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凤阁》

刘小串

简介:林姑娘觉得自己一定是得罪了月老,不然怎么会遇到苏墨这样的变态,拿暗器扎她,拿绳子吊她,好不容易英雄救美还中了蛇毒让她吸。这样的男人,她可不可以拒绝?

【一】问候苏墨子的命根子

“什么?我拒绝!当初《入教手册》上清楚明白地写着副教主不用出任务,否则,我怎么会舍得花五百两白银买了副教主的职位?!”

傍晚,“胜天教”大堂,几百教众众目睽睽之下,本副教主毫无形象地抱着大柱子,义愤填膺地大骂:“你们这是诈骗、是犯罪,我要去武林盟主那里告你们!”

胜天教的教众们几次想开口都被我打断,一个个看着我都要哭了!

大概是为了配合我,教主从善如流地奉上一本册子:“副教主,《入教手册》在此!”

我感动地拽过册子,翻到第一百零七页指着给他们看:“看看,‘副教主不用出任务这斗大的几个字,你们认识吗?读过书吗?看到了吗?”

教众们的表情欲言又止,还是教主贴心地上前,帮我将册子翻到一百零八页,然后这老头子微笑着把册子对准了我!

我定眼一看,就见那页纸上清清楚楚地写道“除非对手很强大”。

我瞬间泪崩:“……你们这是团伙诈骗!”

尽管我哭得梨花带雨,可《入教手册》第一页上有强调,违背手册者被全教追杀,我只能悲愤欲绝地接下这个烫手山芋,觉得自己的死期不远了。

教主慢悠悠地说:“此次任务异常艰巨,姜城城主的两个徒弟为争夺城主之位,师兄林悦请了我们胜天教去刺杀师弟沈彻,而沈彻显然比林悦更有钱一些,请了江湖第一杀手组织九凤阁的阁主苏墨去刺杀林悦!”

我正在为自己想死后的墓志铭,陡然听到“沈彻”二字,立马跟重生了一样双眼放光:“等一下,你说的沈彻,可是那个天下第一美男子?”

教主一愣:“对啊,就是他啊,怎么了啊?”

我强忍住内心澎湃的激动,用视死如归的眼神看着教主,义正词严地道:“教主,你放心,这任务就算再艰难,我也一定不会放弃!”

言毕,在教主呆滞的目光的注视下,我一刻也不想多停地冲出了胜天教!

没有人知道,我深深地迷恋着沈彻,此番一听胜天教要刺杀他,我立刻大义凛然地决定牺牲自己,保护沈彻!

我扛着大刀没去找沈彻,反而一拐弯跑去找了九凤阁的阁主苏墨。

在九凤阁众杀手戒备的目光的注视下,苏墨挑了挑眉:“听说你指名道姓要见我,怎么着,要踢馆?”

我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传说中神乎其神的阁主苏墨。

大概是艺高人胆大,他没有像别的杀手一样戴着面具,就这么顶着一张很英俊(但肯定没沈彻英俊)的脸,慵懒地靠在我面前的柱子上。他离我很近,一双凤眸微微挑起,特勾人!

我脸颊发烫,不自在地往后退了一步,握了握汗湿的拳头,然后毅然地指着自己的脸说:“看见我这张脸了吗?你要记住这张脸,记得清清楚楚、刻骨铭心。”

苏墨一愣,看白痴一样地看着我。

我却不等他开口,认真地继续说道:“我就是林悦派来刺杀沈彻的胜天教杀手,你们以后看到我出现在沈彻面前,一定要记得保护他,阻止我靠近,晓得了吗?”

“……”

众九凤阁杀手面面相觑,苏墨危险地眯起了眼睛,幽幽地开口道:“你拿了林悦的钱来刺杀沈彻,却帮着沈彻让我们阻止你刺杀……”

顿了顿,他的语气越发危险了:“你这是打算背叛沈家大公子吗?”

听说苏墨当年曾被人背叛过,差点儿命丧黄泉,所以,他最恨背叛之人。

我打了个寒战,结结巴巴道:“不,不背叛,林公子的任务还是要执行,就是你们看到我时,阻止我执行就好了。”

苏墨嗤笑一声:“那你还不如倒戈背叛算了。”

我瞪着他:“那怎么行,做人要有原则,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可沈彻是我的心上人,我雖然不得不杀他,但我可以让别人阻止我杀他啊!”

苏墨挑眉看了我半天,就在我紧张地以为他要当场砍死我时,他却轻笑一声,语不惊人死不休:“本阁主拿沈彻的钱财,只答应替他杀林悦,沈彻的死活关我屁事?”

