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唳风声

则音

情深似海,难平。

鹤唳风声,难定。

我自城内打酒归来时,已近子时。

要说我这人,其实很少喝酒。只不过酒壮怂人胆,特别是中元节这日,我更是要壮壮胆。谁让我年老无用,只能做那京郊的守坟人。

守坟,其实我是不怕的,怕就怕这必经之路上的乱葬岗。此处埋的全是无名无姓的尸骨,无人收殓,又无人祭奠,常有豺狼寻到此处来找吃食。若说阴气,没有什么能比得过此处了。

我捏紧了怀中老道士替我画的符,嘴里《大悲咒》《金刚经》能念叨的全念叨上。一把老骨头,平时走路都打战,此时跟踩了风火轮似的,巴不得下一瞬就能回到我的小草庐。

乱葬岗的夜鸦在我耳边“哇哇”地叫,叫声要多凄惨有多凄惨。我捂着耳朵,闷头赶路,冷不丁一片白,入了我那昏花的眼。

又来了!又来了!我咬紧后槽牙,只想往前冲,结果跟鬼打墙似的,脚步怎么也迈不开去,只得两股战战地立在原地。耳中夜鸦的叫声渐渐低下去,有谁在我耳边吐息,带着哭腔道:“我会保护你……我会保护好你……”

那哭腔太过惊慌,好像被什么追赶,陷入了绝境一般。待那惊慌失措的尾音渐渐听不见了,我才跟解了咒似的,迈动步伐继续赶路。

回到小草庐,我仰面闷进一葫芦酒。透过窗向外看去时,除了一堆泛着荧光的坟头,便是再往西一里地的我方才經过的乱葬岗了。

要说那东西……我方才遇见的那东西,倒是个老熟识了。年年七月半,我总会遇见它。

七月半,乱葬岗。满头白发,裹着一袭破烂的血衣,分明就是死前的模样。它一张脸被白发覆盖,总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哑着一个喉咙哭着什么“我来护着你,不要怕,我来护着你”云云。

我想,这位生前一定是没有护住它想要护住的人,死后才有这么大的执念,连地府都不收。

我胡思乱想,冷不丁一阵敲门声,吓得我眼也不花了,登时立起身子。

那敲门声又响起,我听见门外有人问道:“请问,有人吗?”

是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我定了些心,颤声问道:“谁人在敲门?”

年轻人答:“在下来京都寻人,路过贵处,想借宿一宿。”

我走过去将门打开一条缝,打量那门外人。白月亮银钩似的挂在枯老的树梢,霜色月光洒在来人身上。这人发束玉冠,一身月牙白的长衫。我打量着他,他也正看着我,一双黑色的眼睛认真地将我看着,虽是一身寻常布衣,但难掩矜贵之气。

“在下想要借宿一宿,还望老人家收留。”他朝我拱手行了一礼,抬首笑看着我。

我看着这张笑脸,心底最后一点犹疑也莫名地消失,连忙将他让进屋。

我领着他在桌前坐下,为他倒了一杯酒,嘴里忍不住嘟囔:“中元节的子时还在外徘徊,小子的胆儿实在太大。”

年轻人笑道:“老人家一人独居在此,不害怕吗?”

我道:“几十来年都是如此过来的,怕什么。”

年轻人笑容深了些,说道:“门外的狗血与那些画符,恐怕是防不住那些怨气太深的鬼灵的。”

我面上有些挂不住,便有心吓他,说起我与乱葬岗那位“老熟识”的事。

我当段子说,没承想这年轻后辈却听得极认真,到最后,竟吓得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我笑道:“小子,你胆量也不过如此嘛。”

对面人却蓦然低下头,轻声问:“每年的七月半,它都会徘徊在此吗?”

我答:“是,可老头儿我从来没怕过。”

年轻人抬头看我,有些喘不过气似的,大张着嘴巴,满面的仓皇:“是从何时开始的呢?”

我踌躇了片刻,不知该不该讲。那名字是个禁词,如今已没有人敢轻易提起。

那年轻人却接着问道:“是在太子怀贤死后吗?”

