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道难,难于上青天

桑萌

九重天上有一座聆宣阁,司撰文宣发之事,行激浊扬清之实,被誉为天庭鉴镜,六界喉舌。

近日方才飞升的紫抒仙子一直将其作为目标,所以当仙界司劳府为她安排差事时,她抑扬顿挫地道出了“聆宣阁”三字。司劳仙君虎躯一颤,向她投去“我敬你是个烈士”的惋惜目光。

起初紫抒不明所以,直到她兴致勃勃地前往聆宣阁报到,站在那因发霉而长满蘑菇的大门前时,霎时宛若秋风卷叶袭过,感受凄凉无比。

入内,满目乌烟瘴气之景,且不说那喝酒划拳之人躺倒一片,就连主殿的执法青玉案,都被当成了马吊牌桌。紫抒顿时有些头疼,决定先去见见自己的顶头上司、聆宣阁主笔——岁青上神。其乃岁魂双生神剑之剑灵,按理说,比一众仙家地位要高出许多,但因神界凋零,神劍无主,他便居于仙界,司理仙职。

据悉,此人用词犀利,行文老辣,风格自成一派。齐天大圣去取经时,岁青写了一篇送别赋,名曰:《浪子回头之我送师傅上西天》;嫦娥奔月后,他又写了一篇断肠词:《伤情,射日壮汉的出逃娇妻》;前阵子太乙老君又收了个女徒弟,岁青便写了一篇道德论:《震惊!八千旬老君竟对妙龄仙女做出这等事》……

这么想着,她绕过一地瓜子果皮,蓦然瞧见湖畔有一道白衣人影,长身玉立,清俊文雅,萧萧如松下风,轩轩似朝霞举……紫抒不由得心跳加速,几千年了,他依旧那般丰神俊朗,温润如玉。当然,如果他接下来没有一个喷嚏将所有湖鱼震飞的话,这一幕会更加和谐些。

那人回过身,弯了一双波光潋滟的凤眸,莞尔道:“你便是新来的小紫薯?”

“小仙紫抒,见过岁青上神。”

紫抒恭敬地行了一礼。岁青似乎还挺满意,细长白皙的手指捏着描花折扇,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左右打量,语气温和地道:“色泽鲜艳,形态饱满,若食之,当以白盐煨烤最为上乘。”

“……”紫抒的真身是紫薯,这才就职第一天,就被盯上了?

事实上,她真的被盯上了。聆宣阁风气懒散,关注点局限于哪位仙侣红杏出墙,哪家道友婆媳不和。紫抒痛心疾首,身为一只立誓成为上仙的有志紫薯,她决定焚膏继晷,推翻这股歪风邪气。而岁青大抵透过她一马平川的胸脯,看穿了埋于其内心的灼热之志,遂将一应事宜悉数下放予她。从此,岁青与仙友在前庭煮酒赋诗,紫抒朝暮居于内阁修编年册;岁青踏月夜游高歌于流萤之间,紫抒挑灯撰文不堪其噪音滋扰;岁青驾云穿梭阅遍山河枯荣,紫抒为探访采风奔波过春夏秋冬……

除此之外,紫抒还负责挑水劈柴、培蔬种果,堪称天界劳模。为此,岁青专门作了一篇咏颂表,其上曰:是你瘦弱的肩,撑起了聆宣阁的一片天……

就这样在岁青的奴役下,紫抒过起了鸡飞狗跳的生活。年华匆匆蹉跎而过,她也凭借“千锤万凿磨不尽”的非凡毅力,光荣擢升为聆宣阁一把手。

本月初三,乃天帝九万岁寿辰,四海八荒内的仙家道友齐来贺寿。仙宴排场极大,祥云缠殿,青鸟飞旋。紫抒跟在岁青身后,甫一落座,便听邻桌几位仙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言说三危真人的坐骑獓骃离奇失踪,只怕凶多吉少。

紫抒听了有些好奇,这獓骃本是十大妖兽之一,被三危真人驯化后就一直循规蹈矩,换毛时期也不再光着身子四处耍流氓,究竟会有何人要害其性命?

