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坞寒石抱青云

白苏

1

盛夏七月的天气热得人喘不过气来。

而茶楼里,说书人语气抑扬顿挫:“要说孙大圣上天入地百变神通,扰了天宫地府当真厉害,却被显圣二郎真君拿下。你道真君何许人也?如何拿得住那孙大圣?”惊堂木一拍,却又话锋一转,“然而今日,我要讲的不是二郎真君的英雄气概,而是他的儿女情长。”

本是来听二郎神与孙大圣大战三百回合激战场面的观众们顿时唏嘘不已,一个个的都做不屑样。

只靠窗位置的一个青衣女子,面容清丽,眉目冷清,嗑着面前的一盘瓜子,懒洋洋地甩了锭元宝上去,道:“我倒是想要听听是怎样的儿女情长、英雄气短。说来听听吧。”

众人见她出手阔绰,想是来历不凡,倒也不再争执,便安静下来,专心听。说书人道:“世人皆知沉香太子斧劈华山救母,却鲜有人知道,二郎神杨戬也曾劈山救母,只不过没成功罢了。而我今天要说的故事,就发生在他劈山救母的过程中。”

众所周知,杨戬乃玉帝亲妹瑶姬与凡人的孩子,半神血脉,被视为天庭的耻辱,在瑶姬被捉拿回天庭之后,天庭派出大量天兵天將追捕杨戬兄妹。

身负半神血脉的他们在人间颠沛流离,终究在不知第几次劫杀下走散了。杨戬身受重伤,带着他的黑狗、拖着一把断刀,满身是血地倒在东海的海滩上。恰逢东海三公主偷跑出宫,遇见了浑身浴血的少年郎,她看着他破烂褴褛的黑衣上净是星星点点的血,混在黑色里,显得更加深沉。

她走到他身边,好奇而小心地问:“哎,你是谁啊?”

少年没有回答,只警惕地瞧了她一眼,眼神冷冰冰的。确认她没有恶意,他便收回目光,只是呆呆地攥着手里的断刀,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黑狗的毛。

她本就是东海娇生惯养的公主,从小到大龙王对她也是百依百顺的,连带着龙宫所有人都讨好着她,自是没吃过这样的闭门羹。她当即撇了撇嘴又上前一步,小心地推搡:“哎,我是三公主,你是谁啊?”

他白了她一眼,目光中净是不屑与怨恨,然而龙三绝没有看出来。她推搡着他,猛地觉得手心湿漉漉的,收回手一看,当即大吃一惊,叫了出来:“哎呀,你受伤了!”

像是为了验证她的话一样,他像一座雕像一般倒了下来,恰恰压在龙三的肩头。她“哎呀”两句,推了推他,然后苦笑着自言自语:“好吧,本公主大发善心救救你吧。”

说罢,她捏了个诀便消失在海滩,只剩那黑狗对着无人的虚空汪汪地狂吠。然后,像所有的戏文里说的那样,龙三救了杨戬,并且毫不意外地坠入他深邃漆黑的眼里,不问他的身份来历,就这样义无反顾地一见钟情了。

龙三收起指尖的点点华光,看着他身上正在愈合的伤口,满意地笑了。杨戬瞧瞧已经愈合的伤口,开口道:“杨戬多谢三公主的救命之恩。”

龙三咯咯地笑着,让他不用在意——她已存了留下来陪他的心思,但又不愿让身份成为他们之间的隔阂。毕竟,她是龙族,而他却是半神,站在天庭的角度而言,他们本该是敌人的。可她哪里舍得与他为敌,哪里忍心送他去死,便只有暗示自己:我非龙三,他非半神。

她笑道:“我是离家出走的,不想让人知道我的身份。你以后就别叫我三公主了,还有,不要告诉别人是我救了你。”

“以后?”

“是啊,以后。”她笑着看他,“你母亲不是被玉帝囚禁起来了吗,你想去救她,难道就凭柔柔弱弱的血肉之躯?我可以帮你。我可以教你法术仙力百般神通,可以助你反抗天庭救出你娘。”

“为什么呢?你不也是神仙吗?”

