有你,他们怎么脱身?”郑容与咬着牙,“滚!”

宋仙乐扭头走了几步,返身塞给他一枚药丸:“你……你别死。”

“乌鸦嘴。”郑容与语调温柔。

宋仙乐红了紅眼眶,开始悄声指挥孩童们往暗道撤离。有瞧出不对劲的山贼开始煽动部众,她听见停了的箭雨又重新密集起来。

她强迫着自己没回头。

那天她返回黑风寨的时候,天色已晚。

她想告诉郑容与孩子们全部安全,她吩咐他们拿着郑容与的令牌去云遥府衙搬救兵。

黑风寨上空飘散着焚烧过后的烟尘,黑漆漆的夜色里除了寂静还是寂静。

她踏过废墟,踏过散乱的箭,找到了空地上横着的郑容与的尸体,身上的箭扎得他像只刺猬。

没有呼吸,没有心跳,宋仙乐怀着最后一丝希望,使劲捏开他的嘴巴,他的舌尖下,赫然压着她给的那一粒半融的“崖边雪”。

宋仙乐绷了半天的精神猛地一松,坐在地上号啕大哭。

07

医馆内终日药香扑鼻。

前厅用废了十几个浴桶,从最初的满桶暗红,到最后水色清澈,沉底的药材清晰可见。

浴桶边是宋仙乐从卧房挪出的床榻。床榻上的郑容与裹着桃红的锦被,面容虽有清瘦,但肤色尚好,使得昏迷都看起来像沉睡一样香甜。

宋仙乐把敷在他额头的丝帕换了换,拈起一根银针,小心翼翼地往他手掌的虎口刺去。

郑容与眉心抽动了一下,缓缓睁开双目,入眼就是宋仙乐欢喜得不能自持的脸庞。

“你今天这眼妆挺特殊,粉里透着黑,黑里透着青,青里又有点蓝。”刚醒转的郑容与气息微弱,他攒足了力气伸出手指勾了勾宋仙乐的下巴。

“看清了,那是老娘熬夜熬的黑眼圈!”宋仙乐气急败坏,翻着眼皮给他看。

“哦,那别的没什么可夸的了。”郑容与半眯着眼,话语中满是调侃。

宋仙乐气到语塞,抬手照着他的胸口就是一拳,郑容与顿时五官扭曲起来。

“对,对不起,忘了你有伤。”宋仙乐真的吓到了。

眼看着郑容与就要撩起被子查看,宋仙乐开始抓狂,她死死地按着被角制止:“这……不能掀!”

“为什么?”郑容与好奇地反问,从另一侧把那床桃红锦被往空中一扬。

他的神情微微呆滞,也是完全没想到自己会是一丝不挂的状态。

这边宋仙乐早已用手紧紧地捂住双眼。

郑容与回了回神,眼眸中闪过一丝奸笑,他捧着宋仙乐的脸:“你脱的?”

宋仙乐闭着眼睛点头又摇头,拼命解释:“我是迫不得已,纯治伤,嗯,是的,没有任何私欲。”

“哎呀,左胸口这撕裂了,渗血了,渗血了。”郑容与痛得很逼真。

“哪里?是哪里?”宋仙乐紧张地睁眼,刚低下头去看伤口就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她绯红着脸骂,“流氓!”

“是你趁我昏迷把我脱成这样。”郑容与毫不留情地揭穿她,“你每次换药都看我一遍,现在我醒了,你不敢看了,还说我流氓?”

“箭伤换药是该晾着,我那叫治病。”宋仙乐感觉脑子都快被他绕得不够用了,“你现在这叫……叫色诱!”

“那我今天什么时候换药?”郑容与话锋一转。

“酉时。”宋仙乐脱口而出。

“那现在是什么时辰?”郑容与仔细地盯着她。

“酉……时?”宋仙乐幡然醒悟。

郑容与心满意足地躺好,吩咐得理直气壮:“大夫,换药!”

