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郎笑折公主花

南山

嘉乐公主徽姒被赐婚时已经十七岁了,相比于王朝中那些五岁十岁即出阁的公主们来说,这实在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据说这事情的原因里,混杂着一个帝王对肖似其母的女儿复杂的爱意。传闻纷纷扰扰,但帝王一度拒绝将这个女儿嫁出却是无法反驳的事实。如今帝王终于幡然醒悟,然而所选择的对象却是陈丞相“恶名昭彰”的小儿子陈与容。

十几年来,嘉乐公主被帝王教得为人宽容谨慎,从不反驳任何人事,但这一次公主却与帝王对峙于御书房,以前所未有的叛逆行径抗拒着这门婚事。

就算如此,帝王也不松口,他只是以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徽姒,然后长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阿姒,不要从别人的嘴里去了解一个人。”

她不是很明白这句话,但是父皇不会撤回旨意的态度已经很明确,已经没有斡旋的余地。如此,她便安安静静地等到了永安十四年的八月十二。

这一天,徽姒隆重出嫁。

那一天的天空是瓦蓝的,连一丝游云都没有,她顶着厚重的妆容,带着倾国之力的嫁妆嫁给一个她极讨厌的浪子。

起初,她除了忐忑与害怕,实在是没有半分欣喜,但摇摇晃晃的花轿抵达相府时,她在红艳艳的盖头下看见了那只伸过来欲牵她的手。手指修长,皮肤细腻白皙闪现着白玉的光泽,竟像是能工巧匠精心雕琢而成似的。

她犹豫着,深吸了一口气,将手放在了他的手心。

外间推杯换盏与丝弦笙歌声未有一刻的中断,徽姒她端坐在房内,守着一室红烛等到深夜,这喜事的另一主人公方踩着醉醺醺的步伐推门而入。

她下意识地攥紧了衣角,又抿紧了嘴唇。然后,她似乎听到他的轻笑声,如铃铛微动的声音,须臾即逝,让她不由得质疑自己的听觉,。

但她并没有时间想太多,因为陈与容挑开了她的盖头。她顺势抬头,入目的是一张眉眼极浓秾艳的脸,配上一身火红的衣袍竟然有些倾城之色。

她看着他有些出神,因为她忽然想起来,这位有着出色外表的夫婿,她其实曾经见过。

那是在她十五岁的时候,她要去她一位皇叔府上做客。

朱雀街人来人往,有女眷在看布匹,看脂粉,有男客在酒楼吃饭划拳,热闹非凡。她安安静静地坐在轿子里,外面的欢声笑语遥远得仿佛是另一个世界。她想掀帘望一眼,却又怕人会议论她。正在心痒之时,却突然有什么东西从外面飞进来,硬硬的,正巧砸在她的头上,让她轻呼出声,又折了一根玉簪子。轿子骤然停下。

她拾起那闯祸的东西,却是一只银酒杯,小巧的,上面刻着缠枝的花。她还未来得及瞧一眼罪魁祸首,便听见自己的侍卫长刀出鞘的声音,又听见有个清亮的男声在上面高喊::“啊,手滑手滑,抱歉抱歉,请教轿内贵人的名姓家门,在下改日登门谢罪。”

她的侍卫不管他说什么,只一声冷喝,命人将那公子拿下。那公子急忙又说什么“你这样不讲道理”之类的话,听周围的声音,似乎还有许多围观群众。眼看事情越闹越大,徽姒掀开轿帘喝住侍卫,又抬眼瞧了一眼那位站在酒楼二楼,倚栏而立的青衣公子,只低声吩咐不用理会,继续前行。

一片嘈杂中,她隐隐听见那公子低声说着::“唔……你看,果真是位姑娘,你输了,快拿钱来!”