她不愿仅在一面之缘后就说出自己的喜欢,那样太唐突太不矜持了。她怕吓着他,不愿他因感激而勉强接受她,她想在漫长的相处中日久生情。于是,龙三做出伤感的表情:“实不相瞒,我与瑶姬乃是好友,看不惯天庭这样欺负她。她的儿子也就是我的儿子,我自然是要帮忙的。”

杨戬的目光从她的头顶扫到脚底,然后又扫了回来,半信半疑地点头,“扑通”一声跪倒在她脚下:“多谢。”

安抚好他的情绪,龙三又打了只山鸡填肚子,他却又有问题了:“不能叫你三公主,也不好叫师父,那我以后叫你什么呢?”

龙三啃着流着肥油的金黄鸡腿,敷衍道:“寸心,你可以直接叫我寸心。”随意说出的名字,一寸光阴,一寸相思,一寸芳心,倒也是个有意思的名字。

从此,龙三更名寸心,成为杨戬的师父,倾囊相授所有的法术和武艺。而在那长达三年的教学中,不可否认地,杨戬对寸心动了情。可他背负着血海深仇,只能将眼底的炽热与情绪都深深藏起。他悄悄告诉自己,等救出母亲,他就向寸心表白。

寸心知道了他的想法,便一直等着。

三年之后,杨戬终于学成七十三般变化,上天下海的神通,还有一手凌厉的刀法。而寸心打听到瑶姬被玉帝压在桃山之下,用九层仙咒镇着,除非劈开桃山,否则是断断不可能救人的。而要劈开桃山,就需要一把绝世无双的兵器。

于是,寸心冒着天大的危险潜回东海,偷走了她父王宝库里的三尖两刃刀与深海蛟龙甲。此举被龙王发现,将她狠揍了一顿,然后断绝关系,将她永远逐出了东海。

寸心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一步步走到杨戬身边,将东西交与他,眼睛通红,身子摇摇欲坠。然后,她俯在他肩头,第一次在他面前哭:“杨戬,我只有你了。”

杨戬回抱住她的身体,终于卸下所有的冷淡与伪装,颤声道:“寸心,我会永远陪着你。等救出母亲,我就娶你做我的妻子。”

然而,拥有了三尖两刃刀的杨戬还是没有劈开桃山。

原来,那刀是因为失了刀魂所以才会被俘获在东海的宝库中,而没有刀魂的三尖两刃刀根本就没有劈山之力。为难之间,寸心化作刀魂,附身在刀中,使尽浑身气力才劈开了桃山。

可杨戬还是没能救出母亲。

玉帝派了十只金乌将瑶姬活活晒死,引得杨戬差点儿灭了所有的太阳攻上天庭。而那时,寸心因为力竭变回了小龙的模样,昏睡了过去。她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等她醒来的时候,被天庭追杀的半神少年已经成为二郎显圣真君,驻守灌江口,听调不听宣。endprint

他是威风凛凛的二郎神,手握三尖两刃刀,身披深海蛟龙甲,有神犬哮天,还有娇妻寸心。是的,他娶了寸心。十里长街,挂满灯笼,红的不仅是一颗心,更是整个世界。神仙眷侣,所有人都羡慕二郎神对妻子的好。她弹琴,他陪她;她赏花,他陪她;她去人间闲逛,他陪她;就连她一颦一笑,他也都陪着。

就像他说过的:“寸心,下半辈子,我都陪着你。”

可是,好景不长。说是石头缝里蹦出一只猴子,不知从哪里学了一身好本领,上天入地搅得三界不得安宁,甚至打上凌霄宝殿逼着玉帝退位。诸天神佛竟都拿他不住,观音菩萨便举荐杨戬前去降妖。

杨戬披着深海蛟龙甲,握着三尖两刃刀,踏着九天祥云,一副威风凛凛的战神模样,全然不是当年那个被人追杀的狼狈少年。而那猴子也着实厉害得紧,如意金箍棒耍得眼花缭乱。杨戬和那猴子斗了三天三夜,用尽七十多般变化,你追我赶,各不相让,最后还是太上老君在暗处扔了个环,砸了猴子脑袋才分出了胜负。

杨戬这样骄傲的人怎么会允许这样的胜利呢,竟私放了妖猴要再比过。这一下又犯了玉帝老儿定的破规矩。虽然妖猴还是被抓了回去,可玉帝并不打算就此罢休,罚了杨戬受鞭刑数百,还顺带着降下天谴,让灌江口大旱三年。

杨戬差点儿再一次反了天庭,可玉帝早有提防,对他下了血咒。杨戬既不能反叛,也不能改变天意,只能看着百姓遭难。

大旱三年,赤地无边,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杨戬作为一方百姓的守护神,白白享着香火,却庇佑不了信徒,骄傲的他羞愧难当。而寸心本着“君喜我喜,君忧我忧”的想法,不顾身体,以龙族天生的降雨之能私自降雨。

