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吹白雪过春风

倾顾

慕烈雪走进房内时,剑上的凝冰犹寒。

屋内燃着上好的熏香,绕在衣袖间,连骨头缝都酥麻。她坐得笔直,腰背如长剑,眼神沉静冰冷。

小丫头从帷幕后走出,笑眯眯地问:“您就是慕姑娘?”

“是我。”

“我家先生等您很久了。”小丫頭说着,递来一张表格,“劳烦您先填个表格。”

表格上要填的东西千奇百怪。,大到对朝廷赈灾不利力有什么看法,小到豆腐脑喜欢吃甜的还是咸的。

许久后,她将单子递给小丫头,问:“我什么时候才能见晏长临?”

“因为武林盟主是介绍人,已经给您加塞了。毕竟想和我们先生相亲的女侠闺秀们,已经排到天字肆佰捌拾贰位了。”

“所以那么,我什么时候能见到他?”

慕烈雪武功高强,独来独往,曾经有人调戏她,说她女流之辈,该嫁人生子,她只冷冷说地问:“你有孩子吗?”

“没有。”

“那你未来也不会有了。”

然后说完,她便手起刀落,将那人干脆利落地阉了。

后来,她就被人送外号“断子观音”,在江湖上也算是凶名显赫,。此时被小丫头这样敷衍,她明显不悦起来,黑色衣袍无风自动,一时杀气凛然。

小丫头脸色有些苍白,说:“您排在第七十三位,再等待七十四个时辰就够了。”

下一刻,慕烈雪放在腿边的长剑出鞘,剑上冰化,竟是血色,。小丫头这才明白,这冰是血凝的,慕烈雪连血都懒得擦去便前来赴约。

剑光比冰冷,映着鲛人珠,亮得如同幻梦,小丫头还没反应过来,剑尖便抵住她的喉管。此时,屋后有人低声说:“小翡,将慕姑娘带进来吧。”

小丫头——小翡不情愿地道:“慕姑娘,请吧。”

慕烈雪这才收起剑,从地上拾起表格,递给小翡说:“多谢。”

帷幕后仿佛另一个天地,无数的珠宝堆积成这醉生梦死的居处,晏长临坐在那里,只露半张侧脸。不知哪里传来点若有似无的羌笛声,掠过开着残花的枝头一路向上。慕烈雪看到他二话不说,拔剑直指,他只一笑,面不改色地替自己倒了杯茶。

最后一滴茶水落入杯中,慕烈雪的剑也在他面前停下,风掠起他一缕长发,将他的眉目衬得越发清越出尘。日后慕烈雪回想,似乎自己再未见过有哪个男子,能有这样一双乌黑的眼,眼睫舒朗,遮住瞳孔,没来由地便温柔起来。

她收回剑,在晏长临面前坐下,说:“我受人之托……”

“来和我相亲。”晏长临笑道,“我明白的。毕竟武林之中,如我一般优秀的男子实在太少,蓝颜祸水,不过如此。”

他一说话,慕烈雪忽然觉得,这么张脸似乎也没那么惊艳了。她静静地听完晏长临放屁,这才说:“来取你狗命。”

晏长临断言说:“你说谎。”

“为什么?”

“你定然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这才剑走偏锋,可惜,我早就看破了这些伎俩。”

慕烈雪二话不说又拔出剑,晏长临立刻离她远远的,道:“我相信你是来杀我的了,慕姑娘,咱们先把相亲的流程走完再说,成吗?”

慕烈雪来到这里,一共有两件事。

一件是被她义父逼着来相亲;第二件则是接了江湖击杀榜的任务,来了结晏长临。

杀人为主,相亲顺便。

年龄大了不成亲的江湖女侠,总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她的长辈一定要她一定扬眉吐气。扬眉吐气和成亲有什么必然联系她不大懂,却不愿忤逆长辈,人。但她不能白来,接个任务赚点外快也不算白跑一趟。

听完她的思路,晏长临感叹说地问:“我值多少钱?”

“活的三千两,死了三万两。”

“为什么死了比较值钱?”

“大概是因为……”慕烈雪揣测说道,“你活着话太多,比较烦人。”

闻言,他内心复杂,和她商量说道:“不然这样,我给你三万两,你去把买我人头的人杀了。”

慕烈雪摇摇头,晏长临有些意外地问:“为什么?”

“职业道德。”她说,“不然这样,我先杀了你,再去杀她,给你打个对折。”

这个折扣实在是很宝贵,晏长临婉言谢绝,。两个人相顾无言,晏长临突然一拍手说,问:“你若杀了我,怎么向你义父交差?”

这问题有些难办。

若是义父知道自己将他精挑细选的男人杀了,一定会碎碎念到海枯石烂。

晏长临看她犹豫,再接再厉说地道:“要找我这么知情识趣,又英俊潇洒的对象实在不是简单的事,你可千万三思。”

慕烈雪闻言,慕烈雪张口道:“……”

她什么也没道出来,猛地向着晏长临扑了过去,。晏长临被她狠狠扑在地上,后脑勺磕出凄惨的一声,他还没呻吟出声,就被慕烈雪一把捂住嘴向着旁边滚去。

几支淬了毒的短箭铛铛当当钉在他们刚刚的位置,慕烈雪一脚踹翻长桌,。下一刻,剑雨纷纷而下,她随手把晏长临扔到一边,两个人躲在桌后。

她看了晏长临一眼,张口想问,晏长临却先她一步惊讶地道:“有人要杀我,为什么?!”她闭上嘴,总算明白何谓绣花枕头一包草。

数名黑衣人破窗而入,慕烈雪认真考虑将晏长临扔出去。晏长临看出她的打算,连忙说:“五万两!你护送我,将我安全送至目的地,我便给你五万两酬劳!”

慕烈雪推他的手收回来,拎着他的后颈,纵身一跃跳出窗去,。身后黑衣人跟随不舍,她面容冷俏,却有无边的春色尽在这月色之中。

晏长临望着她,忽然说:“有人说过,你很美吗?”

“有人说过,你话很多吗?”

慕烈雪随手一扔,晏长临便直直落入一堆破稻草,。他还没发出声响,慕烈雪也跳了下来,同他并排躺好。

头顶黑衣人嗖嗖嗖飞过,转眼不见了踪影,慕烈雪坐起身,顺便把他拽起来说:“安全了。”endprint

打赏
赞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