徽姒恍惚着从回忆中出来回神时,看到陈与容从桌上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因醉酒,所以他站也站不稳,只是用手撑住桌子,看着她吟吟笑着。他说:“诺喏,果然是你……”

她静静地看着他,那醉醺醺的公子深一脚浅一脚地坐到她边上,让喜娘为他们施行撒帐,、结发等一系列的礼仪,。

饮合卺酒时,他没有立刻喝,只是咬着杯子看着她,然后说:“嘉乐公主,我知道,最后娶你的,会是我。”

那一晚,他們并没有同房。

陈与容才刚脱去她的外衣,她便不自觉地往后移,他动作一滞,须臾,伸手又为她穿好了衣裳。他站起来时差一点摔在地上,幸而扶住了床畔。

他慢慢抬起头来,徽姒看见他整个人笼在烛光里,那秾艳得如桃如李的容颜也被磨去了些锋芒,显得有些温柔,又有些令人心悸的落寞。

徽姒想起那些嬷嬷的教导,刚鼓足了勇气想说什么,却见他不耐烦地挥挥手,一头倒在了床上,不一会儿便睡成了一摊烂泥。

她看着他的睡颜,心里五味杂陈。她自己一个人起身去妆台前摘去头上珠玉,半晌却看着镜子出了神。微微泛黄的铜镜里,红烛摇曳,而她的身后便是沉睡的他。这红艳艳的一夜是如此的寂静,红烛静燃,徒留周遭一片欢声。

徽姒与陈与容的日子便这样不疾不徐地开始。陈与容确属纨绔子弟一枚无误,虽然皇上爱屋及乌给了他不大不小一个官职,但陈小少爷每日的正经工作还是跟着一帮狐朋狗友鬼混。今日去骗酒坊老板两坛陈年老酒,明日里去酒楼花言巧语白吃一顿,他好歹也是个高官之子,却喜欢过街头混混一般的生活。

最初徽姒亦有不满,她自小聆听教诲,说女子出嫁后要相夫教子,她怕陈与容这般模样会顺带着让人指责她无能,。但日子久了,她竟也觉得没什么。她每日里像个普通媳妇般伺候公婆,然后在晚上打发人去街上询问陈与容去过的地方,把那些陈与容赖掉的帐账一一还清。

有时候她的贴身丫鬟会为她打抱不平,但徽姒只不过淡淡一笑。她虽是朝中皇上最重视的一位公主,可是皇上在她身上寄托的东西却也是她几乎不能背负的。幼时,她与长姊争执时长姊命人剪坏了她的一条新裙子。她哭哭啼啼跑到御前告状,但父皇也不过是笑笑,命人给她做了更多的新裙之余还告诉她,她应该有度量,能容人。两鬓已见秋霜的帝王一字一句地说,如果是她母亲的话,她绝不会与人起这样幼稚的争执。

她的母亲永远是她逾越不了的高峰。

时间很快进入秋季,树叶新黄,天气初凉。那一天淅淅沥沥下着雨,她受一位出嫁的姊姊相邀,去她府上赴宴。

因下着雨,她怜惜抬轿的小厮便只与几名丫鬟撑伞慢行。

雨水已将青石铺就的街道洗刷干净,路边有寥寥几名行人踏雨疾行。雨水将她的裙角浸得半湿,她犹豫着要不要到边上躲一躲,等雨歇后再走。正在这时,却突然有人撞在了她身上,让她脚下不稳,猛然摔倒在地。endprint

那人正在被人追赶,也不道歉,爬起来便跑,。她的丫鬟气恼地要抓住他评理,却抓了个空。

旁边便是一座有名的酒楼,王孙公子无数,此刻见街上有一贵族女子跌在泥泞里,便纷纷侧目,甚至还有人轻佻地冲她吹口哨,问她愿不愿意跟他一起去买身衣裳。

她从未遭遇过这般情境地,竟然涨红着脸,辩驳不得,手足无措。

突然,酒楼中一阵喧哗,刚刚那冲她吹口哨的男子急切地嚷嚷着:“你是不是要死!你要干嘛吗!”

然后,她听到一个清朗的男声嘻嘻笑着问道:“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是谁要死?”