走神之际,身侧的岁青拿了一块糕点塞进她的唇中,温柔地道:“尝尝。”

见她吞咽时露出享受的表情,岁青笑了:“这梨花糕方才掉在地上,还不慎被我踩了几脚,幸好没有浪费。”

紫抒顿时哑然:“……”

她还来不及发作,就闻仙乐齐鸣,百鹤长唳,一身华服的天帝乘风飞来,落于主位之上。众仙家起身行礼,紫抒更是难耐心中激动——当今天帝曾在机缘巧合下,得了一瓶女娲的玉露琼浆,至此血液中沾了神之气,修为渐入化境,是紫抒羡慕向往的远方。

她那亮晶晶的双眸令岁青有些不悦,他伸手往她腰上掐了一把:“别看了,再怎么看你也修炼不到化境的。”

太乙老君听此冷笑一声,他因道德论之事与岁青结仇,此时便出言讽刺道:“凡事莫要过早论断,岁丹上神都能堕入魔道,千年紫薯老妖也能飞升成仙,还有何事是不可能的?”

闻言,紫抒不高兴了,他一个沟壑嶙峋的白须老君,凭什么嫌她老?更过分的是,他竟敢攀咬岁青痛处。众所周知,岁魂双生剑有两位剑灵,一曰岁丹,一曰岁青,取自“君子仗剑踏六界,一抹丹青吞山河”。两人原是仙督府双璧,天庭无人可挡其锋芒。可就在六十年前,兄长岁丹突然背弃仙界,堕入魔道,岁青也因此受到牵连,从统揽生杀大权的仙督府被贬至聆宣阁,日夜郁郁不得志。

思及此,紫抒愤然。上司是什么?上司就是你一天可以骂他八百次,却不许别人说他一句不是的人。于是,紫抒忍不住跳了出来,朗声道:“老君言之有理,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小仙相信,您定能收满三千女弟子绕膝承欢。”

一番话说得太乙老君面红耳赤,气得吹胡子瞪眼。岁青满意地笑了,伸手拉紫抒坐下,指节微凉,却让她心肝一颤。他说:“淘气,瞎说什么实话。”

后来的寿宴气氛倒也融洽,推杯换盏,歌舞升平。热闹散去后,岁青已喝得不省人事,紫抒便将其拦腰抱起,顶着众仙女怨毒的目光,飞回了聆宣阁。

翌日,岁青醒来时,便瞧见紫抒一脸兴奋地守在床前,笑容格外明亮晃眼。

“今早二郎神君登门拜访,以十斗东海珍珠为酬金,恭请岁青大人为其著书。”

十斗珍珠不是小数,更何况,紫抒希望聆宣阁能因这单生意而重燃干劲儿,一扫往日颓靡之态。但岁青听了微微蹙眉:“聆宣阁从无接私活之先例。”

末了,他一本正经地复又道:“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样吧,你去告诉杨戬,二十斗珍珠成交。”

紫抒顿时无语了:“……”

好在二郎神是个爽快人,一口答应了岁青的要价,岁青这才不情不愿地移驾二郎神府邸,与他进行深入会谈。然而,不过半盏茶的时间,岁青便怒而掀桌,面色不善地从内殿出来。紫抒吓了一跳,这才知道,原来杨戬想出一本自传,以夸耀自身容颜出众,乃天庭第一美男。而岁青自诩美貌为六界之首,对杨戬的认知不敢苟同,双方当即谈崩。endprint

“小紫薯,你知道的,聆宣阁以求真务实为立阁之本,我身为主笔,我有原则。”

紫抒讪讪地扯了扯嘴角——如果岁青没有誓死不还那二十斗珍珠的话,她会相信他是真的有原则。

至此,岁青与杨戬的梁子算是结下了。紫抒有些头疼,岁青树敌太多,于聆宣阁终归不是什么好事。是以在这清风灌流云的夜里,她飞上屋顶,找到了独自晒月亮的岁青,进行好一番说教。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岁青大人浑浑噩噩度日,如何对得起仙督府的昭昭门楣?如何对得起岁魂剑除魔卫道之重任?”