我惊呆了!

如此没有人情味的男人,简直就是个渣男!

气愤之下,我脑子一蒙,居然出脚如闪电地踢向苏墨的命根子,这厮万万没料到我敢在他的地盘跟他动手,居然被我正中!

当时在场围观的杀手全都倒吸一口凉气,声音之大、之齐、之震惊——

我好后悔自己因为心虚下手太轻,否则一脚踢死他,搞不好我能取九凤阁阁主之位而代之了!

【二】你这是打算色诱我

那天因为在场的杀手太过震惊,而苏墨疼得面红耳赤一句话也说不出口,所以,我赶在他出口命人将我砍死之前,扭头跑出了九凤阁,居然就那么轻易地从江湖第一杀手组织成功地活着逃出来了!

这事儿要是被江湖上的人知道了,肯定要膜拜我至少一百年!

可眼下我只能亡命天涯,躲避九凤阁愤怒的追杀。

这一天,我化妆成一个叫花子,好不容易躲过两个九凤阁杀手的追杀,匆忙之下藏身进了一艘船的货仓之下。

等到船开动,我才敢溜出来喘口气,苏墨真是太可怕了,我不过轻轻踢了一下他的命根子,他居然派人在两天之内连续不断地追杀了我整整八百次!

眼下我长吁短叹地坐在船上一堆商人之间感叹苏墨的小心眼,因为我会武功,耳力好,所以,一道声音不偏不倚地被我捕捉到了:“二公子,九凤阁传来消息,说依旧没有找到林悦的行踪,也不知道他躲到哪里去了。”

什么?

九凤阁,林悦,这两个词汇合在一起,我当即乐了,一拍手掌:“这人可不就是我心爱的天下第一美男子沈彻吗?”

我欢天喜地地起身,蹑手蹑脚地绕到船舱那唯一的窗户前,打湿手指在窗纸上戳了个洞,立刻忍不住心动不已!

那五官仿佛神仙般的白衣男子,连蹙一蹙眉都是无尽风姿,不是沈彻,还能是哪个?

我沉迷在沈彻的美色之中,无法自拔,所以,当后衣领被人扯了一下时,我不耐烦地一把拍开:“走开,走开,没看我忙着吗?”

可身后那只手不依不饶,本姑娘愤怒地转身:“谁啊,有病——呃……”

我噎住了、哽住了,目瞪口呆兼花容失色地瞪着面前这张脸。苏墨墨发墨袍,负手站在我面前,满脸邪气而诡异地问我:“死丫头,你说谁有病?”

我当场就哭出来了。

结果,可想而知,杀了八百次都没杀掉我的苏墨,丧心病狂地将我倒吊在船顶,绕着我走了一圈又一圈。

我被吊得脸充血,红得发紫,紫得惊人,很有骨气地放话:“大不了我也让你踢我命根子一脚好了,你这么吊着我,你算什么男人?”

苏墨冷笑一声:“我踢你命根子?你有那玩意儿吗?”

我一愣,苏墨凉飕飕地捏住我的脸颊问:“林悦失踪了,他之前既然找过你们胜天教合作,那你是不是知道他的行踪呢?”

我还没开口,他又阴冷地加了一句:“若是不知道,我就将你丢到这湖里喂鱼!”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威胁、胁迫!我不得不挥舞着双手,大声说着谎话:“我知道!我知道他在哪儿,但我死也不会告诉你的!”

苏墨笑了一声,拍拍手,立刻有四个杀手鱼贯而入,手里捧着一个托盘,托盘里的夹棍、匕首、银针等森然入目,我顿时觉得骨气就是那天边的浮云,活命才是要紧事!

我讨好地朝他笑道:“苏阁主,您这是干吗,小女子就是开个玩笑,我怎么可能不告诉你林悦的下落呢?我不仅告诉你,我还亲自给您带路,你看好不好?”

苏墨满意地拍拍我的脸:“孺子可教。”

他挥手让那群人下去,然后得意扬扬地亲自动手将我从上面放下来,可怜我被吊得头晕眼花,一落地就像踩在云端,脚一软,直接扑进了苏墨的怀里!

“你这是打算色诱我吗?”

苏墨张着胳膊,任我抱着他的腰,凉飕飕地在我头顶冷笑。

我狼狈地抬起头,不晓得是不是我的错觉,他虽然眯着眸子表情很凶,但如玉的脸上浮起一层淡淡的绯色。

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多聪明啊,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可能放过啊?