宋仙乐背过身抱着药罐踌躇在床前。郑容与直接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口:“你确定你这样背对着我换药,不是为了假借看不到多摸我几下?”

宋仙乐努力平复情绪,嗫嚅着命令他:“你闭眼。”

“好。”郑容与答应得爽快。

宋仙乐这才温吞地转过来,想俯身帮他涂抹伤口。谁料想郑容与倏然拽了她一把,她整个身子便结实地压在了郑容与的身上。

郑容与用指尖轻轻地描画过她的弯弯眉眼,扫过她的鼻尖,停在她温柔的唇线:“这几天,我梦里念的、心里想的、现在怀里抱的,都是你。”

08

半个月后,郑容与病愈回城述职。

云遥知府特批宋仙乐的黑风寨为云遥首家官方认证山寨,并拨了大笔的赏银,令她即刻赴旧址监工重建。

山路闭塞,郑容与成亲的喜帖送到得有点突然。

送帖子的捕快说,知府大人大肆褒奖了郑容与剿匪的功绩,认定他年轻有为、仕途通畅,一个激动就决定让胞妹柳真真下嫁了。

“郑容与从了?”宋仙乐挑了挑眉,强压住怒气。

“这种好事必须从了啊,今天就是迎娶之日。知府大人命我广发喜帖,不许少收一处份子钱。”捕快说得很实在。

“我一定备足大礼,准时出席。”宋仙乐把喜帖在手里攥成了粉末,随风扬了。

她快马抄过近道,踩准了吉时,出现在了云遥城的正门。

城内一片喜庆,沿街高悬着灯笼,红毯一路铺到长街的尽头。拐角的喧嚣声渐行渐近,视线里的郑容与着一身鲜艳的衣裳,端坐在马背上,格外器宇轩昂。他身后的八抬大轎亦步亦趋,扎眼又扎心。

宋仙乐一身凤冠霞帔,妆容惊艳,傲然地堵在路中间。整支队伍自觉地止步在她眼前,息了鼓乐,安静地对峙着。

“你来干吗?”郑容与驱马前行几步,停在她身侧,满是疑惑地问。

“抢亲。”宋仙乐瞥了他一眼,说得稀松平常。

“你确定?”郑容与挑了挑眉头。

“当然。”话音刚落,她一个身轻如燕的凌空,施展轻功,稳稳地掠到了新娘的轿旁。

轻挑轿帘,她丢进去一个白玉瓷瓶:“来,干了这瓶鹤顶红!不挣扎、无痛楚、三秒毙命,顾客零差评!”

郑容与赶来阻止:“她可是知府的胞妹。”

“那又怎样,我舍不得杀你,还舍不得杀她吗?”宋仙乐不屑地反驳。

轿子里柳真真向郑容与求助:“郑捕头,这说好的私奔,怎么改殉情了呢?”

“私什么奔?”宋仙乐一头雾水。

身后传来嘚嘚的马蹄声,郑容与冲轿内招呼:“小姐,你等的人来了,请吧。”

柳真真款款下轿,竟然穿着家常素服。她叮嘱郑容与:“我哥哥那里,你原样说我逃婚就好,别被连累。”

“小姐多保重。”郑容与扶她上了少年的马背。

“多谢郑捕头相助,再会。”少年拱拱手,策马绝尘出城。

宋仙乐全程愕然地目睹了这一切,她抠着手指挪去郑容与的身边,小声地询问:“你的大喜之日,新娘子就这么公然地,跑了?”

“柳小姐倾心朱少侠多年,知府大人嫌他是江湖无名小辈,一直从中阻挠。这次得知要和我成亲,柳小姐便想借机私奔,我顺便帮一下忙而已。”郑容与解释完毕,笑意盈盈地看着她,“上轿吧。”

“干吗?”宋仙乐不明所以。

“你都穿成这样了,当然是成亲。”郑容与环顾了一下迎亲队伍,弯腰给她来了个公主抱,“万事俱备,正好只缺新娘。”

赞 (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