她这话说得慷慨激昂,却都发自真心。犹记昔年,岁青上神白衣玉冠,手持岁魂双生剑之一“寒烟翠”,纵横六界,涤荡妖邪,是何等意气风发,被紫抒奉为毕生追逐的信仰。如今卻彳亍方寸自甘堕落,如何让人不为之惋惜心痛?

见他不答,紫抒继续循循善诱。岁青思索良久,忽而紧紧注视着她,细眉微蹙:“该死的女人,一向冷静自持的我,竟对你的话起了反应!”

上神……人间那些影响心智的话本,能少看点吗?

所幸夜谈还算有些效果,岁青的状态有了可观的改善。这日,紫抒为岁青研墨时听到一个消息:三危真人的坐骑獓骃确认遇害,被抽筋拆骨,死状极其残忍。顿时,她心中警铃大作!这段时日因修纂史书,紫抒得知近几十年内,不断有妖兽陆续遇害,死后皆被抽筋拆骨,本以为是有道友路见不平,铲除妖兽,如今却连驯化从良的獓骃都不放过,实在奇哉怪哉。

她向岁青禀明疑惑,顺便表达聆宣阁乃六界之窗,有责任追查怪闻。难得岁青这回没有拒绝,而是命紫抒整理行装,两人即刻启程。

四海八荒之内,共有十大妖兽,除却被驯化的獓骃和毕方,唯有在妖界游荡的姑获鸟尚未遇害。毕方乃昆仑仙君之坐骑,有仙门弟子看护,是以岁青推测,凶手会先将姑获鸟作为目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紫抒怀着满腔壮志,义无反顾地随岁青出发了。

前往妖界途中,两人察觉到一股邪气,岁青便拉着紫抒藏身于花丛。此处空间狭小,他俩靠得极近,温热撩人的气息总是有意无意地拂过紫抒耳畔,莫名地激起一股灼热。

岁青见她红了脸,像爱抚宠物一般捏了捏她细嫩的后颈,轻笑出声。紫抒咽了咽唾沫,连忙逼自己集中注意力。来者逾百十数,个个身穿裂天蛟龙黑袍,头戴獠牙面具。紫抒大惊,只因那装扮乃厉幽城独有!

厉幽城,世间最大奸大恶之所在,收纳所有为正道所不容的仙妖人魔,是六界流放犯的聚集地。此时,为首之人道:“城主说了,妖兽遇害与噬天阵有关,有人妄图施展禁术,释放上古凶兽年。”

噬天阵紫抒是听过的,须以十大妖兽骨血献祭。最重要的是,十大妖兽必须由同一人斩杀,噬天阵方能启动。如此危险,如此费力,究竟会是何人为之?

从厉幽城死徒的言谈中可知,他们也不知幕后黑手,所以准备潜入妖界,守在姑获鸟四周,以探清真凶并进行跟踪,好在对方破坏上古封印、释放年兽之时,率先将年兽抢走,坐收渔翁之利。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紫抒翻了个大白眼,却不慎踩断一根树枝,发出的响动暴露了踪迹。不过须臾,她与岁青便被数百名死徒团团围困。

“笨死了。”岁青嗓音轻柔,在她脑袋上拍了拍,便抬步走出花丛。

别看他一副清俊斯文的书生模样,打起架来却毫不含糊。只见其指尖光芒缭绕,岁魂神剑出鞘,霎时风云变色,不过几个起落,百名死徒已化作尘烟。

紫抒睁大双眼愣在原地,回想起方才招招凌厉的岁青,宛若青云逐月,流光溢彩,令人移不开眼。而他手中的那柄剑,便是岁魂双生剑中的寒烟翠。

接下来一路顺遂无碍,他们潜入妖界之时,适逢最喧闹的午夜,花灯如昼,妖影穿梭,笙歌曼舞香袖拂。琳琅满目的有趣玩意儿看得紫抒应接不暇,岁青倒也好脾气地陪她闲逛。

惊鸿一瞥间,紫抒瞧见一道身影从妖群间匆匆掠过,红衣似火,艳若丹霞,眉目与岁青生得一模一样!岁青显然也瞧见了,几个瞬移跟上前去,刹那便没了踪影。

紫抒焦急却无处可寻,只好从街头奔至街尾,从酣醉月夜寻至灯火阑珊,却无半点踪迹。

她站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忽而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转过头,见是一脸冷凝的白衣岁青,既惊喜他归来,又担心他方才的遭遇,不由得小心地询问道:“岁青大人,岁丹上神他……”