我思索片刻,迟疑地点了点头。

太子怀贤的名讳,之所以不能提,乃是因为五十年前的那场政变。

一场败局,本有逆转的机会,可太子怀贤甘愿放弃,孤身一人来到京都的城门外,只为见一人。那人,便是太子妃苏萤。

该如何向面前这年轻的后生,提起五十年前的那场惨事?我踌躇着,不知怎么开口。

我已年过花甲,对五十年前的事已记得不太清了。但那为数不多的,仍记得清的事情里,太子怀贤之死便是其中之一。

太子怀贤身中数箭,却仍在那城门前等候,直至最后被钉成刺猬一般,自马上跌落。而那名叫苏萤的女子,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对于太子怀贤与苏萤之间的事,这世上恐怕没人能比我更清楚。我曾是东宫的一名侍从,那场政变之后,侥幸活到了如今。

年轻人,我已经沉默了太久,有些事积压在心里落了灰。今日你既提起太子的名讳,那层灰也就被你吹起,让老头儿我也有了倾诉的欲望。

你出生之时,太子怀贤大约已死了快三十年。现如今是新朝,对于前朝之事,史册记载也是说太子怀贤狼子野心,为了早登大宝,不惜与外族结盟,发动政变。所以,太子怀贤是丑角,是奸臣,是国贼。可是,在我的记忆里,这世上再没有比太子怀贤更有风度之人。

他这样的人,若没有遇见那个苏萤,想必会成为开创盛世的一代明君。颓靡了近百年的前朝,在他手中必然能重现光辉。可偏偏,偏偏他就遇到了那个人。

我若没有记错的话,那是季夏时分,太子怀贤在京都城郊的落霞寺礼佛。与方丈论完经,太子怀贤只带了我一个侍从在寺院里转悠。当时正是日落时分,天边俱是紫色与红色的晚霞。日头还未完全落下,只挂在西边的山头,红彤彤似一枚鸭蛋黄。

寺院后面是菜园,有僧人正在浇灌菜苗。他见到太子也只是双手合十行了一礼,便继续着手中的活计。我跟在太子身后,见他沉默地走在菜园里。当年我只不过是个才十几岁的少年,将太子如同神明一样供奉在心中,又岂敢猜测太子在想些什么。endprint

不知走了多久,太阳都已落山,天地间一片隐隐的黑。我正欲劝太子回转,他却突然抬起手,警觉地问道:“你听见没有?”

我侧耳倾听,风中送来了一丝丝哭声。四下寂静,那哭声也就显得更加清晰。

“殿下小心,怕是什么山中鬼怪!”我冲到太子身前,警觉地四下察看。

太子却轻轻将我推到身后,低声道:“佛门净地怎会有鬼怪?听声音,大约是个姑娘家。”

太子說罢,便先我一步往那菜园后走去。不多时,我们便见到了一团蜷缩在一起的青色。当时晚风送凉,吹得那菜园后的竹林沙沙作响。那青色的一团就如同竹林之中幻化出的精怪,迷了路、不识人间的精怪。

她听见声响,猛然抬起头,瞪大了眼睛,惊慌地问道:“是谁!是翠儿吗?”竟是盲了一般,双目空洞。

太子小心地走近,伸出手,轻声道:“别怕,我带你出去。”

她顺着声音,仰面微微眯起眼想要看清眼前人。

太子接着道:“不要怕。”

我站在不远处,看着太子伸出手,指尖与被风吹落的竹叶擦过。那少女仰面用一双空洞的眼端详着他,半晌后,才慢慢伸出手,放入了他的掌心。

明月已大亮,月光洒入竹林。太子看清了那少女,看清了她一双空洞的眼里,浸满了银色的光亮。那是太子怀贤与苏萤的第一次相遇。

坐在对面的年轻人没有动我为他斟的酒,只低垂着双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道:“小子是觉得老头儿我啰唆,尽翻一些陈年旧事来讲,怕没有耐心听了吧。”