我立刻就势握住苏墨的双肩,在他惊诧之下,下意识地后撤之前,干脆利落地抬腿曲膝,给了他的命根子一下痛击——

“……”

苏墨弯着腰,仿佛一只虾子。

本姑娘义正词严地告诉他:“虽然我爱慕沈彻,不想伤害他,但做人要讲原则,出卖什么的最可耻了,你休想让我告诉你林悦的消息!”

苏墨愣了一下,但我才不管,我大义凛然地开门想跑路,结果门一开,无数把森然的兵器就逼得我往后退!

九凤阁的杀手们逼我进去后,从善如流地又关上了门。

我目瞪口呆地转身,看着刚刚还虾子一样的苏墨缓缓地直起身,阴森地看向我笑:“同一招吃一次亏就算了,还能吃两次啊?死丫头,你真当九凤阁是逗你玩的地方呢?”

【三】苏墨是个死变态

我被苏墨绑了。

我想,他一定会想法设法折磨我,然后将我折磨至死,事实证明,我想得很对!

苏墨不杀我、不打我,他拿我当丫鬟使,眼下我正跪在客栈的地板上,今天第十七次擦地,擦得腰酸背痛、眼泪汪汪。苏墨有洁癖,很变态的洁癖。

伺候一个有洁癖的变态,我觉得我一定会死得比谁都惨,别的不说,在踏进客栈房间那一刻起,他几乎让我将整个屋子都擦了一遍,就连床褥也要我亲自去洗,而且达不到他的要求还不准停!

他慵懒地表示:“我不喜欢用别人碰过的东西,所以,你全都要给我洗干净,洗不干净你今天就可以去死了。”

我愤愤地顶嘴:“我不是别人吗?我碰过的东西你就习惯用吗?”

苏墨的目光闪了闪,傲娇地哼一声:“你的嘴是不想要了吗?”

我噎住,气得泪眼汪汪地去擦地板,恨不得把地板当成苏墨将其擦掉一层皮!

罪魁祸首悠闲地看着我发泄,轻轻地笑了。

我一听,更加恼火,一边擦地一边压低声音诅咒他,再顺便想念一下我心爱的沈彻:“此次一别,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我的彻哥哥,呜呜……”

“你有多喜欢沈彻?”苏墨突然开口问,这厮身为一个杀手,一个变态洁癖,还兼好管闲事!

我嫌弃地瞪了他一眼:“无比、极其、特别、喜欢,怎么样?”

“不怎么样。”他微微一笑,“本阁主只是觉得,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身为一个杀手,不思进取、不务正业,我提醒你一下,你是不是该认真地刺杀刺杀沈彻了?”

我惊悚地看着他:“什么?”

苏墨笑得更“善良”了,微微倾身靠近我:“本阁主的武功很高的,這天底下想拜我为师的人趋之若鹜,可我一个也没收。看在你伺候了我这么多天的分上,我亲自教你习武,助你刺杀沈彻如何?”

“……我拒绝!”

“拒绝无效。”

那天苏墨拎着我,对我进行了一番惨无人道的训练。我满身被他扎满了各种各样的暗器,哭着大骂:“苏墨,你这人没有公德心!你拿着沈彻的钱却教我武功刺杀他,你教我武功还用暗器把我扎成刺猬!你太过分了!”

苏墨义正词严:“你还不是一样拿着林悦的钱,吃里爬外地帮助沈彻吗?”

我义愤填膺:“那是教主拿的,我一块铜板都没看到!”

苏墨慢悠悠地走近我,从我的肩头轻轻拔下一枚梅花钉,还很好心地凑近给我看:“我扎得很浅的,你看,血都没流出来!”

我:“……”

我要逃离这个变态!

夜深人静,在苏墨上茅房的时候,我立刻趁机逃命。逃走之前,出于报复,我特意把苏墨的房间搞得一团糟。想着他回来看见,洁癖发作,定然抓狂,我奸笑着跳窗跑了。

我连滚带爬地逃回胜天教,一路上居然没有遭到苏墨的追赶。我虽然疑惑,可也没管那么多,一路顺利地回到了教里。

“教主……”

大老远看到教主正和各位教众说什么,我立刻热泪盈眶,看到娘家人似的扑上去,抱着教主的大腿,崩溃地哭着投诉:“那个九凤阁阁主苏墨太变态了,要不是我命大,肯定早就死在他手里了,我不想刺杀沈彻了。教主,求放过,求换人!”

教主红着眼圈看着我,他颤着手握住我的肩膀,我以为他是被我感动到了,结果他突然号啕大哭!