她站在云端,手中拿着招雨的旗幡,旌旗翻转,狂风卷着豆大的雨点儿簌簌地砸下来。电闪雷鸣中伴着百姓的欢呼:“下雨了,下雨了……”下雨了,解了大旱救了苍生,那是杨戬护佑的苍生。

可是,寸心因为触犯天条上了斩龙台,身死魂散。而杨戬,他哪能接受这样的结局?他不惜耗费大量法力敛拢了寸心的魂魄,而灌江口的百姓又感念寸心的恩德,用板凳搭起长龙,终于复活了寸心。从此,世上再无什么东海公主,只有板凳龙寸心。而她,牺牲了那么多,終于换来了与杨戬的长相厮守。

故事讲到这里,说书人惊堂木一拍,总结道:“罢,这便是二郎显圣真君与东海三公主寸心之间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

众人皆拍手叫好,庆贺为民请命的神君与龙女的大团圆结局。偏生这时那个青衣女子吐出口中的瓜子壳,冷笑道:“哼,臭不要脸。”

众人闻言一静,就连说书先生都问她为什么。

青衣女子站起身来,蹙着眉头道:“你的故事是假的。”

闻言,顿时满座哗然。女子看着远空,终是缓缓说道:“我这里也有一个关于二郎神杨戬的爱情故事,只不过与你的版本迥然不同。你们可要听听?”

众人皆不相信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能说出什么来,便吵嚷着让她讲。而女子则冷下脸来,道:“龙三,她就是一个小偷,从未做过任何牺牲。她恬不知耻地偷走了寸心的身份和爱情,还害死了真正的寸心。”

2

我不知道自己存在世间多少岁月了,只依稀记得,生出神识之时就在幽幽东海之中了。

那时候我还相当幼稚,觉得自己的原身是块小小的黑石子儿,而与我一同伫立在海里的邻居却是一根又粗又长的金光闪闪的棍子。两相对比,我愈加觉得自己各种失败。友善的棍子邻居这样安慰我:“别想那么多,大也好、小也罢,总不过是千千万万年地立在这儿,横竖只有你我两个,要那劳什子的外表干什么?莫不是你红鸾星动看上了我?”

对此,我才不屑与那根只有身高的棍子瞎扯,只痴痴地希望有人能够带我出去,好看看海底之外的景,最好也能领会一把红鸾星动的感觉。当然,这个对象自然不能是那根傻棍子。心诚则灵,后来我果然附在偷跑出宫的龙三袖中逃了出来。

却也见着了一眼万年的少年。

这才不是一见倾心的戏码。我起初着迷的,是他的血,然后才是他的人。还是一颗石子的我亲眼见着龙三把满身是血的少年带走,然后留下那条黑狗汪汪直叫。我小小地翻了个身,想离狂叫的黑狗远一些,哪知我刚一动,那狗就像是嗅到了肉骨头一样死死地盯着我,顺带着露出利齿。

看着龇牙咧嘴的狗,我心道不好,连连喊着:“蠢狗,走开。”谁知这狗真是听不懂话啊,我越说它就越向我逼近,不过眨眼的工夫它的爪子就已经扒拉在我身上了,附赠的还有腥臭的口水。好吧,虽说我现在还是一块石头,但也不带被这样欺负的吧?

狗爪上还沾着血迹,倒不像是狗血,反而像是天赋异禀的半神之血。那丝血液渗进石头里,我的心里像是有一团热气涨开,连带着整个身体都膨胀起来,这是前所未有的感觉。变作人形只用了一弹指的时间,等再听见黑狗汪汪的惨叫时我已经成人了,右手倒提着这只不晓得天高地厚的黑狗。“汪汪汪……”

我实在是听不懂狗语,便给了它暂时说话的能力,问它那少年的身份,它回答:“他是我的主人杨戬,是神女瑶姬和凡人的孩子。因为半神的身份,被天庭追杀。”

我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手指抹过唇边,心里却想着他血的味道真是鲜美啊。而黑狗又说龙三不靠谱,让我去救它的主人。我自然不能推辞。

我因为杨戬的一滴血而化作人形,从此便觊觎着那鲜血的味道。而只有他活着,我才能夙愿得偿。况且,活了那么多年,整日待在幽深深的海底,我还从体味过大千世界呢。倒不如,借着保护杨戬的机会,既可以吸血,又可以玩味人生,还能与把我封印多年的天庭作作对,何乐而不为呢?