“执迷不悟,莫要理会!”岁青冷冷打断她的话。

紫抒明白岁丹是他心中过不去的一道坎,便不再多言。

两人寻了客栈过夜,岁青以节省开支为由只要了一间房,床给紫抒,自己则在窗边的榻上盘腿打坐。妖界的夜里总是飘着朦胧水雾,暗香隐隐浮动。紫抒辗转难眠,不由得隔着纱幔望向窗边的人影。依旧是那副眉眼,依旧是那身白衣,可不知为何,紫抒总觉得岁青身上那股柔和淡雅的气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陌生的冷艳。

她想,岁青心里一定很不好受,岁丹与他一剑双生,却无端堕入魔道,他必定日夜担忧难过。这么想着,紫抒莫名地有些心疼。

“岁青大人……”她开了头,却又不知该如何继续。

对面的岁青在黑暗的掩饰下眼珠骨碌一转,问:“你很担心我?”

不待她答,他又自顾自地说下去:“你在乎我。”语气十分肯定。

紫抒被他这么一闹,面颊有些发热。只听岁青意味不明的一声轻笑后,开口道:“我小时候顽劣不堪,绑架过卯日星君的大公鸡,强行给哮天犬穿上粉色兜肚,还教唆董永去偷七仙女的衣裳……”

这岁青上神,莫不是被岁丹气傻了吧?紫抒妄图转移话题,问:“那岁丹上神小时候呢?”

“他啊,他从小天资聪颖,厚德仁善,特别单纯不做作,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

紫抒再次无语了:“……”

翌日清早,她一睁眼就瞧见对面的岁青双目轻合,维持着挺拔的坐姿睡得香甜。奇怪的是,只不过一个晚上,他的脸色便苍白许多,这股病弱之态,倒使他往日的温和气息又回来了。endprint

紫抒蹙眉,伸手欲要给岁青把脉,被他轻轻拂开:“无妨,只是昨夜思前想后,被岁丹气到内伤。”

听着似乎合情合理,紫抒便不再多问。两人准备下楼用些早点,便去寻姑获鸟,一举捉拿真凶。然而他们方才落座,妖界便炸开了锅——姑获鸟昨夜跟大鹏精厮混时惨遭暗算!身上大鹏唇印犹在,筋骨却被残忍地拆走,一时之间妖心惶惶。

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如此一来,十大妖兽便只剩昆仑仙君的坐骑毕方尚在人世。不管那日厉幽城死徒所言是真是假,事态已远远超出预料,所以紫抒与岁青商讨之后,决定将此事上报天帝。凌霄宝殿内,紫抒将所见所闻娓娓道来,最后恳求天帝派兵,前往昆仑山保护毕方。谁知天帝只是豁然一笑:“年兽封印无人可破,噬天阵也只是传说,尔等莫要杞人忧天,危言耸听!”

紫抒一愣,万万没想到天帝会是这种反应,一股不安渐渐涌上心头。倒是岁青心宽,天帝不让管,他便乐得清闲,勾勾嘴角,拉过紫抒的手劝道:“行了,多虑无益,咱们回家吃饭去。”

远处,望着两人远走的背影,天帝唇边浮现出诡异的笑。

此案扑朔迷离,紫抒越想越不对劲儿,于是钻入聆宣阁的藏书室中,翻找古籍以探寻噬天阵之事。她这么一找,便是废寝忘食。月移中空之际,岁青推门而入,瞧见桌案上高高垒起的文卷书册,不由得摇头轻笑道:“小紫薯,你这般费心费力,究竟图什么?”