我吓了一跳,就见教主比我还要崩溃地哭道:“副教主,你也可怜可怜我啊,你不晓得苏墨有多变态,他两个时辰前派人来放话,我要是不让你去刺杀沈彻,他就派人来刺杀我。你与我不可兼得,舍你而取我也!”

言毕,他一脚将我踹出了胜天教!

我:“……”

【四】你的仇人怎么那么多

前有苏墨这个变态等着我,后有胜天教胆小怕事抛弃我,我觉得我的人生真是太凄苦了。

老天爷大概是同情我,在我念着“何以解忧,唯有沈彻”时,就那样突兀将地沈彻送到我面前——当然,如果他身边没有站着苏墨的话!

我一见到苏墨,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一样,扭头想跑,手腕却被人一把抓住。苏墨不过一用力,我整个人立刻不受控制地被拉转过身,直接跌进他的怀里。

天知道我有多想哭出来!

“这位姑娘是?”

沈彻皱了皱眉,啊,他就是皱眉也好好看哦!

苏墨瞥见我犯花痴的表情,哼了一声,何其自然地跟沈彻撒谎:“这是苏某的小妾,前些天跟苏某闹了点别扭,离家出走了,这会儿又回来了。”

我准备好攻击苏墨的招式因为他这一番话顿时惊得乱了章法,我错愕愤怒地瞪着他,他居然敢毁我清誉?

我刚要开口大骂,苏墨却猛然低下头!

那张俊美的脸蓦地离我那样近,本姑娘吓得魂飞魄散,脑子一片空白,满眼只有他星子一样含笑的眼眸,只觉得心跳如雷、面红耳赤!

沈彻笑了一声:“在下就不打扰二位了,先行一步。”

我顿时惊醒,急得不行,张嘴喊道:“沈公子,不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你误会了!”

可沈彻头也不回,哪里有理我?

我愤怒地瞪着抱着我不撒手的苏墨:“你是不是有病?”

苏墨冷冷地笑着威胁:“你敢再骂一句,我就告诉沈彻,你是胜天教派来杀他的。”

“……”

算他狠!

我又落入苏墨的手里了,这厮拎着我回客栈,笑得可怕:“我该如何惩罚你呢?”

我颤颤巍巍地贴着墙站:“不罚……不行吗?”

苏墨笑得更可怕了:“你觉得呢?”

我觉得我从没见过苏墨这样的变态,他不知道从哪里抓来两只蜗牛,然后让我跪蜗牛,不能压死蜗牛,还要随蜗牛膝行三丈远,简直丧心病狂!

跪完蜗牛之后,我两股战战,险些变成罗圈腿,苏墨自然而然地将我打横抱起来,在我见鬼一样的目光的注视下,正人君子一样将我抱回去,还慢悠悠地道:“本阁主最爱助人为乐,你不必感动地爱上我,我压力很大的。”

我脸一红,恼羞成怒:“放屁,鬼才爱上了你!”

本以为苏墨真的良心发现,变得助人为乐,结果证明果然又是我想多了,一进门他就把我丢到一边去打地铺。他自己沐浴更衣,舒舒服服地睡在了床上,临睡之前还嫌弃地指挥我:“去沐浴更衣之后再睡觉!”

我期期艾艾地洗了个澡,期期艾艾地裹着被子睡在地铺上,只恨老天无眼,不派个人来弄死这变态!

迷迷糊糊睡到四更天,一股子寒意凭空瘆得我打了个寒战。我猛地睁开眼,刚要开口,却被一只手捂住了嘴巴,我吓了一跳,就听到苏墨凑到我耳畔轻声道:“嘘,别说话。”

他离我那么近,整个人几乎都贴在我背上,呼吸不时擦过我耳后的肌肤,惹得我不自在地一阵发烫,正扭扭捏捏纠结是不是让他离我远一点儿,唰的一声,一道寒芒毫无征兆地破空而来!

苏墨抱着我像豹子一样蹿起来,眨眼间避开了箭矢,手中刀锋凌厉,顺势斩杀了窗外偷袭之人。惨叫声响起之后,外面的人再不隐藏,纷纷破窗而入!

“苏墨,你的仇人怎么这么多啊?!”

我拔剑拼杀,可想对付苏墨这样的人,来人岂能是普通的杀手?

对方下手狠辣而凌厉,简直可怕,我一个花钱才能当上下九流杀手组织副教主的渣渣,几乎被逼得寸步难行,要不是他们的主要目标是苏墨,我肯定早就死了!