事实证明,哮天犬看人的确很准,龙三的确相当不靠谱。因是偷跑出来的缘故,怕被龙宫发现,龙三便把杨戬带到了距东海百里之外的大山里,然后……自己没了踪影。看着山洞里奄奄一息的杨戬,我的内心是崩溃的,天知道龙三把人带这么远干吗。要不是哮天犬的鼻子灵,一路寻着味道追踪,找不找得到人都得两说。

既是来救人的,我也不废话了,当即施了法替杨戬治伤。我贪婪地嗅着他血的味道,不防他突然醒来,四目相对,颇为尴尬。好在他还知恩图报地谢了我。听着他叫我“三公主”,我愣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因为龙三是我唯一见过的女人,于是我在化形之时便无意识地用了她的容貌。因此,在杨戬看来,我就是龙三,龙三就是我。endprint

于是,我也不打算去纠正他,说了一堆废话。而我因为单纯看不惯天庭的做派,以及想找借口留在杨戬身边以图他的血,便说自己愿意教他本事。报仇心切的他求之不得,在他问及我名字的时候,我临时说:“寸心,就叫我寸心好了。”

很久以前,我和棍子谈天说地,最后不知怎么说到一颗真心,他笑我一颗石子儿还谈心,还说我若是做了人就该叫寸心,方寸之间,唯心而已。杨戬目光淡淡地看着我,嘴里轻喃我的名字,像是四月的晚风,又像是潺潺的水流,不同于以往听到的任何声音,算不上天籁,我却情不自禁地想一直听下去。

后来我才知道,那就叫心动。

我还是没喝到他的血。不是因为打不过他,而是因为不忍。天知道我这颗石头何时软了心肠,竟然不忍用利刃划破他的皮肤喝他的血,可燥热的心里又渴望着鲜血的味道。等我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喝他的血,已是一年之后了。

那是个夜晚,没有月光,连星星也隐起来不见了,山里黑漆漆的,只有偶尔飞来的萤火虫提着微光的灯笼瞎闯。想喝血又不想撕破脸皮,我便机智地对哮天犬和杨戬都施了术法,让他们沉沉睡去。明明知道他们一时半会儿是不会醒的,可我仍是蹑手蹑脚地摸到杨戬身边,举着一颗夜明珠仔仔细细瞧他的脸。

我抿着唇,贪婪地想着该从哪里下手可以既能喝足血又能不伤到他,真是为难死我了。想了半晌,我俯下身子,龇着牙就往他的喉间去。他猛然翻了个身,吓得我以为他醒了,猝不及防地捏了个变身诀藏起身形。然后,他翻了个身,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停在自己鼻尖的萤火虫,低声道:“哦,是你啊。”含混不清的话还没说完,他又睡着了。

我大气也不敢喘,等到听见均匀的鼾声这才又变回原来的样子,手里还握着那颗夜明珠。是的,你没猜错,刚刚的萤火虫就是我。捧着一簇光,又着急忙慌的,我实在是想不出变个什么才能迷惑住他。毕竟他也是学过变化之术的,保不齐就认出我了呢?

幸好,虽然他醒了一次,可到底没认出我,也没暴露我的狼子野心。没喝到血的我打算卷土重来,却又听见他说:“寸心,等救出了母親,我们一起去寻青凤红鸾。”

我愣住了,久久回不过神来。我曾无意间说漏了嘴,说自己想看红鸾星,又怕他笑话,便敷衍地告诉他青凤红鸾都是难得一见的上古神兽,他便以为我是想去寻神兽的踪迹。那么多年了,从没人说要陪我,更别提是陪我去找红鸾星了。纵然我只是一颗没有心的石头,我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心动了。

可是,我是石头,本应无心,亦该无爱,还背负着一个荒唐至极的诅咒:我不能亲口说喜欢,只能等对方先讲。我朝他笑,眉目中溢出水来:“杨戬,我等你。”

3

杨戬就是那样一个骄傲而又不善表达的人,一觉醒来,他又变回那个身负血海深仇的沉默寡言的少年。我依然教他法术和武功,看着他一日千里,又看着他深深藏起眼底的情绪。

我从不知道时间会是这样难熬,等待他开口的日子果真是度日如年,真不知道过去的千千万万年是怎样过来的。可我等着,等着他开口,等着他救出瑶姬,等着他说爱我。我提了午饭去时,杨戬还在练刀。他就站在悬崖边突出的巨石上面,烈风吹起他的长发,吹得他的袖袍鼓鼓的。刀光剑影,像是惊雷在山间炸开。