年轻人猛然抬起头,大约是我老眼昏花,竟从那一双眼里看出了深深的凄苦。他冲我摇摇头,又笑道:“老人家说得很好,在下很愿意听。只不过前朝旧事,没想到老人家记得这么清楚。”

我道:“我记得七零八落,也只能拣一些记得清的事同你来说。”沉默了片刻,我又道,“老头儿我独居在此,很少同人说话。难得小子你有耐心,肯听我啰唆。”

年轻人道:“老人家说得很好,在下很喜欢听。还请老人家继续说下去。”

我饮尽了一杯酒,沉思了片刻,才继续开口。

少女牵着太子的衣袖,太子回首望着她。银色的月光下,两人静默得如同一幅画。

我用第三人的眼睛,望着这一切。从未有过地,太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迷茫的神色。一向笃定自信的太子殿下,怎会露出这样的神色?

我困惑地看着这一切,直到太子停下脚步,望着身后的人,轻声问道:“姑娘的家人在何处?”

少女闭口不语,好半天,才抬起头用那双盲眼望着太子问:“你是谁?”

太子微微一愣,轻声回答道:“我是怀贤。”

少女点点头,面上的惊慌终于退却。她冲他笑了起来,腮边梨涡浅浅。她说:“嗯,我记住了。等我回了家,一定会好好谢你。”

太子听完,却笑了。我极少见到太子笑。他这样的身份,须看淡所有人,也疏离所有人。可此时,他笑了,没有抽回衣袖,只任那少女握紧。他轻声道:“好,我等你来谢。”

之后,那少女的丫鬟寻来,带着她离开。明明看不见,那少女却一步三回头,一双眼睛向着太子所在的方向,直至不见踪迹。

太子并没有问那少女的姓名。很多年后,太子怀贤已死,我才渐渐琢磨出一点味儿来。

太子从来没有想过等那少女来酬谢,他也从来没想过会与那少女重逢。即便,从见到她的第一面起,太子已有些心动。

他不需要这样的心动。太子怀贤是比那寺庙中的僧人更加虔诚的修行者。他修的是王道。是不需要情爱,不需要真心,更不需要软肋的王者之道。

自那之后,我时常会见到太子怀贤露出寻常人应当有的表情来。他偶尔会望着窗外的竹影发呆,目光空茫而温柔。我猜,他大约是想起了那月下目盲的少女。

宫中的钩心斗角,朝堂上的风云诡谲,无不让太子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一一应对。所以,他没有一刻的放松。于是,那少女变成了能够抚平他眉间沟壑,令他放松心神的唯一。

老头儿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尝过情爱之味。只是后来见的世面多了,经历的事情多了,才渐渐咀嚼出太子怀贤当时的心境。

高高在上,睥睨众生,如同神明一样的太子殿下,竟将那少女放在心尖,默默暗恋。他从未有过将那少女收入怀中的欲望。他将她视作此生最美的一段白月光,在黑暗未知的前路上珍藏。

窗外的风声大了,我隐隐听见了那乱葬岗鬼魂的哭泣声,想必坐在对面的年轻人也听见了。他猛然侧首看向窗外,身体微微颤抖。

我道:“小子莫怕,那鬼魂并不伤人。”

年轻人仿佛没有听见我的话,突然以手扶额,静静道:“我听说,太子怀贤其实并不爱太子妃。”

我道:“爱与不爱,又岂是外人能看明白的。”

太子怀贤奉旨迎娶太子妃,是在第二年秋天。太子妃是当朝大司马最宠爱的小女儿。这是一场政治婚姻,谁都清楚明白。洞房花烛夜,太子掀开那红盖头,却猛然发现,那盖头之下竟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

苏萤,她此刻就端坐在那新床上,垂下双目,揪着衣角,微微颤抖着身体。她仍是那样惊慌,如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样。一刹那,太子脸上有喜,可转瞬之间,那喜便被冰封,消失无踪。这是一场政治婚姻,他娶的是太子妃,是大司马的女儿,而不是她。可偏偏,怎会是她。