相比较之下,苏墨的武功就高深莫测得惊人。就着幽幽月华,他那把寒剑舞得行云流水、杀人如麻、血不沾衣,我看得心惊肉跳,想着自己当初居然不怕死地袭击了他……唯有感谢各路神灵保佑我大難不死!

杀手们很快就觉得吃力,其中一个突然喝道:“退!”

我心道不好,果然就见一把毒蛇被那人从怀中撒出去,尖锐的毒牙甚至在月华下隐隐反射着淡蓝色的幽光!

“苏墨小心!”

我冲上去就斩断一条毒蛇,苏墨脸色一变,喝道:“笨蛋!”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为什么恩将仇报地骂我笨蛋,下一刻那些杀手就被我这一豪迈的吼声全部吸引了注意力,然后一把毒蛇瞬间朝我袭击而来!

我手脚冰冷地看着那些毒蛇如离弦的箭朝我迎面而来,恨不得拍死自己——果然笨蛋!

就在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之时,苏墨二话不说朝我飞奔过来,也不顾那些杀手朝他丢过去的毒蛇,阴着脸,干脆利落地将我面前的毒蛇斩杀殆尽,他自己却被一条毒蛇乘虚而入,狠狠地咬在肩头!

“苏墨!”

我惊呼着朝他扑过去,想看看他的伤口,他却顺势接住我,将我往怀中一揽,回身一剑又杀了一个杀手,手段比方才还要残忍,用的是毫不花哨的招式,出手就是毙命。眨眼间,他就将剩下的十几个杀手斩于剑下,而他怀里还揽着一个受惊的我!

我手脚冰凉地看着浴血的男人,他身上的戾气让我胆战心惊,几乎无法呼吸。

苏墨脸色发青,摇摇欲坠得似乎要摔倒,我慌忙伸手扶住他,偏偏这时客栈楼下又传来无数脚步声。苏墨松懈的身子再次一紧,屋门陡然被人踹开,大片大片的火光里,我看到胜天教的人冲了进来!

教主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我惊喜得还没来得及喊“自己人”,苏墨却眯了眯眼睛,二话不说抱着我跳楼,直接跳进了楼下的湖水里。

我:“……”

【五】想干什么就别矜持

我被苏墨牢牢地抱在怀里落入湖中,湖底有暗流,我们几乎一落入水中就被那股暗流卷着翻滚着冲出去老远,等到好不容易爬上岸时,我几乎虚脱!

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苏墨也拖上岸,看着他面色惨白一副没有力气任人宰割的模样,心中一动,此时此刻我就能弄死他,真是天赐良机!

可他是为了救我才被蛇咬,之后又护着我和人拼杀,尽管他带着我跳湖,可在水底也一直牢牢地护着我,如此有情有义,我要是乘人之危,也显得我太薄情寡义了点儿!

我正左右为难之际,苏墨突然呛咳出一口水,我慌忙扶他坐起来:“怎么样?你还好吗?”

“可能离死不远了。”

苏墨拨开湿漉漉地贴在脸上的头发,半真半假地说,见我瞪他,忽然就笑了:“你不是一直想逃吗?眼下这样好的时机,你还不赶紧滚蛋逃跑,留在这里干什么?不会是想恩将仇报杀了我吧?”

我一颤,便见他从鞋子里摸出把匕首!

“你……你别杀我,我没打算乘人之危,我发誓!”

我吓得扭头想跑,苏墨扬起匕首,却对着自己被蛇咬过的肩头就是一刀划下,黑色的血线溅出,吓得我脚步一顿!

苏墨的脸色惨白,湿透的衣衫不断地滴着血水,他身上并没有什么杀意,一双点漆般的眸子明明暗暗,冷哼一声道:“你走吧。”

当时我怔住了,愣愣地看着苏墨扭头想给自己吸蛇毒,却无奈怎么也够不到位置。

我觉得我可能是泡了冷水,发烧了,所以才会脑子一热,一步跨过去,一把抓住苏墨的衣襟,简单粗暴地直接扯开!

苏墨大惊失色:“死丫头,你想干什么?没想到你居然一直对我存着这样龌蹉的心思?”

本姑娘只觉得额角的青筋跳动着,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厮:“你闭嘴!”

