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任我浪(四)

婆娑果

上期回顾:苏运辰将乔染从魔教手中救了出来,乔染才知道魔教的目标是苏运辰,自己被当成了钓饵。苏运辰被杀手追杀,危急时刻,乔染动用特殊能力为他解决了杀手。苏运辰知晓了乔染的能力和身份……

前路漫漫,漆黑一片。,伸手摸到的东西,是人是兽都难以分辨。

掉头回去,有“鬼面罗刹”相拦。打了他,便是打了叶桓的脸。杀了他,更是打了叶桓的脸。

走投无路,乔染深深的地叹了口气:“依照我的江湖经验来判断,如果走寻常路,今日我们是出不去的。”

“若是不走寻常路呢?”

“我带了剑,咱们可以挖地道钻出去。”

苏运辰点了点头,他道:“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叶桓每天都用那么关心的眼神看着你了。”

“为什么?”

“他只是在关怀智障。”

“……”

未等乔染反击,苏运辰已夺过她手中的火折子,走在了前面。

他自幼习武便不刻苦,能在江湖上混到今天这个地位,靠的纯粹是天赋。好在他还精通五行八卦奇门遁甲之术,在这布满杀机的暗室里,也算是有了用武之地。

一路推算,越过箭阵,走过锥板,他终于寻到一处看似能打开出口的机关。

按下这机关,迎接他们的如果是出口,那便是皆大欢喜。;如果是机关,他的小命多半要玩儿完。他灵机一动,便想把乔染忽悠上去给自己探路。可对方到底是个小姑娘,他若当真那般做了,委实有些太过不要脸。几番犹豫,他终是叹道:“阿染,你往后退一退。因为我不知按下这机关后,究竟会发生什么,我怕你有危险。我一会会按下这个机关,阿染,你记住,这都是因为我喜欢……”

“你”字尚未出口,乔染已扔出手中匕首,“叮”的一声,砸中了那机关。此举吓得苏运辰一阵嘚瑟哆嗦,“嗖”得的一声窜蹿到乔染身后,两股战战。

前方有暗门缓缓开启,虽不是逃生的出口,却亦是别有洞天……数不清的火把将黑暗照的得亮如白昼,那被树立在此间中央的祭坛比整个山泉茶庄还要大上几分。

祭坛之上,十二个铜塑生肖兽首人身像团团环绕,将一玉身神女像保护在中间。乔染看不清那神像的模样,却是能感受到她的威严。流动的地下河水潺潺作响,不灭的人鱼烛火摇曳着神圣的光。乔染静静的地看着,如入太古洪荒。

半晌后,她终是喃喃说道:“那个供奉着的贡品……应该能吃吧。”

苏运辰点了点头,觉得能和这样的傻子联手,当真是自己的福气。

二人走过汉白玉石打造的桥,向神像的位置渐渐靠拢。而后,乔染终于够到了贡品桌上的苹果,吃的得心满意足。她很是认真的在地思考:“非佛非道,这山泉茶庄供奉的,究竟是什么歪门邪教?”

“这是凤垣族人供奉的月之女神,她授予女性崇高的地位,给予信徒无人可比的力量。她能指挥代表十二生肖的神灵,凤垣人说,月之女神会让凤垣度过所有的灾难。”苏运辰静静的地看着乔染,“你是凤垣人,又怎会认不出凤垣人供奉的神灵。?”

乔染心底腹诽,她已一个失忆少女若还记得自己的信仰,那该有多么虔诚?可这些话她不能对苏运辰说,她只得幽幽冷笑,色厉内荏:“我们凤垣之事,还不劳烦你来多管。”

神像前供奉的贡品还很新鲜,紫金香炉中燃着的香火还未燃完。苏运辰摸了一把那摆放贡品的台案,干净的得没有一丝灰尘。

他转又看了看那缥缈的檀香的缥缈,缓缓挑起眉梢:“此间灯火通明,想来通风极好。祭台上一尘不染,应该日日都有人打扫。这里供奉的是月之女神,看来这山泉茶庄与凤垣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这这里看似布局简单,其实却是用了困龙阵。‘龙入此间,不知阵者,当被困如虫,更何况是人……”

不远处传来一阵窸窣的声响,苏运辰忙扯过乔染的袖子,拉着她藏到了神坛的后侧。月之女神那高大的身影在火光中展现出了她的慈爱,成为这二人最后的庇护。

走进来的是个姑娘,侍女打扮,模样端庄。她跪拜在地面上,口中念念的都是虔诚的祷告之词。作为信徒,她很尽职。而后,她站起身子,为月之女神重新点燃一炷香。

待她看到贡品之中少了一个苹果后,忍不住变了脸色。

可未等她有过多动作,咽喉已被匕首逼上,苏运辰道:“我们需要你的配合。”

姑娘挑起眉梢,冷笑一声冷笑,眉眼之间满是不屑。

而后,她看到了从女神像后走出来的乔染。姑娘怔了怔,莫名地湿润了眼眶。

突然,她反手一掌推开了苏运辰,似许久未见主人的家犬一般沖到了乔染的面前,并将乔染抱了个满怀。紧接着,姑娘动情地哭道:“小姐,五年了,您终于回来接阿碧了。”

乔染只觉晕头转向,将“懵”字写在了脸上。

阿碧松开乔染,哭得涕泪纵横:“小姐,这五年来,没有阿碧的照顾,您过的得还好吗?是谁给你削苹果皮?是谁为你扒核桃?是谁帮你挑拣锅包肉里的胡萝卜丝?”

听了这话,乔染觉得对方应该是认错了人。第一,她吃苹果从来不削皮。第二,她吃核桃从来没人给她扒皮——自己一爪子就能捏开的东西,为什么要麻烦别人?第三,她从不挑食,既吃锅包肉也吃胡萝卜丝。

看着眼前姑娘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乔染实在不好意思伤了她的心。加上她需要这姑娘为自己指明出路,更是不好撕破脸皮。所以,她当即装模作样地道:“阿碧,五年未见,你终于长大了。”

阿碧微微一怔:“小姐……阿碧长您七岁,您可是阿碧一手照顾大的啊。”

乔染看了看阿碧那水灵灵的眼睛与白嫩嫩的小脸,暗叹此女驻颜有术,钦佩之情油然而生。她略显激动的地拉住了阿碧的手:“你平时都用什么保养品?用蜂蜜敷脸还是牛奶、蛋清敷脸?”

“那些东西不但奢侈而且油腻,不适合我的皮肤,我一般只用黄瓜敷脸。”阿碧很是骄傲的地用食指弹了弹自己的脸颊,“将黄瓜切成薄片,敷在脸上。每日一次,效果真真是极好的。”endprint

打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