烛花一跳,那少女身体一颤,缓缓抬起头,看向她的夫君。她眼里倒映着他,她却没有认出他。

太子看了她许久,才道:“今日想必你也累了,好好休息吧。”语罢,竟再也不看她一眼,转身离去。

我跟在太子身后,回首看向太子妃。她一双眼里有光,如同那喜烛燃烧的火光,闪闪发亮。

后来,太子才得知,太子妃苏萤并非目盲。她只是得了一种夜里无法视物的病。只要光亮不足,她便与一般盲人无异。endprint

于是,自那之后,东宫每每临近入夜,便会极早地点起晚灯。我行走在东宫之中,见四下里亮得如同白昼。太子的小心思,无人了解。也唯有我,见证过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我,才能懂得几分。

太子与太子妃感情不睦,自第二日起便传遍了京都。太子很少去太子妃的殿中,即便见到太子妃,太子面上也总是淡淡的,疏离得如同天下所有相敬如“冰”的夫妻。

太子妃苏萤,是大司马最小的女儿。她嫁入东宫时,也才十五岁而已,比当时的我还要小上一岁。我偶尔会奉太子的旨意,为她送去一些赏赐。每每见到她时,她总会问我:“殿下近日,忙不忙?”

我点点头,答道:“边疆最近不太安宁,殿下自然是忙的。”

苏萤闻言,只是沉默不语,似乎都忘了我的存在。她默默地望着窗外,一双眼里什么光亮也没有,好像又堕入了黑夜一般。

我去太子处复命,太子也像是忘了有我这么个人,沉默地批阅着奏折。我不知等了多久,悄悄抬起头,却看见太子正望着窗外的竹影发呆。好半天后,我才听见太子问:“太子妃可还好?”

我心想,这两人真是奇怪。好与不好,忙是不忙,只需相见便能知晓。可他二人,像是约好了一样,只拿我当信使,互相探看。

我将太子妃的近况与太子一一说了,太子听后,又沉默不语了。

窗外的竹影摇曳,映在太子的脸上。他的脸上,又重新露出了迷茫的神色。只是这一次,再也没有什么能够抚平他眉间的沟壑了。

太子怀贤与苏萤之间的转机,出现在半年后。

那是正月里,京都下了一场大雪。我随太子从晚宴归来,回到东宫。太子今夜喝了不少酒,我见他面上发红,走路的步伐也有些不稳,便知道他醉了。太子一向克制,却不知为何今夜喝了这么多的酒。

往书房去时,太子突然停下脚步。他披着黑色的大氅立在原处,转首朝着南面,微微眯起眼。

当时天仍在下雪,片片雪花寂静无声地落下。我低着头跟在太子身后,脸上有夜风吹拂而来的雪花,冰凉入心。

太子脚步一转,竟掉头向南而去。我连忙跟上他,看他迈着不稳的步伐一路疾行。

他来到苏萤所居的宫殿,却没有见到苏萤。宫女们跪倒在地,不敢言语。方才还在宫殿里安睡的太子妃,此时却不见了踪影。

我第一次见到太子脸上露出那样焦急的神色,他立马奔出殿外,又转头吩咐我派人去寻太子妃的下落。我跟着太子转遍了大半个东宫,终于在太子书房前的那个竹林里发现了苏萤。

她缩在黑暗里哭泣,哭声细细小小,如同猫儿在叫。就这么轻微的聲音,太子居然听见了。

我看见太子几乎疯了一般朝竹林深处奔去,我根本跟不上他的步伐。等我终于追上他时,却又见他陡然放慢了脚步,几乎是一步一顿地走到苏萤的面前。

他站立着,低下头,沉默地望着那哭泣的少女。时光仿佛倒退到半年前,他并不知晓她是政敌的女儿,他只当她是竹林所化的精怪,是那寺庙里的白月光。他沉默地看着她,就那么看着她。雪花落了很多,落满了太子的肩头。

竹林外人声纷扰,此处却仿佛脱离了所有的鼎沸。我看见太子朝苏萤伸手,他开口,轻声道:“别怕,我带你出去。”

那蜷缩成一团的苏萤,猛然抬起头,一双空洞的眼里蓄满了泪。却在此时,她笑了,腮边梨涡浅浅。她将手递给他,口中轻轻唤了一声:“怀贤。”

原来,她什么都没忘,她什么都知道。

雪什么时候停的,我并不知晓。等我抬起头时,却见白色的月光透过尚且茂密的竹林洒了下来。那月光里的一双人,牵着彼此的手,慢慢地走。

我跟在他们身后,听见苏萤细细的声音问:“你为什么不来见我呢?”