她抬头一看,那一身白衣胜雪的公子胸上一片褐色的污渍,连头发上也有那深褐色的液体往下滴。看上去像是……酱油。

那被泼了一身的公子在看到肇事者真容后脸色大变,再说不出话来,结结巴巴着说了几句便落荒而逃。肇事者则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目光终于落在她身上,那双眼眸竟然让人意外地很澄静。他大摇大摆地走向她,然后将自己身上的外袍几下扯下随意地盖到了她身上,随后蹲下身来不容分说地背起了她。

“下着雨呢,地上滑。”他轻声说道,“我们去买衣裙。”

当她与陈与容一道出现在姊姊的宴会上时,竟让人惊奇地有些说不出话来。毕竟这是陈小少爷头一次正经出现在官家宴会上。他自己随意惯了,加上名声实在是有些辱没门楣,人们只奉承吹捧他博学机敏的哥哥陈与晦,他出不出现倒也不重要。

面对众人的诧异,陈与容倒不在意。人们看到的只是一位举止优雅,谈吐得体的贵公子。徽姒与他并肩站在一起,看他微笑着将别人隐约露出的不屑不动声色地堵回去。她慢慢悟出一个道理,其实这位小公子也不是完全不学无术,只不过是他哥哥的锋芒太胜盛罢了。

宴席上大都是皇家年轻的小辈,他们都知道徽姒从小教养严格,养成处处容人,不爱争抢的性子。有些人就是这样,别人越是有度量,他们越是不在意,想惹人发怒。他们趁陈与容被别人拉去喝酒的空档当,将徽姒拉去玩击鼓传花的游戏,又给那击鼓的人给递了眼色,于是那一枝海棠屡屡停留在徽姒的手上。作诗倒难不倒徽姒,只是他们摆上来的酒杯较一般的杯子大很多。就算徽姒是女中豪杰,几杯下肚也抵不住了。

徽姒喝醉了胆子便大了起来,抓着那些灌她酒的人不放,大声说些什么“有酒一起醉,有肉一起吃”的浑话,硬要他们都喝一杯。

场上人见这边喧哗不止,转过头来便见嘉乐公主在耍酒疯,惊得下巴都快掉了,连“成何体统”都说不出来。那正与陈与容喝酒的也是位驸马,比陈与容大上几岁,见此情景便让陈与容去劝劝。陈与容呵呵笑着,并没有动作,说:“有何不可?我看这样才比较促进友谊。”

于是,那些人便都被徽姒按着喝酒,一直喝到把徽姒喊“祖宗”,陈与容方不紧不慢地走上前去拉住了她的手。徽姒晕晕乎乎地抬起头,认真地看着他的脸,过了片刻却笑了。陈与容见到她灿烂若盛满阳光的笑容竟有些失神,便听到她醉醺醺地说:“我曾见过你,你拿我打赌,那天我其实很生气的。”

陈与容低声哄她:“你气我,便回家罚我好不好?”

他早命跟着徽姒的丫鬟回府,一是吩咐厨房煮醒酒汤,二是让府里安排马车来接。他一边低声回答着徽姒的胡言乱语,一边弯腰将她一把抱起,也不与堂中人打招呼,就这样径直走了出去。门外丞相府的马车刚刚停稳,他将她抱上车后,自己也跳了上去,车夫扬鞭一声轻喝,马车便扬长而去。

那一夜徽姒酒醒后已是第二天下午,天气阴沉沉的,不露半点阳光。徽姒醒来意外地在房内看见一张竹榻,榻上放着一件厚披风。她怔怔地看着那张榻,宿醉带来的头疼让她没有及时反应过来。正在这时,有丫鬟从外走进来,似乎是要来将竹榻收起来,见她醒了倒吓了一跳,又是责怪自己心粗,又是埋怨徽姒不叫人。徽姒她不在意地笑笑,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指了指那张竹榻,问道:“这是怎么?”