“自然是图上仙之位!若我此番立下大功,必能走上薯生巅峰!”然后,就能以足够优秀的姿态,自信地站在你的身边。

岁青不赞同地摇了摇头,语气似乎含着淡淡的愁苦:“当神仙有什么好的啊,职责加身,不得其乐,还不如天地间的一缕清风快活。”

闻言,紫抒心头一滞。她一直以为岁青不作为是因为不得志,原来,他一直都排斥这些吗?

“那岁青大人,图什么呢?”

合欢花的枝丫探入窗来,叶缝间有皎洁的月光疏漏而下。岁青坐到紫抒身边,皓腕托腮,望着枝头的花簇愣愣地出神,眸中浮现出无尽的向往:“我想要自由啊……阅遍广袤山河,听潮汐涨落;踏过风花雪月,品悲欢离合。”

夜很静,云很轻,灯盏簌簌燃烧,在岁青白净的脸上投下柔和的光影,更显清俊无双。紫抒伸手,按住怦怦乱跳的左胸口,思绪百转千回。一面心疼他因神责束缚不得自由,一面又暗自庆幸,正因如此他才会留在此处,与自己朝夕相伴。

不合时宜地,紫抒的肚子传来一阵咕噜的响声。岁青笑了笑,起身在她头上揉了一把:“我去给你拿些夜宵。”

没一会儿,岁青便端着一碟桃花糕回来了。门开的那一瞬,寒风乍起,衬得岁青浑身气场冷冽无比。他一言不发地坐到案边,拿起古籍默默翻阅起来。有些奇怪,却又说不出哪里怪。紫抒摇摇头,继续埋头找书。

不知过了多久,待她重新抬眼时,身侧的岁青已劳累不堪,趴在案上睡着了。紫抒拿过薄毯,轻轻盖到岁青身上,無意间发现他右手小臂上,有一道奇怪的兽类齿痕,想来是曾经斩妖时留下的吧。

天光熹微之时,仙界反常地无比吵嚷,竟是毕方昨夜遇害,昆仑仙君飞上天庭讨要公道,天帝便急召岁青入凌霄殿对质。紫抒顿感不安,便也一同前往。大殿内,昆仑仙君咬牙切齿:“启禀天帝,本仙曾在毕方身上藏了行芷镜,如今毕方无辜枉死,行芷镜却摄下了杀手的行凶过程!”

说着,他拂袖化出行芷镜。只见明净如水的镜面闪过波澜,随后画面浮显:一身白衣的岁青被戾气缠绕,神剑迸发出血红的寒光,锐利没入毕方额心!

“那不是岁青!”紫抒心头惊慌,率先出言维护,“小仙敢以仙骨起誓,昨夜岁青上神一直与小仙共处一室。更何况,岁青上神所持之剑为寒烟翠,通体碧绿莹润。而镜中所示之剑充溢红光,实乃岁丹上神的泠岚赤!”

紫抒说得有理有据,话锋直指岁丹。他早已入魔,作案动机十分充分,定是他扮作岁青的模样,杀害毕方。昆仑仙君仔细思索,无言反驳。倒是天帝的关注点尤为奇怪,他眯了眯眼,笑得一脸暧昧:“紫抒啊,你昨夜与岁青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没有……嘿嘿嘿。”

“……”

闹剧无疾而终,天帝好生安抚了昆仑仙君之后,两人便兴致勃勃地讨论起:神剑与紫薯的后裔会是个什么东西……无人瞧见,有寒光自天帝眼底掠过,稍纵即逝,却森冷骇人。

岁青走出殿门,望见天高云阔,仙鹤盘旋,倏然温柔地笑了笑:“谢谢你,紫抒。谢谢你为聆宣阁做的一切,谢谢你三番五次维护于我。”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无波,似乎与往常别无二致。岁青端坐于执法青玉案前,提笔描绘文册配图;紫抒居于其左下手,仔细整理文献书稿。殿外日光悠悠,长风徐徐,花木静谧安好。