太子没有回答。苏萤却自顾自地继续问道:“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呀?”

太子依旧沉默。苏萤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轻声道:“可是,即使你不喜欢我,也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太子终于停下脚步,他沉默地立在彼处。苏萤抬头看着他,即便此时,她已看不见一切。

我立在不远处,听见太子轻声答:“好。”

当时坊间盛传,太子对太子妃简直是厌恶至极,他不仅不去看她,甚至将她迁居到了最远的那座宫殿。我听见这些传闻时,只是笑,然后继续守在宫殿外,看明月高悬,任夜风拂面。

我不再是太子与苏萤的信使,我成了他们的望风人。

年轻人,你肯定也觉得好笑吧,当今太子要去见他的太子妃,居然要避过所有人的眼。

我透过半开的窗,看着室内的人。

太子偶尔来此,只是陪着苏萤说话。她叽叽喳喳地说着自己的故事,说自己自幼在落霞寺长大,那次丢下翠儿出来游玩忘了时间,天黑了看不见才会在那竹林里迷路,吓得哭泣。

她说:“还好我遇到了你,怀贤。”

太子总是沉默地看着她,目光深深。苏萤便抱着他的胳膊,像只猫儿一般蜷缩在他的臂弯里。她闭着眼睛,轻轻呢喃:“怀贤。”

之后,她便沉入梦境里。

我看见始终不为所动的太子殿下,直到此刻才慢慢抬起手,抚上那张睡颜。他痴痴地看着她,就如同看着一个梦。这宫殿里,这朝堂上,这天下间,最美、最纯净的梦。

我看见他缓缓垂首,闭上眼,轻轻地吻了她。

深情二字,在此之前我以为从来不能去形容太子怀贤。他是储君,是将来的君王。他一向克制,从不将感情外露。可此刻,他望着她的目光,确实是深情的。

我几乎从那目光里,看到了地老天荒。

“可是,我听说太子怀贤与苏萤之间确实是没什么感情的。”

对面的年轻人打断了我的回忆,他蹙眉,轻声道:“若有感情,那太子怀贤想见那苏萤最后一面时,她为何没有出现?”

我捏着酒杯的手,也不自禁地紧了些。

我说:“那你可知,太子怀贤为何会兵变失败,最后落得个通敌卖国的名声?”endprint

年轻人不语。我咬牙道:“全是因为那个苏萤。”

年轻人却嗤笑道:“不尽然吧。我倒觉得是太子怀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既然想掌权,又不够心狠手辣,为人太过优柔寡断,将儿女私情看得太重。最后死在乱箭之下,可以说是死有余辜。”

一股热血霎时冲到我头顶,我用力将酒杯磕在桌上,怒声道:“小子莫要胡喷!怀贤太子已死,又何必将他说得如此不堪!”

年轻人牵起嘴角,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像在嘲讽谁似的。

我冷声道:“若再胡喷,你便出去,老头儿我可不收留你。”

年轻人终于闭了嘴,忽地又惨然笑道:“已整整五十年过去,竟还有人能如此维护他。”

我道:“太子怀贤的死,就死在他太过仁慈,又实在,用情太深。”

我说这句话,是不错的。若太子不够仁慈,又不够用情至深,那接下来的一切又怎会发生?