丫鬟半低着头偷偷望她,神情略显古怪:“公主不记得了?昨晚您和驸马爷回来,马车到了府门前,您却怎么都不下车,还要驸马爷陪着您唱歌,最后是驸马爷抱您回房的,。您却又睡不安稳,一晚上吐了好几次,驸马爷干脆就让人搬了张榻过来,在您旁边将就了一晚。”

徽姒看着小丫鬟又是打趣,又是好奇的眼神,半晌说不出话来。她只记得昨晚被一缕清冷的梅香笼罩,心神恍惚加上醉酒,轻易卸下了心防,唠唠叨叨地说了许多话。她记起这些,脸上便有些发烫,忙转了话题问道:“那驸马人呢?”

“驸马爷吩咐厨房熬点小米粥,让您醒来后用,之后就上朝去了。”

她心里莫名一阵怅然,暗恼自己一夜醉糊涂了,忘了他还有个公职在身,也是有正经事要干的。她任由小丫鬟服侍她穿衣洗漱,坐到妆镜前时,她突然想起了她与他新婚那一晚,于是就自然而然地记起了些关于他的片段。想起他倚在酒楼二楼栏杆上问她家门何处,想起在下着雨的大街上他一袭外袍遮住她的全部尴尬,想起昨夜的幽幽梅香。

徽姒突然笑了,那笑容温婉如冬阳春水,还带着些桃花初放的惊艳,不仅小丫鬟不知所以,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她记起来,这是她第一次这样笑。,居然是因为想起了陈与容。她内心一惊,如铜钟撞击后的余音长久地在心中回荡,好像空旷的山谷终于等来了生机。

那是她的第一次等待。她与丫鬟一起做着些女红,眼睛却时不时地往外面瞧。

时间慢慢流逝,天色一寸寸暗下去,下人照常劝她去睡,她却说想看会儿古书。

蜡烛一直燃到深夜,有丫鬟忍不住想劝她睡而进去时,徽姒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书卷落在桌上,才翻开寥寥数页。

女儿家的心思,一看便知。

陈与容的不归家也不是这一天两天的事情,起初,她将之归为不为难她并为之感激,但现在她终于尝到了丝丝苦涩。有时候她会想,如果在新婚之夜她没有这样明显地抗拒他,情形会不会就会和现在不一样?

她開始常往宫里跑,借着各种各样的理由,或是找父皇说说话,或是想看看宫里的姊妹。皇上知道她与陈与容关系冷淡,以为她为婚姻所苦,还试探性地问她是不是陈与容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endprint

徽姒心不在焉地回答着父皇的话,转头就忘了个干净。那些天里,真正让她觉得有意义的是,她终于见到了陈与容。

那是一个午后,是个难得的晴天,她刚刚进宫,正走在甬道上,两边红墙深深,风声如浪。她远远看见前边走过来一群人,个个身着官服,看上去似乎是要出宫去的。他们边走边聊,偶尔有些笑声飘过来。她看见有位年轻的官员走在众人中间,微微笑着应和旁边人的话。那人容颜如画,举手投足还透着些肆意妄为,尽管如此,周围人却都有些唯唯诺诺。

她站在原地等他们走近,“与容”“相公”“阿容”,好几个称呼在心中绕过,最终她微笑着唤了声:“驸马。”

一行官员纷纷与她见礼,只有陈与容站着不动,。等所有人都安静后,他才笑着说了句:“好巧,公主进宫有事?”

她也笑,问:“驸马要出宫?”

“嗯”。

客气得像是陌生人。

她在那儿站了好久,站到那群人渐行渐远,再也没了声音。她抬头看看一碧如洗的天空,刚一低头一股酸涩就侵上鼻头,。

徽姒感到自己眼眶一湿了,慌忙装作捋头发的模样抬袖拭去。再垂下手时,徽姒她已面容平静,连一丝裂隙都没有。

徽姒很难见到陈与容的人,更难抓住他的心。那些日日陪着徽姒的丫鬟小厮个个都能看出来,徽姒她对陈与容的态度跟之前不一样了。

有一个深夜,有个不太懂事的小丫鬟在府里看见一身酒气,刚刚回府的陈与容,在扶他回房时提了一提,说:“现在公主在等您回来,。”