这一嗓子吼得很有气势,苏墨立刻就乖乖地噤声了。

我红着脸拉开他的衣服,习武之人的身材果然好得惊人,匀称的肌理,八块腹肌,就是上面密布着各种蜿蜒的伤疤,新的覆旧的,肩头被毒蛇咬过的伤口高高肿起、黑血淋漓,看得我指尖都颤了颤。

苏墨苍白的脸上泛起一层红晕,却嘴贱地打趣我:“死丫头,你想干什么,可千万别矜持,不然等我一会儿毒发身亡,你就后悔莫及了。”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样,在苏墨的惊呼声里,俯身给他吸毒血。苏墨抬手想推开我,却被我抓住双手,他没力气,挣脱不开,只能怒骂:“死丫头,你疯了?”

嗯,我也觉得我疯了,否则我怎么会不要命地帮他吸蛇毒?

东方已经破晓,晨风微凉,苏墨肩头的血已经不再发黑,他挣脱开被我钳制的双手,握着我的肩膀将我拉开:“够了,我已经没事儿了,别吸了!”

我气喘吁吁地直起身,一阵头晕眼花,虚弱着声音说:“哦,我好像有事儿。”

苏墨一愣:“你怎么了?”

我泪眼汪汪地看向他,哇地大哭:“刚刚你挣扎时,我一不小心吞了一口毒血!”

苏墨:“……你是猪吗?!”

尽管他骂骂咧咧将我贬得比猪还要蠢,却口是心非地将我背起来就跑,他余毒未清,自己虚弱得走一步都晃三步,居然硬是背着我跑回九凤阁!

我被他放在榻上时,脑子不清醒,揪着他的袖子浑浑噩噩地啜泣:“我觉得我死得不值得,我居然是因为救你而死的。我凭什么要救你?凭什么,呜呜……”

苏墨被我念得脸都黑了,忍无可忍,怒道:“就凭你觊觎我的美色,扒光了我的衣服,必须对我负责,行不行?”

我大概是中毒太深了,一听,更加委屈地啜泣:“不行,凭什么是我对你负责,那你为了救我被蛇咬算什么?”

苏墨叹了一口气:“算我觊觎你的美色,我喜欢你,行不行?”

我睁开水汽弥漫的眼睛看着他,傻乎乎地问:“你说什么?”

苏墨翻了个白眼,直接俯身,温软的唇瓣干脆利落地印在我冰冷的唇瓣上:“现在听懂了吗?”

我眨巴眨巴眼睛,眼前一黑,干脆利落地晕了过去!

【六】你就是来勾引我的

我在九凤阁养了四五天才好,其间苏墨亲自照顾我,百般贴心、极尽关心,俨然一副我男人的模样,自来熟得惊人!

更可恥的是,他居然趁我养病时,不经过我同意就把聘礼下到了胜天教,待我知道时,教主差点儿把嫁妆都给我送过来了!

我愤怒地举着大刀追杀苏墨:“浑蛋,我什么时候说要嫁给你了?”

苏墨哈哈大笑着,轻而易举地避开我的锋芒:“用不着你说,我心知肚明,待我做完沈彻这桩生意,就来娶你过门。”

他嚣张地大笑而去,我在原地撑着刀柄,目送他远去的背影,渐渐收起羞愤的表情,垂下了睫毛。

九凤阁乃江湖第一杀手组织,固若金汤、高手如云,迄今闯入者无一人能活着走出来,而他们要杀的人更是从未失手。

苏墨要替沈彻杀了林悦,他或许想着杀了林悦,我就不必再担心林悦对我的委托了。

可他不知道的是,我就是林悦……而沈彻也不是真的要杀我。这一切,不过都是我与沈彻联手在演戏罢了。

因为我从小就在关外长大,又被二师伯打小当作男孩子教养,所以,江湖人都以为我是个公子哥儿,却没人知道我是个实打实的姑娘家。

我利用这个优势,假装有情有义、从不背叛,有目的地接近苏墨,本意是为了杀了苏墨夺走他的阁主令,和沈彻里应外合灭掉九凤阁。

可苏墨对我这样好,临到关键时刻我动摇了,我不想让苏墨死。

夜色如洗,我换上一件特别妖娆的薄纱裙子躺在了苏墨的床上,本姑娘决定牺牲色相色诱苏墨,然后打晕他,送走他!

我战战兢兢地仔细盘算着,心里其实不太有底,毕竟江湖上关于苏墨的传言都是神乎其神的,而且他能在九凤阁位居阁主之位,自然也不是靠能打这一个优点——虽然迄今为止我也没发现他有啥第二优点……

屋门嘎吱一声被人推开,晚风拂面,明明一点儿也不冷,我却打了个寒战,下一刻苏墨的身形就如鬼魅般倏忽间凑近,一把扼住我的喉咙:“谁?”

哦,该死,我忘记点蜡烛了!

