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水待鱼来

秦挽裳

1

殷商末年,纣王昏庸无道,宠信妲己,杀戮遍野,纷争四起。

姬妤随父亲姬昌来到渭水河边的时候,正是一个深秋。

早在来的路上,她便听父亲说,他们不辞辛劳来寻的人是一位神人。此人姓姜,名尚,乃昆仑山玉虚宫元始天尊座下弟子,此番下界乃顺应天道。他懂兵法,有才干,精通六韬三略,可助周家得主天下。

父亲说到此人时,眼睛里尽是尊崇。姬妤没有多说,敛眉间却又想到了一些其他关于姜尚的传闻。

人们都道:姜公如今已有八十余岁,虽然是位奇才,但着实与众不同。他常年在渭水河边直钩垂钓,虽未有一鱼上钩,但他仍每日前来。

直钩垂钓怎能钓上鱼来?姬妤撇了撇嘴,觉得这姜尚真是个古怪的老头儿。

不多久,他们便来到了姜尚垂钓的地方——渭水河。

渭水河的四周是连绵不断的群山,层峦叠嶂。靡靡白雾笼着青翠的山峦,几只孤雁远远地在空中飞着。只见河边盘腿而坐一人,他戴着褐色的斗笠,一袭灰黄泛白的布衫,袖口处坠着几颗翠绿的玉珠,如雪般的银丝盘旋在他的颈间,几缕散落在他劲瘦的背上。

一株光秃秃的树破土而出,蜿蜒着,蔓在岸边。

棕黄的麋鹿慵懒地卧在主人的身旁,大抵听到了他们的脚步声,男子放下钓竿,伸出手轻轻抚了抚麋鹿的额头。

姬妤瞧着那只手,修长白净,哪有半分苍老的样子。她略微有些诧异,而后便听到父亲的声音从身旁传来:“先生可是姜公?”

闻言,只见男子缓缓地侧过头来。

姬妤只觉得一阵目眩,那是何等俊美的一张脸。狭长的眉眼,英挺的鼻梁,分明是个年方及冠的俊朗青年,哪是她想的满脸皱纹的老叟?

那人看到她后亦是一愣,而后微微笑道:“五十年了,阿鱼,我在渭水河边等了你这么久,你终于回来了。”

那笑容十分清浅,有些冷清,但仔细瞧来,却藏着温和与欢喜。姬妤看着他的眼睛,只觉得自己眼前突然模糊起来,接着便是无边无际的白,像极了几十年前昆仑山冬天的皑皑白雪。

几十年前。

昆仑山。

2

沉鱼是一条红尾鲤鱼,在没遇到苏苏以前,她觉得自己会像其他无数条鲤鱼一样,在水里游来游去,不知哪一天会死去。

直到有一天,她像往常一般,在小溪里觅食。然而,游过几丈远,忽然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

她停下身子,抬眼朝岸边看去,只见一双白玉一样的手伸了过来,打破了涓涓流淌的水面。

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接着便被那双手捧出了溪水。

那双手的主人是个小姑娘,微弯的眉眼像夜幕里的星星一样。她仔细地盯着“她”看,而后开心地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红尾鲤鱼,瞧你这般有灵性,若把你送给师兄,他一定十分开心。”

就这样,沉鱼被苏苏塞进了水囊,离开了常年生活的地方。她看不见外面的光景,一路顛簸,只觉得脑袋都要炸了。

在她快要窒息的时候,水囊终于停了下来。苏苏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师兄,快来看看,我在山脚下瞧见了一条红尾鲤鱼,一看便是有灵性的,特意抓来送给你。师兄,快点伸出手来。”

接着,沉鱼便被苏苏从水囊里倒了出来。她头晕目眩地滑到一双手里,突然而至的亮光刺得她睁不开眼睛,只觉得那双手凉凉的。

须臾之后,她听到了一道清朗的声音:“这便是你说的灵物?”

那声音清润如三月风,甚是好听,她心中一颤,睁开眼睛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入目的是一张清俊的脸,玉冠高束,英挺的眉,狭长的眼,一双眸子深邃如潭。沉鱼感觉自己的一颗鱼心乱颤——她在大河小溪里游了这么些年,还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容颜。

少年漆黑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她,好看的眉毛微微蹙着。她突然有些紧张,绞尽脑汁想着怎样才能让自己看着更有灵性些。

须臾,少年收回目光,淡淡地说道:“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条鲤鱼。”