陈与容初时一愣,然后就笑了。

:“等我?不会的,她讨厌我。她鲜少与人争执,当初却为了能不嫁给我跟皇上吵闹,可见,她有多厌恶我了。”

话传到徽姒耳朵里时,她不小心洒了一杯热茶,将手烫得通红。

她也有想要解释的时候。那一天是陈夫人的生辰,虽不大操大办,但已经说好一家人要聚一聚,她也帮着在一旁安排各种事宜。陈与容回府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她先听了丫鬟的汇报便去大门口迎他。

她是鼓足了勇气要讲清楚的,说她以前是不了解他,如今她对他已经有了跟以前不一样的认识。她想说,陈与容,我们好好开始吧。

西边晚霞似火,他一身石青色的衣袍,手里还提着一坛未开封的酒,。见到她,他一怔,竟有些无措。

她心里想着自己的事,只按着一颗紧张得乱跳的心,以最优雅的姿态走到他跟前。她如个小女孩一般绞着衣角,酝酿了老半天才如蚊蚋般先唤了一声“与容”。

只低低一声便如雷声炸响,陈与容的手竟有些颤抖。她涨红了脸想继续说下去,只是低着头想接下来的措辞。

陈与容似惧又似激动,缓缓抬起手欲触及她的肩头。他抬袖的刹那,徽姒便嗅见一缕极轻淡的梅香,心里先是小小地的一震,心想那天晚上守在她身边的果然是他,继而便有暖意铺天盖地地裹住了她的心,。她眼眶一热,抬起头来便说:“我们……”

她没能继续说下去,因为她看见他手里除了酒,还有一封先前隐于长袖下的信。那信随着他手的动作离她愈来愈近,顺理成章地,她就看见信封上一行簪花小楷,极漂亮的字,还隐隐有些脂粉香。

她心一沉,僵在了原地。

有那么一瞬,她耳里嗡嗡作响,什么都听不到,。等反应过来时,便是陈与容轻柔地拉住她蹙着眉低声问她怎么了。

她抬起头来看着他秾艳而精致的眉目,一开口声音竟有些嘶哑。

:“我们……走吧。”

天色向晚,渐渐暗沉,他们并肩走在路上,中间始终隔着一小段距离。凄迷的霞光在他们身后投下阴影,那阴影纠缠在一起,寂静,沉默,就像他们不为人知的爱情。

所谓“山雨欲来风满楼”,这场酝酿已久的暴风雨终于降临时,已经是深冬的一天了。

外间正下着大雪,徽姒在房内拿着剪刀向府内老人学剪窗花,一幅“红梅初开”刚刚剪下第一刀,房门便被人匆匆推开。她抬眼看去,是陈与容的贴身小厮李山。他急昏了头,竟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来牵她的衣袖,被旁边的老嬷嬷一把打掉了手,厉声呵斥了一番。

她等嬷嬷教训完方慢慢开口,问道:“何事?”

李山低着头,嗫嚅着回道:“咱爷被安平小王爷打了……”

她瞬间瞪大了眼睛,又问了一遍,。李山似乎是从慌张中醒了过来,只说陈与容与安平小王爷在青阳山上的道观中相遇,陈与容被对方结结实实揍了一顿,带回了王府。

安平小王爷名亦安,在这京城内嚣张跋扈是出了名的,连她父皇也无可奈何。

这里头有些陈年的故事,。她父皇当初不是储君,这个王位是他与如今的太后,昔年的如贵妃娘娘合谋挣来的。而太后与皇上也并非亲母子,只不过她亲生的儿子早年被过继给别人才不得不扶持当今皇上。太后生性多疑,与皇上的母子情份分也薄,到了晚年便越发挂念自己的亲生儿子,想找回自己的儿子,但皇上怎会答应,?两人对峙几年的结果,便是太后亲生子莫名病逝,而太后也坚持接回了自己的孙子。最后两人各退一步,太后没有抓着儿子的死作文章,皇上也将那孩子封了王爵,放任自流,。这个孩子,就是安平小王爷。