这是我训练出来的少年,连带着那颗心也是我的。我站在谷底,笑着看他。杨戬反手持刀,立在巨石上,看着我,嘴角扬起了笑,然后凌风飞了下来。

他穿着黑衣,提着长刀,脸色冷峻,却透露着别样的潇洒和好看。他看着我,礼貌而疏远地问候:“寸心,你来了。”

傻乎乎的少年郎啊,背负着救母的大任和天地的不公,只能把喜欢深埋心里,一心想着等一切结束后再表明心意。他既然这样隐瞒,我自然是配合地装作不知。日复一日,我陪着他,以龙三的身份,虽然他唤我寸心。

后来,为了劈开桃山,我便去寻一把能开天辟地的刀。

我倒是知道在哪里能找到这样一把刀。可这事危险重重,断不能让杨戬去冒险,我便诓他去寻一件水火不侵的深海蛟龙甲,自己却去取刀。东海地缝,冥界业火,里面封印着三尖两刃刀。

我本是石头,不怕业火焚身的,但也与其间恶鬼斗了七日才有命带着一身伤拿着刀走了出来。我掩好伤才敢回山,杨戬不负所望地带着蛟龙甲回来了。我把沉甸甸的大刀交给他时,他看我的眼神与以往不同,带着三分期许、两分羞赧,我以为他是因我取刀而感动,便道:“你不用谢的,我身手好着呢,拿这刀易如反掌。倒是你,好好准备,只等着劈开桃山。”

杨戬坚定地点头,深邃的眼里似乎有我从未见过的东西。

我从没想过还能碰见龙三,还是以她的面目遇见她。她是专程来寻我的:“你就是寸心?我还以为杨戬疯魔了呢,没想到是真的。”

原来她早已见过杨戬。

杨戬是在昆仑山下的弱水河畔寻得蛟龙甲的,却不慎落入了弱水。所有人都知道,弱水力不胜芥、鸿毛不浮,唯有龙族可以渡河。杨戬就那样坠入河中,纵有千般神通也使不出来,若不是龙三途经此处救了他,恐怕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想来我该感谢龙三的,可我偏不。神志不清的杨戬对着龙三诉了衷肠,把原本该是对我说的情话与喜欢统统都给了这个与我有着相同样貌的女人。或许是因为呛了弱水的关系,他的情义被无限放大,倒也真应了凡人那句“弱水三千,当取一瓢饮”的箴言。

他说:“我喜欢你,可我现在不能喜欢你。等救了母亲出来,我陪你去找青凤红鸾,我守你千载无忧。寸心,寸心……”

龙三就这样被杨戬的情深与英姿打动,模糊的记忆里都是他的好。喜欢一个人就是来得这么快,久别重逢的龙三就这样喜欢上那个半神少年。至于寸心,不过是个代号,为了他,她不介意叫这样的名字。所以,她到这里来,耀武扬威地告诉我,就算有了神兵利器,也不可能劈开桃山。

“这刀之所以能被封在水火之际,是因为没了灵魂。没有刀魂的三尖两刃刀,根本不可能有劈山之力。”龙三巧笑倩兮,“杨戬不可能救出瑶姬的,除非你肯殉进刀里去。”endprint

我呵呵笑着看那张令人生厌的脸,也想着自己怎会那么没眼光用了她的脸。我绞起胸前的长发,反问道:“你凭什么以为我会舍身取义呢?又凭什么认为我会为了他而牺牲自己呢?”

“就因为你爱他,不是吗?”龙三说,“如果他孤身救母,必死无疑,而你,也永远听不到他想对你说的话。”

我等了那么久,开始是贪念他的血,后来却是喜欢他这个人,而现在,我多想听他说出那句话啊。亲口听到,他说爱我。我愣了很久,本想给龙三一巴掌的,但想想打在与我相同的脸上又有些不忍,便放弃了。罢了,只是放弃人身去作刀魂,又不是要魂飞魄散了,犹豫什么呢?况且,这样我就能护他安全,能救出瑶姬,能亲耳听到他说爱我。

“好啊,反正我只是颗石头,不怕痛的。”我捏了个诀舍弃身体,整个灵魂都融进了刀里,“我陪着他,一直陪着他。”