不过,好在虽然我没点蜡烛,但就着幽幽月华以及苏墨本身的好视力,所以,他立刻撒手,愣了:“死丫头?你穿成这样跑到我屋里来做什么?”

本姑娘准备好的色诱台词全都被他这么一扼给弄得连渣也不记得了,憋红了脸跟他大眼瞪小眼半晌,我恼羞成怒地抓起被子往身上一裹:“老娘走错了房间不行啊?”

我滚烫着脸,愤愤地下地就要跑路,万万没料到苏墨这个浑蛋会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用力往他那边一拉!

“啊!”

我惊呼一声,整个人天旋地转,重重地跌回床上,而苏墨从善如流地顺势压上来,按住我想揍人的胳膊,笑了:“承认吧,你就是来勾引我的,对不对?”

“……”

当时本姑娘羞愤欲死,只恨不得立刻拿刀子把苏墨砍成十八段了事,于是怒火中烧地骂道:“对又怎么样?可老娘现在没兴致了,我要——”

话未说完,唇就被苏墨封住了,本姑娘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霸道激烈的吻给憋得差点儿断气!

苏墨的鼻尖抵着我的,促狭地低笑:“不好意思,本阁主倒是兴致盎然,十分期待。”

他常年练剑的掌心带着薄茧,拂在我的肩头时,惹得我一阵颤抖,眼见事态就要朝着少儿不宜的方向发展,呼吸越发灼热的男人却突然一顿!

苏墨咬牙切齿:“死!丫!头!”

我一听他喊我就更加恼火,一把推开他:“喊你个头!”

苏墨被我推倒在一边,脸色更黑了!

老实说,中了我的软骨散的人基本连眼珠子都转不动了,苏墨几乎把我唇上的软骨散都吃了下去,居然还能说话,足见其武功之高深,我不由得一阵后怕。

他努力想撑起身子,喘着粗气怒道:“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我躲闪着目光不敢看他,吞吞吐吐道:“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但这姜城,你还是不要再回来了吧。”

言毕,不顾他猛地瞪向我的目光,我干脆利落地豎手为刀,劈晕了他。

“苏墨,对不起……”

拿走苏墨的阁主令,我连夜扛着苏墨出城,因为苏墨谨慎,居住的地方便是九凤阁的任何一个杀手也不允许靠近,反而帮了我的忙。

我将苏墨绑着送上了马车,嘱咐车夫每隔三个时辰给他喂一次软骨散,直到把他送到十万八千里之外的王城去。

我目送苏墨的马车缓缓驶出城,计划进行得如此顺利,苏墨几乎没有对我设防,我却只觉得心脏的位置沉甸甸的,堵得慌。

【七】你也吃这么大一个亏试试

回到九凤阁,我便放飞信鸽给沈彻,之后以阁主令召集所有的九凤阁杀手回九凤阁,如此天罗地网之下,九凤阁的杀手仿佛瓮中之鳖,任人宰割。

而我武艺虽不如苏墨那般出神入化,但想要在混乱中逃跑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况且没人知道我的身份,所有的矛头不会指向我。

无数火把在九凤阁外汇聚,那是沈彻带着人前来围剿九凤阁了,我本以为这群杀手会骚动不安,却不料他们依旧严阵以待,似乎并不惊慌。

我忍不住站起了身,还没动作,一把锋利的利刃便横在了我的脖子上,我一愣:“你干什么?”

“师姐,你说呢?”

九凤阁的大门哗啦一声让人推开了,无数的火把涌进来,将前院照得亮如白昼,我的好师弟沈彻不愧为天下第一美男子,即便是此情此景,他笑起来也依旧能迷倒万千少女。

我挑了挑眉,看了看将剑横在我脖子上的九凤阁杀手,再看了看沈彻:“你不要告诉我,明面上是你我合作铲除九凤阁,实际上却是你与九凤阁合作要铲除我。”

“大师姐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也难怪我陪伴城主多年,他也依旧坚持要将你从关外接回来继承这城主之位!”

沈彻负手笑了:“可事实证明,城主的眼睛不好使了,看错了你!若非我与苏墨设计于你,你又怎么可能如此轻而易举地接近他?让他喜欢你?哈哈……”

晚风吹得我的脸色有些苍白,我怔怔地看着沈彻,只觉得手脚都是冰凉的。是啊,那是九凤阁的阁主,江湖第一杀手组织的领头人,怎么会像我一样傻,第一眼看到他慵懒地凑近我时,便忍不住地脸红心颤?