闻言,苏苏瞬间失落下来,不知为何,沉鱼也有些难过。

3

少年虽然嫌弃沉鱼,但为了照顾苏苏的情绪,他还是把沉鱼留了下来,放在窗棂上的木盆里。

过了些日子,沉鱼便渐渐知道,这儿是昆仑山玉虚宫,少年唤作姜尚,是元始天尊的大弟子。

昆仑山众弟子皆知姜师兄得了一条十分罕见的红尾鲤鱼,每天挤破脑袋想在姜尚不在的时候偷偷来瞧一瞧。

沉鱼不知,虽然姜尚瞧不上她,但她这种全身透明、额间尾间一抹红的鲤鱼确实百年难得一见。

沉鱼每天游啊游啊,虽然她的家从清澈的小溪变成了一个巴掌大的木盆,但她觉得十分快乐。因为她每天与姜尚生活在一处,看他晨起修行法术,看他夜间挑灯苦读。姜尚把她放在窗台上之后,似乎将她忘了,从未再看过她一眼。

就这样过了数年,她看着姜尚一点点从一个清瘦的少年长成了一个俊朗的青年。

昆仑山上的小弟子们都渐渐长大,姑娘们也有了自己的小心思,她们时常躲在树后说着自己喜欢的男子。

沉鱼平日里无聊,便在木盆里悄悄地听。

她们说得最多的便是姜尚——玉虚宫的大师兄,不仅样貌好,修为亦是众师兄弟中最好的一个。

沉鱼听她们每日里说着姜尚的点点滴滴,久而久之,她见到姜尚突然也开始像其他师姐妹一样害羞地躲躲闪闪,虽然姜尚从未看她这条鱼一眼。

沉鱼以为会一直这样,直到自己死去。

一切转变发生在九月十五。

那天月亮如玉盘一般挂在天际,银色的月华铺了一地。沉鱼如往常一样躲在木盆的阴影里休息,突然感觉到体内有一股真气在涌动。她眼冒金星,身体像被撕裂一般。endprint

她从木盆里挣扎着跳了出来,剜心一般的疼痛让她在地上不停地甩着鱼尾。

大抵过了一刻钟,痛意渐渐退去,她缓缓睁开眼睛,一双白玉一样的手映入眼中。

沉鱼眼前似有一道惊雷劈过。

她,竟然成精了!

4

昆仑山是仙山,沉鱼在此生活数载,本身又带着些灵性,沾了仙气后,竟然可以幻化成人,成了一条鲤鱼精。

她在地上瘫坐了半个时辰,终于从这一巨大的惊吓中缓了过来。

几缕月光穿过窗棂透了进来,借着月色,沉鱼看清这是姜尚的房间。她扯下一块纱幔胡乱裹在自己身上,而后拖着沉重的鱼尾,朝姜尚的床榻挪去。

姜尚睡得很沉,他平日里不苟言笑,严谨沉稳,即便在睡梦里,姿态亦是十分规整。

沉鱼趴在他的床榻边,托着下巴看着那张清俊好看的脸。虽然他看书、修炼仙法的模样早已印在她的心里,但这还是她第一次离他这样近,可以听到他的呼吸,触摸到他的脸颊。

她越看越觉得欢喜,于是探出了身子,轻轻地在他的唇上印上一个吻。

她看了半宿,后来困倦了,便趴在床榻边睡了一会儿。待她醒来,天色已经渐渐泛白,她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和鱼尾,怕自己这半人半鱼的样子会吓到姜尚,于是挣扎着朝房外爬去。

她躲在院子里的草丛中,因为没有灵力,她的人身渐渐变回鱼身。待姜尚去上早课时,她胳膊以下已经全变回了鲤鱼的模样。

她又躲了一会儿,确定姜尚不会折回后,这才从湿漉漉的草丛里挪了出来。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一日又有几个新来的师弟来姜尚的院子里瞧她这条灵鱼。她刚走两步,便撞见了那些昆仑弟子。

众弟子一怔,接着便是一阵阵响彻天际的尖叫声。

“妖精!”

“快去砍死她!”

昆仑山上竟然有妖精,这让众人始料未及,有些胆子小的已经跑了出去,其他人则拔剑朝沉鱼砍来。

沉鱼一步步往后退,直到无路可退。

她上半身倚在石墙上,因长时间未沾水,她的意识越来越模糊,鱼尾无力地拍了一下又一下。

众弟子的锋刃离她越来越近,她没有了力气,放弃了挣扎。

然而,在刀刃触碰到她的前一刻,她突然感觉周身笼罩了一层剑气,将那些刀刃都弹开了。

紧接着,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问:“你们在做什么?”