从此,我是三尖两刃刀,而龙三,便是寸心。尽管她用阴谋取代了我的身份,可是,离杨戬最近的依然是我,他会一直把我握在手心。

按照计划,杨戬去了桃山。他用我教他的法术破开仙罩,然后举起三尖两刃刀,带着雷霆万钧之力劈向山体。哮天犬在他脚边狂吠,龙三安安静静地看着他。而我,被他握在手里,携裹着光芒朝山间砍去。大地颤抖,电闪雷鸣。刀身劈向山峰的那一刻,万钧威压迎面而来,似是无坚不摧的蛮牛,震得长刀轰鸣。我的整个身子都裹在刀身里,被挤压被摧残,似乎连灵魂都要碎掉了。而杨戬,他皱着眉头咬着牙,全身的力气都加持在了刀身上。我亲眼看着他身体微颤,看着他冷汗直流。

我突然想起他说过的,等救出了瑶姬就陪我一生,就说爱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几乎是用尽了生命力,我脱离了他的手,从天而降砍了下去,一点一点,终于听见了山体裂开的声音。桃山被劈开了,这是我昏迷前见到的最后一幕。

我养好魂力醒来已是多年以后,那时,杨戬已是二郎神君,已有娇妻寸心。他误把龙三当成我,娶了她为妻。我才该是他的妻子寸心啊,可我现在只能以刀魂的形式寄居在刀里。

我没有办法破刀而出,也没有办法告诉杨戬真相,甚至遗憾到连他的告白都没听到。再多的不甘也无法弥补什么,我除了憎恨龙三的阴谋便什么也做不了。我恨她骗走了我的身份,恨她夺走了属于我的一切。她曾悄悄告诉我,因为她上报天庭出卖杨戬,所以玉帝才会派出金乌阻止他。而她之所以这样做,不过是不想瑶姬被救出,不想听到杨戬对我说爱,她嫉妒了。

如果现在不是刀,我一定会哈哈大笑,然后跳上去扇她两巴掌。可我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就连刀身都没办法抖动。所以,当下一次杨戬练刀时,我故意脱离了他的手,用了全身的力气撞向龙三的胸膛。

血,鲜美而刺激的味道,像极了当年尝到的。果然,我刺中的是杨戬。他挡在了龙三身前,一手揽着她的腰,一手抓住刀刃。血流不止,我贪婪地喝着他的血,像是圆了一个多年的梦。而杨戬,他关切地问:“寸心,你可有伤到?”

惊魂未定的龙三摇摇头,白着脸说:“疯了,这刀疯了。”

杨戬把她拥入怀里低声安慰,而我被扔在血泊里。那一刻,我喝着他的血,整个石头都不好了。我没有心,可胸腔的地方好痛。我以为没有比这更痛的了,可我不晓得,后来杨戬的刀尖刺穿我的心时,那才是真的好痛。

4

故事说到这里,喧闹的茶楼顿时安静下来,他们都开始心疼那个故事中的小石子儿。心疼她的默默付出,心疼她被恶毒的龙三公主盗取了身份,连带着一生的情也被夺走。

有多愁善感的妇人已忍不住掩面哭泣了。而总有清醒者。有人看着台上面无表情的青衣女子,问道:“你怎么会知道其中的隐情呢?”又猜测道,“难道你就是……真正的寸心?”

一时之间群情鼎沸,所有人都站了起来,一脸希冀地看着她。青衣女子反手摸了摸脸颊,不置可否,却淡淡地吟了一句诗:“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这样的反应,怕是只有真正的寸心才有。一想到故事中至情至性的主人公就在自己身边,众人兴奋起来,吵吵嚷嚷着,将她簇拥起来。她也不理睬,自顾自地倒了杯茶喝。一杯热茶下肚,她正要讲那后续,却听见外面一片此起彼伏的惊呼声渐渐绵延过来,她抬头看向外面,惊愕得说不出话来。

俊朗无双的男子身着银甲,手握长刀,脚踏祥云,御风而来,英姿飒爽,晃得人挪不开眼。他从虚空走来,伸手抚向她的脸,颤抖着声音:“寸心,我来了。”

女子如遭雷劈般愣在原地,又听他缓缓而深情地说道:“前几日有人告诉我你死了,好在我不信。你怎么可能不要我了呢?我知道你等了很久,我该告诉你的,我爱你,杨戬爱你。”说着便有两行泪从脸颊滑过。而她任凭他的手抚摸过她的脸颊,嘴角却扬起阴鸷且不甘的笑,她道:“杨戬,我不是寸心。真正的寸心已经死了。”