大司马与太子的纷争,已渐渐成了明面上的事。君王昏庸,朝中大小事宜竟全由大司马来做主。天下人甚至只知大司马,而不知君王。

太子心有抱负,却奈何不得掌权,终日里与大司马周旋,如履薄冰。当时已是危机四伏,就算是不问世事的苏萤都感觉到了。她大约就是自那时起,才变得惶惶不可终日起来。

太子再去见她时,她便总是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不似往常那般围着他热闹地说话。起初,太子还未觉得有什么。日子长了,从她那越来越惊惶的眼神里,他终于察觉出了她的不对劲。

“你在害怕什么?”太子问她。

她却只是瞪大了眼睛,咬着唇不说话。

太子便也不语,只望着她。最终,她抬起双眼,轻轻问:“怀贤,你会杀了父亲吗?”

太子一愣,陡然偏过头,不愿看她。

苏萤却是铁了心,伸手扶住他的脸,固执地问道:“怀贤,你会杀了父亲,对吧?”

太子始终没有回答她,他只是伸手,第一次将她拥入怀中。

我守在殿外,悄悄看向殿内。

太子紧紧地抱着苏萤,口中却喃喃道:“你不要怕,我会保护你,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你不要怕。”

太子并没有看见,而我却看见了。

我看见苏萤咬紧了牙关,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量下定了某个决心。她颓然任太子拥抱着,任泪水流了满面。

直到现在,我都认为后来的一切应该是另一个人所为。那人不是苏萤,不是她那样心思单纯的娇娇女。也不能是她。

若不是她,太子怀贤也不会伤得的那样狠,也不会直到最后,居然会孤身一人返回京都,自寻死路。

我已沒了继续说下去的勇气,只一个劲儿地闷头喝酒。

对面的年轻人仿佛也停了呼吸,只沉默地坐在彼处。

室外的风越刮越大,那乱葬岗里的哭声也越来越响,响得仿佛近在耳畔。

“之后的事,我也知晓。”年轻人突然开口。他喉间似乎哽住,说完这一句便再不发声。

我抬起头看他,看见他苍白的脸上一片死灰。我越看他,越觉得熟悉,仿佛多年前,我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

“后来呢?”年轻人用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看着我,轻声问,“后来呢?作为太子怀贤的近侍,我想老人家应该知道得比我更多。”

后来……后来便是史册中记载的那样,太子怀贤奉君王之命出征在外,却借着出征之名与外族联手,企图杀回朝中,夺取王位。结局便如同史册中记载的一样,国贼怀贤,最后死于乱箭之下。

而我所知的真正的内情,却与史册完全相反。太子没有通敌卖国,真正通敌卖国的,是前朝的大司马,如今的圣上。

时间若是推回到太子出征的前夕,倘若太子能够稍微提防一些,能够识破苏萤的嘴脸,想必也能逃过之后的一劫。

可是,他没有。

出征前夕,身着戎装的太子避过所有人的眼,来到那座宫殿。他沉默地看着苏萤,直到她奔过来,投进了他的怀抱。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沉默着,却陡然听见耳边有细细的声音传来:“怀贤,我会保护你。”

他讶然看着她,看着她坚定的目光,想着这样娇弱的一个人,居然会斩钉截铁地说这样的话,那么滑稽,让人忍不住失笑。

可苏萤依旧坚定地重复道:“怀贤,我会保护你。”

之后,太子率领大军,去往了战场。

再之后,朝堂之上便开始流传着太子与敌人来往的书信。而那书信,正是太子妃苏萤在太子的书房里找出来的。

君王下旨,令太子回朝。可战事已到了最胶着之时,怎可阵前无帅。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太子不顾朝中一道又一道圣旨,只将那蛮族死死地压在边疆之外。

可敌不过,敌不过大司马与那外族联手。朝内断了粮草,军机又落入那外族手中。太子被围困在边疆的小城,所有人都劝他,劝他率领余下的大军速速离开,只有如此,才能留得实力,东山再起。