紫抒总是无比享受这样的时光,她与岁青一人一张桌案,一人一方砚台,安安静静地共处一殿,各自忙碌,偶尔抬起头来发表看法,做短暂的交流,随后再次埋头苦干。

每每这个时刻,她都会产生一种地老天荒的错觉,仿佛他们可以永远这样,亲密无间地合作,毫无保留地信赖。

其实,紫抒很早就认识岁青了。几千年前,她尚未化出人形,还是一只喜欢扎根在农田里蹭养料的紫薯小妖。某夜她酣睡之时,差点被黑风老怪扔进大锅煮来吃掉,倏尔一道青虹划破黑夜,披着万丈光芒席卷而来,将紫抒救于妖口之下。白衣玉冠的岁青俊逸绝伦,一柄寒烟翠舞得行云流水,黑风老怪瞬间红了脸,最后因心跳过快生生猝死。

岁青温柔地捧着圆鼓鼓的紫薯,将其埋回土中,还好心施了一壶仙露。月凉似水,他的眸光却煦暖如春。最后岁青拍了拍她的脑袋,笑说:“黑风真不识货,这么可爱的紫薯小妖怎么能煮呢。等你再长大些,我便将你挖出来,烤着吃。”

“……”

知他此言是玩笑之意,紫抒依然年年岁岁盼着他来,可是寒来暑往,四季更迭,她始终没能等到他。她知道,岁青大抵已经把她忘了,他乃天庭仙督府执剑仙君,顺手行善之事不知做了几千几万件。所以,飞仙之后,她便迫不及待地加入了聆宣阁。endprint

这天紫抒在书房归整旧籍,无意间翻到一本岁青的手札,其上记录了他与岁丹少时之事。好奇使然,紫抒打开了它,一页一页往下翻去,看得津津有味。

此手札以法力书写,栩栩如生地还原了记载之事。而这一页显示的画面,是一片辽阔雪域,岁青与岁丹上天山除冰甲雪豹。

那时兄弟俩尚且年幼,一时被冰甲雪豹占了上风。眼见雪豹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上小岁青,小岁丹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其推开,右手小臂却被撕开一道血痕,深可见骨。

两人的神剑早已被击落,岁丹连忙就近拾起一把,施展出强大的神力。大抵真是被逼急了,岁丹这回毫不含糊,招招致命犀利,一举斩断雪豹的头颅。

紫抒彻底愣在原地。她方才没有看错,岁丹除妖时用的剑青芒流转,俨然是岁青那柄寒烟翠。人人都知剑认主,却原来双生剑可以兄弟俩换着使用。

仿佛此前的所有疑惑都在这一刻有了答案,巨大的心慌将她淹没。

原来右臂有伤疤的是岁丹,那夜陪在自己身侧的是岁丹,杀害毕方的,是用了泠岚赤的岁青。紫抒突然想起妖界之行,姑获鸟遇害那一夜,她也曾觉得岁青浑身冷艳之气,原来他竟是岁丹。至于真正的岁青,则前去捕杀姑获鸟,故意让岁丹假扮自己,又留下紫抒这个人证,以示自身清白。

所以第二天,紫抒才会觉得他脸色苍白,如今想来,定是前一夜与姑获鸟对战时受了内伤。

紫抒心急如焚,寻遍整座聆宣阁都不见岁青的踪影。她抬头望了望天,惊恐地发现今夜正在进行三百年一次的血月蚀!她曾翻阅过古籍,知道血月蚀是开启噬天阵的绝佳良机,紫抒再也按捺不住,急忙飞往封印年兽的络迦山。

果不其然,这里正在进行一场混战。厉幽城死徒先她一步到达,而岁青似乎早有准备,以神器东皇钟封住整座络迦山,无人可近其身。紫抒只能隔着金色半透明的东皇钟罩,眼睁睁地瞧着岁青启动噬天阵,释放凶兽年。

夜空變成了一个巨大的旋涡,阴沉恐怖,电闪雷鸣。紫抒原以为岁青会吸食年兽妖力,却不想,他竟将年兽斩于剑下,并摧毁其拥有上万年妖力的内丹。

万万没想到岁青如此行径,厉幽城死徒气恼至极,一个劲儿地往前进攻,维护治安的天兵天将终于姗姗来迟。年兽已灭,岁青便撤去了东皇钟设下的结界。紫抒在汹涌的死徒间用力拼杀,只为快些到他的身旁。她修为不弱,很快就杀出了一条血路。

岁青曾问过她:“你志向远大,又能力卓越,为何不加入仙督府?”