杨戬惊讶得后退两步,就连一直看热闹的众人也都震惊不已:她居然不是寸心?青衣女子红肿着双眼,看向杨戬的眼神里充满着不屑与仇怨:“我本是能看到过去所有历史的流光镜。我亲眼看着寸心被你害死。不忍她的牺牲不被人知,便下界告诉你真相,你冥顽不灵不愿相信。我因泄露天机被罚在人间收集千滴泪水,以解因你而起的大旱。”她重复道,“我不是她,她死了,你不知道吗?你为了拿回龙珠,亲手杀了她。而她,临死前却只能借着别人的名头听你说爱。”

杨戬呆呆地看着青衣女子,整个人愣在原地,眼中的光华慢慢破碎,再也缝补不起来。流光镜,能照出前世今生,也让他重回了当年。

寸心,真正的寸心。

在杨戬与孙悟空的大战中,兵器相碰,刀刃撞上棒身。刺耳的声响中,寸心的骨头都要散掉了,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问:“你一颗黑石子儿怎么变成了大刀?我险些认不出你来了。”

原来金箍棒竟是那根与我一同度过万万年时光的棍子。他是大禹治水时用来测量水深的定海神针,而我,是将铁杵磨成针的砺石的一角。本是同根生,這架倒也打不起来了。杨戬与猴子的战争却并没停止。endprint

后来,因为杨戬私放孙悟空,玉帝大怒,不仅重惩杨戬,更是降下灌江口三年大旱。龙三又来找我,她说,龙族天生有降雨之能,她能解大旱。我听得好笑,你有这个能力倒是去啊,在我面前显摆个什么劲儿。说到底还不是打着什么坏主意,一如当年的殉刀之事。

果然,笑意盈盈的她垂下眼帘,手放在小腹上,声音温柔得紧:“我本是想替他分忧的,可奈何我有了身孕。我如何能为了百姓而放弃孩子呢?”

我就好奇了,降个雨是要多大的力气,搞得跟要小产一样。我虽然生气她竟有了杨戬的孩子,可终究不想让他和他的骨血去冒险,便不计前嫌地答应了帮她。而她的主意是,她把降雨旗幡给我,由我扮作她的样子施法降雨。当然,在此之前,她又费了很大的劲儿把我的灵魂暂时从刀中释放出来,却又谨慎地封住了我的修为。

看着镜中与龙三相同的面容,我竟不知是悲是喜,只是感叹:“以前我笑你是傻龙,现在看来你们龙族精明得很,真正傻的只有我啊。”紧握手中的旗幡,我苦笑道,“龙三,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交易了吧,毕竟……总是我吃亏。”

龙三点头:“自然。此事之后,我们再无干系。”

事后我才知道,为什么她会说这是最后一次,为什么她非要我去。因为这趟行程注定有去无回,十死无生。

我勤勤恳恳地降了雨,暂时解了大旱。本应遵守约定回到刀里,可我多想以寸心的身份再看看杨戬啊。然而,还没等我见到杨戬,便被一群天兵天将围了起来,捆仙绳、诛仙剑,四部天王、玲珑宝塔,根本来不及反抗,我就这样被抓走了。

“孽龙寸心违背天命私降骤雨,罚斩龙台上受凌迟之刑。”被按在斩龙台上时,我算是明白了龙三的良苦用心。斩龙台死,肉体殒灭,生魂破散。她竟连我这个刀魂也容不得!

千刀万剐说的也不过如此,疼得我直想骂娘啊。他令堂的,谁说心如磐石不会痛来着?真是痛死我了!