徽姒一边吩咐人去禀告丞相与夫人,一边让人安排车马,匆匆就赶往安平王府。

因为大雪的缘故,天黑得很早,她抵达王府时,已经是薄暮冥冥的时刻,她等不及别人来扶,马车刚停稳便提着裙子跳了下去。往常那般能容事的公主头一次沉了脸,吩咐人砸门,不砸开不罢休。

暗沉的天色里,朱门被砸得震天响,自小跟着她的丫鬟缩着脖子劝她,太后已经年老,越发昏愦聩,将这唯一的孙子视若珍宝。若惹了安平小王爷,太后娘娘怕不会轻易罢休。她回头冷冷地道:“她不会罢休?安平王爷罔顾法纪,绑走我夫君,莫非我会罢休?”

她的脸被渐暗的天色模糊了轮廓,只有那冷冽的眉目在大雪中清晰如画。跟来的一行人皆不敢再作声。

门是被王府里的管家打开的,那管家是个彪形大汉,冷着一张脸拦在门外,无论怎么说就是不让路。徽姒在后面听见那管家说什么“王爺拒不见客”的话,施施然地抬了抬手,让自己的人不要再说,她则轻笑着,说道:“这大冷天的,王爷不肯见客怕是怕寒吧,没关系,李山,给我在这王府周围倒上油,我们让小王爷烤烤火。”endprint

她话音刚落,连那稳如泰山的管家也不禁动了神色。

火烧王府!这怎是那个素来恭谨的嘉乐公主能说出的话。!众人震惊地望过去,却见徽姒面容平静,竟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样子。

她突然冷喝一声,唬得李山脑袋一嗡,想也没想便去找油。

管家不敢拿王府开玩笑,最终还是给徽姒让了路。

徽姒带了十几个家丁,便进去找安平王爷,。她刚踏进大堂便看到陈与容一身是伤,被丢在地上,而安平小王爷则坐在椅子上,一副看戏的模样,。徽姒不跟他多话,只说要带陈与容走。安平小王爷笑得阴阳怪气,他问道:“你就是嘉乐公主,是他正妻?”

徽姒不明就里,也不接话,就听他接着问道:“陈与容将女人送进道观中养着,你还来救他?”

他嘲讽地哼了一声:“这小子看上了本王的女人,不知什么花言巧语哄得那女人跟了他,碍于公主你的身份,他便想了个花招,将那女人送进了道观养着。”

徽姒看见他可怜地看着她,笑起来时那眼睛里分明藏着一把剜心的刀子。:“本王倒不怕什么,一个女人嘛,也不过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而已,。你既然来要人,那就让你领回去吧,也省的你还要费心烧了我的王府。”

马车缓缓行驶在大雪中,她坐在马车内,安静地看着躺在一旁的陈与容。雪色映进车内,衬得陈与容的面容越发出色。她忍不住伸手去触他的眉,但是那浓密纤长的睫毛却突然一颤,那幽深的一双眼睛就这样缓缓露出来。她浑身一僵,慢慢放下了手。

两人双目相对,皆觉得面前之人如此陌生。

在这样的时刻,徽姒充分体现出了她从小良好的教养。她按住微微颤抖的右手,显得格外冷静:“明日我会备车亲自去青阳山道观接她回来,你放心。”

马车里安静如死境,在模糊的光线里,仿佛有伤口裂开,有鲜血一滴一滴淌出,让两人皆感觉到锥心般的痛楚。

陈与容猛地欺上去,欲抓住她的前襟,却在最后一刻壓住了情绪,慢慢坐回了原位。

然后,他漠然开口:“在你眼中,我是不是一文不值。”

这不是个问句,而是一句肯定。徽姒眼里的泪水“刷”唰的一下就掉了下来,却死死咬住了唇不让自己不哽咽出声。过了好长时间,她深吸一口气,还能感觉到心口的钝痛。

她微微抬起头,冷冷地开口:“你陈与容不过一介浪子,若不是你爹有一顶这样高的乌纱帽,你以为你能有资格跟我这样讲话??”