我说过,太子的死,就在于他的仁慈。

他无法率领大军离开那边疆小城,一旦离开,城内数万百姓便会被那外族屠戮干净。他将大军留在那小城守卫着百姓,竟孤身一人骑着一匹快马,返回了京都。

我不知太子到底是怎么想的,直到最后,他竟还想见那苏萤一面。

是当面质问她吗?还是想杀了她?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太子最后死了。他立在城门外,满身鲜血,只望着城门,唤着苏萤的名字。

苏萤没有来,来的是将他当作乱臣贼子射杀的,他守卫的那个国家的军队。

尾声

“老头儿我并没有随太子出征。东宫被抄时,我趁乱逃了出来。”我闷声道,“太子怀贤的尸首被吊在城门七日七夜,是我偷摸着救下,埋起来了。”

年轻人却问道:“那太子妃呢?她如何了?”

“苏萤?”我皱了皱眉,有些不愿提起这个名字,“这天下换了姓名之后,她便被封为了振国公主,一时风头无两。五十年过去了,也没听见她死了的消息,想必,现在已子孙满堂,活得极好。”endprint

我说到此处,朝室外那片泛着荧光的坟头努了努嘴:“喏,太子怀贤就被我葬在那里。”

没有姓名的坟头,就是埋葬太子怀贤的地方。

坐在对面的年轻人,此时却站起了身。他朝我微微一笑,拱手深深行了一礼,郑重地道:“多谢。”

我被他这声道谢弄得摸不着头脑。不待我开口,木门竟突然被风吹开,那年轻人深深看了我一眼,朝门外走去。

我几乎认为自己眼花,跄踉地扶着门扉看去,只见那年轻人站在太子怀贤的墓前,沉默了许久。接着,他拔脚离开,朝乱葬岗而去。

我心陡然一沉,不知哪里来的胆量,竟追随而去。

我又见到了那在乱葬岗游走的鬼影。它穿着一身血衣,哀切地哭喊着。那声音太过撕心裂肺,听得我只想捂住双耳。

已是后半夜了,天下起了雾水。我便在这片雾水里,看见那年轻人慢慢地朝那鬼影走去。他伸出手,似乎是想要将那鬼影抱住,却又突然垂下手,望着那鬼影,轻声呼唤道:“苏萤。”

我被他这一声呼唤,惊得瘫倒在地。

那鬼影也因这一声呼唤缓缓抬起了头。

夜风吹拂起它的发丝,我终于真切地看清了那张脸。那是一张苍老无比的脸,满面的沟壑,满面的惊慌。如同一只惊弓之鸟,只知仓皇四顾,草木皆兵。

直到那空洞的眼落在那年轻人的脸上,它才突然安静,又突然失措地哭喊:“怀贤!”

怀贤……怀贤……怀贤太子。

我惊得四肢发颤,看着那鬼影朝年轻人扑过去。可它什么也没有扑到。因为,年轻人只是一个幻影。

我五十年前亲手收殓了他的尸骨,太子怀贤的尸骨。而此刻,他就立在彼处,望着那匍匐在地的身影,用最温柔的声音呼唤:“苏萤。”

苏萤没有死,苏萤疯了。

我直到现在才明白,那游荡在乱葬岗的鬼影,却原来是日渐苍老的苏萤。她在找什么?在找太子怀贤的尸骨吗?她怎么可能找得到。因为那尸骨早就被我收殓,我怎会让太子殿下暴尸荒野。

“我在阴间等了你五十年,始终没有等到你。”

“你过得不好,苏萤。你过得一点也不好。”

那扑倒在地的人,只抬起头惊慌地看著面前的人,用苍老的声音反复低喃:“我会求父亲,我不会让他杀了你。怀贤,我会保护你,我拼了命也会保护好你。”

她是真的疯了,她只活在五十年前,活在她出卖怀贤太子的那一日。这大约就是她给自己的惩罚吧。

我眼见着太子怀贤跪下去,沉默地望着那一张苍老的脸。

雾水越来越大了,我几乎什么也看不见。待我再凑近几步时,却只见到空荡荡的乱葬岗,有夜鸦惊起。

我匍匐在地,忍不住大哭起来。耳边能听见的,也只有这乱葬岗上呼啸而过的风声。endprint

赞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