死了也罢,可我连死都死不成。灌江口的百姓感谢我的恩德,用板凳摆起了长龙,将我支离破碎的肉体拼接起来,又不知从哪儿找来了龙珠,就这样把我复活了。

虽然没死成,可骨肉尽裂的痛苦真是生不如死啊。好嘛,这下子我果然从一颗石头变成了一条龙,板凳龙。漆黑的夜空,当板凳随着火把挥舞起来之时,倒也真是像极了龙。

5

流光镜对入定般的杨戬道:“你还没想起来吗?是你杀了寸心啊!”杨戬空洞的眼里砸下泪来,喃喃自语:“是我,杀了寸心。我的寸心。”

由一颗石子变成一条龙,我也不算吃亏。如果没有后面的事的话。撩人的夜色中,一身银甲的杨戬踏月而来,三尖两刃刀抵着我的咽喉,语气清冷:“把龙珠交出来。”

原来复活我用的龙珠居然是龙三的,失了龙珠的她一天天委顿下去,不仅失了孩子,现在连命都快保不住了。而四处打听之下,杨戬发现了龙珠的下落,便要替他的妻子夺回去。

至于龙珠是怎么到我身上的,便要问龙三了。知道百姓们要复活我,她干脆舍了龙珠来设计我,不惜代价,牺牲颇大。

听着他的话,我想笑又笑不出来,千般解释也不能使他相信分毫。我只能一遍遍地重复:“我是寸心,我才是寸心啊。”

他冷冷地回答:“孽龙,你盗去寸心的旗幡和龙珠,变作她的模样嫁祸于她,哪怕上了斩龙台也不知悔改。本君怜你降雨解旱救了百姓,只要你交出龙珠,本君留你全尸,许你个好的来生。”

我等了千年,一次次地掉进龙三的陷阱,失了身体,没了修为,现在更是面临着魂飞魄散的危险。我做了那么多,不过是想听他说一句爱我,可我等来的是不信与斥责。都说为了一个人可以把百炼钢化作绕指柔,也可以把一寸柔心炼作铁骨铮铮。我做了那么多事,却阴差阳错地得不到他的人、他的爱。我还能如何呢?自遇见他之后,我便再也不是我了。就因为一句“陪你去寻青凤红鸾”,我便沉沦了一辈子,做他的师父,他的利剑,他的影子。

我看着他的脸,痴痴地道:“好,我给你。可是,你能不能……对我说句喜欢?假裝说句喜欢?”

他冷着脸不说话,只是将手中的刀握得更紧了一分。

“看在我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分上,对我说句喜欢,假装说句喜欢吧,真君。”我抹去即将落下的泪,笑得勉强,“说句喜欢吧真君,要不然……小妖宁愿与龙珠玉石俱焚也不愿苟活呢。”

他的眉头皱得像是堆积起来的黑云,呼吸也重了几分。我本以为他是不会说了,本以为他会直接动武拿走龙珠,可他终究还是妥协了。他松开手,眉头皱起,嘴唇微动:“我喜欢你。”

“真好。”

龙珠从我手中飞出,落到杨戬的掌心,而三尖两刃刀却穿过我的腹部。他低声道:“对不起,只有杀了你才能除尽龙珠的浊气,寸心才会复原。”

我陪在你身边那么多年,早在你眼中看出了杀气。在你开口的那一刹那,我便知道会死在你手里。可我终于听到了你说喜欢我,虽是假的,可也算夙愿得偿了呢。

“我也喜欢你,真君,”我回答,“杨戬,我爱你啊。”

这回我是真的死了,活不了了。

真好,死之前终于听到了那句话,真好。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最后一个字出口,不只是杨戬,就连听书的观众也都啜泣起来,有人哽咽抽泣,有人泪湿青衫。而杨戬,他动了动唇,对着虚空唤了声“寸心”,然后失魂落魄、踉踉跄跄地走出去,连三尖两刃刀都遗落在茶楼。

流光镜看着这一切,自己也忍不住酸了鼻头。她吸了吸鼻子,水袖一挥,便将所有的泪珠全浮在空中。然后,泪珠像是听话的信鸽一样,泪滴全争先恐后地落入她的手中。她在起伏的哭声中走出门去,将手中的千滴眼泪往天空一抛,顿时雨落叮咚,晕起一层薄薄的雨雾。那时,要用寸心的命来解灌江口的大旱,如今,又要用她的故事来换取眼泪滋润这干旱的土地。

寸心的一生,无一不是为了杨戬。

而滂沱的大雨中,杨戬失魂落魄地行走着,雨水浸透了衣衫,他仍不自知地前行。终于,在那迷蒙的雨雾中,他似乎看见有一个姑娘,她提着夜明珠站在远处,明媚地笑着说道:“陪我去寻青凤红鸾吧。我等你很久了,杨戬。”

杨戬看着那虚空,大雨迷住他的眼,他抱了上去,喃喃道:“寸心,我喜欢你。”

可在那场瓢泼大雨里,他终究什么也没抱到,只有满面的冰凉与悔恨。endprint

打赏
赞 (96)