那时紫抒不敢表露心意,便糊弄他说聆宣阁的仙训诗意优雅,适合貌美仙女。若时光能够倒流,她一定在那时就告诉他:仙督府也好,聆宣阁也罢,汝之归处,既为我乡。

此时此刻,穿过万千死徒与猎猎寒风,她来到他的跟前,神色满是诧异不解:“为什么?”

他只是笑了笑,一如既往地温柔:“我说过。我想要自由。”

这时,紫抒才知道,上古时期,神为斩杀凶兽年,专门铸造了岁魂双生剑,后来年兽在机缘巧合下被封印镇压,岁魂剑才开始以守护六界安宁为己任。

岁青是剑灵,他想要自由,就必须解除与神剑的契约。神剑因年兽而现世,所以解除契约的唯一方法,便是完成岁魂剑最初的使命——斩杀年。

他做到了,历经千难万险,从此不再为神责禁锢,终于得以无拘无束。

岁青伸出手,捏了捏紫抒的脸颊,调侃说:“我要去浪迹天涯了,等你再长大一点,我就回来找你,还是烤着吃。”

语罢,他身形一闪,瞬间不见了踪影。

岁青背弃仙道,天帝怒不可遏,当即下了海捕文书,并派二郎神领十万天兵缉拿岁青。而紫抒则继任主笔之位,正式被晋封上仙。

曾经苦苦追求的荣耀终于到手,紫抒却一点也不开心。她总是在想:岁青啊岁青,我每日都将自己洗得白白香香,这一次,你什么时候回来“吃”我呀?

岁青离开之后,时光流逝得毫无征兆,思念却在一遍遍晨钟暮鼓间愈加深厚。

这日是每月一次的朝会之期,天庭安排在下界的探子回报说:厉幽城城主已修炼至极天之术最后一重,如此紧要而危险的关头,正是攻打厉幽城的绝佳良机。

天帝闻言大喜,当即命百官商议讨伐章程。不日,一份详细的战略图便被拟了出来。

奇怪的是,天帝非但不命杨戬率兵回援,还令他不惜一切代价铲除岁青,显然对征讨厉幽城非常自信。

出征前一日,他还特地办了一场祝捷酒会,待众卿家饮下佳酿后,便是滔滔不绝的鼓舞陈词。紫抒坐在席间听得昏昏欲睡,突然腹部传来一股尖锐的疼痛,而周围的仙家也纷纷面露痛苦之色。

“众爱卿,厉幽城的蛰花毒,滋味如何?”主位上的天帝倏然绽开阴笑,面容变得格外狰狞,“愚蠢之辈妄图攻打我厉幽城,今日本座便拿尔等仙血祭祀,突破极天之术第十重!”

须臾间,天帝浑身迸发出盛大的黑气,诡谲的魔相尽显。众仙脸色骤然煞白,任谁也想不到,堂堂九重天之主,竟早已堕入魔道,成为厉幽城主!

原来,天帝曾经得到的那瓶玉露琼浆神力太强,他无法将其完全炼化,又过于贪婪,强行吸食的结果便是心智扭曲、满目杀欲。终于,天帝一朝不慎走火入魔,自此万劫不复。

此时,他血红着双眼叫嚣道:“待本座大功练成,必杀尽四方统六界,八荒尘世任我行!”说着,他双手起势,就要施展邪术弑仙取血。

突然,天边悠悠飘来一抹轻笑:“天帝大人,您莫不是把我忘了吧?”

随着熟悉的嗓音响起,岁青手持寒烟翠徐徐从天而降。紫抒双眸一亮,难掩心中欣喜。

岁青朝她的方向望去,调皮地眨了眨眼,这才朝天帝正色道:“顺便告诉你,岁丹假意遁入魔道,潜伏进厉幽城,此时与杨戬率领的十万天兵里应外合,你的老巢保不住了。”

这时,太乙老君也笑了起来,将拂尘一挥。紧接着,天空下起一阵药雨,淋在众人身上,奇异地缓解了疼痛。endprint

太乙老君道:“我们四人早就察觉你行为有异,遂故意装作不睦诱你轻敌。至于蛰花毒,又有何惧?天底下就没有我太乙老儿配不出的解药!”

