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隔天涯,枯萎了年华

语笑嫣然

1

剃须刀明明是陆达野偷的。

顾昂亲眼看见的。

陆达野买了一盒剃须膏,偷了一把剃须刀,排队站在收银台前等埋单。这时,售货员失声惊喊叫:“呀,少了一把剃须刀?!”接着就是封店搜身,售货员从一名女顾客的挎包里搜出了剃须刀。

那名女顾客就站在陆达野前面。

是陆达野知道事情败露,把赃物塞给女顾客以求脱身。

整个过程,顾昂看得一清二楚。

隔着一面落地玻璃窗,陆达野在店内,顾昂在店外。顾昂在清洗那面落地玻璃窗。,勤工俭学。

女顾客急哭了的时候,她声称自己是无辜的时候,顾昂几乎就要撸袖子冲进店里指证陆达野的时候——

陆达野的女朋友来了。顾昂的前女友来了。

陆达野的女朋友和顾昂的前女友是同一个人,她叫苏心。

顾昂立刻躲进了尘埃里。

后来,听苏心的朋友说起,顾昂才知道,陆达野曾经有过偷窃癖。——难以自控地沉迷偷窃,却并不是为了物品本身的价值,而是满足于偷窃时带来的心理快感,抑或还有别的某种精神上的目的。

但朋友说,陆达野和苏心在一起后,经过戒疗,已经不偷窃了。

看来,只有顾昂知道,陆达野的病根还在。

2

和苏心分手已经两年了,顾昂没有删掉她的电话号码。他也没有删掉那个女孩留在他生命里的点点滴滴。

他的活动范围在学校最北端的管理学院。

她的活动范围在学校最南端的经贸学院。

学校很大,大得像一座城。一座没有她的空城。南北之距,天涯之远。

有几次顾昂都想告诉苏心,那天真正偷东西的人是陆达野,他的偷窃癖可能并没有完全好。

可是,他觉得很尴尬。

因为分手的时候他和苏心闹得很不愉快。她怪他过分着魔于勤工俭学这件事情,以至于忽略了她。她说如果你还是一心只想着怎么赚钱,那我们就分手。他也很愤然,说,分手就分手!

顾昂承认,自己的确是太执着于在意贫穷的家境和如何赚钱这件事了。

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分手后的两年里依旧对苏心念念不忘。可是,这两年,苏心遇到了陆达野。

顾昂觉得,以他的身份,他如果把真相告诉苏心,有点像在背后放射陆达野的暗箭,苏心也许不会相信他,甚至也许还会觉得他居心叵测。思想前后,顾昂决定沉默。

3

在沉默里又过了三年,大多数的消息,顾昂依旧是从那位朋友那里听来的。

苏心过得很不好。

一直以为陆达野已经戒掉了偷窃癖的苏心终于发现陆达野其实依然背着她犯案累累。有一次,因为偷窃被抓现行的陆达野还和被偷的店铺老板争执,错失手把对方推出上马路,撞上了一辆疾驰而过的摩托车。

店铺老板重伤昏迷不醒,昂贵的医药费被判给了陆达野被判赔付昂贵的医药费,最后,不堪负债重负的陆达野突然销声匿迹了。

陆达野失踪之前留给了苏心一枚白金的求婚戒指,还留给了苏心一大堆债务。

最好的年华,别的女孩都在盛放,只有苏心在枯萎。

顾昂再见到苏心时,正好是他从朋友那里得知她的近况后不久,她清减了很多,笑容里总透着疲惫。分手后这么多年,虽然也有见过面,但他们没有说过话,这还是顾昂第一次和苏心说话。

两个人都温柔而友好,再不似分手时的你死我活。

她还大方地告诉他关于陆达野的事情。她说,怨只怨自己鬼迷心窍,和他在一起那么久都没有发现他的两面三刀,要是早知道他根本戒不掉偷窃癖,她说,我会离开他的。“我只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局面,只会跟我期待中的那种人在一起,这你是知道的。”苏心微微一笑,红了眼眶。

临别时,苏心告诉顾昂,她要离开这座城市了。债她还会继续还,但这里已经没有值得她留恋的人和事了。

顾昂听罢,点点头,保重。再无他话。

4

那天晚上,顾昂做了一个梦。他梦见三年前的自己告诉苏心,那天在店里偷剃须刀的人其实是陆达野,苏心便和陆达野分手了。陆达野后来的种种堕落都和苏心无关,苏心过得很好。

不久苏心又有了新的男朋友,男朋友的脸在梦里模模糊糊看不清,一开始,像是别的什么人,但渐渐地,顾昂看清楚了,那个人就是他自己。他翻了个身,咧着嘴笑了起来。

第二天晚上,顾昂又做了一个梦。他梦见自己问苏心,可不可以留在这座城市,和他重新开始。苏心高兴得紧紧牵着他的手,他们走着走着就走进了教堂,走着走着,霜雪就落了满头。

顧昂又翻了个身,又咧着嘴笑了起来。

除了在梦里,他再也没见过苏心。

打赏
赞 (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