黑暗中,陈与容的身形凝成一座冰冷的神像。她期望他能重重打一下她的头,像寻常一样嬉皮笑脸地让她清醒点,但陈与容只是整了整仪容,叫停了马车。

“我早该知道如此,从你拒婚时我就该放手,”他如此说道,“刚刚那句话在那天你醉酒后亦对我说过,如今看来,公主真是厌恶臣到了极点。”

他从容地站起身,掀开轿帘的一刹那,月光将徽姒打回了原形。若他回头,便可以看见她满脸的泪水,神色凄惶如一位个迷路的小孩子。

但陈与容没有回头,他慢慢下了马车,站在寂静无人的街道上,侧头轻声说了一句:“抱歉”。”

“是在下辜负了公主,”他温和地说道,“希望公主能原谅在下。”

话音刚落,他突然重重打上马的腹部,马匹吃痛不已,高仰起前蹄长鸣了一声,便如一支离弦的箭那般朝前奔去。

徽姒心中一下尖锐的地痛一下,重重摔在了地上。她一边试图着往外跳,一边尖声命令车夫停下失去控制的马车,。但受到刺激的马匹岂是轻易能控制住的,车夫勉力将她拦在车内,用慌乱的声音高声请罪。

徽姒被拦得往后一摔,忙爬起来掀开帷裳,后面却早已不见陈与容的身影,只有荒凉的街道,与一片薄凉的月色。

她撑着窗口的手突然就没了力气,让她整个人一点点滑了下去。她呆呆地坐在车内,出神许久,突然号啕大哭起来。

哀凄的声音化入夜色,留下一路难收的泪水。

当天晚上徽姒就发起了高烧,她一直昏睡着,在梦中一时哭,一时笑,反复念着陈与容的名字。府里人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不断派人去寻找陈与容,但回来的人却一无一有收所获。

一夜之间,陈与容仿佛人间蒸发,遍寻不着。

各路神医如流水般进入相府,徽姒的病却没有一点起色。等她彻底清醒时,已经是半个月后了,已然瘦成了一把枯骨。

那天是个难得的晴天,推窗望去,地上还有残雪未融。她抱着被子呆呆地坐在床上,过了很久才想起问一声现景。

丫鬟细心地为她倒一杯热茶,低声讲诉这半个月的事情。

她病倒的次日,皇上就与上门质问的太后摊了牌,虽然两人已经将话都说死,但皇上坐在椅子上,一声声唤的还是皇额娘。最终,太后答应将安平小王爷调离京都,却让皇上立下誓言,永远不得对王爷动手。两人立定了协议,那点本就少得可怜的母子情份分终于耗了个干净,太后命令关上慈福宫大门,安心吃斋念佛,不再理俗事。

而陈与容依然没有下落,。前几天有人在城郊的一片湖中捞出一具腐烂得变了形的尸首,衣着富贵,京中人人都猜那是陈与容喝醉了酒,迷迷糊糊跌了下去。皇上听到这个消息,沉默了很久,下了一道旨意,让人兴建公主府。公主府建成之日,就是她离开陈府之时。

徽姒脸上有淡淡的两道泪痕,过了好半天才终于抬起眼来看了旁边丫鬟一眼,问道:“那个道观里的姑娘呢?怎么不见提?”

丫鬟看着她的脸色,摇摇头:“这个好像没有听说。”

她想了想,犹豫了很久又说道:“那天少爷出门前,就是少爷与小王爷打起来的那一天,曾让奴婢将一个盒子交给您,后来奴婢给忙忘了。那盒子细长的,上面刻着大片的桃花,您等一会儿,我去找找??”