事态顿时峰回路转,天帝在短暂的惊讶后,竟轻蔑地大笑起来:“就凭尔等,也配与本座为敌?今日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语罢,他爆发出海啸般的嘶吼,强劲的音浪将众仙远远震飞。岁青眸光一凛,飞身上前与之纠缠厮杀。天帝根基深厚,竟在天庭也藏了一拨死徒,众仙奋起杀敌,局面顿时陷入失控的混乱之中。而紫抒也终于明白,岁青为何要历经艰险去解除神剑契约了。

神之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神的仆属,在攻击神时力量会自动削弱,而天帝曾得了女娲的玉露琼浆,血液中沾染了神之气。仙是永远打不过神的,所以当今世上,能与天帝匹敌的只有岁青上神。因此,他必须解除神契,方能击败天帝,护仙界不受沦陷。

如今契约已解,寒烟翠释放出了狂猛野性,岁青浑身光芒盛极,天帝亦是使出了所有修为,刀剑相交的刹那,天地被巨大的白光掩盖。待眩晕退去之后,紫抒瞧见岁青白衣染血,袖摆在风中猎猎飞扬。

天帝浑身僵滞,軀体迸裂开千万道裂缝,随后砰的一声巨响,化作无数碎片尘烟。

岁青苍白地笑了笑,仿佛紧绷的弦终于在此时松开,他卸了浑身力气,从高空坠了下来。

“岁青大人!”紫抒急忙飞上前去,接住坠落的岁青。有风自透光的云层间吹来,在他们身边温柔地缭绕。岁青浑身是血,甚至不断有鲜血从口中喷出。紫抒惊慌失措,颤抖地拿手去堵他胸前的伤口。

“没事的……岁青大人,你一定会没事的……”她仓皇哽咽,语不成调,最后再也无法忍受地号啕大哭。她突然想起,岁青曾云淡风轻地说过想要自由,原来,那竟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奢望。

“傻瓜,哭什么。”岁青艰难地伸出手,拭去她脸上的泪,“危局如斯敢牺牲,别为我难过。”他虚弱地扬起嘴角,轻轻握住她捂在自己胸前的手。

生死离别,画面十分感人。太乙老君终于看不下去,痛心疾首地踢了踢岁青的小腿:“快别装了,你家紫薯再这么哭下去,水分干了可就不好吃了。”

岁青不满地将美目一瞪:“……您能让我再煽情会儿吗?再给我半盏茶时间,我就顺势表明心意、拜堂成亲了。”

紫抒大惊,激动得心肝狂跳:“岁青大人,您的意思是……你、你……”

“我喜欢你。”岁青目光坚定地接住了她的话,一颗心早在日久年深的陪伴中变得温暖柔软,“想和你生几百亩小紫薯的那种喜欢。”

千年夙愿在那一刻忽然达成,所有的执着与等候都有了圆满归属。紫抒喜极而泣,扑上前将岁青抱得死紧:“我也喜欢你,想立地洞房的那种喜欢。”

尾声

仙界历经浩劫后,终于渐渐回归正轨。新任天帝有意让岁青回仙督府掌事,却被紫抒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她辞去聆宣阁主笔一职,抛却曾经无比看中的上仙之位,带岁青云游苍茫四海,踏遍辽阔天地,做了一对逍遥自在的散仙。

岁青表示:除却想要提酒仗剑踏歌行的自由之外,他更想与她一生一世一双人,所以如果紫抒决定留在天庭效力,他也愿意陪她一起努力。

彼时,两人正凑了一桌牌友打马吊,紫抒截和了他的清一色金雀,大快人心地说:“回不去了,无上荣耀根本比不上马吊!”

岁青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当即文兴大发,作了一篇浮生记,名曰《我与美艳老妖的快活事儿》。

山风徐徐吹过,满院桂花飘香,多庆幸有卿相伴,而岁月还长……endprint

赞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