可笑我今晚还费尽心思要救他性命。

“师姐放心,你死后,我会亲自抱着你的尸骨去见城主,告诉他师姐你与苏墨拼死一搏,同归于尽,身死九凤阁。即便城主会痛心,可他终究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说什么?”我猛然抬头,“同归于尽?”

沈彻英俊的脸上尽是阴狠:“当年我助苏墨坐上阁主之位,他以九凤阁的势力为我披荆斩棘,九凤阁本就是我的东西,如今我也该一并收回来了。师姐,交出阁主令,我会让你死得不那么痛苦。”

我绝望地瞪着这个丧心病狂的师弟,万万没想到他居然瞒着城主与九凤阁合作,如今更要黑吃黑,将九凤阁收为己有!

我握住腰间的软剑,就打算和沈彻拼个你死我活,千钧一发之际,九凤阁外再次被一片火光包围,然后是一道熟悉的声音似笑非笑道:“沈公子好大的口气,谁死谁活,你能说了算吗?”

我怔怔地看着苏墨悠悠地迈进来,身后跟着教主,以及整个胜天教的杀手们。

“你不是应该在马车上吗?”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与沈彻异口同声地惊呼。

沈彻大惊失色:“林悦的软骨散是我亲手给的,你不可能中了毒还能站在这里!”

苏墨慵懒地将目光扫过他落在我身上,讥诮地嘲笑:“我能骗得沈姑娘的真心还得被毒蛇咬一口呢,沈姑娘不过穿得少了点儿,就想骗本阁主中招?”

我愣愣地看着他和胜天教的人,脸上的血色全失,只觉得今晚的一切跌宕起伏,柳暗花明又一村,却全都是别人给我设的局,而我还傻乎乎地把自己当主角。

苏墨也不理我,转而看向沈彻:“多谢沈公子和林姑娘将这群吃里爬外的家伙们全都召集在此,本阁主按捺这么多年,早就想给这九凤阁换换血了——杀!”

胜天教的杀手们从前都只接一些鸡零狗碎的任务,一个个看起来都跟废柴似的。我从不知道他们才是苏墨手底下的精锐,是一等一的高手,所以才能在我面前隐藏住真实的实力。

鲜血四溅,腥味弥漫,我茫然地看着苏墨亲手将长剑贯穿沈彻的身体,忽然有些想哭,虽然我也利用了苏墨的感情,被他反利用本不该这样矫情,可我就是想哭,于是我就在这杀戮中肆无忌惮地大哭起来,哭得像个白痴!

杀戮结束得很快,我看着苏墨拎着滴血的剑一步一步朝我走过来,我哑着嗓音问:“你要杀了我吗?”

他挑了挑眉,冷笑一声:“算你有良心,你的良心救了你一命,我不杀你。”

“哦,那多謝你。”

我浑浑噩噩地朝着门外走,教主他们欲言又止地看着我,一个个面面相觑,似乎很尴尬。

身后传来苏墨的声音:“我让你走了吗?”

“那你还要怎么样?”我突然就崩溃地大哭出来,“是不是我今晚要是没良心、没放过你,你就要弄死我?”

苏墨任我哭,狠狠道:“不会,我会把你留在我身边,羞辱你、折磨你,让你一辈子离不开我。”

我噙着泪,难以置信地瞪着他:“你是变态吗?”

苏墨缓缓地走近我:“沈彻这些年一直想蚕食九凤阁取我而代之,我早就想除了他,于是将计就计。本来只想利用你杀了沈彻,清除他在九凤阁的势力,可我不曾想到自己会喜欢上你,喜欢到即使明知道你在逢场作戏,也忍不住想要靠近你。无论是你利用我,还是我反利用你,林悦,这一场博弈,我们谁也没占到谁的便宜,不是吗?”

我怔怔地看着他走到我面前,脑子有些空白,我喃喃:“你,你在说什么鬼话?”

苏墨带着薄茧的掌心抚上我的脸颊,为我拭去残泪:“林悦,我说过,接完沈彻这桩生意,我就娶你进门,如今我八抬大轿,将你明媒正娶成为我苏墨的妻。你只需要告诉我,你嫁不嫁?”

水汽再一次模糊了视线,如他所言,这一场博弈我和他谁也没占到谁的便宜,所以我岂能再吃亏?

当时我反应何其迅速,在众人的惊呼声里,干脆利落地抬腿曲膝,再一次问候了苏墨的命根子,然后扭头就跑!

“苏墨,想娶我,除非你也吃这么大一个亏试试!”

身后传来苏墨愤怒地咆哮:“死丫头,你逃不掉的!”

打赏
赞 (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