她不置可否。在丫鬟去找盒子时,丞相夫人听到她身体好了些的消息便过来看她。夫人容颜憔悴,十几天时间好像老了许多岁。两人简单地客套过后,夫人忽然拭了拭眼角,叹了一口气,说道:“想当初宫里的消息出来时,容儿还挺高兴的,那屋子里的东西都是他自己想着布置的,。阿姒……他……”endprint

夫人哽咽不成语,再说不下去。

徽姒只是静静听着,连眼皮都不曾眨一下,仿佛已成一具毫无思想的木偶,亦想像是对这些事毫不在意。

送走夫人后,丫鬟瞅着她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奉上木盒,。上面确如丫鬟所说,刻着大片的桃花,密密匝匝的一片,灼艳动人。她摩挲着木盒,心“砰砰”怦怦直跳,慌得像那时她刚听说陈与容被安平小王爷绑回王府时候的样子。她努力平复着心情,打开木盒,入目的是根玉簪子。簪头被巧匠刻成祥云的图案,簪子通体透亮,是上好的玉料制成的。

正是那一年,他們初见时,她被他一只酒杯砸坏的簪子。

她突然颤抖起来,眼泪一滴滴砸落在床上,整个人蜷缩在一起,痛苦不堪,。而外面却有暖阳照地,有嫩苗从雪底探出头来,一派春意融融。

冬天,已然是过去了。

后来徽姒一个人上过青阳山,深山密林里一座道观耸立,她进去走过一遍,里面的人年龄参差不齐,脸色大都蜡黄,只有一个女子姑娘,容颜妍丽,举止得体,显得格外出众。她远远看了她一眼,走近问了她一句:“你认识陈与容吗?”

女子看着她的脸,想了好半天才试探着开口:“施主是说陈公子?”

她低下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道:,“施主是陈公子的夫人吧,贫尼承蒙陈公子搭救才能在此安稳度日,若不是陈公子,贫尼早落入安平王爷手中了。”

徽姒她静静地听完,想起那封沾着脂粉香的信,却没有再问。她从头上拔下一根金簪塞到女子手中,女子仓皇地推辞,她只是微微一笑,脸色异常苍白。

,道:“无碍,就当是我捐的香火钱吧。”

陈与容再没半点消息,仿佛那一晚他走下马车后真掉到了黄泉冥府,让她在世上百寻不见。一年一年过去,不少人议论她的再嫁,但她却一直独居公主府,不提陈与容,也不曾提过其他任何男人。

时光漫漫,等偶然回首时,物不是,人皆非。

这时期间,她父皇病逝。在临死前,他单独召见过徽姒。他一辈子怀念她的母亲,一心想让她成为一位像她母亲一样的女子,对她向来苛刻,从未表露出他的疼惜,如今在这最后的时刻却也再也顾不了那么许多。徽姒跪在床旁一言不发,他长叹一声,吃力地抚上她的头。

“阿姒,都放下吧。”他重重咳了两声,用嘶哑的嗓音接着说道,“朕真后悔,若是那时不曾那时答应陈与容……”

父皇长叹一声,低低地说道:“阿姒,他求了朕两年,朕才答应的。”

两年……,她十五岁,她与他初初相见。她猛然抬起头,心中隐隐作痛,脸上色却十分平淡。

她想指责她一生偏执的父皇,为何当初一句话都不说,跟她什么都不说,但话在心头转了两圈又忽然沉下去了。她有什么资格指责父皇,她喜欢上陈与容的事,她不也是一句都没有向他透露,反而在醉酒后负气说出那样一篇话来。吗?

他们本都是同样的人。

父皇突然十分惋惜地说道:“陈与容看似肆意妄为,实则嫉恶如仇,其聪慧机敏亦不知胜他哥哥多少倍。徽姒,他才是我朝的一名人才啊!”

遗憾惋惜又岂止他一人。她想起很久以前他们成亲当晚他对她说的话,:“嘉乐公主,我知道,最后娶你的,会是我。”

那一年,他看了她一眼便再不曾忘,他喜欢她,等到的却是她强烈的抗拒,。而等她终于喜欢上他时,却又因一桩误会错过姻缘。

他喜欢她,她也喜欢他,他们画地为牢,妄自揣测,自以为是。他不言,她也不说,就这样,于那已然遥远的年少时期生生错过了春光。

后来,终其一生,她再没见过他。endprint

赞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