清清凉凉的声音让众人立刻站得规规矩矩,有人答道:“姜师兄,我们方才在你院子里看到了这只妖精,怕她加害师兄,这才想要降了她。”

姜尚回首看了看沉鱼,沉鱼慌忙把头低了下去。姜尚又看向众弟子,淡然道:“都散了吧,这是百年难遇的仙鲤,并非妖精。”

“可是……”有小弟子反驳——虽然姜师兄稳重严谨,但也不代表他们瞎,这分明就是一只妖精。

小弟子还想再说,有一两个头脑灵光的师兄弟慌忙拉住他,然后赔笑着向姜尚告辞后便离开了。

沉鱼没有想到姜尚会救下她,他们修仙之人,眼里是容不下任何妖精的。

沉鱼有些反应不过来,又有些欢喜,只能直直地盯着姜尚。

她没有灵力,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形态,不知因为惊吓还是激动,她发现自己上半身的颜色渐渐变淡,要变成半人半鱼的模样了。她没有衣服蔽体,只能双臂抵在身前,尴尬地低下了头。

而后,身旁便传来衣物摩擦的声音,她抬起眼,看到姜尚褪下他的长袍,一扬手,裹在了她的身上。

接着,他又念了几句咒语,她的鱼尾便变成了一双细长的腿。这下当真与人类无异了。

沉鱼感激地看着他。他却神色不变,只道:“从今日起,你便随我一起修炼。”说完,便转身离开。

沉鱼在他身后笑得像一只偷了蜜的小狐狸——虽然他还是一副清冷禁欲的模样,但她看到了他耳上若有若无的红意。

5

沉鱼灵力低,为免她再出现半人半鱼的模样,姜尚每日晨课前便封印住她的灵气。白日里,她是一条再普通不过的鲤鱼,到了夜里,便幻化成人。

姜尚每天夜里传授她半个小时的法术,不多久,她便可以自己变幻形态了。有时她学得快,姜尚便研习仙书,任她自己在旁边的案几上涂涂画画。

烛火摇曳,倒也安静美好。

沉鱼总觉得自己上一世肯定救了一个神仙,才会如此幸运,被苏苏带到昆仑山,带到姜尚身边。

然而,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姜师兄院子里养了一只妖精的消息不知怎么就传到了元始天尊那里。

那晚,姜尚像往常一样传授她法术,可谁知,她刚学了两式,房门便被人猛地推开。

他们抬眼,只见元始天尊带着一众弟子满脸怒气地来到他们面前。

“逆徒,还不跪下!”

虽然姜尚仍是肃然寡淡的模样,沉鱼却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只听那元始天尊又道:“修道之人第一重任便是要斩妖除魔,如今你却私自将这妖物留在昆仑山上,还不快些取她性命!”

闻言,沉鱼心里一紧。虽然姜尚救过她,还教她法术,但她毕竟是妖物,如今又有师父相逼,她今日怕是要命绝于此了。

她直直地看着姜尚,他虽是跪着,但背影格外挺拔。而后,他不卑不亢地说道:“请恕弟子难遵师命。”

元始天尊怒意更甚,吼道:“逆徒,你这是违背玉虚宫门规,是要被逐出师门的!”

姜尚未语,选择显而易见。

元始天尊眼中一阵悲痛,不敢置信地道:“阿尚,你从小便知自己的身份。你可是上天命定辅佐明君、匡扶天下,手掌封神大权之人,你当真要为了一条小小的鲤鱼精放弃这些?”

姜尚嘴角微抿,月光明明灭灭打在他身上,衬得他的侧脸格外坚毅。

见此,元始天尊怒道:“好,好!既然你执意不改,为师便毁去你一身修为,逐出师门。”说完,他便伸出手掌,朝姜尚打去。

沉鱼见此,慌忙去挡。

那些灵力打在姜尚身上,不过是让他断去仙骨,成为凡人。但沉鱼修为浅,这一掌打在她身上,便会要了她的性命。

她跌落在地上,血不住地从她嘴里流了出来,她看到姜尚惊慌失措地将她抱了起来。

她疼得厉害,却十分欢喜。因为,她从未想过,姜尚竟如此在乎她,她喜欢的男子竟如此在乎她。

就像她不知,刚来到昆仑山的那些时光,虽然他从未理会过她,但她每次在木盆里偷看他,他都是知道的。有时他心情好,回过头去,还能看到她驚慌失措地在水里乱扑腾的模样。他有意无意地将她放在月光下,在她身边施展灵力,好让她得到更多的灵性。甚至在她幻化成人的那天晚上,她偷偷吻他,他也是知道的。

他紧紧攥住她的手,向来淡然的人此时竟有些颤抖。

她笑了笑,血又顺着她白皙尖削的下巴流了下来,她说:“你向你师父道歉,好好修仙学道,多活些年。我不知多少年才能转世,若我们都死了,都喝了那孟婆汤,我就再也找不到你了。你等我几年,等我成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来找你。你要好好修炼,千万别老了,不然来世我就认不出你了……”说完便没了气息。

他紧紧将毫无生气的她抱在怀中,半晌后,颤声道:“好……”

尾声

渭水河边,满头银发却容貌清俊的男子徐徐来到姬妤面前,轻轻笑道:“阿鱼,我等了你整整五十年……”endprint

赞 (61)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